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段枭顾夏主角小说《名门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结局无删节-水月阁

段枭顾夏主角小说《名门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结局无删节-水月阁

2019-10-18 14:24:43作者:水月阁

《名门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结局无删节,段枭顾夏大结局,是水月阁大大写的小说,名门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人前,她是风光无限的影视歌三栖红星;人后,她是他宠上天的老婆——隐婚的;无限荣耀宠爱的背后,藏着辛秘的过往,如履薄冰的婚姻直到某日传闻暴走后破裂;传闻京都太子爷有一个神秘情人,传闻他宠她上天,爱她入骨,最后却惨遭她的背叛;一时间,她成了众矢之的,人人得而诛之的破落户;她笑得妖娆,指着报纸问一旁的男人,“我这一出戏演的可好?太子爷可满意?”男人一把扯过报纸,撕得稀

段枭顾夏主角小说《名门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结局无删节-水月阁

名门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 老公回来了

“先生?”他的得力助手黑子上前询问,“有什么吩咐。”

“去,给我准备私人飞机,今晚我就要飞回去。”

“是!”

段枭紧握着手机,眼底卷起了一层黑色漩涡,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狂怒,“林曦!”

之前,他忙着赶到X国处理紧急要务,还没来得及处理这个女人的事儿,想不到她竟然有胆子上门挑衅。

这个女人,胆子不小啊!

……

顾夏刚刚拍完一组照片,退到休息区。

林帆立刻上前为她递上了一杯矿泉水,“夏夏,刚才你老公来电话。”

顾夏旋开瓶盖,仰头喝了一口水,略微想了下,“等会儿再回吧。”

她这会儿脑子还很乱,还没想好用什么态度来面对段枭。

刚才那一刹那间的怒火,让她心惊的是,她竟然在意段枭,在意他对自己是否一心一意,简单点说,她吃醋了,而且醋意还很浓烈。

她这是怎么了?

不是说好了,不要去在意,从嫁给他的那一天起,她就不断地告诫自己,别做第二个XY,别爱上一个根本不爱自己的男人。

反复深呼吸了几口,顾夏平静了心情,缓缓站了起来,“走吧,准备下一组拍摄。”

林帆撇了撇嘴,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顾夏,自己的老公遇上了这样事儿,任谁心里都会有疙瘩吧,即使这两人并不是那么恩爱,但心里还是会有那么一点的别扭。

她多说也无益,这事儿还得当事人自己解决。

……

段枭打了几个电话,顾夏的那边都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他刚赶了飞机到家,倒时差还没消除,再加上一肚子的火气,整个人就跟个火炉一样,随时会爆发。

他解开了领带,顺手解开了纽扣,双手叉腰在客厅来回走动,“岂有此理。”

就算她生自己的气,也好歹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现在这样是个什么意思,打算冷战到底。

苏妈瞧着他,也跟着着急,“先生,其实太太她是去上班了,她今天说了会忙得很晚,这个点上估计还在忙呢,要不你先吃点东西休息下。”

“行了苏妈,你先去休息吧,我出去下。”段枭说完弯腰将还在地上与线团玩耍的胖猫抱了起来,“走了,带你去看看你的新主人。”

到了晚上十二点的时候,顾夏才将这一组的系列拍摄完毕。

“夏夏,你的脸色不太好看。”林帆见她的脸色不是很好,上前扶住她,“该不会是脚疼又犯了吧。”

“不是。”顾夏摇头,她坐在了藤椅上,“是这几天我脚伤没有好好锻炼身体,才站了这么一会儿就累了。”

“你啊,什么叫才站了一会儿,是整整一天好不好,是个铁人都扛不住了,也就你敢接这个活儿。”林帆回头看了看身后,见他们都散开了她才拉过椅子靠近顾夏低声说,“那个魔鬼摄影师是这个圈里出了名的严格和挑剔,谁都不敢接他的拍摄工作,也就你有这个耐心,一遍又一遍地反复拍摄。”

“他是出了名的严格,但他可也是为数不多获得过国内外大奖无数的摄影师之一,能得到他的指导才是我的荣幸,吃这点苦算什么。”顾夏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对自己几近苛责。

“我说你都已经这么出名了,何必这么辛苦,再说你老公……”林帆説到这里,四下看了看,将声音压得更低,“你有那么一个有本事的老公,你还怕什么?”

