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相思引(叶瓷沈君默)小说无广告 相思引全文在线阅读

相思引(叶瓷沈君默)小说无广告 相思引全文在线阅读

2019-10-18 15:35:54作者:慕七七

叶瓷沈君默的小说是《相思引》,本文作者是慕七七,文章相思引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值得一读。文章节选免费阅读:坐牢三年,每个月叶瓷都会死一次。每个月的这一天,沈君默都会来看她。然后在单独的探监室里,狠狠折磨她……她痛不欲生,“沈君默,你那么恨我,干脆杀了我。”他笑的残忍嗜血,“杀了你?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了。我要让你在这地狱,生不如死……”

相思引(叶瓷沈君默)小说无广告 相思引全文在线阅读

叶瓷沈君默相思引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九章 太恶心了

沈君默坐在客厅,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脸色灰败。

明明他想的不是这样,他甚至想着以后跟她一起好好生活。甚至还想着,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她还活着,他们干脆找个陌生的城市隐居。

可最后为什么会发展成不发不可收拾的地方,连他自己都没有预料。

他的目光看向餐厅,一地狼藉。

苦笑了笑,那么丰盛的一桌子饭菜,被他给毁了。现在只能饿肚子了,那个女人也什么都没吃,应该也会饿吧!

转念自嘲一想,人家都不愿意跟自己吃饭,管她会不会饿。反正又饿不死!

门铃响了,沈君默皱眉没动。

佣人都被他支走了,现在按门铃的除了那几个人,就没别人了。

这种时候,他不想跟任何人说话。可是,外面的门铃声一直不停,吵的他头疼。

他站起来,走过去开了门。

门外叶瓷抱着一束花站在门口,看到她脸上带着甜甜的喜悦。跟当年叶瓷看她的目光很像,却又缺点什么。

沈君默看着她,怔了一怔,伸手将她搂在怀里,抱得很紧。

“君默,你怎么了?”突然被沈君默这么抱着,叶蓝有些意想不到,很快的反手抱着他,很享受地贴着他的脸。

“你喝酒了?”

闻到他浑身酒味,叶蓝问,“怎么喝这么多酒,心情不好吗?”

沈君默忽然松开她——这不是叶瓷!

当年的叶瓷会很兴奋地要跟他拼酒,要是喝不过她,就会跟他讲条件,以后不准再喝这么多酒了!

“没事。”

沈君默按着额头,往里面走,“你怎么来了?”

突然之间变得冷淡,叶蓝微微失落。很快的调整好心态,跟在后面,“想你了,就过来看看。你不想让我过来吗?”

沈君默正迟疑着怎么回答的时候,叶蓝忽然惊呼一声,“天呐,君默,你的餐厅……”

“哦,刚刚不小心打碎了。”沈君默语气很平淡。

“怎么也不让佣人收拾下。”叶蓝将鲜花插进花瓶中,走过去收拾起来。一路上,她的视线到处扫,没有见到疑似的女人。

那就应该不是在这一层了。

这满地的狼藉看得出来,沈君默跟那个女人发生了很大的争执。

叶蓝皱眉,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在她的眼皮底下跟沈君默勾搭在一起,而且还轻易地让他动了怒。

从她认识沈君默以来,叶蓝只见过他在面对那个死去的人的时候才会生气。对于其他人,他从来都是很克制自己。

究竟是谁?

她只顾着想七想八,没注意到玻璃碎片,一下子割到了她的手指。

“哎呀!”

听到她惊呼,沈君默走过来,“怎么了?”

“没事,就划破了下。”

“起来,别弄了。我去给你拿药处理下。”沈君默声音很平静,刚刚叶瓷好像也割到了,不知道现在还有没在流血。

“真的不用。这也没多大点事。”叶蓝笑笑说,还没说完,沈君默已经拿了医药箱。他站在客厅,“过来,别弄了。等会让佣人收拾。”

叶蓝羞涩一笑,走了过去。沈君默还是很在意她的,虽然可能不是最在意她,但是这么多年,也就只有她一个女人站在她身边。

只是现在……

楼上那个女人——

叶蓝坐在沙发上,看着沈君默蹲在他面前,给他止血擦药贴上创可贴,她的眼神变得越发痴迷。

这是她爱的男人,默默地爱了很多年的男人。

在叶瓷还没见到他的时候,她就已经爱上了。只是后来,那位叶家二小姐,满世界宣布她要追求沈君默,还说他一定会是她的男人,她便把这份爱意埋在了心底,默默地喜欢着。

直到……

“好了。”沈君默站起来,刚一转身,腰被人抱住。

沈君默站直,感觉身后的女人缠了上来,紧紧地抱着自己,他没有动。

“君默,我好爱你。”

叶蓝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双手慢慢地从他的衣服滑进去,“我真的很爱你,特别特别爱。”

她忍不了,一想到有个危险的女人出现,叶蓝再也忍不了。

那些年是叶瓷,好不容没有了那么个女人。现在又多出来一个!

