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至尊小厮(凌入虚)小说无广告 至尊小厮全文在线阅读

至尊小厮(凌入虚)小说无广告 至尊小厮全文在线阅读

2019-10-18 16:22:46作者:断章

凌入虚的小说是《至尊小厮》,本文作者是断章,文章至尊小厮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值得一读。文章节选免费阅读:“话说天下第一高手,雷霆剑派的道尊凌入虚,那是身高八丈,眼若铜铃,嘴大舌长……”“等等先,嘴大舌长?那不是形容骂街的泼妇吗?”“靠,你竟然敢说凌入虚是泼妇?”“拜托老兄,那可是你说的……”

至尊小厮(凌入虚)小说无广告 至尊小厮全文在线阅读

至尊小厮全文免费阅读

第15章 雷音山

一道赤红色的光柱落在了灵雾隐现的一座大山边上。

“小子,看好了,那就是我们雷霆剑派的山门所在,雷音山。”

凌入虚意气风发,向着前面的那座大山指指点点,豪兴尽显。

“凌前辈,你不是会飞吗?怎么不直接飞过去,反而要降落下来呢?我还没飞够呢?”

凤七捋了一把向后被高空大风吹得挺直定形的头发,讷讷地问道。

“我是想让你看看这个地方到底有多美,看来白费苦心了。

跟你这小子谈风论景,真是王八吃大麦,糟蹋粮食。”

凌入虚哼了一声说道,自顾自在地前面走,再也不理他了。

翻过一座大山之后,迎面一条深不见底的长溪拦住了去路。

虽然没有桥,但所幸溪边有株数人合抱不过来的一棵大松,由这边山坡歪歪斜斜,一直铺到对面山坡。

倒像推倒了一般,形成了天然一座松根桥梁。

再面前一带松林,密密层层,约有半里之遥,穿过松林,四处一看,水秀山清,无穷美景,一座山便呈现在眼前了。

远远望那山峰上面,俱是琼台玉洞,金殿瑶池,那派清幽景象,竟是别有洞天。

正在观看,忽然见到对面祥云缭绕,紫雾缤纷,从那水清山秀之中,透出一座红楼,红楼在空灵的云霞中时隐时现,一派的寂静幽深。

“哇,真是人间仙境!”

凤七被这一片浑然天成的美景完全地震慑住了,由衷地赞叹道。

“那是,我们雷霆剑派是天下第一大剑派,山门所在当然也是天下第一盛景。

要不然,怎么当得起这‘第一’两个字?”

凌入虚傲一笑,神态里大有睥倪天下的味道。

“确是相辅相成,都是天下第一,实至荣归。”

凤七猛拍凌入虚马屁。

“甭扯那些没用的,如果不磕头,你就休想拜我为师。

虽然我很喜欢你这小子,性格也蛮对我的脾气,但古礼不可废。”

凌入虚斜了凤七一眼,撇了撇嘴说道。

“凌前辈,既然这样你还把我带到雷霆剑派来干什么呢?就让我那什么……任我自生自灭得了。”

凤七苦着一张脸说道。

他实在搞不明白,这个凌入虚既然已经知道自己是不会磕头拜师的,可为什么还非得把自己弄回雷霆剑派。

后者的回答却让他心凉如水。

“嘿嘿,小子,你一天不磕头拜师,我就一天不放你走,哪怕是囚禁你一辈子,我也在所不惜,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今生今世我跟你耗上了。

除非你答应给我跪下磕头,否则,你再也别想出我雷音山一步。”

凌入虚很奸诈地嘿嘿一笑说道,将凤七打击得体无完肤。

“凌前辈,你这又是何苦呢?唉,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原则,我已经说了,除非你是我爹,否则我不会再给任何一个人下跪。

唉……”

凤七轻轻一声长叹,俊秀的脸蛋皱成了苦瓜样儿,无奈地说道。

“那可不一定哦……”

凌入虚耸耸肩膀,含糊其词地说道,唇边掠过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什么?”

