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都市邪尊赘婿》大结局在线阅读-幸运鸡翅膀

《都市邪尊赘婿》大结局在线阅读-幸运鸡翅膀

2019-10-18 16:22:20作者:幸运鸡翅膀

幸运鸡翅膀写的《都市邪尊赘婿》最后大结局想知道吗,这里有最新的最全的都市邪尊赘婿章节并且大结局抢先看,看李承乾乔雪萌他们的最后会如何,《都市邪尊赘婿》在这里等着你,快抢先看内容:仙界无上邪尊重生到下界乔家的赘婿李承乾身上,从此,猛虎出山,潜龙升天。重登天界为师复仇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李承乾:“任你权势滔天,富可敌国,也不过是一只蝼蚁!”

《都市邪尊赘婿》大结局在线阅读-幸运鸡翅膀

李承乾乔雪萌都市邪尊赘婿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章、必输无疑

杜景峰带着李承乾从武馆的后门上了三楼,这里被薄木板分为十几个十几平米的小房间,每个房间都有一张床和一个小木桌,杜景峰和李承乾的房间还算不错,有扇窗户可以通风,对此杜景峰似乎还很满意。

李承乾看了看这间狭小的房间,心里莫名有些心酸,在原主的记忆里,杜景峰身为李家的大管家,权利那是极大的,一些商业巨豪和黑白大佬见了他也要尊称一声杜爷。

不过他是个心慈面善之人,所以从来不会仗势欺人。而且他享受的待遇远比李家一些远房外戚要好,只不过他性格低调,极少张扬罢了。

但现在,这位忠心耿耿,为李家服务了大半辈子的老人却蜗居在这十几平米的小房子里,实在让人唏嘘感叹。

"卫生间和浴室都是公共的,一般七点以后武馆的学员会来上课,卫生间会很忙,咱们只要错开这个时间去就没问题。"杜景峰一边帮李承乾收拾床铺一边叮嘱道。

"宏盛武馆的馆主叫欧阳洪,名字听起来很威武吧?人也很厉害的,非常能打!"杜景峰捶了捶发酸的腰,坐下来说道:"就是脾气有点暴躁,可能习武之人都是这样吧。一会我带您去见他,咱们住在人家的武馆里不打个招呼可不行。"

李承乾跟着杜景峰往一楼走,馆长办公室就在一楼练武大厅的西北角,二人走到门前,杜景峰敲敲门,得到允许后带着李承乾推门走了进去。

"欧阳馆长,打扰了,我有位亲戚进城打工没有地方住,所以我想让他暂时先住我隔壁的空房间,您看行不行?"杜景峰的的态度很恭敬,很难想象三年前,这个人曾是李氏家族的大管家。

此时,房间里并不只欧阳洪一个人,在旁边的沙发上还坐着一位白衣女子,容貌艳丽,气质脱俗,正在打量走进屋子的李承乾。

"可以,只要你这亲戚别影响我的学员练功就行。"欧阳洪很大度,说罢,就不在理会杜景峰和李承乾,转头笑着对白衣女子说道:"雪莉啊,我上次不是找了一个武师当你的保镖吗?你怎么又来找我要人啊?"

名叫雪莉的女子哼了一声,不满意的说道:"什么武师,根本就是色狼!每天都色眯眯的看着我,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欧阳洪笑道:"这也没办法,武师不同于职业保镖,不懂得尊重客户,所以我让你去找安保公司,让他们为你找几个靠谱的保镖。"

"不!还是武师比保镖厉害!"雪莉连连摇头,有些害怕的说道:"我身边已经有好几个女演员出事了,她们的保镖都没用!我觉得还是武师更靠谱一些!"

二人的对话,李承乾就听到这些,随后就和杜景峰退出办公室。听杜景峰说,这个叫雪莉的女子是当红影星,也是欧阳洪的侄女,没事就喜欢往武馆跑。

回到自己的房间,李承乾脱掉上衣,开始修炼,不过这里灵气实在太少了,所以一整晚过去了,他的修为几乎没有任何提升。

"没有灵气我就无法修炼,看来我不能固守原地,待我弄到足够的钱就走遍华夏的山川大河,总能找到一处适合修炼的宝地。"李承乾打定主意,开始思考赚钱之道。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敲门,李承乾打开门一看是杜景峰,他为李承乾带来一份早点,不过他的样子有些紧张。

"大少爷,你先不要下楼,楼下打起来了。"杜景峰的声音有些紧张,李承乾疑惑地问:"怎么了?"

