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冲天猫最强神医 陈申小说全文阅读

冲天猫最强神医 陈申小说全文阅读

2019-10-18 15:05:38作者:冲天猫

精品《最强神医》小说在线阅读,作者冲天猫原创作品都市类,主角陈申,本文冲天猫大结局值得期待。内容试读:你听说过灵魂互换吗?    我叫陈申,是一名普通的外科医生,前世暗恋女神多年,却从未被她正眼看过,死后,我竟成了她的老公……

冲天猫最强神医 陈申小说全文阅读

最强神医推荐章节阅读

最强神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11章 是病非病

霍问顿时就笑了起来,说道:“想必是因为林先生的医术吧,胡老可没有主动见过任何一位医者!既然这样的话,两位就跟我进去吧!”

十多分钟之后,就有一个穿着墨绿色唐装的老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霍老见他来了,就笑道:“老胡来了?我已经将茶给你泡好了,快坐!”

胡老颔了颔首,坐下之后就将坐在他对面的林凡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你就是我徒弟说的会施六合金针的年轻人?”

“对,是我。”

胡老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威严的说道:“六合金针已经失传多年,当今无一人会施,你刚施的真的是六合金针?还是说是想行骗?”

很显然胡老并不相信林凡的话。

紧接着胡老冷声道:“你可知道霍老这病绝非一般的病症,若是出了差池,你负的起责任?”

“所谓医者不自医,胡老的顽疾已经多年了吧?”林凡看了胡老一眼就说道。

胡老没想到林凡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也来了一些兴致,说道:“哦?为何这样说?我这样看起来像是有病的样子?”

霍问皱了皱眉头,说道:“林先生,老胡的身体一直以来都是我们一群人里面最好的,平常感冒都很好,怎么可能有顽疾。”

林凡说道:“中药固本,想要调理身子是容易的事情,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表面看起来很健康,隐藏了深层的东西,胡老的顽疾至少有十年了。”

胡老就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就说道:“呵呵,有趣,说说吧,还知道一些什么?”

“胡老的顽疾是病也不是病。”

方祁听见他的话,立马就冷哼了一声,鄙夷的说道:“满口胡言!”

胡老抬了抬手,说道:“让他说下去。”

这时,林凡继续说道:“前些年胡老没有少尝那些中药吧?”

“这可是中医界都知道的事情。”胡老不甚在意的说道。

“尝了那些中药之后,胡老自己调养了身子,但是药与药之间有相冲的情况,一开始并没有什么。但是慢慢的胡老的身体就被拖垮了,十年之前胡老身体就开始出现了异常难道不是吗?胡老这十年每天都在喝汤药吧?”

等林凡说完,胡老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即,他就笑了起来,说道:“确实有些真才实学,你是这么多年以来第一个就看出我患有顽疾的人,就连我的徒弟都不知道。”

“师父,你患有顽疾?你怎么没告诉我们?”方祁震惊的问道。

“中医不就是望闻问切吗?你跟在我身边可不仅十年了,这么长时间你都没发现我,就算我说了又能怎么样?”

方祁听见这话,有些难堪的闭了嘴。

林凡说道:“胡老的顽疾不是没有办法治愈,胡老差的不过就是一套针法,只要连续一个月施回魂针,就会痊愈。”

“回魂针?这你也会?”

胡老诧异的看着他,眼睛里面还带着希冀。

林凡点了点头,胡老看向霍问说道:“老霍,让我给你号号脉!”

说完,胡老就将手搭上了霍问的手腕。

半分钟之后,只见胡老皱了皱眉头,又过了半分钟,胡老的脸上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他松开霍问的手,就激动的看向林凡,问道:“年轻人,你是怎么学会这些针法的?”

