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昭云战连决主角小说《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结局无删节-白玥柳

  • 时间:
  •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作者白玥柳
  •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小说源于:WXB

顾昭云战连决主角小说《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结局无删节-白玥柳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小说在线阅读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全文免费阅读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第11章 有意

罢了便微微欠身,和他二人作别,与玉夕往来路去了。

战连决眼看着她们走远,连人都见不到了,却仍盯着那一个方向,嘴角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看得段林心中发毛。

“少爷,咱们也回去?”

他问道。

“回。”战连决道。

二人于是往相反的方向去。

段林问道:“少爷,小的觉得顾家那位姐姐虽然看着冷淡,其实对您还是有意的。”

战连决失笑:“哦?你又如何看得出来?”

段林煞有介事地拍拍胸口,道:“不是看出来,是感觉出来的。”

“嘁。”

战连决胳膊肘拐了他一把。

毛头小子,故弄什么玄虚。

……

眼看着离成亲之日越来越近,各种事宜也都处理地差不多了。

顾昭云方吃过饭,玉夕便敲门进来,道:“小姐,您要见的那个人,奴婢已经带来了。”

“好。”顾昭云擦擦嘴,“去把她带进来吧。”

“是。”玉夕应声正要出门去,顾昭云却是又喊住了她。

“小姐,还有什么事?”

顾昭云转身从首饰盒后中取了一件小玩意出来,递给了玉夕。

玉夕一看,可不就是上次在夜市买的那枚红绢花?

“小姐,这是?”

“给你的。”顾昭云又往前递了递。

“给我?”玉夕有点受宠若惊。

上次她见小姐买了两朵,本以为她只是要换着戴,没想竟是给她的。

“快拿着,然后把她带进来。”顾昭云再次提醒。

玉夕这才回神过来,忙将绢花小心接过来,心中感激万分,谢过顾昭云后比便出门去带人了。

顾昭云指尖轻敲桌面,等着接下来的好戏。

很快,敲门声再次响起,玉夕带了一个人进门来。

顾昭云微笑起身,唤那人道:“高夫人。”

高夫人,可不就是高航的发妻。

这是她头一回见这位高夫人,之前只是听说过,此人泼辣得很,对高航更是管教十分严格。

此时见到本人,果不其然,长相便是十足的泼辣相,那一双刻薄丹凤眼将顾昭云从头到尾先打量了一番,才敷衍地行了一礼。

“顾长小姐。”她道。

声音也是尖细得很。

顾昭云微微一笑,道:“高夫人可知我今日见你是为了什么?”

高氏似笑非笑哼了一声:“还能为什么,你家二小姐马上要进我高家的门了,难不成长小姐找我来是为了看看我?”

玉夕在一旁听得满腔怒火,警告道:“高夫人,别忘了你是在和谁说话。”

“无妨,”顾昭云倒是并不在意,“高夫人猜的不错,正是为了他们二人之事。不知高状元回到家中,是怎么跟夫人你说的?”

高氏问:“什么怎么说的?”

顾昭云背手踱步到她面前,勾着嘴角道:“他是不是说,顾家的二小姐愿意纡尊降贵,嫁进高家做个小妾?”

高氏似乎是听出了什么,皱起眉头来:“难道不是么?”

“当然不是了,”顾昭云撇着嘴摇摇头,“果然高公子没有说实话。”

“别卖关子了!你究竟想说什么?”高氏登时便急了。

这人似乎比想象中更沉不住气。顾昭云故意只笑不语,眼看她要发作了,才缓缓开口。

“你那位夫君在我父亲面前,可是口口声声说我妹妹嫁进高家后,会给她正妻的名分,以发妻之礼相待。”

她观察着高氏的神色,那人早已将怒火都显在了脸上。

“当时我也在场,高公子对我妹妹,可当真是一片真心。在我父亲面前痛哭流涕,要我们无论如何要将妹妹许给他。否则他无法还妹妹清白,宁愿一死呢。”

她每说一句,那女人的怒气便盛几分。

高航是什么人,顾昭云该是比谁都清楚。在高氏面前,他果然没有说真话。

“高航……”

高氏气得咬牙切齿。

顾昭云走上前去,拉起了高氏的手。

“若我是他的妻子,定比你更生气。可我偏偏是凌燕的姐姐。我就明说了吧,好姐姐,今日我叫你来,就是为了跟你说一句,不管有多生气,多委屈,我妹妹既然嫁过去了,你们二人便要好好相处,就算她冒犯到你了,也还请不要太过为难她。”

高氏抽出自己的手便站到了一旁,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哼,不要太过为难她?我告诉你,只要我在高家一天,她就不可能坐上正妻的位子!要么就乖乖做妾,要么干脆别嫁!”

