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逍遥奇医by沈宁全篇免费阅读

逍遥奇医by沈宁全篇免费阅读

2019-10-18 16:22:41作者:沈宁

逍遥奇医全篇免费阅读等你来观看,是由沈宁都市异能原创的小说,它的主角是沈浩,故事精彩绝美,值得一推。小说节选:三年前,一腔桀骜离家!三年后,一段血仇归来!

逍遥奇医by沈宁全篇免费阅读

逍遥奇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11章 这是假的

都市里的灵气太稀薄了,哪怕是回来之前沈浩便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修炼的时候沈浩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在这里修炼两个小时吸收的灵气都比不上山上十分钟的,这样下去,圣脉长期得不到充足的灵力是会萎缩的。

这就跟吃饭一样,每顿都吃不饱的话,时间长了,胃也为变小。

师姐当初的阻拦,便是这般的考虑。

沈浩深吸一口气,缓缓的睁开眼睛,他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不至于后悔。但沈浩也不甘心坐以待毙,让圣脉在长期营养不良的环境下萎缩闭塞。

修炼不易,寻常人一辈子都难以打开圣脉,踏入修炼之途。即使是得到机缘,拜得名师,大都数人也得花个十几年的时间才能贯通圣脉,叩开修炼之门。

沈浩不是生来脚踩莲花天赋异禀,能够在三年的时间贯通圣脉,虽然有着沈浩自己的努力,这三年他也确实的吃尽了苦头,他的资质普通,放眼整个师门,沈浩的资质要是排倒二,都没有人敢排倒一的那种。可偏偏的,将他带回师门的师姐对他照顾有佳,不仅帮他争取修炼资源,更是经常把自己那一份的资源分给沈浩,还时不时的亲自上阵指导沈浩,甚至是闭关都会拉着沈浩一起。

用其他师兄弟的话说,这等待遇就算是一头猪也该贯通圣脉了。

“唉,不能对不起师姐!”沈浩叹息一口气。“得想办法为自己找点修炼资源!”

但这钢铁水泥的都市如何去寻找修炼资源?

“算了,这圣脉还能饿上个一段时间,先抓紧时间干正事吧!”

事分轻重缓急,修炼者眼里,事关修炼那便是头等大事,不过在沈浩这里,哥哥的身后事那才是头等大事。

周映雪说有传言大哥留下了遗嘱,真假沈浩不知道,但沈浩相信空穴不来风,他会追查到底的。

这个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响了,沈浩走过去一瞧,屏幕上赫然三个字:大魔头。

大魔头自然便是韩露了,几天的相处,沈浩感觉到了韩露明显的变化,不过变化不是同出一个屋檐下的那种日久生情,而是韩露懊悔让沈浩住进来。

这个时候给沈浩来电话,八成是没安好心了。

沈浩无奈的接了电话。

“沈浩,姑奶奶就问你准备什么时候滚蛋?”

“没地方去啊,韩姐!”

“想住下?”

“嗯!”

“那就麻溜溜的交房租!”

“没钱!”

“没关系!”电话里传来韩露那阴森森的笑声。“我这边认识做小额贷款的,介绍给你啊!”

“……”

“不乐意?姑奶奶认识的人多,卖器官考虑不考虑?”

“……”

“还不乐意?富婆重金求子的要不要啊?”

“韩姐,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沈浩一本正经的拒绝。“我绝对不会为了钱而出卖自己的肉体。不过要是脸蛋俊身材好的话,可以看在你的面子上勉为其难的牺牲一次!”

“滚犊子!”

隔着电话,沈浩仿佛都感受到了韩露的口水。

“下午店里要卸货,要么过来帮我卸货,要么在我回去之前从我家里消失!”

“好嘞!”沈浩一听,满口的答应。

三年前沈浩离开的时候,韩露的药店才刚刚开业,三年的时间这韩露的事业发展的顺风顺水,不错的门店位置,这一带的门面租金不菲,起码几十万一年。

看到沈浩进来,韩露一脸的惊讶,沈浩都被她这惊讶的表情搞的懵圈了,这表情啥意思啊?

“不是你让我来的吗?怎么好像看到我过来这么的难以置信!”

韩露一拍自己的脑门,“邪门了,姑奶奶只是想要找个理由将你扫地出门,没想到你还真的过来了。你说你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纨绔少爷能干什么啊?”