这还是自己上辈子跟随医疗队去一个偏远山区,意外的救下了一个老人,老人给了一本医术,说是他家祖传的,他塞在自己的手上就离开了。

这些针法就是自己在上面学到的,但是后面发生了泥石流,那本医书被埋在了那些地下,怎么也找不到。

但是这些林凡都不打算说出来,只是说道:“我只能说是机缘巧合,如果胡老愿意的话,我倒是可以给胡老施针。”

“那就麻烦你了,年轻人,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你施针的时候,我希望我徒弟能在一旁观摩观摩,不知道你同意吗?”

说这话的时候胡老还生怕林凡拒绝了,毕竟这样的针法越少的人知道,创造出来的价值就更多。方祁闻言,也是一脸期待的看着林凡。

林凡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可以,我甚至可以教会他,接下来的一月由方先生来给胡老施针。”

胡老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震惊的问道:“你真的愿意将这套针法交给小徒?林先生就不怕我们传播出去?”

“这本来就是用来救人的,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学会,也可以帮助更多的患者,这有何不可?”

胡老想着如果是自己的话,自己都不一定能这样做,有些惭愧的说道:“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然有这样的胸怀!林先生,这套针法可以由我们的德善堂买下来。”

林凡立马就拒绝了,“钱就不用了,胡老躺下吧!”

随即,林凡就开始给胡老施针。

林凡给方祁演示了一次,等施针完毕,他又问霍老要了纸笔,详细的写了下来,交给了方祁。

方祁激动的接过纸张,深深的给林凡鞠了一躬,说道:“谢谢林先生的馈赠。”

等时间一到,林凡就将胡老身上的针给收了。

方祁连忙将胡老扶了起来,问道:“师父,感觉怎么样?”

胡老点了点头,说道:“今天能遇见林先生是我们的福气啊!林先生,我承诺于你,一旦在我们德善堂施这套针法的人,我们不会收取一分钱的就诊费。”

“我就先替那些患者谢过胡老了。”

胡老摆了摆手,心想自己一定要将这位高人请到德善堂。

他注视了林凡几秒,就说道:“林先生我医术比现在很多的医生都要好,不知道林先生愿不愿意来我德善堂坐诊?”

“我现在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处理,但是胡老有什么需要的话,直接联系我就行,我肯定会倾力帮助的。”林凡立马就拒绝了。

胡老说道:“也罢,我也是那句话,以后如果林先生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头,我胡生华在所不辞!”

“我霍问也一样!”

林凡笑了笑,说道:“那我就先在这里多谢两位了。”

 

第12章季思思醉酒

林凡见时间已经不早了,就和他们告了别,然后离开了霍家别墅。

半个小时之后,林凡就回到了季家,他停好车就看见了副驾驶位上的精致的檀木盒子。

他打开看了看,竟然发现里面装着一幅画,打开卷轴一看竟然是一副王献之的中秋帖!

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发现这幅字并不是临摹的,而是真迹!这幅字在现在可是有市无价的。

林凡倒是对这幅字有印象,前几年他爷爷八十大寿,他和一群狐朋狗友去了京都的一场拍卖会,本打算将这幅字买下来给老爷子做寿礼。

不过拍卖会前夕,去赌场豪赌了一场,输了一大半的资金。

那场拍卖会上,有人用两亿的价钱将这幅字给买了下来。

林凡想到季思思一直对这些字画感兴趣,如果自己将这幅字送给她,她肯定会开心的。

想到这里,他迫不及待的拿着东西走进了季家别墅。

别墅里面,季思思正坐在沙发上小脸微红,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她身上穿着的还是晚会上的衣服,想必她也刚回来,想到这里,林凡的心里有些内疚。

但是季思思一见到林凡,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厉声道:“你去哪儿了?我让你来接我,你人呢?”

林凡连忙解释道:“老婆,你别生气,刚才我突然有一点急事,所以耽误了一会儿。”

“急事?你一天除了吃喝玩乐能有什么急事?”

