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谁念夜庭芳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谁念夜庭芳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谁念夜庭芳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谁念夜庭芳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2019-10-18 15:58:00作者:何念一

《谁念夜庭芳》已上线最新章节完结版,谁念夜庭芳主要围绕着何念一白烨庭发展的故事,此书的创作者是(何念一),谁念夜庭芳最新章节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在这里哦:她爱他入骨,他要的却只是脐带血。她为此,几欲丧命,他却仍不放过。“白烨庭,要怎么样,你才肯罢手!”她无助的哭喊。他抓住她的手,一字一句的说:“永生永世,天涯海角,你都休想离开!”

谁念夜庭芳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谁念夜庭芳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谁念夜庭芳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

单薄的女子穿着米白色的棉布裙,站在水榭的廊桥边,轻盈的就像一抹轻烟,好似风一吹便会乘风而去。

突地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过来,一把抱起桥边的人儿,侯在一旁的女佣急忙往旁边退去。

白烨庭将何念一放进车里,然后一脚油门,车子如离弦之箭驶离了悦园。

“抽她的血,她是稀有血型!”白烨庭将何念一推给医生。

医生面看着木呆呆的何念一,露为难之色,“白先生,何小姐身体极度虚弱,她自己都需要别人输血,又哪来的血给小公子。”

白烨庭咬牙切齿的说:“先抽,抽完再给她吃补血的药,补到她的血足够养着孩子,等到合适的骨髓!”

用一个人的血,养另一个人的血,那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白先生,何小姐的身体真的不行。”医生同情的看着何念一,终是不忍。

“这是她欠孩子的,就是她死,也必须先救孩子!快去!”

白烨庭厉吼一声,医生心神一颤,只得带了何念一去输血。

何念一像木偶一样躺在冰冷的手术床上,冰冷的针头扎进血管里,转眼血管里便充满了深红的血液。

何念一看着那血,泪无声无息的落了下来。

原以为已经不知道痛了,只是当亲眼看到最爱的男人要用她的血来养他们的孩子,她的心仍然痛的不能呼吸。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被抽了多少血,只是再出来时,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轻盈的就好像一片羽毛,若不是有护士抓着她的肩膀,也许下一秒就可以飘上天。

医生看着何念一摇摇欲坠的模样,心疼的直摇头,“白先生,何小姐的身体太虚弱了,就是吃再多的补血药,也满足不了小公子的血量需求。最好的法子,还是骨髓移植。”

白烨庭一言不发,将何念一打横抱起,回到悦园。

何念一被放在一张宽大的贵妃榻上,宽松的棉布裙穿在她身上就像挂在衣架了,瘦削的骨关节高高突起,一双眼睛大的就像吉娃娃,却是空洞的。

“何念一,你必须给我生一个孩子,必须!”

白烨庭伸手覆上她的衣襟,停顿了一会,五指突地收紧,宽松的棉布裙便被扯去。

没有任何前奏,白烨庭强行挤进她的身体。

何念一眉心微微一蹙,空洞的眼眸里终于有了清明之色,她痛苦的看向身上的男人,张了张嘴,最终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

本是这世间最亲密的事情,却好像炼狱一般。

生涩的痛让她快要死去,不,她早已是死过的人了。现在活着的,只不过是他要的生育工具,

何念一闭上眼睛,沉默乖顺的承受着粗蛮的对待。

男人要了一次又一次,不知道过去多久,白烨庭终于离开了。

瘦削的人儿终于动了动,拣起地上的衣裙缓缓的穿上,赤着脚走到铺满白石子的花园小径上,来到一片花田前。

瞳仁微微一动,眼泪落了下来。

第十二章

“爸爸,妈妈,姐姐,别人都说是我害死了你们,可是我真的没有,他不相信我,就是死他也不信我。我要怎么办,到底要怎样才能解脱?你们来带我走好不好,带我走!”

