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梓翎《傻妃倾国:高冷王爷真绝色》全章节免费阅读-宫城凤素暖

梓翎《傻妃倾国:高冷王爷真绝色》全章节免费阅读-宫城凤素暖

2019-10-09 16:33:30作者:梓翎

傻妃倾国:高冷王爷真绝色宫城凤素暖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这里推荐傻妃倾国:高冷王爷真绝色宫城凤素暖的小说章节在线阅读,这本小说是由作者梓翎创作的,主角是宫城凤素暖的小说最新目录。威风八面的高冷王爷娶了傻子王妃,本以为男强女弱他把她吃得死死的,克扣她的月银,连饭也不管饱。谁知,王妃抽风起来不要脸,粗暴起来塞金刚,撩起男人无下限,挂起招牌当大夫,富甲天下好不好?她傻他认,可是她妈的别动不动就犯花痴病,看到男人就走不动路。这是怎么回事?爷:王妃呢?卫甲:爷,在后院摸小侍卫的手,说他内分泌失调了!卫乙:不对,王妃

梓翎《傻妃倾国:高冷王爷真绝色》全章节免费阅读-宫城凤素暖

傻妃倾国:高冷王爷真绝色全文免费阅读

第11章傻子下车

  镇国府曾老太爷的百年寿诞终是到了。

  阿九一大早就过来请示主子,“镇国府送来了曾老太爷的寿辰邀请函。爷,小的让人备好礼品了。就是不知道,爷和锦王妃如何安排?”

  若是平素王公大臣的家宴,主子断然是不会去凑热闹的。可是这次不一样,镇国府曾老太爷和锦王妃可是血脉嫡亲,说起来主子是人家的曾孙女婿,若是不去说不过去。

  锦王想必也想到了这一层,只是想到要和那个傻子一同赴宴,就头痛无比,“阿九,有没有什么办法,让那傻子不会抽风那种?”

  阿九慧黠一笑,爷就是腹黑,“爷,依小的对王妃这几日的观察,王妃就是个吃货。只要有吃的,就会乖乖的坐在那里,闷声不响的吃东西。保证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锦王瞪了阿九一眼,“爷是那种怕麻烦的人吗?”

  阿九猛咳……

  爷,节操掉地上了。

  辰时,阿九将马车备好。锦王走出去时,看到轻舞云柳立在马车左右,便猜到那傻子已经坐在里面了。当即板着脸呵斥阿九,“为何只备一辆马车?”

  阿九垂头,小心翼翼解释起来,“爷多年在外行军打仗,府里的马车大多坏了。这临时好不容易找到一辆完好的,爷您就暂时委屈一下。”

  锦王望着崭新的马车,在瞥着瑟瑟发抖的阿九。

  “爷今年多大了?”

  阿九抬头,“啊!爷今年二十四了。”

  锦王面无表情道,“哦,先皇十八岁生子,父皇十六岁当爹,算起来,我晚了他们好几年啊。阿九,你说该怎么办?”

  阿九闭着眼,视死如归道,“所以爷,你就该和王妃圆房啊。王妃虽然是傻子,但是爷,关了灯其实都一样。”

  “所以你是故意准备一辆马车,好让我和这个傻子一起同行?是不是?”

  阿九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爷恕罪,小的该死。小的就是担心爷……”

  嫡系争斗明里晴空万里,然而暗涌波动,愈演愈烈。他就是怕,锦王无心夺嫡,却被人先下手为强……

  锦王望着阿九,他心里何尝不明白阿九的想法。他九死一生过,阿九就是担心他走早了,落个无后无孝的罪名。

  阿九,只是抓住时机让他和这个傻子培养感情。

  只是,要他和这个傻子圆房,他做不到。

  锦王愤愤然跳上马车,阿九拍拍胸脯舒了口气,这次铤而走险,值了。

  马车很大,设置了两排位置。锦王坐在凤素暖的对面,冷眼望着她。

  却有些错愕……

  今日这傻子,竟然穿了身鹅黄烟罗裙,银丝线在袖口,裙摆上刺绣着含苞欲放的玉兰花。衬托出她娇小的身子秀丽隽永。

  头饰格外简单,长发飘然垂腰,头顶绾着精致的单螺髻,斜插珍珠蝴蝶珠钗,衬托着巴掌小脸莹莹生辉。水雾眉下,皓眸闪烁,灵动可爱。

  轻舞对这傻子果然用心。

  凤素暖被他灼灼其华的目光瞪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干脆闭目养神起来。

  “傻子,你听着,今日回了你的本家,别得意忘形。别离开本王的视线,否则本王可不敢保证你的小命能不能留到明天。”锦王不管她听不听得懂,但是觉得警告她一两句心里踏实点。