顾夏抿嘴笑了,打趣说,“我怕红颜未老,恩先断。我真人老珠黄了,他不要我了,到时候我还能养活我自己。”

“怕什么,大不了你生个儿子啊!”

“噗嗤……”顾夏笑了。

林帆的表情显得很认真,板起脸,“你别笑,我是很认真的!”

“我知道,只是我觉得这么不靠谱的事儿,你以后还是别提了。”顾夏不觉得没有爱情的婚姻,可以用孩子来维系,那样对孩子而言太不公平。

更何况,生活在这样缺乏家庭温暖环境中的孩子,对他/ 她的成长也不好。

打从两人结婚后,她一直在吃避孕药。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打算怎么办?”林帆泄气地努了努嘴。

“凉拌!”顾夏伸手捏了下她的鼻子,“我想吃凉拌粉。”

林帆无奈地起身,“你等着。”

顾夏往后靠去,闭目养神,伸手揉了揉眉心,她是真的累了。

段枭站在大棚子后面,无意间听到了两人的谈话,他苦笑一下,原来在她的心里,自己还是那么的不靠谱。

他就这么靠不住?

段枭低头看着怀里正睡得熟的胖猫,伸手摸了摸它的头,“去吧,三姑娘,能不能挽回你女主人的心就全看你的表现了。”

三姑娘掀了下眼皮,扭动着身子,瞄了一声,没空,没空。

段枭将它房子地上,伸手一把它的毛。

瞄!

三姑娘惊叫一声,往前冲去。

“咦,哪里来的小猫?”顾夏正打算小眯一会儿,听到了一声猫叫,她睁开眼循声看去。

三姑娘扭动着肥胖的身体,朝她扑去。

救命!

三姑娘毫不犹豫地朝她扑了过去,身后的男人太可怕了!

顾夏特别喜欢小动物,尤其是这么萌的宠物,三姑娘有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瞪着你的时候那水汪汪的样子,打从心里萌出了萌意。

她伸手将三姑娘抱进了怀里,伸手摸了摸它的头,“是谁家的猫儿啊,怎么到片场来了?”

抬头看去,没人在附近。

“难道是流浪到这里的?”看着那一身顺溜的毛,也不像是没人照顾。

瞄——三姑娘觉得眼前的美女姐姐的怀抱好柔软,闻着戚薇也香甜,它最喜欢美人了,也喜欢香味。

窝在美人的怀里,三姑娘四肢朝天,很舒服地享受着顾夏的挠肚皮服务。

“你这只小顽皮,你家主人不要你了?”顾夏一边挠动,一边笑着问。

段枭从大棚子后面走了出来,慢慢地朝她走去。

“喜欢?”走到她身后,段枭弯腰轻声地问。

第十二章 讨好老婆

“恩!”顾夏点了下头,忽然发现不对劲,猛地抬头看向身后。

“怎么是你!”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又是这副见鬼的表情!

压下心头的邪火,段枭咳嗽了下,“怎么,不喜欢我送的礼物?”

“你,送的?”顾夏有些意外地看了看怀里的胖猫,又看了看他,这个男人一副冷酷的样子,跟怀里的萌物,怎么也搭不上边。

“不是我,还有谁?”段枭伸手拉过椅子在她跟前坐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我在忙……”顾夏低头看三姑娘,心里琢磨着,林帆去了那么久怎么还不回来!

现在她和段枭单独两人一起,她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他。

段枭弯腰将她的脚抱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你,干什么!”

