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顾清歌墨纪天 《独家蜜恋傅少绝宠小甜妻》精彩小说完整版

顾清歌墨纪天 《独家蜜恋傅少绝宠小甜妻》精彩小说完整版

2019-10-18 15:55:28作者:时妩

时妩的最新小说《独家蜜恋傅少绝宠小甜妻》精彩小说完整版已经出炉啦,本文的主角就是顾清歌墨纪天,他们的故事又是怎样的,一起去深入了解吧:一句承诺,将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捆绑在一起,她的生活从此天翻地覆。“做好你的傀儡太太,管住你的心。”撒旦的爱情不是什么女人都受得起,他逼她吞下堕胎药。她心灰意冷,他却霸道地圈住她的腰身,“夺了我的心还想跑?”

顾清歌墨纪天 《独家蜜恋傅少绝宠小甜妻》精彩小说完整版

独家蜜恋傅少绝宠小甜妻全文免费阅读

第9章:这就要哭了?

但一想到刚才傅斯寒那将近杀人的眼神,她只好忍住了伸手去挠后背的冲动,双手平稳地放在膝盖上,咬着下唇一直忍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就在顾清歌觉得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这段手机铃声在狭隘的空间里显得很突兀,顾清歌身子一僵,这好像是自己的手机铃声。

冷不防的,傅斯寒的眸子睁开,顾清歌登时感觉周围的温度下降了些许。

他醒了……

顾清歌僵在原地不敢动,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好半晌,傅斯寒扭过头看向她。

接电话!

听言,顾清歌这才反应过来,哦了一声,然后赶紧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她的眸色深了几分,没有接电话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随后又将手机给静音了、

这些动作落到傅斯寒的眼里,却让他嘲讽地勾起了唇角,不接?

顾清歌将手机放回口袋里,点头:嗯,你不是要睡觉吗?我怕吵到你。

嗤。

傅斯寒却不屑地冷笑一声,是怕吵到我,还是心虚?

听言,顾清歌觉得他这句话实在太过莫名其妙,心虚什么?

她不明白!

傅斯寒眸中掠过一抹嘲讽,不敢当着我的面接电话,是情夫打来的么?

他记得,她并不是一个清白的女人。

顾清歌脸色一变,总算是明白过来他说自己心虚是为什么了,好看的秀眉皱了起来,她无语地看着他。

我不过是看你在睡觉听不得一点声音,所以才没有接电话而已。

说完,顾清歌见他仍旧是以侧脸对着自己,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她气得咬唇嘟嚷了一句。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倏地,傅斯寒紧闭的冷眸忽地睁开,射出一道寒光朝她而来,有胆子,就再说一遍。

他说得不缓不慢,声音也不大,可已经无端生出一股凌厉之气来,这道气势势破竹,惊得顾清歌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顾清歌抿了一下唇角,心下觉得自己好懦弱,可是面对他如此张扬霸道的气势,让她再说一句,她又没这个胆子。

气死她了!

真希望傅家的奶奶病情赶紧好起来,这样她就可以跟这个恶劣的男人一拍两散了,省得相看两厌。

手机关了静音以后,顾清歌也不知道手机有没有再响过,两人一路无言到了医院。

下了车以后,顾清歌刚准备跑远一点去拿手机来回电话,可刚走了两步后面的衣领却被人给揪住了。

回来。

放开我。

顾清歌挣扎着:我要去打个电话。

打电话去哪儿不行?还是真心虚?给情夫打电话?

傅斯寒眸色一冷,猛地从她手中夺过了手机,顾清歌脸色一变,旋身想去抢。

还给我。

顾清歌只有165公分,而傅斯寒有183公分左右,他这一抬手,顾清歌跳起来都触碰不到那部手机。

你还给我!

顾清歌拿不到手机,只能一直在他面前蹦哒着,可每一次都抢不到。

像一只可怜的小丑。

傅斯寒抬头看了手机一眼,很老式的手机牌子,手机边沿都被摩擦得有点泛白了。

傅斯寒蹙起眉。

快点把手机还给我!顾清歌还在他前面锲而不舍地蹦哒着,他低下头,看到急得眼眶都快红了,纯净的眸子里似乎隐隐泛起雾意来。

靠!

这就要哭了?

傅斯寒冷着脸将手机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在离开医院以前,手机由我保管。

听言,顾清歌脸色一变:凭什么?