"有人来踢馆!而且很厉害,有好几个人都被打伤了!"说罢,杜景峰转身就走,"我得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看着急匆匆跑下楼的杜景峰,李承乾沉思片刻,也穿上衣服走下楼去。

来到一楼大厅,这里已经聚集了两伙人。

左边是十几个身穿黑色练功服的"踢馆者",右边则是身穿白色练功服的宏盛武馆的学员。

杜景峰正在帮忙照顾伤员,看那些伤员的伤势几乎都是被打断了手或是脚,正在地上痛苦呻吟。

此时,欧阳洪站在大厅中央,冷冷的注视着对面的男子,沉声说道:"我早听说最近有一伙人到处踢馆,要各大武馆都加入一个什么狗屁武道联盟?我实话告诉你,魏国志!我宏盛武馆,绝对不会加入!"

对面的男子嘿嘿一笑,道:"欧阳馆长,话可别说得太绝了!之前也有人说不加入,被打断了手脚之后就乖乖的加入进来。做人嘛,就要识相点,少吃亏。"

"哼!废话少说,不就是要打一场吗,来啊!"欧阳洪摆开架势,朗声道:"欧阳洪,武道二段,接受你的挑战!"

在华夏古国,武道源远流长,最初只在民间流传,后期国家也开始重视,并组建了华夏武道协会,习武之人可以到武道协会报名考试,只要通过相应的试炼便可获得段位证书。

目前武道段位分为三段,三段最低,一段最高。不过,在一段之上据说还有更高级的存在,但一般人并不了解。

欧阳洪早已听受伤的学员说过,这个魏国志是武道三段,所以他并不惧怕,当场向对方叫板。

身后,宏盛武馆的学员们纷纷为他们的馆主呐喊助威。

而对面则传出一片讥笑之声,魏国志冷笑道:"怪不得呢,原来是武道二段高手!不过,你今天的对手可不是我!"说罢,他转身向后面恭敬的弯腰,说道:"有请童大师!"

人群分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背着手缓步走出,此人面无表情,步伐沉稳,两侧太阳穴高高鼓起,目光如闪电般射向欧阳洪,令欧阳洪浑身一震。

这人……不简单!

"欧阳洪,我最后再问你一次,愿不愿意加入我们辽州武道联盟?"魏国志阴恻恻的问。

欧阳洪心里虽然忐忑,但傲气还在,依然掷地有声:"我已经说过了!不加!"

魏国志耸耸肩:"那就没办法了,童大师,麻烦您教教欧阳馆长做人的道理。"

童大师轻蔑的看了欧阳洪一眼,开口说了两个字:"垃圾!"

垃圾!?

欧阳洪的肺都快气炸了!他堂堂武道二段高手,居然被对方叫做垃圾!等一下,难道他是……

欧阳洪冷静下来,沉声问:"敢问这位童大师的武道段位是?"

童大师伸出一根手指:"武道一段!"

宏盛武馆这边的人顿时惊呆了!武道一段高手!

"天啊,竟然是武道一段!听说整个华夏武道协会只有三十七个人获此殊荣!"

"欧阳馆长是武道二段,我想应该可以跟这个童大师有一战之力吧?再不济,也能打个平手。"

"别傻了!你知道武道段位每一级的差距有多大吗?这么跟你说吧,武道二段能打十个武道三段不费劲,武道一段能轻松打败一百个武道三段!"

"那……那欧阳馆长岂不是输定了?"

欧阳洪此刻心里也是一片冰冷,他身为武道二段高手自然知道一段高手有多么恐怖!想当初他刚刚三十岁就通过了二段试炼,狂妄自大的他决定乘胜追击直接冲击一段试炼,结果……

他在病床上躺了一个多月!

那简直是非人的试炼啊!能过的都特么不是人!

不过,心里虽然畏惧,但欧阳洪的性格一向彪悍,他不喜欢不战而降,想让他屈服,先打倒他再说!

而且,他自认为这些年自己的功夫并未懈怠,甚至还远超当年,说不定距离一段水平也相差不远。

还有,这个童大师到底是不是故意欺骗自己也说不定,今日就来试试!

"请童大师指教!"欧阳洪一拱手,调整全身的气息准备迎战。

身后顿时传来学员们的叫好声!