顾夏惊呼出口,连忙看向四处,幸好没人往这里看。

“你……”

段枭先是看了看她的脚踝,又伸手轻轻揉捏了几下,“恩,的确好了。”

顾夏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心里不免有些矛盾,他对自己的关心的确让人动容,只是——她还在低头思绪纷乱的时候,冷不丁段枭丢了一句话过来。

“我和林曦什么事也没发生。”

顾夏抬头,瞪大眼睛盯着他,眼里隐隐还有怒气。

“瞧,这才是最正常的反应!我还以为你不会吃醋呢!”段枭笑着将她的脚放下,坐到她身边,伸手轻轻地搭上她的肩膀。

顾夏吓得浑身一僵直,他想干嘛?

“放轻松,我给你按摩。”段枭笑着,手上的力道适中,顾夏觉得身子慢慢放松了,他才开口,“你见过那个女人了。”

“她拿着你的纽扣上门说要还给你,我想拒绝都难。”

“那样的女人,你觉得我会看上眼?”段枭一直都将顾夏的心态拿捏的很好,知道她喜欢什么,知道什么情况下她才最放松。

唯有这样,她才肯乖乖听自己的解释,才能每个字都听进去。

“我又不会读心术。”顾夏那个纽扣,心里依旧有些别扭。

“之前我跟你解释过了,那个女人在酒里下了药,趁机拉着我拍了照片,到了酒店就被我赶走了。”段枭打小到大,也只有在顾夏的面前才这么有耐心,“那个纽扣,我估计是她趁机从我的袖子上扣下来的。”

顾夏低头摸着胖猫,“你家衣服的质量太差了,轻轻一扯,纽扣就能掉。”

对段枭,不如对段子轩那么了解,但顾夏知道,段枭是个高傲的男人,他不屑说谎。

如果段枭说的都是真的,那只能说明这个叫林曦的女人心计太多了。

“恩!你的这个建议很中肯,回头我跟我家老头子反应反应。”段枭很认真地点头,侧过脸轻轻地打了个哈欠,他赶飞机到家,现在倒时差还没过。

“刚下飞机?”顾夏侧过脸,“早点回去休息吧。”

“不生气了?”

“我现在没力气生气!”理性与感性,顾夏还是选择了理性。

段枭抿嘴笑了,将下巴磕在她的肩膀上,在她耳边吐着热气,吹啊吹,惹得顾夏的脸有些烫,他轻轻地说,“我就知道,你还是很心疼老公我的……”

他不过是轻轻打了个哈欠,她都可以感觉到,证明其实她心里还是有自己的。

这个感觉,真的很好!

顾夏红了脸,抬了抬肩膀,“回去睡了,这里人很多……”

段枭耍赖,不但不离开,还故意将头更靠近她的脸,像猫一样在她脸颊上蹭啊蹭。

“你,让开!”顾夏双手被胖猫占据,她只能耸动肩膀,想甩掉肩膀上这只大懒猫。

谁知,段枭更肆无忌惮地伸手从背后搂住她,两人紧靠着。

顾夏扭动着身体,段枭反而抱得更紧,跟个孩子一样撒娇,“别动,就让我抱一会儿……你知道吗,我好久都没有睡过一个舒服觉了。”

正趴在顾夏怀里撒娇的三姑娘不屑地掀了下眼皮子,眼里满是鄙夷,人家撒娇,你也撒娇,羞羞羞!

段枭伸手弹了下它的额头,“看什么看,笨猫!”

瞄!

三姑娘立刻往顾夏的怀里躲了躲,呜呜,介个男人太小气!

“不许欺负它!”顾夏瞧着胖猫仰头看着自己时,那一副萌萌的,委屈的样子,立刻将它保护起来。

“它叫三姑娘,你以后可以叫它小三,不高兴了可以拔了它的毛,权当出气。”段枭眯了眯眼,瞧着那只敢往他老婆怀里钻的胖猫。

瞄!

三姑娘吓得浑身哆嗦,抬起圆饼脸,泪眼蒙蒙地望着顾夏,女主银,我很乖的!

