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白洛宁穆戈寒主角小说《婚久情深:拐个娇妻回家宠》结局无删节-白玉唐

白洛宁穆戈寒主角小说《婚久情深:拐个娇妻回家宠》结局无删节-白玉唐

2019-10-18 14:19:37作者:白玉唐

《婚久情深:拐个娇妻回家宠》结局无删节,白洛宁穆戈寒大结局,是白玉唐大大写的小说,婚久情深:拐个娇妻回家宠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阴差阳错下,误惹了某个男人,被莫名的当了解药,结果却成了他的穆太太。“穆太太,我们过几日就举行大婚。”他说。“别叫我穆太太。”她气呼呼地说道。然而结婚四年,却闲少见面,可后来却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日子。“你的手注意一点,不要随意乱放。”她说。“老婆,你也该履行义务了。”他满脸宠溺的笑意。“我要离家出走。”她捂着酸疼的腰肢,大声抗议。

白洛宁穆戈寒主角小说《婚久情深:拐个娇妻回家宠》结局无删节-白玉唐

婚久情深:拐个娇妻回家宠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 他的维护

白洛宁阴沉着一张脸,猛地推开陆高管的办公室,里面正在讨论的人,瞬间被吓了一跳。

陆高管看到她,双眼微微眯起眼眸,眸底划过一抹异样。

“陆经理,我都已经不是穆氏娱乐的人,你凭什么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

她本以为自己辞职,就可以与这件事脱离干系。

却没想到陆高管和林总监那般恬不知耻,竟然老早就用公司的名义发布通知,全部责任在她。

还说这一切都是都是她逼着叶欣做的。

不用去网上看评论,她都可以猜到叶欣的粉丝是如何辱骂她,她的名声直接毁了。

“都,出去吧!”

陆高管半眯着眼,轻轻挥了挥手,办公室的员工立马起身离开,偌大的办公室就剩下他们两个。

他缓缓站起身,鄙夷地看了一眼白洛宁,嘴角勾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白洛宁,你要是不服气,尽管可以去澄清,看看有没有人愿意相信你说的话。”

闻言,白洛宁的脸色铁青一片,握在一起的双手指尖都刺入掌心,她就好似感受不到疼痛。

陆高管看着她嗔怒切齿的模样,肥腻的脸上露出贪婪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白洛宁。

“看在你长得还不错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伺候好我,说不定……我还能给一条活路。”

听到他如此无耻的话,白洛宁气得双眼通红,嘴唇轻轻的发颤:“你……你……”

“当然,你可以拒绝,但你从此也别想在娱乐圈混了。”

陆高管肥胖的脸上挤出一抹猥琐的笑容,看向她的目光越发的龌龊。

白洛宁忍不住皱紧眉头,用了全身的力气,才没有扬手扇过去。

“白洛宁,机会只有这一次。”他好心提醒,心底已经有些飘飘然。

现在看到白洛宁这委屈,又拿自己没有办法的样子,陆高管更是得意。

“无耻!”白洛宁怒骂一声。

陆高管无所谓地一笑,眼神带着几分势在必得

“白洛宁,现在除了我,可没有人能够帮你,你要是还想在娱乐圈混下去,最好还是……”

“最好什么?”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一道冰冷的声音传进来。

陆高管正对门口,一眼就看到缓慢走进来的穆戈寒,脸上瞬间变得苍白一片。

他浑身忍不住的颤抖,兢兢战战地说道:“穆……穆总,您……您怎么来了?”

穆总?