  素暖没有睁开眼,心里涌过一阵暖流。

  这人虽然生在帝王家,然而却能对一个傻子如此惜命,君子高洁,实属不易。

  镇国府,早已是宾客满堂,帝都的名门望族挤满国公府的每个院落。年轻的皇子公子,世子郡主,公子千金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高谈阔论。

  国公爷和几位夫人在门口笑脸盈盈,款接客人。

  锦王的马车停在国公府门口,立即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

  凤瑟鸣和一群世家千金瞬间停止攀比,目光齐刷刷的望着马车里走下来的锦王宫城。

  素衣白裳,不惹铅华。

  即使站在那里不说话,不动,也兀自蔓出摄人心魄的濯濯清华。

  姑娘们都腼腆的望着她,人群中不知是谁打破了醋坛子,酸溜溜道,“锦王殿下风姿清华,举世无双,怎么就那么倒霉,娶了个傻子为妃。真是替他惋惜。”

  凤瑟鸣眼里漫过一抹邪笑。

  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啊!

  锦王下车后,稍作停留,半天没等到傻子下来,蹙眉。

  该死的傻子不会睡死过去了吧?

  一脚踢在马车上,“傻子。下来。”

  有姑娘窃窃私语,“锦王妃徒有虚名,倘若能做锦王的侧妃,倒不失为美事一桩。”

  此语一出,几乎所有女人都春心荡漾。

  此言不假,锦王妃天性愚钝,形同虚设。锦王侧妃必然能掌控当家主母的权利。

  轻舞听到旁人议论自己的主子,又见锦王对主子发气,心疼主子,立即上前撩起车帘。柔声喊道:“王妃。快下来!”

  素暖本就是假寐,见识了锦王的暴脾气,又聆听到那些女人旁若无人的声音,忽然听到轻舞这般甜美娇柔的声音,顿觉心旷神怡。

  她将手搭在轻舞手上,跳下了马车。

  众人看到凤素暖,静若处子般,杵在锦王身侧。

  一袭黄色素衣,没有艳丽的图案,没有浮华的饰品,与她简单的头饰,浅浅的淡妆相得益彰。

  站在锦王旁,真是一对璧人。

  镇国公见到锦王,笑容可掬的迎上前,“锦王殿下大驾光临,微臣深感荣幸!”

  锦王淡然的点点头,算是回了礼。

  抬起的脚忽然退回一步,唇齿轻启,道:“镇国公似乎忘记向本王交差了?”

  镇国公全身渗出冷汗。没有想到锦王对毒害锦王妃的凶手念念不忘?

  锦王又冷声道,“本王一向记性好。不管事情过了多久,都不会忘记的。国公爷若是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只怕到时候会自食其果。”

  语毕,板着一张面瘫脸径直向里面走去。

  国公爷吓得掏出手帕连连拭汗。

  凤瑟鸣的眼底闪过一抹惊惶。锦王根本就对这个傻子毫无感情,为何偏偏要为她出头?得罪镇国府对他有什么好处?

  素暖不知从哪里捧着瓜子,无所顾忌的磕起瓜子来。

  她心情极好。

  可是在别人看来,傻子到底是傻子,这个不合时宜的举动瞬间让人对她适才的好感大打折扣。

第12章小试牛刀

  国公府的宴席设在中庭院的露天坝里,面积宽敞,足足容纳一百多宴席。

  锦王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来,素暖寻思着,今日宾客盈门,若是能给宴席添点佐料,岂不更加热闹?

  正这么盘算着,忽然听到人群中传来一声尖利的嚎叫:“啊……”

  紧接着宴席中间就围了个圈,水泄不通。

  素暖爱凑热闹,可是刚起身,就被锦王疾言厉色的呵斥道,“坐下,傻子。”

  素暖站在,小脸纠得绯红。凭什么要听他的啊?