“……”沈浩满头黑线,这特么的贼尴尬。“没关系,我行的。”

“是真的行还是兜里真的没钱?”韩露鄙夷的看着沈浩。“我的沈二少啊,你就不会回去跟你老头子撒个娇吗?你老爷子随随便便把他宝库里的那些名贵药材拿出一小块给你,那都能换一套房。”

“货在哪?”沈浩岔开了话题。

“没货,不过看你态度这么端正,我今天是不好意思将你扫地出门了!”韩露满脸的失望。“跟我一起磨药!”

“没空”沈浩干脆利落的拒绝。“我也有事!”

“找房子去吗?”

韩露眯着眼睛,眼睛的缝隙里,隐隐的杀气闪烁。

老话说,贫贱不能移。但老话又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才没过一会儿,前台的小姑娘进来了,神色凝重的说道,“韩姐,张医生来了。”

韩露的脸色刷的一下子就变了,赶紧的站了起来,解下围裙。

沈浩好奇不已,这位张医生是何许人也,看着这气氛,韩露好像并不愿意见到这个张医生啊。

张汉,韩露药店的挂牌首席大夫,不过呢,从来没来店里问诊过,偶尔的来了一次,那都是给店里送“名贵药材”的。

“韩老板!”这时候,张汉已经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小盒子,笑眯眯的说道,“韩老板,我为店里搞来了一块虎骨,有拇指那么长。”

韩露的脸上却并没有看得出来高兴的样子,只有敷衍的假笑,“是吗?多少钱?”

“可不便宜啊,不过是好货,也值这个价,五万块。韩老板啊,把钱给了吧,卖家那边还等着呢!”

韩露接过盒子,打开看了一眼,脸色一瞬间的不对劲,“东西是好东西,就是太贵了?便宜点呗!”

“拿着狗骨头冒充虎骨你都看不出来?什么眼神啊?别要了啊!”

这时候,身后传来沈浩幽幽的声音。

张汉的脸色剧变,瞪着韩露,“韩老板,你故意的吧?东西不要没关系,但说我这是假货,那就是打我的脸!”

“别,张医生,误会,误会我们要!”韩露连忙的说道。“只是这价格能不能再优惠一点?”

“一个子都不少。”张汉鼻孔朝天的说道。

沈浩白了韩露一眼,“你这傻的无可救药了,连狗骨头都不认识?”

沈浩拿过盒子,扔在了张汉的脸上,“你,给我滚蛋!”

张汉那一张脸青红皂白,“行,有你的,韩露,有你的,你等着!”

张汉气呼呼的摔门而去。

“现在骗子的脾气都这么大了吗?”沈浩好奇不已。

不是骗子被揭穿之后应该夹起尾巴灰溜溜的走人吗?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脾气呢?

第12章 兼职神棍

“沈浩,你干什么?”

沈浩一回头,韩露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你这感谢的方式有点特别!”

“还感谢你?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你!”韩露直接上来就掐沈浩的脖子。“你以为我不知道这虎骨是假的吗?你知道这个张汉是谁吗?我被你害死了!”

张汉是五六家中药店挂牌的大夫,从来不去药店上班,但每家药店每个月都会准时将工资打到他的账户上,他还经常拿着各种“名贵药材”卖到药店来,狗骨冒充虎骨这已经很给面了,萝卜冒充百年人参,树枝冒充虫草……

会是药店不识货吗?能够做这门生意的,会没两下子吗?

但是没办法,韩露她们这个圈子里都知道其实这就是“保护费”。

“韩姐,说实话,你是不是故意的找茬想要赶我走啊?”

本来就被沈浩气的抓狂的韩露见到沈浩这么一说,顿时说不出来话,仿佛要被气炸了。

“滚,立刻滚出老娘的店!”