"希望欧阳馆长能够获胜啊!"杜景峰自言自语,一群学员也跟着喊加油,忽然旁边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他输定了!"

杜景峰一愣,扭过头一看竟然是李承乾,他惊讶道:"哎呀,大少爷你怎么出来了?"

李承乾的话让旁边几个受伤的学员听见了,顿时不满的骂道:"你特么说什么!?我们欧阳馆长不会输的!"

李承乾站在旁边负手而立,淡然说道:"哼!五招之内,你们的欧阳馆长必输无疑!"

 

 

几个受伤的学员都快气炸了,要不是受了伤,恐怕就要扑过来群殴李承乾。

杜景峰急忙把李承乾拉倒一边,低声说道:"我的大少爷,您可别乱说话啊!现在是比武,你说人家必输无疑,人家肯定不爱听啊!"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李承乾不以为然,他指着欧阳洪说道:"此人走的是刚猛路数,力量和爆发力虽然很强,但因为身体的根基不牢,所以每次出拳都会对他身体造成反伤,虽然每次养一养就会恢复,但时间久了还是会形成暗伤。"

李承乾眯起眼睛,如X光扫描仪一般将欧阳洪看了个通透:"暗伤已经深入他的腹脏,只要受到猛力的外击,他的身体马上就会垮掉!"

杜景峰像听天书一样,一脸茫然,他疑惑的看着李承乾问道:"大少爷,你什么时候学习武道上的学问了?"在他印象里,李承乾只是一个普通的纨绔子弟,别说武道了,连打架都不会。

一旁那些伤员嘴上还在骂骂咧咧,不过他们还是不由自主的想去查童大师和欧阳洪的过招数量,他们想证明李承乾说的都是屁话!

此刻,欧阳洪下盘稳稳扎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盯着缓步向他走来的童大师,手心里全是汗水。

童大师的气势实在惊人,欧阳洪只感觉对面走来的不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类,而是一头凶猛的雄狮!。

之前欧阳洪还觉得自己跟童大师或许有一战之力,但现在他已经不这么想了。

如果不使出全力,今天他恐怕要输!而且输的很惨!

所以,欧阳洪深吸一口气,决定使出独门绝学--断雷掌!

断雷掌乃是欧阳家族先祖从一位老道士身上偷学而来,原本共计三十六式,籍籍无名的欧阳家凭借这套掌法在江湖上闯出了一番名堂。

后因战火原因,这套掌法已经失传,仅剩下一招断雷掌留给后人。即便如此,这招的威力也非常惊人,一掌下去就能将碗口粗细树木打断!如果打在人体上,后果可想而知。

只要能获胜,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欧阳洪心中暗想,同时他将全身内力都集中到了双掌之上。

童大师距离欧阳洪十步之外站立,缓缓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们欧阳家有一招很厉害的掌法,来,让我见识一下!是不是浪得虚名!"

欧阳洪闻言脸上的肌肉都在跳动,怒声道:"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他之前还想留下几分力道,以免误杀童大师,但现在见童大师如此狂妄,顿时使出全力向童大师攻去!

面对欧阳洪的攻击,童大师竟然不闪不避,就这么站在原地硬生生的挨了欧阳洪一掌!

在欧阳洪雷霆一击之下,童大师的身体只是微微晃了晃,然后若无其事的看着面前目瞪口呆的欧阳洪,不屑的哼笑道:"这就是断雷掌?你是不是没有使出全力?"

听见童大师如此讥讽自己的祖传掌法,欧阳洪顿时怒吼一声,倒退一步,两只手掌带着呼啸的劲风再次击中童大师的胸口!

这次童大师只是后退了半步,便稳稳站住,点头道:"这还像点样子,不过还是太轻了!"

欧阳洪已经傻了,刚才他可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足可以将大树打断,结果对方竟然还嫌"太轻了"!?

这还是人吗?难道,这就是武道一段的实力?

魏国志和他手下的学徒们哈哈哈怪笑,讥讽道:"欧阳馆长,你今天早上没吃饭吗?力气这么小!"

"这点力气给我们童大师按摩都不够,再使点劲啊!"

"我兜里还有十几块钱,要不然拿去给欧阳馆长买份盒饭吃吧?连饭都吃不饱,怪可怜的!"