就算在他眼里是个放荡的人也罢了。如果没有那件事,她早就是沈君默名正言顺的妻子。

她亲吻着他的耳垂,抚摸着他的身体,在他身上点火。

她不丑,相反非常漂亮,她就不信,男人会拒绝得了她。

沈君默站着没动,目光忽然注意到楼梯间的一片衣角。忽然冷笑了下,转过身将叶蓝往沙发上一推,压了上去……

……

叶瓷一直待在房间,实在渴的受不了想出来找水喝,忽然注意到楼下的两个人,顿时惊呆在原地。

那两个抱在一起的人,一个是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恶魔,一个是她姐姐!

她姐姐和沈君默?他们在一起了!

她看着沙发上两具身体纠缠在一起,热吻的忘乎所以。那个从来只会用粗鲁和残暴对待自己的人,那么温柔地对着另外一个女人。

本来以为麻痹的心,还是忍不住地刺疼起来。她感觉呼吸急促,喘过不气,好像要死了。

再看一眼,叶蓝的衣服已经褪去了大半,两人在沙发上忘乎所以的好像马上就要上演一出“肉搏战”。

她忽然觉得好恶心!

恶心的想吐!

沈君默明知道她是自己的姐姐,为什么会那么对她?还有叶蓝,她的姐姐。难道她不知道沈君默很恨他们家吗?不知道他害死了妈妈吗?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叶瓷一刻也待不了,朝房间跑去。

——恶心,太恶心了!

不小心踢到了脚边的什么东西,她顾不得被发现,跑进了卧室,反锁起来,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叶蓝正有感觉,忽然听到什么声音,沈君默已经从她身上起来了。眼底没有一丝情欲,他的目光似乎往楼上看了一眼,冷淡地命令,“你走吧!”

“君默,让我留下来吧!”叶蓝衣衫半褪,刚刚被沈君默亲的面色绯红,只要她成为沈君默真正的女人,就好了!

“叶蓝,别让我讨厌你!”沈君默身上衣服一丝不苟,冷淡地看着她,好像刚刚动情地亲吻着她的人不是他似的!

叶蓝脸色一白,拉起衣服,“我知道了!”

她一走,沈君默朝楼上走去。

刚刚自己像个毛头小子,为了让某个女人生气吃醋,让她感受一下他的心情,现在想起来就觉得自己像个傻逼!

第二十章 跪下求我

沈君默最后还是没有去看叶瓷,有可能是怕看到叶瓷又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或者说,他怕自己因为按捺不住的怒意,让两人的状态变得更糟。

总之,他最后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叶瓷听到门口走近又离开的脚步声,紧紧地抱着自己,泪流满面。

叶蓝一出来,脸色就变得很难看。刚刚明明一切都快水到渠成了,沈君默突然刹车,很明显是楼上那个女人搞的鬼!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对沈君默的影响这么大!

忽然,她见到早上的佣人,快步走了过去,“你真的不知道那女人叫什么吗?或者长什么样子告诉我也行。”

再不主动出击,她的地位不保。

佣人似乎有所迟疑,其实她下午让那位女人下来接电话的时候看了一眼,也偷偷拍了照片。

只是真的要给叶蓝知道吗?

“你知道是不是?快告诉我,我给你钱。要多少钱都可以!”

佣人想了一会儿,偷偷拿出手机,“叶小姐,我告诉你可以。你可千万不要让先生知道是我告诉你的啊。要不然,我的饭碗不保!”

“行。我不会说的。”

得到保证,佣人才将偷拍到的照片递给她,“她一直低着头,我也不敢对着她拍。就拍到了一张侧脸。不过叶小姐,你放心。那个女人没有你漂亮!”

叶蓝拿过手机,视线注意到手机上的女人时,整个人变得不敢置信。

——是叶瓷!她没有死?

……

沈君默次日一大早就去医院看沈乐乐了,他想着把沈乐乐带回家,说不定叶瓷会开心一点。

明明一边跟她生气,一边还是忍不住照顾她的情绪,想让她开心。

“乐乐,等会带你见一个阿姨。你见到她之后,一定要乖,知道吗?”沈君默坐在病床前,看着儿子低着头画画。旁边还有叶瓷画的画。

他当时就是看到这张画觉得奇怪,开始怀疑的。

叶瓷从小就会画画,但是从来没有好好画。而且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画画的时候,有个很细小的习惯,每一张图下面都会都会画一片小叶子。这种习惯已经根深蒂固,从来没有变过……

当他看到那片小叶子,他整个人犹如被人重重击打了了一拳。

喜悦、震惊、愤怒、疑惑、高兴、各种情绪交杂,复杂的道不清说不明。

……

叶瓷一直在房间里没出去,她不知道沈君默在不在家,也不知道叶蓝还在不在。她就坐在地上从天黑坐到天亮。

脑海中有各种画面,想的她头疼。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响起敲门声。

叶瓷没有动,敲门声不减。

忽然,按密码的声音,应该是沈君默拿钥匙过来开门了。

她正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该藏在哪里的时候,门被打开。

突然的亮光刺的她眼睛疼,她抬手挡住,从手指缝隙中,她看到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好久不见啊,妹妹!”

