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千金荣耀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千金荣耀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千金荣耀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千金荣耀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2019-10-18 16:23:37作者:害羞的小宝

《千金荣耀》已上线最新章节完结版,千金荣耀主要围绕着林清婉顾溟沨发展的故事,此书的创作者是(害羞的小宝),千金荣耀最新章节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在这里哦:一代女家主遇袭重生,翻手苍凉,覆手繁华,虐渣斗白莲。为复仇,更是得寸进尺,想拉某腹黑男入伙。某男黑着脸,“林清婉,我劝你适而可止!”她倏地一笑,“那好吧,那今晚你也适而可止。”半夜,她浑身酸痛的爬下床,还没等逃掉,又被拉了回去……

千金荣耀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千金荣耀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千金荣耀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

蓝颜看见自己和男人偷腥的视频被放了出来,发疯地朝着林清婉扑了过来。

林清婉身形一闪,这导致蓝颜扑了个空,还撞到了墙上,头发也散了,捂着脑袋哎呦的叫唤。

林清婉冷冷的走了过去,讽刺道:“蓝大小姐,你现在还说是我二哥配不上你吗?你一个还没有出阁的女孩和男人卿卿我我,就你这种女人也配嫁进我们顾家?”

蓝颜满脸的涨红,忽然一跺脚跑到了她父亲蓝承业的身边,“爸,你看这该死的女人在欺负我?她自己都臭名远扬了,也想把我的名誉弄的跟她一样,她那个视频根本就是假的。”

蓝承业狠狠瞪了一眼蓝颜,随后大步走到了林清婉的身前。

而这时候顾溟沨也来到了林清婉的身边,抬起头,眼神中带着几分警告。

蓝承业哈哈的笑道:“凕枫贤侄你不要担心,刚才只是清婉贤侄女和小女闹了一点小误会,女孩子嘛,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好奇清婉贤侄女的视频从哪里看到的,是什么网站,这可是在重伤我家小女,是在跟着我们整个蓝家作对。”

“这视频是我在一个网站看到的。”说话的时候,林清婉把手机就递了过去,指着上面网站的区域地址道:“看到没有,就是这个。”

林清婉在从影卫傲风的手中取得视频后,用特殊手段把视频转发到了网站上,当蓝承业看到网站的区域名,气的脸都青了,这是他们蓝家的官网,蓝颜和人偷腥的小视频竟然在首页上不断浮动,这简直成了他们官网的活字招牌,让所有人都看到她女儿和人偷腥的这一幕。

“丢人现眼!”蓝承业不由朝着蓝颜咬牙喊了一声,随后摆手叫来家里的老总管,命他赶紧把视频从官网上撤下来,否则他们蓝家的声誉都得跟着蓝颜受损。

林清婉看去了顾溟沨,微微笑道:“二哥,蓝颜这种女人,你肯定是不会娶得是吧?”

顾溟沨没言语,只是目光深深地看着蓝颜,看来对她的了解还是太少太少,虽然他们都住在顾家,但是见面的次数只是寥寥而已,只是知道她为了追星胡作非,却没曾想过,她也有如此一面。

当然,任谁都觉得林清婉是偶然看到了蓝颜偷腥的小视频,但是敢当面打蓝颜却是谁也没有想到,在某种意义上说,林清婉也等于是维护了顾家的名誉。

至少在顾溟沨的心里是这样。

谁也没想到一个宴会闹成了这样,短暂的惊愕后,一道道目光都看向了蓝颜,要不是她非要拒绝和顾家的婚事,能闹的这么难堪吗?