凭什么?呵,看来你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我怎么没有搞清楚状况了,手机是我的。

傅斯寒冷着脸,沉默不语地朝医院内走去,顾清歌见状,只好赶紧跟着他的脚步追上前,边走边问:你到底拿我的手机做什么?我只是想给我妹妹回个电话而已。

然而傅斯寒根本就不理她,他修长的腿迈的步子很大,顾清歌小跑着追他都有些吃力。

猛地,傅斯寒停住脚步。

顾清歌紧急地刹住脚步,差点就撞上他的后背了。

一会进去病房以后,该怎么做你知道吧?

听言,顾清歌愕然地抬起头:什么?

傅斯寒低头扫了她一眼,突然伸出一只胳膊来。

顾清歌露出不解的神色,望着那只横在自己面前的胳膊:怎么了?

你脑袋是拿来当摆设的吗?傅斯寒突然没好气地质问了一句,在人前我们是夫妻,懂?

我知道啊。

顾清歌点头,她当然知道自己跟他是夫妻了,结婚证都领了,睡也睡过了,用不着他来费心提醒。

夫妻应该怎么做?傅斯寒真想敲开她的脑袋,看看她整天在想着什么,明明表面上看起来挺机灵的,可为什么这么迟钝?

夫妻应该怎么做?

这个问题难倒了顾清歌,她以前又没有结过婚,她怎么知道?

看她站在那里不动,傅斯寒冷笑:都已经不是处女了,还不知道男女之间的相处方式?

这句话充满了嘲讽,顾清歌拧起秀眉,刚想反驳他,傅斯寒却直接不耐烦地将胳膊架到了她的肩膀上,然后冷声吩咐:没时间跟你啰嗦,病房就在前面,一会见到我奶奶,你要跟我假扮成很恩爱的夫妻,懂么?

听到这里,顾清歌总算是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她点头:我知道了,你不早说。

谁知道你这女人是不是在欲擒故纵,这么简单的事情还需要别人说?你有没有脑子?

你才没有脑子!

顾清歌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快点!傅斯寒催促了一句,顾清歌这才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然后感觉到傅斯寒的身体一僵,抬起头就看到他拧起了秀眉。

顾清歌立即想到了舒姨跟自己说的事情。

他们家少爷有洁癖,也就是强迫症,她现在这样碰他,他岂不是要发脾气了?

想到这里,顾清歌试图收回自己的手,然后一边问道:你不是不喜欢别人碰你吗?

听言,傅斯寒的步子一顿,是啊,他不喜欢别人碰她。

可是这眼下这女人……

他刚才居然没有想到这一方面,最关键的是,他居然对她没有抵触?

想到这里,傅斯寒蹙起眉。

于他而言,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想到这里,他冷笑出声:是,特别是你这种爱慕虚荣且有心机的女人。

听言,顾清歌脸色一变,直接将手收了回来。

既然如此,那就各走各的吧。

你敢!傅斯寒冷斥了一句。

你不是不喜欢我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碰你么?顾清歌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她发现自己在他面前似乎胆子在逐渐放大,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到现在敢偶尔顶句嘴了。

是,知不知道你碰了我以后,今天这件西装回去以后就得扔了?不过那不代表你就不需要做戏了,在我奶奶面前,你敢露出丁点马脚试试?

……原来是为了他奶奶,看来他是因为他奶奶才妥协的吧?

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顾清歌在心里犯嘀咕,没想到他看起来冷冰冰的,倒是挺孝顺的。

大概自己跟他的婚事,也是他奶奶一手促成的吧?要不然他肯定会发火。

想到这里,顾清歌才不情不愿地挽住了他的手,跟着他一块走进了病房。

病房里请了好几个专人看护着,进去的时候,专人在替老奶奶削着水果。

奶奶。

傅斯寒一进门便低声唤了一声,声音低沉好听,而且冷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暖暖的亲情之意。