来的人不是沈君默,是叶蓝!

“怎么,看到我很惊讶?”叶蓝一身红裙,栗色的大波浪拢在身后,浑身都是耀眼的气质。跟当初她印象中那个稳重低调的姐姐完全不一样。

她踩着高跟鞋走到她面前,坐到她对面的沙发上,淡笑地打量着她,“也对。我见到你也很惊讶呢!”

叶瓷呆呆愣愣地望着她,坐在地上。当初那个被人捧在天上的骄傲小公举,现在像一条狗一样坐在地上。

她心里一阵畅快。

“不认识我了吗?怎么一句话都不说?”

叶瓷看着她,良久才张嘴,“你怎么来这里了?沈君默知道吗?”

这些天,沈君默把她关在这里,不让佣人靠近。应该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在这里。

现在叶瓷突然出现,让她很奇怪。

听到她的话,叶蓝心里一顿恼火。脸上笑的更加放肆,“你这是什么话?我能来这里,君默当然知道。我跟他什么关系,你昨晚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我的好妹妹!”

见到她神情微微一变,叶蓝又笑,“其实吧,我真没想到你还活着。毕竟你当年做了什么事,所有人都知道。君默把你藏在这里,无非是因为你给他生了个儿子。”

“等我给他生个孩子。你那个智障儿子会跟你一样被他扔到一边。”

“你很恨我!”叶瓷心里震了震,忽然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很笃定的语气,叶蓝沉默了片刻,笑了笑,没有反驳。

“姐,我知道沈君默恨我的原因,那么你呢?为什么?”叶瓷看着她,“你明知道他对我恨之入骨,随时都会让我们叶家消失。甚至妈妈,都是他害死的。你为什么要跟这样一个人在一起?”

叶蓝震惊于她所说的话,脸上不动神色,“那跟我有什么关系,那又不是我妈。”叶蓝靠近她,“我的好妹妹,你别忘了。我跟你们叶家一丁点关系都没有。”

“至于你所说的那个叶家,早就不存在了。叶家现在已经是我的产业,我是叶家的领导人。说起来,这还得多亏君默帮我呢。要不是有他,我怎么可能会那么快吃掉整个叶氏集团。”

什么?

叶瓷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她父母的基业都成为别人的囊中之物了?那她的爸爸呢?为什么盛家成从来没有告诉过她?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你那个爸爸在哪里?”叶蓝笑,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跪瞎求我,求我,我就告诉你!”

“姐,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们是一家人啊。我爸妈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这样?”

叶蓝一脚将她踹开,“谁跟你们是一家人,你们叶家是我仇人。你爸妈假仁假义将我收养,却从来没把我当成他们孩子,只是为了利用我,衬托你这位千金小姐。我对他们恨之入骨……”

“对了,君默没告诉你吧。你爸爸在监狱呢,一个患有哮喘病的中年男人,在监狱那种地方,啧啧啧……”

第二十一章 她有严重抑郁症

“你死了的话还好,沈君默不会怎么想着对付你儿子和你爸爸。可惜你还活着。你害死了君默的妹妹,你以为这份仇恨他会忘吗?这些都会被施加到你爸爸和你儿子身上。”

叶蓝说完,丢下个什么东西,转身就走了。

“好好想想吧。免得我这个做姐姐的没有提醒过你……”

叶蓝一走,叶瓷好像被抽光了所有力气一样。她目光呆滞地望着天花板,不禁怀疑,自己活着是不是就是个罪过?

如果当年她死在手术台上,是不是一切都会变得比现在要好。

现在没死,她的儿子她的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沈君默折磨。

他那个人,那么恨她。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家人!

也许她死了就好了!是的,死了就好了。死了就没有这么多痛苦了。

她躺在地上,目光正前方有个小东西,她拿过来……

沈君默带着沈乐乐刚出来医院,就被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的盛家成堵住了。

“我们谈谈!”几天不见,盛家成胡子都冒了出来,神色很憔悴。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沈君默牵着沈乐乐就要走。

“难道你连二瓷的死活都不想知道吗?”盛家成忽然在他背后喊他,“你把她藏起来不让任何人都知道,不是想让她再死一次吧?”

“沈君默,你别自欺欺人了。我知道,你爱她!”

