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上辞恩情深不寿:守婚如聿 燕聿小说全文阅读

上辞恩情深不寿:守婚如聿 燕聿小说全文阅读

2019-10-09 15:34:50作者:上辞恩

精品《情深不寿:守婚如聿》小说在线阅读,作者上辞恩原创作品现言类,主角燕聿,本文上辞恩大结局值得期待。内容试读:\"青城市有传闻,不苟言笑的聿少在婚后特别会撩,一言不合就开撩。某男一脸认真:“你为什么要害我?”某女一脸懵逼:“我怎么害你了?”“害我这么喜欢你。”“……”“我快死了,要在你心里买块地。”“什么地?”“你的死心塌地。”……某萌宝往嘴里塞了把糖,“妈咪啊,宝宝听说爹地暗恋你哎。”某女:“不知道是哪条犬造的谣。”身后办公的某男“啪”地放下钢笔,气势凌人,薄唇轻启,“汪~”\"

上辞恩情深不寿:守婚如聿 燕聿小说全文阅读

情深不寿:守婚如聿推荐章节阅读

情深不寿:守婚如聿全文免费阅读

第13章 别在这yy别人

车里很静。

男士香水的气味萦绕在周身,驾驶座上的男人专心致志开车,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付厉雅”三个字是他们间的爆炸引线。这叫蓝辛凝如何开得了口呢?

车子上了高架,速度加快。

大晚上视线比较昏暗,有不少醉酒或是求刺激的人疯狂的飚车,绚丽的跑车往往是呼啸而过。气的交警们直跺脚,可没人家那硬件,咱追不上啊!

蓝色宾利顺着路边匀速行驶着。

“厉雅的身体有好转吗?”终于是蓝辛凝先开口问了出来,这话一出,车里的温度徒然降了不少。

付厉衍抓着方向盘的手收紧,目视前方,语气沉重:

“医生说她受伤时的年龄太小,求生意识相对薄弱,经过这几年的治疗,能醒过来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三十。这次我回来,就是让厉雅生活在熟悉的环境里。她十九了,等不及了。”

躺了八年,人生能有几个八年?

血淋淋的现实赤裸裸的摆放在蓝辛凝面前。尽管八年前的人不是她撞的,可心里那份同情和内疚扯得她心好疼。

她看着他,认真地问:“你恨我吗?”

“恨。”

回答得十分决绝,无奈而凄凉。

“蓝辛凝,你知道当初我赶到那里,看到厉雅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而你正抓着方向盘坐在驾驶座上时,我内心是怎样的崩溃绝望吗!”

那是一场三人年少时的噩梦。

记忆中血腥的画面猛然跳出脑海,透过时间的磋磨,蓝辛凝依旧能闻到那令人绝望空洞的血腥味。

她又问:“你信我吗?”

他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她嘴唇泛白,僵硬的嘴角颤抖,艰难地扯出一抹自嘲讽刺的笑。

她知道他不信!

“如果我说当初有辆车疯狂的冲向我们,厉雅为了救我推开了我。而当我昏醒过来却发现自己竟然坐在驾驶座上,这时你恰好赶来了。你信吗?付厉衍,你相信我吗?”

迟到了八年了的追问!

当年,他无情的转身出货,把她一个人丢在了无尽的绝望和血腥中。

付厉衍神情痛苦,残酷的事实把他压的死死的,“信?你让我如何信你?所有的专业数据都显示人是你撞的,你让我拿什么来相信你?蓝辛凝,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他的心在滴血啊……

辛凝,我比谁都希望不是你!

可事实如此。

你让我怎么信你?

躺在床上的那是我亲妹妹啊!

蓝辛凝无力地垂下眼帘,呵呵,是啊,她怎么忘了呢……

偏僻的现场只有她和付厉雅两个人,方向盘上有她指纹,她完好无损,她又有杀人的动机,还有付厉衍这个目击证人。

蓄意谋杀的罪名,她洗都洗不掉!

好精密的阴谋。

毁了她一家!

“既然人是我撞的,你们想要报复就冲我来啊,为什么要拉我爸爸下马?”

