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霍先生,要抱抱》大结局在线阅读-兰馨

《霍先生,要抱抱》大结局在线阅读-兰馨

2019-10-09 16:38:00作者:兰馨

兰馨写的《霍先生,要抱抱》最后大结局想知道吗,这里有最新的最全的霍先生,要抱抱章节并且大结局抢先看,看夏芳菲霍子琛他们的最后会如何,《霍先生,要抱抱》在这里等着你,快抢先看内容:“霍少,请再用点力。”夏芳菲趴在软榻上,对霍少凌不走心的按摩技术提出了抗议。“是这样吗?”霍少凌邪魅的看着夏芳菲的娇躯,言辞间满是爱意。“臭不要脸的,你按哪里?”四目相对,浓情切意,夏芳菲羞答答的低下

《霍先生,要抱抱》大结局在线阅读-兰馨

夏芳菲霍子琛霍先生,要抱抱全文免费阅读

10转学生

"那可说不定,你看看菲菲人不但长得漂亮,还是学校的笑话。成绩也是学校名利前茅的,还不是来咱们班啊!"

"你们两个还好意思说这个事?"夏芳菲刚躺下,就被这两个丫头吵得,实在是忍不下去,才起身过来搭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之所以会进F班,真是多亏了你们两个的照顾啊!"

她站在两人的身后,双手环抱,漆黑明澈的眼珠子黑溜溜的转动着,眼中带着兽性,仿佛要将这两个害她的人生吞活剥。

两人被她瘆人的眼睛蛰得发寒,狗腿的笑了起来。

南希更是起身将夏芳菲扶到凳子上坐下,讪笑着替她揉揉肩,悻悻的开口,"矮油,人家那么做不也是为了咱们四朵金花永不分离不是?"

说着并朝着徐情情挤眉弄眼。

徐情情立马会意,"对啊,对啊,菲菲,你要知道为了去给你改考卷,我们可是冒了天大的风险才潜入灭绝师太的办公室的?还差点就被灭绝师太逮着,小心脏都吓出来了。"

灭绝师太是高三的年级主任,是个没血没肉,没任何表情的中年女人。

"就是啊,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把你考卷改少两百分成功进入F班。"说着南希咯咯的笑了起来,"这都是猿粪啦,猿粪。"

夏芳菲微微闭上眼享受着,"算啦,反正都已经发生了,看在你们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们了。"

周看了下时间,柔声道:"好了,你们几个就别聊了,马上就到吃饭时间里,准备一下都去食堂吧!"

周雪在四个人当中是最温柔善良的,只是夏芳菲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当初最温柔最善良她最后会在她的心窝上狠狠的捅上一刀。

………………

第二天,大家都在教室上课。

夏芳菲已经拿出老师要将的内容先预习起来。

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事,她都忘记预习了。

现在抓紧时间还来的急。

一大清早的在来学校的路上,就四处听说转学生的消息。

夏芳菲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本来就不热衷这些,不过一个转学生人都没有见到就能够惹来这么大的噱头,看来是来头不小。

不过与她无关并是。

课前自习铃响起。

学生们也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班主任周老师,我们都叫他'周伯通'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鹅黄色的毛线长衣,胸前挂着耀眼的钻石水钻胸针,黑色的皮裤,一双高筒靴,粉色的大波浪长发如海藻一般倾泻在背上,皮肤瓷白,脸蛋精致,从头到脚就漂亮得不像话的女生。

女生一走进来,还算安静的教室立即沸腾起来。

四周响起了女生的惊叹,和男人流里流气的口哨声。

"菲菲,那美女果然转到我们班了,看来你校花的头衔要保不住了。"一旁的林南希伸长了脖子,凑到夏芳菲的面前。

"无所谓!"那种头衔她原本就不在乎,谁稀罕就给谁好了。

"哎?别酱紫啊,我们都还指望着你沾点校花光芒呢。"

许情情这个长舌妇也加入到讨论中来。

"菲菲,你就抬头看一眼啊,真的很漂亮的。"

执拗不过两个损友,夏芳菲无奈的抬眸。

夏芳菲顿了一下,脑袋中,思绪胡乱的飞舞像北国飘雪的天空。

陆安琪,怎么会是她?