沈君默身体震了一震,示意旁边的司机带着沈乐乐先走。才缓缓转过头,看着盛家成,“你想说什么?”

“换个地方,我们聊聊。你不好奇二瓷这三年的生活吗?我都告诉你!只求你不要再折磨她,她真的不能再经受一点折磨了!”

……

单独的病房里,盛家成情绪一开始很激动,慢慢变得很平静。

反而是对面的沈君默,从一开始的漫不经心,变得越来越紧张,神情严肃。

“你说什么,她有抑郁症?”沈君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声音有些奇怪地重复了一遍。

“是啊,从怀上乐乐的时候开始就有了。很严重的抑郁症!”盛家成看到他眼底的紧张,嘲讽地笑了,“你不知道吧?她怀有身孕的时候曾经自杀过三次。”

想到那三次的惊心动魄,盛家成依旧胆战心惊,“要不是抢救的及时,她就真的死了!”

有一次叶瓷坐在窗户上,只要稍微一动就会摔下去必死无疑。那个时候他看到,整个人都要疯了。

她说,“家成,我好难受。每一天都难受,你说是不是死了就不难受了?”

也就是那个时候,盛家成开始计划一定要把叶瓷救出去,脱离某人魔爪。

“在国外的三年,她的抑郁症反反复复,经常受不了的时候就拿着刀一刀刀地在自己身上划一刀。她说,那样才能让她感觉还活着。”

沈君默脸色大变,一刀一刀地划着自己。难怪她身上有那么多浅浅深深的伤痕,难怪……

不好!

他忽然想到那天让她做饭,让她碰到那些刀具……沈君默忽然一阵后怕。

“这一年来,她已经好的差不多。但抑郁症你知道的,很容易刺激到哪个点就反复了!”盛家成说,“我不管你有多恨她也好多爱她也好。叶瓷已经是死过好几次的人了。请你哪怕是为了乐乐好,不要再伤害她。她真的会承受不住……”

沈君默没有说话,转身快步走了。盛家成看着他的背影,有一丝狼狈有一丝慌张,他站在门口没有去追……

无论如何,这场爱恨情仇只希望能够马上结束。

不管最后是什么样的结果,只要叶瓷能够平安健康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这就足够了!

……

“开快点!”

沈君默坐在后面,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不止是盛家成说的那些,他想的更多是昨天晚上到今天离开,他都没见过叶瓷。

昨天他对她做了那种事,如果她在房间里……

沈君默不敢细想下去,俊逸的脸上神情紧绷,他的气势很吓人。司机一直冒冷汗,加大油门……

沈乐乐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情绪,也变得不安起来。沈君默握着她的手,安抚他……

忽然,车里响起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

沈君默拿了出来正准备挂掉,看到是别墅来的电话,心里一紧,快速接了起来。

“怎么……”回事,后面两个字还没说出来,里面传来佣人的惊恐的声音。

“先生不好了,家里着火了。”

沈君默握紧了手机,手背上青筋凸起,“人呢?人都出来了吗?”

“那位小姐没出来,我们有人进去叫她没有反应。现在火越来越大了,大家都不敢进去!”

沈君默挂了电话,脸色冷酷的吓人。

盛家成刚跟她说完叶瓷的病情,这就出事了!

他忽然大吼一声,“停车!”

司机被吓得一跳,立马刹车。沈君默从车上下来,快步走到前面去,打开车门,“下来!”

司机不知道怎么回事,楞了一下。沈君默怒吼,“快点下车。”

吓得司机屁滚尿流滚下来,还没站起来,沈君默已经开车绝尘而去。

快到别墅门口,沈君默就感受到了火势,还有好多人往他所住的别墅去。消防车还没到,沈君默停下车,转头对沈乐乐说,“乐乐,乖乖待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知道吗?”

沈乐乐呆呆的,没有回应。

“shit!”沈君默咒骂一声,猛捶方向盘,拿出手机给老四打电话。

“看到我给你发的地址了吗?马上过来,帮我照顾下我儿子。”

“诶,你儿子怎么让我照顾,你自己干嘛去?”徐行之不知道在干什么,懒洋洋的。

“我要去救叶瓷,老四,我需要你的帮助!”

徐行之声音忽然变得正经,“我马上过来。”

他没问沈君默为什么已经死去的人为什么还要去救,但是这么多年,沈君默从来没有对他说过需要他的帮助。

知道徐行之会照顾好沈乐乐,沈君默大步朝别墅走去。周围已经围了好多看热闹的人。他一过去,有个佣人立马跑过来。

“先生,您总算回来了。那位小姐还没出来!”