蓝颜发现所有人都在看她,更加委屈起来了。

林清婉的眼底含着冷意,她可不会同情蓝颜半分,是她的父亲害死了她,不管与她之间有没有关系,他们都同样欠了她一笔血债,总有一天,她会百倍千倍的讨回来。

蓝承业挥手让佣人收拾餐厅,然后指引着众人到了外面的客厅里,很快佣人送来了各种果盘。

“凕枫贤侄,对于你和小女的婚事,我只能说一声抱歉了。”蓝承业之前其实不太愿意让蓝颜和顾溟沨解除婚约,毕竟和顾家联姻,会让他家主的位置做的更稳。但是从今天对顾溟沨的观察来看,他已经不想继续双方的联姻,他可以预感到顾溟沨他日必成一代枭雄,他可不想引狼入室。

他说完,喝了口茶,露出似而非的笑意:“当然,这是我们蓝家有错在先,所以也不会让你们白来一趟。我想你们也知道,我们蓝家在这片归零岛上有着大量的矿场,就在前几日刚刚发现了一处玉石矿,经过检验,里面的石头百分之五十以上都含有玉石。”

他轻轻拍了下手,几个佣人走了进来,手中都端着一个托盘,每一个托盘里都放着一块黑色的石头。

林清婉看到这里,饶有兴致地勾唇,两条腿交叠了起来,蓝家最早就是靠着岛上的矿产起家,这些年也经常发现蕴藏玉石和玛瑙的石矿,但他们蓝家大多是直接将石矿售卖,而不是把里面的玉石打磨出来再去卖成品。

就像刚才蓝承业所说的一样,不是所有的矿石里都有玉石,也仅仅是一半的几率,这也产生了赌石这个行业。觉得哪块石头里有玉石就买下来,也许会百倍的回报,也有可能是把钱都打了水漂。

蓝承业站了起来,指着佣人托盘里的石头道:“顾家贤侄、贤侄女,你们可以在这里面选择一块带走,至于里面是不是玉石,只能看你们的运气了。”

每一个托盘里的石头都有十几斤的分量,如果里面含有玉石,可想而知其价值。

一个玉石矿如果能出一块极品玉石,就等于是天大的幸事,蓝承业也只是从大片的石头里找出了几块,他也不相信这几块石头里会有极品玉石,最多里面含着一般的小块玉石,但这只能怪顾溟沨和林清婉的运气不好,还能凸显出他蓝家的大气。

“二哥,让我来选如何?”林清婉扭头笑道,她是蓝家家主之时,就对玉石有一种特别的直觉,曾从众多看似普通的石头中,选出过极品的玉石。

第十二章

顾溟沨看向佣人手里托盘里的石头,嘴角微微勾起,径自点燃一支雪茄,目光在烟气腾腾中闪动,随手朝着林清婉指了下,“既然你想过去选,就去吧!”

林清婉嘿嘿的笑着,“我最近运气不错,我想我能选出里面含有玉石的石头。”

这话听到蓝承业的耳里,只是哈哈笑道:“我也觉得贤侄女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抱着胳膊靠在墙边的蓝颜露出了讽笑,“你以为自己是谁?以为是我们以前的家主有那么好的运气,随便拿起一块石头,就能从里面开出玉石?”

林清婉心里冷笑,原来曾经的她被蓝颜认为只是运气好,她到了几个佣人面前,他们托盘里的石头都进入到了她的视线里,她拿起了一块石头,因为在地下沉淀太久,全身发黑,奇形怪状的,但是她看了这块石头一会,又把石头放进了托盘里,因为她感觉不到里面有玉石的气息。

她又拿起了另一块相对较小的石头,还没等着去看,蓝承业笑呵呵的走了过来,“贤侄女,这块石头我可是很看好的,浓缩的才是精华,你不妨就选这块石头。”

“这么小,里面就当有玉石也没有多大点。”林清婉直接嫌弃的把石头放下,她同样感觉不到石头里有任何的玉石气息,等她目光落在旁边佣人托盘里的石头,嘴角一勾,双手抱了起来。

这块石头是这些里面最大的,都快有足球那么大了,她细细打量了几下,随后朝着蓝承业道:“我就要它了。”

“贤侄女,别看这块石头最大,但却是最不可能有玉石。”蓝承业往一旁指去,笑道:“你还没有看完其他的石头,不妨再挑一挑。”

“算了,我还是要它吧?反正我也不懂,就是凭运气选的,万一运气好呢?”林清婉把石头直接捧着到了沙发上坐下,朝着一边的顾溟沨问道:“二哥,我选的这块石头咋样?”