闻言,白洛宁的脸上划过一丝难堪,不由自主的低下头。

她并不想他看到自己如此丢脸的模样。

穆戈寒很少亲自莅临查看分公司,今日却突然空降至此,难道是为了……

陆高管的脑海中不停思索着,对他的态度越发的恭敬献媚:“穆总,您突然到来有何吩咐?我一定会帮您办的妥妥当当。”

穆戈寒眼神都没有赏给他一个,轻轻睨了一眼跟在身后的禅玉。

她立马心领神会,直接代替他宣布道:“陆经理,从今天开始你在穆氏娱乐职务正式被解除,你做出错误判断,让公司损失不少利益,公司会保留追究你的责任。”

此话一出,陆高管直接呆住,好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就连白洛宁都是诧异不已,没想到穆戈寒居然会开出陆高管。

陆高管挺着圆滚滚的肚子来到穆戈寒面前,一脸恳求地看着他。

“穆总,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答应不会让您失望的。”

“陆天星,三年前你成为穆氏娱乐的总经理,在职期间一共威胁过十六位公司艺人,逼迫她们陪你上床……”

顿了顿,婵玉再次开口:“公司每年营业额照比往年少一个百分点,据查,都被你贪污到自己的银行账户上了。”

禅玉平铺直述汇报的话还没有说完,陆天星双腿一软直接跪到地上,面如死灰地看着穆戈寒,几乎丧失思考能力。

“每年在Y国,都会有一个明星陪你度假,床照和视频都被你的仇人发到了公司总部的邮箱里了。”

陆天星吓得,直接滚在了地上,双手伏地,泪眼婆娑的看着穆戈寒。

“穆总……看在我为穆氏工作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求您放我一马,求您。”陆天星就差磕头求饶。

禅玉轻轻打了一个响指,就从外面走进来两个黑衣保镖。

“拉着个人去公安局,证据一并交给警察。”婵玉面无表情说道。

紧接着,几个保镖一人拽着他的一只手,强行把他给拖了出去,陆天星求饶的声音也渐行渐远。

做完这一切,婵玉朝门外走去,经过白洛宁身边时,故意朝她眨了眨眼睛。

见此,白洛宁一直悬着的心也悄悄放下来,眼神不由自主看向穆戈寒,沉默半晌后,缓缓道:“穆戈寒,谢谢你。”

穆戈寒冷哼一声:“不用道谢,我做这些只是让你可以安心的离开安安,同时让安安也可以放心。”

原本还满心感激的她,顿时语塞,所有的感激之情消失的无影无踪,一股说不清的怒火占据心扉。

“穆戈寒,尽管你今天帮了我,我也不会放弃安安的抚养权,你想要让我心甘情愿放弃安安,你做梦去吧。”

丢下这句话,她怒气冲冲就离开办公室,每一步都踩的十分重,好似脚下面踩得就是穆戈寒的脑袋。

公司发生的事情,并没有瞒着众人,很快公司上下所有人都知道,叶欣更是第一时间在网上看到公司重新发出的通知。

通知里直接说明,公司高管滥用权力,把责任推给经纪人白洛宁,特意解除陆天星以及林宏伟两位高管的职位。

并且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并针对叶欣绯闻特意解释,艺人叶欣所做一切与白洛宁无关,全部是叶欣自作主张。

叶欣瘫坐在地上,眼泪早已模糊了眼:“怎么……怎么会这样……”

她万万没想到,最后竟然落得如此境地。

第十二章 我帮不了你

穆氏娱乐一个小时内,连发两条通知的事情,在娱乐圈内引起不小的轰动。

白洛宁这个名字,首次引起吃瓜群众的好奇。

搜索之下发现,她就只是穆氏娱乐的经纪人,并没有什么后台或者背影。

偏偏穆氏娱乐的举动,怎么看都像是在维护白洛宁。

叶欣和穆氏娱乐的微博,此时都已经被挤爆,就连微博的服务器都陷入了短时间的瘫痪。

【我倒是很想知道,叶欣和经纪人白洛宁之间发生了事情。】

【为什么叶欣要把丑闻的事情推给白洛宁?穆氏娱乐又为什么要袒护一个经纪人,而不是袒护叶欣呢?】

叶欣苍白着一张脸,握着手机的手更是忍不住微微发颤,浑身就像坠入冰窖,全身的血液都被冻结凝固。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

她的脑海中浮现白洛宁的脸庞,狠狠咬了咬嘴唇,起身就朝白洛宁的办公室跑去。

正在重新收拾办公桌的白洛宁,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眼神微微黯淡,心中已经猜到来人是谁。

叶欣对上她清冷的眸子,微微有些心虚的转移视线,呐呐的喊了一句:“白……白姐。”

白洛宁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尽管觉着很寒心,倒也没有给叶欣脸色看,指了一旁的位置:“坐吧。”

叶欣见她这个态度,一直悬在半空中的心稍稍落下,忐忑地坐下后,就听到她平静的声音问道:“想要喝什么?”