"好了,大家安静,请新同学给大家做自我介绍,大家鼓掌!"

教室掌声很热烈,尤其是男人,看陆安琪的眼神,简直就连眼珠子都掉在地上了。

全然不顾节操。

"大家好,我是陆安琪,刚从国外回来,能够大家成为新同学我很开心,在仅剩的一年里希望能够和大家和睦相处,谢谢!"

声音清甜,样貌甜美,如果不是先就认识了她,夏芳菲一定也会认为这个女生真可爱。

介绍完毕,'周伯通'似乎要给陆安琪安排座位了。

此时陆安琪开口说话了,"老师,我看那个同学旁边的位置是空着的,我可以坐那里吗?"

说着视线落在了夏芳菲旁边的位置上,嘴角扬着甜美的微笑,但当视线移动到一旁的夏芳菲身上时候,夏芳菲看到她眼底的清冷,甚至这洋溢着愤怒的火焰。

看来和霍子琛演戏的事对她刺激不小,以至于她看她的时候都是带着吃人的冷光。

林南希起身,"老师,这里有人坐的,霍绍杰今天身体不舒服没来。"

反正那个人来了,也是睡觉,还经常逃课,学习一塌糊涂,所以老师无奈才把他安排在夏芳菲身边,好让她督促他学习,然并没有什么卵用。

霍绍杰还是一样的我行我素。

陆安琪低下头,精致的脸上闪过受伤,咬着手指头,说话嗲嗲的,"老师,我不是我说错了什么话,所以那边那位同学不喜欢我,既然这样我还是和校长叔叔说说,让我换个班级好了。"

校长和陆安琪之间的关系,'周伯通'怎么可能不清楚,真要把这件事捅到校长那里去,那他就得卷铺盖滚蛋了。

"好了,陆安琪同学就坐在那里吧!"

"可是,老师……"

'周伯通'沉着脸,"林南希同学,你是老师还是我是老师,老师说的话你都赶顶撞是不?要不你上来当这个老师,怎么样?"

林南希缩回脖子,不甘心却也只能低声回答,"不敢。"

夏芳菲知道,林南希喜欢霍绍杰,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中午放学,夏芳菲他们四人勾搭着去食堂吃饭,林南希心里膈应的慌,"喂,你们说说那个女人怎么回事?以来就把绍杰的位置给霸占了,我的男人要是搬离了我身边,我还要怎么活?"

"以后离陆安琪远点。"夏芳菲淡淡的说。

那个女人,可不是什么善茬。

"瞧,连菲菲都这么说了,看来我的男神是注定要离开我了。"

许情情调侃,"人家本来就没有属于过你。"

"许情情,你不打击我你会死吗?"

嘀嘀--

都快到食堂了,夏芳菲手机来了短信提示。

她拿起手机点开一看,微微蹙眉。

对大家说,"我还有事儿,你们去吃饭吧,就不用等我了。"

说完朝着学校门口跑去。

………………

夏芳菲跑得有些快,额头上都渗出了晶亮的细汗。

来到显眼的迈巴赫面前,问霍子琛,"你怎么来了?"

 

 

她的小脸蛋红扑扑的,嘴里还哈着热气。

看得出来,是接到他电话后就快速跑来见他。

霍子琛忽然觉得快乐一下子就侵入他的全身,流遍了每一根血管,侵入了每一个毛孔。

替她拭去额头的汗珠,唇角勾着,声音很轻柔,酥酥麻麻的沁入她心,"就这么想我?"

"谁要见你!"夏芳菲想也不想就说出口。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明明就是他发信息给她,让她来学校门口的,现在居然正儿八经的说她想他了?

她脸蛋爆红,一直红到了耳根子,转身,"我回去了。"

这大叔,是故意逗她玩儿的吧!

他伸手拉住她,"是我想见你。"

砰--

夏芳菲脑袋里维持着大脑正常运转的那根神经断裂了,小心脏扑通扑通剧烈的跳跃起来,感情的波澜阵阵起伏,像大海涨潮,一浪高过一浪,不停的撞击着她的透明的小心脏,都快要碎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

她去掉了吃饭的时间,跑出来和他见面,以为是有什么着急的事,难道就是想要和她说一句话?

