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近你者甜-苏鸾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近你者甜-苏鸾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2019-10-18 15:30:47作者:零度爱

小说苏鸾的大结局是如何,近你者甜这里有大结局等着你来看,近你者甜作者是零度爱,精彩内容阅读:十二年前她救他一命,十二年后他许她一生。

近你者甜-苏鸾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苏鸾近你者甜全文免费阅读

第11章 婚前协议,离异和丧偶

苏鸾这几日太过疲惫。

虽然刚才睡了两个小时,又吃了一碗粥,但下床太急,顿时一阵晕眩袭来。

她眉头一皱,纤瘦的身子晃了晃,纤细的小手忙扶住床沿。

沙发里,慕遇城眸子微眯地轻皱俊眉。

苏鸾来到沙发前,慕遇城对她指了指自己身旁的位置。

微一犹豫,她放弃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的念头,在他身旁坐下。

“你先看看协议,有什么需要加的,我再让人加上。”

男人低沉的嗓音响在耳边,清冽好闻的男性气息钻进鼻翼,苏鸾的心跳,不受控制地乱了一拍。

她暗自吸了口气,接过他手中的协议。

当看见上面的内容时,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刚才,她只看见慕遇城手里的纸张背面,并没有看见协议内容有多少。

还以为他例了一堆的事项要她遵守呢。

现在一看,竟然只有一句话。

旁边,慕遇城颀长身躯往沙发里一靠,英俊的眉宇间染上三分慵懒,眸光平静地看着她。

苏鸾抬头,对上他深邃沉静的眸,疑惑地问,“这是协议?”

“嗯。”

慕遇城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心情似乎不错。

苏鸾皱眉。

协议内容是:慕遇城和苏鸾之间没有离异,只有丧偶!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异类。

“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慕遇城一边眉梢轻挑地看着苏鸾,他对她的要求,只此一条。

“我以为,你的协议应该是罗列了方方面面,保护你自己利益的。”

“我说了,喜欢被你一直睡下去,终身不得离婚,就是保护我最大的利益。”

慕遇城分明长着一张如雕似刻的脸,气质清贵优雅,可说出的话,却很直接很‘流氓’。

苏鸾眼神闪烁地移开视线。

听见他说,“你必须做到,嫁给了我,就一辈子守着我一个人。”

苏鸾垂眸思索了几秒,抬头问他,“有笔吗?”

“有。”

慕遇城早就准备好了笔。

苏鸾在协议右下角签上自己的名字。

“我写好了。”

慕遇城唇角弯起一抹满意的弧度,接过笔,也写下自己的名字。

慕遇城和苏鸾两个名字从这一刻有了联系。

他看着手中的纸,心情一下子大好。

抬头朝她看来时,深眸里泛着一层流光潋滟,说不出的魅惑迷人,“苏鸾小姐,恭喜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慕家大少夫人了。”

苏鸾看着他带笑的俊脸,莫名觉得自己走了狗屎运。才会在最无助的时候,嫁了这么帅的一个男人。

正想说什么,该死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我先接电话。”

苏鸾说着,站起身,去病床前拿手机。

慕遇城把协议收起,耐心地等着她接完电话后,平静地说,“我陪你先去看看咱妈,然后回家收拾衣物。”

“啊?”

苏鸾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她的妈妈,一下子变成了慕遇城的“妈”。

他喊得那么顺口。

可是……原谅她还没进入状况。

慕遇城见她怔愣,上前来拉着她转身就走。

苏鸾反应过来后开始挣扎,“你放开,我自己走。”

第12章 以身相许,最好的回报

因为时间太晚,苏鸾在重症监护室没待多久。

出来时,便看见慕遇城等在走廊里。

见她红着眼睛,他好看的眉头不悦地皱起,声音冷沉,“你这几天哭得已够多了,如果不想把眼睛哭瞎,就不要再哭。”

苏鸾吸了吸鼻子,声音带着一丝鼻音,“我不会哭瞎。”

慕遇城凝着她倔强的小脸,眸底掠过一抹不悦,“走吧,回家。”

坐上车,苏鸾犹豫了下,以商量的口吻对坐在身旁的慕遇城说,“我今晚想住我自己家里。”

“不行。”

慕遇城拒绝得干脆,完全没有可商量的余地。

苏鸾为自己辩解,“等明天领了证,我再搬去你家。”

“阿木,去北江九号。”

慕遇城不理会苏鸾的解释,直接吩咐前面开车的阿木。

“好的,大少爷。”

阿木恭敬的答应,发动引擎。

车子上路,慕遇城转眸看着脸色不郁的苏鸾,淡淡地说,“等你把这三天瘦的肉长回来,我就允许你回去住。”

“……”

我没有瘦。

苏鸾张了张嘴,没敢说出这话。

她知道自己瘦了。

可是,这个男人要不要如此霸道。

“告诉你一个消息,出卖苏氏的,是你们研发部部长丁志成。”

慕遇城转了话题说。

苏鸾惊讶地望着他,“丁志成?你怎么知道的?”

