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娇妻归来遇萌宝》最新章节 黎曼衣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

《娇妻归来遇萌宝》最新章节 黎曼衣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

2019-08-30 13:47:26作者:黎曼衣

主人公叫黎曼衣的小说是《娇妻归来遇萌宝》,是作者大大黎曼衣创作的总裁豪门小说,文中讲述了:五年前,一场阴谋让他们的孩子出生夭折,她拿着屈辱她的三百万支票伤心离开,五年后,她重新回到他的面前,却换了一种身份,用三百万买了他的新作。黎曼衣:言总,请你自重。言子归:我不知道我有多重,但是你知道你有多重。他一步一步靠近爹地,这位漂亮阿姨是谁啊。乖,这是你娘亲,来叫人。

《娇妻归来遇萌宝》最新章节 黎曼衣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

娇妻归来遇萌宝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章 下马威

黎曼衣眼睛微微眯起。

这是她心底一根不小的刺,如今大夫人轻轻一拨动,带动着旁边的血肉都生生地疼。

端起咖啡轻轻抿了一口,黎曼衣笑了笑,不动声色地遮住心头的那个伤口,淡淡地开口道:“既然已经离开了,那我追究也没有任何意义,你们言家现在正遭遇财政危机,所以夫人啊,我还是建议您把注意力放在钱上,而不是我身上,你觉得呢?”

大夫人握着杯把柄的手不经意地一颤,她负责打理的D现在不得不遭遇了被收购的事实,言家的老爷子已经因为这件事情训斥了她不下三次,黎曼衣的一句话也击中了她最愤恨的地方,一时间有些没把握住分寸,脱口而出:“你还以为自己高枕无忧呢?你难道不知道子归和你签合约是为了什么吗?”

黎曼衣一顿。

大夫人立刻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急忙改口道:“我现在无权参与公司运营,否则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地让你踏进我言家的大门?”

黎曼衣冷冷一扯嘴角,将喝了半杯的咖啡放回了桌面,“如果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废话,那不好意思,我没空陪你扯下去了。”

说完,她动作麻利地拎起包就走,大夫人捏紧了杯子,恨得牙龈都在充血。

她今天的确是一冲动就约了黎曼衣出来见面,虽然也知道她的软肋在哪里,但是大夫人万万没想到,她以为黎曼衣对言子归依然留有旧情,可是今天看来,这个女人似乎只是为了事业而回来,仿佛跟言子归没有半分关系一般。

回去的路上,黎曼衣回想起大夫人的一言一语,只觉得可笑。

五年过去了,书都翻了好几页了,可是这个可悲的女人依然觉得自己还是五年前那个小姑娘,还能被她摆弄得团团转呢。

唇角冷冷地勾了起来,黎曼衣直接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全当是大夫人狗急跳墙。

可是第二天,当她将车子停在支线品牌D的写字楼下面时,这才意识到,原来大夫人是认认真真地想找她的茬。

拎着那条阿棋送给自己的裙子,黎曼衣施施然走进了大厅,立刻被前台的姐姐给叫住了,说是让登记。

黎曼衣平静地走过去,拿过笔在登记表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抬头微笑地问道:“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以后我也是员工了,大家互相照拂吧。”

可是前台姐姐似乎不是很可爱,她几乎是用下巴对着黎曼衣,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管我叫什么?”

这儿的员工戾气怎么这么重?黎曼衣苦笑一下,并不介意,拿起衣服朝电梯口走去。

门开了,上班的职员们纷纷走进去,当黎曼衣也跟在最后要进电梯的时候,一个长得就十分嚣张的年轻男子一把拦在了门口。

“你是谁?我们这里的写字楼电梯,是不允许陌生人进来的。”

黎曼衣挑了挑眉毛。

这个嚣张的男人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他拦住电梯的手没有松开,电梯滴滴滴地提示声音显得格外刺耳,里面已经有人着急了,嘟囔着让他赶紧松开。

嚣张男上下打量了一下微笑的黎曼衣,松开了手,语气轻浮地问道:“看你的打扮不像是送早餐外卖的,来这里上班的新人吗?来,叫声哥哥就让你坐电梯。”

由于身后还有一堆等着第二波电梯下来的员工,看到嚣张男如此对待新员工,竟然没有一个出来解释,反倒是跟着起哄:“赵哥你怎么这么坏,看见个美女就用这招!”

