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最新小说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封墨沉许星眠精彩在线阅读

  • 时间:
  •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作者云川
  •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小说源于:WXB

云川最新小说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封墨沉许星眠精彩在线阅读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小说在线阅读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全文免费阅读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第7章 慈善晚会

“很抱歉,许小姐,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如果你一定要追究,只能通过法院提出诉讼,警局无权关押他,再见。”

警察没有跟许星眠再多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许星眠面无表情的坐在办公桌前,想着沈砚安究竟有什么办法脱身。

这个担保人绝对不会是许家的人。

不然,许露西也不可能会过来找她。

可这背后人是谁,许星眠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就在许星眠头疼的时候,楚玥的电话打了过来。

“姐妹儿,今晚上的慈善晚会,你还去参加吗?”

这慈善晚会是几个月前便定下的。

只是那时候还没出这么多的事情。

许星眠原是不想去参加的,她正被沈砚安的事情搅得头疼。

可是转念一想,慈善晚会许家也会出席,许露西肯定在。

她既然跟沈砚安在一起,那么肯定知道沈砚安被保释出来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许星眠心中有了计较。

“我会准时到的。”她说。

“那就好!”楚玥的声音变得兴奋起来,“见了面,你可得好好跟我说说,你同封墨沉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概是跟楚玥是电视台主持人有关吧,她对于八卦显得格外感兴趣。

……

慈善晚会是由国内外商界名流举办的盛会,被邀请参加的几乎都是知名人士,除了商界政界的人,也有不少如今正当红的明星。

长长的红毯旁几乎挤满了记者,迫不及待的想要拍下昨天才刚登上热搜榜的封墨沉许星眠夫妇。

只不过许星眠来得晚,她到时,那些知名人士几乎都已经进去了。

但两旁记者依然不少。

许星眠跟楚玥穿着礼服从车里下来,所有的镁光灯便聚焦到了她们身上。

楚玥是见惯了这些摄像头的,并不觉得有什么了。

许星眠鲜少参加这些场合,如今见到这些记者,心中不免有些慌乱。

“只要笑就行了。”楚玥给她支招,“别管这些记者问的问题,免得他们胡说八道。”

许星眠默默点了点头。

两人才刚踏上红毯,便有记者举着长枪短炮对着许星眠:

“许小姐,您的丈夫封墨沉先生呢?为什么您是单独出席这次的慈善晚会?”

一边的楚玥闻言,微笑着说道:“怎么,你们都当我不存在啊?什么她就是单独出席了?”

那些记者仿佛没听见楚玥的话一般,依旧怼着许星眠问。

就在记者为难许星眠的时候,路边另外一辆车悄然而至。

“谁说她是单独出席?”

一道富有磁性以及淡漠的嗓音响起。

封墨沉长身玉立,走到许星眠的身边,手臂十分自然的揽着她的腰,将她圈入自己怀中,而后面露淡笑的看着那些记者:

“我不过是来晚了几分钟而已。”

封墨沉浑身上下气场全开,压得那些记者竟然一时间谁都不敢开口说话了。

许星眠有些诧异的微张着嘴唇,想要问他怎么会来这里,但是想到记者们还在,只得将想说的话都压了下去。

楚玥虽然面上没什么表情,但直在心里叫着卧槽!

她是知道这男人有多帅的,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帅!

短短一句话便将那群记者堵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走吧。”

封墨沉揽着许星眠朝里面走,他的手臂触碰到许星眠后背露出来的部分,眉眼闪过一抹不满。

他将自己的西服外套脱下,披到了她身上。

嗯,这才像话。

封墨沉扬了扬唇,内心终于满意。

“我不冷。”许星眠想将衣服脱下来还他,但还没来得及脱,就被他按住了手。

“露太多了。”封墨沉一脸严肃,“我可不想自己的妻子,被那么多人看。”

许星眠有些无奈的笑了,但到底没将衣服脱下来。

楚玥自然是识趣的先走了。

她不想走也不行啊。

封墨沉那双眼睛在她身上转了转,仿佛要吃人一样。

等进了宴客厅后,没了那些记者,许星眠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来了?”她问封墨沉,“你没说要来啊?”

“你也没问我要不要来啊?”