何念一伏跪在地上,瘦削的肩不停的耸动着,泪自指缝中涌出,一滴滴落在泥土里。

“都说鸢尾的花灵可以把思念带给想念的人,可是这里有这么多鸢尾,为什么你们还是听不到我的思念。”

何念一跪在地上,纤细的五指一点点的挖着泥土,“是不是应该把你们养的再好一点,我就可以离开了。鸢尾,你快把我带走吧!”

夜色中,高大的身影掩在茂盛的树丛中,眸子如暗夜里雌伏的猛兽,发出骇亮的光。

医生说她的身体太虚弱,他去找人煮补血的东西给她,再回来人却发现人跑到了这里。

他看着花开正盛的鸢尾花田,突然想到原伟,她这是想要跟原伟走吗?他莫名的怒从心头起,上前一把住她的后衣领,将人提起来。

他冷声质问:“何念一,你想去哪里!”

白烨庭突地上前,抓住她的后衣领。

何念一被他提的双脚提地,一身棉布裙,就像是拎在他手里的晴天娃娃,很是滑稽。

何念一凄凉的笑了笑,“白烨庭,你放过我吧。你要的不过是我的血,那就抽我的骨髓,给你和沈芷歆的儿子。”

“你以为我不敢吗?”白烨庭提起她,逼视着她的眼睛。

让何念一给白思唯做骨髓移植,早在三年前就做过配对,只是医生说何念一身体太过虚弱,捐骨髓可能会命丧手术台,并且成年人捐赠,受捐者容易产生排异反应,唯有脐带血才是最稳妥的。

而如今,她的身体经历过流产大出血,比三年前还要虚弱。

“白烨庭,你说这是我欠你孩子的,那就用我的命还。”何念一绝望的闭上眼睛,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滑落。

如果真不能活着出手术室,那就这样结束吧,至少可以去到天国,与父母姐姐重聚。

“你以为我不敢吗?”

白烨庭恶狠狠的说着,一把扯下她的衣服,再次冲进她的身体。

何念一闭上眼睛,沉默的承受着。

一阵压抑的低吼,白烨庭抽身离去,她像个被抛弃的布娃娃,躺在凌乱的花田里。

泪一颗颗的落在花田里,“白烨庭,你要我的命,那就拿去吧。就当是上辈子欠你的,就当是对之前那二十年爱恋的尝还!”

何念一强撑着坐起身,深深的看一眼花田,走出悦园。

“何小姐,你身子亏损的厉害,根本不能承受骨髓移植,你可能会因为重度贫血,器官衰竭而亡。”

“钟医生,谢谢你,我想的很清楚,这是骨髓捐赠同意书,这是手术中意外死亡免责同意书,全是我亲笔签写。你看一下,还有什么文件要签的。”

第十三章

钟医生看着面前的文件,重重的一声叹息。

“念念!”原伟闯进医生办公室,看着桌上的文件,目光沉痛,“你不要命了,你真要成全那个混蛋!”

“原伟哥,谢谢你一直相信我,关照我,手术之后可能还有些事要你帮忙。如果我死了,请你把我与我的家人葬在一起,如果我还活着,若是医生说医不了,就放弃,这里是我给你的监护委托书。不要让我活受罪!”

何念一抽出一份文件,郑重的交到原伟手里。

原伟愤怒的打掉文件,紧紧的握住何念一瘦削的肩头。

“何念一,我要你活着,你自己的命,自己负责。”他目眦欲裂的看着她,心痛如绞的说道。

何念一抬起纤瘦的手掰起肩头的手,然后蹲到地上,拣起地上的文件。

“对不起,原伟哥,在这个世上,我也只剩你一个亲近的人了,我恐怕还是要麻烦你!”

她微微一笑,那笑在苍白的脸上,就像早春初开的花骨朵儿迎着晨露绽放,赢弱美丽,惹人怜爱。

“原伟哥,拜托你了!”