她有些受宠若惊的抬起眼眸,连忙摇了摇头脑袋:“白姐,我不渴。”

气氛瞬间陷入一片寂静,谁都没有开口打破这个僵硬的气氛。

时间一份一秒的过去,白洛宁垂着眼眸,脑海中不由回忆这两年发生的事情。

“白姐。”叶欣突然开口喊道,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白洛宁。

见她神色冷淡,鼓起勇气再次说道:“白姐,之前在会议室上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可……”

顿了顿,叶欣微微抿了抿唇:“可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我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不想就这样前功尽弃。”

闻言,白洛宁不由冷嘲地扯了扯嘴角。

“叶欣,从一开始我就劝过你不要去,甚至还提醒过你,不要和黄总有什么牵连,你听过我的吗?”

听到她的话,叶欣的脸色愈加惨白,颤抖着双唇,低低的唤了一声:“白姐……”

白洛宁不禁自嘲的笑了笑,双眸不屑于再去看她。

“出事之后第一时间,你没有联系我,反而是跑到公司和陆天星和林宏伟沟通,你心底怎么想的,还需要我说出来吗?”

一连串的问题让叶欣成功慌了神,她紧紧咬着嘴唇,不知要怎么去反驳。

是,她从一开始就想着让白洛宁来顶罪。

白洛宁见她没有反驳,不由得更加失望。

“叶欣,你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可以说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知道你来找我的目的,很抱歉我帮不了你。”

叶欣猛地抬起脑袋,双眼浮着一层水雾,哽咽的恳求道:“白姐,看在我们这些年的情分上,你就再帮我最后一次,好吗?”

见此,她握着杯子的手忍不住收紧,最终还是狠下心肠:“我真的帮不了你。”

“白姐,求求你了,我给你跪下还不行吗?我不想退圈,也不想被公司雪藏,你就在帮我最后一次,好不好?”

叶欣一边梨花带水的哭泣着,一边苦苦哀求,想要用苦肉计来打成自己的目的。

从头到尾,白洛宁的表情都十分平静,看向她的目光就好似在看陌生人。

她垂下眼眸遮住眼底的阴鸷,捂着脸颊继续低声请求。

“白姐,我是你亲手捧起来的,你忍心看着我就这样被毁掉吗?白姐……我求求你了,你就再帮帮我好吗?’

不管她怎么说,白洛宁都无动于衷,心底反而还有几分悲哀。

“叶欣,我真的帮不了你,对不起。”白洛宁真诚地说道。

她就算是想要帮叶欣也没有办法,她手中的人脉根本不够。

叶欣失望地垂下眼眸,浑身都散发着一股绝望的气息。

难道,她真的就这样完了吗?

“叶欣,从今天开始我不在是你的经纪人,公司对你的处置很快就会出来,我们好聚好散。”

白洛宁说完这句话,拿起办公室的东西,起身就离开。

因为穆戈寒插手的原因,她并没有失去经纪人的工作。

相反得到了一些补偿,从C级经纪人变成了B级经纪人,以后就要去楼上办公。

穆氏娱乐的经纪人和艺人都有明显的等级划分,最高等级的经纪人和艺人就是A+等级,至今也不过寥寥几人。

叶欣看到她离去的背影,眼中阴毒愤恨的目光,都快要溢出眼眶。

“白洛宁,你会后悔的!”

白洛宁刚来到新的办公室,就看到办公室里面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

她看到对方的面孔时,眼中不由露出一丝诧异的神情:“易天翎,你怎么在这里?”