众人一顿哄笑。

欧阳洪顿时气得面红耳赤,他一个武道二段高手,有多少富豪权贵来请他保驾护航,所以钱的问题重来不愁。开这家武馆也是为了传承欧阳家的武道功法,并非为了盈利。

现在竟然被人说连早饭都吃不起,简直是要把他气死!

宏盛武馆这边的学员也不甘示弱,和对方相对互骂,一时间污言秽语满天飞。

"呀!"欧阳洪再次运气全身的力道,向着童大师猛烈攻击,便听嘭嘭的闷声不绝于耳。

片刻过后,欧阳洪停止攻击,浑身汗水直流,他已经使出全力,现在连手臂都麻得抬不起来。而对面的童大师依然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甚至还打了一个哈欠。

"打完了?哼!断雷掌,不过如此!我已经让了你五招,现在该轮到我了!"童大师气息猛然一变,陡然闪到欧阳洪的面前,一拳打在他的左肩上!

"咔嚓!"

肩胛骨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

欧阳洪整个人直直的倒飞出去!要不是后面有几十个学员伸手拦住他,恐怕他会飞的更远!不仅如此,童大师这一击的力道透过欧阳洪的身体,竟让这些学生们也跟着一起倒地,顿时间一片人仰马翻!

之前那几个受伤的学员看见这一幕脸色惨白,也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五招!欧阳馆长真的在五招之内输了!"

随后,这几人都看向了李承乾,仿佛看怪物一般!

而李承乾依然一副从容淡定的模样,带着轻蔑的目光看向场上的童大师。

童大师一击得手,不屑的摇摇头转身走回去,嘴里说道:"垃圾就是垃圾!"

"噗!"欧阳洪喷出一口鲜血,刚才那一拳直接触发了他的内伤,再加上肩胛骨碎裂,自己又急火攻心,顿时口吐鲜血,整个人萎靡不振。

魏国志哼笑着走上前来,从旁边人手里拿过一个金色的小本子,打开来,上面全是一个个鲜红的手印和签字,这些都是各大武馆馆长留下的,以表示愿意加入辽州武道联盟。

"行了,欧阳馆长,别逞强了,把手印一按,字一签,今天这事就算完了。"魏国志站在欧阳洪面前,晃了晃小本子,嘿嘿笑道。

"我,我说过,不加入!"欧阳洪喘着粗气,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坚定的说道。

魏国志皱起眉头,道:"哎呀,你这是何必呢?难道非要让我们把你全身的骨头都打断,然后在拿你的手按手印?"

李承乾有些好奇,低声问杜景峰说道:"他们这么嚣张,不怕警察吗?"

杜景峰说道:"你不了解,武者之间的切磋,一般都游离在法律之外,只要你没有伤人性命,就不会有警察来找你的麻烦。因为习武之人都有自尊,被人打败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到时候就不是受点皮外伤那么简单,而是日后根本无法在武道界立足!所以一般都是打断了牙齿吞在肚子里,绝不会与外人说道。"

欧阳洪骂道:"你是不是聋了?我绝对不会加入你们什么狗屁联盟的!"他哼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搞这个联盟有什么企图,想从这些武馆身上收取加盟费,大赚一笔是不是?老子就是有钱,也不想给你这个混蛋!"骂完,他一口血痰吐在了魏国志的身上!

魏国志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不仅仅是被欧阳洪把痰吐在身上,也是因为欧阳洪揭穿了他的阴谋。

不错,他就是想以武力收服辽州境内的大小武馆,然后像血吸虫一样,以加盟费的名义从这些武馆身上吸血!

"哼,你说的不错,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个世界不就是这样子嘛!"魏国志冷冷笑道,"要么你有强大实力,要么你有权有势!否则就是最底层的蝼蚁!"他耸耸肩,"我的武道之路基本到头了,所以我只能赚钱,赚更多的钱!"

欧阳洪不理会魏国志,转头看向童大师,沉声问:"童大师已经是武道一段高手,难道也需要钱吗?以你的身份,随便搭上一个富豪权贵,钱还不是唾手可得?"

 

 

第十二章、人外有人

童大师淡然说道:"你以为武道一段就是巅峰吗?哼,你错了,在一段之上还有更高级的存在。"他顿了一下,一脸凝重的说道:"脱凡者你应该听过吧?"

"脱凡者!"欧阳洪脸色骤然一变,身为武道者他当然听过,那是超越人类极限的存在,故称"脱凡",意思脱离凡体,步入更高级的境界。

可这只是传说,从没有人真正见识过,难道,传说都是真的!?