凤七没听清。

“什么个屁!什么也不是,你小子不答应磕头拜师,就他娘的乖乖地在我雷霆剑派呆着吧。

反正我这里正缺个烧火打杂伺候人的小厮,正好也发挥一下你的专业特长。

奶奶的,我看你就是个天生做小厮的贱命,这辈子都没出息。”

凌入虚想想刚才拜师收徒的经历就有些光火,禁不住再次破口大骂道,火爆脾气可见一斑。

“是是是,我没出息,我是小厮,总成了吧……”

凤七缩缩脖子,不敢再说什么。

这一路上,他可充分领教了这位雷霆剑派的掌门道尊脾气是如何的火爆,哪里再敢触他的霉头,也只好自认倒霉了。

“师傅,你回来啦?怎么样,抓到那个范重九了么?”

一道朱红色的剑光从天而降,随后,一个看起来年纪和凌入虚差不多的中年人落在了两人的身旁,躬身问候道。

他是凌入虚的首徒——雷霆剑派第一大弟子,易轻寒。

事实上,修真人因为炼神返虚的原因,五十岁与一百岁的容貌差别并不大。

要到了一百五六十岁以后才能看出格为显著的差别来。

眼前这个易轻寒已经将近五十岁了,而凌入虚则将近百岁高龄!

所以说,一入修真之道,那不啻于进入了一条延缓更年期、青春永驻的女人梦想中的境界。

“嗯,他死了。”

凌入虚轻描淡写地说道。

“那个奸贼终于罪有应得,太好了,太好了,清灵子前辈九泉之下终于可以安息了。

恭喜师傅为清灵子前辈报了仇,一偿夙愿。”

易轻寒大喜过望,恭喜道。

“好个屁,不是我杀的,是这小子。”

凌入虚一把揪过凤七,向前一推说道。

“啊?”

易轻寒大吃一惊,紧紧地盯着凤七,有些不敢相信。

眼前这个小屁孩才多大年纪啊?竟然能杀得了几乎与师傅的道力水平并驾齐驱的冰川冥客范重九?

这,这有些太扯了吧?

“啊个屁!那小子纯粹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才干掉了范重九。

瞅你惊讶的,嘴里能并排塞下两个山东大馒头,还一个挨不着一个的。

我都教导你们无数遍了,做为一个道家修真人,持心之术最为重要。

要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风云起于身而神不惊。

瞅瞅你这个臭德行,这么大的人了,一遇到什么事啊啊啊啊个不停的,你要再啊下去,我今天晚上赏你一百责仙棍!”

凌入虚上去就是一脚,将易轻寒险些踢了个仰面朝天,月白道服上出现了一个很明显的的鞋印子。

这位老大看起来今天脾气特不爽,看什么都不顺眼,就连看着平时最喜欢的这个忠厚老实的大弟子都烦。

 

 

第16章 天生小厮命

“是,师傅,轻寒记下了,以后再不敢犯。”

易轻寒脾气特好,站稳了身子,再次向凌入虚拜道。

“去,给小子换一套小厮的衣服。

他既然那么爱做小厮,就让他在咱们雷霆剑派做个够好了。

先把他安排到后厨房去,烧火做饭,连带洗衣服,什么活儿最苦、什么活儿最累,就让他做什么。”

凌入虚丢下了一句话,自行背着手气哼哼地走了,唯独留下苦笑不已的凤七与满脸不可思议的易轻寒。

“这位大叔怎么称呼?”

还是凤七率先打破了僵局,他再次捋了捋非常酷猛的头型有些尴尬地说道。

“我叫易轻寒,小英雄看来年纪不大,不必称呼我为大叔,就叫我易大哥就行了。”

易轻寒连忙摆手。

他老成持重,面对这位能直接干掉冰川冥客范重九的年轻人,他哪里敢以大哥自居?