这个大叔脑回路十分惊奇,让人捉摸不透。

她又将身子转回过去,面对着他,深吸一口气,"大叔,你知道我一会儿还要上学,你要有事就快点说啊!"

"你吃饭了没?"他低沉的嗓音幽幽响起。

夏芳菲有些好笑,一接到他的电话就飞出来了,哪里有时间吃饭啊。

"你觉得呢?"她皱紧了眉头,举着嘴,动着鼻子,咯吱咯吱的咬着牙。

一副不满。

他拉开副驾驶座的门,"上车。"

"去哪?"

"上了车再说。"

夏芳菲犹豫,迟迟没有上车。因为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万一一会儿赶不来上课,迟到了怎么办?

而且,现在又来了一个陆安琪,她的日子着实不好过啊。

他眼眸深邃,轮廓精致,手继续放在门上,"你觉得我们要继续这样僵持下去?"

"啊?"夏芳菲明白过来,看看四周,已经有人用奇怪的眼神在打量着他们了。

要是和霍子琛见面的消息传到陆安琪的耳里,那就麻烦了。

夏芳菲不再想起他,快速跳上车,关上车门,对着霍子琛道:"快开车。"

先离开学校门口再说。

霍子琛知道她一定没有吃饭,带着她来到一家玉缘轩。

看到门口装修得如此高大上,夏芳菲还是迟疑了一下。

毕竟只不过是吃一顿午饭而已,没有必要这么浪费。

"走吧!"他不以为意的牵着夏芳菲的手走了进去。

两人坐在二楼的包间,虽然说是协议契约结婚,但现在不是还没有结婚吗?

就这样单独的出来,有点貌似约会的赶脚,这种感觉其实并不太好,她有些不知所措。

"不用紧张,只不过是吃个饭而已。"声音醇厚低沉很好听。

夏芳菲瘪瘪嘴,他可真是冷静,或许这样的场面他面对过无数次了吧!

不然怎么可能会一点也不紧张?

夏芳菲努力挤出一抹笑容,"不紧张,一点也不紧张。"

霍子琛看了一下时间,幽幽开口,"现在才十二点半,你们应该是两点半上课,就算花费半个小时回去,也有一个半小时的吃饭时间,绰绰有余,所以你根本不需要着急,慢慢享受就好。"

夏芳菲:"……"说得她无言以对。

对于夏芳菲来说,吃饭就是日常的例行公事,哪里来那么多的享受!

服务员点上来菜单。

夏芳菲本来是想要伸手,但刚伸出手并伸了回来,要知道和霍子琛这样的大人物来吃饭,她要是胡乱点些软脚虾,估计他会糟心的吧!

毕竟生活层次不一样,品味也--

"菲菲,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霍子琛将菜单本放在她的面前,轻柔的嗓音如同寒夜中跌落的一颗陨石。

他的声音太过好听,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导致夏芳菲鬼使神差的"哦"了一声,并拿起菜单真的点起来了。

她眉宇间苏展开来,带着春风般的笑意,和服务员说话的声音都十分的清甜如同清澈的泉水,"我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哦,对了,再给我来一个三鲜汤。"

夏芳菲合上菜单本,觉得不太妥又问霍子琛,"你想要吃什么,我帮你点?"

他双手合适,杵着下巴,微微眯眼挂着浅笑看着她。

"不了,点你喜欢吃的就好,我不挑食。"

"那好就这些了。"她把菜单递给服务员,有礼貌的说了句,"谢谢!"

很快饭菜送了上来。

夏芳菲拿出筷子递给了霍子琛一双,随即就要开动。

"子琛哥哥,你也来吃饭啊,好巧!"

陆安琪的声音出现在她的身后,随即连整个人都出现在她的面前。

夏芳菲不动声色,夹了一块肉放进自己的碗里,完全就当陆安琪不存在,自顾的吃了起来。

他处变不惊,声音有些冷,"嗯,菲菲说想吃这里的家常菜,所以我抽点时间带她过来。你呢,和朋友来吗?"