“乖,别听他的话,我不会这么对你的,你这么乖……”顾夏瞧着它这副卖萌讨巧的样子,心里甭提有多欢喜。

三姑娘见危机解除,便大摇大摆地扭动了下小猫臀,对着段枭一屁、股坐下。

“哎呀,你这个胖猫!”段枭有点后悔,瞧三姑娘这么嚣张的样子,他觉得自己该不会是引狼入室了吧。

“老婆,我抗议!”段枭也使出了痞子的手段,伸手搂着她的腰,将脸紧贴着她,使命地耍赖,“我要抱抱……”

噗嗤——

听他说这话,顾夏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拜托,你是个大男人,好意思学猫一样卖萌。”

“我是个男人,更是个需要爱的男人!”段枭伸手往上移动。

顾夏的脸蹭地一下红透了,腾出手按住那只不安分的狼爪,“段枭,你丫的再胡来,我拍死你!”

“骂是疼,打是爱,老婆你对我又骂又打,可见你对我的爱有多深咯……”段枭笑着深吸了一口气,闻着她发丝里的香气,浑身都放松了。

这时,有人朝这里走来。

顾夏的心猛地一下提到了嗓子眼,“放手,有人来了。”

“不放!”段枭耍性子。

“放手……”顾夏盯着前方,咬牙切齿。

“除非你亲我一下,说一句老公我爱你。”段枭趁火打劫,将脸往前伸。

顾夏气得脑门直冒烟,可有拿他无可奈何,最后她只得侧过脸在他脸上一啄,“快走!”

“还没说你爱我……”段枭不肯罢休。

第十三章 调戏老婆

“我爱你!”顾夏磨牙。

可她刚说完,那人忽然转了个方向,没再朝这里走来。

顾夏松了口气。

瞧她一副爱恨交加的模样,段枭特欢喜,回啄了一口,眼里露出了别样的神色,“等会儿一起回家……”

段枭松开了手,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刚接起电话,话筒的那一头传来了段峰的怒吼声。

“段枭,付亚丽那件事,是你小子搞的鬼吧!”

段枭将手机拿开一段距离,伸手掏了掏耳朵,“段先生,你情人自己不检点被人拍到照片,还别人在现场抓到,你能怪谁。”

“你!”段峰气得想揍人,“段枭,你给我等着!这事儿,我不会就这么轻了!”

“哦,是吗,那我静候佳音。”段枭说完,直接挂了电话,“神经病。”

“付亚丽的事儿……”顾夏安静地听着,当听到他们两兄弟的对话时,她的心还是猛地跳了下。

“这个女人,一切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段枭眯了眯眼,伸手搂住老婆的肩膀,“你不需要有什么内疚感。”

林曦这个女人,也一样!

顾夏靠着他的肩膀,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是觉得暖暖的,像是靠着暖炉一般,很舒服。

这时,段枭的手机又响了。

“是谁?”顾夏看他瞧着手机,一副皱眉的样子。

“我家老头子。”

瞧着段枭又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顾夏问,“你不接,没事?”

段启云是段枭和段峰的亲爹,也就是如今大家尊称的顾家老太爷,他可是出了名的暴躁脾气,年轻时带过兵,打了无数胜战才得了今日的辉煌成就,之后他弃军从商,在商场也是一位叱咤风云的老将,为顾家打下了如今的天下。

这样一个横跨了军商两界的男人,怎么会是和颜悦色的人。

“能有什么事?”段枭哼了声,心里琢磨着,不就是因为前几天的头版头条,估计大哥也被老头子狠狠训了一顿才打电话来找自己撒气。

老头子也是的,都多大的年纪了,还管这些!

……

那边,顾老爷子瞧见自己的儿子竟然敢不接电话,气得将电话狠狠地甩到地上,“臭小子,连老子的电话都敢不接!”

一旁的周阿姨连忙宽慰他,“也许他真的忙,这会儿没看到。”

这家里,也就工作了几十年的周阿姨敢在老头子发火的关头说上几句话,其他人都吓得一句话不敢说。

“忙,忙个屁!”顾老太爷的脾气一上来,那嗓门可也是震耳欲聋,一点都不减当年的威风,乌木拐杖狠狠地敲打地面,“这个臭小子,整天给我惹事儿,大的也是不省心,两兄弟就喜欢斗来斗去,真是气死我了!”