易天翎笑眯眯地看着她,起身走到她面前,友好的朝她伸出一只手:“白姐,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人了,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我是你的人?

听到这几个字,白洛宁手中的东西差点滑落。

白洛宁好一会儿才明白易天翎的意思。

她看着易天翎还举在半空中的手,礼貌地伸手和他握了握,询问道:“是谁把你安排过来的?”

易天翎耸了耸肩膀:“不知道,反正我接到通知,你以后就是我的经纪人了。”

白洛宁的心底反而浮现一丝怪异的感觉。

她总觉着她从C级经纪人变成B级经纪人,以及拥有易天翎这个艺人,肯定是穆戈寒在背后吩咐的。

看着垂眸沉思的白洛宁,易天翎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小声唤道:“白姐,你在想什么呢?”

她连忙回过神来,下意识扯出一抹微笑:“没想什么,既然以后我负责带你,我希望你可以遵守我的规矩。”

顿了顿,白洛宁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转身对易天翎微微一笑。

“你要是觉着不合适,可以向公司申请换经纪人。”

第十三章 穆母示威

易天翎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兴致勃勃的问道:“什么规矩?”

白洛宁清了清嗓子:“第一,我们之间要绝对坦诚,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会影响你星途的事情我都有权利知道。”

顿了顿,见易天翎没有反应,所以再次开口:“第二,必须私自接活,更加不许私自参加饭局。你要是能同意的话,我们就签订合约。”

闻言,易天翎的眼中漫不经心的情绪消失的一干二净,反而多了几分打探和严肃。

他知道自己被安排给白洛宁的时候,心底还有几分不以为然,反正公司都觉得放弃他,安排谁都无所谓。

“OK,你的规定我都可以遵守。”

白洛宁轻轻松了一口气,强硬的态度变得柔和了一些,

“我不能保证带给你什么,但我可以保证会尽我所能的帮助你,希望我们未来可以合作愉快。”

易天翎看到她真挚诚恳的眼眸,心底不由划过一丝异样,笑吟吟点了点头:“我们肯定会合作愉快。”

她轻轻点了点头:“今天你先回去休息,我先熟悉一下你的资料,等有通告的时候我会亲自联系你。”

“好。”

易天翎离开后,白洛宁翻了翻他的资料,发现他未来半年内,居然一个通告都没有!

这代表着公司根本没有给他分派资源,变相的把他给雪藏。

白洛宁轻轻叹息一声,原本还以为自己捡了个漏,现在才知道自己是捡了个烫手山芋。

易天翎是去年选秀歌手出道,并且夺得了第一名,这才被公司给签下来。

可最近这一年出了参加几个不温不火的综艺节目意外,竟然什么都没有参加过,唯独去年发行的一张专辑,销售成绩还不错。

她翻了翻手中的资源,看到有个合适的综艺节目适合易天翎,沉思一会儿就播出导演的电话。

易天翎回到公司安排的单身公寓,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就接到白洛宁的电话。

刚接通就听到她雷厉风行的话:“易天翎,一个星期后,会有一个旅行的综艺节目,我已经把你安插进去,剧本还有行程安排,我待会发你邮箱,你仔细看一下,有什么问题再打电话给我。”

说完,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啪一声就挂断电话。

他有些呆滞地看着黑了的手机屏幕,不由失声一笑。

“这个白洛宁,倒还真有点意思。”

当他看到邮箱里的行程安排是,眼中不由觉着有几分诧异!

这个旅行的综艺节目,收视率一向不错,很多新星艺人都想要参加,没想到白洛宁居然还有这个能力。

……

白洛宁下班回到别墅,刚刚走进院子就看到一辆熟悉又陌生的车子。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辆车子,应该是穆戈寒母亲王月林的常坐的,难不成她来了?

