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徐凤来季名嫣主角小说《上门仙帝》结局无删节-血舞天

徐凤来季名嫣主角小说《上门仙帝》结局无删节-血舞天

2019-10-18 14:50:09作者:血舞天

《上门仙帝》结局无删节,徐凤来季名嫣大结局,是血舞天大大写的小说,上门仙帝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因为一场瘟疫,本是大家少爷的徐凤来成为了上门女婿,机缘巧合之下,逆转时空三千年,强势归来的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强如神魔在他面前也不过一挥手,冷面仙妻也得化身黏人小妖精,只不过,这世上磨人的小妖精,远不止一个。

徐凤来季名嫣主角小说《上门仙帝》结局无删节-血舞天

上门仙帝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 赌宝大会

徐凤来接着细细一看,发现是这条街上最大的古董店连同其他的店面一起举办的一个大型活动,时间就在下午两点,关于赌宝大会的介绍很详细,规则也很简单。

就是将一些没有鉴定的古董拿出来让众人拍卖,然后再现场鉴定,起拍价一般都很低,是个人都能参与,而现场鉴定,就更具有刺激性,有的人花极低的价钱会买到价值不菲的古董,一夜暴富。

也有的人花了不少的钱,最后却拍回一件赝品。

这种活动会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人们的消费欲望,拉动这条街的业绩,同时也能将名气打出去。

看完后徐凤来将传单随手就扔进了一旁的垃圾箱,这种赌宝大会其实跟赌石没什么差别,要的只是个轰动效应,真正能出现的宝贝可能还没有摆在店里的多。

徐凤来也并没有多少兴趣,转过身正要走,几个看似是老板模样的人正在一家店门口寒暄。

这个距离对于练气境四重的徐凤来说,基本上是听得很清楚的。

“听说这次赌宝大会是金家的少主金辰主持,为了让他露脸,金家拿出了不少压箱底的宝贝!”

“别说金家,听说季家把以往老徐家的那座三宝山也拿出来了!”

“三宝山?真的假的?”

几个人瞬间聊得热切了起来,徐凤来的却是猛地站住了身,三宝山!

徐凤来的记忆中他们家族是做金石珠宝生意的,只是他父亲酷爱古董,家中原本也收藏了很多,而那场断送了徐家上百口,让整个金城都避之唯恐不及的灾害,其源头,就是这个三宝山!

“不是说那三宝石根本鉴定不出来么,拿来做什么?”

“名气大啊,你想,大家都听说过没见过,一说这物件都要出现在赌宝大会,这来的人不就多了么。”

“就是,来的人多了,这金少主的名气不就更高了!”

几个老板继续热火朝天的聊着,徐凤来却是冷笑了起来,无论是金辰的出现,还是三宝山,都是他必须留下来的理由。

就近找了个饭馆,叫了几个小菜,徐凤来静静的等待着下午赌宝大会的由来。

“是你叫我们出来陪你的,你倒是露个笑脸啊!”

刘婵无奈的看着半天都没有说话的宫敏,然后扭头向自己另一旁的一位少女歉意的笑了笑。

那是一位个很高的少女,比刘婵和宫敏高出了一个头来,一头漆黑的秀发微微发卷,皮肤胜似白雪,鼻梁高挺,乍一看就是十分出众的容貌。

少女抿了抿嘴角,轻声道:

“表姐,没关系的,敏儿不想说话就不说!”

宫敏叹了口气,开腔道:

“我一大早就给徐凤来打了电话,他家里人说他很早就出去了,我寻思着他应该是躲着我了!”

听到徐凤来这个名字,刘婵眉头微微一紧,轻轻的碰了宫敏一下,出门前她还叮嘱过宫敏,千万不要在自己表妹季名嫣面前提起他。

季名嫣因为徐凤来稀里糊涂的成了她未婚夫,这些年一直住在姨妈家,也就是刘婵家里,徐凤来瘟疫子的身份,本就让人对他敬而远之,再加上徐凤来之前为人木讷,懦弱,更是被众人嘲笑。

为此季名嫣也成了诸多人嘲笑的对象,尽管她明确表示绝不会嫁给徐凤来,但是只要提起徐凤来,就必然会带上她,这让季名嫣从心底里恨透了徐凤来。

“那边有个饭馆,不如去吃点东西把!”