付厉衍一时心直口快道:“你以为我不想吗?要不是当初你才十二岁没到刑事年龄,我早就把你送……”

刚说出口就后悔了。

住口了,字已伤人……

“是吗,这么说我该感到幸运了?应该好好谢谢你手下留情了?”蓝辛凝冷笑,感觉自己连灵魂深处都冷透了。

父亲被曝出贪污受贿的证据,啷当入狱。母亲精神崩溃跳楼自杀,弟弟不知所踪。短短三天,昔日显赫的蓝家家破人亡。

严寒的深冬里,她蜷缩在天桥底下,几次三番被冻醒饿醒。一睁眼就看到身边垃圾桶里,全是关于父亲被抓的消息。

所有的一切就像被诅咒了似的,亲情,友情,信仰……全部崩溃的灰飞烟灭。

无助到,绝望到,让她感觉自己下一秒就会死在那个冬天!

车子这时正好到了A大校门口,付厉衍停下车。知道她误会了,拉住她就要解释,“辛凝,我刚才不是那个意思……”

“我到了,多谢付先生相送。”

冰冷的声音没有点滴温度可言,蓝辛凝直接打开车门下了车,头也不回的离开。

窈窕直挺的身姿,是倔强,是不服输,越走越远。就像……当初付厉衍的离开,一样地——那么决绝。

“Shit!”

付厉衍一拳打在方向盘上,心烦至极。

蓝辛凝害的妹妹现在还躺在床上,他知道自己应该恨她,可她刚刚死寂绝望的模样让他心疼得发慌!

她不再肆意张扬,如今习惯了用冷漠去伪装坚强,实则隐忍又自卑的她,更加让他想要去靠近,去保护。

辛凝,你是不是也恨我?

恨我,恨付家毁了你的一切?

……

宿舍。

蓝辛凝回来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宋嘉禾还没有回来。下班时她才打过嘉禾电话说在家,怎么转眼人又不见了?

宿舍就他们俩,嘉禾是个精明有分寸的人,蓝辛凝倒没有什么担心的。

舒舒服服的洗完澡,煮了点面,刚准备吃,门被打开了,宋嘉禾回来了。

这时间,抓的真准。

瞧见冒着热气的面,宋嘉禾双眼冒光,边换鞋边冲蓝辛凝眨巴大眼睛,“宝贝儿你真好,知道我没吃饱,特意给我下了面,爱死你了。来,么一个~”

“别,我饿的快前胸贴后背了,你要吃自己到锅里盛去。”说着夹起一筷子面条吹了吹。

“没人性,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嘴上这么说着,还是屁颠屁颠地去洗手间洗了个手,盛了碗面。

刚好一碗,显然是煮了她那份。

宋嘉禾坐到蓝辛凝对面,满足地吃了一口热面,“看你饿的那样子,这才刚去第二天就加班到这么晚,上面那位前辈下马威够给力的呀。”

“一般般,不过是些费时费力的工作,就当是帮我练练手了。”

“呦呵,瞧你这口气够大的啊。”

宋嘉禾笑眯眯的,带着一脸抓奸的意味,“老实交代啊,说,你是不是和那个有露水情缘的高冷大Boss勾搭上了,啊?”

蓝辛凝一口面差点喷出来,“你想哪去了,人家很高冷严肃的,你别整天在这yy别人。”

“啧啧,这都护上了还没事啊。”

 

第14章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宋嘉禾咬了咬筷子,把八卦的精神发扬的淋漓尽致,

“来来来,快跟姐们说说他把你怎的了,是喊你上顶楼了?请你吃饭了?还是送你回来了?哎,你说这加班,会不会就是他故意安排的来接近你?”

越说越离谱,蓝辛凝伸手作势去摸闺蜜的额头,“宋大小姐,你出去一趟脑子秀逗了吗?他很正派的。”

这么玛丽苏的情节竟然都想到了。

又瞧见宋嘉禾穿着一件紫色晚礼服,脸上还画着妆,不禁开口问道:“大晚上的,你去哪了?”

“高中同学有个聚会,临时接到的通知,忘了跟你说了。”

“哦。”

面已经吃完了,蓝辛凝的生物钟还没到,一时也睡不着,只好就这么坐着。

像是想起了什么,宋嘉禾吃面的动作停了下来,望向眼前人,“哎,那几份兼职辞了吗?你现在可没时间分神,千万别逞强啊。”

“辞了。”

提到这宋嘉禾手托着下巴,颇为羡慕,“你说说,一天两份临时工,时不时的还去网上投稿,这三年来你得挣了多少钱啊!”