“可护国大将军的女儿,不可能做妾。”顾昭云一字一句道。

高氏大声道:“那就看看她有没有跟我平起平坐的本事!”

顾昭云低头微微一笑。

“既然高夫人如此自信,那不妨瞧瞧你们二人,究竟谁才是最后的赢家。对了,”她靠近高氏,声音压低了一些,“最后再提醒姐姐一句,我那妹妹可不是省油的灯。你若想对付她,可要下些功夫。”

高氏瞪着她,眼神中闪过些许不解,随即便被怒气和嘲讽掩盖。

“长小姐说的可真是冠冕堂皇,二小姐身后有偌大一个将军府撑腰,我话说的再狠,也有这个自知之明,我一个弱女子怎么斗得过将军府?”

“这个高夫人大可放心,”顾昭云踱步回桌旁,坐了下来,替自己斟了杯茶,“我向你保证,只要妹妹过了高家的门,以后你们怎么相处,将军府绝不会插手半分。只要不闹出人命。”

“你这话……”高氏颇为疑虑地看着顾昭云,“当真?”

“那是自然。”

高氏将顾昭云上下打量了一番,似乎在证实她所说是否是真话,半晌,她似是得到了答案,环起双臂来冷笑了一声。

“我当将军府两位小姐有多和睦相亲,原来竟不过如此。长小姐,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了,我只有一句话,进了我高家的门,就得听我的,她不听,就不怪我不客气,她要听话,我也不会拿她怎么样。”

“那是自然。”顾昭云看向了玉夕,“玉夕,去我柜子里将那木盒子取出来,给了高夫人。”

“是。”

玉夕转身去取,片刻回来,将手中的红木盒递给了高氏。

高氏当下便打了开来,竟见其中都是些价值不菲的首饰物件,不由瞪大眼睛看向了顾昭云。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第12章 私会

顾昭云道:“这些不过是小小心意,高夫人拿去用便是。”

天下没有女人不爱首饰,尽管高氏面上还挂着几分轻蔑,眼中的欣喜却早已藏不住。她合上盒子,揣进了怀中。

“既然如此,我便不再叨扰长小姐了。”

“好,”顾昭云站起身来,送她行至门边,“我们婚宴当日再见。玉夕,送客。”

玉夕应声带着高氏出了院门。

看着二人背影在门边消失,顾昭云缓缓吐出一口气。

她方一转身,便见顾凌燕正从西苑走出来,分明看了她一眼,却是视若无睹,绕过小路便要出门去。

顾昭云走上前去,挡住了她的去路。

“妹妹这是要去哪儿啊?”她问。

顾凌燕瞪着她,道:“嘴馋了出去买些解馋的东西,也要和姐姐你汇报吗?”

顾昭云笑道:“这又何必?家里解馋的小吃食多得是,就算想吃外面的,叫下人去买便是,如何要你亲自去?”

说话间玉夕送了人返回来,顾昭云便对她道:“二小姐想吃些解馋的玩意儿,你去买些回来。”

玉夕应声,正要离去,顾凌燕气恼道:“不必了!我不吃了。”

说罢便转身折回了西苑。

玉夕亦折了回来,站在顾昭云身旁。

“小姐,二小姐这是要去哪里?”