沈浩郁闷的离开了韩露的店,都新时代了,还能有这样明目张胆敲诈的?一定是韩露找茬想要赶他走。

作为一个修炼者,沈浩有修炼者的气节。但是在这都市中,兜里没钱还是脸皮厚一点好。

不过,韩露连这种计策都使得出来,这脸皮也不薄,为了避免被扫地出门的时候只能流落街头,沈浩寻思着还得搞点票子压压口袋。

作为曾经的沈二少,那就没有为钱愁过,没跟老沈翻脸前,那时候老沈成天忙着赚钱,大哥沈宁又不会花钱,所以这花钱的重担就落在了沈浩的身上,还好沈浩心思活络,帮助了不少在夜间都不得休息,努力赚钱养家的失足少女。

后来,老沈不给沈浩钱最慈善了,但是大哥沈宁支持了沈浩的慈善事业,让沈浩可以继续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传递人性的温暖。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可是才过三年,沈浩居然得去想办法自己赚钱了。

沈浩现在毕竟是一个修炼者,当下火爆的各种网络小说中,修炼者靠什么赚钱?炼丹,各种牛逼烘烘的丹药,活死人,肉白骨。

炼丹,沈浩不会,他师姐不会,他师父也不会,他整个师门就没有人会的,专业不对口,不用想了。

不过阵法画符,沈浩倒是学过一点,这学过一点是什么意思呢?那就是简单的符箓沈浩信手拈来,稍微有点难度的,沈浩也不吹牛,不会。

兜里仅剩下的钱,沈浩买来了朱砂黄纸。

修炼者中有着一身份很尊贵的职业,阵法师。画符对阵法师来说是最为简单的,修炼者多多少少都能够画个几张,当然,这是真的符箓,而不是那些江湖骗子的鬼画符。

当年师姐担心她救回去的沈浩在师门呆不下去,要资质没资质,整个师门有史以来也没人比沈浩的资质更平庸了。

干杂货吧,沈浩这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早上去山下挑水,晚上都回不来。

嘴也不甜,不会哄师门的那些长辈开心,捏腰捶腿样样不行。

鉴于此,师姐先让沈浩去学习画符,这样一来就算是沈浩贯通不了圣脉,好歹也可以通过画符在师门混口饭吃。

“感谢师姐,这门手艺可以让我在这俗世中混饭吃了!”

屏气凝神,画符是很消耗灵力的,尤其是这种纸符,挥毫之间便要将灵力融合到符文之中,不能停,不能断,要一气呵成。

这样绘制出来的符才能使用,要不然就是废纸一张。

到了傍晚,沈浩才绘制出来五张符文,脸色惨白,气喘吁吁,仿佛是体力透支了一般。

三张祛病符,两张护身符。

接下来便是去出售了,小时候沈浩经常跟在哥哥的身后去黑市,那里面有着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后来父亲不让他们去了,怕他们不知轻重得罪人了,招来不干净的东西。

想来,这也有十年了。

到了黑市,沈浩在一个卖符的旁边找了一个空地,铺上一块白布,将几张符摆在上面,蹲在旁边,等着他沈浩人生的第一桶金。

心里寻思着,这么好的东西,要是有人来问价,得开什么价呢?开的太低了,万一别人抢的打起来怎么办呢?

事实是,沈浩一直蹲到了夜里一两点,这黑市都要没人了,也没人来看一眼,更别提是问价了。

“小兄弟,你这么年轻卖什么符啊!”

旁边那位卖符的大叔穿着一身道袍蜷缩的蹲在地上,双手插在袖筒里。

“去工地搬砖都比干这个有前途!”

“我这是真的符!”

穿着道袍的大叔都笑了起来,“装的还挺像,我这还是真的呢,而且你看我这种类繁多,姻缘符,想要什么样的姻缘就有什么样的姻缘,哪怕是冰冰,只要将烧成符灰用水冲了给她服下,她都粘着要嫁给你!”

“还有求子符,想要儿子有儿子,想要女儿有女儿,双胞胎,龙凤胎,三胞胎,全都没有问题!”

“还有这男人符,软趴趴?还没有尽兴就已经结束了?没关心,男人符,真男人,比印度那啥油都管用。”

“……”

“价格不贵,五块钱一张,十块钱三张!”

“大叔,你那是假的!”沈浩满头黑线。

“废话,要是真的我会大半夜的蹲在这里吗?我应该搂着冰冰睡觉呢!”大叔没好气的白了沈浩一眼。“小鬼,你那符多少钱一张?”

“三五千吧!”

沈浩本来是准备卖三五万的,但是他这符十块钱三张,沈浩没好意思,临死改口了。

“三五千?得,你比观里的那些骗子还要狠!”大叔竖起了大拇指。“现在这黑市不比以前好混了,不过傻子偶尔还是能遇到的!”