第二十二章 又想自杀

浓烟滚滚,还有火在烧,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沈君默一听到叶瓷还没出去,脱掉外面的西装,就往里面走。

佣人察觉到他的用意,连忙拦住他,“先生,你不能进去啊。现在火太大了,很危险。而且,已经这么久了,那位小姐一直没出来说不定,说不定……”

“滚开!”沈君默低声一吼,吓得佣人连忙松开手。他走到门口,看到之前有佣人接的水应该是用来准备灭火的。一言不发地提起一桶水就往头上倒下。又拧了个湿毛巾,什么都没说往里面冲去……

围观的群众边拍照变感叹,“天呐,这么大的火还跑进去。这不是找死吗?”

“是啊。我看这小伙子长得有点像那个什么沈氏集团的总裁。难道说里面藏有很多钱,必须要进去拿。”

“你傻啊,钱有人重要吗?没听到刚刚那个保姆说什么里面有个小姐没出来。说不定就是他老婆呢……”

“这样啊……那还挺感人的。赶紧拍,拍了发微博!”

“……”

一楼的火势其实不严重,只是滚滚浓烟呛的人眼睛睁不开,沈君默往楼上跑去,刚一上去,就一块带着火的板子朝他砸了过来。他没有预料,躲闪不及被砸了个正着。

要不是衣服全都是湿的,衣服定会燃起来。

他从起来爬起来,继续朝上面去。

二楼火势很大,沈君默没有任何迟疑,迈步往里面跑。

无论是生是死,他一定要把叶瓷救出来。

火势确实是从叶瓷房间蔓延出来的。沈君默不做迟疑,一脚踹开门。好在叶瓷没有反锁,门很快被踹开。火焰瞬间铺面而来……

席卷向他,一个避不及他感觉衣服烧着了。二楼那里有个灭火器,他用手捶开,手上流血了也没感觉,拿起来冲着门口一阵喷。

门口的火焰稍微少了一点,沈君默朝里面走。

“叶瓷!叶瓷!”

沈君默呛的不行,喊着叶瓷的名字。里面的火也很大,看不到人影。就像佣人所说,如果叶瓷没出来的话,必死无疑……

徐行之到的时候,消防队也到了。看到着火的别墅,徐行之低咒一声,“MD,那个傻逼不会进去了吧?”

徐行之找到沈君默的车,沈乐乐在车里乖乖地坐在,不叫不闹,不知道在想什么。

想到兄弟刚刚把儿子交托给自己,徐行之又想骂人了。

蠢货!你最好给我活着出来,要不然你这傻儿子可怎么办?

徐行之小心翼翼地朝沈乐乐伸手,“乐乐乖,到叔叔这里来。叔叔带你去找爸爸好不好?”

平时除了沈君默谁都不要的沈乐乐,居然乖乖地朝徐行之伸手让他抱。

徐行之心里一暖,将他从车上抱了下来。朝别墅走去……

消防员还在做准备工作,动作慢的像在放慢镜头。

“你们都给我麻利点。还有人困在里面,要是他们出事,我让你们所有人在榕城都混不下去!”

要不是怀里抱着沈乐乐,徐行之恨不得自己动手。他又跟老大老二打电话,让他们派来两架直升机!

大约过去了十几分钟,连徐行之都觉得沈君默凶多吉少的时候,忽然一团黑乎乎的人抱着一个人跌跌撞撞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徐行之感觉浑身都发麻,声音一紧,“快,医生快去救人!”

沈君默看到外面的亮光,好像有什么人走到自己面前,他身体一软,倒了下去。

倒的时候还紧紧抱着叶瓷!

“三哥!”徐行之大声一吼,眼睁睁看着沈君默直直地栽了下去!

后来有人传说,当年在某某富豪别墅区,看到一个男人冒着生命危险冲进去救人。后来出来的时候,浑身都是黑的,烧成了黑炭。但是他怀里的女人穿着整整齐齐,没有一丝伤。

……

叶瓷醒来的时候,看着头顶的白色天花板。有一种恍惚,好像又到了那个时候被沈君默做昏过去的时候。

她动了动身体,惊动旁边的人。盛家成看到她睁开眼睛,惊喜地凑到她眼前。

“二瓷,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没死?”叶瓷看着房间的布置。这是医院!

听到他的话,盛家成心里一痛,果然她又想自杀了。

“二瓷,当初那么痛苦都熬过来了。无论怎么样,你都应该试着为安安着想。她还等着你回去,你忘记了吗?”

当年在国外那么多次发病,叶瓷都是因为女儿才慢慢地挺过来,后来渐渐好转。

“安安……她怎么样?沈君默是不是知道她了?”叶瓷紧张地问。

“没有。她很好,沈君默不知道她。”

“那就好。那就好!”叶瓷忽然又变得阴郁沉沉,“为什么我没死呢?我死了就好了,死了就好了!”

