您现在的位置: > 凌入虚 《至尊小厮》精彩小说完整版

凌入虚 《至尊小厮》精彩小说完整版

2019-10-18 16:22:46作者:断章

断章的最新小说《至尊小厮》精彩小说完整版已经出炉啦,本文的主角就是凌入虚,他们的故事又是怎样的,一起去深入了解吧:“话说天下第一高手,雷霆剑派的道尊凌入虚,那是身高八丈,眼若铜铃,嘴大舌长……”“等等先,嘴大舌长?那不是形容骂街的泼妇吗?”“靠,你竟然敢说凌入虚是泼妇?”“拜托老兄,那可是你说的……”

凌入虚 《至尊小厮》精彩小说完整版

至尊小厮全文免费阅读

第9章 法宝二百五

凤七一阵疯跑,越跑越快,一口气跑出了五里地,脸不红气不喘的,非但没有半点劳累的感觉,反而觉得越跑越有劲儿。

再向前跑了几步,看看身后没人追来,凤七停了下来,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又发起了呆。

这是哪门子怪事儿呢?怎么睡醒一觉起来,什么事情都这样诡异呢?为什么自己的力量会成百倍千倍的增长?为什么自己的身的伤痕竟然全都消失不见了?搁在以往,他最少要躺要床上两天才能起来。

他百思不得其解。

边琢磨着,边重新拿出了那柄玉如意,随意在手里翻来覆去地把玩儿着,越想越糊涂。

也是,就这些事儿,搁在谁身上一时间都得有些接受不了,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算了,不想了。

这个玉如意估计情况不是好来路,否则怎么会埋在地上让我捡到?搞不好就是哪个小贼偷来的东西,怕被人发现埋在那破仓房里。

不行,不能把这玩意儿搁在身上,如果让人发现就惨了。”

凤七还是有些小聪明,转着眼珠着想了一想,赶紧重新把玉如意收了起来,做贼似的左右瞅了瞅,见没人注意他,赶紧一溜烟奔着前面的一家当铺走了过去——这是城郊,他总来这里的当铺将从老板娘或是窑娘们那里偷来的东西当了销赃,道儿熟着呢。

他刚走了不久,只见一道赤红色的光芒忽然间从天而降,光焰消去,现出了一个威猛至极的高大中年人。

“咦?刚才我明明感觉到冰川幽客那个魔头就在附近,那柄道家至宝月之殇所散发的阴寒之气我不会认错。

奇怪,怎么再也感觉不到这股气息了?莫非他发现了我提前溜走了吗?

这几天云香剑派四处在找那个楚盈娘,邪魔外道都赶了过来妄图想分一杯羹。

哼哼,看来,我也要小心些了。”

那个威猛的中年人两道乌黑的粗眉紧紧一皱,眼神里射出了两道骇人至极的杀气。

闭起眼睛,仔细潜运道力用神意细细地查探着周围那柄道家至宝月之殇的踪影,半晌后,呼出了一口长气,十指握了下拳头,而后重新舒展开来,缓缓敛去了身上那种狞猛的气势,他向着左前方的方向一步步走了过去。

虽然怕敌人发现,气势已敛,但是,他已经做好战斗的充足准备。

看来,他已经发现了敌人倒底在哪里,以他这样强势的人,都要如此小心戒备,足以那个人有多强悍。

彼时,凤七已经来到了当铺,正跟当铺老板讨价还价。

“五百两?你他妈穷疯啦?就这个破东西还值五百两?一百两,爱卖不卖。”

长得肥头大耳一团和气的当铺老板杀起价来可是毫不含糊。

“切,钱老板,你糊弄我。

我凤七的眼睛里可不揉沙子。

这柄玉如意可是我家传至宝,如果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我还不卖呢。”

凤七斜着个眼睛,摆出了一副老江湖的模样,在那里跟人家讨价还价。

“切,甭跟我提家传至宝,我恶心,想吐。

凤七你个小兔崽子,谁不知道你的东西都是偷来的?如果每次你偷的东西都是家传至宝,恐怕现在你的祖宗牌位已经摆满了整个春满楼了吧?”

老板讥笑凤七道。

“我是跟你做买卖,不是跟你打架来了。

三百两,就这个价,你不收我就走人了。”

凤七被说中了痛处,赶紧左右看了看,幸好没人,才暗地里长舒了一口气。

“二百一,爱卖不卖。”

“二百九,你不能太黑了。”

“二百二,给你加十两。”

“二百八……”

“二百四……”

“二百五……”

“成交!”