顾昭云嗤笑一声,道:“怕是早已急不可耐,想和未来夫君私会了。”

她猜的没错。

顾凌燕这次出门,本便是要与高航见面的。

一切都和当初的计划背道而驰,甚至阴差阳错变成他们两个成亲,二人自然得找个时间,商讨一番今后怎么办。

只是从确定了婚期至今,顾昭云都将妹妹看得十分紧,叫她根本钻不下出门的空子。最恼人的是顾城默许了长女的做法。在他看来,马上就要嫁人的女子,的确是不能再随意出门走动的。

就这么又过了几日,婚宴的的确确就在眼前了。整个丞相府上下已经是张灯结彩,就等着吉日一到,将新娘送去高家了。

顾昭云跟着管家,亲自去京中最好的布庄取喜服。

这场婚事几乎从头到尾都是她一手操办的,她不容许出现一丝一毫的差错。

她要让他们将她前世所受的一切苦难,一点不落地尝一遍。

“小姐,您请。”管家替她掀起了门帘。

顾昭云走进专门保管喜服的房间,只见其中总共陈列着三套大红喜服,竟是一套比一套精致贵重。

布庄老板跟在她身后,解释道:“长小姐,这三套喜服可是都大有来头。”

他指向三套之中最豪华的一套,道:“这一套通身用金线缝制而成,用西域进贡的珍稀翡翠镶嵌而成鸾凤和鸣图,正是皇上送给皇后娘娘的生辰礼。”

果然那喜服之上还挂着一顶华丽的凤冠,除过国母又有何人能配上此华服。

他又指向另外一套:“这便是今月十七,做给二小姐的喜服了。”

顾昭云通身打量了一番,果然十分华美,是按照她的要求去做的。

“好,有劳老板了。”

“不敢不敢。”老板忙作揖道。

顾昭云看向了那第三套喜服。但见它同样华美,比起其余两件的张扬来却是多了几分内敛和低调,珍珠点缀其上,高贵而温润,领口一串琵琶扣更是尽显优雅。

乍眼一看,这套是最不起眼的,却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显风韵的。

老板许是看到顾昭云盯着那套喜服看,便上前答疑道:“这一套,是一位贵人做给未来妻子的。”

“一位……贵人?”顾昭云喃喃。

缘何另外两套的主人都是有名有姓的,偏这一套的主人只是“一位贵人”?

“正是,”老板道,“那位贵人特地吩咐过,不许透露他是谁,也不许任何人动这套喜服。”

竟这么神秘?

顾昭云反而对它越发好奇起来。

“老板,这套喜服,在这儿存放多久了?”她问。

老板道:“回长小姐,算来已有半年了。那时那位贵人来详述了样式和材质,叫我们做出来,便一直存放至今日。平日里都用布遮尘,今日特地拿出来晾一晾。”

半年。

“半年前便做了,却至今未来取走,也就是说他仍未娶妻?”玉夕道。

“正是如此。”老板点点头。

玉夕不解道:“那岂不是白白早做了这套喜服,他又不知未来妻子高矮胖瘦,身形如何,万一不合身呢?”

老板笑而不语。顾昭云伸出手去,轻轻触碰了一下衣摆的一枚珍珠。

“他又怎能不知心上人高矮胖瘦,身形如何呢。”

这套喜服的主人,不一定会是那位贵人未来的妻子,却一定是他的心上人。

它存放了半年没能被取走,兴许贵人和心上人早已陌路,也兴许,他还在等。

咚咚,有人敲了两下门。

有人在外报道:“老板,雍王世子殿下在前厅了。”

顾昭云一愣,战连决?

玉夕也奇怪道:“怎么世子殿下也来了?”

老板颇为抱歉地作揖道:“长小姐,还请您往待客厅稍坐片刻,我这就吩咐小的们给您将喜服收好,再与您一道护送回将军府。”

“有劳老板。”顾昭云也微微欠身,随后便跟随老板出了房门,去往待客厅。

路过一处迂回长廊时,顾昭云无意抬头,便见战连决正从对面往这边来,看神情,似乎还有些急切。

老板显然也瞧见了他,快走了两步上去便作揖道:“世子殿下,您来了。”

战连决点点头,正欲说什么,抬眼却瞧见了跟在老板身后的顾昭云,整个人一愣,微张的嘴将本欲说的话生吞了下去。

既然已看见,顾昭云便走上前去,欠身向他行了一礼。

“战世子,巧啊。”

战连决却是眼神越过她看向了身后不知何处,随后才心不在焉地行了一礼:“顾小姐,你怎么也在此?”