封墨沉慢悠悠道:“再说了,我要是不来,明天热搜岂不是又爆了。”

他们不过新婚一天,媒体肯定要逮着他们写的,两人若是不一同出席,只怕会被外界编排为感情不和吧。

“也是。”许星眠了然的点点头。

两人说着话,有不少人过来跟他们打招呼。

其中便有乔牧跟苏明玦。

“小SZ,又见面了。”乔牧脸上挂着吊儿郎当的笑,完全一派公子哥的模样。

“你好。”许星眠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有生意上的人在那边等着,过去见见吧。”苏明玦则是对封墨沉说道。

他没跟乔牧那般,与许星眠打招呼,甚至连看许星眠的眼神都是带着淡漠的。

不知怎么,许星眠总觉得他对自己有一股莫名的敌意。

“跟我一起?”封墨沉垂眸,低声征询许星眠的意见。

他是不放心让许星眠一个人在这里面晃的,有许多不安好心的人。

但许星眠却摇了摇头:“你去忙你自己的,我也有事情需要处理,一会儿处理完后,我再去找你。”

她已经看见了许家的人,得过去一趟。

“那好吧。”封墨沉没问她是什么事,只道,“有什么事的话,就来找我。”

许星眠应了声。

两人这才分开。

等走远后,乔牧才忍不住问:“二哥,你对小SZ认真的?”

他认识封墨沉这么多年,还没见他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过。

“关你屁事?”

封墨沉瞥了他一眼:“以后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别往我面前带。”

跟封墨沉母亲一样,乔牧也喜欢给他介绍女人。

毕竟他年纪不小了,这么多年竟然都没开过荤。

要不是这次许星眠的出现,他们都要怀疑封墨沉的性取向了。

“知道了知道了。”乔牧撇撇嘴,“真是有异性没人性。”

封墨沉懒得理他。

他朝许星眠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她正朝着许家那边走去。

封墨沉微微眯了眯眼睛。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许渊当年发家,靠的,还是许星眠的母亲吧。第7章结束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第8章 一亿拍卖价

这一次的慈善晚会,许渊是带着许露西一同出席的。

许星眠过去的时候,这父女俩正在跟某权贵交际着。

许露西看见她过来,顿时沉了眸,直接抬脚朝她走去,拦住她的去路。

“许星眠,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不过是有几句话想问问你而已。”许星眠淡淡道,“沈砚安被人救出来的事情,你知道吧。”

怎么说许露西都算是沈砚安的女朋友,这件事情,她肯定知道!

“我知道怎么样,不知道怎么样?”一听许星眠是想知道这件事,许露西的脸上顿时扬起一抹得意来,“许星眠,你当真以为自己嫁给了封墨沉,就能一手遮天了不成?”

“一手遮天倒是不至于。”许星眠扬唇笑了,“但是要捏死你这么只小蚂蚁,还是易如反掌的。”

“许星眠!”

许露西低声怒斥:“你少得意,我告诉你,你的好日子没几天了!”

“什么意思?”

许星眠微微眯了眯眼:“看来你们是又在背后打什么坏主意了吧。”

“咱们走着瞧吧!”许露西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蓦地一副高傲的模样。

“这么有底气啊?”许星眠唇角浮笑,“你不会以为沈砚安出来了,你们就又跟我斗的资本了吧?”

“谁要靠沈砚安?”听见这名字,许露西的脸上浮起抹不屑的表情来,“我告诉你,背后那个人,可比封墨沉厉害多了!”

比封墨沉还厉害?

许星眠眉眼一沉。

自从拘留所里出来以后,她就一直在想,公司莫名其妙欠了那么多钱,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沈砚安也没有那个能力。

这件事情,肯定是有幕后推手的。

可她不记得自己得罪过哪个大人物。

“看来,你们是找到大靠山了。”许星眠眉眼冷冷的,淡淡说。

许露西满脸的得意,刚要继续说什么,突然就被打断了。

那边,慈善拍卖会已经开始了。

宾客们几乎都已经朝着拍卖厅走去了。

许是被这么一打断,许露西突然意识过来,自己刚才是被许星眠套路了。

“你套我的话!”她咬牙。

“你终于发现了。”许星眠眉头轻挑了下,露出抹极淡的微笑来,“不管你们背后的人是谁,我都会将他揪出来!”

她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要害她!