“我……”

“小凡,思思,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时,季正南从二楼走了下来,目光在林凡和季思思之间逡巡了一遍,疑惑的问道。

“没事,我先回房间了。”

说完,季思思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厌恶的看了林凡一眼,就上了楼。

“这孩子,怎么回事!”

“小凡,思思今天喝醉了,你多包容一点。”季正南语重心长的说道。

林凡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岳父那我先上去了。”

“小凡,先等等。”

季正南连忙叫住了他。

“岳父,怎么了?”

季正南严肃的说道:“小凡啊,刚才我们已经和姜氏集团那边联系好了,我们约好了明天下午两点在姜氏集团和姜总见面,这件事情我就交给你了。这次的机会对我们世纪集团很重要,所以你一定要争取将合同谈下来。”

紧接着,他又说道:“我刚才已经和陆良谈过了,你放心,他肯定会好好的配合你的!”

“岳父您放心,我肯定会尽力的。”

季正南满意的拍了拍林凡的肩膀,说道:“小凡,我相信你的实力,等你谈好了这笔合同,我们好好的庆祝一番!对了,你应该听说过霍问,霍老先生吧?”

林凡看了他一眼,说道:“听说过。”

他接着说道:“霍老在蓉城甚至省里的声望都非常好,明天是霍老的七十大寿,蓉城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去参加,晚上我们就一起出席,趁着这个机会你也好积累一些人脉,你是我们季家的女婿,以后也要接手季家的生意。”

季正南要自己去那里肯定有什么阴谋,我倒是要看看他要出什么幺蛾子!

想到这里,林凡就应了下来,“好。”

“行了,小凡,你也累了一天了,上去洗洗睡吧。”

林凡点了点头,就上了楼。

等林凡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季思思并没有在房间里面,只听见浴室传来一阵阵的水声,他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随即,从浴室的玻璃门隐约可以见到季思思完美的胴体,不得不说季思思身体的曲线非常的完美,玲珑有致。

眼前的这一幕,让林凡顿时就愣在了原地,喉咙有些发干。

就在他正在出神的时候,水声停了下来,季思思穿着浴袍就走了出来,她的小脸绯红,眼神有些迷离。

季思思看见林凡正站在外面望着自己的方向,就皱了皱眉头,但是她并没有打算搭理林凡,冷淡的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老婆……”

季思思冷声道:“住嘴!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别叫我老婆吗?”

“我们两个结了婚,而且是你留下我的,我不叫你老婆叫什么?”

“行了,该做什么做什么去!”

林凡看了自己手上的盒子一眼,走到季思思的身边,就将手中的檀木盒子放在了她的眼前,说道:“思思,送给你,打开看看,你肯定会喜欢的!”

季思思看都没有看一眼,就不屑的说道:“拿走,我不会要你的东西!以前你送的那些我都不稀罕,更何况现在这些?”

说完,季思思推开林凡的手,就走到了阳台上。

林凡叹了一口气,看来季思思对自己讨厌不止一点两点啊!现在倒是有些庆幸自己今天晚上没有拿下面具,不然的话,自己和她之间的关系会更加的僵。

林凡有些失落的将盒子放进了抽屉里面,就进了浴室,快速的冲了一澡,回到房间却发现季思思已经在阳台的吊篮上睡着了。

一双白皙袖长的双腿卷曲在吊篮上,睡袍掀开的一角甚至可以看见双腿间黑色的蕾丝衣物。

看见这一幕,林凡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强压着内心的冲动,轻声叫道:“思思,快起来,回房间去睡。”

但是季思思只是醉意朦胧的睁开眼看了他一眼,又闭上了眼睛。想必今天晚上霍少阳确实给季思思灌了不少酒。

林凡仔细的看着季思思的睡颜,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欣赏她,不得不说她真的很迷人。

林凡的心里一阵悸动,忍不住伸出了手,但是就在他的手快碰到季思思的小脸时,他还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季思思现在已经这么讨厌自己了,如果这样做了,只会让季思思更加的讨厌自己吧?