老板最后一锤定音。

交钱,验货,收票,走人!

天可怜见的,如果冰川冥客范重九知道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才偷出来的道家至宝月之殇竟然被凤七这个败家子以二百五十两银子的价格给作贱了,他就算是活过来也要让凤七给气死。

老板拿着那柄月之殇,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嘿嘿,嫩小子,你才是真正的二百五。

他妈的,这次赚大了。

这可是个好东西,如果拿到京城去,最少能卖个万把两银子,没想到,舍了一个零头就赚了一个整,哈哈,发达了,发达了……”

老板正拿着那柄玉如意偷笑不已,忽地一阵强风掠过,紧接着,眼前一花,那柄月之殇已经被人劈手夺了过去。

“那是我的东西,还给我!”

钱老板定晴一看,前面两丈远站着一个高大的中年人,正拿着那柄月之殇仔细地看个不停。

登时就急了,几步抢上去,就要将东西夺回来。

那中年汉子只是轻轻一闪,钱老板就摔了一个狗抢屎,登时就是怒火冲顶。

“这东西,是哪里来的?说!”

那大汉猛地回头,盯着钱老板,眼睛里透出两道骇人心魄的神光,神态间威猛至极。

“我……是凤七卖给我的……”

钱老板好不容易爬了起来,刚想破口大骂,却被那大汉的眼神所迫,从这狞厉的眼神中,他读出了某种危险。

是以,不敢再说什么,乖乖地回答道。

“很好,那个叫凤七的,长什么样子?他在哪里?”

“他长得比你稍矮一点,很瘦,很俊俏的一个小男孩子,就是有些流里流气。

刚从那个方向走了……”

钱老板面对着这条大汉杀机毕露的眼睛,连手都开始哆嗦了,竹筒倒豆子一般地全都说了出来。

毕竟,修真人想要吓唬一个寻常百姓,那简直比吃豆腐还容易。

“好的,谢谢。”

话音刚落,人就已经不见,只有一阵强风刮过。

“我的娘哎,这是个什么人?太可怕了。”

比山还重的杀意猛然间一撤,钱老板登时就有些腿软,一屁股坐在地上,抹着额上的冷汗暗自里发抖。

“我的银子,银子,二百五十两啊,二百五啊……”

突然间想起了自己白搭了二百五十两银子,却连东西都没在怀里捂热,钱老板登时就如同被割了十斤肉一样嚎了起来。

人家早走得没影子了。

这年头,啥事儿都有,你要是没本事,跟谁说理去?

 

第10章 阴魂不散

“紧打鼓来慢打锣,停锣住鼓听唱歌,诸般闲言也唱歌,听我唱过十八摸……”

凤七哼着“十八摸”的小曲边在城郊的偏远僻静的小路上走——他滑头呢,生怕走在大路上再居心不良的人给瞄上,到时候抢了他这个小富翁,那他可就惨了。

他边走边计算好了,春满楼是不回去了,再也不受那个王八气。

现在怀里有了大把的金子银子,奶奶的,开溜吧。

先到京城里去转一圈,见见世面,痛痛快快地玩几天,然后再找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买几块地,盖几所房子,把山上的泉水直接接下来喝纯天然的绿色饮品,也享受一下。

再娶他几房媳妇,生他一大堆儿子,到时坐在摇椅里摇啊摇……

我靠,这不就是传说的“农夫,山泉,有点田”吗?那简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啊!

凤七越想越美,禁不住边走边笑,笑到最后,简直要仰天大笑了。

他高兴啊,一朝梦醒,却已翻身,痛快啊!

“小兄弟,借一步说话!”

一只大手按上了他的肩膀。

“你谁啊?离我远点,我……啊……放手,放手啊……”

凤七刚要回头骂过去,那只大手突然变得比老虎钳子还厉害,登时就捏得他整个右肩格格作响,像是要散了架子一样。

“你再叫,我捏碎你的肩胛骨。

赶快跟我走,如果再喊一声,哼哼!”

后面的那声“哼哼”警告的意味的很明显,里面饱含着说得出做得到的危险性。

凤七可不想“壮志未酬身先死”,他还想着“农夫山泉有点田”呢,所以,也只能乖乖地跟着身后的那个人走了。

“我问你,这个东西是不是你的?”