“得了吧,我凤七是什么英雄?不过就是个小厮罢了。

也罢,我就托大些,称您一声大哥。

易大哥,初次见面,我就感觉到咱们特别有缘份,就像那句老话怎么说的?对了,一见如故。

见到您这样仙骨古道的修真人,真是我凤七的福份,今后,您还要好好照顾我这个当小弟的……”

凤七嘴上就跟抹了蜜似的,那个甜哪,就甭提了。

他可是从青楼里一路混出来的小厮,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上什么山就唱什么歌,可不是这群古板木讷的修真人所能比的,虽然小小年纪,却圆滑着呢。

这顿忽悠,登时就让易轻寒有些飘飘然,险些就被凤七忽悠瘸了。

好在他老成持重,还有一丝理智。

“凤七兄弟好说好说,请跟我来吧,一路旅途劳顿,先好好的吃顿饱饭睡一觉,然后再做商量。”

易轻寒随手做了请的姿式,然后在前面领路,引领着凤七向里面走去。

无论怎样讲,师傅带回来的人都是极其重要的人,易轻寒再怎样也不能失了礼数。

进了那座红色的山门,眼前便是豁然一亮。

美仑美奂的一切,雕梁画栋的古典建筑,让人简直目不暇接。

并且,庭院深深,无比广大,就似一入深似海的大家侯门一样,像是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

同时,来来往往的人们无论男女,尽是些仙骨古道之人,雅然有礼,飘飘欲仙,好像脚踩云气一样足不沾地往来穿复,简直就是人间仙境。

凤七都快看直眼了。

“我的天哪,这哪里是什么修真人的仙府山门,简直就是传说的玉帝皇宫啊!”

凤七一路啧啧惊叹,眼睛都有些不好使了。

这也难怪,他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又哪里真正的见识过修真洞府?

这一次,他算是开了眼了。

“小兄弟,你先在这里就寝吧。

我会叫人把晚饭和你换洗的衣服都送过来,时候不早了,你先安息吧。

明天再做打算。”

虽然师傅让易轻寒安排凤七做个小厮,可是易轻寒在没确定师傅的真正想法之前却不敢这么做。

毕竟,凌入虚虽然年近百岁,可是性子却翻来覆去,总也不按常理行事,当然就不能按常理去揣测了。

这可是个干掉了冰川冥客的少年英雄,如果一个伺候不周,反过来自己又要挨师傅的骂了。

易轻寒做人做事向来稳重,自然不会莽撞行事。

“谢谢易大哥了。”

凤七含笑说道。

看见易轻寒走出门去,凤七环顾小屋——不错,虽然不大虽然摆设简单,却干干净净,窗明几亮。

舒舒服服地往床上一躺,长吁口气,他一颗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此前他还真担心一个搞不好,触怒了凌入虚,这老家伙会直接拧断他的脖子。

现在看来,倒是多虑了。

不过,一想起今后自己就要在这里度过一生,凤七就有些无可奈何。

游历大江南北花花世界的美妙梦想顿时成为了肥皂泡,想想都让人灰心丧气。

这个师傅是想拜却不能拜了,但凤七不后悔。

有时候,这小子倔得像一头牛,九匹马都拉不回来,尤其是在坚持自己的原则上,更是有着一份蠢如驴子却十分可爱的执拗,这也是让人很没办法的。

“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凤七赶紧从床上跳下来,整理了一下衣襟。

虽然自己是个小厮,可是来到这个天下第一修真剑派,他还是要注重一下仪表的。

就算是小厮,从现在开始,他也算是天下第一修真剑派的小厮了。

“凤七兄弟还没睡哪。”

易轻寒拿着东西走进屋来,含笑向凤七说道。

“还没呢。

天色尚早,怕睡得太早半夜该睡不着了。”

凤七赶紧接过易轻寒手里的东西,随口说道。

“小兄弟,以后你就住在这里,雷霆剑派就是你的家了。

至于,以后你干什么,这个,我刚才请示了一下师傅,如果让小兄弟去伙房帮忙,未免有些太委屈你了。

这样吧,你就去服侍我们小师妹吧,她那里现在正好缺一个小厮。”

易轻寒笑道,凝视凤七的眼神里大有深意。

看来,他已经在师傅那里知道了前因后果,一切都已经明了。

“嗯,好吧。

反正我就是个小厮,做什么都无所谓。”

凤七点点头,耸耸肩膀,无所谓地说道。

其实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反正看样子暂时也出不去了,伺候小姐就伺候小姐吧,有什么大不了的?总比去伙房弄得蓬头垢面的要好得多。

以前他干的也是伺候人的活儿,现在还是,这也算是干回老本行了吧?!