季名嫣极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故意平淡的说道,她不想让大家看到自己一听到徐凤来就跳脚,那样会让她更难堪。

宫敏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想也没想的就同意了,换了平时,这种街边的小饭馆,她是根本不会进去的。

店面很小,只有几张桌子,三人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徐凤来。

徐凤来桌上摆着几个小菜,目光正看着窗外,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在发光一般。

“冤家路窄!”

季名嫣一再保持的冷静的在看到徐凤来的那一刹那变得脸若冰霜,她虽然从不在家住,但是节日的时候还是会回家吃顿饭的,所以徐凤来她并不陌生。

“哎,徐凤来!真是巧啊!”

宫敏直接就跑了过去,徐凤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扭头,正是宫敏跟刘婵,还有一身黑色打扮的季名嫣。

“是巧啊!”

徐凤来也是无可奈何,他早料到宫敏今天还要找自己,所以早早的就出来了,没成想躲着躲着还能碰到。

“你来这里是干嘛的,不会也是冲赌宝大会来的把!”

宫敏直接坐了下来,想要调头走的季名嫣被刘婵伸手给拽住了,冷着脸不情不愿的走过来坐下了。

徐凤来跟两人打了个招呼,让季名嫣意外的是,那个以往只敢低着头,看都不敢看自己的徐凤来竟然变了,他不仅招呼打的大方,看自己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畏畏缩缩,只是相当寻常的一扫而过。

“那晚真是不好意思啊!”

寒暄过后,几个人就陷入到了沉默之中,宫敏小声打破了沉寂。

徐凤来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那场宴席确实是宫敏逼着自己去的,但是生死关头,宫敏能冲出来救自己,只这一点,就足以说明这个人心地善良,所以尽管她是金辰的女朋友。

徐凤来还是对她没有多少的厌恶。

两个人聊着聊着也就聊开了,刘婵也时不时的跟着说上两句,一时间欢声笑语,气氛相当的不错。

而始终冷着脸的季名嫣心里却是天翻地覆了起来,这还是她记忆中的那个徐凤来么,什么时候他能跟宫敏这样的人谈笑风生了?

一顿饭吃到了快两点,徐凤来找了个借口跟她们分了开来,虽然宫敏他们也是奔着夺宝大会来的,但因为金辰的存在,徐凤来还是决定自己独自前往的好,更何况,他还有自己的目的。

本就热闹的古董街因为赌宝大会的举行彻底的人满为患,分开后没一会儿徐凤来就瞅不见宫敏她们的身影了,这也让徐凤来放心了不少。

买了个口罩跟帽子简单的伪装了一下,徐凤来就随着人群往大会的地点去了

第十二章 救星到来

城隍庙里有一大片的空地,此时张灯结彩的已经布置了起来,进入城隍庙大门的时候,有意向参与赌宝大会的就可以去领一个免费的号牌。

徐凤来领到了一个二三三的数字,看上去蛮幸运的,接着往里去,空地上的展台已经完全铺了开来。

不得不说金家的财力很是让人咂舌,主会台的规格跟那些明星十几万人的演唱会都差不多,各种服务人员井然有序的操纵着,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会场就完全布置完毕。

除了那个大的出奇的主会场,另外两边呈扇形铺开的还有十几个小展台,此时大大小小的各种箱子正络绎不绝的摆上展台,很快,到处看去都是一副满满当当的样子。

随着一阵轻快的音乐响起,一个主持人操着标准的播音腔拉开了赌宝大会的大幕,将围观众人的目光吸引过去之后,金辰就在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下闪亮登场了。

这是徐凤来第二次见到金辰,万众瞩目下的他充分的给众人展示了一下什么叫做天之骄子的魅力,简短的介绍配上一个接地气的小笑话,很快这位高高在上的金公子就得到了围观众人的热烈掌声。

紧接着,为了表达大家对赌宝大会的热烈支持与参与,金辰表示要给众人一个礼物。

然后就在众人的惊叹跟癫狂中,国民偶像御名仙从天而降,一袭白色的广袖长裙,在舞台设计下,她宛如仙子一般的降临在了这里,整个会场的气氛,就在这个时刻达到了巅峰。

“哇,真的是御名仙,难怪敏儿你神神秘秘的说这里有好看的!”