顾溟沨面无表情的点头,“很好。”

“切,瞎选的石头,还有人夸奖?真是两个外行啊!”蓝颜冷笑了一声,朝着老管家说道:“既然人家选好了,就让家里开石的师傅过来,给他们当场就开了,也让他们知道只是痴人说梦,还有玉石,简直笑死人了。”

随着老管家出去,很快一个六十多岁白须的开石师傅被领了进来,他到了林清婉的身前,微微欠了xiashen子,把那块黑色的石头拿到了手里,随后盘腿坐在了地上,把包里的工具都拿了出来。

一个小型的电动磨石机,他眉头微微拧了一下,抱着石头轻轻的打磨起来。

“你觉得这石头里有玉石吗?”蓝颜在旁边问道。

“这么大的石头,一般很难存在玉石。”打磨师傅抬头,又迟疑了下补充道:“不过也不是绝对的,也可能存在玉石,等我打磨完就知道了。”

随着他手上的动作,一层层石皮脱落,客厅里的人都围了过来,蓝家所有的人都同样认为这是个实心石头,也似乎想给蓝颜宴会时所受的屈辱找回点面子,一个个不阴不阳的开口。

“到底是个还没长大的黄毛丫头,以为越大就是越好的。”

“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啊!呵呵,我前段时间听说一块玉石拍出了两千万的价格,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也许家主刚才指点的那块石头里就有玉石。”

几个人正在你一句,我一句说着的时候,打磨石头的师傅眼底却是有了几分激动,双手都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二哥,这石头里怎么会有绿光?”林清婉适时插了一句。

“应该是玉石。”顾溟沨神色平静道。

这顿时让刚才还在挖苦林清婉的众人看了过去,果然发现从黑色的石头里隐隐有绿光在若隐若现,这让他们全都惊讶住了,这石头才打磨掉几层薄薄的石皮而已,不会是这么快就打磨出了玉石吧,这需要多么大的玉石。

蓝承业父女两个都有些变色,心头都跟着疼了一下,这要是真的打磨出这么大的玉石,这可让他们能把肠子悔青了。

蓝颜眨了眨眼睛,冷哼道:“就算有玉石,也许只是一小点而已,只是在外层而已。”

但是她的话刚说完,就见打磨师傅的手抖了一下,一层石皮脱落,接着从里面绽放出了一道刺目的绿光。

蓝家的人都是倒吸一口气,虽然石皮还没有彻底打磨掉,但是现在已经能感觉到这块玉石绝对不会小了。

所有人的心跳都跟着加速了,而打磨师傅的动作也跟着快了起来,随着最后的石皮脱落,一片绿光扑面而来。

打磨师傅的声音在颤抖,“这是玻璃种的帝王绿……我今天终于看到了,这,这简直就是奇迹!”

所有人都被震惊住了,打磨出来的玉石是一个椭圆形,没有一丝杂质,散发着温润的绿光,去掉外面的那层石皮,也足足有十几斤的重量。

连蓝承业都觉得嗓子有些干哑,伸手想触摸一下这块玉石,却没想到一双漂亮白皙的手掌先他一步,直接把玉石抱到了怀里。

“哈哈,二哥我的运气好吧,我就说这里面有玉石吧!”林清婉咯咯的笑道。

顾溟沨也也有些惊讶,也没有想到真的能打磨出玉石来,薄凉的唇角微微勾起。

第十三章

林清婉随便选择了一块石头,里面竟然打磨出了顶级帝王绿,这可让蓝家人都是一肚子妒火。

蓝颜那精致的五官都扭曲了,刚开始还嘲笑林清婉不会选玉石,现在倒好,她嫉妒之余,脸上都有点发烫。

蓝承业脸上的肌肉也抽了几下,但马上强颜欢笑道:“清婉贤侄女,你的运气还真是好啊,帝王绿都被你选了出来。”

林清婉开心的点头,低头看了眼怀里抱着的玉石,望去打磨玉石的师傅问道:“老师傅,你说这块玉石能值多少钱?”