她心底浮现一丝担忧,每次王月林来总是会闹得不欢而散。

走进别墅,白洛宁一眼就看到端坐在沙发上的王月林,笑盈盈的和对面的关子晴交谈着,眼神看到她时,脸上的笑容瞬间淡了几分。

“伯母。”她尊敬的喊了一声。

尽管她三年前就和穆戈寒结婚,碍于这个婚姻并没有被穆家父母接受,她就一直喊着伯母,王月林更是乐见其成。

她冷淡的应了一声,指了指旁边的位置:“坐。”

白洛宁坐到她对面的位置,眼角的余光却看到关子晴得意和挑衅的笑容。

不知为何心底隐隐觉着有几分不安。

下一秒,她就听到王月林说道:“白小姐,戈寒应该也给你提过离婚的事情了吧?”

顿了顿,见她没反应,才又继续开口:“你为戈寒生了安安,我们穆家是不会亏待你的,相对的是安安的抚养权必须给我们。”

她垂下眼眸遮住眼底的情绪,紧紧抿着嘴唇没有回答。

见她没有回应,王月林欣慰的笑了笑。

“白小姐,安安以后就会由子晴抚养,为了给她们增减感情的机会,明天周末就由子晴带着安安出去玩一天。”

“伯母您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照顾安安的,一定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

说完,她还刻意看了一眼白洛宁,眼中的得意显露无疑。

白洛宁放在大腿上的手忍不住攥紧,她沉着心底的怒气,并没有说什么。

她知道,不管她如何拒绝,都不会改变王月林的想法。

反而有可能会激怒王月林,对她来说并不是明智的选择。

“子晴,我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安安交给你我是放心的。安安还小,难免会有一些小孩子脾气,你多耐心点。”

王月林语重心长的叮嘱道。

“伯母,您就放心好了。”关子晴装出一副十分贤惠的模样。

白洛宁冷嘲看着相谈甚欢的场面,脸上倒是平静一片,看不出任何不悦和生气的迹象,这倒让关子晴不由高看了几眼。

与此同时,安安也放学回来了,他看到客厅里坐着的白洛宁,迈着小腿就哒哒跑过去,一把扑进她怀里:“妈咪。”

白洛宁看到安安,脸上的冷意瞬间消散,一把抱起她坐到自己的大腿上。

看着他粉扑扑的小脸蛋,亲了亲:“安安,今天有没有受委屈呀?”

本来她是想亲自去接安安放学的,奈何下班短时间晚了点。

安安缓缓摇了摇头,自从昨天穆戈寒在学校出现,又表现的那么霸道凌然,幼儿园里面的老师还有小伙伴,都变得十分怕他。

“咳咳咳……”

白洛宁还想要再说什么,就听到王月林重重咳嗽一声。

她手上的动作微微一僵,轻轻拍了拍安安的后背,柔声说道:“安安,奶奶来了。”

安安抬眸看向王月林,眼神十分的陌生,依旧礼貌的喊了一句:“奶奶好。”

闻言,王月林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连连地点头:“安安乖。”

王月林和穆戈寒的父亲穆烈涵这些年一直生活在国外,一年也就回来一两次。

而安安看到他们的机会也更是少,对他们相当的陌生。

要不是这次关家要和穆家联姻,王月林还安排穆戈寒处理好不好白洛宁的事情,也不会从国外回来。

“安安,到奶奶这里来,奶奶看看你,好不好?”王月林柔声的哄道。

第十四章 安安受伤了

她尽管很不喜欢白洛宁,但对于长得很像穆戈寒的安安则十分的喜欢。

安安眼底划过一丝迟疑,最后在白洛宁赞成的眼神下,慢慢朝王月林走过去,身体僵硬的坐再她的身边。

关子晴看着安安那张酷似穆戈寒的脸,眼底划过一丝暗光,从包包里掏出一个玩具。

“安安,这是阿姨带给你的礼物,你喜欢吗?”