看来,在他的脑海里,还把有些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

“那好,就这样吧。

小姐的月珑阁离这里不远,出了这个院子的门,沿左侧的甬路一直走,过了两个花圃,你就能看到月珑阁。

到时候,你直接进去报道就可以了。”

易轻寒看着凤七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肚子里笑得要死,可脸上去摆出了副一本正经的样子,从容说道。

“哦,那多谢易大哥了。”

凤七当头拜了一拜。

心里倒是很感激这样易大哥给他找了个好活计,免得他到伙房受苦。

“谢我?你以后不骂我就好了。”

易轻寒在肚子里苦笑道。

“既然如此,小兄弟,那我就不多呆了。

吃了饭,你也早些歇息吧,明天直接去报道便可。”

易轻寒点头含笑说道,说罢便退了出去,走的时候还不忘在外面帮凤七带上了房门——果然不愧为一派大弟子,于情于礼都无可挑剔。

 

 

第17章 初入山门

易轻易出了房门,刚走出院子,忽拉拉就围上了几个人,年纪相仿,都是三十几岁的样子,此刻,几个人都围着易轻寒兴奋地问个不休。

毕竟,雷霆剑派有多少年都未添丁进口,冷丁儿来了个新人,况且还极有可能成为师傅关门弟子的新人,大家都不免有些兴奋——关于凤七的消息早就像长了翅膀一样的传开了,纸里永远都包不住火的。

现在人人都知道了内情是怎么回事,也都对这个未来的小师弟充满了希望。

说到底,雷霆剑派的人向来是极为和气的,而且人人在嫉恶如仇的同时,都很善良,这也是凌入虚向来所一力倡导的修真风气,也是他选择弟子的首要标准。

当然,对于凤七来说,那就是另外一码事儿了。

“大师兄,师傅带回来的那个传说中天赋极佳的未来小师弟怎么样?据说他把冰川冥客都干掉了?乖乖,真是厉害呀。”

一个看起来性情比较跳脱的男子颇有兴趣地问道——他是凌入虚最小的弟子,步梦达。

全派之中,也只有他年纪最小,可平时却挨骂太多,只因为凌入虚认为他天性顽劣,从来没给过他好脸色,不过,这家伙却从来不以为意。

可迄今为止,他的成就却也是最高,大衍天罡怒雷剑法已经练至第八层,放眼江湖,已经是一个新生代的顶级高手了。

“嗯,还可以吧,挺有礼貌的。

不过,接触时日尚短,我也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易轻寒以实说实。

“大师兄,你说他倒底能不能成为师傅最后一个关门弟子呢?师傅对他可是抱有很大的希望,要不然,也不会硬把人家带回来。”

另一个看起来年纪稍长的人凝眉问道,语气也比刚才的步梦达肃重得多,不似步梦达嬉皮笑脸的没个正经样儿。

他便是凌入虚的三弟子吴新楚。

“听说这小子倔得很,师傅也拿他没办法,但愿师傅别给他吃太多苦头才好。

师傅也是的,人家不愿意磕头,他为什么非得逼着人家磕头?不磕头就收了他做徒弟又能怎样?再说了,也不至于非得把人家绑回来做小厮吧?”