  她又不是傻子。

  可是锦王瞪着她的目光仿佛要吃人一般,凶神恶煞的,太恐怖了。

  素暖咬咬牙,最后扒开人群向里面走去。

  轻舞赶紧跟了上去,“锦王妃。”她害怕她走丢,一只手拉着素暖的衣袖,一刻不敢离开她。

  素暖知她用心良苦,由着她拉着自己。

  好不容易挤进内围,却看到一个年纪不过两岁左右的孩子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全身抽搐,小脸烧的通红。

  素暖了然,孩子得了急症——乳蛾。再看孩子肚子隆起,有腹胀嫌疑,想必是富家子弟,父母平日生怕孩子饿着了,给吃多了,长久积食,突发了乳蛾。

  孩子的父亲,信陵侯此刻抱着孩子焦灼不安的喊起来,“儿啦,你这是怎么啦?”因为今日信陵侯的夫人身体欠恙,便没有陪同父子前来。信陵侯此刻急得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快去请大夫……”国公爷不知何时回到了宴席上,此刻尽地主之谊,也是着急上火的样子。

  可是请来了大夫,把脉问症,熬制药水。这个时间太长。

  这个孩子,能等那么久吗?

  众人心里都藏着这么个疑问,却只是不便当众揭穿而已。

  锦王望着人群里那抹曜目的黄色,咬牙,站起来朝里面走去。

  大夫来的特别快,出乎每个人意料之外。

  素暖略微松了口气。

  只是,大夫看了孩子的舌苔,当即下了定论,“孩子得了风寒之症,无需着急。只需要老夫开三剂药,孩子的热便可退去。”

  素暖傻眼……

  庸医害人啊!

  素暖望着那粉雕玉琢的孩子。那孩子牙关抽搐,舌头伸长,只怕不小心咬断舌头。危险——

  素暖忽然冲上去,手里的帕子早已绞成麻绳,塞在孩子嘴里,抱着孩子就跑。

  众人未料到这一幕,瞬间傻眼了。

  “抓住她——快,她会害死这个孩子的!”人群中有人意会过来,愈是人群一窝蜂的散了,热心肠的人开始追着素暖跑。

  素暖径直往国公府的温泉湖跑去。她知道,此刻能替孩子降温的最速效办法就是给他泡澡。

  国公府的温泉湖,冬暖夏热,这个季节温度保持在三十六度左右。最适合孩子泡澡了。

  素暖站在温泉湖边上。众人追了上来,可是害怕她抱着孩子跳下去,一个个不敢逼紧了。

  素暖此刻正在脱孩子的衣服,一件件,脱得溜光。

  信陵侯苦苦求饶,“锦王妃,求求你,把孩子还给老夫吧。”

  大夫触目惊心的望着素暖,“锦王妃,你这样会害孩子会着凉的。孩子的病届时可是雪上加霜啊!”

  凤瑟鸣走出来怒斥素暖,“傻子,你快把孩子放下——”

  然而瞥到对面投过来的一道寒芒,凤瑟鸣的口吻弱了下来。“锦王妃,快放了孩子,孩子若是在我国公府出了事,我们可担待不起啊。”

  众人齐刷刷的望着锦王,他的王妃,好像只有他有权处理。

  锦王向轻舞瞥了一眼,轻舞会意,慢慢的向素暖走去。一边走一边和素暖说,“王妃,你是不是喜欢这个孩子,如果你喜欢他,轻舞把他抱回去,好不好?”