黎曼衣后退一步,也学着嚣张男的姿势上下打量他一番,然后笑着反问:“看你的打扮不像是修电工的,来这里上班的老人吗?年纪多大了?是不是该退休了?”

后面观望的人群立刻寂静了下来。

几秒后,大家都开始嘀嘀咕咕。

“这女人好像不知道赵哥是干嘛的,一会儿估计她就笑不出来了。”

“赵哥可是连着三个季度的销冠,她要是进了销售部,有她哭的地方。”

黎曼衣不动声色地听着身后的议论,完全没放在心上,反倒是眼前这个嚣张男面子挂不住了,他一下子揪过黎曼衣的手腕,将她拽到自己的眼前,狠狠问道:“你他妈说谁是电工?”

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黎曼衣故意缩了缩脖子,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笑道:“不好意思啊,小女子狗眼不识泰山,竟然没认出来您就是已经沦落到被别人收购的D牌的三季销冠,哥哥,你好牛呀,教教我怎么做一个能把品牌拖成被人家收购的销冠呗?”

“你找死!”

嚣张男一把扬起手,眼看着就要打下来,黎曼衣冷哼一声,刚想接住他的掌风,一只修长的手横空拦了过来,一下子握住了嚣张男的手腕。

言子归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里,他冷眼扫了一眼嚣张男,沉沉地问道:“你这是要打女人,打你的新同事,打D牌的脸吗?”

黎曼衣长叹一声,先是萧逸,然后是这个嚣张男,自己就长了一张这么想让人呼巴掌的脸吗?

更费解的是,每一次发生这种情况,就总有言子归登场。

“你这毒舌的毛病就不能改改?万一你真挨了巴掌怎么办?多白瞎你这张脸!”

言子归回过头,低声损了一句黎曼衣。虽说是损,但是语气中没有半分责怪,反倒是掺了一丝幸灾乐祸。

嚣张男这才终于看清眼前的男人是谁,他明显地哆嗦了一下子,赶紧低下头道歉。

后面的围观群众也赶紧敛了锋芒,一个个都乖乖地将手交叉在身体前面,不敢看言子归的眼神。

“既然大家对这个女人有这么深的误会,那我就当众介绍一下。”言子归扫视了一圈这些看热闹的员工,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这位是知名设计师DAWN小姐,中文名字黎曼衣,正是收购了D牌的人,也是保住了你们饭碗的人。”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哦还有一件事,”说着,言子归将目光聚焦在了黎曼衣身上,虽然还是冷冰冰的样子,可眼底不自觉地升起一丝温柔,“DAWN从今天起调来总部,同时负责一切支线D的设计和销售。赵桐总监,你以后的工作情况全部向DAWN汇报,不用来找我,即刻执行。”

第八章 鬼胎总裁

DAXE总部。

袅袅的茶香中,言子归的脸隐藏在白雾后面,有些模糊,又有些暧昧。

黎曼衣看似漫不经心地用指尖儿扫着杯沿,问道:“言总,你刚才上演的那出戏,给解释一下?我看不太明白。”

言子归眨了眨眼睛,看不清他的脸,却听得清他沉沉的声音,“这有什么不明白的,我看好你所以让你来总部工作啊,再说了,这帮人这么欺负你,你心情不好不能专心工作,多影响我这个品牌的效益。”

黎曼衣咬了咬嘴唇,跟这个打太极的男人说话真是太累了,“在这里我就可以把他们摆平,本来是一场好戏,非让你窜出来当了个好人。”

“就是因为你是个人才,所以我才要把你说的好戏搬到我眼前去啊,这不,我已经让赵总监跟你直接对接了。”

言子归说着,端起茶杯吹了吹热气,优雅地抿了一口茶,还不忘抬眼笑看黎曼衣一眼。

这个无赖的鬼胎总裁!