“好了好了,你气也气了,骂也骂了,再气下去两个孩子都能听你的话?”周阿姨示意一旁的仆人将炖好的银耳燕窝端上来,她亲自扶着老太爷坐下,接过瓷盅反正桌面上,“说了这么久的话,口一定渴了,你先喝点,润润喉。”

“哎,他们要是能像你一样,懂我的苦心,我也不用操心这么多。”老太爷沉沉地叹了口气。

周阿姨笑了笑,“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要么当了爹,要么掌管了公司的事儿,对您的苦肯定了解,只是要给他们时间慢慢接受,毕竟他们也有他们的难处。”

“能有什么难处,无非就是……”老太爷刚想说什么,忽然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情,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下去,那件事儿说出来也不光彩。

两兄弟之间最大的隔阂,是段枭的母亲——当年江城第一名模,陆紫瑶。

“老太爷能想通最好。”周阿姨将瓷盅打开,拿起勺子递给了他。

“哎……”发了一通脾气的老太爷狠狠地叹了口气,“这个臭小子最可恨,一切都是他搞出来的!”

周阿姨笑了,“可他也最像你!”

老太爷脸色铁青,却无话可说。

“爷爷……”段子轩早上听说爷爷对爸爸发了脾气,他想着爷爷的身子不好连忙过来瞧瞧。

顾老太爷听到乖孙儿的声音,原本带着戾气的神情瞬间化开,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呵呵,还是你小子有良心,让爷爷看看,恩,个头高了也结实了!”

“爷爷,您猜猜我给您带了什么来。”段子轩的脸上带着温润的笑,目光让人瞧着就舒服。

老太爷心里的气,消了不少,“什么?”

瞧爷爷的目光似乎还往自己身后瞧,一副老孩子的表情十足,段子轩笑着从背后像是变戏法一般取出了一个篮子。

“你瞧。”他笑着掀开了上面盖着的布,里面露出一只藏獒幼崽,他说,“爷爷,这可是最优良血统的藏獒,由您养大了一定威风八面。”

老太爷年轻的时候就喜欢养狗,一般的小宠物狗他还看不上眼,他最喜欢的是那种霸气十足的藏獒,可惜这样的神犬并非有钱就能买到,还得靠缘分。

那时老太爷一直没能得到,也是一种遗憾,想不到这次乖孙儿竟然帮他完成这个心愿,一时间,老太爷感慨,“还是子轩深得我心啊。”

“让爷爷开心,才是我最大的心愿。”段子轩笑着摇了摇篮子,“爷爷,我们去给小狗仔弄个窝儿吧。”

“好,走!”老太爷也是个孩子王,如今心思全副被这只藏獒幼崽吸引,哪里还有心思去想着怎么教训两个儿子。

段子轩朝周阿姨眨了下眼,两人会心一笑。

……

段枭在停车场等顾夏下班,等了会儿,顾夏和林帆从电梯口出来,他笑着开车缓缓上前。

就在即将靠近她们的时候,忽然一道光亮猛地亮起,接着一辆车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直接朝顾夏和林帆冲了过去。

段枭眼疾手快,快速旋转方向盘,将车子挡在了两人跟前。

“夏夏!”林帆的惊叫,伴随段枭紧急的刹车声,连同那一刹那的猛烈的撞击声,划破了停车场的寂静。

段枭将车横在了半路,硬生生地挡住了那辆飞驰而来的车辆的猛烈撞击。

第十四章 老公很威武

两辆车损毁严重,碎片散落一地。

空气中还蔓延着一股子焦味。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顾夏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瞧见段枭满脸是血,半靠着座椅,失去知觉。

“段枭!”她惊呼着冲了过去。

段枭歪着头靠着座椅,脸上都是碎玻璃片。

“段枭……”看到满脸是伤的他,顾夏觉得自己的心跳有那么一瞬间的停跳,伸手抖动着一探他的呼吸后,她才松了口气,“林帆,快打电话!”