顾昭云道:“世子又忘了,十七我妹妹出嫁,今日我来,自然是取嫁衣的。”

“嫁衣啊……”战连决神色古怪地看向老板,“原来是来取嫁衣的。”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第13章 嫁衣

老板似乎接到了什么信号,忙道:“是来取嫁衣的,小的已经让人帮忙收取,待一切就绪了便差人随小姐一道送回将军府去。就这些。”

“就这些?”战连决又问一遍。

“就这些。”老板再次答道。

古怪。古怪得很。

顾昭云看着二人你来我往的,不由向战连决投去疑惑的目光。

“啊,没什么。”战连决讪笑两声,“小姐是要去前厅吧,请。”

说着让开了路。

顾昭云也无心再去猜测,点点头便往前厅走去,谁知战连决亦跟了上来。

在前厅坐了一会儿,半盏茶的功夫,几个布庄伙计便小心将那套喜服拖来了前厅,当着顾昭云的面叫她细细检查一番,方才开始收起。

顾昭云站在那喜服前,从花冠头饰看到衣摆,每一处都细看了一遍。

老板忽道:“长小姐,若是您还不放心,大可穿上看看,小人记得您与二小姐身形十分相似。若是哪里不合心意,小的立马叫人去改,半日内必定完工。”

顾昭云本来无心于此的。可玉夕也在一旁附和道:“是啊小姐,不如您穿上一试,以确保万无一失。况且……奴婢还从未见过小姐您穿嫁衣的样子呢。”

不知自己出于何意,顾昭云竟是抬眼看向了坐在对面正低头喝茶的战连决。

“小姐?”老板喊道。

顾昭云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火红的嫁衣,终于点了点头,道:“也好。”

一位女伙计当即笑道:“长小姐,您随我来。”

说罢便引着顾昭云去了内室换衣。

事实上当初这喜服便是量着她的身形去做的。如今成形了去穿,自然是再合身不过。

顾昭云本身并非十分招摇之人,这身喜服穿在她身上,总归有些太过亮眼。可大体去看,仍是只余惊艳二字方能形容。

她被搀扶着出来那一瞬,仿佛整个前厅都骤然亮了许多。

红衣似火,肤白胜雪,黑发如墨,明眸善睐。

只消端方一立,便叫万物臣服,甘为信徒。

受着众人热切目光的凝视,顾昭云一时有些耳根发烫。她半展双臂缓缓转了一圈,自己低头去看是否合身。

先前坐着悠然品茶的那人,早已一双眼睛直直盯着顾昭云,手中茶杯倾斜也全然不知。

他眼中映着一抹红色,遮盖了万物,唯余那一道身影,在他眼中起舞。

他曾暗自想过,总有一日,会看到她为她穿上嫁衣的一日。

如今她正一身嫁衣立在他面前,虽穿的是旁人的喜服,亦不是穿给他看的,但那又如何?

今时此刻,战连决见过了世上最美好之景象。

玉夕惊叹着小跑了过去,围着顾昭云看了一圈,想要伸手去拉她,却又不敢下手,只得惊叹道:“太好看了,小姐,太好看了。”

一时间众人赞叹不止。

老板亦道:“长小姐当真是倾城之色啊,这喜服与您是为绝配。”

说罢才记起,这是二小姐的喜服,然而已无从改口,只得啧啧赞叹几声,假装自己未曾开口。

顾昭云余光瞥到,战连决走了过来,在她身前立住。

她抬起头来看过去。

“好看吗?”她问。

战连决道:“好看。”

若是穿上那一身,必定更合适,更好看。他想。

顾昭云只看到他一双桃花眼爱意盈盈,波光粼粼,仿若看着世间最珍贵最脆弱的宝贝,无限怜爱。

一时间,她竟有些鼻腔微酸。

两世沉沦,这个人对自己的一片心意,始终如斯。

她这一世又如何还有理由辜负他?

“战连决,”她走近他,压低了声音,但一字一句,圆润清晰,“你什么时候娶我?”

战连决,你什么时候娶我?

他什么都听不到了,耳边只余这一句回荡,来来回回,千遍万遍。

待他回神,顾昭云早已去内室换了常服出来。路过他时,轻笑一声。

怎么一句话竟将好好一个人吓傻了不成?