简单的一句话,就已经说明了自己的立场,是带'心爱'的菲菲来吃饭,一切都是为了她,而且问她是不说带朋友来,隐喻她快点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可惜,陆安琪没有听出其中的含义,一脸开心地说道:"没有啊,我是一个人来的,能够在这里遇见子琛哥哥真是缘分啊!子琛哥哥,我可以和你一起吃吗?"

他的面色,刹那时间变成了灰色,"这个你要问菲菲,我一切都听菲菲的。"

陆安琪脸色很难看,眼睛跟死鱼眼一样,胸腔中全部都是怒火,紧紧一瞬间脸上的不甘褪去,露出了友好的笑容,"夏同学,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和你一起吃饭吗?"

夏芳菲冷冷的回了一句,"如果我说我介意你就会离开吗?"随后夏芳菲也咧开嘴微笑起来,"刚才的话是看开玩笑的,好了,过来坐下吧!"

陆安琪开心的做了下来,自顾的招手叫服务员添加一副碗筷。

夏芳菲平时就吃得比较快,今天看到陆安琪胃口减了大半,不过也吃得差不多了,霍子琛几乎没怎么动筷,时不时的给夏芳菲夹菜。

很快,夏芳菲放下筷子,扯过纸巾擦嘴,"我吃饱了。"

霍子琛起身,"我送你回去。"

"嗯。"

霍子琛很自然的挽上夏芳菲的腰身,还细心的替她拿包,离开包房。

陆安琪快速的跟上,"子琛哥哥,我也要回学校,载我一程吧!"

他的眼中噙着冰冷,语气清雅,"抱歉,我有洁癖,我的车从不载外人。"

 

 

12搞鬼

陆安琪心里嫉恨,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够跺脚眼睁睁看着子琛哥哥搂着那女人的腰离去。

倏地,脑袋里什么东西闪过,陆安琪嘴角勾起。

………………

走出了玉缘轩,夏芳菲主动送开了挽着他手臂的手,离他有一点距离。

霍子琛如深海目光幽邃,抿着冷冷的唇,声音低寒,"你很讨厌我?"

他承认她的松开手让他有些不高兴了。

"嗯?"夏芳菲抬眸,美眸流转,说的自然,"现在她已经看不见了啊,就没有必要演戏了吧!"

她刚才的所有都只是来源于演戏?

没有半点的真心?

霍子琛脸色更加阴沉的厉害了。

他的冷让她浑身颤栗,左手拉着右手,抬眸不安的问,"我刚才演得不好吗?还是说,她已经发现我们是在演戏了?"

真要这样,那就糟糕了。

万一霍子琛一生气,就不和她结婚了怎么办?

那她不就得和周锦城那个混球结婚?

不,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夏芳菲突然拉住霍子琛的手,漆黑的眸子不停的滚动着的,"大叔,我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好,我改,你千万不要不和我结婚啊!你知道现在的我来说,是一定必须要和你结婚的。"

呲呲--

他错乱的神经似乎被电了一下,随后都变得刘畅起来,竖起的毛一下子就被捋顺了。

"没有,你做是很好。"

"走吧!"

他自然的拉着她的手。

夏芳菲这下是不敢甩开了,只能木纳的'哦'了声,并任由他拉着走。

一路上,夏芳菲都在思考着,为什么他这一路上心情这么的好?

一直到了下车,也没有想到答案是什么?

车子停下,夏芳菲伸手去拉车门,没有拉开。

"你干什么啊,开门!"

霍子琛英俊的脸凑了过来在她的脸颊上亲吻了一口,微笑着对她说道:"进去吧!"

夏芳菲整个人呆愣住了,大叔到底在干什么?

亲,亲,亲她?

一会儿功夫,仿佛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她的脸上来了,热得发烫,即使不照镜子,她都能够感知道自己的脸一定特别的红。

夏芳菲伸手去拉车门,拉了两下,才把门开,跳下车。

刚跳下车,并听到他说,"听话,晚点我再来接你。"

"哈?"