安安抬眸看着她手中拿着的赛车模具,板着一张小脸:“我不喜欢赛车。”

关子晴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僵硬,很快就若无其事地收回手,轻轻笑了笑:“等改天,阿姨再给你买别的礼物。”

王月林敏感地察觉到安安不喜欢关子晴,心底对关子晴之前的提议越发的赞同。

抬手轻轻抚了抚安安的头发:“安安,明天你正好放假,就由子晴阿姨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安安皱了皱精致的小眉头,下意识看向白洛宁的方向。

当看到她眼中的无奈时,便知道事情已经没有转机,沉着脸没有回答。

“安安,子晴阿姨以后回事你的母亲,你放心她会好好待你的。”

王月林继续哄道,想要增加关子晴在安安心中的好感度。

就在安安不耐烦想要推开王月林的时候,他眼尖地看到了从门口走进来的穆戈寒,眼眸划过一丝亮光。

只见他瞬间从沙发上滑下来,迈着小短腿就朝穆戈寒跑过去。

穆戈寒看着向自己跑过来的安安,下意识停下脚步,下一秒一个柔软的身体贴到自己小腿上,垂眸对就对上他亮晶晶的眸子。

“我不要和关子晴出去玩。”安安直接说道,毫不掩饰对关子晴的不喜欢。

他的声音不小,王月林和关子晴听得清清楚楚,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有几分僵硬。

王月林更是隐隐瞪了一眼白洛宁,冷声斥责:“你就是这么教导安安的吗?”

白洛宁抿着嘴唇没有回答,心底则是冷笑不已。

“我不要她出去,你听到了吗?”安安再次重复道,态度完全不像是在求人,反而像是一种命令。

穆戈寒饶有兴趣地看着安安,伸手把他抱了起来,看到他眼底一丝忐忑和紧张时,故意问道:“为什么?”

“她不是我妈咪,而且妈咪答应过我,周末要带我去游乐园。”安安理所当然地说道。

他朝白洛宁方向看了一眼,只看到一个乌黑的头顶。

“戈寒,你别太宠小孩子,以后你可是要跟子晴结婚的,安安要是现在不能习惯子晴,以后可怎么办?”

顿了顿,王月林不容拒绝地说道:“明天安安必须跟子晴出去玩,你不许拒绝。”

关子晴想到自己的算计,连忙起身走到穆戈寒的身边。

望着穆戈寒的眼神带着深深的迷恋,娇柔的说道:“戈寒,我会好好照顾安安,不会让他受委屈的。”

“好。”穆戈寒直接同意。

闻言,安安诧异带睁大眼眸,王月林和关子晴却欣喜的笑了。

“爹地什么的,最坏了,哼!”

安安白嫩的脸颊划过一丝受伤,无辜的大眼睛狠狠地瞪了一眼穆戈寒,悲愤的低吼了一嗓子。

紧接着他挣扎的从穆戈寒的怀里跳下来,转身就朝楼上跑去,白洛宁连忙就追了上去。

白洛宁看着闷闷不乐坐再床边的安安,眼底闪过一丝愧疚。

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才走上前搂住他,抱歉地说道:“安安,对不起,是妈咪没本事。”

“妈咪,不怪你。”安安抱着她的腰身,眷恋地蹭了蹭。

他现在还太小,还不能反抗,他需要快点长大。

……

翌日,太阳不过刚刚升起,关子晴就来到别墅。

她带着冷着小脸的安安离开,走之前还不忘了挑衅一把白洛宁。

“白小姐,不好意思,今天要带着安安出去玩,我希望你最好不要背后对安安说些没用的!”

顿了顿,她又得意地笑了:“因为那根本影响不了,我即将曾为穆太太的事实。”

白洛宁蹙了蹙么头,眼底划过一道黯芒。

“你成为什么,跟我没关系系,如果你伤害安安,我就一定不会烦过你。”

“我倒要看看,你想怎么不放过我?!”

