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血战风暴洛苍天小说-血战风暴在线阅读

血战风暴洛苍天小说-血战风暴在线阅读

2019-08-30 13:48:27作者:洛苍天

血战风暴小说在线阅读,作者是洛苍天,主角洛苍天叙述了:恒古不灭,苍天不绝!我本想如少年般享受安静岁月,奈何妹妹惨死,仇人践踏。世间圣镜已荡然无存,少年归来,必将突破桎梏,让天地翻涌!

血战风暴洛苍天小说-血战风暴在线阅读

血战风暴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章:王者归来

齐陵,海营市。

康源大道的夜晚,秋风萧瑟,寒风刺骨。

匆匆来往的行人都裹紧了寒服,以御即将到来的寒冬。

昏暗的路灯下,洛苍生一身薄衣,看着面前的君鸿酒店,面容冷厉,深邃的眸子深处划过一抹宛如修罗杀神一般的暴戾。

“殿主!”

嘶哑的声音响起,洛苍生身边宛如鬼魅般多了一道黑衣人影。

“一个小小的陈家,何必劳烦您亲自出手?”

“念柔是我的妹妹,这件事我自己处理。”洛苍生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多年未曾泛起波澜的愤怒心境,淡然道。

“是!”黑影名叫珑,洛苍生手下第一亲信。

珑看着自家殿主,眼神充满了崇拜与骄傲。

眼前这个不过二十五岁的男人,是弑神殿的传奇,是殿主最引以为傲的得意门生,是整个七雄闻名胆寒的修罗!

十八岁入门,二十岁击败众多竞争对手成为少主,二十二岁已然震慑整个齐陵,二十五岁接管神殿,成为有史历来最年轻的殿主。

于这个国度来说,洛苍生就是神!

没人能忤逆他。

此等存在,但凡扬言一句话,就会有无数的人蜂拥前来,顷刻间淹没陈家,将整个海营市搅得天翻地覆!

可是他,为了那个从小隐藏在内心深处,细心呵护的女孩,却执意亲自出手!

“哥哥,对不起,我实在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陈炳通于我不比为人,百般虐待,我不想再遭受此等屈辱。”

“愿有来生,我还做哥哥的小妹,做你最疼爱的那个女孩。”

半月前,已然心死的洛念柔,没有给洛苍生任何挽回的机会,自君鸿酒店顶楼天台一跃而下,决然赴死。

略微整理衣衫,洛苍生浑身散发着恢弘的气势,朝着君鸿酒店走去。

常年身居高位,让洛苍生身上散发着一种统治者的魅力,任何女性在这种魅力下都显得毫无抵抗力。

今晚的君鸿酒店可谓是热闹非凡,陈家在海营市的地位,让得不过一个略微高档的酒店开幕式,都有无数的人争相前来祝贺。

尽管这个酒店,在半月前,曾经闹出过人命。

但这并不妨碍贪图虚荣的人们踩着那个死去女孩的名字,借以讨好的诸多话语,来换取陈家的一个点头或者一个称赞。

开幕式就在君鸿酒店的大厅,此时早已人满为患,在前方搭建的五米高红台,此时上去了一位意气风发的青年。

“大家静一静,首先,感谢大家今晚的到来,我在这里替家父谢过大家了。”青年面带笑容,帅气的脸庞搭配合理的西装,还有温和的笑容,对年轻的女性有着不小的杀伤力。

他叫陈炳通,陈家独子,洛念柔曾经的男人。

洛苍生端着一支红酒依靠在大厅的柱子旁,在并不算起眼的角落里静静的看着台上,看着陈炳通笑容满面的说着场面话。

那模样,仿佛不知道在这个酒店,从顶楼跳下身亡的就是他的妻子!

“陈少年轻有为,陈老爷后继有人啊。”

“是啊,陈少简直就是咱们海营市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数风流天下,还看今朝,说的不就是陈少嘛!”

“陈少,追您的女孩怕是能从城东排到城西了吧?”

“这是说的什么话?陈少刚刚丧偶,这话怎么能提及呢?”