“二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叶瓷之前确实好的差不多了。如果不是某个点刺痛到她,不会突然发病。

“好?”叶瓷苦笑,“家成,你知道吗?我爸爸在监狱里,他有哮喘病。沈君默真的狠啊,他不折磨我了,就去折磨我的家人。这比折磨我还要痛苦,你知道吗?”

“你听谁说的?”盛家成皱眉,连他都不知道叶叔叔被沈君默关进了监狱。据他所知,当初叶氏破产之后,叶叔叔就搬到了一个乡下居住去了。

难道消息有假?

叶瓷没有说话,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爸爸现在在监狱。

“家成,我因为爱错了一个人,现在弄的我家破人亡。我是叶家罪人,我是罪人。”

叶瓷很想哭,可是哭不出来。她感觉喉咙堵着一团棉絮,憋的她呼吸不过来。她很想大喊很想大叫,很想就这么死了。

可是,死了她又怎么有脸去见她妈妈?

每一秒,对于她来说都是折磨!

盛家成看她眼神不对,连忙将她抱在怀里,轻声安抚,“好了,二瓷。没事了。等沈君默醒了,我就让他把叔叔放出来,好不好?你别激动,放松,放松点!”

还未安抚好叶瓷,就听到门口传来一阵喧闹,。

“那个死贱人是不是住在这里?你们给我让开。我倒要看看已经死的人怎么还能活着,害死了我女儿不说,还来祸害我儿子!”

第二十三章 他真的要死了吗

盛家成脸色一变,门已经被苏玲踢开。盛家成连忙将叶瓷挡在身后,这个时候任何人都不能再伤害到她!

“哎哟!贱人跟姘头这么耐不住寂寞,在医院里就做这种事!”

苏玲盛气凌人站在门口,指着叶瓷骂的特别难听。

叶瓷忍不住浑身一抖,脸色发青。

她气势嚣张,冲进来要扯叶瓷,盛家成挡在她面前,冷面而视,“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干你什么事?”苏玲被盛家成的气势震了下,没有继续再伸手。站在那里,指着叶瓷继续破口大骂,“一个原本已经死掉的杀人犯现在还好好的在这里,害得我儿子现在还昏迷不醒,还有没有天理了!我现在就要报警,让警察把你抓起来。你这种罪犯就该绳之以法!”

苏玲真的去拿手机要报警。她要气晕了,叶瓷这个小贱人居然还没死。不仅没死,差点把她儿子害死。

刚播出去一个号,盛家成快速夺走她的手机。

“你想干什么?手机还我!要不然我报警让警察连你一起抓。这个贱人说不定就是你帮助她逃跑的。你就是从犯!”

如果不是看在苏玲是女人的份上,盛家成真想直接揍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女人!

叶瓷坐在床上怔怔的,她现在的状态在旁人看来有点跟沈乐乐平时的状态很像,但又有点区别……

有一种已经看破红尘的绝望!

周围的反应在她的眼里似乎都没有任何感觉。

徐行之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情形,苏玲一直想冲过去打叶瓷,被盛家成挡住最后把怒火全都撒在了他身上。他看得出来,盛家成在努力隐忍……

“伯母!”徐行之皱眉叫了声,苏玲立马转过头,看到他好像看到了救兵。

“行之,你来了!”苏玲眼睛一亮,“你来了正好,给阿姨帮帮忙,去报警,把这两个罪犯都抓起来!”

徐行之看了眼病房里的两个人,一个坐在病床上发呆,另外一个犹如老鸡一样护着叶瓷。他很相信,只要苏玲真的敢报警,盛家成就敢跟他们拼命!

“伯母,三哥现在还没有醒,这事儿等他醒了之后自己会处理。您现在不经过他的允许,要是他醒了怪您怎么办?”

对于这种年纪的妇人,徐行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苏玲迟疑了下,很快又坚定,“君默就算知道了,他不会怪我。这女人本来就是罪有应得应该把牢底坐穿,我让人把她抓回去只是把她送去该待的地方!”

徐行之扶额,“伯母,你真这么认为?”不等苏玲说话,他又说,“三哥为什么会躺在医院现在还没过危险期您不知道原因?”

“我当然知道。就是这个贱人,要不是她,君默怎么现在还没醒!”苏玲手指向叶瓷,咬牙切齿,那恨意让徐行之打了个冷战。

这杂乱的关系,以后自家三哥还有得苦头吃。

“您真这么认为?应该很多人告诉过您,三哥是为了救她才冲进去最后受伤的吧?他拼命也要救出去的人,如果醒来发现您把她送进监狱。您说他会怎么想?”徐行之忽然压低声音,“之前你们已经闹了矛盾,如果现在再加深矛盾的话……”

苏玲僵住了,没说话。最近她感觉跟沈君默关系越来越疏远,如果矛盾加深,对她没有一点好处。到时候还怎么让他娶叶蓝?