老师傅把地上的工具收起来,哈哈的笑道:“这可是我生平罕见,至于它的价值可不好说,说它数以万亿也可以,说是无价之宝也贴切。”

这句话更像是一把刀子扎在了蓝承业的心窝上,他的心又跟着疼了一下,原本只是想找几块破石头打发一下顾家的这两个人,谁能想到开出的玉石有这么高的价值。

他已经没心思和顾溟沨还有林清婉聊下去了,就让佣人带他们下去休息,然后和其余的蓝家人在一起大眼瞪小眼。

随后蓝承业赶紧命人去玉石矿查看,能发现这块帝王绿的矿里,也许会有更多好货。

但是,派出去的人加班加点打磨石头,到了天亮也只开出了几块品级普通的玉石。

整个玉石矿好像只有林清婉选出的那一块是极品,费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只是便宜了林清婉。

接下来的两天,顾溟沨和蓝承业一起去参观了双方家族合作的一些项目,虽然林清婉也想跟着过去,但是被顾溟沨先给拒绝了,他对林清婉的顽劣还是有所顾忌,可不想让林清婉在这种场合闹出洋相,这丢的可是他们顾家的形象。

林清婉在庄园里四处转悠,这里原本就是属于她的,就仿佛走在回忆里,满目的苍凉。

当她走到了人工湖边,忽然心生警兆,猛然抬头看去,只见从前面假山闪出了一个人影,见到她,来人瞬间单膝抱拳道:“林小姐,属下有事情禀告。”

来人正是影卫中的傲风,他现在已经把林清婉当成了以前家主的代言人,并且把消息传递给了其余的影卫,这支可怕的力量再次凝集了起来,现在服务的人只是林清婉。

林清婉到了傲风的身边,轻轻抬手就将傲风从地上拉了起来,“有什么事情?”

傲风眼中闪过了一丝讶然,能如此轻松就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的人,似乎不多,他的眼神中也多了几分敬畏,随后低声对林清婉把刚调查出的事情禀告了一番。

“哦?你是说蓝颜想打那块玉石的主意?呵,还真是小家子气,送出去的东西还想要回来。”林清婉的眼中露出浓浓的讽刺。

“这是有我们影卫的兄弟从蓝颜佣人中探听到的。”傲风禀告完,又如同鬼魅般的无声无息消失。

林清婉没有多去迟疑,回到了住处,恰好看到一身白色连衣裙的蓝颜正鬼鬼祟祟的往她卧室门里偷看,她不由咳嗽了一声,这让蓝颜还吓了一跳,回头看到是去而复返的林清婉,带着几分尴尬的笑道:“我还以为你在卧室里,正要过来找你。”

“找我有什么事情?”林清婉冷冷的问道。

蓝颜暗暗咬了咬牙,要不是为了把那块帝王绿拿回来,她才不会跟这个蠢女人这样的低三下四,她笑了笑,“我当然是找你出去玩的啊,你来到了我们蓝家,我还没领你去四周转转呢!”