想到这里,林凡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林凡见叫不醒季思思,只是伸出手将她的抱了起来,回到了房间。

谁知道,就在林凡将季思思放在床上的时候,季思思突然伸出白皙的藕臂勾住了他的脖子。

林凡一时没防备,直接贴在了她的身上,甚至还能感觉到她胸前的柔软。

“思思?”林凡心里一惊。

“陈申,陈申,别走……”

季思思媚眼如丝,低声呢喃道。

在听见那个熟悉的名字从季思思的嘴里叫出来时,林凡的大脑“轰”的一声就变得空白了。

他泪流满面的凑到季思思的耳边说道:“思思,我在,我就是陈申啊……”

 

第13章 废物女婿

“嗯…唔……”

季思思嘤咛一声,似乎听见了他的话语,一下吻住了他的嘴唇。

一吻之后,林凡抬起头看了看季思思,喃喃的说道:“思思,我喜欢你。”

说完,林凡又吻住了季思思。

最后林凡还是没有对季思思做什么,他一直看着季思思的睡颜,直到深夜他才抱着季思思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林凡还在睡梦中就被人给踹下了床,他睁开眼睛便发现季思思正坐在床上愤怒的瞪着他。

林凡心里“咯噔”了一声,难道季思思想起了昨天晚上被他吻了的事情?

想到这里,林凡有些心虚,立马打算解释。

但是他刚要开口,季思思先一步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质问道:“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思思,你误会了,我什么都没做,昨天你喝醉了睡在了阳台上,我叫不醒你,所以这才将你抱了进来。”

季思思闻言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她冷声道:“我警告你,你最好记得自己的身份,你只是我们家的上门女婿,如果你敢有其他的想法,我不介意将你赶出季家!”

说完,季思思没在给林凡说话的机会,绕过他就离开了房间。

她刚走到门口就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林凡再次说道:“还有,以后别碰我,从今天晚上开始,你不准上床睡觉。”

等季思思离开之后,林凡才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他见时间已经不早了,收拾了一番便下了楼。

楼下季正南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他见林凡下来了,立马就站了起来,笑着将林凡带到了餐厅吃早餐。

季正南对他的态度似乎也回到以前他还没失势时,但是他知道季正南只是为了让他去和姜烟谈合作而已。

林凡四处看了看,却不见季思思的身影。

季正南似乎猜到了林凡心里的想法,他说道:“思思刚走,这段时间她们科室的事情多,有些忙,小凡,你身为思思的丈夫,也理解理解。”

林凡点了点头,说道:“当然。”

果不其然,很快,季正南就说到了正题上。

季正南看了林凡一眼,提醒他道:“小凡啊,今天下午我们和姜总约好的事情,你可别忘了。”

“岳父,您放心,我肯定会按时去的。”

季正南满意的笑了笑,说道:“你是我的女婿,这件事情交给你,我肯定放心!”

就在这时,一个佣人走了进来,说道:“老爷,夫人回来了。”

佣人的话音刚落,一阵由远到近的高跟鞋声音就响了起来。

很快,一个穿着紫色套装的中年女人就出现在了饭厅。

面前的女人正是季家的女主人,季思思的母亲,穆雯。

季正南放下手中的餐具,淡淡的说道:“你不是说下午才回来吗?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穆雯并没有回答季正南的话,她看见林凡立马就皱起了眉头,不爽的说道:“他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说让他和思思离婚了吗?”

“说什么呢?小凡是我们季家的女婿,不在这里还能在哪里?”季正南连忙说道。

“女婿?我可没有这样一遇见事情转身就跑的废物女婿!以前我见他是林家的少爷才勉强的同意这门婚事,现在他已经被林家赶出来了,你还留着他做什么?我们季家什么时候成福利院了?”