她前后权衡一番,回头狠狠瞪着叶瓷,放下狠话,“我告诉你,这件事没完。等君默醒了,你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好不容易把苏玲送走,徐行之才重新回到病房。他站在叶瓷面前,这是自从那年叶瓷入狱之后第一次见到,她真的变了好多,整个人瘦弱,浑身充斥着一股让人压抑的气场,显得特别没有生气。

当初这小丫头多么活泼灵动啊?每次跟在他后面四哥四哥的叫,现在……

“小叶子,有些话即使你不爱听我也要说。”徐行之看着她,想到这两人把自己折腾不成人样,也是蛮佩服的。

“很多你看到的未必是真相,我是旁观者比你这个当事人看得明白。但是很多事情不应该是由我来说,得你们自己去悟。”徐行之点到即止,“他这次为了救你现在还生死未卜,医生说如果今天晚上再不醒的话,就要准备后事。”

徐行之叹了一口气,“无论之前你们发生过什么,看在这次他救了你的份上,有空就去看看他吧。说不定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叶瓷动了一下,没有给出回应。

徐行之又叹气,摇摇头走了!兄弟,该帮的我都帮你了。连卖惨这种路数我都帮你做了。要是小叶子还是连见你一面都不愿意的话,那也没办法。

他一走,盛家成在叶瓷床边坐下,摸了摸她的头发,“别听他说胡说,你不想去看的话就不去。”

叶瓷还是低着头,没有说话。双手抓着被子,默默地躺回去,背对着他,蜷缩起来。

这个样子是很没安全感的表现,也是拒绝别人窥探她心思的样子。

盛家成陪着她坐了一会儿,家里有事就先走了。临走,交代护工一定要照顾好她。

他很担心他一走,苏玲她们又回来找麻烦。

叶瓷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连呼吸声几乎都听不到,看起来似乎熟睡了好久,但其实她根本没有睡着。

房间里两个护工以为她睡着了,在低声议论着。

“听说了没,之前香榭别墅区发生的火灾可吓人了。那个冲进去救老婆的好男人到现在还在重症观察室呢!”一个阿姨的声音。

另一个阿姨叹口气,“早就听说了,大家都在传呢。听说那个男人一听说房子里还有人,二话不说直接冲进去了。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烧成了黑炭直接倒下了,那个被他救出来的女孩子一点事都没有。”

“是啊。这样的好男人现在哪里还有啊?唉,只可惜那个男人这次只怕熬不过去了!”

“唉,谁说不是呢?你说他都那个样子了,怎么他老婆就没出现看过他啊。心肠也太硬了吧。”那阿姨声音压的更低了,“对了,我听说好像不是老婆……你说,会不会是养的情人……”

“不会吧。都不要命了,这得多爱啊。肯定是老婆……”

后面她们还在议论什么,叶瓷没有再听了。她只觉得浑身都透不过气的闷,想不通她已经准备好赴死了。为什么沈君默会不顾安危冲进来救她!

徐行之说很多事情不是她看到的表面样子,那两个阿姨也说是因为爱。

呵呵,这可能吗?

他是那么恨自己,怎么可能会爱她?

只是,他真的要死了吗?

第二十四章 我恨你,亦如你恨我一般

是夜,几乎所有人都休息了,连医院的值班护士都在打盹儿。

叶瓷毫无睡意,轻手轻脚从床上下来,没有惊动任何人走了出来带上了门。

医院走廊上没有一个人,叶瓷像梦游一样慢慢向前走。

她不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漫无目的地走着,一直走到一个病房门口,她停了下来。

——378。

她大震,自己怎么走着走着来这里了?难道这么久了,她骨子里还对那个人抱有幻想。

叶瓷自嘲苦笑,自己这是怎么了?中了沈君默的毒吗?

难怪他每次侮辱自己,说自己贱。现在这个样子,自己都觉得自己贱!

下午的时候两个护工议论沈君默脱离危险,转入正常病房了。她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受,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害怕。

直到现在她莫名其妙地来到这里,她依旧搞不清楚是什么感觉。

她轻轻开门进去,病房没有一个人。只听得到电子仪器的声音,病房里沈君默戴着氧气罩躺在床上,身上都盖着白色被子,看不到伤势。但是那张君脸上却有不少伤,尤其眼睛上方,有一条很长的伤疤,还缝了线。

他应该还在昏睡中,这次受伤很严重,脸色看着特别差。那些人议论说他应该离死不远了。没想到他还活了下来!

——呵,这算什么?

她轻笑一声,看着他,喃喃出声,“你说你那个时候为什么要冲进去救我呢?让我死了,也算给你妹妹报了仇!”

“为什么要救我?还差点让自己死掉?你不是很恨我吗?那个时候就应该让我死掉才对啊!是不是还没有折磨够我?折磨不够我,还要折磨我的家人。我的妈妈,我的爸爸,是不是现在连乐乐都成为你报复我的工具?”

