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楚明澈夏梨主角的小说结局无删节《医女厨娘:捡个王爷来种田》

楚明澈夏梨主角的小说结局无删节《医女厨娘:捡个王爷来种田》

2019-10-18 15:30:30作者:籽月

籽月最新小说《医女厨娘:捡个王爷来种田》无删节结局,主人公是楚明澈夏梨,看楚明澈夏梨拥有怎样的结局,籽月是怎么叙述籽月的故事:现代特种兵夏梨一睁眼,成了一个受尽欺辱的农家孤女,还有一大家子饮人血的牛鬼蛇神。 日子过不下去了,成,带着弟弟一样能发家致富,过得丰衣足食! 极品亲戚还是不安分?夏梨分分钟钟教他们做人,该虐的就虐,该撕的就撕。 可是,某日,捡回来了一个美男子,从此以后,夏梨就被缠上了。

楚明澈夏梨主角的小说结局无删节《医女厨娘:捡个王爷来种田》

楚明澈夏梨医女厨娘:捡个王爷来种田全文免费阅读

第18章 送官府

夏梨将夏裳护在身后,扫了一眼夏老四身后的人,冷冷看着他。

“我说夏梨,咱们村的规矩你应该清楚,这偷鸡摸狗被抓着了可没有好下场的。”

村长捋了一把胡子,不紧不慢地说道。

“村长说的我不太明白,怕是这几天被老婆打傻了?”

夏梨没好气地反驳道。

这村长看似公正老实,实则每每站在夏老四那边帮他颠倒黑白,原主冻死在义庄这个村长可脱不了干系。

“你个贱蹄子,还敢骂村长,大伙儿跟我一起把这个不要脸的贼人送到官府!”

夏老四大喝一声,拿着十足的派头,十几个人不怀好意地朝夏梨涌去。

他就不信夏梨连官府都不惧,这一吓还不得乖乖把银子拿出来。

看着那群莽夫夏梨没有丝毫慌张。

哼,就这几个废物点心,还不够她活动筋骨的。

夏梨扭了扭脖子,刚准备出手,一道黑色的人影从天而降,挡在夏梨面前。

“我看今天谁敢动她。”

楚明澈抱着剑,墨黑的眼眸微抬,语气冷得如同三九天的寒冰。

他只不过稍稍走开了一会便有人来找夏梨的麻烦,看样子他也不必再对这些人手下留情。

“这位公子,我们只是帮老夏来讨回他的银两,与你不想干。”

村长知道楚明澈与夏梨是一路人,看到他杀气腾腾的眼神也忌惮几分,语气不由得放尊重了些。

“是啊,她偷鸡摸狗,这钱理应还!”

后面的村民仗着人多,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就硬接过村长的话茬。

全都是些不入流的乡野村夫,不仅目不识丁还是非不分,欺软怕硬,留着他们也无用。

楚明澈眼神一凛,右手作势要拔剑出鞘,却被夏梨拉住了胳膊。

“四叔从进门就说我欠你银两,不知道从何欠起?”

夏梨走到夏老四跟前,随身形小巧但气势明显高一筹。

“你偷了我家的药材去卖,得来的银子才修了这屋子,既然是我的药材,这银子岂不归我?”

这事夏老四早已跟田氏密谋好,此时说的脸不红心不跳。

“偷了你的药材?”

夏梨一愣,随后实在忍不住讥笑。

她以为这一家子能找个多高大上的理由来找茬,这么蹩脚的诬陷也好意思说出口。

她卖的药材全都是百年的,这村里有几人能拿出这种药材?

“你既然说是我拿了你的药材,那我倒要问问,你那药材是多少年的?”

这个村的人大多以卖药材为生,见得多了也就了解一二,一般挖个上十年的就可喜可贺了,夏老四也不傻,知道夏梨此番必有蹊跷。

“那些都是我赶早去山里挖的,多数都是十几年的,你还能不承认?”

果然是没搞清楚状况就想来讹一笔的。

好在她前几日闲的时候去那洞里又采了些,不然还真没法说清了。

夏梨听完,也没有立即分辩,从日常装药材的篓子里拿出一支人参放到众人眼前。

“你方才说你的都是些十几年的,我倒奇怪,我有这些百年的稀罕物,还要你那些有何用?”