说完这句话后,许星眠便转身离开了。

正好封墨沉也跟人谈完了话,正过来找她。

“聊了什么?”封墨沉淡淡扫了一眼不远处气得满脸通红的许露西,问。

“随便聊了聊。”许星眠一面答着,一面十分自然的挽住封墨沉的手臂。

看着她这个小动作,封墨沉还挺意外的。

他嘴角噙着一抹笑:“一会拍卖会,看到什么喜欢的,尽管告诉我。”

他的小祖宗,无论想要什么,他都会满足。

许星眠没注意他这句话,满心都想着刚才跟许露西聊天的内容。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告诉封墨沉这件事了。

她的事情,总不能全都依靠封墨沉来帮忙。

……

拍卖现场,主持人一一拿出拍卖物品。

这其中不乏奇珍异宝,也陆陆续续被人拍卖走。

压轴上的,是一件梨形蓝钻,起拍价一百万,古欧洲文明时期的王室物品,价值连城,也是首次出现在世人面前。

看到那蓝钻,即便是许星眠一贯对这些珠宝不感兴趣,却也忍不住双眸微亮。

“喜欢?”封墨沉注意到她的眼神,轻声问。

许星眠摇摇头:“没见过,感觉惊奇罢了。”

那蓝钻起拍价就是一百万,在场估计很多人对它都是势在必得的。

最后也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天价成交。

“那就耐心等一会儿。”封墨沉如此说道。

许星眠感觉有些不对劲,扭头看他:“你不会要拍下来吧?”

“有何不可?”男人微扬着唇角,说,“咱们结婚,我也没送你什么像样的礼物,正好就趁着这次机会。”

“你疯了不成?!”

许星眠心中大惊,极力压低音量:“你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啊!”

短短一分钟内,那蓝钻已经被叫到一千万了。

尽管许星眠知道封墨沉不缺钱,但是这样花钱也不是个事啊!

封墨沉刚要说什么,突然被一抹声音打断:

“五千万。”

五千万?!

这价格一出,整个拍卖会的人都差点沸腾了。

众人不禁朝那叫价的人看去,当他们看清楚是谁后,脸上的震惊又全都换成了了然。

那不是封家大公子吗?

五千万买颗蓝钻,也不算什么。

许星眠也朝那人看了一眼。

那男人的眉眼看着,竟跟封墨沉有几分相似,只是他给许星眠的感觉,却跟封墨沉完全不一样。

封墨沉外表看着虽冷,可至少还是有血有肉。

而那个男人,眼睛心底,仿佛都是冷的。

许星眠正想收回视线时,那男人却冷不丁朝她这边看了一眼。

那眼神看的许星眠浑身微微颤了一下。

“那是谁?”许星眠问。

“封千屹。”

封墨沉收回凌厉的眼神,低声道:“我同父异母的大哥。”

听他这么说,许星眠便明白了。

封家的秘辛京城人几乎都知道。

封千屹是封家的私生子,十多岁的时候才被接回封家,但身份一直得不到承认。

外界对封千屹的传闻并不多,许星眠自然也没见过他。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封千屹的身上,仿佛盛满了阴鸷戾气,刚才那一眼,看得她到现在心里都还有些凉。

“你跟他关系不好?”许星眠轻声问。

“算不上好。”说这句话的时候,封墨沉脸上一副意味深长。

在两人说话的时机,叫价的声音也停了下来。

自从封千屹叫了五千万的价后,便无人敢再跟。

当主持人准备敲下这笔交易时,封墨沉却举起了自己的号码牌,斩钉截铁的声音响起:

“一个亿。”

“一个亿?!”

“我的天,这两兄弟是杠上了?”

周围人大惊失色。

连许星眠也忍不住扯了扯封墨沉的衣袖,脸色略微有些泛白:“封墨沉,你疯了?!”

可封墨沉却是握住她的手,轻轻握了握,仿佛是在让她宽心。

第9章开始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第9章 封大少爷

最终,这颗蓝钻落入了封墨沉的口袋,拍卖会也就此结束。

众人离开会场时,不远处的封千屹朝他们走了过来。

他个子很高,穿着一袭黑色风衣,乌黑短发利落有型,一张脸棱角分明,五官轮廓更是深邃立体。

“墨沉,好久不见了。”

封千屹脸上噙着一抹笑,嗓音轻和:“这位,就是弟妹吧。”

封墨沉没说话,许星眠自然也没说什么,只是朝封千屹点了点头。

“大哥从国外回来,怎么也没提前打声招呼?”封墨沉握住许星眠的手,将她往自己身后藏了藏。

他的动作很小,但还是被封千屹注意到了。

“你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我当然要回来恭喜你们。”

他轻笑了一声:“倒是你,怎么也不把弟妹带回家看看?”