  素暖想笑,这丫头,话术不错。

  轻舞走近素暖时,就在众人以为轻舞能成功救出孩子时,哪里知道,素暖抱着光溜溜的孩子,跳了湖。

  轻舞来不及多想,跟着跳了下去救人。

  素暖水性极好。

  在里面扑腾几下,就离开的大家的视线。

  国公府的家丁,一个个跟下饺子似得入了水。

  在一处极其僻静的地方,素暖将孩子和轻舞拉上岸。

  轻舞大口大口的吐着水,一脸心有余悸的瞪着素暖。

  然而,素暖却望着她嫣然一笑。

  轻舞傻眼,这笑如此明媚,如此灵动。完全看不出傻子的痴相来。

  揉揉眼睛,再定睛一看,素暖已经全神贯注的拧干自己的裙摆给孩子擦干身上的水滴。而孩子,此刻瞪着一双大眼睛,望着素暖笑。

  素暖舒了口气。

  孩子此刻需要保暖,素暖抱着孩子翻进后院的一间屋子里。轻舞赶紧跟上去,却看到素暖打开一间衣柜,找了厚实的衣服给孩子一层层裹住。动作娴熟,温柔体贴。

  轻舞看得目瞪口呆。

  “阿嚏——”一上岸,水一蒸发,身体便凉了下来。

  轻舞打了个喷嚏。

  素暖从衣柜里找了一套已经从前的衣服,递给轻舞。

  然后自己也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孩子此刻精神好了。

  素暖摸了摸他的额头,烧退了大半。

  只是害怕再次烧起来,素暖又抹了点雪花膏在手心,替这孩子推拿了下。清天河,褪六腑,又将保先天的脾胃推了一遍,消食化积的神阙揉了一百下,这才舒了口气。

  孩子痒得咯咯咯的笑起来。

  轻舞呆若木鸡的望着素暖——

  “王妃,是你救得他,对不对?”虽然难以置信,可是亲眼目睹,轻舞不得不信。

  素暖望着轻舞,这丫头明明不会水性,刚才却毫不犹豫的纵身下水救她。

  她还有什么理由不信任她呢?

  “轻舞,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素暖拿出笔墨纸砚,迅速的写了一张药方,递给轻舞。

  轻舞惊得目瞪口呆,锦王妃竟然能说话,而且——不傻。

  门外。国公爷带着大家已经来到凤三小姐未出阁前的住处。

  信陵侯忧心如焚的声音气急败坏的响起来,“国公爷,倘若我家小儿被你家三小姐弄出个什么事来,此事老夫定不轻饶,我要禀明皇上,让皇上替我讨一个公道。”

  凤瑟鸣道,“信陵侯此言差矣。女人出嫁从夫。锦王妃闯的祸,怎么能怪罪给国公府呢?”

  这矛头分明就指向了锦王。

第13章瞒天过海

  锦王负手而立,眼里锋芒乍现,顷刻间又掩映在潋滟星光中。冷声道,“信陵侯放心,倘若锦王妃真的闯了祸,本王愿受监管不力的责罚。”

  素暖听着外面的男人无奈又决绝的天籁之音,莞尔一笑。

  她闯的祸,他完全可以撇清关系,却非要搭进来。

  本无情意,全因担当。

  这个男人,傲立天地,无愧本心。

  “你们看,这里有水滴,那疯丫头肯定在里面。”细心盘查线索的家奴总算寻得眉目。

  “快去叫门。”

  “把门踢开——”

  外面的喧哗声一阵高过一阵,轻舞抱着孩子拉开门栓。

  众人看到屋里三个人时,齐齐傻了眼。

  三人都换了干净的衣裳,除了湿漉漉的头发彰显出一丝狼狈外,竟让人看不到落水的痕迹。

  特别是那本来抽搐得快晕厥过去的小孩子,此刻精神如常,瞪着澄澈乌黑的瞳子,软糯大声的唤自己的爹爹——

  “爹!”张开双臂便扑向信陵侯。

  信陵侯抱着失而复得的儿子,激动的热泪盈眶。“儿啦,我的儿啦。你终于回来了!”

  大夫上前,毛遂自荐道,“侯爷,小儿历了水劫,恐有后遗症。不如让老夫替他检查一下。”

  信陵侯赶紧将孩子递给大夫,轻舞轻嗤一声,面露不屑。只是走向信陵侯,将一张方子递给他,落落大方道,“侯爷,小公子不宜大鱼大肉,餐餐饱足。记住,若想小儿安,需得三分饥饿,七分寒冷。小公子乃实热之症,这里有张药方,你照着方子给他抓药,吃完了后再寻个大夫,给他来点温补健脾胃的药,日后小公子必能安康无忧。”

  此语一出,众人惊骇不已。

  没想到锦王府卧虎藏龙,随便一个丫鬟,竟然也有这精湛的医术。

  信陵侯立刻跪在轻舞面前,磕头谢恩,“姑娘真是妙手回春啊。老夫带小儿谢谢姑娘了。”

  轻舞将他搀扶起来,瞥了眼一旁痴痴的望着蓝天白云的王妃。脸上飞起一团红霞。她这是受之有愧啊,明明救小公子的就是她家王妃啊。可是王妃不让她道出实情,她只能先替她受着这份感动。

  轻舞不忘王妃的嘱咐,清了清嗓,道,“侯爷,奴婢有个不情之请。”

  “姑娘请讲。”

  轻舞立刻跪在信陵侯跟前,道,“请侯爷恕锦王妃无心之失。”

  信陵侯此刻心情也平复不少,合着孩子因祸得福,便搀扶起轻舞,道,“老夫看姑娘的面子,就不追究此事了。”