夏老四措手不及,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参,不敢相信夏梨居然能找到如此稀缺的药材。

百年人参到底跟那些泛泛之类不一样,光看大小便一眼能看出分别。

那些人几乎都以卖草药为生,如今头回看见如此年久的药材一个个唏嘘不已。

“我看这株,没有百年也有个几十年了,倒是不常见啊。”

“是啊是啊,不知道这丫头从哪弄来的。”

夏老四身后那些人在后面窃窃私语着,看着夏梨的眼神满是羡慕嫉妒。

“既然大家伙都是识货的人,那事情就好办了。”

夏梨将人参放下,走到夏老四跟前。

“我卖的参都是这种,你可看清楚是不是你口中说的几十年的货。”

既然他带来的人自己都说出了这参至少是几十年的,夏梨不相信他现在还能睁眼说瞎话。

“这……想必是我搞错了,全当是误会。”

夏老四倖倖地干笑两声,全然没有了刚才进门的气势。

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夏梨的药材居然如此不同寻常。

“误会?呵。”

夏梨冷笑一声,绕过夏老四,走到刚才也气势汹汹的村长面前。

“难不成村长也是信了四叔的误会才领着这么一批人来找我的事?想不到村长办事如此公平公正啊。”

一声反讽让村长那张老脸臊得通红,尴尬地咳了一声,极力挽回自己的面子。

“这件事是老夏急躁了,我也只是听他一面之词,如今相安无事,大伙也都可回去了。”

村长招呼了一声,也没敢看夏梨,转身就要离开。

来的时候门槛都快踏破,现在这么轻易就想走?

当她家是什么地方!

“慢着!”

夏梨一声大喝,中气十足,十几个老爷们儿应声止步。

“我做自己的生意没有妨碍到任何人,夏老四一上来急头白脸说我偷他草药,来我家闹得鸡犬不宁,村长是不是应当给我个说法?”

夏家那几个害死她爹娘,虐待夏裳,还将原主折磨到如此悲惨地死去,她没腾出手来收拾他们已经算她心地善良,如今带着这么多人污蔑恐吓,真当她是软柿子?!

她今天还偏不让他们好过!

“这,你要怎样?”

村长完全没了底气,心虚地看了一眼楚明澈。

要是夏梨把这件事闹大,是非不明造谣污蔑这屎棚子指定扣他头上。

“这也简单,只要夏老四给我跪地道歉,我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

夏梨环抱着胸,冷冷地说道。

“我可是你四叔!你居然敢要我给你下跪道歉?!”

夏老四一听这要求立马不淡定了,直接叫嚷起来。

“不愿意?那也好办,咱们到官府去,给大人讲个故事应该不难吧。”

夏梨轻笑,拿准了村长贪恋他那个小官。

“这就不必惊动官府了。”

村长尴尬陪笑,看向楚明澈时刚好被一个眼神吓回来,更加不敢造次,干瘦的老头直接把夏老四推在地上。

“都是你惹出来的,你自己看着办!”

夏老四气得眼睛都要瞪出来,拳头捏得紧紧的,眼看着楚明澈在旁边又不敢出手,弯腰在地上意思了一下。

“是我莽撞了。”

“四叔可记得今天的教训,以后再有此事发生,可就不是道歉这么简单了。”

夏梨的脸色一瞬间沉下来,低沉恐怖的语气如同修罗。

夏老四脊背发凉,有是在受不了这辱,气得浑身发抖,眼睛里的火恨不得把夏梨灼个洞出来,随后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其余的人觉得没趣,也都打着哈哈离开了,夏梨见着一屋子被弄乱,不由得有些心烦。

“既然惹到你了,何不教训一顿出出气,这么轻易就让他们走了。”

楚明澈看着那些人跑得比兔子还快,眼中满是鄙夷。

看来夏梨以前没少被他们欺负这些人才敢如此肆无忌惮,也就是夏梨拦着,若换作他,处死着些刁民都不为过。

“不过是些跳梁小丑,我当着他们的面羞辱夏老四,也算杀鸡儆猴了。”

夏梨不知楚明澈心中所想,拍拍手上的灰尘,想起夏老四道歉时一副吃了苍蝇的模样,心里倒开怀了些。

“倒也是,现在能欺负到你的人怕是没几个了。”