蓝辛凝挣钱的狠劲她是见过的,那叫一个玩命!

更气人的是,就算如此她竟然还能抽出时间提前修完了大四课程。简直牛到爆了!

人比人,气死人啊。

“再多又有什么用,都还了银行,我不还是一清二白吗。”

银行巨款压的她这么多年,蓝辛凝的拼劲百分之七十都是被逼出来的。

有时候不努力拼搏一把,你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优秀!

……

聿氏二十一楼。

策划组召开了市博二次会议。

之所以说是二次会议,在蓝辛凝面试的那天下午,也就是在聿司南下了命令后,策划组就已经召开了一次会议。

办公室。

蓝辛凝认真阅读着市博的资料。市博作为市级的公共建筑要求极其严格,难度系数很高。

对于这个,她是真的没思路。

路灯灯靠前些软趴趴地趴在桌子上,一脸无助地望向对面的蓝辛凝,声音拖得长长的,“辛凝啊,你有什么想法啊——”

蓝辛凝放松地吐了口气,端起杯子喝了口花茶,“没有。”

没办法,专业不对口。

“你说的倒是轻松直接啊,你是新人,要是想不出策划案情有可原,那我可怎么办咩?”路灯灯烦躁地胡乱揉了揉头发。

不高兴地嘟了嘟嘴,“上次徐蒲桥的策划就被一组抢了,这次说什么我们二组也要拿下市博这个单子啊。”

这有关脸面和尊严问题。

“灯灯,那你有什么头绪吗?”

“我啊……”

路灯灯嘻嘻笑,有点不好意思她,连声音变得很小很低,“我这个人吧,一向没有什么主见,大型的策划根本不行……不过修改弥补细节还是可以的。”

蓝辛凝点点头。

十个人的大办公室很宽敞,面对面坐的两人为一小组,五张办公桌成环状分布,隐私空间比较大。

“哎,那边那个徐瑶你知道吗?”路灯灯特地放低了声音。

用眼神示意蓝辛凝,“美国留学回来的双学位硕士,工作能力超凡,曾经一连接了三个大单子,是我们二组的常胜将军。上次被一组的人比下去了,这次肯定要发力了,市博应该会归她了。”

徐瑶?

对于此人蓝辛凝印象很深。

为人比较傲慢清高,但勤快敬业,精明果断。有勇有谋,的确是个能人。

路灯灯还要说什么时,蓝辛凝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孤儿院的电话,这个时间点打电话过来,估计是出事了!

果然,蓝辛凝听了脸色越来越难看。

“怎么了辛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吗?”路灯灯拽拽她胳膊,有点担心她。

离午休时间还有三分钟,蓝辛凝迅速收拾好东西,临走时嘱咐说:“我有事要出去一趟,要是有人问起,灯灯你帮我顶下。”

“好,没问题。”

蓝辛凝几乎是一路狂奔出聿氏的,地铁这个时间没到班点,哪怕几分钟她也等不了,只好打的了。

一路上心里忐忑不安,手心里全是汗。

婷婷打电话来说安姨晕倒了,安姨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会突然晕倒?

……

匆匆忙忙赶到孤儿院,下车后一眼就看见了门口那辆刺眼的血红色豪车。

目光扫过那熟悉的车牌号,蓝辛凝眼神顿时一冷,焦急的心里徒然生出股怒气!

原来是那个女人又来了。

本事见长啊,竟然把安姨那么好脾气的人都给气晕了。这么多年,真够锲而不舍的。

付厉衍,你的承诺呢?

果然不值一提!

婷婷在老树下不停的左右踱步,一抬头看见蓝辛凝,整个人就像看见了救星一样飞奔了过来。

拉扯着蓝辛凝的手,“辛凝姐,你总算来了!”

“没事,有我呢。”蓝辛凝拍拍她的手安慰说,同时大步向前走,“安姨怎么样了?”

“勾曼玉不知道对安姨说了什么,我放学回来就看见安姨被气的手发抖,脸通红,一下子没缓过来晕倒了。刚刚人已经醒过来了,就是怎么都不肯去医院。”

“勾曼玉人呢?”声音听起来冷静得过分,熟悉蓝辛凝的人都知道,她生气了!