三四个伙计随顾昭云一道将喜服送去了将军府。布庄老板目送着几人离开,回身一看,战世子竟还愣在原地。

“世子殿下?”他试探着叫了一声。“您那件喜服,小的可是好好替您保管着呢,等什么时候您遇到合适的姑娘了,小的立刻便给您送去府上。”

“现在。”战连决道。

“什么?”老板纳闷。

“我说现在。”战连决推开他便往外走。

六月十七,良辰吉日。

状元府上张灯结彩,锣鼓喧天。接亲的大红轿子已经停在门口,即将启程去往将军府。

一切都喜庆美好,屋内却是另一番光景。

穿着大红喜服的高航,正被妻子当头指摘警告。

看上去俨然就是一个惧怕内人的怯懦男子,实在窝囊得很。

他是真的怕吗?再泼辣也不过是个女子罢了。

“高航我警告你,人我让你娶了,想跟我平起平坐可没门儿,记住了啊。”高氏嚣张跋扈地念叨一通,这才往窗外看了看。

“行了,吉时快到了,快去把那个小浪蹄子接回来,老娘等着和她好好过招。”

高航看她一眼,只道:“好歹也是将军府的千金,你别自找麻烦。”

说罢便转身出门,不再理会屋内的叫嚣,整了整衣冠,推开门已是一派春风满面。

院中已经或坐或站了不少宾客,高航一一作揖招呼了几声,便骑上高头大马,出发往将军府的方向。

吵闹声落在身后,他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消散,一张脸似是染上了冰霜。

无论那些人是真心实意地祝贺,还是等着看他笑话,都无所谓了。

娶不到顾昭云,娶她妹妹也无妨。总归都是将军府的人,只要傍上了这条大船,便不怕无日出人头地。

等到那日,此时所受的一切,就不值一提了。

将军府的华丽喜庆与小小状元府相比自然更甚,上门的宾客也更多,且皆是些达官贵人。

护国大将军在朝中威严四方,与之交好的,意图攀附的,不胜枚举。此时府上门庭若市,下人们来来去去忙得不可开交。

将军夫妇迎接着各路宾客,收到的贺礼已经让管家来回跑了好几趟去安置。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第14章 嫁娶

“顾将军!”门外忽一把浑厚声音喊道。

顾城抬头一看,来的正是雍王,携妻带子,身后两个小厮还抱着许多贺礼。

若说对别的来客不过是说两句客套话,面对雍王,顾城便是由衷地欢喜了,一见他来便赶忙迎了上去。

“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何须远迎?你这府邸,我可是闭着眼都能摸过来!”

二人言罢哈哈大笑一番,林氏和亲王妃亦是手拉手寒暄一番。

半晌,几个人似乎才想起还有一个小辈站在一旁。

“这是连决吧?”顾城上下打量一番战连决,眼中赞赏有加,“有日不见,越发俊朗了。”

战连决忙作揖道:“顾伯伯谬赞。”

雍王却是在旁哼了一声,谦道:“不成器,竖子罢了。”

“诶,王爷谦虚了,”顾城将战连决揽进院门,“快进去先入座,喝些茶水,吃吃点心。”

战连决这便先与亲王妃一道进去了,顾城与雍王仍在门口稍作交谈。

“你今次大获全胜,可算重重削了蛮夷的锐气。如今边境相安无事,也能安定一段日子了。”

顾城点点头,无不感慨地叹了口气:“在战场上时一心盼着获胜归京,如今回来了,却又嫌日子太清淡了。”

两人又是一阵大笑,继而皇宫中的贺礼也送来了。

……

离吉时已经不多时了,盛装打扮的顾凌燕坐在梳妆台前,不断绞着手指。

虽她要嫁的人并非心中所想,可婚姻毕竟人生大事,果真到了这一刻,不免有些无措。

吱呀一声,门开了。

顾凌燕没有回头,但早已从镜中看到了进门来的顾昭云。

“你来干什么?”她问。

顾昭云轻笑着走到她身后,从镜中看着那张精致的小脸。

“妹妹,你真好看。”

她缓缓拿起了桌上的木梳,开始给顾凌燕梳头。

顾凌燕僵直着身子,眼神中满是疑虑和防备看着她:“你到底想干什么?”