刘婵牵着宫敏的胳膊,难掩激动的说道。

宫敏撇了撇嘴,要不是因为御名仙,她才不会跑到这里再看到金辰。

三个少女显然都是御名仙的迷妹,仙子一开口,她们就跟着哼了起来,一连三首歌曲,要不是主持人出来打断,这赌宝大会差点硬生生的开成了御名仙的演唱会。

“可算是开始了!”

徐凤来长出了一口气,他快被身旁那个扯着嗓子跟唱的大哥折磨疯了,跑调不说,把这一片都给带偏了。

“今天的赌宝大会呢,临时增加了一个小环节,只要您能积攒到一百分,就能来到这主会台上同金公子一同赌宝,最后的赢家,将会得到古董界的奇珍,三宝山!”

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定,轰隆隆的一阵乐声过后,盖着红布的三宝山在主会场上现身,几束高光汇集,即使在白天,也十分的醒目。

这个消息的传出让周围瞬间热闹了起来,原本还打算观望一下的人们疯了似的挤向了两边的展台,热火朝天的赌宝现场,瞬间开启。

“金少爷妙啊,您这一招不仅抬高了拍卖价格,还鼓动了所有人,今天看来注定要丰收了!”

主会场后台,主持人从幕布间隙瞅了一眼外面的热闹场面,回头向坐在那里的金辰恭维道。

金辰嘴角微微一撇,神情很是不以为意,对他来说,这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手段。

“只是这个三宝山,真的要拿出来作为奖品嘛?”

主持人接着问道。

“怎么,你还怕有人能比我们少爷会赌宝?”

一个胸口带着鉴定师名牌的男子冷声问道。

主持人连忙笑着说道:

“这我当然不怀疑,就是这宝物已经是金少爷的了,何必拿出来冒险!”

“冒险?你可知道我们少爷在古董街被称为什么?他不用眼睛,只用手就可以鉴宝!”

男子立马反驳道,金辰却是摆了摆手,说道:

“先看看有没有人能积攒到一百分再说把!”

这话一出,主持人才回过神来,按照赌宝大会的规则,鉴定出的古董如果是真的,其价值就会以万为单位计为一分,听上去以古董的价值,攒百分很是简单。

实际上台下面的古董,真正身价最高的也不过几万,要想攒到一百分,至少一个人要赌对几十件,这在四个小时的限时里难度不可谓不大。

徐凤来并没有急着去赌宝,反正这时候他也挤不进去,倒不如四处看看,等到人们的热情随着失败的次数逐渐降低了,自己再去也不耽误事。

十几个展台,每个展台有个几十米,连起来将整片空地都围满了,徐凤来随意的走着,走了一半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一个展台前面竟然零零散散的只有几个人,而且也只是站在不远处看,并没有近前的意思。

“麻烦问一下,这里怎么没人呢?”

徐凤来走上前来问道,一个憨厚模样的大哥哈了口气道:

“一连十几个人都赌输了,有点邪门!”

徐凤来明白了过来,赌宝其实跟赌石一样,除了眼力之外,更多的是靠运气,这个展台一连赌输这么多人,没人来太正常了。

“小伙子,你可别想着捡便宜,这运气坏了可就遭了!”

大哥还是比较善良的,看到徐凤来有些跃跃欲试的,连忙劝阻道。

徐凤来笑了笑,几步就迈到了展台跟前,这边的十几个鉴定师正一脸郁闷,别的展台热火朝天的,时不时的就有惊呼声传出,他们这边可是够倒霉的,来了十多个人,竟然一件真的都没赌到。

真东西这里当然是有的,可谁能抵得住那十几位选的寸啊,此时再看到徐凤来,鉴定师们跟看到了救星一样。

“小伙子,你看这尊香炉,纹路雕花都是上品,从年代上看少说也有个几百年,你买了绝对不亏!”

实在是遭不住这些赌宝人的瞎眼力了,一位年长的鉴定师干脆不要脸的推销了起来。

徐凤来瞅了一眼,干脆的摇了摇头,然后一伸手指向了后面一个裹着泥的大家伙。

老鉴定师心都要碎了,这些赌宝的,怎么无论老少都是铁头娃,这种没开封的古董一旦是真的确实价值不菲,可实际上,十件里面都不见得有一件是真的,远不比那些一眼就能看出真假的来的实在。

“起拍价一百!”