  轻舞立刻拍着胸脯舒了口气。

  不远处,凤瑟鸣恨得咬牙切齿。

  太子殿下霁王流露出几不可见的失落情绪。

  本以为老天开眼,要替他除了这个傻子,哪只傻子运气好,竟然收了个这么蕙质兰心又忠肝义胆的奴婢。

  太子殿下拂袖而去,凤瑟鸣悄然跟上去,在他身后用只有二人能听见的声音道,“殿下放心,那傻子横竖已经哑了,对我们构不成威胁了。”

  太子殿下杏黄龙袍下的手握成拳头,同样的声音低低道,“你知道什么?锦王府卧虎藏龙,你怎知那哑巴不会被锦王治好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

  凤瑟鸣的身子微微一凝,殿下顾虑的是。万一那哑巴的毒被人解了?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为了太子殿下,为了她自己,她绝对不允许此事发生。

  一条毒计应运而生。

  “殿下发生,我一定想办法让这傻子走不出国公府。”凤瑟鸣眼里蔓出一抹怨毒的光亮。

  “千万别再让本王失望了。”殿下沉声道。语毕大踏步离去。

  凤瑟鸣则折了回去。

  此刻,锦王从人群里走出来,盛世风华,映衬得日月失色。锦王走近锦王妃,目光濯濯的瞪着锦王妃。

  有怨,有怒,更多的,是质疑。

  素暖站在他面前,仿佛知道自己犯错了般,低眉顺眼的模样,惹人怜爱。

  锦王心里再多怨气,也无处消弭。

  他能把她怎样?

  她就是个傻子,一个弱势群体,她的存在已经够可怜了,他还能在她举步维艰的生涯中再打压她一下?他可以对敌人杀伐果断,可是无法对毫无反击之力的她立下狠心。

  一段小插曲总算风波平息。开宴的时间已经到了,四散的宾客又从新回到座位上,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皇上皇后在开宴的节骨眼上大驾光临,让国公府受宠若惊。

  普天之下,莫非皇土。

  国公府赴宴的人,不论童叟男女,齐齐跪在地上三呼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素暖是第一次给人下跪,非常不适应。

  反正前面人群密集,桌椅重叠,她就掩人耳目的将手交叠在膝盖下隔着泥土,然后参礼结束后敏捷的站起来。

  因为皇上皇后来了,国公府就临时决定击鼓传花,让各家的小姐们表演节目,以此助兴。

  素暖望着满桌美味佳肴,咽了咽口水,真想大快朵颐。

  锦王却时不时的瞄她一眼,生怕她又抽风发癫似得。

  击鼓传花第一轮结束,花球落到凤瑟鸣面前。凤瑟鸣一脸娇羞的站起来,她今日刻意穿着七彩霓裳,若空中飞燕,婀娜多姿的走到舞台上。

  轻歌曼舞,若游龙惊凤。美得让人窒息。

  别的人都看得忘我,只有素暖却坐在那儿津津有味的吃着东西。

  凤瑟鸣一曲舞毕,竟有些意犹未尽,众人喝彩不停。

  皇后喜道,“皇上,你看这凤大小姐不仅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盛世美颜,还跳得如此美妙的舞姿,若是做了我们皇家的XF,这皇宫里呀可就更加热闹了。”

  皇上瞥了皇后一眼,他当然明白她的心思。

  镇国府,护国府两门荣辱与共。

  皇后巴巴的奢望着霁王能娶凤大小姐,如此霁王无异于如虎添翼。

  可是身为皇上,想的是平衡皇子的实力,或许这是唯一能避免皇子们在夺嫡路上不必要的牺牲。

  “赏黄金百两。”皇上面无表情道。

  素暖眼底倾泻出一丝慧黠的光彩,皇上赏是赏了,可是这一脸不情不愿,分明就是在暗示皇后,言多必失。

  第二轮击鼓传花又开始了。

第14章傻子表演

  这次凤瑟鸣走到操作员凤爵面前,窃窃私语一阵,目光却瞥向素暖。

  素暖打了个寒战,咬牙。

  真是流年不利,遇到个灾星,处处都要算计她。

  果不其然,新一轮击鼓传花,花球刚传到素暖面前,鼓声便停了。

  众人望着锦王妃,脸上表情精彩纷呈。

  谁不知道,凤三小姐是个傻子,能够拿出什么样的绝活?

  这不摆明了让她丢脸吗?