她挺直了背脊,面带微笑,就像义然赴死的勇士,坚定的往手术室走去。

麻醉缓缓的注入,她感觉到微微的胀痛。

她紧咬着唇瓣,弯起了嘴角,活着命不由己,至少死是可以的。

“白先生,已经有人为令公子捐赠了骨髓,手术已经开始!”

白烨庭正在开会,突地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惊喜万分,很快又感到一丝不安。“捐赠者是谁?”

“是何小姐。”

白烨庭心猛地一沉,厉声说:“立即停止手术!”

电话那端犹豫了下,说:“何小姐特意嘱咐,抽完她的骨髓再通知您!”

白烨庭腾地站起身,面上陡地布上阴云,“我马上过来!”

他收起电话,扔下一会议室开会的员工,脚步一转冲了出去。

一路上,白色超跑快如闪电,在车水马龙的城市道路上穿行,心跳与车速一起不停的加速,直到医院门口,于嘎的一声停了下来。

心跳似乎也在这一刻停止,他僵在驾驶位上。

白烨庭,你在担心什么?

他反问着自己。

他闭上眼睛,脑子里地浮现出一张苍白消瘦、泪痕婆娑的脸庞,那张脸说:“你要我的命,那就拿去吧。”

该死的,你以为把命给我,我就会原谅你当年犯下的罪孽了吗?

白烨庭已经一阵风似跑进了手术室。

“白先生,里面正在进行手术,你不能进去!”

“何念一呢,人呢?”白烨庭拎起门口的医生,神色冰冷的好似地狱修罗。

“何,何小姐在里面,白先生,你现在不能进去。”医生有些畏惧的解释。

“您风尘仆仆,会让捐赠者和被捐者都会受到感染,请您在外等侯,稍晚一点,就可以去监护室探望他们。”

说完医生闪身进了手术室,快速的反锁上门。

白烨庭定定的站在原地,眸光死死的看着手术室大门,好像要洞穿了门板,看清里面的情形一般。

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那么在意那个女人的生死,

不知道过去多久,手术室门终于打开了,白烨庭眸光直直的看着推出来的病床。

小小的人儿浑身插满了管子,沉沉的昏睡着。

“白先生,我们现在要将令公子送进加护病房,暂时不能与其他人接触。抱歉!”主刀医生隔开白烨庭,护士们便推着白思唯去了加护病房。

医护们随后也都走了出来,手术室的随即关上。

白烨庭眸光一凛,伸手抵住门板,“何念一呢?”

第十五章

“对不起,白先生,何小姐她……”医生欲言又止,表情凝重万分,白烨庭顿生不安,冷厉出声:“她人呢?”

“对不起,何小姐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我们尽力了!”医生看他一眼,终是遗憾的说道。

“你说什么?!”白烨庭通身的气息猛地下降到零度,他抓住医生,声音陡地冷厉成刀。

“白先生,何小姐失血过多,经抢救无救已经死亡,一会我们会派人送去太平间。请您节哀!”医生小心翼翼,硬着头皮说道。

白烨庭一脚踹开手术室,看到了那蒙着白布的病床。

她真的死了?

曾经无数次他恨不得她死,可是她真的死了,心为什么这样痛,痛的恨不得死去的人是自己。

白烨庭感觉自己的双腿像灌了铅一样,举步维艰,缓慢的靠近小床,颤抖着手掀开一角白布。

何念一像睡着了一样躺在床上,

“何念一,何念一,你给我醒来,醒来,你欠我的还没有还,你给我醒来!”白烨庭突地抓起何念一的肩膀,摇晃着她的身体。

何念一却像个人偶,任由他摇晃着。

“白先生,何小姐已经走了,请节哀!”医生上前。

“滚!”白烨庭目眦欲裂,凶狠无比的看着医生,“她没有死,你在骗我!”

他的念一,怎么可能会死!

“噗——”白烨庭只觉得胸闷,张嘴喷出一口血,眼前一黑,陷入了黑暗之中……

何念一的《谁念夜庭芳》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谁念夜庭芳》就可以了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