老鉴定师心如死灰,面无表情的喊道。

徐凤来掏出一张红票递了过来,还笑了笑,老鉴定师暗自翻了个白眼,没人跟徐凤来争,这个大件一百就拿下了,接着鉴定师们开始鉴定,随着泥块敲落,一抹闪亮的金色露了出来。

原本脸色不太好的老鉴定师看到那一抹金色,神情猛然一变,自己站起身冲了过来,将负责鉴定的那人推开,自己则是小心翼翼的观摩了起来,几秒钟之后,他喜笑颜开,这个展台,终于有救了!

第十三章 请叫我赌神

随着泥土被老鉴定师小心翼翼的敲下,露出的金色表面越来越多,而这件裹着泥的大件真身也逐渐显露了出来,这是一尊金佛,只是暂时还不确定是镀金还是纯金。

“哇,金的啊,小老弟你发财了!”

站在不远处观望的大哥跟几个同伴凑了过来,大着嗓门喊道。

徐凤来低了低头,带着帽子跟口罩的他看不到真容,显得有些拘谨。

等到金佛整个整理出来,围观过来的人就越来越多了,这是一尊将近五十厘米高的金佛,表面镀金,,虽然不是纯金的,但是这个高度的镀金都揭下来的话也值不少钱。

而且根据老鉴定师的鉴定,这种镀金手法还是七百年前失传的灌金法,瞬间就把金佛的价值直线拉高,十来个鉴定师商量了一下,给出了二十万的定价。

这个价格一出来,瞬间就在人群里疯传了起来,因为赌宝大会开始快一个半小时了,价格最高的也不过几万。

一听说这边出了几十万的东西,人们一下子就涌动了过来。

徐凤来直接了当的将金佛以二十万卖回给了赌宝大会,他需要的积分,而不是古董。

“小老弟,你这脑门发光,一看就是发财的样啊!”

那位一开始跟徐凤来搭话的大哥更加的热情了,徐凤来礼貌的笑了笑,目光开始往其他的展品上看了过去。

“小兄弟,你还要拍?”

老鉴定师疑惑道,徐凤来点了点头,好不容易站住了一个位置,哪能轻易让出去。

“那个,还有那个,第三排那把刀也要!”

徐凤来一口气点了十多样,把那些闻讯而来的群众们都给看懵了,赌宝这回事,大家上到大师下到菜鸟,从来都是一样一样来的,像徐凤来这种逛超市的赌法,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小伙子,你可想清楚了,这么多宝贝一起开拍,起拍价可是很高的!”

老鉴定师提醒道,徐凤来笑了笑示意继续。

核算了一下,以徐凤来这种一口气拍十三件古董的赌法,起拍价累积翻倍,直接开场就把价格飙到了十万。

这让许多围过来想要蹭一蹭徐凤来运气的人一下子脸就黑了,这样玩,他们还怎么参与。

“有没有人跟拍?”

老鉴定师向四周询问,人围着的倒是不少,开腔的却没有,赌宝大会目前为止鉴定出的真宝贝,都是千左右的,万以上的都稀少,徐凤来已经有了走运得来的二十万,拿这十万疯一疯完全可以理解。

但他们可都是自己的血汗钱,而且他们也心知肚明,一个展台上能值几十万的其实也就一两件。

“年轻人!”

老鉴定师暗自嘀咕了一句,他也不看好徐凤来,这里八百多件展品,里面真的也就几十件,徐凤来这种广撒网的手段显然是有些失算。

“鉴定吧!”

老鉴定师挥了挥手,十几个鉴定师一人一件拿了过去,没一会儿,就有一个鉴定师敲响了自己面前的小铜铃,人群顿时一阵惊呼,这意味着,徐凤来搂草打兔子,还真又赌对了一件。

“小老弟,你这运气爆棚啊!”

那位大哥越发的兴奋了,比他自己赌对了还要高兴。

紧接着,又是一声铃响,人们纷纷羡慕的看向了徐凤来,赌对两件,算一算亏得不多。

但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铜铃声一声接一声,徐凤来挑选的十三件古董,除了老鉴定师鉴定的那个是没开封的,其他的都是真的!