夏芳菲抬头,嘴巴刚刚张开,话未说出口,霍子琛并已经启动车子离开了。

这人的真的是……

………………

进学校之后还有点时间,夏芳菲决定先去宿舍。

刚一打开宿舍的门,整个人就被林南希给拽了过去。

林南希一脸小人得志,"菲菲,刚才我可听情情说了,昨天是一个超级帅气的帅哥送你回来的。菲菲,你可真见外,交了男朋友都不告诉我们,真不够朋友!"

夏芳菲看了徐情情一眼,徐情情立即就躲到周雪的背后去了,探出一个狗脑袋。

"别乱听她瞎说,没有这么一回事。"

徐情情那个大嘴巴,什么都不知道就乱说。

"嗯?"林南希作为学校第一娱记,不抠点东西出来是不会放过她的。

"还不从实招来,那个人是不是你男朋友?有时间带来我们给你把把关啊!不会是只空有一张皮囊,中看不中用的家伙吧!"

"南希!"周雪小声提醒,她说的有些过了。

夏芳菲平静的说,"南希,你嘴巴可真毒,大叔不是你说的那种人,我和他……也不是恋人关系。"

很快就要成为夫妻,没有谈过恋爱,应该不算恋人吧!

这么说,她也没有说谎。

"大叔?你看上大叔了?哇喔,这可够劲爆的!"

这些家伙。

无奈之下,夏芳菲只好随意找了一个借口,"只是一个朋友,那天周锦城忙,所以拖他送我过来而已,你们是真的想多了。"

林南希还想说些什么,夏芳菲已经拿着书本走出了宿舍。

走在林间小道上,想到门口那个亲吻,脸上又变得温热起来。

真是的,都怪那个大叔,害得她现在都没有办法集中学习。

下午得好好说说他,不能搞意外偷袭。

几个女生从她的身边走过,看她的眼神十分的怪异。

甚至还在小声私语。

"你们看,说的就是她,真是真人不漏相。"

"就是啊,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种人,还校花,简直就是给我们学校丢脸。"

"表面上看着挺清纯的,骨子里却这么骚|贱,不知被多少男人睡过了吧!"

"这种贱女人,白莲花,早点滚出学校吧!恶心!"

……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夏芳菲确定刚才那些人说的话都是在针对她。

只是为什么突然会针对她,这就……

"菲菲!"身后林南希,徐情情还有周雪都朝着她跑了过来。

"你们不是在宿舍吗,怎么都……"

"别说话,跟我们走。"

二话不说拉住夏芳菲就朝着学校公告栏跑去。

此时,公告栏面前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甚至是越来越多。

随着逐渐的接近能够听到他们说话。

"啧啧啧,真是看不出来啊!"

"绿茶婊伪装得真好。"

"啊,这腰身,这屁|股,就连我都想'干'一火包。"

林南希扒开人群,"让开。"

拉着夏芳菲扒开人群来到公告栏前,并看到公告栏上贴了一张告示。

告示如下:

学校校花夏芳菲表面美丽清纯,实则浪荡无比,每天都出去陪不同的男人上|床,被无数男人包养,据说床|上功夫一流。

是真是假,照片为证。

夏芳菲见到那张照片后,并知道是谁在后面搞鬼了。

那是她中午去和霍子琛吃饭的照片,背影照。

她挽着霍子琛的手臂,而霍子琛搂着她的腰,一起走出玉缘轩。

只是霍子琛被打上了马赛克,只留下她的侧颜。

带着微笑,很甜,看上去真像那么一回事。

殊不知,那一切都是特意做给陆安琪看的。

没有想到却被她拿来利用。

呵!

夏芳菲一脸平静,连眼皮子都没有掀一下,伸手就将照片给扯了下来,拿起粉笔擦将写的红色粉笔字擦去,转身,撕碎照片随后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对着木纳的三人云淡风轻的说道:"走吧,马上就要上课了。"

说完朝着教学楼走去。

几个人看着她霸气离去的背影,冲过去纷纷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表示敬佩,"菲菲,V587!"

 

 

13没事找事

夏芳菲回到教室,陆安琪正和教室的其他女孩子打成一片,有说有笑的。

仔细一看,那些女孩子都是平时就看不惯她的。

夏芳菲心里泛起冷笑,这么快就想要对付她了?