“这件事就不需要你操心了。”封墨沉的嗓音凉而淡,“大哥没事的话,我们先走了。”

话音未落,他便牵着许星眠朝会场外面走去。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封千屹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目光落在许星眠的身上,眼神变得深邃了几分。

许星眠……

一直到离开了会场,坐上车后,许星眠才问:“你跟你大哥的关系不好吗?”

刚才两个人说话虽然都是客客气气的,但许星眠能感觉到,他们之间有股暗流在涌动。

两人仿佛都在暗地里较着劲。

“算不上好。”封墨沉的回答十分模糊,“他既然回来了,那京城也该热闹起来了。”

许星眠不太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刚要继续问,江南突然上车来,转身递给封墨沉一个做工精致的盒子:

“总裁,这是您刚才拍下来的东西。”

封墨沉打开来,里面赫然是那枚梨形蓝钻。

那钻石璀璨的如同星光一般。

“送给你。”封墨沉直接递给许星眠,像是邀功一般的十分期待的看着她,“你喜不喜欢?”

“没有哪个女人能拒绝的了钻石。”许星眠的声音很静,声响平缓,“但是这个,我不能收。”

她退还给封墨沉。

他已经帮她够多的了,现在这钻石,她是万万不能收的。

若是收了,她欠封墨沉的,也就更多了。

她还想着,等还清以后,再跟封墨沉提离婚的事情。

“你不要?”封墨沉眸中的光一点一点暗淡下来。

许星眠还没有完全的信任他,也根本没有将他当成一个丈夫来看待。

这一点,封墨沉自然是知道的。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许星眠竟然连一点机会都不给他?

“我不是不要……”许星眠张嘴想解释,但话都没说完,就被封墨沉凉凉的语气打断了:

“你既然不要,那就随你意吧。”

他说着,直接将那盒子随手扔到了车子里的某个角落。

那可是价值连城的蓝钻啊,此时在封墨沉的眼中,竟是一分都不值钱。

他的这个动作,让许星眠更加看清了自己与他之间的差距在哪里。

许星眠微微皱了皱眉,最终什么都没说。

车里的气氛一时间冷凝了下来。

前面开车的江南都不知道这两人怎么突然之间就这样了,他怕惹怒封墨沉,连大气都不敢出。

……

一夜无话。

许星眠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封墨沉已经去上班了。

她独自一人用过早餐后,便乘车离开了梨园。

公司现在虽然已经被封墨沉收购了,但是公司的事,几乎都还是许星眠在处理,封墨沉派来的人一时半会儿也到不了。

只是今天许星眠到公司的时候,明显就感觉里面的氛围有些不对劲。

“助理,有位先生一早就过来了,说要见你。”小助理满脸的苦色。

她就不明白了,怎么天天都有人来找许星眠啊,还一天比一个难对付。

“谁啊?”

许星眠一边问道,一边朝办公室走去。

当她推开办公室的门,却看见封千屹坐在里面。

来见她的人是封千屹,这是许星眠着实没料到的。

“封大少爷,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许星眠还记着封墨沉与他的关系不好,所以并没有套什么近乎。

“你就随着墨沉叫我大哥吧。”封千屹微微一笑,“我过来找你,不会耽误你工作吧。”

“当然不会。”许星眠十分客气的道。

她让助理送了两杯咖啡进来,坐下后,才道:“你就直接说找我什么事吧。”

“你对我似乎有敌意。”封千屹挑眉,轻声说,“是因为墨沉跟你说什么了吗?”

“我对你能有什么敌意?我们往日无仇近日无冤的。”许星眠淡淡笑了。

“我今天过来,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而已。”

他一面说着,一面仔细观察着许星眠脸上的表情。

“你知道,墨沉为什么要跟你结婚吗?”

封墨沉为什么跟她结婚?