“在接待室,非说要见你,安姨也在。”

孤儿院里三十七个孩子小到五个月,大到二十岁,这个时间点差不多都在学校,稍微懂事的年小的在院子里。

蓝辛凝吩咐说:“婷婷,你去安排安安他们吃午饭,吃过饭陪他们玩会,别让他们出来,我去接待室看看。”

“好。”

婷婷点头,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慌乱的感觉得以平息。

……

接待室。

窄小的有了些许年头的木门敞开着,门口有六个黑衣壮汉把守,负手而立,戴着墨镜,神情严厉。

蓝辛凝一脸平静地走进去。

直接来到安姨身边,全身的疏离感出现一丝龟裂,声音软和了不少,“安姨,你身体好些了吗?”

院长安姨是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温婉大气,体态偏瘦,和蔼的眼神中透露着饱经风霜的沧桑,还有坚强。

此刻安姨早把情绪收了起来,牵强笑笑,“好多了,放心吧,我没事儿。”

蓝辛凝也没再多问,自然而然的在安姨身边坐下。伸手倒了杯水喝,至始至终眼睛没有往瞟周围一眼。

无视的彻彻底底!

空气中有法国香水的浓烈味道。

窗外,有一只淡绿色的小飞虫恰好这时飞了进来,扑腾着晶莹剔透的翠绿色翅膀,顺着香气扑吧扑吧地飞去找香源了。

突然,一把精致的红木扇“咻”的一声打来。

小飞虫蔫了,掉在了地上。

颐指气使的声音响起——

“一只芝麻大点的臭虫也好意思出来乱飞,一口吐沫淹死你,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第15章 彻彻底底摧毁你的骄傲

目中无人的高昂语气,盛气凌人,在场的人谁都听的出来是在指桑骂槐。

一旁被完全无视的勾曼玉不爽了,慢悠悠的从地上拾起红木扇子,极其傲慢地瞥了眼对面的两个人。

得逞一笑。

臭丫头,敢给老娘在这端架子。

老娘出来混的时候,还没你呢!

蓝辛凝放下茶杯,似乎刚看到她。抬头真正打量起这位付家女主人,付厉衍他妈——勾曼玉。

四十多岁的脸保养的很好,妆化的不错。就是一副臃肿的富贵样,一身暗红色短旗袍穿在腹部被硬生生勒出了好几道皱。

爱马仕的包包、丝巾,一样不差。

挺念旧的啊。

想当初厉雅出事后,勾曼玉发了疯似的全市搜找她。几天后带着七八个保镖赶来了慈恩孤儿院。二话不说直接就把孤儿院砸了个稀巴烂,狠话威胁层出不穷。

她清楚的记得当时她穿的就是类似这件的旗袍。

看了有七八秒,蓝辛凝露出一种好像刚看到来人的惊讶神情,“哦,勾女士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注意到?”

勾曼玉一听,脸瞬间黑了。

这么大,这么香,这么美的一个人坐在你面前,你这双眼睛白长了,看不见?

你眼瞎啊?

蓝辛凝这小贱人就是欠扁!

凶狠狠地瞪了蓝辛凝一眼。下一秒胸有成竹的昂了昂高贵的头,眼高于顶,嗤之以鼻。

“这臭虫就是臭虫,飞得再高也改变不了自己卑微低下的命运!”

不得不说,勾曼玉指桑骂槐有一套。

她的话外之意蓝辛凝自然听得出来,嘴角一扯,调侃说:“付夫人真是有爱心,曲尊来孤儿院给只小飞虫指点迷津,它也算是死有瞑目了。”

在勾曼玉多年的变相“栽培”下,蓝辛凝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骂人不带脏字,字字直接打脸。

一个堂堂付氏女主人,不去帮助有困难的人,在孤儿院里和只虫较劲认真。

丢人!

一旁的安姨保持沉默,眼睛里闪动着不安,像是隐忍,却是没有开口,把处理权全部交给了蓝辛凝。

勾曼玉能混到今天,除了娘家背景大外,就是一个字——忍!

她十分清楚自己今天来的目的。

坐下身,一手玩弄着红木扇,一脸漫不经心,“我也不跟你们废话,我今天来就为一件事。听好了,我给你们两天时间,把整个孤儿院给我搬离出衡阳三区。”

安姨手一抖,呼吸急促起来。

蓝辛凝立即意识到这就是问题所在。

质问的目光直直射在勾曼玉身上,冷笑,“笑话,孤儿院是政府部门下的机构,哪里是你一句话能决定的!还是说勾女士只手遮天,能够越权操控政治?!”

