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赵长念叶将白小说免费阅读 朝天阙免费试读

赵长念叶将白小说免费阅读 朝天阙免费试读

2019-10-18 15:05:31作者:白鹭未双

赵长念叶将白的小说是《朝天阙》,本文作者是白鹭未双,文章朝天阙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值得一读。文章节选免费阅读:人人都知道,七皇子赵长念好吃懒做,经常闯祸,与那激烈的皇位争斗无关。但没人知道,七皇子其实是个女人。权倾朝野的辅国公显然也不知道这件事。所以后来,他为了掩盖这个秘密,一定要送赵长念下地狱。我可以九五荣登,也可以为你一笑俯首称臣。

赵长念叶将白小说免费阅读 朝天阙免费试读

朝天阙推荐章节阅读

朝天阙全文免费阅读

第12章 风停云

朝议结束,叶将白同风停云走在公道上的时候,就听见人小声唤:“国公,国公!”

做贼似的声音,十分没有体统,要是在以前,叶将白定是当做没听见,继续往前走。然而想想最近侍着的那位没规矩的殿下,他顿了顿,还是扭头看过去。

红提揣着手躲在拐角的地方,焦急地看了看四周的人,为难地朝他作揖,示意他过去。

“这……”风停云挑眉,看看那宫女再看看叶将白,戏谑道,“勾搭小姑娘都勾搭到宫里来了?”

“闭嘴。”一袖子甩他脸上,叶将白抬步朝红提走过去,问她:“何事?”

红提看了看跟着过来的风停云,更是不好意思,嗫嚅半晌才放开袖子,端出那枚绿豆糕,硬着头皮道:“殿下体恤国公辛苦,送这个来……来给国公垫垫肚子。”

叶将白低头看了一眼,眼皮跳了跳。

这是什么?绿豆糕?指望七殿下送那种天馐阁的极品绿豆糕是不可能的,所以……她真的是给他送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绿豆糕。

原以为那挂件已经是他收到过的最便宜的东西了,没想到七殿下永远是这么出人意料。

风停云惊奇地听着小宫女的话,正想说哪个殿下胆子这么大,敢到宫道上拦着辅国公送礼,结果瞥一眼盘子里的东西,他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七殿下送的吧?”

红提脸上通红,呐呐地点头,风停云笑得更欢,手肘捅了捅叶将白,道:“这位殿下有趣得很,我能去看看么?”

“你不是还有事要忙?”

“那点小事,算得了什么?”风停云搓着手就朝红提努嘴,“带路带路。”

分明方才还苦着脸说最近太过劳累,回去还有要事,忙得抽不开身,这倒是好,又成小事了?叶将白白眼直翻,不过倒也没拦着,毕竟风停云也参与了典狱史的案子,就当过去叙事了。

然而,进了锁梧宫,他后悔了。

“微臣给七殿下请安。”风停云上前行礼,一双眼不老实地往床榻上瞥。

长念正哼小曲儿吃东西呢,没想到突然有外臣造访,吓得差点掉下软榻,扯着痛处,脸扭成了一团:“大……大人请起!”

这位大人也真是不客气,说请起,一撩袍子就在她床边坐下了,凤眼扫过来,很是温柔地问:“殿下的伤如何了?”

乍被他凑这么近,长念毛孔都吓得张开了,咽了口唾沫,弱弱地答:“上了药,好……好多了。”

“殿下这也是平白的受罪,委屈了。微臣府里有上好的药材,改明儿就给您送来。”风停云勾唇,很是自然地伸手替她掖了被角。

长念在宫里这么多年,见过的男人少,有这般手段的人就更少,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无措地看向旁边的叶将白。

叶将白半阖了眼,道:“风大人,注意仪态。”

风停云左右看了看,道:“此处又不是什么敞亮的地方,七殿下也不是个会刁难人的主儿,国公还这般严肃做什么?”

叶将白冷笑:“慎独二字,想来不必在下来教大人,七殿下有伤在身,烦劳大人收敛些。”

一听他不高兴了,长念连忙道:“不妨事不妨事的。”

人家两人关系那么好,在她跟前吵起来,那多难看啊,和事佬该当还是要当。

然而,她这一开口,风停云当真就觉得不妨事了,贴得她更近,手也伸上了她的手腕,轻轻一挠:“微臣家里出过两代御医,懂些把脉门道,殿下看样子还很气虚,要不要微臣来把把?”