顾昭云并不应她,却是顾自边梳头边道:“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

话音未落,梳齿竟是卡在了发间,手中稍一用力,顾凌燕便吃痛到倒吸一口凉气。

“弄疼你了。”顾昭云强行梳到底,才将梳子复又放回桌上,两只手搭在了妹妹肩头。镜中,那双漂亮的眼睛正幽怨地瞪着她。

顾昭云幽幽道:“怎么,嫁给高航,不开心吗?还是太开心了?”

说起这件事顾凌燕心中便痛恨不已,当下便指着顾昭云恨恨道:“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嫁给高航那个……”

“要不是我,”顾昭云打断她的话,“你就嫁给战连决了,是不是?”

“你……”

“我什么?”顾昭云一把抓住妹妹手腕,方才的一抹笑意消失殆尽,眼中蒙上一层狠厉,“你和高航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从前你们把我害得好惨,这次不一样了,你若还存着那些心思,咱们就看看究竟谁是最后的赢家。”

语气越说越阴狠,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完最后一句话。只有她一人知道其中藏了多少恨意。

顾凌燕费力甩开她,像在看神经病:“你到底在胡说什么啊?想让父亲看到你的真面目是吗!”

是啊,前世的事,只有她一个人记得。他们都活得轻轻松松,她却带着满腔委屈和愤恨,不得不步步为营,为自己翻供。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接着便是林氏的叫唤。

“燕儿,好了没?吉时快到了。”

她在外推门,顾昭云先一步从里面打开了门。

林氏一愣,忙下意识看向屋内。见顾凌燕好端端坐着,才松了口气,随即又防备地瞪着顾昭云。

“你在这里干什么?”

顾昭云笑道:“妹妹出嫁,难道姐姐不该与她坐一坐吗?何况,等轿子来了,还需我送她出去。”

林氏无言以对,冷哼一声从顾昭云身旁进了房门,坐在了顾凌燕身旁,转眼便落了两行泪下来。

母女二人即将分别,手拉手互诉别情。顾昭云看着烦听着也烦,便不再站着,转身往后院去。

宾客都汇聚在前厅,后院隔绝了喧嚣,一派清静。

顾昭云百无聊赖,踱步至一汪小湖边,小心蹲下来,看着湖中自己的倒影。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响起了脚步声。

警觉地转身一看,一只手已经伸向了她的肩膀。几乎是下意识便往后一躲,竟全然忘了身后是一汪湖水。

千钧一发之际,那只手往前一伸,拦腰将她截了回来。

顾昭云惊得闭着眼睛半晌,才发觉自己双脚平稳站在地上,待慢慢睁眼一看,面前赫然是战连决羞愧又紧张地脸。

“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那人急切地开口,顾昭云受了惊吓,心中有气,一把便将他推开了。

战连决更急了,懊恼解释道:“我方才见你独自在此,想要唬你一唬,谁知……”

“谁知我这么笨,直往湖里跳是吗?”顾昭云没好气地回击,但过了那一阵,且知道他不过是一时起来玩心,便也不真生气了,只低头拍了拍身上衣裳的褶皱。

“是我不好。”战连决恳切看着她。

顾昭云倒是被他这认真的样子吓到了,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只得道:“无妨,你也不是有心的。不过,你怎么会来后院?”

战连决见她不怪他,便放心下来,言辞间又恢复了平日的油嘴滑舌,道:“我也不清楚,许是知道会碰见你,便下意识来了。”

顾昭云一阵无言,不知为何却是忽然记起了那日在布庄,自己趴在他耳边说的那句话。

你什么时候娶我?

一时间看着战连决那张俊朗的脸,竟有些心虚起来。

“小姐又怎么独自在这里?”战连决问她。

顾昭云如实道:“前厅太吵了,来这里清静清静。”

“其实我也一样。”战连决挑眉,朝她一笑。

顾昭云没有回话,战连决还欲说什么,忽然一声喊传来。

“姐姐!”