突然,不知道是谁情商不够还是故意滋事,挑起了一个陈炳通最不愿意想起的事情。

刹那间,陈炳通的脸色就冷了下来,目光落在一个中年男子身上。

男子明显也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结结巴巴的想要挽回,“陈...陈少,我的意思是,您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

在场人都为这个男人捏了一把汗,好一个始乱终弃!

“在当时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就已经明显表达了我的态度。”陈炳通的脸色逐渐变冷。

“她洛念柔不过是一个草鸡而已,再怎么变也无法变成金凤凰,嫁进我陈家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没想到她还不懂得珍惜,想要用死来拖垮我陈家,简直异想天开!”

“我说过,她洛念柔不懂得珍惜陈家,不懂得如何当一个好妻子,她就算死了,也是死有余辜!”

“我不介意你们怎么说我,就算洛念柔没死,现在站在我面前,我同样会告诉她,一个草鸡无论如何也不配做我陈家的XF!”

轰!

伴随着陈炳通话音落下,突然,大厅的一处传来一声巨响。

轰鸣声震得四周人耳膜发麻,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那身穿薄衣的男子。

男子靠的柱子不知为何多了几道手指粗细的裂缝,不知是支撑不住这酒店的重量,还是受不了那薄衣男子看似轻微的倚靠

洛苍生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面无表情,可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此时的洛苍生,无疑愤怒到了顶点。

“你陈炳通是不是以为,仗着陈家强势,就可以横行无忌了?”

洛念柔是洛苍生的妹妹,两人都是一个小家族洛家的子嗣,但洛苍只是养子,自幼年被抱至洛家。

洛念柔比洛苍生小五岁,所以两人一个哥哥一个妹妹。

打小洛苍生就万般宠爱他这个妹妹,哪怕一点委屈也不能接受。

可自从他离开海营市之后,起初音讯全无,全然不知自己的妹妹嫁给了一个完全不爱的男人。

每每想起洛念柔那可爱纯真的脸庞,洛苍生就无法平息自己暴怒的杀心。

血债要血来偿还!

“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一句古话,叫做嘴下留德吗?”洛苍生缓缓开口,沉稳的气质,冷冷的神情,骨子里透出的魅力,在这一刻让他彻底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陈炳通与之相比……不!根本没法比!

“你是谁?这里是我陈家的地盘,轮不到阁下放肆!”陈炳通眼神微眯,不知为何,这个男人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索命人。”洛苍生突然露出一抹笑容,蕴含着无尽的冰冷。

第二章:索命人

此言一出,全场寂静。

何人胆敢如此狂妄嚣张?

听到这话,陈炳通的脸色脸上露出了疯狂的笑容,“有意思,敢来我陈家撒野,听你的意思,好像还是为了那个野女人?不如,我送你去见她,如何?”

伴随着陈炳通声音落下,四名黑衣人迅速冲出,将洛苍生包围。

“宰了,喂狗!”陈炳通冷哼一声,这四人可都是在外闯荡多年的高手,个个身手不凡,陈家也是花费高价才雇佣而来保护自己。

“我若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话音落下,洛苍生顺手拿起了一盒牙签,慢慢的朝着陈炳通走去。

四名黑衣人见状,摆开阵势朝着洛苍生冲了过去。

刷!

宛如破空声一般,冲在最前面的黑衣人一个踉跄倒在了洛苍生面前,鲜血逐渐的在身下蔓延,在他的眉心处,有着一个牙签粗细的小洞。

“杀人了!”

无数的恐慌瞬间席卷整个大厅,所有人都飞速的后退着,远离洛苍生附近。

下一刻,就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又是三根牙签毫无预兆的飞出,连轨迹都看不到,另外三人便躺在了血泊中。

“你...你到底是谁?”陈炳通看到这一幕已经彻底吓破了胆,他甚至都没有看到洛苍生抬手。

“索命之人。”洛苍生依旧一副面带微笑的模样,不过看在旁人眼中,像极了笑面修罗。

一步一步逼近陈炳通,前者愣是吓得双腿发软无法逃跑,洛苍生来到了陈炳通面前。

噗通!