人群一下子沸腾了,这赌对一件两件可以说是运气好,这一下子基本上全都赌对,这可不单单是运气了。

人们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老鉴定师这里,他这个要也是真的话,那么徐凤来就是这次赌宝大会上的传奇了。

“赝品!”

顶着众多目光的老鉴定师长出了一口气,敲了敲这个瓷器的表面说道。

众人同时松了口气,徐凤来却是眉头微微一皱,赝品,这怎么可能?明明这个瓷器上面的年代气息最久远,这种气息对于他这种修仙者来说最是敏感,绝不会感觉错的。

“小伙子,你是我见过运气最厉害的,这十二件宝贝,足够你去往主会台了,恭喜恭喜!”

老鉴定师由衷的感叹道,刚打算把那件瓷器收回去,却被徐凤来伸手拦住了。

“赝品你也要?”

老鉴定师疑惑的问道,徐凤来没有回答,而是伸手将台子上一个小铁锤拿了起来,直接就向着瓷器砸了过去。

老鉴定师皱了皱眉头,心说这小伙子脾气不太好。

但随着啪的一声,瓷器并没有直接碎裂开来,而是绽开了一道道裂缝,徐凤来将瓷器往台面上一滚,瓷片掉落了下来,紧接着晶莹璀璨的光芒就绽放了出来,瞬间,人群寂静了。

“七彩琉璃盏!”

老鉴定师看着那个镶嵌着七颗宝石的小灯盏,整个人都惊呆了,这个裹在瓷器里的,竟然是古董界十分著名的传奇宝贝。

“真的假的?”

人群也开始涌动了,虽然大部分人都是凑热闹的,但是也有一小部分人对古董有点研究,知道这个七彩琉璃盏是个罕见的大宝贝,都想挤过来看一看。

“我就说,我怎么会看错!”

徐凤来则是随意的将灯盏扶了起来,喃喃自语了一句,然后敲了敲台面道:

“给我核实一下把!”

老鉴定师满是惊奇的看着徐凤来,手已经有些颤抖了,瓷器包裹,这是古董界中最难以判断的伪装手法,同时也是最难的,因为瓷器需要火烧,一旦操纵不当,原本的古董就会被烧毁。

失踪这么些年的七彩琉璃盏,怎么也想象不到被用这种手法给藏了起来,也难怪会被当做赝品摆到这赌宝大会上来。

“这位公子,七彩琉璃盏堪称国宝,我等恐怕很难定价!”

老鉴定师一脸为难的说道。

“哦,那就这样把!”

徐凤来伸手抓了个塑料袋,将七彩琉璃盏装在了里面,反正其他的十二件加起来也够一百积分了,这个灯盏造型做工还不错,就算是自己的收获了。

看到徐凤来就这么把七彩琉璃盏收了起来,老鉴定师心都在滴血,连忙派人去向金辰报告,这等级别的宝贝,要是被这愣头小子给带走了,那可就真是暴殄天物了。

老鉴定师这边吩咐了下去,徐凤来却是打算离开了,看了一场宛如奇迹般的赌宝,人们看着徐凤来的眼神也热烈了起来,那位大哥更是热情的拉着徐凤来的手,眼神真诚的道:

“小兄弟,你叫什么?”

徐凤来嘴角一撇,轻易的将手抽了出来,转身离去,然后众人听到了一句让他们所有人想喷血的话。

“请叫我赌神!”

第十四章 金辰的野望

在金辰的计划中,这场赌宝大会很难产生攒够一百分的人来,在最后,他会派自己的人参与到主会台的竞争中来,于自己同台竞技,这样一来,一切尽在掌握。

他喜欢的就是这种感觉。

只不过这种感觉只维持了大会一半的时间,就有人告知他第一个攒够一百分的人出现了。

那个跟在金辰身旁的鉴定师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他已经跟少爷打好了保票,绝对不会出岔子,现在突然杀出个程咬金来,一时间心乱如麻。

“任何事都会有意外,镇定点!”

金辰心中虽有一些不快,但是他对自己鉴宝的能力还是非常自信的,他只是不喜欢这种超出自己掌握的感觉。

很快,另一个让所有人震惊的消息传来了。

赌宝大会中竟然流出了一个传奇宝贝,七彩琉璃盏!

“你去,无论什么代价,都要把七彩琉璃盏给拿过来!”