“丁志成好色,白诗诗让白氏一员工利用美色引诱他。”

“你派人调查的?”

慕遇城凝着苏鸾惊讶的眼神,“我说过,你嫁给我,我不会让你后悔。”

言下之意,他派人调查了。

还这么快的查出了结果。

苏鸾水眸里一番情绪涌动,心里,有些感激,还有着感动。

她答应嫁给慕遇城,是想借他救公司,甚至想借他的权势替爸爸报仇不错。

可是她没想过要让慕遇城直接的帮她。

把她的情绪波动收入眸底,慕遇城眸光深了深,忽然倾身过去,对着她敏感的耳窝处喷薄热气。

压低的嗓音带着三分戏谑和撩拨,“你要是感动,今晚就继续主动,以身相许是最好的回报。”

“……”

苏鸾抬头对上他噙着戏谑的深眸,心中的感动瞬间化为乌有。

北江九号,是慕遇城自己在郊区建的别墅。

别墅名字,是为了纪念某年某日,某件事而起的。

他出国前一个人住在这边,只偶尔回慕家主宅去住一晚上。

这里,除了慕遇城,还有一个照料他日常生活的童姨。

他们回家的时候,童姨正在厨房忙碌,听见声音,立即从厨房出来,笑眯眯地喊,“遇城,你和苏小姐先歇会儿,宵夜马上就好。”

“这是童姨。”

慕遇城眸光扫过苏鸾,在她开口前介绍。

苏鸾眼里闪过一丝微愕,继而笑着喊了声,“童姨好。”

“苏小姐,你可别这么客气。”

童姨一脸的受宠若惊。

三天前,慕遇城就告诉她,家里很快要添人了。

她当时以为慕遇城是逗她开心的。

没想到,就在十几分钟前,就有人送来衣物和日常生活用品等,所有女孩子用的东西。

而现在见到苏鸾本人,她别提多开心了。

要是让太太知道大少爷找了个这么漂亮大方,人美心善的女孩子,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慕遇城见童姨喜欢苏鸾,苏鸾并不把童姨当佣人,而是像对待长辈一样的礼貌。

他嘴角多了一丝笑意,“童姨,你先去做宵夜吧。”

“好好,你们先休息一下,很快就好。”

说完,童姨又冲进了厨房。

第13章 不是关心,怕结婚守寡

“我刚吃过粥不饿,我就不吃了,我的房是在哪……”

苏鸾看了眼厨房方向,对慕遇城说。

“先陪我吃晚饭,我还没吃晚饭。”慕遇城打断她的话,在沙发前坐了下来。

“你还没吃晚饭?”

现在都半夜了。

“嗯,下飞机就直接去了医院,然后遇到你晕倒。”

慕遇城责怪的瞥她一眼,要不是她晕倒,他也不至于饿到现在。

苏鸾皱眉。

“我不是睡了两个小时吗,那中间你可以吃东西的啊,你怎么不吃?”

“我不喜欢医院,更讨厌在医院里吃东西。”

他最讨厌医院那种地方,虽然那家医院是他慕家的。

“你不会出去吃啊,总比饿坏了身子强。”

苏鸾很生气,这个男人是什么怪物,他知道照顾她,却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因为她站着的原因,慕遇城看她时,不得不微仰着俊脸。

对上她生气的眼眸,他眼睛微眯,冷漠的眸子里泛着询问。

“苏鸾,你这是关心我吗?”

“我不是关心你,我是怕刚结婚就守寡。”

苏鸾说完,意识到自己好像是在学他之前在医院时的口吻。

她眸子一闪,面上掠过一丝尴尬。

见慕遇城嘴角上扬,她又生硬地丢下一句,‘我去厨房帮忙’便溜了。

看着她纤瘦的背影,慕遇城嘴角的弧度深了一分,她很合他的口味。

有了苏鸾的日子。

一定会很有趣。

在苏鸾的监督下,慕遇城吃了两碗粥。

她被引诱着,也吃了半碗。

想先上楼,慕遇城却不允许,要她坐旁边陪着,他的理由很简单,“我结婚就是为了不再一个人吃饭的。”

苏鸾本能的反击,“你不想一个人吃饭,干嘛一个人住,跟你父母一起住不是更好吗?”