陈炳通瞬间跪在了洛苍生面前,不知是因为惧怕还是后者的气势太强。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我!”

不可一世的陈家少爷,此时宛如一个怂包一般,跪在洛苍生面前苦苦求饶。

“你真的配不上小妹。”看着陈炳通这幅模样,洛苍生微微摇头,目光冰冷毫无波动。

“小妹……”

陈炳通低声喃喃,下一刻猛地抬起了头,他终于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了!

那个被他凌辱致死的女人,曾经和他说过,自己有一个哥哥,非常疼爱自己的哥哥。

“你是洛苍生!”

“恭喜你,答对有奖。”洛苍生转身朝着红台下走去,身后的陈炳通慢慢的倒在了台上,他的眉心处,同样有着一个牙签粗细的小洞。

海营市最强大的家族,陈家独子陈炳通,就在这君鸿酒店的开幕式上,身亡!

洛苍生看着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厅,嘴角露出一抹缅怀笑容。

“妮子,你从顶楼离开人世,我便让这个畜生在一楼死去,要你的灵魂压制着他,永生永世。”

洛苍生离开了君鸿酒店,留下了一众石化的各界人士,相信今晚发生的事情在明天就会传遍整个海营市!

“殿主。”一辆加长版凯雷德停在了酒店门口,珑迅速下车迎接洛苍生。

“走吧。”两人上了车。

“殿主,咱们接下来去哪?”珑坐在驾驶位回头问道。

“回家。”洛苍生脑海里浮现往日记忆,这次回来,他打算回到那个养育自己十几年的家看看。

洛家,海营市一个普通的小家族,只能算作三等,跟陈家比起来宛如蝼蚁般渺小。

今晚的洛家貌似十分的热闹,门口挂着红灯笼,来往的人络绎不绝。

看到这一幕,洛苍生的脸色瞬间冰冷。

洛念柔离世不过半月时间,自己的家族就如此的热闹喧哗。

“去看看吧。”两人一同下车。

虽然是个小家族,但洛家也有十几口人,此时已经齐聚了大厅,各个笑容满面,与来往的宾客谈的不亦乐乎。

从过往的客人口中,洛苍生得知,原来今晚的宴会是洛家老二的儿子,也就是洛苍生弟弟的订婚宴。

洛苍生的父亲名叫洛宏。排行老大,膝下有一女便是洛念柔,再就是洛苍生这个养子。

老二洛瑞,膝下一子,名唤洛凌,只比洛苍生小一岁。

老三洛崇,膝下育有两女,年龄都比洛念柔大。

据说洛凌的未婚妻是王家的掌上明珠,王家同样是一个实力不弱的家族,虽然比不上陈家,但对洛家来说,同样是个高枝。

怪不得整个洛家此时喜气洋洋,笑声冲天,原来是傍上了王家。

洛苍生慢慢的靠近了洛家大厅,倚靠在门口。

大厅里很热闹,光宴席就摆了四桌,可谓是“亲朋好友”全都来齐了。

洛苍生的目光一眼就落在了居中的首位上,那里坐着一名老者,看上去七十左右,虽然身居首位,但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愉悦。

老者名叫洛梵,洛家家主,也是这偌大的洛家里,洛苍生唯一一个还挂念的人。

打小洛梵对洛苍生兄妹二人就很好,所有孙子孙女里,唯独宠爱两人,与其说洛苍生是洛宏的养子,倒不如说是洛梵将其养大的。

这边想着,订婚宴也正式开始了。

“谢谢大家今晚的到来,我儿的订婚宴大家赏脸当真是让我感到荣幸之至啊!”洛瑞站起身,红光满面的朗声道。

不只是他,洛宏,也就是洛念柔的父亲也站起了身,同样满脸笑容的感谢着到来的人们。

洛苍生站在门外的阴影里,看着这一幕。

他很想知道,难道洛宏自己的女儿死了,他就一点都不难受吗?

“凌儿,带着EX妇起身说几句吧。”洛瑞笑呵呵的看向一旁的洛凌。

洛凌闻言起身,一边的王纯也是一脸冷傲的站起身,仿佛十分不情愿的样子。

这一幕看在洛家人心里,只是敢怒不敢言,因为他们一家人都得罪不起王纯,准确的说,是得罪不起王家!