许星眠的心尖微微一颤。

她的确一直都想不通封墨沉为什么要跟自己结婚。

可这并不代表,她需要从封千屹这里得到答案。

“我们为什么要结婚,我想,这个问题不应该由大哥你来过问吧。”

许星眠靠在椅子上,淡淡看着封千屹。

“倒也没错。”

封千屹抿了口咖啡,抬眸看向许星眠,眼神微冷。

“所以,我跟墨沉一直在争封家继承权的事情,你大概也不知道吧。”

许星眠表面依旧平平淡淡,似乎没被封千屹的话影响到心情。

“我有必须知道的理由吗?”她十分淡定。

“你倒是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封千屹微微眯了眯眼眸,眸中有抹一闪而过的兴趣。

他还以为许星眠不过跟其他世家小姐一样,都是头发长见识短的愚蠢女人。

可这许星眠,显然跟其他人不一样。

“你也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话说到这里,许星眠已经懒得跟他再谈下去了。

她直接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了封千屹,淡淡说:“我不知道你跟封墨沉之间有什么矛盾,但是你想从我这里作为突破口,那我劝你,还是省省吧。”

许星眠毕竟是从小在许家那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她又岂能不知,封千屹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挑拨她跟封墨沉之间的关系!第9章结束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第10章 什么关系都没有

封千屹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而后才不慌不忙道:“我们会再见的,希望,你能一直保持这样的想法。”

许星眠:“慢走不送。”

封千屹没再说什么,抬脚走出了办公室。

等到他走以后,许星眠才缓缓皱起眉头。

她拿出手机,拨了楚玥的电话。

楚玥是电视台主持人,平素了解最多的,就是这些达官显贵的事情。

“喂,什么事啊?我这马上要录节目了,你还真会挑时间啊。”楚玥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封千屹这个人,你了解吗?”许星眠直奔主题。

“封千屹?”

楚玥一愣:“好端端的,你怎么想了解他了?”

“就是觉得他这人怪怪的。”

“你觉得怪就对了。”

楚玥答道:“封千屹这人极擅长伪装,表面看着人畜无害,实际上骨子里就是阴狠毒辣的。”

“这话怎么说?”许星眠问。

“电话里不好讲,总之,你别惹这人就是了。”楚玥提醒她,“能跟封墨沉斗这么多年的人,哪里是善茬?不过,你跟封墨沉结婚了,以后免不了要经常跟封千屹见面啊。”

“你先忙吧。”许星眠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有空约。”

“行。”楚玥也正忙着,便没再多说。

电话挂断以后,许星眠靠在办公椅上,沉思着这件事情。

她一直都知道封墨沉跟自己结婚是别有目的,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可这封千屹明显是知道的。

他特意过来提醒她这么一遭,是想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吗?

许星眠此时脑子里乱糟糟的,有心想打电话给封墨沉。

但是又想到昨晚上两人之间的不欢而散,最后还是将手机放了回去。

而封墨沉那边。

他一早来到公司后,就有些心不在焉的。

江南跟他汇报工作时好几次他都走神了。

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在这时突然响了起来。

原本在走神的封墨沉却在一瞬间清醒了过来,动作飞快的从桌上拿起手机。

可是当他看见打电话来的不是心中的人,刚才那抹激动又尽数消失了。

“什么事?”他语气很冲。

“谁惹你不高兴了?”苏明玦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有事说事。”封墨沉忍下心中不快。

“我妹妹从国外回来了,想请你晚上一块吃个饭。”苏明玦说正事,“你晚上有时间吗?”

“苏筠?”

封墨沉皱了皱眉:“她怎么也回来了?”

昨天封千屹刚回来,今儿又换成苏筠。

他们约好的?

“你忘了,她早就定了今天的机票回来的。”苏明玦有些无奈,“你还是想想等她回来,怎么跟她解释吧。”

“我跟她有什么好解释的?”

封墨沉没放心上:“订了时间地点你发短信告诉我吧,我这有事,挂了。”

说完,他便直接将电话挂断了,然后随手将手机扔到桌子上,又靠着椅子发起呆来。

一边的江南看到这一幕,无奈道:“总裁,您要是心里想着许小姐,怎么不给她打个电话?”