"凭借我武道一段的实力,确实可以从别人手里获得大量财富,但,这样还远远不够……"童大师重重叹口气,随后闭目不语。

魏国志道:"闲话说得太多了,欧阳洪你该按手印了!"说罢,一步步走向欧阳洪。

"保护师傅!"几个关门弟子护住欧阳洪,可他们哪是魏国志的对手,几个照面就被打断了手脚,痛苦倒地。

"还有谁要上来?"魏国志狠狠地瞪着其余的学员,这些普通学员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吭声。

魏国志得意一笑,道:"我知道你们只是花钱学艺,跟这欧阳洪没什么渊源。这样吧,你们每个人对着欧阳洪吐口痰,骂他一句垃圾就可以走了,我保证不会为难你们!"

众人面面相觑,有几个人走到欧阳洪面前,道了一声"对不起!"然后吐痰骂人,离开。

也有不愿意的人,比如杜景峰,老爷子手里握着扫把,浑身气的直抖,嘴里嘀咕着:"太过分了!"

没一会,包括杜景峰和李承乾在内,欧阳洪身边就剩下七八个人,欧阳洪捂着骨碎的肩头凄然一笑,道:"要不是今日这件事,我还真看不出来人心啊!"

杜景峰对李承乾低声说道:"大少爷,你先走吧!我离开李家后是欧阳馆主收留我,所以这个恩情我得报!"

还未等李承乾说话,对面的魏国志冷笑一声,道:"既然你们想陪着欧阳洪一起断手断脚,那我就成全你们!"他对后面的手下喊道:"动手!"

就在这时,李承乾从人群里走出来,双手插兜说道:"别人随你处理,但这位老人一根头发都不许你们碰!"

"大少爷,你干什么?"杜景峰顿时就急了,他老命一条无所谓,可李承乾还年轻,而且还是李家大少爷,千万不能受半点伤害,否则他对不起李承乾的父母。

魏国志愣了一下,上下打量李承乾,冷笑道:"你又是什么东西?我告诉你,今天敢留下来帮欧阳洪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包括你!"

"哦?"李承乾顿时就笑了,"行啊,那你们一起上吧,省的麻烦!"

"卧槽!口气可不小啊!"

"他的两条手臂归我了,你们随意啊!"

"我预定一条腿!嘿嘿!"

"你们太贪心了,给我留几根肋骨!"

一群人冷笑着向李承乾围上来,杜景峰想过来帮忙却被李承乾制止了。

"一群蝼蚁,我还不放在眼里!"话音一落,李承乾已经向人群冲了过去!

"啊!"

"嗯!"

一连串惨叫声响起,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这些人就倒了一地!

所有人都惊呆了!

更令人惊愕的是,刚才说要打断李承乾双手的人反而被打断双手,预定李承乾一条腿的人自己断了一条腿,说要李承乾肋骨的人,自己的肋骨都被打断!

这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其实这还是李承乾不想把警察招来,所以手下留情,否则这些人早就死了!

魏国志眉头顿时一皱,沉声问道:"身手不错!你是武道几段?"

所有人都看向李承乾。

欧阳洪刚才悄悄问了杜景峰,杜景峰也摸不清李承乾的底细,在他印象里李承乾哪里会什么功夫,难道是后来自学的?

童大师一直在旁边默然旁观,李承乾出手的时候他仔细观察了,并不是江湖上常见的套路,心里也不由得奇怪,对李承乾的武道段位也很好奇。

李承乾淡然说道:"我没有段位。"

一听见这句话,魏国志心里松口气,对李承乾又轻视了几分,只要没有段位他就不担心。

童大师听完也重新闭上眼睛,无名之辈,不足挂齿。

欧阳洪则失望的摇摇头,他刚才还对李承乾寄予希望,以为是什么深藏不露的高手,结果连武道段位都没有,是他想多了。

武道协会影响力极广,凡是习武之人都知道,就像华夏著名学府一般。得到段位证书不仅象征着荣誉,还会得到很多实质性的好处,比如政府特殊部门的招募,权贵富豪的追捧等。好处实在太多,所以极少有人不去考取武道证书。

"阿猫阿狗也敢出头!"魏国志现在彻底不把李承乾放在眼里了,他决定先把李承乾解决掉再收拾剩下的人。

"你们,扶我起来!"欧阳洪突然冲周围的弟子喊道,"这是我们宏盛武馆的事情,别把这位小兄弟卷进来!"