勾曼玉细眉一挑,“市博物馆要重建,这事这么热门,我想孤陋寡闻的你们应该知道吧。我们付氏对此志在必得!选址就在衡阳三区,厉衍那么恨你,你说他能放过你们孤儿院吗?嗯?”

意味深长的一句威胁。

蓝辛凝如梦初醒。

是啊,她怎么忘了。

孤儿院处在衡阳三区,为了重建市博避免不了迁移居民和设施建设。付氏要是真想这么做完全可以走法定程序,孤儿院到时候根本不好拒绝!

“勾女士,你别欺人太甚!”

安姨极力隐忍的愤怒终于爆发了出来,“前市长蓝靖文曾经发表过声明,明确说孤儿院作为慈善机构可以永远生活在衡阳三区!”

蓝辛凝一怔,爸爸?

爸爸来过孤儿院?

一提到蓝靖文,勾曼玉就想到了自己女儿的可怜。

顿时咬牙站了起来,“蓝靖文?他人呢?他现在监狱里蹲着呢,他的话有屁用啊!”

蓝辛凝猛地拍桌而起,“我尊你是厉雅的母亲,但你说话给我客气点。我爸怎么进去的,别人说是贪污受贿,罪魁祸首的付家你们难道不清楚吗!”

愤怒,硝烟肆起。

四道带着不灭恨意和无尽愤怒的视线猛烈碰撞,互不退缩一步。两代人的恩怨表现在两人身上。

勾曼玉恨蓝辛凝撞残了女儿。

蓝辛凝恨付家毁了自己一家。

二人注定要对立!

“呵呵呵,凭你也想跟我斗。”勾曼玉蔑视着蓝辛凝嘲笑,神态癫狂。

“你老子都败在了我手里。我告诉你,只要厉雅一天不醒,你蓝辛凝就没一天好日子过!”

女儿的痛成功激发了勾曼玉为人母的护渎之心,经过时间的发酵变得越发浓厚,甚至疯狂。

“你有什么好骄傲的?”蓝辛凝毫不示弱的死死盯着对方。

眼神前所未有的冰冷,夹杂着讽刺,“没了勾家,没了付家,你勾曼玉算什么东西!”

勾曼玉气得脸颊通红,习惯了养尊处优的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

上前几步,气得把扇子一把扔地上,抬手猛的甩向蓝辛凝,“蓝辛凝你这个贱人!”

眼看着蓝辛凝要被打,安姨急忙去拦。

蓝辛凝眼睛闪了下,却是没躲,上前一把紧紧抓住打向她的手,捏紧,“你还想打我呢?”

勾曼玉瞪眼,竟然挣脱不开。

蓝辛凝笑了,美丽而猖狂,“八年前你打得了我。可现在你老了,你都这么老了……还有力气吗?嗯?”

“我呢,才二十岁。”

她身体上前一步,眉目如画,淡色的唇瓣微微上扬,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弧度,一阵讥诮。

“你知道嘛,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给我十年时间,我可以彻彻底底的,摧毁你引以为傲的骄傲!”

最后一句咬字很重。

就像狼虎一样,死死盯着即将到口的猎物。下一秒就要扑上去,狠狠咬一口,咬破血管,撕扯筋肉!

嚼烂,吞没。

然后再咬一口!

“你、你……”勾曼玉脸白,被蓝辛凝这副模样吓得生生踉跄退了几步,一脸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人。

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过来。

当年听了厉衍的话放过蓝辛凝,养虎为患,如今的蓝辛凝不是她可以随意欺负的了!

安姨也被蓝辛凝刚才的狠样吓到了,连忙拉开二人,护在蓝辛凝面前,“冷静点,孩子。”

蓝辛凝发觉已经的确失控了。

可蓝付两家的恩怨是她人生的噩梦,是美好生命的阴影。她不可能做到心如止水。

她恨付家,这点从未变过!

“真不好意思。”

控制好情绪,蓝辛凝十分自然的笑了笑,“我这个人吧,习惯了对什么人说什么话。勾女士是名门之后,不会跟我一个晚辈计较的吧?”

话虽如此,脸上却无半点歉意。

 

第16章 脑残自恋小白脸

勾曼玉气得差点咬碎一口牙。她要是计较的话就显得她没风度,没大家教养,小肚鸡肠!