“我爸妈都不在了。”

慕遇城看着她,幽幽吐口。

苏鸾先是惊愕,继而歉意地抿抿唇,“对不起,我不知道。”

她并非真正的Z市人,是五年前才在这个城市定居的。

因此,对Z市豪门秘辛什么的并不了解。

慕遇城云淡风轻地说,“你不用道歉,只要以后记得要对我好就行了。”

“……”

她要怎么对他好?

苏鸾没想到,会这么快就遇上白诗诗。

那个为了一个男人对她下药,还差点毁了她。

后来又和慕子阳联手逼死她父亲,还发信息挑衅的女人。

早上八点半,奢华宾利刚驶出北江九号别墅,就被白诗诗拦了下来。

透过降下的车窗,苏鸾和白诗诗的视线对上。

白诗诗眼神震惊,苏鸾则是心中怒恨。

未及思考,伸手就开车门。

坐在身旁的慕遇城眸光微深,未阻止她下车。

很快,就听见空气里连传来两声清脆响亮的耳光声。

“啪,啪!”

“苏鸾,你这个疯子,你敢打我……咝……”

白诗诗还没从苏鸾为什么会在慕遇城车里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就连挨了两耳光。

打得她一阵头晕眼花。

两边脸对称的红肿起一片,火辣辣地疼痛让她想杀人。

有失淑女形象的尖叫。

苏鸾甩着打疼的手,眸色凌厉地盯着比她稍矮五公分的白诗诗,冷笑,“我为什么不敢打你,白诗诗,刚才那两耳光是打你对我下药。现在……”

她话音未落,又‘啪啪’甩了白诗诗两耳光。

这一次,把白诗诗直接打得跌在了地上。

嘴角,流出了一丝血迹。

她张了张嘴,又痛得皱紧了眉头,不敢说话。

苏鸾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一字一句,咬牙道,“白诗诗,这两耳光是打你卑鄙地偷走苏氏的研发成果,害死我爸爸的。”

第14章 下次,别自己动手

想到爸爸跳楼的那一幕,苏鸾就恨不得撕了白诗诗。

“苏鸾,我跟你拼了……”

过了几秒,白诗诗从地上爬起来,尖叫着骂了一声,朝苏鸾扑去。

这一刻的她,已经完全忘了平日的淑女伪装。

苏鸾冷眼看着她扑上来,正想抬手抓住白诗诗,她纤瘦的身子却被斜刺里伸来的一只大手捞了过去。

耳边砸下一道沉冷的警告,“白诗诗。”

白诗诗的行动因慕遇城的警告生生停住,手伸在半空中还没抓到苏鸾。

一张脸红肿得像是突然长胖了几十斤。

可是,对上慕遇城冷厉地眸,那红肿的脸上生生蒙上一层苍白。

身子也不受控制地发颤,哆嗦了几下,才结巴地开口,“慕少。”

慕遇城俊颜冷酷,冷眸扫过白上红一阵白一阵的白诗诗,对她的话听而不闻的垂眸。

另一只大手捉住苏鸾刚才甩白诗诗耳光的小手,凝视一秒后,皱着眉头说,“下次别自己动手,看把手都打红了。”

苏鸾一怔。

反应过来后,不由得感叹慕遇城戏演得真好。

白诗诗腿一软。

身子差点再次跌倒。

睁大的双眸里写着不可置信。

挨打的人是她,慕遇城不仅不责怪苏鸾那个贱女人。

竟然还让她下次不要自己动手……

她恨得牙痒痒,盯着慕遇城捉着苏鸾的手,脑中忽然灵光一闪,想到自己今天早上来的目的。

转头朝不远处的白色保时捷看去一眼,急切地说,“慕少,我姐姐在车里,她有话想跟您说。”

她姐姐白静柔,才是白家真正的大小姐。

因为身体原因,这样刮着风的寒凉清晨,白静柔不敢随意从车里下来。

白诗诗今天便是陪着白静柔来北江九号见慕遇城的。

慕遇城不仅无视了白诗诗的话,连她那么一个大活人都直接无视了。

淡淡地对苏鸾说,“你要报仇以后有的是机会,再耽误下去,就过了领证的吉时了。”

白诗诗被气得差点吐血。

她震惊地脱口问,“慕少,您要和苏鸾领证?”