金辰嘴角洋溢出了一丝笑来,刚刚的不快顿时烟消云散,七彩琉璃盏,那可是真正国宝级的古董,拿到手,金家的名望将会大幅度的拔升。

再加上季家给出的三宝山,有了这两样传奇级别的宝贝,在古董行,他们金家就不再只是金城第一,甚至有可能问鼎全国古董行的行首。

这背后带来的经济利益以及名望远不是一场赌宝大会能比的,而金辰也根本不怀疑,在这座城市里,有谁能拒绝他们金家提出的交易。

“听说金少爷得了件宝贝!”

御名仙换了一身便装出现在了金辰的面前。

这个女人仿佛带着一股魔力似的,饶是见惯了各种美女的金辰,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整个人都忍不住浑身一酥。

御名仙的声音更是魅到了骨子里,听的人口干舌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金辰端起茶杯一饮而尽,然后才回到:

“不错,传说中的七彩琉璃盏!”

御名仙嘴角一勾,一丝笑容浮现在了无可挑剔的面颊上,语气轻柔的道:

“不知我是否有幸,看上这宝贝一眼?”

金辰板正了一下身姿,很是绅士的道:

“御大师开口,金辰岂会拒绝,只是在下也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御名仙眼神一转,问道:

“可是要我单独给你唱上一曲?”

金辰呼吸瞬间急促了起来,对面这个女子既没有做出妖娆诱人的动作,也没有特别勾魂的眼神,但就是这一句话,立马让他浮想联翩了起来,甚至有一股邪火,从腹部窜了上来。

这种感觉,他在面对宫敏的时候都没有有过。

“真是绝世的妖精!”

金辰心底暗骂了一句,不得不攥紧了拳头,指甲掐了掐手心才让自己抵抗住了诱惑,微笑着道:

“金辰哪有那个福分,只是下个月家中老祖过大寿,想请御大师唱上一曲!”

御名仙嘴角微微一抿,如果金辰顺着自己的话头接下去,她肯定是会立马拒绝的,她出道这么久,从不做这种龌龊的交易,她擅长魅惑,但却更讨厌被魅惑的人。

“如此一来,人家将有一段时间留在这金城动弹不得了呢!”

御名仙娇声道,金辰干咳了两声,赶紧翘起了二郎腿,面色微红的说道:

“御大师放心,在这金城的一应用度我都会安排好,绝对让大师满意!”

御名仙这才点了点头,然后眨巴着眼睛问道:

“那我什么时候能看这宝贝呢?”

金辰自信的笑道:

“很快!”

两人对话刚结束,那个前去办事的鉴定师就黑着一张脸回来了,看到御名仙在,他的神情不由得迟疑了起来。

“是不是我在这里不方便呀?”

御名仙故意问道。

金辰摆手道:

“御大师是我们金家尊贵的客人,没什么不方便的!”

说着,眼神滑向了鉴定师。

“少爷,那小子太不识相了,我许了他许多条件,他硬是不答应,还说!”

“还说什么?”

金辰神色有些难看了起来,在金城,很少有人不卖他金家面子,七彩琉璃盏这等宝贝,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持有的,稍微有脑子的人就该明白这一点。

“他还说,少爷想要这七彩琉璃盏,就在赌宝上赢过他!”

鉴定师小心翼翼的说道。

金辰呵呵一笑,一旁的御名仙却是惊讶道:

“哇,金城还有这等人物,居然敢挑战金少爷你!”

金辰不由得压下了怒火,同时也放弃了用别的手段逼对方就范的念头,御名仙在这里听到,一旦到时候这个人不出现在主会台的赌宝上,那么稍加思索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御名仙这等人,接触的都是高层人士,一旦这事被她给传出去,对他们金家的声誉是很大的影响,对他个人也是极为不利,要知道金辰的野望,那是把金家的大旗插到帝都去的。

“告诉他,我答应了!”

金辰扬声道,鉴定师连忙点了点头,一旁的御名仙立马拍手道:

“金少爷好帅气!”