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那个大汉从怀里掏出了那柄玉如意,在凤七面前晃了一晃,盯着他问道。

语气虽然很平静,可是平静中却酝酿着一种令人惊心动魄的杀气。

“是我的,啊,不是,不是,我不认得……”

凤七有些语无伦次了,颠三倒四地说道,将脑袋摇成了一个拨浪鼓状。

“说实话,倒底是不是。

如果你不说,我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不信,咱们就试试,我说到做到。”

那个大汉是什么人?早从凤七的神色里看出了个八九不离十。

“我……”

凤七还想抵赖,大汉手上又加了一把劲儿,登时捏得凤七连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是,是,是我……捡的……”

凤七吃痛,赶紧回答道。

“算你识相。

我说你一个凡人怎么就能无缘无故地拥有这个东西。

说,你是在哪里拣的?”

那个大汉重新将玉如意纳入怀里,松开了手,却依然紧盯着凤七问道。

“我,是从,你妈的肚皮里捡的!”

凤七揉了揉肩膀,一股怒火登时就顶而起。

眼看着大汉没防备,一拳便打了出去。

这一拳他可是使足了全力,打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

拳头上竟然莫名其妙地涌起了一层淡淡的金红色光芒。

“砰!”

一拳中的,那大汉纹丝未动,凤七吓了一跳,他可是知道自己的力量的,一见人家根本没什么反应,登时就有些胆颤心惊,转身就跑。

大汉盯着凤七,眼睛慢慢地眯了起来,有惊讶,有疑惑,还有几分别人不懂的那种莫名其妙的,“惊喜”?!

“好小子,竟然是天生的元阳真火?他妈的,这一拳头,好大的力量啊。”

大汉嘀咕了一句,呼出了一口长气,缓缓将陷进地面半尺深的双脚从地面上拔了出来。

表面上看去,他并没有什么异状,其实,他心里的惊讶不亚于一场里氏十级大地震。

这也就是他,换做一般的修真人,一个反应不过来,最少也要被打得肠穿肚烂,内里如焚。

凤七这一拳,饱含着可怕的元阳真火,虽然是最低级的一种形式,可也算是低级中的最高上限了。

一般修真人也是禁受不起的。

“不对啊,还没听说过有谁生下来就具有元阳真火的体质呢,可就算是他是天生的元阳真火体质,也不可能在未窥门庭之前就能激发运用啊?这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修真人,就连最粗浅的入门功夫都没学过。

更奇怪的是,刚才的元阳真火还只不过是冰山的一角而已,我能充分地感觉到更加强大的力量潜藏在他的体内,似乎,根本就没开发出来,而这小子也不懂得去怎样使用?

真是奇怪!”

那大汉嘀咕着别人不懂的东西,心里反反复复划起了问号。

看着凤七撞鬼一样的逐渐跑远,他负着双手,慢悠悠地跟在凤七的后面,看似慢,实则快,不徐不陈,缓缓吊在了凤七的身后,有心想看个究竟,那柄月之殇究竟是怎么到了这个少年手里的,反倒位居其次了。

凤七这顿狂跑啊,跑到最后,连舌头都伸出来了。

可是,一转身,“我滴妈呀”,凤七一个激灵,登时就瘫在了地上——那大汉原来一直跟像影子似的跟在他的身后,看见他回头,还向着他咧嘴一笑。

可这笑容看在凤七的眼睛里,比勾魂使者的微笑还可怕!

 

第11章 实话实说

“见鬼了,我又见鬼了……”

凤七使劲摇着脑袋,有些头昏。

说见鬼并不为过,那大汉竟然是双脚离地,一直飘着紧缀在他的身后,难怪他根本没有听到半点脚步声。

也是的。

试想想,如果有那么一个人一直双脚离地、飘飘荡荡地紧跟在你后面,你猛然间一回头,要不吓得屁滚尿流才怪。

“你、你……”

凤七连累带吓,连舌头都不好使了。

“混小子,你才是鬼呢。

我最后问你一次,这个东西哪里来的?如果你不说,恐怕你就要变成鬼了。”

大汉威言恫吓,可是眼角边上却隐藏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

“……”

凤七还能说什么?只能乖乖地起身带路。

对方太强势了,他逃也逃不掉,打也打不过,只能认怂了。

只不过,这小子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祈祷这大汉可千万别是失主,否则,他可惨了——说是捡的,谁信哪?

“这东西,真是好东西啊。”

凤七在前面走,没话找话,毕竟在青楼里混了好几年,什么事儿没见过?怎么说也是老江湖了,想探探大汉的底子。

“哼,月之殇,道家至宝。

当然是好东西,只可惜,落在了冰川冥客那个奸贼手里,还搭上了老友一条命。

唉……”

大汉略带感伤地叹了口气,言语里不胜唏嘘。

“法宝?那不是修真人专用的东西吗?”

