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易象小说《神级风水师》精彩大结局全文阅读

易象小说《神级风水师》精彩大结局全文阅读

2019-10-09 15:15:13作者:易象

易象最新小说神级风水师大结局全文阅读,主角为叶川,《神级风水师》文中的故事精彩绝伦,引人入胜,强烈推荐。易象最新小说章节试读:宅有阳阳之分,阴宅萌发,阳宅生旺,是为风水。一个风水世家子弟,偶然获得天师的传承,集古今天下阴阳风水术数于一身,通阴阳望气之术,传风水之秘;晓化煞生旺之道,藏法器之珍,开始了自己风水大宗师的传奇人生。

易象小说《神级风水师》精彩大结局全文阅读

神级风水师推荐章节阅读

神级风水师全文免费阅读

第8章 做错了什么

“青山。”

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也让青年弹跳而起,急忙迎去。只见这时,在店铺的后门,走进来一个气质不凡,相貌儒雅斯文的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身材不高,但是衣服讲究,一身改良的白色唐装,穿在身上很合体,更有几分潇洒的气度。他脖颈,更悬挂一串长长的佛珠。

一粒粒珠子,颜色发亮,色泽幽紫,更有细微的金星闪烁。这是上等的紫檀金星木珠,一粒珠子的价格,至少上万起步。

这一串长佛珠,应该是标配,一百零八颗。其中又有母珠一枚,作为佛头。佛头的材质也显眼,晶莹阳绿,熠熠生辉,应该是极品翡翠。

翡翠佛头的价值,应该与紫檀金星长串的价值相等。两者综合起来,构成一条完整的佛珠长串,其中的价格更是不言而喻。

不过佛珠再奢华,挂在中年人身上,却恰如其分。因为再奢华的东西,在中年人卓尔不凡的气质映衬下,只会沦为配套,根本掩盖不住他本人的风采。

“师父……”

青年快步相迎,眼中充满了景仰、孺慕之色:“你回来了。”

“嗯。”

这个中年人,自然是金玉堂的主人,也是整个杭州,赫赫有名的风水大师,沈成周。他实际年龄,应该有五十多,快要六十。但是保养有方,好像四十出头而已。

最重要的是,他的言行举止,很有古代文人的风范。所以,不管是达官富豪,还是有名望的画家、教授,都喜欢与之交往。

总之沈成周在杭州,抛开他风水师的身份不谈,他本身也属于杭州的名流之一。这也是青年最为佩服,努力学习的动力。

沈成周坐在专属椅子上,轻抿青年殷勤递来的清茶,随口问道:“早上,店里没事吧?”

“没,没。”青年连忙道:“一切正常,没有任何的问题。”

至于叶川拜访、买东西之事,已经让青年自动忽略掉了。在他看来,那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插曲,不用告诉沈成周,免得有辱尊听。

“没事就好。”

沈成周点头,然后提点道:“青山,你勤快、努力,把店铺照看得很好,我看在眼中,也比较满意。不过你要知道,对于风水师来说,这些都是次要的,能力才是根本。所以以后你努力的方向,应该调整一下。之前我让你看水龙经,你背下来了吗?”

“啊,这个……”

青年一滞,低头脑袋,嗫嚅道:“我背了,天天背。”

“好,你背一段,给我听听。”

沈成周道:“也不用多背,你背下总论篇,就行了。”

“总论……”

青年喉咙一吞,明显有些紧张,他努力的回忆,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关于水龙经的内容,却是一点儿也想不起来啦。

“嗯?”