顾清歌有些意外,没想到冷如冰石的男人跟他奶奶说起话来,居然这么温柔……

小寒来了?傅奶奶看到他们,苍老的脸上立即绽放出笑意,当目光触及到傅斯寒身边的顾清歌时,老奶奶的目光更加柔和了几分。

清歌也来了,快,到奶奶身边来坐。

听言,顾清歌看了傅斯寒一眼,本来只是下意识地看向他,却没想到意外居然对上一双深情温柔的眸子,奶奶叫你过去呢,去吧。

……好。

如此大的转变,顾清歌还真是有些不适应,点头抽回自己的手,然后朝傅奶奶走地这去。

傅奶奶看到他们双手是搂在一起的,眸里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

这个孙媳妇乖巧伶俐,气质也很干净,很得她的喜欢。

奶奶。

顾清歌在床沿边坐下来,傅奶奶立即拉住她的双手,仔细地盯着她瞧。

乖,你这孩子真的是越看越喜欢,云笑就是厉害,不仅自己生得好,生的女儿也这么好看,奶奶啊,真的是越看越喜欢。

谢谢奶奶。

顾清歌露出恬静的笑容,垂下眉眼,一副很安静乖巧的模样。

傅奶奶想到了什么,拉着她的手亲切地问道:刚才看你跟小寒是一块进来的,你们……

小寒?

是了,傅奶奶应该是在叫傅斯寒的名字,不过小寒这个名字,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明明那么高大俊美的一个男人,居然有个小字,听着就觉得极有违合感。

还没有回答,顾清歌就感觉如芒在背,不用回头,她大概就知道是谁在看她了。

他是在用眼神警告自己。

思及此,顾清歌露出娇羞的笑容,垂着脑袋道:奶奶,我们已经结婚了。

 

 

第10章:一起见他的奶奶

听言,傅奶奶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真的结婚了?我听阿峥说你们结婚的时候还不敢相信,小寒这孩子怎么可能会这么听话呢,没想到……

奶奶,斯寒对我很好,您放心。

没等傅奶奶说出后面的话,顾清歌便优先说道,好让她放心。

傅奶奶挑了挑眉,真的?这可是第一次有人跟我说小寒的好话?不是他欺负你威胁你吧?

说完,傅奶奶将目光投向站在不远处的傅斯寒。

顾清歌差点失笑出声,原来傅斯寒的德性他奶奶也知道啊。

不过后背那眼神实在太过凌厉了,顾清歌只能硬着头皮道:奶奶,没有,斯寒对我很好。

是吗?怎么个好法?你倒是跟奶奶说说看,他真的这么乖就接受了我的安排?

嗯……顾清歌想了想,小声地凑到傅奶奶身边说了一句话,然后脸红红地退了开来。

傅奶奶却被她给逗笑了,然后伸手捏着她的脸蛋:真的?不骗奶奶?

顾清歌脸红红地点着头:不敢。

好,那奶奶就相信清歌的话,不过这小子要是欺负你,你可得记得告诉奶奶。

嗯,谢谢奶奶。

站在一旁的傅斯寒却忍不住蹙起眉,那丫头跟他奶奶说了什么悄悄话?难不成是讲自己的坏话?把他的恶行全部告诉他奶奶了?

可是看他奶奶笑得那么欢乐,又好似不是说他坏话的样子。

这丫头究竟说了什么?把他奶奶逗得如此欢乐?

来,清歌,这是奶奶给你的见面礼。

傅奶奶突然从自己的手上摘下一个镯子来塞到了顾清歌的手里。

镯子通体碧绿,颜色特别考究,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那种,顾清歌吓了一大跳,赶紧摆手:不行的奶奶,这镯子太贵重了。

这镯子再贵重,也没有我的孙媳妇珍贵,快收下吧,这可是奶奶给你的见面礼,奶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有这个镯子,陪了奶奶这半辈子时间了。

大概是旁边的傅斯寒不舍得将这么贵重的东西给顾清歌,忍不住说了一句:奶奶,这不是爷爷当年送给您的定情信物吗?

顾清歌一听,脸色一变:既然是爷爷送给奶奶的,那我就更加不能收了,奶奶还是自己留着吧。

听言,傅奶奶顿时有些不高兴地扫了傅斯寒一眼:小寒,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虽然是定情信物,但如今你已经娶妻了,那奶奶把这个镯子送给你媳妇有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不对,只是送给她以后您拿什么当念想?