林帆抖着手,拨通了120的电话。

不会儿,120急救车来了。

那辆肇事车上的人也被救了出来,顾夏才发现那人竟然是付亚丽。

“这个女人,她连命都不要啊!”林帆想起刚才惊险的一幕,直摇头,“疯子。”

顾夏收回目光,紧跟着段枭的救护床上了车。

……

站在急救室门口,顾夏双手合十,不停地祈祷,来回走动。

“夏夏,你别担心了,他不会有事的。”林帆看她一整个晚上都没有合眼,来回走动紧张担心的样子,心里也替她觉得难受。

顾夏却摇头,抬头盯着急救室的门看。

这时,走廊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林帆抬头看去,只见段峰和他的夫人——林玉,段子轩和路诗雅一起赶来。

顾夏还没反应过来,段峰上前就狠狠给了她一耳光。

她被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左脸上立刻浮现了五指印。

“你,你干嘛打人!”林帆上前扶住顾夏,怒问道。

“爸,你怎么打人!”段子轩想不到父亲竟然闷声不吭就打人,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段峰哼了声,狠狠地瞪着顾夏,“要不是你这个贱、女人从中挑拨惹事,他们两个也不会出事!”

“段先生你太过分了,顾夏也是受害者!”林帆上前伸手挡在了顾夏的跟前。

“受害者?”段峰余光扫了她一眼,“一个戏子,倒是挺会演戏。可惜你骗得了别人,骗不来我!”

林帆气得还想说什么,顾夏拉住她的手朝她摇头。

段峰不是个好惹的人,真惹怒了他,林帆会有麻烦。

“你再帮夏夏说话,伯父只会更生气。”路诗雅拉住段子轩,直摇头。

段子轩握紧拳头,收回了迈出的脚。

“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关心一下小叔的伤?”林玉扫过他们几人一眼,看向前方,“医生出来了。”

几人便朝前看去。

“医生,他怎么样了?”顾夏上前,急切地询问。

“人没事,一会儿推他到病房。”

顾夏松了口气。

“医生,你确定他没有什么脑震荡,或者内伤?”站在原地不动的段峰一脸冷漠,语气冷冷,“里面那位的身份特殊,万一出了什么事儿,你们这家医院可担待不起。”

那声音,哪里有半分的关切,分明巴不得里面的人出事儿!

医生皱了眉头,这是家属还是仇家?

那边,护士推着病床出来。

“段枭……”顾夏跟着旁边,见他脸上贴了不少OK绷,看上去有点滑稽,但脸色却是有了红润。

“我给他打了麻醉针。等会儿才会醒。”医生见过不少病人家属,自然也懂得怎么应付难缠的角色,“几位不如先到病房等候。”

“人最重要,没事就好……”林玉当和事老,缓了缓紧张的气氛。

段子轩瞧着顾夏眼里只有段枭,她那担忧的眼神,看得他心里疼。

“哼,命还真硬。”段峰转身要走,看段子轩愣在原地,吼了声,“看什么看,还不走!”

段峰一行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一行人走后,林帆才敢发牢骚,“这群到底是家人还是仇人。”

“夏夏,你的脸肿的厉害,我去找冰块给你敷敷。”转头看顾夏的时候,林帆皱了眉头,“这个段主席下手还真狠!”

……

段枭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他眼珠子一转,就瞧见趴在自己身边睡着的顾夏。

他才刚动了下手指头,顾夏就醒了。

顾夏看了他一眼,“有没有觉得哪里难受?”

段枭的目光落在她的脸颊上,眯成了一条缝,“说,谁打的你!”

顾夏下意识地伸手摸了下脸颊,她用冰块敷了好久,不是都消了,“没什么,我不小心碰到的……”

段枭伸手扯下她的手,目光犀利,“碰到那里能碰出个五指印?”

顾夏不语,刚才她敷了冰,已经消肿了,她还对着镜子看了看,没仔细看的话根本发现不来,段枭这什么眼神,这么犀利。

一眼就瞧出来了。

“说,到底是谁打的!”他的声音变得冷厉,“敢打老子的女人,找死呢!”