黎曼衣索性不说话了,五年不见,这个男人一点长进都没有,除了这张嘴皮子上的功力,也不知道阿棋的毒舌是不是遗传了他。

一想到阿棋,黎曼衣的心口滞了一下,她起身将那条裙子拎过来交给言子归,“物归原主。”

言子归双手端着茶杯,一副很是不想接的样子,“你这是干嘛,阿棋送给你的,要物归原主的话你去找阿棋。”

黎曼衣就知道他会这么无赖,索性将裙子放在他的桌子上,转身推门而出。

望着她纤细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言子归脸上的那抹似笑非笑也渐渐消失。

他看着桌子上那条干洗过的,用防尘袋仔仔细细装着的裙子,沉默一瞬,立刻起身追上去。

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无非就是五年前的那些是是非非,言子归一边跑向电梯,一边默默地做了一个决定。

不论五年发生了什么,现在这个女人在自己的面前再次出现,言子归释然一笑,既然是机会,那么就没有放开的理由。

直到乘电梯到了一楼,他正张望着寻找黎曼衣的影子,却见一大群人围在公司的大厅前台,叽叽咕咕地不知道说些什么。

黎曼衣看着眼前这个可悲的女人,唇角勾着一个很同情的弧度,双手插在西装的口袋里,一言不发地直视着她。

萧逸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化着精致的妆,穿着名牌背着限量包,整个人宛如一个发光体站在大厅,她站在黎曼衣的面前,足足高出半头。

不过黎曼衣并不介意,她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等着萧逸开口,以静制动。

没过一会儿,果然还是萧逸先开口了:“你为什么会在总部?谁让你过来的?”

她的声音不大,甚至很是温柔,但是目光里似乎藏着两把刀,下一秒就能直接插在黎曼衣的脸上。

黎曼衣耸了耸肩,“你们总裁吩咐什么,我就干什么,哪里来的那么多为什么。”

几乎全天下的人知道萧逸是言子归的未婚妻,而订婚宴一事,也让全天下的人知道了言子归将萧逸这个未婚妻的称号给无限延期了,但是众人也不傻,从萧逸这全副武装的对敌架势来看,这个穿着西装的帅气女人大概就是言子归取消订婚的原因了。

萧逸柔和一笑,说出来的话却是浸满了毒液,“现在的女人真是可怕,连小三儿都当得理直气壮啊。黎曼衣,我这次不想为难你,我只是想拿回我的裙子。”

黎曼衣深深叹了口气,懒得废话,直接从萧逸的旁边走过。

裙子裙子裙子,将一条裙子物归原主怎么就这么难?

“站住!”萧逸提高了声音,但黎曼衣的步伐并没有停下。

“我让你站住!你聋了吗?”萧逸追上去,一把拽住黎曼衣的衣领,“保安!把这个女人抓起来!她偷了我的裙子!”

忽然间,一个小小的身影插进了两人之间。

“萧逸,你都是大人了,怎么还能干出这种事情?”一个稚嫩却老成的声音响起,黎曼衣惊讶地低头一瞧,发现阿棋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凑了过来,还用力地点着脚尖儿抓住萧逸扭着自己的手。

由于身高不够,阿棋整个人几乎是吊在萧逸的胳膊上,样子有趣得很,可是他说出来的话却和他的年轻不太相符,却意外地让人觉得这就是这个孩子该说出来的话。

被一个小孩子直呼其名,萧逸脸上有些过不去,她立刻松开了黎曼衣的衣领,弯下腰来想要揉一揉阿棋的头发。

阿棋灵巧地躲开,一脸漫不经心的表情又酷又萌,抬头朝着保安叔叔们说道:“裙子是我送给这个美女阿姨的,你们别信她,这个美阿姨可不会偷东西。”

一个是言总的未婚妻,一个是言总的儿子,保安们互相对视一眼,很是纠结到底该臣服于哪方势力。

言子归赶到,看到这副情景,刚要冲过去就被一个人给拽了回来。

郭宜坏坏一笑,硬是将他拖出了人群,顺便找了个清净又视线好的地方观望,“你怎么这么没意思,女人之间的事情你跟着瞎掺和干嘛?”

言子归无奈,他这个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朋友,却总是在关键时刻不肯跟他穿一条裤子,尤其在女人的问题上。

阿棋握住了黎曼衣的手,语气立刻多了些撒娇,“美女阿姨,不生阿棋的气了吧?”