好你个蓝辛凝!

不屑一顾地扭过头,“你跟我逞口舌之快也没用,这座孤儿院肯定会被踏平,你们搬定了!”

“那可未必。”蓝辛凝反驳。

一脸无辜和茫然,“很不巧的是,聿氏对市博重建也很感兴趣。勾女士你觉得刚刚上任的付厉衍,他抢得过聿氏吗?”

刚刚上任一个多月,付厉衍可是连脚跟都还没站稳!

“能,我儿子当然能!”对于自己宝贝儿子的工作能力,勾曼玉那是毫不犹豫的相信。

我儿子是最优秀的。

虽然聿氏是比较难对付……

安姨眼光里闪烁满是担心,孤儿院要是被拆了,这几十个孩子可怎么办啊?

只能好言相劝了,“勾女士,你看这孤儿院占地很少,地处又偏僻,应该可以避开的吧。”

“安院长原来也会睁着眼说瞎话啊。”

勾曼玉冷哼,“孤儿院地处衡阳三区北部,是重建市博的最佳选地,怎么避都避开不了。”

这倒是真的,孤儿院位置太特殊。

“对了,你怎么知道聿氏的意向?”勾曼玉也精明,冷静下来后就发现了蓝辛凝话中的疑点。

“我现在在聿氏工作。”

她说的不是实习而是工作,目的就是想要迷惑对方,“很高兴,勾女士,现在我们可是对手了呢。”

“怎么可能!”勾曼玉根本不信,“凭你那点本事根本进不了聿氏!”

聿氏门槛高到了变态的地步。

两年前她尝试过派人打入聿氏内部,结果面试时直接被刷了下来,之后又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蓝辛凝这丫头片子根本不行!

可转念一想又不对。

如果不是聿氏员工她又怎么会知道这些?

难道说聿司南看中了她和付氏之间的恩怨?所以才……

瞧着勾曼玉忽变的样子,蓝辛凝莫名淡淡一笑,不打算做解释,这就是她想要的。

勾曼玉越想心越慌,而蓝辛凝这幅笑眯眯的样子看在她眼里就像是冲她耀武扬威!

她轻声干咳了几声,红唇一勾,放狠话说:“市博的单子付氏是拿定了,孤儿院我也拆定了,你们就等着流离失所吧!”

说要还不忘瞪了蓝辛凝一眼,然后带着保镖快速离开,她得赶快回去把这事告诉厉衍去。

付聿秦三家最近竞争激烈的很,聿司南更是有意与付氏为敌。蓝辛凝若是真巴结上了聿司南,万一她把当年蓝靖文的事给抖出来……

不可以!

人一走,一下子清静了。

安姨坐下叹了口气,无奈又不甘,“当年我从老院长手里接过孤儿院时,答应过她要用一辈子来守护,没想到没想到……”

“安姨……”

蓝辛凝自责,要不是因为她和付家的恩怨,孤儿院也不会受到勾曼玉这么多年的打压。

紧紧握紧安姨温凉的手,“安姨,你放心,孤儿院是我们大家的,谁也夺不走。我一定不会让它被拆了。”

哪怕与整个付氏为敌!

……

见蓝辛凝回来了,路灯灯立马凑了过去,“怎么样,没什么事吧?今天走的挺急的呢。”

 “放心,没事。”

蓝辛凝笑着摇摇头,“灯灯,我走后没出什么事情吧?”

路灯灯调皮地嘟了嘟嘴,散懒的趴在桌子上,“能出什么事情啊,天塌下来也压不死我这个个子矮的啊。”

这姑娘没心没肺的太可爱了。

不是歧视,蓝辛凝真的不明白聿氏为什么会招进来个小白?

“要真说有什么事的话也可以有。”路灯灯同学颇为不高兴。

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有好几个同事都有思路了,已经开始策划了。呜呜呜……灵感君啊,赶快来宠幸我吧!”

 这会儿还没到上班时间,大部分人都已经到了,聚精会神的敲击着键盘。

 蓝辛凝心里了然。

 这些人本就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再加上在聿氏工作了不少时间,对策划的敏感度和熟练度是她一新人远远不能比的。

 “想什么呢你?”可能是很少见到蓝辛凝发呆,路灯灯表示很好奇。

“没什么。”

聿付两家公司势均力敌,蓝辛凝原本想的是,只要别让付氏抢到市博单子就行。可现在仔细一想才发觉自己想实在是太简单,太天真了!