“你要带我出去玩?”林清婉眼底流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当然了,我们这里虽然是个海岛,可这也是国际一流的都市,有世界最前卫的服装和珠宝,当然要带着你出去玩玩了。”蓝颜心里想的是,只要把林清婉给领出去了,就可以找人把她房间里那块帝王绿偷走。

林清婉也的确是答应了,但是却是跟蓝颜要了一个皮箱,还笑道:“我还是把那块玉石一起带着出去吧,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放在卧室里,我可不放心。“

这一刻,蓝颜的脸色有些难看。

林清婉进了房间,迅速给傲风打去了一个电话,安排了一番,这才提着皮箱走了出来。

她相信蓝颜不会就此罢休,就算她带着玉石出去,也会打这块玉石的主意。

蓝颜亲自开着一脸红色的跑车,带着林清婉到了一家高级的商厦,在女装部还殷勤的给林清婉选衣服。

她拿起了一件碎花的连衣裙,催促道:“清婉,你看这件连衣裙怎么样,这可是出自帝国著名设计师之手,你快去试试。”

林清婉一手提着皮箱,一手拿着连衣裙走进了试衣间,蓝颜一直在不远处紧紧的盯着,果然在没过多久,林清婉换上连衣裙走了出来,而且手中的皮箱留在了试衣间里。

她的机会来了,一个女导购在她的示意下,拉着林清婉去照镜子,而她则是飞快的进入到了试衣间里。

皮箱就放在地上,用手一提还挺沉,她知道里面装的一定是那块帝王绿,心花怒放的拿着就出来了试衣间。

但是下一刻,她懵掉了,门口忽然涌来了大片记者,二话不说对着她就是一顿乱拍。

“蓝颜小姐,听说你曾经跟某位小鲜肉明星、长期保留着暧昧关系,方便透漏他的名字吗?”

“蓝小姐,据我们杂志社刚刚得到的爆料,说您还为那个小鲜肉流产堕胎过?您当初是不是很难过,这个小鲜肉是不是扮演了现代陈世美角色?”

“……”

记者们拿着长枪短炮对着蓝颜争前恐后的提问,这让蓝颜又羞又怒,封尘那么久的往事被谁给提起来了,她猛然想到了林清婉,但是觉得又不太可能,林清婉这几天一直都在他们蓝家,根本不会去爆料。

她想通了,一定是那个小鲜肉自己亲自爆的料,林清婉也说过听他说起过,肯定是看她父亲现在成了蓝家的家主,想借着他们家的名声上位。

蓝颜恨得牙根都疼,朝着四周的记者大喊道:“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谁?我也没有和任何男明星有过暧昧关系,这一切都是谣言,是诽谤!”

有记者们还不甘心的说道:“可是爆料人说的很肯定,还说那个小鲜肉就是已经消失很久了的林煊。”

“林煊?谁是林煊?”蓝颜是真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她是能经baoyang过一个小鲜肉,但那个人并不叫林煊。

林煊就是曾经把林清婉迷得死去活来的明星,只是林煊还是舍弃她娶了别人,而真正的林清婉也在林煊的婚礼上意外死去了。

现在这个局,就是林清婉给蓝颜设的,是她让傲风去给各大杂志社媒体爆的料。

她既然知道蓝颜想打她的玉石主意,在刚才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也故意把皮箱留在里面。

蓝颜也一直以为玉石就在皮箱里,但就在这时候,忽然有个记者不小心撞了下他的皮箱,

皮箱没有关严,里面的东西哗的全都洒落了下来,所有人都朝地上看了过去,接着又都愣了一下。

满地都是林煊的写真照片,而且这些写真照片都太露骨,好几个女记者看到都是脸红心跳。

蓝颜懵掉了,怎么也没有想到林清婉的皮箱里是这些东西,等听到有记者指着照片里的人说是林煊,她顿时大惊失色,赶紧辩解道:“我根本不认识他,我也不知道这里面为什么会有他的照片。”

有个女记者一边抓拍着地上的照片,一边嘀咕道:“真是能装,嘴上说不认识林煊,箱子里装的全是他的照片,还是这种不堪入目的照片,这是有多大的需求。”