  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技术操作的一次失误,谁能想到这是凤瑟鸣和凤爵联手演的一出好戏。

  凤瑟鸣这时候走到素暖身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道,“三妹妹,今儿是太爷爷的寿辰,你上台去,随便表演个什么节目,给大家开开心就好。”

  见素暖不为所动,又摊开手心,诱哄道:“你看,姐姐这里有糖果,只要你上去,姐姐给你糖吃。好不好?”

  蜜饯?

  素暖微微失神,她不可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给她下毒吧?

  毫不犹豫,拿了一颗放在嘴里。

  糖精腌制的蜜饯?

  锦王微微蹙眉。这死傻子什么都吃,就不怕被人毒死?

  素暖将目光移向锦王。她以为锦王和她荣辱与共,锦王不会坐视不理,任凭她出糗。

  哪只,锦王一张脸却跟打了肉毒杆菌似得,美得妖冶,却毫无表情。

  素暖无奈,心想怕是逃不过此劫了。既然逃不掉,那就迎难而上吧。

  她小时候上的特长课还少么?

  周一到周五白天上课,晚上练琴。周六周日上午跆拳道,下午美术课。她老妈还见缝插针的给她报了游泳课,野战训练……

  回忆起小时候,那简直是一把辛酸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不就是表演个节目吗?还能难倒英雄汉不成?

  凤瑟鸣见素暖半天没有起身,便伸手去拉她。一股奇特的气味立即扑鼻而来。

  好浓烈的糖精味道?

  素暖暗笑,站起来。

  还真是难为她,十指不沾阳春水,今日为了她亲自特制糖精蜜饯?

  就只是为了,让她出糗?

  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点?

  还是别有洞天?

  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走向舞台时,素暖在背后的花池里摘了几朵艳丽的八仙花球,放入了宽袖中。

  凤瑟鸣把她拉到舞台上,便头也不回的下去了。

  偌大的舞台,只余下娇小的素暖站在上面。众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在上面。

  凤瑟鸣的旁边,坐着护国府的千金常若雪。此刻尖酸刻薄的对凤瑟鸣道,“表姐,你看这个傻子,什么都不会?太丢脸了。”

  凤瑟鸣只笑不语。没有傻子的陪衬,如何显得她的与众不同。

  “会不会啊,不会就下去吧?我九哥怎么娶了这么个废物啊?”如意公主十分不耐烦道。

  素暖望着下方,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尽收眼底。

  锦王坐在角落,遗世而独立。一副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傲然。

  素暖忽然笑了。

  好吧,就算是还他救命之恩,她堵了这些人的嘴巴。因为他一定不喜欢别人议论他的家室。

  素暖双臂一字打开……

  众人惊了,“快看,她真的要表演了。”

  锦王握着酒杯的手停滞在空中,他没看错吧。这傻子知道什么叫表演?他还以为她站上去后,过不了多久就被人轰下来了。反正她是傻子,没有伤心难过被羞辱之类的痛觉。所以他不替她担心。

  “切,表演的什么啊?还不如不表演呢?”有人嗤之以鼻。

  话音未落,素暖的头上忽然冒出一朵紫色的八仙花……

  众人惊骇连连——

  “天啊,这花哪里变出来的?”

  锦王目瞪口呆。

  不远处,几位皇子围在一起,冷不防看到这一幕,三殿下手中的酒杯落了地。砰一声碎了。

  如意也睁大了眼睛——

  只是半天,没有下文了。

  众人的惊喜过去了,觉得刚才的那一幕或许就是一个意外。

  “切,没有了吧?傻子还是傻子……”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两朵,三朵,四朵——更多的是八仙花从素暖宽袖里,脖子里钻出来。

  “好,太好了。”

  三殿下连连拍掌。

  皇上也是瞠目结舌,“太神奇了。”

  “赏——”一字刚落,一朵八仙花忽然出现在他面前,皇上大乐,朗声大笑,“锦王妃这绝技妙极了。赏黄金千两,绫罗绸缎千匹!”

  凤瑟鸣陷害不成,反而让素暖出了风头,气的咬牙。

  素暖得了赏赐,回到位置上,却发现不知何时她的位置上多了一份盐蛋!