 勾曼玉说的没错。

 孤儿院的地理位置太过特殊,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会选在那片地方重建市博,避开的可能性十分渺茫!

 就算聿氏成功拿下市博,她也阻止不了他人的策划案。除非她自己拿下,然后避开孤儿院。

这事难办了。

……

办公室里的人一个接一个离开。

蓝辛凝把不同风格的知名博物馆资料认真看了遍,这样的策划她是第一次,专业不对口。不知是心急还是能力问题,就是没灵感。

 “怎么办?”

 可这次是真遇上难题了。

 蓝辛凝又想了会,接到了宋嘉禾打来的电话,说一起去吃烤串,人已经在大排档等她了。

……

“叮——”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蓝辛凝脑海中自动跳出一句话——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门外聿司南正在打电话。

一身黑衫黑裤,高贵冷艳。灯光撒下,他平日里严肃冷硬的线条柔和了不少,眼眸里柔情似水。

 对于她,他只是稍稍一瞥,和她擦肩而过,进了电梯。

 蓝辛凝愣了两秒,他目光那么柔情,应该是在和他女朋友打电话吧?

关于面试第三关里她提出的条件,聿司南还没有做什么回应。

他是真的不在乎?

还是在等时机?

……

走在街上,吹着凉风,蓝辛凝突然有了点灵感,正打算回公司写策划,宋嘉禾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辛凝宝贝,姐们进局子了,赶紧带点营养品来慰问下!”

……

蓝辛凝急匆匆赶去派出所。一路上打电话给嘉禾也没人接,也不知道嘉禾和谁怼上了,有没有受伤。

到了派出所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里面人很少,蓝辛凝一眼就看见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的宋嘉禾。人坐着,整个人都气鼓鼓的。

旁边还有两个工作人员。

蓝辛凝跑过去,拉过她上下打量,“出什么事了?谁欺负你了?有没有受伤?”

“有!”宋嘉禾感觉有点委屈。

手一指,几乎吹胡子瞪眼,“就是那边那个,那个对着手机无比臭美自恋脑残外加间接性精神病的小白脸!”

蓝辛凝呆:“……”

工作人员:“……”

 

第17章 是你用眼神非礼我的

顺着宋嘉禾手指的方向看去,是一个穿着白衬衫的英俊男人,凌乱的头发让他看起来很潇洒,痞里痞气的,又矛盾地带着点儒雅。

午夜达人!

这是蓝辛凝脑海里自动跳出来的。

察觉到他们的目光,他云淡风轻的拿出挂在衬衫上的无框眼镜,慢悠悠戴上,整个人都斯文起来。

声音好听得能让耳朵怀孕,“小姑娘,恶意中伤可是要拘留的。”

“我恶意中伤?”宋嘉禾不乐意了,双手抱胸,“大叔,是你先招惹我的好不!这么大把年纪了,模样也不错,别敢做不敢承认啊!”

某人冷脸,“大叔?”

什么眼神?!

他看起来很老么?

宋嘉禾得逞地斜眼笑,“不是大叔难道是外甥?”

某人黑了脸,放下手机,起身走向宋嘉禾,“你这个女人……”

蓝辛凝见状立马挡在宋嘉禾面前,“你要是个男人就别动手,你们俩别急着吵,先把事情说清楚。”

工作人员干咳了两声,“那位先生,请你配合,麻烦把身份证拿来,让我们好备案。”

那男人不为所动。

“怎么,还不敢把身份证给人看,难不成是在逃犯?”宋嘉禾冷笑,好大的面子啊!

蓝辛凝隐约感觉这男人很眼熟,好像在什么报道中见过……

被四双眼睛围堵,只见男人坐在宋嘉禾旁边,随意慵懒地从皮夹里拿出身份证,用手机夹住,“如果我是在逃犯,那么全世界就是贼窝。”

俩工作人员接过身份证看了眼,脸色顿时大变,互视一眼,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

乖乖,这事难的……

两个的反应应征了蓝辛凝的猜想,看着人的容貌穿着和气质,非富即贵。

“你们那什么表情啊?难不成他爸是李刚?拿来,给我看看他来头到底有多大。”宋嘉禾不服这口气,伸手就去拿身份证。

工作人员连忙缩手躲开,“宋小姐,牵扯到个人信息,我们不好透露。等温先生的保释人来了,你们再好好谈谈。”

宋嘉禾撇嘴,哼,势利鬼!