浑身起鸡皮疙瘩,长念连连摇头:“这就不必了吧?御医早上来请过脉了。”

“多把一次也没什么坏处。”风停云笑弯了眼,伸手就将她的手腕从被子里拿出来,握在了手里。

细嫩非常的腕子,摸着手感非常好,风停云略微挑眉,伸指就要按上她的脉搏。

长念脸色更红,挣扎了两下,把手收了回来,又觉得失了礼,小声道歉:“得罪了。”

谁得罪谁啊?这摆明了是风停云的不对,她还没底气呢?叶将白冷笑,怪不得这么多年在宫里被人欺负,柿子这么软,可不得谁都上来捏一下?

“殿下太见外了。”风停云没有生气,倒是很伤心地叹了口气。

废话,才第一次见面,不见外,难不成见内吗?叶将白看得不耐,上前就将风停云给扯开,沉声道:“你若没别的事,就先走吧。”

“哎哎,别啊,我有事!”风停云抓住叶将白的手,朝着长念眨眨眼,“殿下可知,今日朝上有人要殿下出京?”

“方才听宫人们说过了。”长念欣喜地看向叶将白,“多谢国公!”

风停云失笑:“国公力保殿下,可花了不小的力气,殿下总不能拿一枚绿豆糕敷衍国公。”

好像也是哦?长念挠头,有点尴尬地看向叶将白:“那国公喜欢什么?我……我想想法子。”

风停云道:“国公还能喜欢什么?整个京城都知道他嗜玉,顶尖儿的和田,番邦进贡的冰种,什么贵你寻什么,保准他喜欢。”

叶将白侧目看过去,就见赵长念脸上冷汗都出来了,嘴唇嗫嚅了两下,眉头和鼻梁一起皱。

下意识的,他握住了腰上挂着的把件。

七殿下那千儿八百两的家底都在他这儿了,还能送他什么啊?瞧给人愁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欺负人。

“贤真,闭嘴。”

被人叫了表字,风停云就知道这人是真不高兴了,连忙伸了食指按在自己唇上,朝长念挤眼。

长念笑不出来,愁苦地想,她的小金库已经没了,还能从哪儿弄银子给国公呢?

叶将白扫她一眼,抓着风停云就往外拖:“时候不早了,大人先出宫吧。劳烦红提姑姑送送,他不认识路。”

“哎?”风停云看了看窗外,“哪里不早了,天还大亮呢。”

叶将白笑了笑,很是体贴地“送”了他一程,并让人狠狠合上了锁梧宫的大门。

门外传来风停云不满的低咒声,他没理,转身回去内殿,朝着那掰着指头在算的小傻子道:“谢礼殿下已经给过,不必再给,倒是那风大人,以后少接触些。”

第13章 勾搭男人的男人

听着不用谢礼,长念松了口气,可一想又觉得奇怪:“朝中多有人说,风大人办事牢靠,人品上乘,为什么不能与他多接触?”

“他好男色。”叶将白眯眼。

“呃……”长念挠挠头,其实当下盛世,民风开放,少不得有大人家养了小倌,这也没什么。但朝中有的人厌恶断袖之癖,并且定下律规,男宠不得入后宫,官家不得给名分。

很不巧,定此律规的人正好姓叶,名将白。

赵长念偷摸看了看他的脸色,知道他是不高兴了,也就没敢顶嘴。不过就她个人而言,对断袖是不歧视的,人的感情自然而然,哪里是律法能约束的。

“这一个月,殿下且好生养伤。”垂眸思忖片刻,叶将白平和了表情,开口道,“等伤好了,还可以办点差事。”

一个月后朝廷就该采买军粮了,这肥差本是太子的,但太子如今犯错,又有辅国公在旁煽风点火,皇帝定是要换个人来用,以灭太子骄纵之气。

其实接任的人选,三皇子和五皇子都比她合适,但是听辅国公这话,这差事是要落在她头上?

长念一颤,连忙道:“国公,我很笨的,这么多年了什么事都没做过,要是有差事给我,我定会搞砸。”

“殿下何必妄自菲薄。”叶将白坐下来,一双眼深邃不见底,“在下信任殿下,殿下自然就不会搞砸。”

说直白点,就是老子罩着你了,老子说你行你就行,你就算搞砸了,也有老子给你收拾。

长念这叫一个感动啊,鼻涕都快流出来了,眼里一片亮晶晶的,崇拜地朝他拱手:“多谢国公。”

叶将白勾了勾唇角:“殿下不用客气。”

给她伤口换了药,叶将白从容地退出了锁梧宫。

“你想干什么啊?”风停云还等在宫道上,见他过来,微微皱眉,“二皇子也好,四皇子也罢,都是罪有应得,该出去就出去了。可这位七皇子没有任何过失,你作何要将他也拖下水?”