创业初级阶段就遇到了这位满满负能量的前辈大叔,这大叔在这黑市摆摊有些年头了,二十年前的时候三五十块钱一张符,运气好的时候一天就能做个几千块钱,运气不好也能赚个几百,那时候信得人多,不愁卖。

现在呢,没人当真了,就算是来买的,那也是买了玩的。都是义务教育害的,愣是把人变聪明了,害得他们赚不着钱了。

听着大叔把锅推到了义务教育头上,沈浩很是郁闷,你这本来就是假符。

“小鬼,听大叔一句劝,现在这黑市已经没有那么多傻瓜了,傻瓜都被忽悠去买房了。”

沈浩笑着没有说话,他的符是真的。

第13章 别样的骗子

这个时候,一个脸色惨白的齐刘海女孩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看到这边卖符的,仿佛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直接跑到了穿着道袍的大叔面前,“大师,你这符是真的吗?”

“必须真啊!”大叔瞬间挺直胸膛,刚才满脸的丧气瞬间烟消云散,一副得道高僧,呸,得道道士的样子。

“我们半夜玩笔仙,结果一个同学昏迷不醒了。”

“呃……”

刚才还仙气飘飘的大叔,顿时菊花一紧,“这,这,这……”

“大师,赶紧把你的符全都带上跟我走吧!”齐刘海女孩焦急的说道。

大叔哪里敢去啊?这种情况很可能就是沾上不干净东西了,他就是个假道士,哪里敢去招惹这晦气。

“姑娘,饶了我吧,我就是个混饭吃的小贩!”

齐刘海女孩很是失望,刚走了几步,却停下了脚步,注意到了旁边这个气定神闲的男子。扭过头,看着他面前摆放着稀稀拉拉几张符。

两个人对视着,年轻男子平常的直视着她的眼睛。这让齐刘海女孩有点奇怪,他也是卖符的,但如果他的符也是假的,这样的对视下,他应该会赶紧解释。

他没有解释,更没有趁机推销他的符。

“你也卖符?”

“不错!”沈浩淡淡回答。

“你这符是真的?”

“当然!”

“刚才我们的谈话你听到了?”

“听到了!”

“你说你听到了,你也说你的符是真的,为何你不开口?”齐刘海女孩觉得他有点古怪。

“我卖符不卖吆喝!”沈浩很是傲气的回答。“识货的人一眼便能辨出真假,何须推销?”

“那你这符多少钱?”

“五千一张!”

“这么贵?”齐刘海女孩哑然。

沈浩淡然一笑,不再理会。

齐刘海女孩大半夜的跑到黑市来,那便是病急乱投医了,她不懂符,不是个识货之人。所以现在沈浩这古怪的样子让她更加好奇,直接走到沈浩面前来。

“跟我走一趟,只要你能够救好我的朋友,你这几张符我全买了!”

“我只卖符,不卖人。”沈浩摆了摆手。

“如果你只是怀疑你朋友碰上不干净的东西了,最好先送去医院。如果你很确定你朋友碰上不干净的东西,将这符贴在你的朋友的身上,可保你朋友暂时无虞。”

沈浩取出一张护身符,头也不抬的递了过去。

“我很确定,我是亲眼所见的!”齐刘海女孩子点了点头,伸手就来接。

这时候,沈浩抬起了头,再次的递过去一张祛病符,“是吗?亲眼所见的未必就是真的。如果护身符贴在你朋友身上没起作用,将这祛病符火化成灰,冲泡在水里给你朋友服下。这个时候应该就起作用了!”

“如果还不起作用呢?”齐刘海女孩追问。

沈浩很是认真的看着她,“回到第一步,送去医院!”

“你……”

“符只是符,不是药,不能包治百病。”沈浩面无表情的说道。“是病的话那就去医院,要相信科学!”

齐刘海女孩差点没被沈浩给气死,我要是相信科学的话还来买什么符啊?

“要,就付钱,两张一万块。不信的话把符放下就好。这是讲究缘分的!”

齐刘海女孩的眼里,沈浩是真的真的很像个骗子,一下子说了几种可能,完美的避开了自己的符是假的这种可能,不管有没有效果,都跟他的符文没关系。

但要是说他是骗子的话,骗子不都是花言巧语,说的天花乱坠的把人绕进去吗?有摆这一张臭脸的吗?