“谁想着她了?”封墨沉瞪他。

他只要一想到昨晚上许星眠拒绝他礼物的事情,这心中就挠心挠肺的不舒服。

江南耸耸肩,不说话了,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等到江南走后,封墨沉犹豫了下,又拿起手机给许星眠发了条短信。

内容是晚上一起吃个饭,其余的没多说。

没一会儿,那边的回答便发过来了,只有一个字:

好。

不知怎么的,看到这字,封墨沉的心情突然就变得好了起来。

*

傍晚,许星眠刚走出公司大楼,便看见一辆熟悉的车子在路边等着。

她没想到封墨沉会亲自过来接她。

上了车后,许星眠看他脸色比昨晚上好了许多。

“跟谁一块吃饭啊?”她问道。

“苏明玦。”

简简单单的一个名字,怕自己态度显得太冷漠,封墨沉想了想,又补了句:“还有他妹妹,苏筠。”

许星眠不太习惯跟陌生人一起吃饭,但因为封墨沉的原因,还是没拒绝。

“他还有妹妹啊?”她打开话匣子,“难怪了。”

“什么难怪?”封墨沉看她一眼。

许星眠淡淡笑了笑:“没什么。”

难怪第一次见面,她就觉得苏明玦对自己有股莫名的敌意。

现在她算是明白了。

她要是猜的没错的话,这苏明玦的妹妹,肯定是喜欢封墨沉的吧。

除此之外,她还真想不到苏明玦为什么要对自己那种态度。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到了京城最有名的食府门口。

许星眠没见过苏筠,但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人,一定不好对付。

当两人并肩走进包间时,许星眠一眼便看到了坐在苏明玦身边的苏筠。

苏筠的长相十分漂亮,一头海藻般乌黑亮丽的长发,巴掌大的小脸精致小巧,皮肤白净透亮,眼眸璀璨若明星。

看见两人走进来,苏筠的脸上浮起一抹温婉明媚的笑容来:

“墨沉哥,你们来了。”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盈盈几步走上前来,看着封墨沉那眼神,甜的如同蜜糖一般。

“好久不见了,墨沉哥。你结婚也不通知我一声,太让人伤心了。”

她说着娇嗔的话,眉眼间更是眼波流动。

“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

封墨沉单手虚扶着许星眠的腰,对苏筠说道:“这是我的妻子,许星眠。”

“这位就是许姐姐啊。”苏筠看向许星眠,面上表情挑不出一丝错处来,“许姐姐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许星眠唇角微扬,笑了:“苏妹妹,倒是跟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两个女人之间的较量,旁人是看不出来的。

这苏筠果然跟许星眠设想的一样,她喜欢封墨沉,并且,还对封墨沉势在必得!

“入座吧。”

苏明玦察觉出什么来,说道:“坐下边吃边说。”

封墨沉揽着许星眠落座,然后用旁人听不到的音量,在她耳边低低说了句:“我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

许星眠意外的看了他一眼。

她倒是没想到,封墨沉会跟她解释这些。

云川的《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就可以了哦~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同类型小说

(顾七月宇文铭)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免费阅读(苏迷凉小说全本资源)无广告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的小说,是作者苏迷凉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原主被害致死,下一秒天医神针传人从坟墓中爬起,红衣沾身,心似冷铁!一家子极品亲戚?无妨!一根银针下去,保准听话!容颜被毁,手指被断不能行医修炼?简单!修复焕颜,重塑筋骨,闪瞎众人的狗眼!未婚被退亲,贵公子不敢上门提亲,婚事受阻?没事!她自由惯了,正好守家坐镇,众妖退却!虐渣溜狗,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爽!只是被一泼皮无赖缠上,天天想圆房该怎

小说名称: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人公林瑟秦佑,本文《久违了,秦先生》故事情节新颖独特,别具一格,快来追文。精彩章节在线试读:爱一个人,到底要多恨才能忘记。恨一个人,要有多爱才能记起。那些忘不掉的爱或恨,不过都是刻在心里的深情。一场阴差阳错,让原本青梅竹马的恋人变为了互相憎恶的仇人。再次重逢,他声音冷冽:“林瑟,是不是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卖?”她媚眼一勾,笑道:“生意人,做的不就是买卖。”他将她逼至死角,大掌肆意的掌握她的人生。狠绝的说:“那就卖个好价钱……”你以为是交易,不过

小说名称:久违了,秦先生

楚晨主角小说《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一分财气

《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楚晨大结局,是一分财气大大写的小说,都市黄金指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楚晨获得了提升万物价值系统,一切都变了。这是一块石头?不,你绝对看错了,它是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你说这是小孩子玩的玻璃球?瞎了你的狗眼,这分明是一块钻石!提升万物价值系统,能够将毫不起眼的东西提升价值,能够将有价值的东西,变得极为珍惜,凭借系统,他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说名称:都市黄金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