四处无人,叶将白卸了脸上虚浮的笑意,慵懒地白他一眼:“生在帝王家,能有安生命?”

“可你明明可以选三皇子。”风停云皱眉,“三皇子底子好,经得起折腾,哪怕被太子惦记,也能自个儿保命。你看看七皇子是个什么样子?那手腕细得……”

他把拇指和食指捏了个圈,比给叶将白看:“就这么细,我一折就能折断!这小身板,就该锦衣玉食好生养着的。”

步子微顿,叶将白侧头:“贤真,你是不是色胆包天?”

大家穿一条裤子长大的,谁还不知道谁是什么心思?打从见着七皇子起,这人的眼神就不对劲,还什么把脉,摆明了是找借口跟人亲近。

“冤枉啊,我怎么就色了?”风停云唏嘘,“人皆有爱美之心,七殿下生得清秀可人,你还不许我欣赏一二?”

“若是别人,随你。他,不行。”叶将白拧眉,“早晚要散场的。”

七皇子是他选的跳板,为了真正想扶持的人而放的障眼法,一旦有一天真相暴露,定是要舍掉的,到时候风停云若是与人有什么感情牵扯,那可麻烦死了。

风停云有点不高兴:“没得商量了吗?我真的觉得那七殿下有趣,还给你送绿豆糕呢,肌肤也白白嫩嫩的,像个瓷娃娃,那么可爱……”

“闭嘴。”

“你定是也觉得他可爱,才护着他。”风停云撇嘴,“若不是,你完全可以在朝上就舍了他,再拉别人下水也不碍事。”

“……不是。”别开头,叶将白抬步往前走,“护着他是因为……收好处了。”

他这个人,一向收人好处就会办事的。

风停云跟上他的步子,啧啧摇头:“你不承认也罢,我不掰扯。但你也别拦着我,我知道分寸的,就是逗逗他,也不会来真的。”

“他是皇子,不是寻常人家的公子哥。”叶将白黑了半边脸,“风贤真,你上回惹了人家宋家小公子,还没给宋家一个说法。”

别人祸害都是祸害姑娘,风流一场,逢场作戏,惹人芳心暗动又不给结果,被人哭着骂薄幸轻狂。这位倒是好,尽惹那些个清秀的公子哥,人家家里追责也不好,不追又气愤难当,少不得来他这儿告状。

“你给我省点心吧。”

风停云失笑,袖子一甩:“我晓得的,我看人一向准,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清楚得很。”

叶将白咬牙,还想再劝,前头就遇见了同僚,这风停云一扭头就上去跟人说话了,留他一个人在后头瞪眼。

真是个祸害。

于是,赵长念在养伤的时候,就经常看见风停云在她宫里进出,今儿说来看看她,明儿说国公有事,让他来传话,再隔几日,还给她带了宫外的小玩意儿,让她把玩。

“殿下这伤如何了?”风停云坐在床边,温柔地问。

长念笑眯眯地看着他,乖巧地道:“休养了半个月,已经可以躺了,就是走路还有些不利索。”

“真可惜,外头的花开了呢。”风停云勾唇,深深地看着她道,“不若微臣抱殿下出去看看罢?”

粉红的颜色慢慢爬上耳根,长念低头:“不……不用了。”

“殿下是不信任微臣?”眉稍一耷拉,风停云满脸委屈,“都这么久了,微臣还以为殿下已经能把微臣当半个知己,结果殿下还防备着微臣。”

“不是这个意思。”长念为难地道,“是有些不合规矩。”

“这宫里又没有外人。”风停云朝她伸手,“微臣也不会告诉别人的。”

长念僵硬地道:“风大人,国公说您要记得‘慎独’。”

“管他呢。”风停云撇嘴,伸手就拿了旁边屏风上挂着的斗篷,将床上的人一裹,轻轻松松地就抱了起来。

“啊!”长念是真的惊到了,她没想到这位大人胆子这么大,行为这么放荡不羁,小脸都吓得一白。

被她这反应逗得笑出了声,风停云甚是高兴,掂量两下她这轻巧的身板,大步就跨出了殿门。

白鹭未双的《朝天阙》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朝天阙》就可以了哦~

《朝天阙》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朝天阙》即可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