齐刘海女孩这个时候跑到这种地方来,拿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买回去吧试试吧。

对她来说,一万块这点小钱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

等到齐刘海女孩拿着两张符离开,隔壁的大叔有点鄙夷的看着沈浩:“小鬼啊,做买卖得有点底线,不能眼里只有钱。人家这姑娘是真的遇上事了,一万块钱只是一笔小财,闹出人命可就缺德了啊!”

沈浩微微一笑,“我知道,我这符是真的!”

大叔没有多言,苦笑了两声,收摊走人。

回去的路上,沈浩看到前面酒店的门口韩露从车子里下来,面前一个脑满肠肥的中年男子对着她指指点点,韩露低着头,不断的点头,然后就匆匆的进了酒店。

本来,沈浩虽然有点好奇,却并没有太在意。却无意间看到了那个张汉也走进了酒店,沈浩这才觉得不妙,应该是白天的事情。

沈浩跟了进去,到了楼上,看到张汉进去了进了最角落的包厢。

包厢里,韩露如同一个犯错的学生一般,不断的给在座的几人赔礼道歉。

火锅冒着腾腾的热气,烟雾缭绕,谢顶的中年男子不断的伸筷子从火锅里夹出骨头,吃的津津有味。

一边的吃,一边的说道:“我呢,就好狗肉,尤其是狗肉火锅,让我一天吃三顿连吃一个月都不嫌腻。”

“韩露,生意挺火啊,现在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

“张科长,误会,那小子根本就不是我店里的人,也不是我找来的,只是一个朋友而已,我也没想到他那么的不懂事。”韩露吓得赶紧的站了起来解释。

“张科长,我也训过她了,这的确就是一个误会,韩露这几年一直挺懂事的。”脑满肠肥的男子也帮着韩露说话。

“是误会就好说!”谢顶男子自始自终都没有看韩露一眼,而是夹起了桌子上的狗骨头。“这是狗骨头,但是这条狗的名字是老虎,说它是虎骨有问题吗?”

韩露一愣,连忙的摆手,“没问题,没问题!”

“那桌上的这些虎骨得值多少钱啊?”张科长嘴角微微上翘。“这些虎骨卖给你们中药店了,二十万很公道吧!”

“二十万?”

韩露猛然的抬起头,委屈的看着张科长,“科长!”

“韩露,别不识抬举!”脑满肠肥的中年男子连忙劝道。“张科长问你要这二十万那是给你继续吃这碗饭的机会,今天张科长跟你客客气气的一分钱都不要,那你这中药店也别想在望海开了!”

“是!”韩露咬咬牙,只能答应。

“吃完饭,把钱送到房间!”

这个时候张汉将转盘转到了韩露的面前,上面一张房卡,房卡上放着一个国际大牌小雨伞。

第14章 爽不爽

张科长抬起眼皮子看了一眼,露出一丝邪笑,“看来今晚不仅有火锅可以吃啊,不过吃火锅一身味,得先洗个澡!”

其他的人一听,上下打量着韩露,一阵令人恶心的笑声。

在包厢外听着的沈浩,嘴角微微上翘,叼起了电子烟,一脚踹门就进来了。

巨大的踹门声把里面的人吓得一跳,韩露一抬头,看到沈浩,顿时脸色惨白,“你怎么来了?”

“是你!”

烟雾缭绕中,张汉也认出来了沈浩。

谢顶的张科长眉头一皱,“谁啊?”

“你大爷!”

不等张汉介绍,沈浩就指着这个张科长骂道。

“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玩意?事情是我惹出来的,跟韩露没关系,冲我来就行!”

张科长一愣,从锅里夹出一块狗肉,“年轻人倒是血气方刚啊,不过你知道我是谁吗?”

“沈浩,你干什么?”

韩露上前拉住了沈浩,“你就别给我添乱了,这事我都快要摆平了!”

沈浩拿起桌子上的小雨伞,“这样的摆平?”

“你别管!”

“韩露,你要是愿意,觉得这是一个巴结这狗屁科长的机会,那我不拦着!”沈浩将小雨伞拍在她的手里。

“你才愿意呢!”韩露白了沈浩一眼。

“对啊,我沈浩捅的事情,我愿意摆平!”沈浩满不在乎的看着韩露。

“你算个什么东西!”张汉拍在桌子站了起来。“还你摆平,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吗?”