凤七心里疑惑,在脑子里划了个问号,却不敢继续深问下去。

这年头,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他倒也不敢再继续深问下去。

“这柄月之殇,原本是我老友清灵子采北极冰玉辛苦五十年锻造而成,在十大道家仙兵器中位列三甲。

可惜,锻造而成的那天,却被冰川冥客范重九那奸贼窃去,并用这柄月之殇将老友击成重伤,不治身亡。

多少年来,我一直在苦苦追查寻范重九的踪迹,可几次相遇,都被那厮侥幸逃脱,这一次,终于侥天之幸,又发现了他的踪迹,说什么,也不能让他逃掉了。”

那条大汉仰天长呼出一口气,像是在发泄着内心里的苦痛与郁闷。

“五十年?老朋友?

这,这,您今年贵庚啊?”

凤七有些糊涂。

眼前这个中年大汉也就四十出头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几十岁的古稀老人。

唯有忘年交这一说法还能解释得通。

“呵呵,我与清灵子同龄。”

大汉一句话便让凤七的脖梗子开始“嗖嗖”地冒凉气。

敢情,他遇上了一个越活越年轻的老妖怪。

“这个,你,你跟说的我不太懂,况且,跟我说这些原本属于你的秘密,有些不太好吧……”

凤七有些胆颤心惊地试探着问道。

他可是听人家说过,现在江湖上如果有人向你喃喃自语式的说起了心里话,那个可怜的听众就要倒霉了,人家说完了,就会把你宰掉,没有半点余地。

况且,这个人还是走路“脚不沾地”、七八十岁却跟四十岁的人没什么区别的,“老妖怪”!

一想到这里,凤七的头皮就有些发寒,根根头发茬子向上直竖。

其实,他哪里知道,相对于寿命动辄几百岁的道家修真人,七八十岁只能算是刚刚步入中年的中年人而已,六七十岁才结婚生子的更是大有人在了。

“我只是想说,冰川冥客,我必杀之。

所以,你要是知道冰川冥客的下落,最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否则,我拧断你的脖子。”

大汉倒没在意他的看法,不过,说这句话的时候,脸色陡地一寒,眼神又开始散发食肉猛兽一样的狞厉光芒来。

看来,他真与这个冰川冥客有着解不开的仇怨。

“我不认识你说的这个人,真的不认识。

只知道这柄什么月之殇是我捡来的,我睡醒一觉起来,就发现自己变了,变得力大无穷,而且地上都是金子银子,在一堆灰尘里,还碰巧捡到这玩意儿……”

凤七苦着一张脸,心里直打鼓,硬着头皮说道。

只是,嘴皮子直打颤,连自己在说些什么都没能说清楚。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实话实说了。

可是,人家能信吗?瞅那架势,如果今天不把这个什么冰川冥客揪出来,简直就是死不瞑目了。

“捡的?在哪里捡的?”

那个中年大汉险些跌倒,有些瞠目结舌。

法宝对于修真人来说,那简直比性命还珍贵,冰川冥客竟然把法宝弄丢了?还让这个小贼直接捡去典给了当铺老板,这,这也太扯了吧?

“就是这里了……”

凤七愁眉苦脸地指着前面的一座塌了半边的破仓房说道,心里还在打鼓,直拿眼睛瞄着那个神色有些异样的大汉,暗自里想着,这大汉能不能让他指证完现场之后,把他给直接“咔嚓”一下。

站在破仓房外面,大汉并未说话,只是做了一个奇怪的举动,闭上眼睛,伸出手去,指上泛着隐隐红光,仿佛在虚空中抓寻着什么东西。

而后,轻轻拈在鼻端,仔细地闻着,仿佛他在空中折了一朵看不见的花儿,正凑在鼻际嗅着那令人心醉的芬芳。

“他这是干什么呢?不管了,看他好像很入神的样子,我赶紧溜吧。

如果等一会儿他睁开眼睛,那我可就惨了。”

凤七偷偷地转着眼珠子,紧盯着大汉,一步步向后倒退着,直退出三十几丈远,也没见大汉有什么反应。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凤七一转身,撒开两腿就是一顿狂奔,一边跑还一边回头望,生怕那个大汉追上来。

他倒是挺幸运的,那个大汉的背景依稀伫立在原地,并没有转过身来追他。

 

断章的《至尊小厮》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至尊小厮》就可以了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