沈成周目光一凝,充满了压迫力,他淡声道:“青山,你要知道,风水的学习,就是一个不断积累的过程。作为后人我们应该庆幸,几千年来,历代先贤把他们的毕生所学,不断的积累下来,编著成书。”

“这些堪舆著作,如恒河沙数,每本洋洋大观。当然,人的精力有限,我们也不可能皓首穷经,一本本的去钻研。但是有十大经典著作,却不能不读。”

沈成周掐指道:“一是阳宅风水第一书,宅经。二是风水开源第一书,葬经。三是形法派,峦头风水鼻祖代表,撼龙经。四是理气派,风水鼻祖代表,催官篇。五,雪心赋。六,博山篇。七,葬经翼。八,水龙经。九,八宅明镜。十,阳宅十书。”

“这些经典,细心研读就可以基本把握风水的精髓义理,掌握风水的流脉真传。你作为初学者,就算不能全部理解,也要通读一遍,然后背记下来。”

沈成周谆谆教导道:“这是基本功,万丈高楼平地起,你连基础都没有打好,也不要奢望登高望远,更进一步。”

“师父,我知道了,我以后肯定努力学习。”青年连忙点头,检讨自己的错误。

“说到就要做到,不要让我失望……”沈成周还想再激励几句,忽然间一阵咣铛声响,就传入了他的耳中,让他声音一滞,停了下来。

他耳朵一动,隐约感觉有些不对。

一瞬间,沈成周眉头微皱,他站了起来,在店中踱步,仔细的观察。作为风水大师,他的感知很敏锐,他已经察觉到了,自己金玉堂中的风水,似乎有一些微妙的变化。

但是这轻微的变化,到底源于哪里,还有待观察。

“师父,怎么了?”

青年莫名其妙,困惑不解。

沈成周置若罔闻,环视整个店铺,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他自己的店铺,他自己最清楚不过了。因为在店铺之内,有他亲手布置的一个,很完美的风水局。

可是现在,这完美的风水局,竟然出现了一丝瑕疵。虽然说,这瑕疵影响不大,根本动摇不了风水局的根基。

但是沈成周却想知道,这瑕疵究竟是怎么出现的。要知道昨天他在店中,都没感觉有什么异常。今天却出现了瑕疵,说明肯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

想到这里,沈成周回头,表情有些严肃:“青山,你说实话。早上,店里真的没事?”

“没啊。”青年愣了一愣,就叫屈道:“师父,我怎么敢骗你……今天早上,风平浪静,不要说客人,就是……”

说到客人,青年脸色突变,心里嘎嘣一下,就想到了叶川,还有那些不同寻常的举动。他脸色变幻,突然紧张起来。不会吧,绝对不会是他……

“青山,看起来,你有事情瞒着我呀。”

沈成周心明眼亮,自然发现了青年脸色的不自然。

“师父,我没有,我没事瞒你。”

青年急了,慌忙道:“只是刚才,有个……客人,他买了一件东西。我觉得,这只是平常的事情,没有必要特意汇报……”

“客人买了什么东西?”沈成周问道。

“就是……”

青年莫名心虚,指向了门口:“就是外面……那个葫芦。”

“什么?”

沈成周心中一震,瞳孔微微收缩。霎时,他疾步而行,窜到了门口,然后抬头一看。果不其然,悬挂半空中的一串葫芦,真的少了一个。

此时,一阵风吹过,少了一个葫芦之后,那串葫芦的分量,也轻了不少。在风力吹刮下,咣啷咣啷的响动,摇摇欲坠。

见此情形,沈成周顿时哑然,眼中浮现一抹懊恼之意。

青年是个聪明人,这个时候他也意识到,其中肯定有什么不对。他小心翼翼走来,忐忑不安的问道:“师父……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第9章 跪了

“做错了什么?”

沈成周笑了,那是苦笑。他瞥了眼青年,本身严厉斥责一顿,但是看到青年战战兢兢,心惊胆跳的模样,又不好发作。

毕竟作为风水大师,他不缺气量,这点胸襟还是有的。

“……不知者不罪,不怪你。”

沈成周长长叹气,转身回到店中,喝茶压一压火气。

然而这样的形态,却让青年如坠冰窖,身心俱寒。他打了个寒噤,急忙跟了上去,涩声问道:“师父,我错在哪里?”

他想不通啊,外面那串葫芦,难道不是垃圾,相反很重要?可是,如果真的那么重要,干嘛悬挂在外面,受风吹雨打,阳光暴晒?