傅奶奶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片刻后才恢复原状。

没事的清歌,你就收着吧。

真的不可以,奶奶。

顾清歌哪里敢收下这个镯子,其一这对于傅奶奶来说真的很贵重,其二,如果她收了,傅斯寒肯定会更加看不起她的。

所以,光凭这两点,她就是怎么也不能收下这个镯子。

清歌,你不愿意收,是不是嫌弃奶奶的东西不好?因为太古董化了,所以你不喜欢对不对?傅奶奶突然板起面孔,有些严肃地问道。

顾清歌顿时慌了神,忙摇头:不是奶奶的,清歌没有这样想,我只是觉得这个镯子既然是爷爷送给您的,那对您而言就有着非凡的意义,怎么可以这么随便就送给别人呢?

清歌,你记住啦,你现在不是别人,你可是我的孙媳妇,懂吗?送给自己的孙媳妇,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快拿着,再不拿着,奶奶真的要生气啦。

傅奶奶硬是将镯子塞到她的手里,顾清歌急得扭过头去看傅斯寒,意外的,他居然没有看这边,而是扭头看向了别处。

他这意思是要自己处理了。

顾清歌没敢逆傅奶奶的意,只好收下:那,清歌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奶奶。

真乖。

顾清歌收下了镯子,傅斯寒看她的眼神冷了几分。

之后傅奶奶把傅斯寒叫过来,两人聊了一会儿,聊的无非都是一些让傅斯寒好好待她顾清歌一类的话。

毕竟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聊了一会儿,傅奶奶便闭上了眼睛,居然靠着枕头头一点一点地睡着了。

嘘。

看护的专人看到这一幕,便朝顾清歌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傅老夫人睡着了。

顾清歌只好站起身,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生怕自己会吵到老人家。

傅少爷,少奶奶,老夫人今天睡了,您们就先回去吧。

顾清歌点头,好,那麻烦您好好照顾奶奶了。

应该的。

顾清歌转头正准备跟傅斯寒说话,却瞧见他居然已经先行出了病房了,把自己扔在这儿。

她只好快步追出病房,看到傅斯寒已经走远了,顾清歌跑了一小会儿才追上他。

你为什么不等等我?

等你?傅斯寒停下脚步,扯唇冷笑:戏还没有演够?

听言,顾清歌一怔,是啊,她差点忘记了,两人只是在演戏而已。

见她脸色不佳,傅斯寒嘲讽地道:还是你这么快就入戏了?

没有。

顾清歌摇头,然后将自己手上那个镯子给摘下来:我只是想把这个东西还给你而已。

她将那个通体碧绿的镯子递了过来。

傅斯寒有些意外地眯起眸子,这个镯子很值钱,她居然舍得还回来?

这是爷爷送给奶奶的定情信物,我不能要。

既然知道不能要,为什么又要接受?

 

第11章:被丢下了

你也看到了。

顾清歌脸色有些为难:奶奶当时有点生气,我只好……

不想要就亲自送回去。

傅斯寒冷声道。

听言,顾清歌只好垂下眼帘道:这个镯子原本就是奶奶打算送给她的孙媳妇的,现在送回去只会让她生气而已,不如交给你保管,反正等奶奶身体一好,我们就是要离婚的,到时候你有了自己的女朋友,你就可以把这个镯子……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傅斯寒就已经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顾清歌见状赶紧追上去:我话还没有说完呢……

她一路小跑着跟到门外,见他上了车,便也打算跟着上去,不想傅斯寒摇下车窗,将一个黑色的物品扔给她,然后眼神冰冷地望着她。

别跟着我。

顾清歌伸手接住那个黑色的物品,发现是自己的手机,听到他的话以后,随即露出诧异的表情:是你把我带出来的。

那又如何?傅斯寒寒气森森地扫了她一眼,凉薄地收回目光,落唇轻启:开车。

司机不敢说什么,怯怯地看了顾清歌一眼之后便将车开走了。

留下顾清歌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医院的大门口。

混蛋!

等车走远了,顾清歌才咬住下唇骂了一句。

那个男人远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恶劣许多,要求她配合他演戏,结果演完了,他就把自己抛下了。

顾清歌站在原地,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镯子,傅斯寒没有收,只能暂时由她保管了。

她将镯子重新戴回细白的手腕上,然后才拿出手机打电话。

刚准备打电话,没想到电话就进来了,顾清歌顺手接起。

喂。

姐,我给你打了十几个电话你怎么都不接呀?一个娇嗔撒娇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了过来。

手机没有带在身边,所以没听到,你有什么事吗?