穆雯指着林凡的鼻子,毫不留情的大声说道。

林凡在心里暗暗的冷哼了一声,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在他还没有失势前,这女人想方设法的将季思思送到他的面前,现在一失势就变了一副嘴脸。

季正南看了林凡一眼,他见林凡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心中有些忐忑,季正南生怕被穆雯坏了他的正事,立马就站了起来,呵斥道:“你一个妇道人家知道什么?跟我上来!”

说着,季正南就将穆雯叫走了,林凡还隐约传来季正南和穆雯争论的声音。

林凡吃过饭正准备出门去霍家给霍问施针,刚走到门口,耳边便传来了季正南的声音。

“小凡,你这是要出门?”

季正南刚和穆雯说了留下林凡的原因,走出房间就看见林凡正准备出门,连忙叫住了他。

下午就要和姜氏集团谈合作了,姜烟点名要林凡去,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出什么意外。

季正南快速的从楼上走了下来,走到他的身边安抚着林凡,说道:“小凡,你岳母那个人就是嘴巴不饶人,你别放在心上。”

林凡摇了摇头,说道:“没事,更何况岳母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岳父,我有点事情,我就先出门了,下午和姜总见面我会按时去的。”

季正南听见林凡的话,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点了点头,从包里拿出了一把车钥匙放在了林凡的手上,说道:“行,小凡,这辆车你拿去开吧,没车也不太方便。”

“谢谢岳父。”

林凡没有拒绝,接过钥匙就开着车就去了霍家。

林凡一到霍家,就有佣人迎了上来,尊敬的说道:“林先生里面请,老爷已经恭候多时了。”

他刚走进别墅,霍问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兴奋万分的说道:“林先生,快请坐!”

“霍老今天的精神不错!”

“这都是多亏了林先生你啊,昨晚施了针我居然一觉睡到天明,所以今天才感觉精气神十足。”霍问笑着说道。

林凡和霍问聊了几句,就将今天的针给施了。

就在林凡施完针,刚将针给收起来的时候,走廊上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只听“砰”的一声响,房间的门就被人给重重的推开了,一个年轻的男子冲了进来,问道:“爷爷,这一晚上都过去了,昨天晚上在酒会上找事的那个混蛋你找到了吗?”

该男子不是霍少阳还能是谁!

霍问闻言,立马就从床上站了起来,愤怒的低呵道:“混账东西,你还有没有点规矩!没看见我有客人吗?给我滚出去!”

霍少阳看了看站在一旁穿着普通的林凡,眼里的鄙夷一闪而过,皱了皱眉头,继续说道:“爷爷,那个混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了我和武馆的人,这可是在打我们霍家的脸啊!你一定要废了他,不然的话,蓉城的人还以为我们霍家好欺负,每个人都能踩我们一脚!”

霍问想起昨天晚上确实说过要废了林凡的话,下意识的看了林凡一眼。

然后抄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就向霍少阳砸了过去,冷声道:“住嘴!你被打那是你活该,自己技不如人怪不得别人,而且你昨晚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林凡当然知道霍问在做给他看,他淡淡的说道:“霍老消气,气大伤身。”

“你他妈的算个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插嘴?”

霍少阳听见林凡的话,直接将怒火发泄在了林凡的身上。

霍问心里一紧,脸色一沉,大步走到霍少阳的面前。

“啪”的一巴掌就甩在了他的脸上,“滚出去!”

 

第14章 卖身还账

霍少阳伸出舌头抵了抵自己被打的脸,伸出手指了指林凡,“你给我等着!”

说完,霍少阳转身就离开了,还将门摔的巨响。

“这个混账东西实在太不像话了!”

“林先生,你别和他一般见识,我肯定会好好的教育他的!”