正好和了她的心意。

夏芳菲一进去,周围的看不惯她的女生并阴阳怪气起来。

"哟,这不是我们的夏大校花吗?真不愧是校花啊,勾人的能力就是强。"

另一个合上书本冷笑着说道:"什么校花,就那样的,我看就是笑话吧!"

"哈哈,说得就是,这种人简直就是我们学校的耻辱,哎!安琪,校长不是你叔叔吗?我看这件事你最好去找校长反应一下,直接让她卷铺盖走人得了,免得在这丢人现眼。"

语落,四周的女人都嘲笑起来。

陆安琪也轻蔑的笑着。

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她的眼神已经暴露了她内心的鄙夷。

"何千桃,你他|妈别太过分了。"林南希看不下去,直接怒吼回去。

"我就说你能把我怎么样,有种做臭不要脸的事,难道还不准别人说吗?"

有了陆安琪的庇佑,平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的女生,现在也开始嚣张起来了。

气得林南希撸起袖子就要冲上去。

却被夏芳菲给拉住了。

"别管她们,爱怎么说随他们说去。"

夏芳菲拉着林南希坐了下来,继续说道:"子虚乌有的东西,是对我造不成任何威胁的。"

"菲菲,你心可真大。"

就刚才,就算林南希不冲上去,徐情情都要冲上去了。

却没有想到她能够这么淡定。

夏芳菲把头从书本间抬起来,"那是当然,我心要是不大,早就被你们给气死了,不是?"

毕竟,偷偷把她考卷改低了两百多分这种事情都赶得出来的损友都有,她的心当然足够强悍。

徐情情和林南希自知理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好竟然乖巧的做了下来。

他们不计较了,并不代表陆安琪不招惹他们。

陆安琪来到夏芳菲的面前,双手抱胸,声线甜美,说出的话却如同从垃圾堆里出来的一样,一个字。

臭。

"夏芳菲,做出这种事,你还有脸在学校呆啊,我要是你,早就没脸得滚回家了。"

"你说得对,我要是你,直接跳河算了,智商这么低,活着都是耻辱。"

夏芳菲脸不红心不跳,十分淡定的给怼了回去。

陆安琪脸色微变,牙齿咬的咯咯响,指着夏芳菲,"夏芳菲,你竟敢骂我?"

"我骂的从来都是智障和脑残,就你?我连骂的功夫都没有。"

噗嗤--

林南希没有人住笑了出来。

这句话的意思可有够明显的,意思是她陆安琪连脑残智障都不如。

"夏芳菲,你?"

陆安琪竖起眉毛,得意的表情一下子就从脸上消失了,紧绷着精致的脸,嫣红的唇被洁白的牙齿轻微咬着,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过了一会儿,脸色才逐渐恢复,娇笑起来,"你真以为爬上了男人的床,就有人会替你出头了?说到底,你也只不过是靠身体才得到他的亲睐,没有了这副浪荡的身体,就你这种没爹没妈的,给我提鞋都不配!"

夏芳菲放在大腿上的手逐渐紧握成拳,说什么她都可以忍受,唯独不能说她的父母。

"陆安琪,给我道歉!"

"道歉?"陆安琪知道拿捏到了夏芳菲的软肋,双手抱胸轻笑,"我凭什么要道歉,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

砰--

夏芳菲拍着桌子蹭一下并站了起来,漆黑的双眼瞪着陆安琪,"陆安琪,你污蔑我就算了,我可以不和你计较,但你要说我父母,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好啊,我倒要看看,凭你怎么能够对我不客气?"

叮叮--

上课铃声响起来了。

陆安琪轻哼一声,高傲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看着夏芳菲逐渐苍白的脸色,陆安琪高傲的笑了起来。

老师走了进来。

"上课。"

"起立。"

"老师好!"

"坐下。"

噗通--

陆安琪一屁股并做到了地上。

全班的学生都笑了起来。

陆安琪红着脸,转身看着后面的林南希,"林南希,是不是你干的?"

林南希一脸无辜,"陆同学,你自己没有坐稳才摔下去的,来怪我干什么?中午吃的太饱,撑着了?"

"哈哈哈!"