苏鸾眼角余光扫过一脸愤怒震惊的白诗诗,心里莫名畅快。

抬眸望进慕遇城温润的深眸,明知他是配合她演戏,却还是差一点被他如潭的深眸吸走了魂魄。

她敛了敛神,冷冷地看一眼白诗诗,“放心,我不会为了一个贱人耽误领证的。”

“慕少,您听听苏鸾多么没教养,你怎么……”

白诗诗的话没说完,便被慕遇城突然射来的冷厉眼神给吓得禁了声。

“难道鸾鸾说错了吗?”

他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出口的嗓音傲慢凌厉。

“……”

白诗诗竟然无言以对。

苏鸾刚才骂她贱人。

现在,慕遇城这样问她。

男人不都喜欢温柔端庄的女人吗?

怎么到慕遇城这里,就什么都不对了。

慕遇城见她不说话,又冷哼一声,“既然鸾鸾没有说错,那你就别挡在路中间。”

说完,不再理会脸上五颜六色的白诗诗,搂着苏鸾转身就要回车上。

“慕大哥。”

慕遇城和苏鸾刚回到车旁,伸手给她开车门时,一道柔弱的声音被风送进耳里。

苏鸾转头,朝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只见不远处的白色保时捷旁,站着刚从车里下来的白静柔。

第15章 以后,你要喊她一声嫂子

这秋季的天气,虽说寒凉,但并非真正的寒冬。可白静柔却穿着厚厚的皮草,还身子瑟瑟发抖。

“鸾鸾,你先上车等我。”

慕遇城漆黑的眸扫过缓慢走来的白静柔,低声吩咐苏鸾。

这声‘鸾鸾’从刚才出了口,便自然的成了他对她的称呼。

绕过舌尖溢出薄唇,在这个秋季的清晨,莫名的带着三分缱绻和温柔。

苏鸾的心微不可察的悸了一下。

他声音里的温柔缱绻让她一下子想起昨晚和他的同床共枕。

不似那天晚上被药物所控的迷糊,昨晚是清清楚楚的感受着他的热情和男性魅力。

虽然并没有做夫妻之事,但被他强行搂在怀里,她就觉得自己要被融化似的……

“鸾鸾。”

等了一秒,慕遇城又轻唤一声。

苏鸾回神,小脸蓦然一热,低头赶忙钻进车里。

慕遇城没有错过她泛红的脸蛋,眸底色泽微微一深。

白静柔走得很慢,不过几米的距离,她走到慕遇城面前时,却有些微的气喘。

可能是身上白色皮草映衬的原因,脸色,很苍白。

一双眼睛里倒映着慕遇城颠倒众生的俊颜,满眼温柔爱慕毫不掩饰。

“慕大哥,前几天我就听说你回来了,但一直没见到过你。我猜你肯定是刚回国太忙,才没有时间去家里。我就想着过来这里找你,你这是要出门吗?”

白静柔的声音轻轻柔柔的。

因为生病的原因,她身子也显得柔弱,让人看着都心生怜惜。

慕遇城淡淡地“嗯”了一声。

若是识趣,白静柔就该不再打扰。

可她却还想和慕遇城多说几句话,特别想知道刚才打白诗诗的女人是谁。

和慕遇城,又是什么关系。

抿抿红唇,白静柔朝车内看去一眼。

其实什么都不看见,反而是车内的苏鸾把她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她温柔地望着慕遇城,轻轻地问,“慕大哥,几年不见,我一直很想念你。这次回来……你不会再走了吧?”

慕遇城好看的眉头轻皱了下,答非所问地说,“我还有事,静柔你先回去。”

白静柔小脸一白,眼神难过地黯了黯,又鼓起勇气问,“慕大哥,刚才那位小姐是谁啊,我好像没有见过。”

闻言,慕遇城朝车里看去一眼,冷硬的五官线条却似乎柔和了一分。

连声音,都多了一丝刚才没有的温和,“她叫苏鸾,你以后要喊她一声嫂子。”

隔绝了寒凉的车厢里。

苏鸾清楚地看见,白静柔身子微不可察地晃了晃。

脸上的颜色和表情,在慕遇城那句话里一瞬间褪了个干净。

隔音太好,她听不清楚慕遇城说了什么,但从唇形读懂了他的话。

苏鸾心里忽然有那么一丁点的歉意。

她恨白诗诗不假,但和白静柔没有过交集,而白静柔明显爱慕着外面马上要和她领证的男人。

如今她和慕遇城结婚,白静柔怕是心碎了。

不过,也只是一秒的歉然,很快地,苏鸾便秀眉一蹙,看着车窗外的眼眸里闪过一丝不悦。

关于苏鸾的小说《近你者甜》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近你者甜》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