要知道,当店铺关门的时候,那串葫芦也在外头的啊。真贵重,就该好好保管,收藏在店里锁起来,而不是置之不理。

青年想不明白,脑袋都快要炸裂了。

“我说了,错不在你。”

沈成周喝着茶,龙井的清香,在他的口中,却化成了苦涩。不过,再苦涩的滋味,他也只能往肚子里吞。

“这事,是我思虑不周,麻木大意了。”

他放下茶杯,神色如常。大师的风范、气度,可不能丢,“青山,买东西的客人,你认识吗?是不是,那姓章的,或姓唐的徒弟?”

整个杭州城,风水师不少。但是,能称为大师的,就只有三个人。沈章唐,他们是同行,也是竞争对手,众所周知的冤家对头。

所以沈成周发现,自己的东西,被人截胡了,第一反应就是怀疑,是不是另外的两个对头私下搞鬼,要坑他一把。

“啊……”青年蒙圈了,迷茫道:“我不知道……”

“那你知道什么?”沈成周皱眉道:“总不能,连什么人买走东西,你都不知道吧?”

“知道,知道。”青年慌忙道:“那是个……小年轻,挺白的,小白脸……他带了个朋友,浓眉大眼,很老实的样子……”

沈成周听着听着,眉头皱得厉害。什么乱七八糟的,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看到沈成周的表情,青年愈加的紧张,突然灵机一动,急声道:“对了,他好像说过,他是……风水师,来拜码头的……”

“风水师,拜码头?”沈成周眉头一扬,有些惊讶:“外来人?”

“对对对,听口音,确实不是杭州本地人。”

青年擦了擦额头的汗,恢复了几分镇静:“不过,我感觉他,好像是在说谎,而且还让我给你带话,莫名其妙的,我就没理他。然后,他就要买东西……”

“等等。”

沈成周脸色一沉,打断道:“他让你,给我带了什么话?”

“就是一句……”

青年只觉浑身发热,有一股闷火堵胸口,他咳嗽一下,低声道:“好像是什么,天柱折、地维绝,倾斜西北,山雨欲来风满楼。”

“咔嚓!”

沈成周脸色顿变,霍地站起,再也没有半点淡定从容,他失态了,惊声道:“是谁,竟然看穿了我的布局。”

青年顿时慌张错愕道:“师父,什么布局?”

“你……”

此时此刻,沈成周心思百转,表情严厉道:“青山,人家让你带话给我,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啊……”

瞬时,青年坐蜡了,百口莫辩。他总不能说,是自己狗眼看人低,觉得叶川只是无名小卒,不需要搭理吧?

知徒莫若师。

沈成周看了一眼,心里就有数了。他很清楚,自己这个徒弟的禀性。要说天赋,肯定是有一些的。要不然,他也不会看中,收为弟子。但是,由于他的存在,也难免纵容了这个徒弟的傲气,有些目中无人。

想来是青年瞧不起人,不把人家放在眼中,才没给自己打电话吧。

顿时沈成周一怒,喝声道:“于青山,我三番五次告诫你,天下之大,藏龙卧虎,要谦虚谨慎,不能盛气凌人。显然,你完全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啊。”

“师父,我没有……”

于青山惴惴不安,勉力辩解道:“是那个人……他……他……”

“说啊,他怎么啦?”

沈成周面无表情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编下去。不要忘记了,店里有监控的,回头我调录像出来,与你说的对比一下,怎么样?”

“……扑通!”

于青山骇然,直接跪下了,哭腔道:“师父,是我错了,是我自作主张,没把那人放在眼中,才铸成大错。”

“……哼!”

沈成周脸色稍霁,如果于青山继续知错不改,那肯定是火上浇油,助长他的怒火。但是,于青山下跪认错,他怒气反而散了大半。

“……起来吧。”

一会儿,沈成周重新坐下,挥手道:“跪着,像什么话……”

于青山眼泪摩挲,感激的站了起来,然后就听见沈成周继续道:“晚上回去,你写一篇五千字的检讨,反省自己的过错,明天一早交给我……”

“啊……”于青山脸色垮了,他宁愿再跪着。可惜,沈成周的决定,不会以他的心意为转移,检讨他写定了。

“师父……”

不过于青山还是心有不甘,忍不住问道:“那个人……他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还有,外面挂着的葫芦,又有什么作用,很值钱么?”