有的照片中不仅仅是林煊自己,还有一个在他身前坐着各种妩媚动作的女人,也恰好女人的脸蛋被遮掩住了,反而让人怀疑这个人就是蓝颜。

这份让这些记者兴趣大增,又是各种狂拍,蓝颜听着他们的议论声,简直都快急哭了,不断地朝着四周看去,想找到林清婉帮着她澄清,但是偏偏没有看到人影。

此时的林清婉正在商场的一条走廊里,她的对面正是傲风,皮箱里的照片也都是傲风准备的,只需要林清婉一个命令,他就会全力把事情办好。

“你做的很好。”林清婉冷冷的点头,在转身离去的时候,又回头补充了一句,“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你跟着我回去,让这里的影卫继续在蓝家待命。”

“是,林小姐!”傲风微微弯腰,抱了下拳。

林清婉回到更衣室的时候,蓝颜还被众多的记者给围着,她可没有想去帮她解围的意思,而是把身上穿着的连衣裙结账,随后就离开了,至于更衣室换下来的那件女装,她已经懒得去拿了。

她所开出的那块帝王绿还放在卧室里,她其实也不担心会有佣人进来偷,既然她已经和影卫联系上了,这里又是影卫的大本营,玉石更不可能会丢失。

蓝颜在下午的时候灰头土脸的回来,就这么短的时间,她已经登上了各个娱乐杂志的版面,她和男明星的绯闻也被添油加醋了一番。

她到了林清婉的房间,气哼哼的质问道:“林清婉,你是不是在害我,为什么你的皮箱里会有那么多不堪入目的男明星照片?”

“你动我的皮箱?”林清婉反而脸色冷了起来,“你把我的皮箱弄哪去了?”

蓝颜微微愣了一下,接着就愤愤不平道:“我是看着你出去试衣服一直没回来,就想拿着你的箱子去找你,但是却被记者堵了个正着,他们还以为我和那个什么狗屁林煊有私情,你赶紧替我去解释。”

“蓝大小姐,你脑子没问题吧,你没看到现在你都成了网络红人,都在议论你和林煊的狗血剧情,我现在帮你澄清,不是自找麻烦?”林清婉厌烦的摆手,“好了,你可以出去了,我有些累了要休息了。”

蓝颜气的一塌糊涂,伸手就想扯着林清婉出去,但此刻林清婉却是向她猛然看过去,那双眼神冷到了极点,甚至让她似曾相识,带着巨大压迫感,让她下意识的就逃出了房间,她莫名的想到了蓝家前任家主蓝芜,后背都出了一层冷汗。

第十五章

在第二天的早晨,顾溟沨和林清婉结束了在蓝家之行,出现在了港口,依然是蓝家的老管家把他们送了过来。

老管家送他们上船的时候,还多看了几眼林清婉手中提着的箱子,暗自感叹,罕见的帝王绿被拿走了。

顾溟沨和林清婉登上了游轮,而在上船的人中有两个西装男子,一直悄悄的跟着他们。

这两个人是蓝家的人,他们还是想在游轮上把玉石给抢回来。

顾溟沨和林清婉坐在了头等舱,顾溟沨打开笔记本电脑浏览着邮件,这段时间他在蓝家耽误了许多公司的事情,现在要尽快处理完。

他专注的眼神,让旁边的林清婉微微有些失神,那双深邃幽深的眸子中尽是迷人的色泽,只是他那半张毁掉的脸庞坏掉了这幅绝美容颜。林清婉嘴角忽然勾起,她忽然开始期待看到顾溟沨真实的模样。

林清婉觉得有些闷,去到了船边,看着波澜起伏的汪洋,她微微侧了下头,朝着某个方向问道:“都处理干净了吗?”