声音大点就扯着脸上,胸口的伤疼,段枭龇牙咧嘴,模样十分的滑稽。

他却还想挣扎着坐起来。

“你瞧你,伤口疼了吧?”顾夏连忙起身伸手按住他,“赶紧躺下休息。”

“这点小伤算什么!”段枭伸手轻拍了下她的手背,“我当初伤那么重都没死。”

“这次要不是车好,我看你……还能嘴硬!”顾夏见他明明疼得厉害,可嘴上依旧不肯认输,伸手点了下他的额头,“你给我老实呆着,这次必须养好了伤才能出院!”

幸好他的那辆布加迪威龙车身坚固,碰撞那么惨烈,他才只是皮外伤。

段枭目光闪闪亮,盯着她看,“你,心疼我了?”

那语气仿佛讨到糖吃的孩子,那般的欢快。

顾夏瞪了他一眼,“你好歹是为了我受伤的,关心你是应该的,我难不成还幸灾乐祸不成。”

“反正,我知道你心疼我,就对了!”

顾夏有些羞赧地抿了下嘴,“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医生交代他醒来后要多注意观察病人的反应,有些时候检查未必能查得全面。

“没有啊,我就是心口疼……”段枭伸手揉了揉心头,“估计那个时候震得厉害了点。”

“心口疼?”顾夏急了,要起身,“我去找医生!”

段枭连忙拉住她,“别紧张,我瞎说的……”

“你找抽吗!”顾夏气得想拧他,可又舍不得下手,“这事儿也能瞎说!”

段枭瞧着她那一脸着急的样子,心里美滋滋的,只是一味儿地傻笑。

第十五章 夫妻齐心

“那么危险,你还……”那一段的惊心动魄,顾夏想起都觉得后怕,“还冲过来,万一……”

她不敢想像后果。

“你是我老婆,我能眼睁睁看着你被人撞死!”段枭气得伸手一弹她的脑门,“我看你脑子才是被撞坏了!”

“什么啊……”顾夏急的眼眶又红了,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觉得那一刹那,她的心跳也跟着停了。

“行了,别难过了,我现在不是挺好的。”他伸手轻轻擦拭她的眼角,“哭肿了,万一上镜就不好看了。”

“医生说,要做了检查才能确定你有事没事。”顾夏拉下他的手,“这几天我推了工作,安心在这里陪你,直到你出院为止。”

“呵呵……我就知道,老婆你是心疼我的!”段枭抿嘴偷笑,稍后他还是正了脸色,“我打个电话。”

拿着手机,段枭对顾夏说,“夏夏,我肚子饿了,想吃馄饨。”

“好。”顾夏站了起来,取了保温瓶,临走之前交代,“有什么难受的记得打电话给我,或者叫护士。”

她前脚刚走,后脚段枭就打了电话给私人秘书和助理。

“檩子,你帮我查一查,付亚丽之前和谁联系过,还有……”段枭顿了下,“这件事必须保密,除了我,谁也不能惊动。”

“是!”

挂了电话,段枭又拨通了林帆的手机。

顾夏拎着保温瓶进病房的时候,段枭正双手抱胸,靠着床头坐着闭目养神。

“热乎乎的馄饨,来……”顾夏将保温瓶放下,就听得他缓缓地问了句。

“我哥来过了?”

那声音,冷的很。

顾夏正打开瓶盖,听到他提起,手一顿。

“是他打了你。”段枭看着她,伸手拉她坐下,指腹轻轻摩挲过她的脸颊,“还疼吗?”

“不疼了。”顾夏顿了下,嘴角扯起一抹笑,伸手取过碗为他盛了一碗,“有点热,我吹吹。”

段枭不再开口,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顾夏吹了一口,递到了他唇边,段枭含笑张开了嘴,一口含住。

一双眸子,黑得透亮,看得顾夏莫名地心跳加速。

“怎么不好吃?”瞧他皱了眉头,顾夏紧张地问。

“烫!”段枭咽下一口,伸出舌头,含糊地说,“你瞧,舌头都烫红了。”

“我瞧瞧……”顾夏信以为真,探过身子想看个仔细的时候,段枭忽然凑上前,亲了下她的脸。

“你!”顾夏吓了一跳,伸手捂住脸颊,脸微微发烫,她气呼呼地看着他,“都受伤了还不消停。”

偷袭成功,段枭笑得好不得意,“每次你都上当。”

“是,我笨!”顾夏气得想将手里的勺子直接往他脸上丢,“你去找不笨的!”