竟是顾凌燕的声音。

顾昭云警觉地看向战连决,战连决亦知晓姐妹二人并不和睦,下意识便将顾昭云护在了身后。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第15章 孤男寡女

“嘁,”顾昭云轻笑一声,心头仿佛掠过一阵春风,随即便将战连决拉到一旁,道:“你还是避一避的好,毕竟这是我家的后院,今日又是别人大婚,你与我却孤男寡女在此,不好。”

战连决微微一愣,随即竟是耳根都泛了红,却还要故作一副了然的模样,点了点头,道:“说的极是,我这便避一避,若是有什么事,记得喊我。”

“嗯。”

战连决方找了一处隐蔽,一袭嫁衣的顾凌燕便匆匆赶来了后院。

看她那副模样,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果然,一见顾昭云站在湖边,她便提着裙摆走了过来。

顾昭云警觉地看着她,等着她开口。

“姐姐,”顾凌燕矫揉地喊了一声,随即便伸手抓住了顾昭云的手腕,“我忽然想通了,我马上便要离开家了,我们还吵什么呢?从今往后见一面都难了,我才发现,很舍不得你。”

那几欲垂泪的双眸人畜无害,真情实感,当真是我见犹怜。

顾昭云愣了一秒,以为她当真忽然悔改了。

可紧接着那边便传来了嘈杂声和脚步声,顾凌燕的目光肉眼可见地瞬间变狠。

果然。

她只这么一瞬没有防备,便被这位好妹妹将了一军。

“姐姐不要啊!”

顾凌燕拉着她的衣袖大喊一声,然后便直直朝后一倒。

噗通,平静的湖面被砸得支离破碎。

人群哗然。顾昭云看着一切,哑然失笑。

林氏带头冲了过来,指着顾昭云便一通大骂。

“阿昭啊,你怎么这么狠心?她可是你妹妹啊!”

顾昭云仿佛在看笑话,她双臂环在胸前,抬起下巴指了指湖里扑腾的顾凌燕。

“这么急着指摘我,不先救人吗?”

林氏一愣,这才忙指挥道:“快,快救人!”

几个家丁手忙脚乱把顾凌燕捞了上来。

本该在前厅宴席间坐着的宾客们,齐齐聚在了湖边。

顾凌燕浑身湿透,躺在林氏怀中瑟瑟发抖,发丝上淌着水,楚楚可怜。

有人开始对着顾昭云指指点点。

“早便听说这张小姐爱慕高状元,看来是真的。”

“是呀,这是心爱的人娶了自己的妹妹,所以存心报复吧?”

“这肚量未免有些太小了,感情之事又怎么能勉强呢?”

一时间她成了眼里容不得沙子的小人,而湿漉漉的顾凌燕,则成了楚楚可怜的受害者。

林氏带头讨伐她,言辞难听而可笑,还不时煽动看客们附和她。

一场早有预谋的陷害。

“怎么回事?”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众人回头看,是顾城和雍王赶来。

林氏当即便开始哭诉:“老爷啊,看看你的好女儿干的好事!”

她将顾凌燕紧紧抱在怀中,仿佛顾凌燕并非只是落水,而是遭受了致命一击,已经奄奄一息。

顾昭云冷眼看着众人向父亲讲述她是如何因为嫉恨而把妹妹推下了水。

顾城皱眉听完这些话,看向了顾昭云。

“昭儿,你说。”他只道。

短短几个字便让顾昭云松了口气。无论那些人如何冤枉陷害她,终归她不会是一个人。

父亲永远站在她这边,这让她感激涕零。

“是她自己跳下去的。”顾昭云平静道。

“你撒谎!”林氏大声道,“今日是燕儿大婚之日,她为何要自己跳下水去?这说得通吗?”

顾昭云嗤笑一声:“我也在想,是有多蠢才会想出这种自损八百的办法来陷害别人。啧啧,”她惋惜地摇摇头,“可惜了这一身嫁衣。”

“姐姐啊,”顾凌燕眼中涌出了泪水,看向她的眼神满是失望和疑惑,“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恨我?你喜欢高公子,我可以让给你的,为什么你就不肯放过我呢?”