最后一个说话的是凌入虚的二弟子柳飞。

他素来侠义心肠,但有些莽撞,现在倒颇有些替凤七打抱不平的意思。

“你们不要瞎猜了,都回去练功吧。

师傅说了,明天还要考较你们最近的有没有偷懒。

唉,凤七这孩子,倒也可怜,竟然被派去给小师妹做小厮了。

这孩子,有难了。”

易轻寒缓缓叹了口气,有些担心地说道。

“啊?”

三个师弟险些跌倒。

“不会吧?这简直太残忍了。”

师兄弟几个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为这个未来的小师弟开始担心了无穷无尽的心事——他们可都知道这个小师妹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一早,收拾停当,穿上了易轻寒替他准备的衣服,左右照了照铜镜,嘿,还别说,镜子里出现了一个很俊朗的小后生。

带着完全良好的自我感觉,凤七捋了捋头发,锁好了房门,就开始沿着昨天易轻寒指引的那条路向着目的地进发了。

正值盛夏,一路上繁花似锦,甬路的两侧绿草茵茵,阵阵花香的清香气扑鼻而来,脚下是淡淡的云雾轻轻缭绕,真是让人心旷神怡。

一瞬间,凤七就有一种云中仙人的感觉,连带地,脚下也轻快起来,甚至他在想,如果就这样在这座雷音山上一直住下去,倒也不错。

穿越了两座花圃,走了一里多地,豁然抬头间,就看见月珑阁三个古色古香的小篆临空飘浮在前面一座掩红映绿的黄门上空——只是单纯的如同描金绘彩在空中写就一样,就那样虚虚地悬浮在那里,望上去很虚幻,像一个梦。

这几个字很秀气,很婉转,颇见功力的同时,让人望去就好像见到一个秀美女子在那里展袖长舞,美不可言。

“真不愧为修真之地呀,连几个字都弄得这样玄幻迷离的,真是好看。”

凤七抬起头来看着那几个字,忍不住赞叹道。

“喂,你是谁?”

一把娇嫩的女声在身后响起,听在耳中,如闻仙乐。

凤七猛一回头,登时惊在那里。

这是怎样一帧美不可言的盛景?

一个黄衣女子站在花丛中,拈着一朵无名小花儿,正在那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她是如此美丽,不,用来美丽来形容她都是对她的侮辱与亵渎,已经不能再用美丽两个字来形容她了。

她就是繁花盛夏,她就是美丽的代言,虽然还未完全长成,可是无须诲言,几年之后的她,必将是这个凡俗的世界一道让人不敢正视的盛景——那是一种倾尽三江水也无法形容的绝世美艳。

凤七已经被这种近乎虚幻的美丽给震慑住了,纵然他在青楼做过五年小厮,可是,这种人间极致的美丽却从未见过。

使劲瞪大了眼珠,他还未从这种美丽的震慑中清醒过来。

“喂,你聋啦?我跟你说话呢,你没听到吗?”

那个黄衣女孩子走了过来,拈着朵花娇嗔道,纤纤细指就快指到他的额头了。

她年纪倒是与凤七差不多少。

“你,是在跟我说话?”

凤七傻傻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敢情,他还没清醒过来呢。

毕竟,这样美到极点的女孩子是他平生仅见,做为一个已经有些情窦初开的小小男子汉,他的反应也是理所当然的。

“当然是你了。

哈哈,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大傻瓜,真是有趣。”

女孩子笑得花枝招展,美艳不可方物。

小小年纪,就这样美得令人勾心摄魄,如果大了,那还了得?

“我、我,这个,我是,新来的……”

凤七只觉得嗓子眼发干,有些艰难地说道。

“嘻嘻,我知道你是新来的,因为从来没见过你呀。

真没想到,爹竟然带回来这么一个傻瓜,嘻嘻,有趣,有趣!”

后面这句话却是含含糊糊地像是在自言自语,凤七倒也听得并不真切。

事实上,人家现在在说什么他都仿佛听不清了,只顾着惊叹这个女孩子的美丽了。

 

 

第18章 盈儿

该章节不可预览

断章的《至尊小厮》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至尊小厮》就可以了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