说完,她假装生气,起身要走。

“别!”段枭连忙拉住她,有点孩子般耍脾气,“你要走了,谁还会照顾我,瞧我现在受了伤,怎么都不方便呢。”

“有的是人愿意照顾你!”顾夏哼了声,想甩开他的手,结果他反而握得更紧。

“放手!”

“不放!”段枭索性耍赖到底,“我一放手,你就要走了,也不看看我是为谁受的伤……”

说着,他伸手捂住心口,一副疼痛的模样。

瞧瞧,还挟恩图报上了!

“你不放手,我怎么给你喂汤,难不成你要自己动手。”顾夏又气又无奈,遇上个痞子,她只有认栽的份儿。

段枭笑嘻嘻地放开了手,顾夏才刚刚要坐下,门碰地一声被人推开。

一群记者从外面涌了进来。

紧接着闪光灯亮起,咔嚓咔嚓。

“请问段先生这是怎么了?”

“听说您为了救顾小姐被车撞了?”

“请问段先生您与顾小姐是什么关系,怎么会为了顾小姐这么拼命?”

“顾小姐你这是在喂段先生吃饭吗,你们两个到底有多亲密?”

一连窜的问题,跟炮轰似地,一丢儿朝他们两个抛去。

顾夏愣住了一会儿,才缓过神,她连忙解释,“几位,段先生现在需要休息,有什么事我们外面谈。”

段枭的脸色不好看,好不容易与老婆相处温馨,才想着有更进一步的发展,这群混蛋就闯了进来。

“阁子!”气得段枭黑沉着脸,朝外面吼了一声。

沐阁灰溜溜地从外面挤了进来,双手举了起来,“几位,这里是医院,你们这么一哄而进可不行,几位外面请吧。”

门口站了几个黑衣便装保镖。

个头高大,往门口那么一站,跟门神似得,吓得几位记者只得收起照相机往外挤。

“几位放心,段先生出院后会开一个记者会,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沐阁笑脸将几位记者送走。

然后他站在门外不敢进去,才接到檩子的电话他就火急火燎地赶来了,谁知还是迟了一步,现在进去肯定要挨骂。

“一群混蛋,好好的心情都给搞糟了。”段枭刚才气得想揍人,脸色才缓和,又开始耍痞子性子。

“老婆,你看这都怨你,搞得我们之间好像有见不得人的关系一样。早点将我们的关系公之于众,就不必忍得这么辛苦了。”

顾夏坐下,盯着他看,“肚子饿不饿,我再喂你几口。”

“每次都这样,一到紧要关头,你就来转移话题!”

“看样子你是不饿。”

“什么不饿啊!”段枭连忙凑过去,拉起她的小手,在她的掌心,轻轻画啊画圈圈,拼命地眨眼,“老婆,其实我好饿,你懂的……”

顾夏眨了眨眼,朝他勾了勾手指。

段枭笑嘻嘻地凑了过去,谁知才刚到她眼前,顾夏就忽然伸手给了他脑门一个响指,“懂毛线!伤都没好,胡思乱想什么!”

那是气话,可不知怎地,她耳根子就是红了。

眼尖地瞧见,段枭抿嘴偷乐,“那老婆的意思是,等我好了,就可以胡作非为了?”

顾夏:“……”

……

段枭受伤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老爷子的耳朵里,老爷子到底是心疼儿子,当即气得又砸碎了不少古董。

“这个臭小子,岂有此理,为了个女人竟然连命都不要了!”

周阿姨一旁安抚,“老太爷,枭儿不是没事了,您也别气了。”

水月阁的《名门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名门隐婚:总裁老公太腹黑》就可以了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