鉴定师看着自信的金辰退了出来,关上门才想起自己忘了告诉金辰,那个拿到七彩琉璃盏的,就是那个攒够一百分的。

赌宝大会在七彩琉璃盏出现之后就再次掀起了狂欢,所有人都试图碰碰运气,这使得四个小时的限时还没到,展台上的藏品就被一扫而空了,这其中有一夜暴富的,也有倾家荡产的。

有人欢喜自然有人忧,不过紧接着,赌宝大会真正的顶峰来临了。

金辰金公子的各种天才传说在金城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什么三岁识宝啊,什么蒙眼坚宝啊,都是神奇的不能神奇的事情,只不过普通民众谁也没见过。

今天能够看到金辰露一手,不论是有收获的还是没收获的,都是大开眼界的一件事,而且更重要的是,今天还有一个自称赌神的人要上台跟这位金公子同台竞技。

发财的机会虽然没有了,但是这等热闹更是不能错过,所有人都挤到了主会场这里,一时间人山人海的,好不热闹。

宫敏三人也是在人群中,因为跟金辰闹了别扭,宫敏不愿意去找他,所以也没有优待,不过好在自身颜值足够,有的是热情的人给她们腾出靠前的位置。

“实话实说,我还真没听说在金城有鉴宝能力比金辰厉害的!”

刘婵小声说道。

宫敏撇了撇嘴角,冷哼道:

“这世上高人多的是,说不定就是隐世的高手!”

话音刚落,人群就热烈了起来,三女往台上看去,一个头戴帽子跟口罩的年轻人已经站在了台上,手里还提着个塑料袋,袋中宝石斑斓的,正是那七彩琉璃盏。

“敏敏,你说的这个高人好像是徐凤来啊!”

分开没多久,徐凤来这衣服也是太好认了,刘婵惊得捂着嘴说道。

第十五章 徐凤来输了

“是他没错,可他懂得鉴宝么?”

宫敏确认了徐凤来的身份,但开始怀疑起徐凤来的能力来,毕竟,从来没听说过徐凤来有这方面的天赋,甚至是,从来没听说过他有什么天赋。

“能上到这台上,最起码要攒够一百分,那说明他是赌赢了的!”

刘婵很快想明白了过来,语气更加惊讶的说道。

“而且你看那个,像不像他们刚才疯传的那个七彩琉璃盏!”

刘婵指着塑料袋问道。

宫敏跟季名嫣都看了过去,毫无疑问,那样的色彩跟造型,确认无误了。

“这个徐凤来,就用塑料袋装了!”

宫敏又是羡慕又是有些嫉妒的说道。

“表妹,你知不知道徐凤来会鉴宝?”

刘婵向季名嫣问道,季名嫣摇了摇头,表情冷冰冰的。

“金辰出来了!”

周围传来了女子的尖叫声,金辰不仅是天才,容貌更是出众,自然有不少的迷妹,听着那些尖叫声,再看台上金城那宛如阳光一般的微笑,宫敏咬牙道:

“还真把自己当小太阳了!”

刘婵捂嘴笑了起来,金辰除了有些傲气之外,其实各方面并没有什么挑剔的,这也是他能做宫敏男朋友的原因。

“恭喜!”

金辰很是绅士的跟徐凤来握了握手,立马引来了台下一片掌声。

各种金公子好涵养,金公子好气质的赞叹声传了过来,要不是那晚的晚宴,宫敏跟这里的其他人都是一样的,只是现在,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因为徐凤来的出现,金辰也懒得再安排自己人上来当托了,只是轮到徐凤来介绍的时候,这个家伙一句我是赌神差点没把金辰给噎死。

“哎,以前咋没发现徐凤来脸皮这么厚啊!”

宫敏哈哈笑着问道,刘婵捂着嘴摇了摇头,在此之前,徐凤来跟个透明人似的,哪有什么了解。

“好吧,赌神,那么可以开始了?”

金辰抿嘴笑了笑,强忍着想要揍这家伙一拳的冲动。

“规则很简单,一共有三幅藏品供三位鉴定,除了真假外,越是具体的线索越能增加赢的概率,为了公平起见,咱们一共有二十位国家认定的高级鉴定师作为联合裁判,两位可有异议?”

主持人高声问道,金辰立马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表示自己无异议。

台下开始议论纷纷,这样的规则乍听上去似乎公平,但是大家其实都看得出,金辰是拥有极大优势的,那些高级鉴定师,一大部分都是他们金家古董行的。

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那位“赌神”连犹豫都没犹豫,直接了当的就表明自己也没异议。

台下一片哗然,很快,第一件藏品被摆了出来,那是一匹晶莹剔透的玉马,不仅雕刻的惟妙惟肖,浑身更是有一缕流光在不停的流转,像是波纹一样。

“这玉也太好了!”