“今日,是我跟纯纯订婚的日子,多谢诸位的到来,之时若再有大哥跟小妹的祝福,就更完美了。”

“哦?你的意思是现在这个订婚并不完美了?”一旁的王纯听得好像刺耳一般,看着洛凌冷声质问。

“不是……”

“什么就不是,一个野种一个被陈家丢弃的废女人,两人现在应该都死了吧?他们来不了最好,倘若来了,我都觉得这订婚宴被抹上了两滴污点!”

啪!

不知从何处飞来一根树枝,猛地抽打在了王纯的脸上,顷刻间一道夹杂着鲜血的伤痕出现。

“啊~”突然被袭击,还是脸蛋,王纯夹杂着愤怒与惊慌尖叫了起来。

“谁!”洛瑞眼看“摇钱树”被打,顿时怒声问道。

“什么时候,一个不入流的贱丕,也敢出言侮辱我家殿主?”

珑双目冰冷看向屋内,令无数人为之色变!

第三章:蝼蚁

洛苍生站在门前,冷漠看着众人。

珑的双眸紧盯着王纯,让后者一句话都不敢开口。

“苍生!”

洛家人都惊呆了,没想到七年了无音讯的洛苍生竟然在此时回来了。

“放肆!洛苍生你一回来就动手打自己弟媳,简直狂妄至极!”洛瑞在短暂的震惊后,出言怒吼。

明眼人都看出来珑不是好惹的角色,所以洛瑞就把目光转向一旁的洛苍生,就连人都变成洛苍生打的。

闻言,珑转过头来轻瞥了洛瑞一眼,洛瑞顿时紧紧闭起了嘴巴,那种眼神,那股气势,压制的他难以呼吸。

“再说一句,死!”珑冰冷开口。

众人闻言,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弟媳?我不认可!”

洛苍生冷笑一声,侮辱他可以,但侮辱他妹妹就不行!

“你就是洛苍生?一个野种也敢让人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王纯此时也回过神来,感受到脸颊火辣辣的痛感,王纯近乎癫狂的边缘。

啪!

又是一声清脆的耳光声传来,王纯直接被抽倒在地。

“看来你是想死!”珑不知何时已经到了王纯面前,眼神中带着杀意!

洛苍生连看都没看王纯一眼,于他来说,一只蝼蚁,何须在意?

“你!来人,给我上!”王纯当即目光落在不远处一黑衣男子的身上,命令道。

黑衣男子是王纯的贴身保镖,听到后者的话,一个箭步朝着洛苍生冲了过去。

可下一刻,让众人再度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王博刚跨出一步,整个人宛如炮弹一般朝着反方向弹了出去,就好像撞上了一面极具弹力的墙壁,落在大厅角落,眼看着没了生气。

“洛苍生!这是洛家,是你的家!不许放肆!”

洛宏见状,终于开口,他是洛苍生的养父,他必须出言制止了。

“不要拿命令的口气跟我说话。”洛苍生冷冷的看了一眼洛宏,声音冰冷。

自幼年到现在,洛宏并未尽到过当父亲的责任,洛苍生与他本就没有什么感觉掺杂,更何况进入大厅前,他还看到了洛宏笑容满面的样子。

“你!”洛宏十分的愤怒,可是他也不敢再说些什么,七年未见的洛苍生,貌似变了很多,而且出手冰冷。

“我给洛凌个面子,带着你所谓的颜面跟高傲,十秒内滚出洛家,否则,你的保镖就是你的下场。”

洛苍生看向已经呆滞的王纯,冰冷的声音将其惊醒,再顾不得其他,伴随着尖叫声跑了出去。

“不是洛家的人,一样滚出去。”洛苍生微闭双目,淡淡的说道。

不多时,整个洛家大厅,只剩下了洛家人。

“大哥……”洛凌看向洛苍生,眼神带着一抹激动,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后者抬手制止。

只见洛苍生径直走到坐在首位,自始至终没有动过的洛梵身旁,单膝跪下。

能让洛苍生下跪的人不多,洛梵于他有养育之恩,理应受他一拜!