  心里多少了然。

  其实她到来之前已经料到她们会想法陷害她,但是没有想到,这次她们的伎俩高明了许多。

  先是光明正大给她吃抹有糖精的蜜饯——

  寿诞上,特别是国公府的寿诞宴上,总是免不了一道现成的菜:煮熟的盐蛋。这可是从前的凤素暖最爱吃的一道菜。自然毫无抵制力。

  然而,糖精和盐蛋一起服食,两两相克,剧毒。

  若是她吃了这盐蛋,只怕魂归当场。

  若是庸医寻不得原因便罢了。若是寻得原因,凤瑟鸣也是无知者无罪。

  好深沉的心机。

  素暖的目光,悠悠然瞟到凤瑟鸣身上。却看到她也正望着自己,眼里倾泻出掩饰不住的寒意。

  素暖的笑凝在唇角,杀机,从眼底泄出。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该是她还击的时候了。

  凤瑟鸣望着凤素暖,四目交汇,那一刻她有些错愕。凤素暖的眼神怎么会有如此的锋芒?莫不是她看错了?

  定定神,再看,却发现凤素暖已经坐下来,安安静静的剥着盐蛋,然后宽袖遮住嘴巴,将整个盐蛋吞进肚子里。末了还被噎着了,轻舞赶紧给她递了参汤,她喝了一口,摸着肚子餍足的打着饱嗝。

  锦王的食欲,被锦王妃破坏得荡然无存。放下碗筷,直勾勾的瞪着她,“傻子,你这饥不择食的样子,怎么,锦王府虐待你了?”

  素暖冲着他傻笑。

  她演戏是有点过了,刚才吞整蛋的吃相,确是不雅观。

  素暖吞完盐蛋,余光瞥向凤瑟鸣,这下,她该是放心了吧?

  凤瑟鸣却不知为何离席而去。

第15章偷情败露

  素暖内急。

  坐在板凳上如坐针毡。小脸蛋憋的通红。

  锦王一脸嫌弃的望着凤素暖,虽然是个傻子,不至于内急出恭都要人帮忙吧。

  “轻舞,带你家主子去出恭。”好像他若是不出口,这个傻子就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

  轻舞搀扶着素暖,素暖立刻健步如飞的往外走去。

  在通往东厢房的砖砌花径上,素暖远远的看见凤瑟鸣正往自己的闺房走去。

  素暖立刻带着轻舞绕道向东厢房的背后绕过去。

  刚走进窗户,便听到里面传来一男一女的打情骂俏声。

  “殿下,我想死你了。”凤瑟鸣娇滴滴的声音,能化了人的骨头一般。

  男子冷冽中夹杂着若有似无的酥麻的声音响起来,“今日父皇母后在此,我们还是忍忍吧。”

  “殿下放心,他们都在前院看节目呢?此刻没人来打扰我们。”凤瑟鸣青葱玉手,去解太子殿下的披风。

  她还穿着七彩霓裳,妖媚倾城,兀自透着一股浓郁的情欲,炽烈得仿佛燃烧的火焰一般。

  太子殿下望着她,舔了舔嘴唇。却还是将她推开,“今日不合适。”

  凤瑟鸣望着他疏离漠然的模样,眼眶已经濡湿,眼眸里秋波潋滟。咬咬牙,凤瑟鸣忽然解开了霓裳羽衣的钮扣,继而解开自己的对襟袄子领扣。一颗一颗……

  偷听墙角的凤素暖戳破窗纸,卧槽,真人版大片可遇不可求,她若是错过这个机会会悔得肠子发青的。

  轻舞听到里面说这些话,已经害臊不已。

  素暖看着小丫头腼腆羞涩的模样,便想办法支开了她。

  将嘴巴附在她耳朵边,十分小声的吩咐道,“去告诉锦王,就说锦王妃走丢了。”还脱了一只鞋子给轻舞。

  轻舞拿着鞋子领命离去。

  世界仿佛一下子就宁静下来。

  素暖从袖口里取出一盒药粉,轻轻的将它们吹了进去。

  她就不信,太子殿下还能坐怀不乱?