叶瓷边说边笑,她感觉脸上一片湿润,没有去管。走到沈君默面前,看着他的氧气罩,忽然心里生出了一个大胆想法!

如果沈君默死了,如果他死了,那么一切就都解脱了不是吗?

她看着他,看着这个人,这张脸。不知道什么时候深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成为她噩梦的开始。

一切都是个错误!

既然我死不了,那么你去死吧!

叶瓷伸手,缓慢地探向他的氧气罩。她的手指颤抖,整个人都在颤抖。

别怪我,沈君默。我们中总得死一个人!

她一手捂着唇,不敢再去看那张脸。手摸到氧气罩,颤抖的更厉害。

她在心里呐喊:叶瓷——动手啊!只要拿掉他的氧气罩,你就彻底解脱了。也为妈妈报了仇!一切都会过去,拿掉他的氧气罩!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叶瓷颓然地收回手。她捂着脸,压抑地哭着,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爸爸妈妈,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啊!

就算他那么折磨我,那么恨我,我还是做不到!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她转身要离开这个让她窒息的地方,刚一动,被人从身后抱住。

叶瓷浑身一僵,从头到脚的发凉——沈君默醒了?他什么时候醒的?

“你刚刚是想让我死吧?为什么不拿掉氧气罩?”沈君默抱着她,抱得很紧,氧气罩已经被他扔到了一边。整个人牢牢地将她抱住,好像怕她忽然跑了似的!

“你那么恨我,刚才为什么不动手?叶瓷,告诉我,你刚才在想什么?”沈君默的声音很低带着一股子干涩的沙哑,他说话似乎很吃力,语速很慢。但是却又有一种隐含的兴奋……

“放开我!”听到那些问题,叶瓷只觉得慌乱。她想离开这里,想离这个人远远的。

“我不放!”沈君默忽然抬高声音,似乎用力太猛,咳嗽了好一会儿。他抱着叶瓷,那么大的力气,让人不敢相信他才刚脱离危险。

“是你自己要靠近我的,招惹了我,你就想一走了之?叶瓷,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个道理!”

叶瓷挣扎的手放慢,冷笑,是啊。他一再的强调是她招惹的他。可是如果可以重来的话,她不会再招惹这个人。

这样她的家人也许都还在!

“那你想怎么样?是想折磨我,还是折磨我爸?或者是折磨乐乐?”

说到最后,叶瓷似乎想到了什么不该想的,整个人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沈君默皱眉,她这话什么意思?来不及多想,就被叶瓷的状态吓到了。

——她有严重抑郁症!

这几个字突然闯入他的大脑,他顾不得上什么,将她搂进怀里,紧紧抱着,“叶瓷,冷静点,冷静!我没有折磨你爸,更不会折磨乐乐。”

“你说谎!”叶瓷忽然抬头看着他,眼睛红的要滴血,“我爸公司破产难道不是你做的?他现在在监狱难道不是你的授命?沈君默,做了就不要怕承认!”

沈君默忽然顿住了,哑口无言。究竟是谁告诉她这些事的。

“怎么,无话可说了?”叶瓷冷笑,忽然重重推了他一下,站了起来,样子癫狂,“我说过,有什么事情都冲着我来。为什么要对付我家人?为什么?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沈君默被推的伤口狠狠撕扯的疼,弯腰趴在床上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来。他看向叶瓷,“究竟是谁给你的这些消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那张绝望地看着他的脸让他把后面的话都收了回去,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他不说理由,更加验证了叶蓝说的那些话。

她望着他,眼底全都是恨意。

“沈君默,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就像你对我一样。”

就让她们彼此仇恨对方,至死方休!

她放下这句话,转身就走。沈君默大惊,从床上站起来就要追。

他心里很慌,叶瓷对她的恨意让他感觉自己在失去什么。

从他知道叶瓷有抑郁症,差点在别墅里被烧死,他奋不顾身,不顾任何人的阻拦也要把她救出来时候就明白了。

他不能没有叶瓷!不能承受再失去她一次的痛苦!

身后响起重物砸在地上的声音,伴响着电子仪器的尖锐警报。走到门口的叶瓷回头,就看到沈君默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她像被定住了一样,一步也迈不出去。直到有听到报警器的医护人员冲进来把她挤到一边,她站在门口看着好多医生围绕着沈君默。

他们面色严肃,深深皱着眉。最后有护士过来关上门,隔绝了里面的世界。

叶瓷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走回病房的,两个护工看到她回来,立马松了口气。

“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了啊?”

叶瓷没有说话,她的嘴唇惨白,怔怔地走回到床边,一句话都没说。

很久之后,她忽然抬起头看向头顶天花板,笑容怪异,“他死了!”

关于叶瓷沈君默的小说《相思引》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相思引》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