黎曼衣一愣,立刻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骗言子归他被绑架的事儿,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揉了揉阿棋的头,“阿姨可不是记仇的人哦。”

阿棋甜甜一笑,转脸瞪了一眼萧逸,拉着黎曼衣就往大门外面走,将保安晾在一旁。

萧逸面上虽然带着笑,但是尖利的指甲早就已经攥进了掌心。

她花了五年的时间,软硬兼施,却始终得不到这个孩子的认可,现在竟然敢公然对着她干。

待看热闹的人群散去,萧逸冷冷一笑,拨通了某个电话。

“我吩咐你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

第九章 被人围堵

像是得到了想要的回复,萧凝的唇角勾出了一抹弧度。

黎曼衣,我等着你身败名裂!

短暂的闹剧过后,黎曼衣被言子归叫到了总裁办去商量事情。

虽然知道她知道言子归找她是因为什么事情,但如今她收购了D,有些事情便不能随心所欲。

所以,当言子归用总裁的身份让她回总部工作时,她也只能接受。

“dawn小姐,很高兴能和你一起工作。”言子归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脸上的笑容也不露痕迹的展现了出来。

黎曼衣虽然是被逼无奈,但她向来适应能力强。

所以在言子归说出这句话之后,她也只是微笑的回了一句:“言总,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曼衣!”

言子归骤然出声。

黎曼衣走到门口的身形一顿,转过身来,面带笑容:“言总还有什么事情吗?”

不是她刻意疏远他,而是有些事情在心里就是一根刺。

若是相处过多,难免会让自己被刺的生疼。

“我送你回家吧。”言子归站起身,走到她面前,面色虽冷,但眼中却一片柔情。

黎曼衣笑了笑:“言总不用回家?”

还没等言子归开口,黎曼衣又说了下一句话:“阿棋还小,虽然他是比同龄孩子早熟,但始终需要家人的关心。”

不知道为什么。

虽然言棋是言子归跟别人的孩子,但是看到那孩子的时候,心中还是会忍不住的柔软下来。

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如此早熟,若说他没有经历什么让人心疼的事情,她是不信的。

言子归虽然想坚持和黎曼衣一起回去,但家中确实还有一大堆麻烦事情等着他,索性,也只好离开。

没有了言子归的纠缠,黎曼衣忽然感觉自己的心空荡荡的。

但她也没多想,直接回家了。

但让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在快到家的时候,她居然被人围堵了起来,而围堵她的领头人居然是她的母亲——林芳!

“就是她!这个不孝女!我跟她爸爸辛辛苦苦的把她养大!但在她爸爸病重之后她却出国避难,将我跟她爸爸丢下!任由我们自生自灭!”

林芳站在一群邻居大妈的最前面,义愤填膺的控诉着黎曼衣的种种罪行!

或许是因为年龄相仿,又或许是林芳的演技太好。

在她说了这句话之后,跟着她来的所有人都开始讨伐黎曼衣。

“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狗还知道知恩图报呢,你怎么连狗都不如!”

“就是!你妈妈为了让你出人头地那么辛苦!你居然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将他们抛弃了。”

“曼衣,妈妈也不想为难你,但是你爸爸如今病重,需要钱,你不养我就算了,你总该帮你爸爸把医药费出了吧!”

林芳说的很动情。

“连自己爸爸病重都不知道,真不知道读那么多书干什么去了!”

“还不给你妈妈钱!”

“给钱!”

“给钱!”

“给钱!”

一群大妈的呼声越来越高,黎曼衣看着面前的局面头痛不已。

但是现在这么一群人谴责她,她简直有口难辨。

“我……”

黎曼衣努力的想要让那一群大妈平静下来,但自己才刚刚开口,很多鸡蛋和石头就朝她扔了过来。

整个局面狼狈不堪。

“怎么!你还想狡辩不成!”

“我看她凶神恶煞的样子!肯定是想打自己母亲!”

众人你一言我一言,黎曼衣根本就招架不住。

而在转角处总家里面溜出来找黎曼衣玩耍的言棋,却忽然间看到了这一幕。

看着黎曼衣被人围起来扔鸡蛋和石头,心里简直愤怒急了。

立马拿出手机报了警,并且给自己老爸言子归打了电话。

说来也巧,言子归正在回家的路上,接到言棋的电话之后,就急忙赶了过来,没过两分钟,他就来到了言棋的身边。

亲眼目睹了黎曼衣的无助和狼狈。

黎曼衣一边伸手挡着仍过来的鸡蛋,一边试图找个机会开口解释。

毕竟现在她被一群大妈围在中间,若是她强行闯出去,这群大妈指不定还会敲诈勒索,而她所谓的妈妈,恐怕也会变本加厉!