关子晴嗤笑了一声,不屑地抬手,将放在面前的白洛宁一把推开了。

说完,她上前一把捏着安安的小手,转身就离开了。

关子晴冷眼看着一脸拒绝的安安,眼底闪过一丝恼怒,暗自恼怒地拧了他的小腿。

“你要是敢告诉戈寒,我就告诉伯母,直接把你妈咪给赶走。”

安安捂着疼痛的地方,紧紧咬着小嘴唇,泪水倔强在眼眶中滚动着。

“你要是敢动我妈咪一根毫毛,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安安倔强的忍着眼底的泪珠儿,奶声奶气的冲对面的女人发出警告。

“你,大可以试试,我到底能不能先让你妈妈滚出穆家。”

关子晴得意的半眯着眼,阴毒的看着安安,冷笑道。

她从头到尾就没有想真心实意对待安安,不过就是想给白洛宁一个下马威,同时也讨好一下穆戈寒。

站在游乐园门口,盯着又热又毒的大太阳,关子晴不耐的扇着风。

“你带着他在这儿玩吧,我下午四点会过来接你们,有事儿打电话给我!”

关子晴不耐的对身边的保镖命令道,说完,还不忘回头瞪一眼小安安。

走了几步,她又忽然停下了脚步,细长的高跟鞋险些被她折断。

“穆安,你最好在这里好好玩,要是敢乱跑,遭罪的就是柏罗尼。”

关子晴阴毒的勾起了唇角,转身拿着小电风扇,一边扇着风,一边扭着胯离开了。

安安微微眯起眼眸,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暗光。

他抽到一旁的尖锐的塑料板,毫不犹豫就在自己白嫩的胳膊上滑了几下。

等看到白皙的胳膊上,几道青紫的痕迹,嘴角冷嘲的勾起。

下午四点左右,关子晴带着拎了一手包装盒的几个保镖,如约而至。

而安安从头到尾就安静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自己带来关于经济学的书籍。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安安,命令道:“起来,我们回去了。”

安安这才不紧不慢的收起书籍,跟在关子晴的身后走上车。

“记住,回去不管我说什么都不许反对,你要是敢不听话,我不会放过你妈的。”关子晴再次威胁道。

第十五章:不是妈妈

说完,关子晴不屑地仰起头笑了笑,随即伸出手,用力的揪起安安的耳朵,狠狠的扭了一下。

小孩子的肌肤本来就白嫩,被她这么一拧,安安耳朵顿时就红了。

“你……”安安疼的眼泪汪汪的,不禁咬着牙齿恶狠狠地低吼了一声。

“别忘了,你和你母亲还得认我拿捏,你,最好闭嘴。”

关子晴挑着眉,特意压低了声音,眼底满是恶意的警告着小安安。

见平日里不断给自己制造糗事的安安,一脸吃瘪的样子,关子晴只觉得心里舒爽极了。

走进玄关的一路上,安安都在用那灵活的小脑瓜思索着,要怎么对付关子晴这个坏女人。

“妈咪!”一抬头,安安就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白洛宁,紧接着用他那可爱的小短腿飞跑了起来。

白洛宁忧心的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关子晴,心道,她今天会不会一直在虐待安安。

她急忙蹲下身子,稳稳地将安安的小身板接到了怀里。

这时,她明显感觉到安安躲在自己的怀里,颤抖的小身躯、以及抽噎着的呜咽声。

白洛宁心里咯噔一声,今天的右眼皮跳了一天,难道,安安真的被关子晴虐待了一天!

听到安安的叫声,王月林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扶着三楼的扶手,一脸欣喜地往楼下看着。

“子晴,安安,今天相处的如何啊!?”

王月林兴奋的声音略高了一些,紧接着就是她那双跟鞋‘啪嗒啪嗒’踩着楼梯急速跑下楼的声音。

关子晴唇角勾起了一丝得意的弧度,扭着身躯缓步走到了楼梯口,伸手摸了摸安安柔软的发丝。

那模样,反倒像是一个真正的慈母一般。

“哎呦,今儿啊,安安可真是听话,跟我特别的聊得来,还拉着我陪他玩!”

说着,关子晴还掩着唇笑了笑,一脸大家闺秀羞红了脸的模样。

紧接着她又娇笑着开口:“安安还说,下次要他爸爸跟我一起带着他出去玩呢。”

王月林一听,大喜过望,笑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子了:“真的啊,那下礼拜,就让戈寒带着你们出去玩。”

关子晴走上前,亲密的挽着王月林,犹如EX与婆婆那般亲热的坐在了沙发上,完全将楼梯口的母子二人抛诸脑后。

而白洛宁小心的用手抚顺着安安的后背,心疼的哄着怀里的小家伙。

“安安,究竟怎么了,你为什么要哭!?”