  然后将药粉盒子顺着窗户丢到凤瑟鸣的枕头上。

  古时候,许多未出阁女子的床前设置了一道屏风,半透明状,虽然不能完全遮蔽人的视线,但是此刻却很好的帮了素暖一个大忙。

  那屏风前的两个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屏风后的窗户外,有一双眼睛正看着他二人偷情。

  素暖估摸着时间该是到了,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那里。

  轻舞气踹嘘嘘的跑到锦王面前,心急如焚的禀告道,“殿下,不好了,锦王妃……锦王妃不见了。我明明在茅厕外侯着她,可是突然听到她一声尖叫,我赶紧就跑过去,却没有看到王妃,只发现地上有王妃的一只鞋子。”

  宴席上大家都专心致志的看着歌舞,享用着美食。轻舞故意拔高的声音,让皇上皇后都听了进去。

  锦王霍地站起来,颀长伟岸的身子如巍山挺立。虽然心里愤恨那个傻子老是惹麻烦,但是毕竟人命一条,想到镇国府曾经对她痛下狠手,他的心就没来由的烦躁起来。

  “阿九,出动暗卫。去找。”咬牙切齿道。

  心里将这傻子痛骂了一千遍。

  皇上挥手示意歌舞停了下来,皇上下令道,“多派些人手去找。”

  就算是傻子,皇家的EX妇还是很值钱的。

  轻舞领着众人来到通往东厢房和西厢房的岔口,便焦灼道,“锦王妃往那边的茅厕去了,我便站在这里等她。可是等了半天没来,奴婢上去查看,才发现茅厕没人。却有一只锦王妃的鞋子。呜呜呜……我家王妃不会是被人掳走了吧。”

  锦王厉声呵斥,“哭什么哭?你太抬举这个傻子了?谁会稀罕掳走她?依本王看,掉茅坑的可能性倒十分大。阿九,让人捞捞……看看下面有没有傻子?再拨一些人去西厢房一间一间盘查。”

  “是,爷。”阿九立即严格执行爷的指示。

  然而打捞半天,无果。

  搜寻半天,也无果。

  锦王望着东厢房,心道,莫不是这傻子分不清东西方向走错路了吧?

  “阿九,带人去那边东厢房逐一搜寻……”

  “是,爷。”

  轻舞望着东厢房,心里总算落了气。殿下能想到去东厢房搜查,看来锦王妃真是神机妙算。

  东厢房,锦王的侍卫,国公府的下人,两拨人马混合着一起出力。很快,搜到大小姐的房间。

  国公府的下人不敢冒冒失失进去了。

  锦王下令阿九,“踹开。有什么后果本王一力承担。”能有什么比人命关天更加重要。

  大门被毫无预兆的踹开,只是屋里着这一幕,简直让人不敢直视。

  凤瑟鸣和太子殿下衣衫不整的抱在一起,看到锦王,二人脸色立刻煞白如纸。

  锦王仿佛视若未见般,呵斥阿九,“愣着干什么?进去搜!”

  “宫城,你好大的胆子,凤大小姐的闺房是你能闯的吗?”太子殿下大怒。

  锦王面无表情道,“怎么,凤大小姐的闺房大哥能闯,小弟就闯不得了?”

  太子殿下面红赤耳。

  也不知道是谁走露了风声,皇上皇后火速赶来。

  此刻太子殿下和凤瑟鸣虽然已经穿好衣裳,然而这满头青丝,却留着滚床的痕迹。

  皇上甩了太子殿下一耳光,“畜生,你在干嘛?”

  太子连忙跪在地上,“父皇,儿臣冤枉。是她,是她故意诱惑儿臣。”指着凤瑟鸣,恨得剥了她一层皮。

  此刻他有些回味过来了,他今日明明忌惮着父皇母后在此,死了心今日绝不与她偷情的。若不是她勾搭自己,他怎么会一失足成千古恨?

  前途尽毁,所以对她的爱意如流水付诸东流。

  凤瑟鸣咬着牙,豆大的泪珠滚落脸庞。

  她万万没想到,危急时刻,太子殿下竟然如此凉薄无情?

  “殿下,我没有啊!”凤瑟鸣绝望的哭诉起来。

  此刻阿九从枕头边上搜到素暖留下来的催情香。阿九嗅了嗅,将它呈给皇上,“皇上,这是青楼女子常用的催情香。”

  太子殿下瞪大双眸,难以置信的瞪着凤瑟鸣,手指着凤瑟鸣,咬牙切齿道,“贱人,你竟敢算计我?”

  “我没有,殿下。”凤瑟鸣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脸色煞白如纸。

  皇后上前踹了凤瑟鸣一脚,“无耻贱人,竟然用催情香勾引太子殿下。你可知道这个东西会毁了殿下的身子吗?”

  此刻国公爷和大夫人在一旁吓得面如死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皇上恕罪,微臣教女无方,微臣罪该万死……”

梓翎的《傻妃倾国:高冷王爷真绝色》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傻妃倾国:高冷王爷真绝色》就可以了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