顾清歌有一个妹妹,叫做顾笙离。

不过,不是亲生的。

说起她跟顾笙离的关系,真的有点复杂。

她是秋姨在福利院收养的小女孩,一开始秋姨没有孩子,问了算命先生,说是笙离跟她有缘,所以她便收养了她。

然后没过几年,秋姨便生了个男孩。

于是,顾笙离便成了顾家的‘贵人’。

母凭子贵真的不是没有道理的,可惜了顾清歌,生母已逝,留下她一个人在顾家,孤零零地活着。

虽然秋姨表面上对她的态度很好,像个亲生母亲一样,可顾清歌知道,她一直在算计着自己。

就像这一次嫁过来傅家,就便是她都算计好的。

姐姐,我这两天一直在实习,都不知道你去景城了,听我妈说,姐姐已经结婚了?

嗯。

顾清歌神色平淡地点点头。

对不起姐姐,本来这桩婚事应该我来替你的,可是我没想到妈妈她居然让你嫁过去,真的对不起……

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木已成舟,你再说这些都改变不了什么了。

顾清歌的语气淡淡的,听起来不悲不喜。

顾笙离一时也没拿稳她到底是什么脾气,但过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问道:等我这两天实习结束,我过去景城看看你好吗?

看她?

过来看她在傅家过得什么生活么?

顾清歌还没有答话,顾笙离就在那头道:就这么决定了姐姐,等我实习一结束,我马上就过去找你,我们主管现在叫我了,我先去忙了。

吧哒,顾笙离挂断了电话。

顾清歌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只好将手机收起来,然后叹了口气。

顾清歌自己打了车回到傅家。

少奶奶,您回来了。

舒姨看到她,便亲切地打了一声招呼。

舒姨。

少爷呢?没跟您一块回来。

舒姨有些诧异地看着她的身后。

顾清歌淡淡地笑了笑:他大概是工作忙吧。

听言,舒姨悟到了什么,点头拉开了话题。

少奶奶早上起床都没吃东西呢,饿不饿?要不要舒姨给你做点好吃的?

不用了,谢谢舒姨,我没什么胃口,我就想去休息一下。

那好。

说完,顾清歌便上了楼,舒姨望着她纤细的背影,突然想起了什么,便叫住了她。

少奶奶。

听言,顾清歌的步子顿立在原地,回头:舒姨?

你等一下。

舒姨不知道跑去干什么了,过了一会儿她拿来了一片册子递给她。

这是这次婚礼的名单。

名单?顾清歌接过册子,翻了几翻,发现上头都是一堆自己不认识的人名。

这是?

少奶奶,这是婚礼名单呀,夫人叫我把册子拿给你,看看少奶奶有没有什么亲戚朋友要请来参加婚礼的?

顾清歌愣了一下,片刻才反应过来。

婚礼么??

原来她顾清歌这辈子还能有机会举行婚礼吗?

不是已经拍了结婚证吗?为什么……还要举行婚礼?像傅斯寒那种男人,他那么嫌弃自己,他会跟自己举行婚礼吗?

举行婚礼就意味着,让所有亲戚朋友都知道这件事情,他肯定不会同意的。

少奶奶,女人这一辈子可就这么一次,不举行婚礼怎么行?我们家夫人说了,结婚是大事,必须举行婚礼,可不能让外头的人以为嫁进我们傅家是来受苦的。

所以这婚礼以及过场,都是得走一走的。

……顾清歌觉得很意外。

那个傅夫人外表上看着雍容华贵,而且挺高冷的,对她亦是爱理不理,可没想到她居然能替她着想。

想到这里,顾清歌咬住下唇,心里觉得有点感动。

所以少奶奶看一看,有没有需要添的名字?

需要添的名字吗?也就是女方家要请的客人了。

她似乎……没有什么要请的,除了她家里的人以外,还有她的好朋友,可是这场婚礼真的会如期举行吗?

她很担心,到时候把自己的亲人都请过来以后,她会不会丢脸?

想到这里,顾清歌合上册子道:我家里的亲戚有点多,我暂时也没想好是谁。

没关系。

舒姨露出笑脸:少奶奶把册子拿回去,明早再把册子交给我就行了。

谢谢。

 

时妩的《独家蜜恋傅少绝宠小甜妻》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独家蜜恋傅少绝宠小甜妻》就可以了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