不搞清楚这些问题,他心中不服啊。

“本来,这些问题,我是不应该告诉你的。毕竟,你的层次不够,早早知道了,也没什么好处。不过,我也知道,要是我不说明情况,怕你心里刺,埋怨我这个做师父的……”

沈成周这话,却让于青山诚惶诚恐。

“师父,不会,绝对不会。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怎么会有半点怨言。”

于青山信誓旦旦道:“就算你不说,我也能理解……”

“你理解才怪。”沈成周瞥眼,轻哼道:“我也年轻过,岂能不知你的心思?年轻人,哪个不是心高气傲,觉得自己是天才,无所不能。从来不会怀疑,自己行不行,只会怪师父留一手,不教真传……”

“没有,我从来没这想法。”于青山叫冤。

沈从周却不理他,只顾说道:“我要说了,你注意听。实话告诉你吧,在金玉堂之中,有一个风水局……”

第10章 一禅

在沈成周教育徒弟的时候,叶川与张扬还在街上走着呢。

张扬一边走,一边迷惑不解道:“叶川,我想不通,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怎么花这冤枉钱,买这个破烂玩意儿。”

“我喜欢……”叶川笑意盎然,十分开心。

“……”张扬顿时无语,半晌才说道:“你厉害,你是土豪。不过吧,我觉得你有点儿受虐症。人家这样骂你,这样鄙视你,你还花钱买他的东西,简直不可理喻。有这钱,还不如直接送给我呢,我还记得你的人情。”

“滚犊子!”

叶川顿时白眼:“我又不是真傻,怎么可能给他送钱。看着吧,等他师父回来,那个家伙肯定要倒霉。”

“为什么?”张扬脚步一滞,惊声道:“你还想闹事?”

“我是文明人,能闹什么事……”叶川沉吟了下,问道:“你懂鉴赏法器吗?”

“呃!”

张扬愣了一下,这才吞吞吐吐道:“叶师傅教过我……但是,我努力学习了,才懂一点皮毛而已,不是很明白……”

“这样呀。”叶川点头,表示理解。要知道,风水这个行业,非常的讲究天赋。没有天赋的人,哪怕是皓首穷经,研究一辈子,也不会有什么收获。

比如说,镇上也有一些人,跟着他的爷爷学习风水之术。他爷爷认真教了,那些人却一直学不会。所以这些人经常在私下,诋毁他的爷爷,觉得他的爷爷藏了一手,私心作祟,没有把真本事传授给他们。有的人干脆说风水没用,那是迷信,骗人的玩意。

对于这些言论,他的爷爷曾经苦笑告诉他,自己并没有私藏。事实上风水传承几千年来一直没有断绝过,书还是那些书,理论就是那些理论。

在古代,那些风水理论什么的,可能还是各家的不传之秘。但是现代资讯发达了,大家也变得开明,也不会敝帚自珍。所以,各家的典籍,在市面上基本能够找到。

只要有心人认真钻研这些书籍,肯定有所收获。

但是有的人,天生学不会,真的没办法。就好比数学,有人一点就透,再复杂的公式定理,在他们的眼中,就是十以内的加减法,没有半点难度。可是在一些人眼中,数学简直就是噩梦,死都理解不了。

风水也是如此,没天赋的人,只能在外面徘徊,难以入门。有天赋的人,却是如鱼得水,任其遨游。

张扬说自己略懂皮毛,也算是有天赋的人啦。

叶川笑了一笑,才打算述说铁皮葫芦的奥秘。就在这一瞬间,冷不防一个圆亮的光头,就在旁边突然钻了出来,挡在了两人的前面。一个年轻的小和尚,笑嘻嘻的合手拜道:“阿弥陀佛,两位大哥好……”

“咦?”

叶川愣了,有些意外,“你……小……师傅,你叫我们吗?”

“我叫一禅,是一元寺的弟子。”

十七八岁的小和尚,脸上的稚气未脱,有些青涩。不过阳光的笑脸,帅气的五官,素白有僧袍,却给人清爽的印象,充满了魅力。

“一元寺?”叶川转头问张扬:“……你知道不?”