霍问小心翼翼的看了林凡一眼,生怕林凡和霍少阳计较。

林凡可是宗师级别的高手,就连自己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是霍少阳。

“霍少爷的脾气可不太好,是该好好的收敛点了。不然的话,以后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可就真的后悔莫及了。”

“是是是。”霍问连忙应下。

“霍老,今天的针施完了,我就先走了,明天我会按时来给你施针的。”

林凡放下手中的银针包说道。

霍问见林凡没打算追究也松了一口气,他亲自将林凡送到了门口,说道:“林先生,今天晚上我会在这里举办寿宴,希望林先生能够赏脸来参加。”

林凡点了点头,说道:“当然,到时候我会和我的岳父一家前来。”

林凡从霍家别墅离开之后,开着车便去了以前住的老小区,想去看看张婶。

张婶是他以前的邻居,也是少有的几个对他友好的人之一,对他照顾有加,所以他一直将张婶视为亲人。

张婶在小区外面开了一家面馆,由于到了午饭的时间,面馆里的生意也不错,张婶在店里忙进忙出的。

就在张婶刚将面端上桌时,一辆面包车停在了面馆的外面,车门一打开五个纹着纹身的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气势汹汹的走进了面馆。

“张淑芬是谁?”

其中一个光头四处看了看,就问道。

张婶见到这一幕吓得不行,连忙问道:“我是,你们想做什么?”

“你就是张淑芬?你丈夫唐国富欠了我们二十万的赌债,我们联系不上他,你是他老婆就替他还了吧!”

其中一个光头走到张婶的面前说道。

“二十万?怎么可能?”

张婶闻言,脸色顿时就变得惨白了起来,她丈夫平常确实会小赌几把,但是从来没有赌过大的,怎么可能欠下二十万的赌债!

“欠账还钱天经地义!这是唐国富签下欠条,这上面可写的清清楚楚的,怎么?难道你想赖账?”

光头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纸拍在了张婶身边的桌子上,张婶拿起来看着那个熟悉的字迹,捏着借条的手抖了抖。

“我哪里有那么多钱!”

张婶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妇女,哪里经历过这些事情,立马就慌了。

光头冷声道:“没钱没关系,唐国富说你们家有一套房,如果还不上钱,就将房子抵给我们!”

张婶听见光头的话就愣了愣,她家那套房虽说是老小区,但是已经列入了拆迁区,怎么也值七八十万,他们现在要房子这不是在抢吗?

“不行,那套房子不能给你们。”

“不给?行,给我砸!不还钱你就别想做生意了!”

光头闻言,脸色一沉,冷声道。

“砰!砰!”

其他的四个混混立马就掀翻了面前的桌子。

“啊!”

面馆里的客人也吓得连忙叫着跑了出去,场面顿时变得混乱不堪。

“住手,别砸了,别砸了!”

张婶红着眼哀求道。

“老大,唐国富抓住了!”

这时,其中两个混混抓着一个中年男人走到了光头的面前。

光头走到他的面前,一脚就将那个男人踹倒在了地上,冷声道:“妈的,你倒是躲啊!到时间还钱了,钱准备好了吗?”

唐国富捂着肚子,忍着身体的痛楚,说道:“你们出老千,那张欠条是你们逼我签的!”

“也就是说你不想还钱了?我告诉你,你这样的人我们遇见的多了,给我打!打到他同意还钱为止!”

那四个混混闻言,立马就出了手。

“你们是谁?为什么打我爸?”

这时,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年轻女子拨开人群就跑了进去。

她狠狠的推开唐国富面前的其中一个混混,就着急的问道:“爸,你没事吧?他们是谁啊?”

“哟,你就是唐国富那个老家伙的女儿?长得倒是不错,你爸欠了我们二十万,既然你妈还不上钱,那你就跟我去场子里面接客还账!”

光头将我她上下打量了一番,便挥了挥手,其中的两个家伙立马就走了上去,一左一右的抓住了她的胳膊,拖着她就向外走了去。

“你们想做什么?放开我!放开!”

唐韵菡拼命的挣扎着。

“菡菡,你们放开我女儿!”