楚明澈转念一想,薄唇微抿脸上的颜色柔和几分。

第19章 无以为报

这女人能赤手空拳打退那伙人,拿着匕首跟老虎斗,他刚刚还真是多操心了。

“但愿他们能记住,不然,要是等哪天我心情不好了,指不定能干出什么事。”

夏梨转过身,语气里带着轻快,说出的话却不免让人胆寒。

“不过话虽这么说,这里不能久待了。”

半晌,夏梨突然说道,眼神里染了几分肃穆。

她有的是法子整治夏家人,但是若他们三天两头来找事,她也没那个时间浪费在他们身上。

况且夏裳这几天吃药,正在恢复期要是他们时不时地来找茬吓到他了,估计这毒很难解。

“那你准备去哪?”

楚明澈立马询问道,大有你去哪我就跟去哪的意思。

“还不确定。”

夏梨淡淡道。

要说去处,她一过来就待在这村子里,对这个时代也不熟,带着夏裳乱跑未免太不靠谱,要是能找个近一点的去处的话……

近一点的……

对了!她不是拿回了爹娘在镇上的铺子吗?要是能带着夏裳到镇上去也未为不可。

一想到那两张房契,夏梨的眼神一瞬间亮了,立马跑到里间拿出那两张房契。

“你陪我上镇上一趟吧。”

楚明澈正疑惑何事让夏梨这么焦急,突然听里间的人这么说道。

想着路远,夏梨本来想将夏裳留在周婶家,许是今天的事情吓到了,夏裳硬是拉着她不松手,眼里满是倔强。

“带着阿裳吧,此去也不危险,就当是带他游玩了。”

楚明澈看着夏裳实在想去,不由得替他说了句话,夏裳更是聪明,听楚明澈是向着他的立马放弃夏梨转而拽着楚明澈的衣角,转而眼巴巴地看着夏梨。

这小子,还真会见机行事。

夏梨嗔怪地看了眼夏裳,还是藏不住笑意。

“带你一起去可以,但是你必须要全程跟着姐姐。”

夏梨伸出一根手指在夏裳鼻尖点了点,有些无奈地说道。

其实夏裳性格内敛,她倒不怕他乱跑,主要骄阳似火,他身子又弱怕他受不了而已。

夏裳开心的点点头,一路上兴致很高,也不多说话,拉着夏梨一个劲地看那些山鸟鱼兽。

“真该多带他出来走走。”

夏梨看着夏裳欢快的样子,倒有些心酸。

别人家的小孩都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可是他从小就寄人篱下,受到的折磨和苦楚数不胜数,如今能保持寻常孩子的童真实属不易了。

“你只要不让阿裳看到那群伤害他的人,他恢复的会比寻常快许多。”

楚明澈看着满眼新奇的夏裳,心里也有点触动。

夏梨莞尔,算是认同了他的说法。

阿裳见到人很恐惧,可相处这些时日偏偏不怕他,都说小孩子的第六感是很准的,看来他确实不是什么歹人。

三人到了镇上,夏梨照着房契的地址找了过去,发现连着的四五间卖吃食的铺子,确实有两个是空着的。

应该就是这里了。

夏梨准备从小道中过去,旁边一个卖糖葫芦的老人盯着她看了半天,突然开口了。

“是老夏的女儿吗?”

夏梨被声音叫住,好奇的回过头去,只看到一张饱经沧桑的脸。

“我是……您是?”

夏梨狐疑地看着妇人,在原主的记忆中搜寻了一番,确定没有见过。

“我一猜你就是,真是跟你娘长得一模一样,可让我等到你了。”

妇人慈爱地笑了笑,浑浊的眼中出现一丝光彩,仿佛一尊雕像突然活了一样。

“等我?”

夏梨更加不明白,可看老人的脸又不像是在撒谎。

“嗯,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妇人将铺子上的糖葫芦随意一遮,随后又像想到什么,摸出一根来递给夏裳。

“拿着,孩子。”

毕竟是孩子,夏裳咽了口口水,还是谨慎地看看夏梨,眼神像在征求同意。

看这妇人慈眉善目也不像是坏人,难道是爹娘的故人?