有人由衷赞叹道,这玉马无论是旧东西还是新东西,光是这玉的质地跟雕工,就足以价值不菲了。

徐凤来跟金辰的面前都摆了一张桌子,两人相隔近十米,桌子上有纸笔,坚定的结果写在上面,然后会在大屏幕上直接倒映出来,谁都做不得弊。

金辰只是看了几眼就开始下笔,整个人显得异常的自信,徐凤来迟了几秒,跟着也沙沙的动起笔来。

“他们两都不靠近看看?”

刘婵完全是看不明白了,刘神医也喜欢古董,每次买的时候都是摸了又摸,看了又看,生怕买到赝品,这两人咋就瞅一眼就开始断定了。

“龙环玉马,出自一千二百年前,玉种是和田心玉,采用整块雕琢,用的是失传的回环调法,所以这件龙环玉马是真品!”

主持人高声念出了金辰写好的鉴定结果,而作为评判的高级鉴定师们纷纷鼓起了掌,在藏品摆上来之前,他们已经一起鉴定过,金辰的鉴定,可谓是完美。

“哇,金公子真是厉害!”

台下有人赞叹道。

宫敏撇了撇嘴,她虽然知道金辰鉴宝能力出众,但是她更知道,以金辰的为人,他肯定早知道答案,他这个人,喜欢掌控一切,绝不会冒险。

“那我们来看看赌神的答案!”

主持人故意拔高了声音,将注意力吸引到了徐凤来这边,等大型的屏幕上映出徐凤来的答案后,所有人都沉默了。

一模一样,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不少!

“这位!这位,厉害!”

主持人都结巴了,不知道该如何评断,对面的金辰神色一滞,徐凤来鉴定的出来也就算了,怎么会写的跟自己一模一样?

抄的?

怎么办到的?

再联想徐凤来之前那自信的眼神,金辰眉头一皱,这个家伙难道是用什么手段窥探了自己的答案。

徐凤来确实抄了他的答案,但却不是用了什么特别的手段,仅仅是金辰头顶上那个灯罩子太亮了,金辰写的都映在了上面,而以普通人的视力看不到,但是徐凤来却是轻而易举的看到了。

故意写的一模一样,只是他想恶作剧一下金辰罢了。

“这第一回合就算打合!”

评审团既然认为金辰的鉴定没错,那么徐凤来也挑不出错来,紧接着第二件藏品摆了出来,依旧是一样的结果。

金辰开始炸毛了,这完全不是他想看到的局面,眼看着计划中的第三件藏品拿上来也会是同一个结果,咬了咬牙根,金辰突然向主持人打了个招呼,然后低声说了几句。

“鉴于两位能力高超不相上下,这最后一件藏品,大会决定用一件很著名的藏品来论出输赢!”

主持人接着跟那些评委商量了一下,然后撤下了已经摆上来的第三件藏品,反而是挂出了一副画来,同时,大屏幕上映出了画来。

“春山栖居图,那副难住了无数鉴定师的传奇藏品!”

有懂古董的看到这幅画立马喊了起来,一时间人群到处都是解释这幅画由来的。

据说这画创作于六百多年前,是当时一位十分有名的人物创作,流传至今,所有鉴定师几乎分成了两派,一派认为是假的,因为这幅画上没有那位名人习惯用的印章,而另一派则认为是真的,因为无论是画纸的年代,还是画风,提诗,都很符合那位名人,唯一的差别就是没有署名。

这也是古董界很有名的一个事件,直至今日,这幅画现世快七十年了,依旧无法确信真假。

“这个怎么赌?都确定不了!”

台下的众人完全懵了,台上的金辰则是嘴角微微翘起,这幅画的真假他其实心里早就有数,金家原本想借此轰动一下古董界,今天遇到徐凤来这个硬钉子,他不得不先用了。

“这幅画是假的!”

金辰斩钉截铁的说道,同时看向了徐凤来。

徐凤来微微一笑,沉声道:

“我说是真的!”

金辰哈哈一笑,扬声道:

“你输了!”

血舞天的《上门仙帝》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上门仙帝》就可以了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