沈浩二话不说,抓住张汉的衣服,把张汉拖上了桌子,将张汉的脑袋摁倒了沸腾的火锅锅底中。

听到张汉那犹如杀猪一般的惨叫声,沈浩嘴角微微上翘,“对嘛,这才叫狗肉火锅!”

脑满肠肥的中年男子跟谢顶的张科长都被沈浩给吓着了,直接将张汉的脸摁进了滚烫的火锅里,看着都觉得疼。

任凭张汉如何的挣扎,沈浩都没有放手。只见沈浩抬起头,笑眯眯的看着张科长,“多大的官,这样就想赚二十万,不嫌烫手吗?”

张科长还算是镇定,拿起纸巾擦了擦嘴,“既然知道我是官,你最好现在放开他,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沈浩嘴角微微上翘,突然就两个大嘴巴子抽了过去。

刚才还镇定自若的张科长直接就被抽懵了,他可是科长,居然被人给打了。

“你这是在找死!”

张科长摸了一下嘴角,一抹血迹。

沈浩又是两个大嘴巴子招呼过去。

“官不大,官威倒不小。我沈浩没怎么跟当官的打过交道,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当官的打交道,只能动手了!”

沈浩拎起趴在桌子上的张汉,张汉像一条死狗一样的从桌子上了滑了下去。

这个时候,沈浩走到这位张科长面前,替他整理了一下衣领,张科长坐在那喘着粗气,却一动都不敢动。

“二十万,我不要了!”

张科长也被打怕了,哆哆嗦嗦的求饶。

“说的还挺委屈的嘛!”

沈浩甩手一个大嘴巴子过去,抓起桌子上的狗骨头,直接塞进了张科长的嘴里。

“拿狗骨当虎骨骗人这就算了,还特么的这条狗的名字是虎,我看你这个科长就挺虎的嘛!”

“你到底想怎样!”

“你能够当上科长难道不知道现在应该道歉?”

“对不起!”

“好,韩露原谅你了!”不等韩露说话,沈浩就大包大揽的说道。“不过我还没有!”

沈浩看着锅里沸腾的锅汤,直接舀了一勺,递到这位张科长的面前,“一口喝下去。”

张科长是不愿意,但这沈浩下手十分的狠,他也害怕,只能强忍着,将滚烫的汤一口喝了下去。

“张科长太给面子了!”

沈浩给他倒了一杯酒,“来,喝杯酒缓缓。”

这滚烫的汤喝下去,嘴里一下子就起了水泡,这个时候再喝白酒,那酸爽简直就是欲死欲仙啊。

张科长也不敢拒绝沈浩无礼过分的要求,一抬头,杯中白酒一口干。

瞬间张科长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科长都流出了忏悔的泪水,我要是还不原谅你那还是人吗?”

沈浩撇了撇嘴。

“走吧,别影响张科长吃火锅了!”

沈浩拉起目瞪口呆的韩露离开,上了车后,韩露突然大口大口的呼吸,扭过头,不敢相信的看着沈浩,“你刚才在干什么?”

沈浩坐在驾驶座上拉起了安全带,“我就问你爽不爽!”

“爽,真的爽!”韩露也痛恨这种人,但是她斗不过啊。“会不会出事啊?”

“爽就行了呗!”沈浩不以为然的启动了车子。“这孙子要是还敢找你的麻烦,我就继续的收拾他。”

“也是。”韩露很是开心的靠在椅子上。“我或者也可以推给沈家,虽然你被赶出了家门,但毕竟是沈逸洪的儿子,他们想必也不敢怎么样。爽,太爽了,这种人渣就应该收拾!”

“还有更爽的事情你想不想听啊?”

“心情好,说说看!”韩露兴奋的挥着手臂。

“我没驾照!”

“啊?”

“我刚才有没有闯红灯啊?”

“……”韩露傻眼了,刚才还兴奋的浑身冒汗,现在一下子凉到了骨子里,握紧了双拳,尖锐的声音轰炸着沈浩的耳膜,“靠边停车!”

沈宁的《逍遥奇医》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逍遥奇医》就可以了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