“你们能不能听我先说……”黎曼衣强行解释。

但那群大妈却不是省油的灯!

在黎曼衣开口之后就打断了她的话:“你想解释什么!解释自己如何没心没肺的嘛?还是解释你爸爸妈妈含辛茹苦把你拉扯长大的事情!”

“你怎么这么没良心!”

“你这样的人,就只配和臭鸡蛋烂番薯为伍!”

黎曼衣只能护住自己的脑袋。

人太多,她冲不出去,只能等她们气撒够了,才能想后路。

“住手!”

陡然之间,一道愤怒至极的嗓音穿插了进来。

也不知是这道声音的震慑力太大,还是这道声音的主人震慑力太大,总之,在这句话说出来之后,那群大妈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林芳也愣在了原地。

所有人都自动为言子归让出了一个缺口。

言棋在大妈停住的那一瞬间就跑到黎曼衣的面前去,拿出纸巾为她擦着身上那些鸡蛋和血迹。

“美女阿姨,你疼不疼。”

言棋对着她被石头砸破的手吹了几口气,心疼的问道。

黎曼衣摇了摇头,扯出一抹狼狈至极的笑容:“阿姨不疼,阿棋和爸爸快离开这里,这些事情阿里能够处理。”

言棋摇了摇头:“阿棋不走,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会来,阿棋要留下来给阿姨包扎伤口。”

一听警察要来,那群大妈瞬间就慌了,黎曼衣的妈妈林芳神色之间也有些慌乱。

“曼衣!你不想给钱赡养我们就算了!你叫警察来是什么意思!”

林芳佯装很生气的样子。

黎曼衣真的很生气,虽然一身狼狈,但气势不减。

她看着林芳,视线在一群大妈身上一扫而过:“妈,这些年我有没有给你们生活费你自己心里清楚,如今交这么多人来到底丢的是谁的脸你也应该明白。”

“你手机上有到账信息,每个月给你和爸的钱比我自己用的都多,可今天你叫这么多人来堵我,是什么意思?”

第十章 刻薄的妈妈

她是真的很生气。

在黎家,她从来就没有开开心心的生活过。

不管是小时候,还是长大以后,她的爸爸都在虐待她,对她爸爸而言,哥哥是最好的,而她,不管做什么都是错的。

所以,从小到大,她身上被打的伤不计其数。

而她的妈妈,每次在她父亲打她的时候,都是冷眼旁观,衣服幸灾乐祸的样子。

也对,家里的人堆哥哥总是很好。

自己,不过是他们生下来泄愤的工具而已。

一想到这些,黎曼衣本来愤怒的心瞬间凉透了。

刺骨的寒意让她的面色变得冷硬起来。

“你的意思是我骗街坊邻居了?”林芳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你敢说,自从你回国之后,你有给我和你爸爸打过一通电话吗?”

“你爸爸病重在床,你有给他支付过医药费吗!”

林芳越说情绪越激动,那张带有皱纹的脸上布满了泪水。

如果不是黎曼衣太了解她,恐怕都会以为自己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她哪次打电话不是三十秒没到就被挂掉的。

哪次问家里人的情况不是被骂的狗血淋头的。

长期以往,就算是菩萨心肠的人,恐怕也没那个耐心了吧。

“你……”

黎曼衣的话才刚刚出口,言子归就拉了她一下。

“曼衣,少说两句。”

黎曼衣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这个时候,他不帮她说话也就算了,居然还斥责她。

“阿姨,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带着那么多人来对付自己的亲身女儿,但这始终是家事,外人看到始终不好。”言子归劝慰着。

警察还没来,若是这群大妈再闹起来的话,黎曼衣难免会再受委屈。

林芳本来还想着谁在帮那个小贱人说话,但在看到言子归那身价值不菲的西装时,眸光忽然闪了闪。

“你是她什么人?”