张婶着急大叫道。

林凡刚到面馆外面,看见的就是这一幕,他连忙停下了车,飞快的冲了上去。

他伸出双手就钳制住那两个混混的手,冷声道:“你们想做什么?放手!”

光头见到有人捣乱,立马就不爽的皱起了眉头,说道:“小子,你谁啊?我劝你别多管闲事,不然的话,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让你们放手!”

林凡并没有搭理光头,加大了手上的力气。

“啊,疼疼!”那两个家伙顿时就惨叫着松了手。

光头脸色阴沉的看着林凡,冷声道:“小子,我们可是钱三爷的人,你敢插手我们的事情?”

“她们欠了你多少钱?”

光头闻言将林凡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道:“唐国富欠了我们二十万的赌债,你要帮他还?”

还不等林凡说话,唐国富就抬起头着急的大吼道:“你们放屁,是你们出老千,你们就是想骗我们家的房子!”

“妈的,还不老实!都给我上!”

随即,那几个混混又冲了上去,林凡大步的走上去就将他们拦了下来。

“给老子滚开,不然的话,老子连你一起打!”

其中一个黄毛指着林凡就说道。

林凡皱了皱眉头,突然出手抓住黄毛的手指重重的一掰。

只听“咔嚓”的一声脆响,黄毛就惨叫了起来。

“你找死!”

其他三个混混见状立马就怒了,扑向了林凡。

林凡捏起拳头,便向他们轰了过去。

“砰!砰!砰!”

他们三人顿时就砸飞了出去,摔在了桌子上。

“滚!”

林凡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说道。

“你给我等着!我们走!”

光头见对方一招就将自己的手下放倒了,心里一惊,也知道今天是达不成自己目的了,放下狠话就带着人离开了这里。

 

第15章 揽下麻烦

他们走后,林凡将唐国强扶了起来,看向张嫂问道:“张婶,你们没事吧?”

“小伙子,刚才真是谢谢你了,你是?”

张婶疑惑的看向林凡,她将这个小伙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可以确定以前自己并没有见过他,可是他为什么要冒着这么大的危险帮她们一家,而且知道她叫张嫂?

“我是陈申以前救过的一个病人,我叫林凡,我听他说起过你们,现在陈申不在了,所以我想代他来看看你们,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林凡是下意识的叫出了张嫂,所以不得不想了这样一个借口。

张嫂听见林凡的话,脸上就露出了一丝悲伤,她叹了一口气,说道:“原来是小陈的病人,小陈是一个好医生,这孩子就是命太苦了,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好的工作,结果年纪轻轻就出了事情。”

说着她就陷入了悲伤之中。

这时,唐国强走了过来,说道:“行了,小陈都去世了,就别说这些了。”

张嫂听见唐国强的话,大怒道:“唐国强,他们说你欠了二十万是怎么回事?”

唐国强有些闪躲的说道:“这能怪我吗?这都是那些人设的圈套等我跳进去,他们知道我们的那个小区要拆迁了,就是想骗我们的房子。”

“如果你不去赌会出这样的事情吗?菡菡还差点被你连累,有你这样做父亲的吗?那可是二十万呐,我们哪来的那么多钱!”

张嫂有些崩溃的说着,眼睛顿时就红了起来。

“爸,既然你说是那些人设的圈套,那就报警吧!”

一直没有说话的唐韵寒抬起头说道。

唐国强闻言,一脸惊恐的说道:“不行,不能报警,那些人会打死我的。”

唐韵菡有些崩溃的说道:“不报警那能怎么办?不是每次都有人来帮我们的,我们有那么多钱还吗?”