夏梨细细打量一番,没有发现丝毫破绽才微微点了点头。

妇人在前面颤颤巍巍地带路,楚明澈越发感到疑惑,走到夏梨身边低声。

“你什么都不问就跟这个婆子走了,就不怕她对你不利?”

这个人来路不明,才第一次见面就跟夏梨显得很熟络,他实在没有理由不生疑。

看着妇人佝偻着腰,走路相当吃力,满头的银发在阳光下闪着光,夏梨凭借自己的第六感觉得这个人不坏。

“这个人身上有经久的焦糖味道,确定是卖糖葫芦的无疑,这点造不了假,看她的样子跟我爹娘很熟,正好可以借机打探一番。”

夏梨观察着四周,沉沉地说道。

相由心生,看妇人看她的眼神纯粹不带一丝瑕疵,夏梨总觉得没有信错。

在一间老旧的房子前,妇人停下脚步,在身上摸索了一番,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大门。

“来,丫头,进来。”

推开门后,妇人冲夏梨招呼了一声,吃力地踏进门槛。

夏梨微微一愣,还是跟了进去。

都走到这一步了,进去看看也无妨。

一间老旧的房子,房内陈设很简单,连茶杯都中规中矩地摆着,虽旧但是干净,看得出来主人很爱惜。

“这房子是你爹娘留给你的,为的就是日后你跟弟弟长大无处去,给你们留了个容身之所。”

妇人用苍老的声音慢悠悠地说道,看着夏梨的眼满是怜爱。

“留给我的?”

夏梨有点惊讶,不知道这妇人说的是真是假。

她一向只知道爹娘留的两间铺子被夏老四跟夏老大霸占了,如今怎么又多出来一个屋子?

妇人点点头,颤颤巍巍地走到藤椅边坐下,摸着藤椅的扶手,眼里满是对过往的回忆。

“你爹娘会做生意,人呐好得像活菩萨,我们这些左右的人没少受他们照拂,可惜啊……”

年事已高,本应该看惯了人生百态,妇人提起夏梨的爹娘时眼里还是忍不住流露出惋惜和悲痛。

夏梨看着妇人落寞寂寥的模样,心里就有了数。

看来确实是她爹娘的故人,而且关系还相当好的那种。

“那婆婆可知我爹娘那时经历了何事,可否与夏梨一说?”

她的记忆里只知道夏老大为了这两间铺子害死了她爹娘,其余的关于她爹娘的事情她知道的太有限了。

“婆子老了,记不清了,就只记得你爹那天来找我说要出趟远门,把置办的房子交给我保管,你娘还说如果你来拿就交给你。”

妇人眯着眼,仿佛在讲一个很古老的故事一般,眼睛望着高远的天空。

夏梨却听不明白。

爹娘过世时原主也才不过十多岁,他们又如何知道自己一定会回到这里。

难道爹娘预料到夏老四他们会下毒手才用这种方法给她和夏裳留了条后路?

老人没有管夏梨,继续自顾自的说着。

“哪成想啊,你爹娘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我就在这里等啊,结果死之前终于把你等来了。”

听见妇人说这话夏梨才回想起来周围铺子都是年轻力壮的老板,唯独这个看起来不惹眼的糖葫芦铺是个年迈的妇人。

为了完成与爹娘的约定,这个人居然等了这么久。

“您对夏梨一家的恩情,夏梨无以为报。”

夏梨拱了拱手,眼里满是感激与钦佩。

她自重生过来,见到的尖酸刻薄嘴脸多了去了,没想到这位妇人居然有如此高尚的品格,一想到刚才还在怀疑她,夏梨就觉得内心羞愧。

妇人并没有居功,站起身来很豪气地挥了挥手,眼里满是欣慰与自豪。

“报答什么,老婆子这一辈子就做了这么一件像样的事,如今既交到你手上也算了却一桩心愿了。”

看着妇人要往外走,夏梨不知如何报答,急忙拦下。

“夏梨看您年迈,若没有去处,夏梨愿意侍奉您颐养天年。”

她现在手上虽然不富裕,但是滴水之恩她也必当涌泉相报,何况这位老人家还给她解决她正头疼的事。

关于楚明澈夏梨的小说《医女厨娘:捡个王爷来种田》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医女厨娘:捡个王爷来种田》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