温先生坐在一旁玩手机,满不在乎。

看那斯文又高冷的模样,会让人产生他是律师或者是医生的错觉。

工作人员端了茶过来。

蓝辛凝从工作人员那里借来消毒水,给宋嘉禾胳膊上的擦伤消毒,“到底出什么事了?我看这伤好像是被汽车后视镜刮伤的。”

“还不是……”宋嘉禾打算分成九集声情并茂地情景再现,没想到刚说了几个字……

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来人黑衫黑裤,身姿修长,好大而不魁梧,清贵冷漠,身姿修长,棱角分明的脸上五官深邃如海,眸光平静如水。

蓝辛凝的心“咯噔”一沉,天呐,天呐,这运气,这也太巧了……

姓温的保释人?

闪亮亮的自带光环看得宋嘉禾双眼放光,激动得拽住蓝辛凝的胳膊,“这,这不是那个那个谁嘛……”

温先生起身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可算来了你。”

蓝辛凝直接愣住了,她猜想过可能会是个大人物的,只是她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位大人物……

俩工作人员瞠目结舌。

他们知道温亦言温先生不简单,只是没想到他的保释人竟然会是另一个大人物——

聿氏的聿司南!

乖乖,怎么会是他老人家?

一晚上见到两位大佬,受宠若惊啊!

惹了温先生,青城市百分之八十的医院你就别想去看病了。

惹了聿司南,轻则工作找不到,重则滚出青城市!

俩人连忙起身问好,让人上茶上点心,还搬来了椅子。可能怕显得太马屁,还顺带给蓝辛凝和宋嘉禾搬了把。

这待遇,到底谁主谁客……

聿司南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蓝辛凝,然后慢条斯理的坐在温亦言身边,翘着二郎腿,末了还说了句,“谢谢。”

蓝辛凝被看得心里发毛,瞥开眼不看他。他是老板,她是员工,出于礼貌,她要不要去问声好?

宋嘉禾看出了的心思,拽住她衣服,“现在是下班时间,就算他是你老板,你也不能叛变!”

聿司南眉头一挑,没说话。

“有意思,难道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温先生胳膊肘捣了下聿司南,挑眉说:“不错,你这个员工很漂亮哦!”

“省点力气油嘴滑舌,就算你有聿少撑腰,今天这事你也得道歉!”宋嘉禾死犟,耐心已经被磨得差不多了。

蓝辛凝有点尴尬的干咳了声,“警察同志,既然人都到齐了,我们就开始吧。”

“好好。”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宋嘉禾在大排档吃烤串,坐在她斜对面的温先生说了句“这烤串是汤姆和杰瑞的肉做的”,成功把宋嘉禾恶心到了。

然后宋嘉禾去路边垃圾桶吐,碰巧那时一辆车经过,差点把她撞出车祸。

明白过来是温先生耍她后,宋嘉禾气得撸起袖子上阵。

于是两人从坐下来“促膝长谈”,演变成了句句伤人不见血的“恶意中伤”,一路掐架到了派出所。

“小姑娘,你是不是漏说了什么?”温先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工作人员立马说:“宋小姐,请配合我们,如实告知。”

蓝辛凝拍拍宋嘉禾的手,意思让她别紧张。宋嘉禾被问得有点懵,“你说说,我漏了什么?”

“如果不是你一直关注我,并且用眼神非礼我,我想你是不会听到我说那句话的。”某男义正言辞。

“靠!”宋嘉禾忍不住爆粗口。

双手环胸,怒视某只不要脸的男人,“我用眼神非礼你?大叔,你这张嘴是整过的嘛,比例很协调,出口成脏啊!”

“大侄女这都能看出来啊?我也学过整容,你想整的话可以跟我说。就算技艺不精,总比现在好看。”显然某男嘴上功夫不弱。

“意思是说我丑呗?”

“你这智商遗传我。”

工作人员一边忙着记录,一边不停擦汗。心里直嘀咕,这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怎么吵着吵着就变成亲戚了?

上辞恩的《情深不寿:守婚如聿》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情深不寿:守婚如聿》就可以了哦~

《情深不寿:守婚如聿》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情深不寿:守婚如聿》即可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