又引来周围嘲笑。

陆安琪咬牙,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够听得见的声音对夏芳菲说道:"夏芳菲,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夏芳菲如同没我有听见,直接无视陆安琪。

对于她来说,目前最大的敌人不是陆安琪。

而是周家父子。

………………

下午放学后,夏芳菲准时接到霍子琛的短信。

"你公司不忙吗?怎么又来了?"

在学校门口,夏芳菲并没有像早上一样扭捏,而是直接选择了上车。

"你不太高兴?"

"没有。"

关于陆安琪的事,想了想,夏芳菲决定不说为好。

先别说现在没有结婚,两人也才刚认识,交情不深。即便是结婚了,这种事情都要和他说,有点告状的嫌疑。

本就算不得什么大事,再说了连和女人之间的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

更别说去对付周家父子了。

霍子琛神色暗了些,夏芳菲是个喜怒哀乐洋溢于表的人,不会隐藏。

他很确信,她一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但她不想说,他也选择不问。

"想去哪吃饭,我请客。"

夏芳菲微微皱眉,"大叔,我知道你有钱,但这样餐餐出去吃,超级浪费啊,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

"那你说,怎么办?"他歪着头,一只手杵着脑袋,浅笑着看着她。

"当然是……"夏芳菲扭头并看到他在看她,小脸蛋一红又快速的转向窗外,干咳了两声继续说道:"当然是买菜自己做比较划算啊!"

"好,那我们就去买菜!"

"啊?"夏芳菲愣了一下,她是教他如何节约,并没有说现在去买菜自己做啊。

果然,霍总裁的脑回路格外惊奇。

"啊什么?走啊!"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可惜,大叔已经启动车子,自顾的说着,"我们是去超市还是菜市场?"

夏芳菲唇瓣微张,吃惊不少。

"大叔,你,你不会从来没有卖过菜吧?"

霍子琛有些不自然的摸摸脑袋,"没买过菜,这很奇怪吗?"

夏芳菲:"……"

 

 

14早点结婚吧

考虑到霍子琛的身份,夏芳菲还是决定去超市。

买好了菜,陆安琪提着菜在超市门口等霍子琛,霍子琛去地下停车场提车。

"锦城,你的伤怎么样啊,这样出来会不会对伤口不好?"

老远远的夏芳菲并看到周锦城带着林雪朝着她的方向走过来。

周锦城的脸上还贴着OK绷,手臂上海裹着纱布,应该是昨天想要强她时受的伤。

夏芳菲着急的看看四周,立即躲到了超市旁边的大理石柱子后面。

要是被周锦城看到那就糟糕了。

霍子琛将车开口超市门口,没有看到夏芳菲,却看到周锦城带着女人走进商场。

心里一紧,难道--

握着方向盘的手立即伸向车门,打开下车。

急急走了两步并发现从旁边的大理石柱子后蹦出一个猫着身子的女人。

看清了是夏芳菲后,他的心居然奇迹般的平静下来,替她打开车门。

坐上了车,夏芳菲才轻微的松口气。

"见到什么了,把你吓成这样?"他明知故问。

在见不到她的那一瞬间,他的心是着急的。

不得不承认,即使是契约结婚,即使对她没有过多的感情,但这个女人的一点一滴都在影响着他的日常生活。

一点一点的渗透进他的心里。

她唇瓣动了动,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衣角垂下眼睑,"我见着周锦城了,他的身边还带着林雪。"

"怎么?你是害怕了,还是吃醋了?"

"我哪有?"夏芳菲立即回答,"虽然我曾经是想着要嫁给他的,但只是出于报恩,并没有真的喜欢他。所以,当我看到他和林雪那样的时候,在一瞬间我的确是很难过,但相对于伤心,给我的感受更多的悲凉。"

"在我看来,他们都是我的家人,在我父母去世的时候,好心收留了我,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这些年对我也还不错,我一度的认为他们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收我作为女儿和妹妹,却没有想到从一开始就是别有用心,觊觎着夏家的这点股份。"

说着夏芳菲冷笑了一声,眼睛里面闪现着不可遏制的怒火,"我绝对不会让他们阴谋得逞的,所以……"

她顿了顿,精致的小脸蛋上染过一层红晕,明澈的大眼睛眨巴了好几下,深深的吞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带着一丝腼腆的微笑对他说道:"所以……大叔,我们早点结婚吧!"