傲风佯装整理西装领带,走到了林清婉的身边,“已经处理干净了,那两个人都是蓝颜派来的人。”

林清婉点点头,挥了下手,傲风又迅速地消失在身边。这也是她让傲风跟着回京都的原因,处理一些不方便出手的事情。

林清婉迎着海风展开了双臂,衣裙在风中猎猎作响,想到自己前世的惨死,忍不住仰天发出清啸,声音在苍穹中久久不散。

她转身回去船舱,在船舱门口碰到了一对年轻情侣,正拿着笔记本电脑在谈论着蓝家的股票,听他们的口气是打算大批买进。

林清婉沉默了下,“两位最好是想清楚了再买,如果不出意外地话,蓝家的股票最近会下跌。他们前任家主刚去世,而且最近都在传着新任家主女儿的丑闻,这势必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虽然他们家大业大,但小幅度波动是肯定有的。”

刚说完,她就发现一束复杂的目光落了过来,抬头正好和顾溟沨的眼神对撞在了一起。

顾溟沨语气复杂,“你让我有点吃惊,似乎懂得很多。”

林清婉暗暗心惊,虽然害怕自己的身份被怀疑,但还是在第一时间笑着到顾溟沨的身边,还伸手挽住了她的胳膊,“二哥,这些算不了什么,你当我以前只是天天追星了?那些大明星里可是不少玩股票的,我当然跟着也涨知识了。”

听到她再次提起以前的荒唐事,顾溟沨的脸色变冷,把她的手从胳膊上用力扔了下来,冷冷地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林清婉陷入到了沉思中,眼下她要尽快给变得不一样的自己找个理由,否则怎么解释她本不应该知道的事情,暂时还可以用以前追星的事情来搪塞,但是以后呢?

她到了顾溟沨的身边坐下,顾溟沨那双修长指尖在笔记本键盘上不断跳跃,屏幕上出现了眼花缭乱的公司数据,她想了想,抬头笑嘻嘻的问道:“二哥,我好想和你一样啊!这些数据都是些什么啊?我怎么一点也看不懂?要不等我回到了京都,继续回到以前的学校,也好充实一下自己?“

林清婉之前就读一家贵族学校,但是因为她脑子里成天想的都是追星,根本没有把心思放到学习上,再加上在学校里受到那些贵族学生的陷害和欺辱,一时气不过逃学了,专心追着她的大明星满世界去跑。

“重新回去学校?”顾溟沨抬起了眼睛,细细打量着她,“你确定?”

“当然了。”林清婉差点拍了胸脯,只要她能回到学校里,她就可以解释现在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在学校里学的,或者是在书里看到的。

但是顾溟沨在看了她一会后,摇摇头,又把目光重新落回到了电脑屏幕上,“如果你是想用这个方法逃出家里,还像以前一样去追星,你可以打消这个想法了,爷爷不会同意。”

林清婉额了一声,心里也跟着暗骂了起来,这个顾老头管的还真是宽,只是一个养女而已,真是瞎操心。

顾溟沨扭头,看着闷闷不乐的林清婉,淡淡说道:“如果你真的打算回去学校,确定不会再跟以前一样胡作非为,其实我本身倒赞同……过段时间是爷爷的寿辰,你如果能讨到他的欢心,也许他会答应你的要求。”

林清婉心中一亮,想了想,忽然起身到了一旁的存物柜里把皮箱拿了出来,回到了顾溟沨的身边赶紧道:“二哥,这里面的玉石可是我凭运气得到的,是属于我的,你可不能要过去。”

顾溟沨眼底没有半分变化,敲打着键盘,漫不经心开口,“放心,我对它不感兴趣。但是你别认为凭着一块玉石,爷爷就会高兴,只是俗物而已。”

林清婉自然明白,一块玉石是俗物,但如果雕刻了出来呢?

她可记得在前世九大家族开会的时候,顾老头一直都贪恋着她的一块蟾蜍玉雕,可不是只因为造型栩栩如生,而是因为雕刻蟾蜍的大师已经封山,世间再没了他的作品。

越是得不到,越想得到!

偏巧,林清婉知道这位大师目前隐居的地方。

害羞的小宝的《千金荣耀》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千金荣耀》就可以了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