“没听说过。”张扬迷茫摇头:“只听说过灵隐寺、法喜寺、永福寺之类。没办法,杭州的寺庙挺多的,有些记不住……”

“咳,咳。”

一禅尴尬解释:“一元寺,只是小寺庙,位置偏僻,名声不显……不过,我坚信,迟早有一天,不仅是杭州,包括全国范围内,都会知道一元寺名声的。”

“……有志气。”张扬没诚意的夸赞一句,然后话峰一转:“小师傅,你叫我们,是想化缘么?真不好意思,我们没带钱包……”

“不不不……”

一禅连忙摇头,然后撇开张扬,看向了叶川。他青涩的脸上,浮现一抹敬意:“大哥,你刚才在金玉堂讲的话,我在外头听见了,说得真好哇。”

“什么?”叶川一怔:“我讲了什么?”

“天柱折,地维绝,倾斜西北,山雨欲来风满楼。”一禅复述之后,一脸佩服之意:“总结得真好,高明啊。”

霎时,叶川眼睛微亮,多了点笑意:“你明白其中的含意?”

“我不懂……”

一禅老实承认,然后道:“不过,我师父懂,他以前到过金玉堂,探得其中奥秘,并且把其中的含意告诉了我,我才明白过来。只是我觉得,他讲得有些散,感觉没你总结得那么精确到位。”

“哈哈。”叶川笑问:“一禅,你师父是哪位高人?有时间的话,我想去拜访一下。”

“我师父法号白石,是一元寺的主持。”一禅笑逐颜开:“如果他知道,大哥你去拜访的话,肯定很高兴。对了,还未请教,两位大哥怎么称呼呢?”

“我叫叶川,他叫张扬。”叶川随口介绍,与一禅谈笑风生,颇有一见如故之感。

旁边,张扬却蒙圈了,他呆了半晌,终于忍不住抗议道:“我说两位,你们能不能先告诉我,你们在聊些什么?”

“张扬大哥听不明白?”一禅也有些发愣。

“什么天柱、地维,哪个听得明白啊?”张扬迷茫道:“况且,现在是青天白日,哪来的什么山雨风满楼。”

“他是学徒,懵懵懂懂。知道的,又没告诉他,不清楚也正常。”

对于一禅的疑惑,叶川一句话就解释清楚了。

“难怪。”

一禅恍然大悟,然后好心解释道:“张大哥,我们是在聊金玉堂的风水形局,叶大哥讲得真好,妙到毫巅。”

“金玉堂……风水形局?”张扬睁大了眼睛,又惊又奇。

叶川笑了笑,然后招呼道:“一禅,我们找个地方,喝杯茶慢慢聊吧。”

“好呀。”一禅笑眯眯道:“叶大哥,我知道附近有个茶馆,那里的龙井还算正宗,我请你品尝一下。对了,还有这个铁皮葫芦,叶大哥你非要买下来,肯定有什么门道。我看不懂,所以想请教一二,不知道叶大哥能不能予以指点。”

“没问题。”叶川一口答应,没有半点迟疑。他本心上,对于同行的交流,他是比较欢迎的,没有敝帚自珍的念头。

一会儿,三人来到地方。茶馆的环境清雅,复古的装修,一个个茶座,以镂空的屏风隔开,还有一串串珠帘遮挡,很有意境。

在三人坐下之后,服务员也及时端上了一壶龙井,还有一盘干果。

“一禅。”叶川喝着茶,笑道:“你是和尚,对风水,也感兴趣?”

“这不奇怪。”一禅回应道:“唐代的浮屠泓,元末的目讲僧,都是和尚,也名留青史的风水师。所以说,研究风水,与自己的身份,没关系。”

“有道理。”叶川很认同。

“你们别客套啦。”张扬忍不住插话,有些急切道:“你们快说说看,那金玉堂的风水形局,到底是怎么回事?”

易象的《神级风水师》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神级风水师》就可以了哦~

《神级风水师》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神级风水师》即可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