说到最后已经是哭得泣不成声,但凡旁观的人,都要揪着心尖疼她一番了。

二小姐当真太委屈太可怜了。

果然有人站了出来:“长小姐,你未免也太不讲理了,今日是二小姐大喜之日,你不替她考虑,也要替整个将军府考虑啊。”

顾昭云心里终于来了气,欲反驳一句,顾城已经示意所有人安静。

“够了。”他道。

“我了解阿昭,这兴许只是个误会。”

顾城话音刚落,顾凌燕便痛苦着质问道:“爹爹,您从小便事事向着姐姐,都这个时候了,您还这样吗?在您眼中,我就是个会在自己大婚之日跳进湖里的傻瓜吗?”

这模样,这语气。

顾昭云在心中暗暗赞叹这位妹妹的演技真是一绝。

她这一番话,毫无意外又引来一波舆论和指点。有人开始将矛头对准顾城,虽然话不敢说得太难听,却也是在暗指他偏心一类。

连累着父亲遭受非议,顾昭云终于忍无可忍,走上前去便一把将顾凌燕扯了起来,质问道:“你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整个将军府的颜面?做出这种愚不可及的事,就是为了让别人指责我吗?”

顾凌燕仍是一副受害者的模样,不断后退着,朝父亲投去求救的目光。

两个都是自己的女儿,如此境地之下顾城又能如何抉择?

顾昭云再看不下去她这副虚假模样,抬手便要一耳光扇下去,却被人半路拦了下来。

她转头一看,竟是战连决。

“你拦我做什么?”她怒道。

战连决凑近了些,压低声音道:“你这一巴掌下去,有理也变成没理了。放心,我来处理。”

说罢他转身看着众人,一副疑惑不已的模样。

“怎么回事,我才离开一会儿,怎么人都到后院了?”

雍王见他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问道:“臭小子,早便不见人影,跑去哪儿了?”

战连决一本正经道:“父亲有所不知,其实前几日,我便与长小姐约定今日在后院相见的,方才,我一直和长小姐在一块儿。”

“什么?”

众人一阵议论。

雍王眼看要发作,亲王妃及时拦下了他,好言道:“连决和阿昭自小便订了亲,总归有一日要成亲,一处待一会儿,也无可厚非吧。”

战连决嘻嘻一笑:“还是娘善解人意。不瞒各位,其实刚刚我和长小姐已经说好,下个月我便上门正式提亲。”

顾昭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下一秒,手便被牵了起来。

白玥柳的《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就可以了哦~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同类型小说

(顾七月宇文铭)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免费阅读(苏迷凉小说全本资源)无广告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的小说,是作者苏迷凉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原主被害致死,下一秒天医神针传人从坟墓中爬起,红衣沾身,心似冷铁!一家子极品亲戚?无妨!一根银针下去,保准听话!容颜被毁,手指被断不能行医修炼?简单!修复焕颜,重塑筋骨,闪瞎众人的狗眼!未婚被退亲,贵公子不敢上门提亲,婚事受阻?没事!她自由惯了,正好守家坐镇,众妖退却!虐渣溜狗,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爽!只是被一泼皮无赖缠上,天天想圆房该怎

小说名称: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人公林瑟秦佑,本文《久违了,秦先生》故事情节新颖独特,别具一格,快来追文。精彩章节在线试读:爱一个人,到底要多恨才能忘记。恨一个人,要有多爱才能记起。那些忘不掉的爱或恨,不过都是刻在心里的深情。一场阴差阳错,让原本青梅竹马的恋人变为了互相憎恶的仇人。再次重逢,他声音冷冽:“林瑟,是不是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卖?”她媚眼一勾,笑道:“生意人,做的不就是买卖。”他将她逼至死角,大掌肆意的掌握她的人生。狠绝的说:“那就卖个好价钱……”你以为是交易,不过

小说名称:久违了,秦先生

楚晨主角小说《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一分财气

《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楚晨大结局,是一分财气大大写的小说,都市黄金指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楚晨获得了提升万物价值系统,一切都变了。这是一块石头?不,你绝对看错了,它是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你说这是小孩子玩的玻璃球?瞎了你的狗眼,这分明是一块钻石!提升万物价值系统,能够将毫不起眼的东西提升价值,能够将有价值的东西,变得极为珍惜,凭借系统,他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说名称:都市黄金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