唐韵菡的话一出,他们都沉默了。

“要不把房子给卖了吧,卖了也总比抵给那些强盗强啊!现在卖的话应该能卖四五十万,还了钱剩下的我们再买一个小点房子。”

过了几秒,张嫂下定了决心说道。

“张嫂,这件事情你们不用管,我会处理的。”

林凡见张嫂他们那么为难,立马就说道。

林凡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张嫂一家出这样的事情。

张嫂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不行,这样使不得,我们不能将你牵扯进来,那些人可不是什么好人。”

林凡笑了笑,说道:“没事,陈申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们对陈申来说是亲人一样的存在,现在陈申不在了,我帮你们就当是我报答陈申的恩情。”

“那,那就麻烦你了,林先生,你吃过午饭了吗?我给你煮碗面吧!”

“谢谢张嫂,张嫂,你叫我小林就行了。”

“那你坐着等等。”

说完,张嫂转身就进了后房。

唐韵菡见张嫂进去了,便收拾起屋子里面的残局来,林凡也帮着帮将倒在地上的椅子和桌子搬了起来。

“快放着,放着,我来!”

唐国强连忙上前接过林凡手中的椅子,说道。

林凡吃过面之后,告诉张嫂他们别担心,这件事情他会解决的。

然后就离开了面馆,开着车去了姜氏集团。

二十万对他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要他拿出这笔钱还是很困难,这一刻他有些后悔,早知道当时姜烟给他一百万的感谢费就该收下,现在也不用为钱发愁。

林凡将车停在停车场就进了姜氏大厦。

“先生,等等,你是做什么的?”

前台的工作人员看向刚踏进大门的林凡,就走了过去,姜氏集团可是蓉城知名的企业,出入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穿着正装,面前的这个人居然穿着廉价的T恤就来了,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她的语气也冷淡了下来。

林凡看向她就说道:“我是来找你们姜总的。”

她冷淡的说道:“我们姜总很忙的,不是每个人都能见的,想见我们姜总是需要预约,不知道你有预约吗?”

“我是世纪集团的人,约好了和你们姜总两点见面。”

林凡说道。

她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世纪集团?我这边没有今天世纪集团的预约,抱歉,你不能进去。”

闻言,林凡就皱了皱眉头,难道是季正南耍他的?转念一想又否定了这个想法,季正南对这个项目非常的在意,不可能会拿这件事情来耍他。

他四处看了看并没有看见陆良,想必陆良还没到。

“那我在这里等吧!”

说完,林凡就走向了一旁的休息区。

几分钟之后,陆良赶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林凡见他来了便起身走了过去,陆良见到林凡眉头一皱,冷声道:“林凡,我说你怎么回事?你明明知道今天是你代表世纪集团和姜总谈合约的事情,你穿成这样就来了?没有西装你早说啊,我那里有几套不要的,我给你送过来啊!你现在这样不是丢世纪集团的脸吗?”

林凡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这不是打算谈下这笔生意去买几套吗?这单生意谈下来提成肯定不低,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将这个项目让给我。”

陆良的脸色一沉,正要发作,林凡又说道:“马上就到我们和姜总见面的时间了,你联系姜氏集团的人吧,前台的工作人员刚才说并没有刚才的预约。”

陆良看了看时间,就拿出手机拨出了姜总秘书的电话。

很快,就有一个男人从电梯里面走了出来走向了林凡等人,那个男人正是昨天跟在姜烟身后的人。

“许秘书你好,我是世纪集团的陆良。”

陆良见到那名男子,立马就笑着迎了上去。

许秘书微笑着点了点头,便说道:“姜总说让林凡先生一个人上去就行,其他几位就在这里等吧。”

闻言,陆良的脸色一变,问道:“许秘书,我可是林凡的助手。”

“姜总只见林先生。”

许秘书再次说道。

“林先生,请!”

说完许秘书也不再搭理陆良,看向林凡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林凡拿过陆良手上的文件夹就跟着许秘书走进了电梯。

身后,陆良正一脸阴沉的看着林凡的背影。

冲天猫的《最强神医》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最强神医》就可以了哦~

《最强神医》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最强神医》即可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