他眯着好看的眼睛,定格在她瓷白的脸蛋上,鹰隼般的眼眸如同追逐猎物一样贪婪的看着她。

这小丫头的利用可真够直白的。

就不怕他反悔?

他一个快速的翻身,并来到副驾驶的位置上,整个人高大的身影欺压在她的上方,视线之中带着炽热的灼光,双手支撑在两边,性感的薄唇在她的耳边吹着热风,"就这么迫不及待?"

他望着她,眼睛里面充满了渴望。

仿佛一下秒真的会和她发生点什么。

两个人的姿势太过暧昧,又是在车里,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C震。

夏芳菲的脸色唰唰的红了起来,各种不同的情绪像天空变幻不断的云彩一样,"大,大,大叔……现在是在车上,我们,我们……是不是快了点!"

说话都已经磕巴了。

看来吓得不轻。

不过,这正好勾起了他的兴趣。

他俯身,身子几乎是紧紧和她相贴,眼眸幽邃迷离,带着邪气的魅惑,"我觉得,现在刚刚好!"

他性感的薄唇划过她敏感的耳垂,声音更加的磁性诱惑,"而且,现在都很流行C震,我早就想试试了。"

"啊!"吓得夏芳菲惊叫起来,甚至闭上眼睛快速的说着,"大叔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先交流感情,现在真的太,太早了啊!啊!!!"

噗--

霍子琛已经坐回到驾驶座上,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捂唇轻笑。

听到声音,夏芳菲才缓缓的睁开一只眼看了一下眼前的状况,确定没有危险,继而睁开了另一只眼睛。

看到他的笑,这才明白,自己被戏弄了。

夏芳菲红着脸,嘟嘴,"大叔,你这样很缺德耶!"

"哦?是吗?"

他歪头,云淡风轻的嗓音飘进夏芳菲的耳中,"听你的意思是,我在这上要了你,就不缺德了对吗?"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不管她怎么说就是说不过他啊!

急的她脸蛋更加红了。

看到她一幅就快要哭出来的可爱表情,霍子琛不忍再逗她了,"刚才的是我逗你玩的呢!你还小,我不会胡乱对你做出那种事的,我会等,等你适应。"

说着启动车子,这才离开。

………………

蓝溪谷地。

是一个高级的公寓住宅。

据说每一平米都贵得惊人。

夏芳菲提着菜,看着高耸入云的楼层,感慨,"真不愧是有钱人,居然住在这么高档的地方。"

"很快你也会住进这里。"他将车停好,接过她手中的袋子,微笑着牵起她的手,还不忘记添上一句,"作为我的新娘。"

夏芳菲的脸很没出息的红了,小心脏也扑通扑通的跳动起来。

默默的跟在他后面,走进了电梯。

"好了,进来吧!"

他打开了门,站在门口,首先邀请她先进去。

霍子琛家住在顶层,原本以为即使是高级住宅,也应该是一梯几户的户型,来到顶层,夏芳菲彻底明白什么叫做有钱人,完全刷新了她的三观。

整一个顶层就只有一套房子。

那并是霍子琛的家。

夏芳菲连进去都显得小心翼翼。

看着她拘谨的样子,霍子琛说道:"你没有必要这么拘谨,这里以后也是你的家。"

被他说中,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但又不想去肯定他说的话,夏芳菲努力正了正身子,昂首挺胸,"我才没有拘谨。"

"没有拘谨,那就去做饭吧!"霍子琛已经脱下了外套,正在解衬衫的扣子。

俨然没有把她当作外人,当着她的面,直接脱衣服。

"你干什么啊!"吓得夏芳菲立即捂住眼睛,背对着他,嘴中还念念有词,"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衬衫已经脱下来,露出了结实的胸膛,性感的腹肌,甚至,甚至还能够隐约看到诱人的人鱼线……

他靠近她,从身后抱住她,又在她耳边吹热风,"衣服都脱了,你觉得我想干什么?"

 

关于夏芳菲霍子琛的小说《霍先生,要抱抱》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霍先生,要抱抱》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