"师傅,你伤势太重不能乱动啊!"

"不行!不能让小兄弟因为我们受伤!"欧阳洪深吸一口气,疼痛令他冷汗直冒,他咬着牙站直身体,沉声道:"小兄弟,请你让开吧!这是我和魏国志的恩怨,与你无关!"

李承乾连武道段位都没有,绝对不是武道三段的魏国志的对手,以魏国志的人品,一定会对李承乾下毒手,他不能坐视不理!

李承乾撇了他一眼,哼笑道:"你还是算了吧!肩骨粉碎,脾脏移位,还能站着就不错了!"他看向魏国志道:"我今天出来一是为了保护杜爷爷,二是给姓魏的一个教训!叫他以后不要狗眼看人低!"

"哈哈哈,好一个狗眼看人低!"魏国志不怒反笑,道:"就让咱们看看到底我是狗眼,还是你是一条狗!"

他双足突然发力向着李承乾冲过来,右手握拳,迎面打来!

他这拳头虽然没有欧阳洪的断雷掌力道大,但也能将一个成年人轻松击晕!

"大少爷小心!"

"小兄弟快躲开!"

杜景峰和欧阳洪齐齐喊出声,尤其是欧阳洪,他看得出来魏国志这一拳绝对没有保留任何余力!而且瞄准的还是头部!这混蛋想要把李承乾打残!

"嘿!"李承乾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只见他也发出一拳,却是轻飘飘的,仿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打出来的一般,别说把人打倒,估计对方根本就不会觉得痛!

可就是这么一拳,却令在场所有人吃了一惊!

只见魏国志和李承乾两拳相碰,大家本以为受伤的一定是李承乾,却不想,魏国志发出一声惨呼,他那条手臂以人类无法达到的角度扭曲着!

他的手臂竟然被李承乾打断了!

现场出现短暂的死寂,随后宏盛武馆这边爆发出一阵欢呼!

杜景峰又惊又喜,欧阳洪也松口气。

而对面那些还指着魏国志给他们出气报仇的学员们都傻眼了,他们师傅居然也输了!?

这家伙的实力难道比武道三段还厉害?莫非是武道二段?

魏国志后退十多步,疼的冷汗直冒。他刚才感觉自己好像一拳打在了一辆向他撞来的重型卡车上!

"你的拳头……为什么这么硬?你这是什么功夫?"魏国志喘息粗气问道。

"功夫?"李承乾哼笑道:"我这是体术,可不是你们那种花拳绣腿!"

体术?众人一脸迷茫,没听过!

李承乾修炼的体术是一种突破人体极限的格斗术,它没有固定的招式,以最快捷,最实用的技巧将敌人击倒为目标,只要修行者的境界进入炼体,都可以运用体术。

见李承乾一步步向自己逼近,魏国志慌了,他踉踉跄跄退到童大师身边,求助道:"大师,快帮我出手教训这小子!"

童大师面沉似水,淡然说道:"退到我后面去。"随后又补了一句,"武道联盟的利润,我要多拿10%!"

魏国志的脸抽了抽,点头道:"行!"

童大师看向李承乾,眼中凶光直闪,说道:"年轻人不要太嚣张,我知道你有两下子,但人外有人的道理,你应该明白!"

李承乾傲然说道:"我就是你说的人外人!"

"哼!狂妄无知!"童大师冷哼一声,"念你是小辈,我就让你五招,省的别人说我欺负小辈!"

童大师之所以如此托大,他也是有底气的。

童大师的独门绝技名为铁布衫,是一种对内力要求极高的功夫。

只要他将内力布在身体表面就会抵抗上千斤的攻击力!所以,欧阳洪的断雷掌才对他毫无作用。

李承乾能一拳打断魏国志的手臂,攻击力绝对不弱,但不可能达到上千斤,突破不了童大师的身体极限,所以他有恃无恐。

"哦?你确定?呵呵,那我就来了!"李承乾哈哈一下,向童大师大步走去。

欧阳洪在后面大喊:"小兄……李师傅,你千万不要轻敌!姓童的肯定会一种硬气功,防御力极强,你别和他硬碰硬!"

欧阳洪终于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输了,但没什么用,就算让他再和童大师打一场,依然还是输。

 

关于李承乾乔雪萌的小说《都市邪尊赘婿》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都市邪尊赘婿》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