她压低了声音,附在安安的耳边,轻声问道。

关子晴却是耳尖,从沙发上‘腾’一下站了起来,急切的打着哈哈:“在游乐场,看到别人有父亲陪着玩,他觉得委屈。”

说完,她还走上前,伸手要把安安从他怀里扯出来。

可是安安的小手环着白洛宁的脖子就不松手,哭声还越来越大,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见安安不撒手,关子晴安安用力,手指狠狠的在他的腰间拧了一下。

“啊!”

安安惨叫了一声,眼底的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哗哗的往下落。

他松开手,转过身大力的推开了关子晴,小心翼翼的用手揉着自己的腰部,哭的更是厉害。

“安安,怎么了,你哭什么额啊!?”

王月林担忧的蹙起了眉头,一边说着,一边关切的走上前,心疼的将安安搂在了怀里。

“关子晴,刚刚安安分明不想松手,你就在安安的腰部狠狠的拧了一下!”

白洛宁看得清楚,眼底闪过一道黯芒,脸色却平静的犹如一潭死水。

其实她早就心疼坏了,奈何王月林在场,否则她早就过去狠狠的煽她一巴掌。

抱着安安的王月林,身子一抖,急忙先开了怀里小人儿的衣服,果然,腰间多了一片青紫。

“我……我没有,你血口喷人,刚刚你一直抱着安安!”

关子晴急忙犯呕,心虚的抬手擦了擦额角的汗水,下一秒,一跳毒计就在她的脑海中行程。

“我是安安的母亲,我能对安安做什么!?”

白洛宁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原本平静的眸子早就泛起了丝丝火苗。

“刚刚,你听到我跟安安相处的好,你还一直讲他抱在怀里,难保你不会因为生气,而做出点什么过分的事儿来。”

关子晴鄙夷的瞥了她一眼,眼底满是笃定,转身又走到了安安身边。

她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令人不禁产生幻觉,此刻这个女人和刚刚的关子晴并非一人。

“安安,告诉子晴阿姨,究竟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儿!?”

安安哭的朦胧的双眼,早就看不清对方的脸了,只知道对面站着的,就是今天的大恶魔。

他哭的更厉害,张着嘴,哽咽的大吼着:“妈妈没有,妈妈没有!”

关子晴脸色一僵,这个死孩子,是忘记了她的警告么?!

顿了顿,她又开口,用甜腻的声音哄道:“管,告诉子晴阿姨,是子晴阿姨欺负你了么?!”

闻言,安安的哭声停顿了一下,白嫩的小手在眼睛上一抹,这才能看清楚对面的人。

入目的便是眼神极尽凶狠的关子晴,死死地盯着自己,嘴角却是僵硬的冷笑。

看到关子晴这个模样,安安吓得不禁后退了一步。

哭声都跟着戛然而止,小家伙被吓得说起话来磕磕巴巴的:“不是妈妈,你诬陷妈妈……你诬陷妈妈……”

见状,王月林却更加笃信关子晴的话。

她转过身,眯着眼,危险的看着白洛宁。

‘啪’一声巨响,白洛宁的脸险些被打歪了。

“你这个贱女人,为了让我误会子晴,竟然对自己的儿子下手!”

“不是妈妈!”

一看到自己妈妈被欺负,安安横眉竖眼的跑过去,张开小短手,将母亲护在了身后。

“奶奶,不是我妈妈,你不要血口喷人!”

安安词严令色的模样,与刚刚躲在母亲怀里哭泣的小孩儿大相径庭。

见他这个模样,王月林与关子晴蹙着眉,面面相觑,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白玉唐的《婚久情深:拐个娇妻回家宠》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婚久情深:拐个娇妻回家宠》就可以了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