尖酸刻薄,眼中闪着精光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心中恶寒。

言子归看了她一眼,语气比较淡,刚想开口,就被黎曼衣截了下来。

“他是我领导。”黎曼衣的语气冷漠至极:“妈,不是每个人的钱都像你一样来的那么容易,只需要打个电话,找上一群邻居闹上一番就可以的。”

“你什么意思!”林芳一声尖叫!

而此时,那些大妈却没有跟着附和了。

任谁都看得出来言子归的身份非富即贵,招惹了他,后果绝对不是他们想看到的那样。

而且通过刚才言子归和黎曼衣对林芳说的话,他们也差不多明白了自己是被人拿来当枪使了。

“警察来了!”

也不知是谁吼了这么一句,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大妈们顿时一哄而散!

林芳也想走,但是却被黎曼衣拦住了去路。

“妈,哥哥都这么大了,你们成天让他在家里喝的烂醉如泥,跟醉鬼一样,难道就没打算让他出去找份工作吗?”

林芳眼珠不停的转着,显然是心慌的表现:“有你赚钱不就够了吗!行了行了,不跟你说了,你不给钱的算了,哪来那么多借口!”

话落,林芳进了小区,上了楼。

黎曼衣站在原地,看着那道匆匆离去背影,只觉得寒意从脚底凉到了心间。

“哪位是言棋?”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黎曼衣转过身去,就看到言子归和言棋正在和警察沟通。

看着为自己的事情而露出着急神色的言子归,黎曼衣的眼中浮现了一抹暖意。

但是她很清楚的知道,若是让自己的妈知道言子归和自己的关系。

恐怕会给言子归带来很多麻烦。

而且,言子归的事情很多,她并不想他为了自己家的麻烦事而分心。

相通这些之后,黎曼衣转身便走掉,不打算和言子归他们多交谈。

“曼衣!”

言子归处理完警察的事情之后,大步向前拉住了黎曼衣的手,眼中带着担心和忧虑。

言棋也跑了过来,两父子如出一辙。

“漂亮阿姨,你和我老爸住一起吧,这样就没人能欺负你了。”

黎曼衣伸出手揉了揉言棋的脑袋:“你觉得漂亮阿姨是任人欺负的人吗?”

言棋摇了摇头:“不是,但你要给老爸保护你的机会啊!”

真是人小鬼大。

黎曼衣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好了,漂亮阿姨要回家了,你跟你爸爸快回去吧,回家晚了不好。”

“漂亮阿姨!”言棋有些着急。

言子归拦住了她:“曼衣,阿棋说的对,你一个人住不太安全……”

“言总,我一个人生活了五六年,也没见的出什么事,您的担心是不是太过多余了点。”黎曼衣的话有些无情,唇角的那抹笑意却透着冰凉的寒意。

她还有事情要做,需尽快将言子归打发了。

“你妈妈刚才才带人围堵你,若是等会儿她又带人闹上你家里面怎么办?”言子归处处为她着想。

黎曼衣却毫不在意:“言子归,你不觉得不管得太多了点吗?不过是一点小打小闹,我还没放在眼里。”

“就算我妈要带人来闹,那又如何,我又不是不能解决。”

“曼衣。”言子归拧着眉头。

黎曼衣看了看言棋,又看了看他,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样子:“言总,我很感激你今天为我解围,但我的事情我自己能够解决,你还是带着阿棋先回去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言子归心中一片刺痛。

他不明白为什么黎曼衣会对他如此疏离。

明明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渐渐拉进,怎么突然之间又好像回到了冰点一样。

最终,言子归还是带着言棋负气离开。

看着言子归的车消失在视野里,黎曼衣才走到路边打车去了医院。

她没有回家,因为她要去看看妈妈口中病重的爸爸。

黎曼衣来到医院,询问了父亲的病房号,当她看到病床上躺着的男人时,心中一片复杂。

她走了过去,坐在病床旁边,握着她爸爸的手,小声的低语着。

“爸爸,你知不知道,从小到大,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脱离这个家。”

“只要离开了这里,我就不用整天面对虐待我打我的你,也不用面对喝醉酒的哥哥,更不用面对尖酸刻薄的妈妈。”

黎曼衣的《娇妻归来遇萌宝》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娇妻归来遇萌宝》就可以了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