“爷爷,我回来了。”

洛梵看着面前的大孙子,苍老的身体都在轻微的颤抖,伸出枯槁般的老手放在了洛苍生的肩膀上。

“好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洛梵的声音多了一抹放松,掺杂着万分的激动,顺着眼角流下的泪水不难体现出这位老人此时难以言明的心境。

“爷爷,小妹……”

“我都知道,罪魁祸首虽然是陈家,但你眼前的这些人才是递出长刀的元凶!”洛梵的双眼看向大厅内的一众洛家人,声音充满了愤怒与不甘。

洛梵年事已高,早已不再执掌洛家,他的三个儿子也逐渐的把权利分化,让其成为了一个普通的老人。

虽然还是洛家的家主,但无任何权利。

执意把洛念柔嫁给陈炳通的人,就是以洛宏为首的三兄弟,洛梵制止过,但毫无作用。

他早就对这个家族充满了失望,如果不是洛念柔曾告诉过他,洛苍生没有死,而且闯荡的很好,或许洛梵早就选择一种安静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支撑洛梵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就是洛苍生!

眼下,他最为牵挂的孩子,终于回来了!

“爷爷,您放心,我回来了,就不允许一群蝼蚁在您面前嚣张!”洛苍生双眼微眯,凌厉的杀意蔓延全身。

“你大胆!我们都是你的长辈,称我们为蝼蚁?你可还知礼义廉耻?”

老三洛崇猛地一拍桌子大喝道,他一再忍着内心的狂怒,现在忍不住了。

“聒噪!”

洛苍生猛地回头,凌厉的眼神扫向洛崇。

下一秒,珑迅速出手,洛崇的身体倒飞而出,撞在柱子上狼狈落下,面色苍白如纸。

见到这一幕,本想声张的洛宏跟洛瑞,此时完全哑火,闭口不言。

“爸!”洛崇的两个女儿见状迅速跑了过去,将其搀扶而起。

洛苍生看在洛梵的面子上手下留情,怎么说也是洛梵的亲生儿子,固然洛苍生内心杀意盎然,依旧不能下杀手。

“爷爷,以后您还是洛家家主,谁若对您不敬,我便教他如何做人。”洛苍生目光自洛宏三兄弟身上扫视一圈,冷冷的开口。

三人被洛苍生这目光搞得全身一抖,低着头没有说话。

与此同时,海营市城东,一座巨大的庄园,防卫严谨,保镖众多。

庄园中心处一座巨大的别墅内,有着许多的人影,气氛沉闷,隐隐有着火山爆发的迹象。

“到底是谁,杀了我的通儿?”为首一人,面容夹杂着无情的杀意与悲伤,虎背熊腰,身上有着常年上位者的气质。

他便是这庄园的主人,海营市陈家家主,陈南天。

一个海营市的枭雄人物,手段通天,整个海营市,没有人不知道陈南天的大名。

这座庄园又被叫做陈公馆,是整个海营市,谁也惹不起的庞然大物。

“回家主,根据酒店现场监控以及目击人所言,是洛家洛宏的养子,洛苍生。”其中一人开口道。

“洛家?洛苍生?”

“区区一个洛家竟敢杀我儿子,虎大,带人给我去掀了洛家,带回洛苍生,我要亲手为我的通儿报仇!”

今夜,陈公馆内,有着十辆兰德酷路泽驶出,以极快的速度直奔城西的洛家!

洛家,洛苍生刚刚吓住了洛宏等人,然后安排了一系列的家族规矩后,还未等跟洛梵叙旧,一道人影宛如鬼魅般出现在厅内。

“殿主,有很多人逐渐逼近洛家,将其包围!”珑恭敬行礼,开口道。

“哦?”洛苍生眉毛微挑,想来是陈家得到陈炳通被杀的消息了。

“有多少人?”

“十辆车,差不多五十人左右。”珑再度开口。

“五十人么……”洛苍生双眼微眯,喃喃自语。

“办他!”

洛苍天的《血战风暴》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血战风暴》就可以了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