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

2019-08-30 13:58:16作者:蓝枫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内容感人,文笔成熟,姜城的故事《转身爱情已沧桑》从这开始诉说:一场高中单身派对游戏让他们在爱情的漩涡里挣扎,爱与恨的交织,友情与爱情的抉择,如同溺水一般,没有疼痛只会让你渐渐的失去力气直到死亡。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似乎注定要丢失一颗少女心,姜城等了三年却等到简凡订婚的消息,简凡挣扎了三年回来看到的却是姜城披婚纱嫁给自己的对手,简凡的步步紧逼,肖宇民的精心算计,让姜城痛苦的挣扎着,父亲溺水,母亲病逝,流产一连串的打击她会选择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一切?何璐不可救药的爱上了眉目如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

转身爱情已沧桑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六章

“我记得你之前还在上大学,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不想回学校”

“那好吧”

宇民摸了一下下巴表示同意。

“等过几天你的心情好点了,让云姐带着你熟悉熟悉周围的环境,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让云姐陪着就好”

“我想去上班?”

她脱口而出,她知道自己的要求他不会答应的,可她还是想去试一试。

“·········”

“芸姐去准备洗澡水吧,顺便给夫人准备点儿小米粥和一些易消化的食物”

“好的,先生”

“不用了”

芸姐抬头疑惑的看着她。

“我在酒店吃了点东西”

她有礼貌的说,冲着芸姐淡淡的笑。

芸姐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微胖的女人,长的不算漂亮,但是性情温柔,小时候和肖宇民家是邻居,因为农村这几年的变化,家里不需要很多的人种地,她就来到城市打工,在城皇做清洁工被肖宇民认出来了,就到他这里做了管家。

虽然说了不饿,可芸姐还是准备了一些江南的小菜和小米粥,肖宇民去洗澡了,姜城不知道该做些儿什么就坐在那里喝了点粥。

“芸姐”

浴室里水哗啦啦的流着,姜城裸着身体用自己之前的晚礼服包着身体贴着门说。

“怎么了,夫人”

“我的·······我的衣服还在之前住的地方········”

姜城咬着嘴唇尴尬的说,刚才一直觉得哪里不对,现在才想起来原来洗澡的时候没有发现自己是没有拿换洗的衣服的。

“你的衣服先生已经准备好了,在浴室左边第二个柜子里,你挑一件就可以了”

“哦”

姜城呆呆的回答,木头般走到芸姐说的地方,打开柜子里面各种款式的白色睡衣整齐的挂在那里,下面还有一些儿贴身的衣服,她的脸不自觉得发烫,难道这些儿也是他买的?

转过身来,梳洗架上左边是他沐浴的东西和洗刷的东西整整齐齐的摆在那里,都是同一个英文牌子,她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但是从瓶子的外观来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右边是尚奢系列女性护肤品,还有其他的洗刷用具,白色的毛巾还带着刚洗过的薰衣草香味,看着他准备的这一切,姜城的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

“洗好了”

客厅里华丽的琉璃灯已经关掉,只剩下一盏夜灯亮着,姜城穿着白色到大腿根部的睡裙站在那里,脚踩在纯兔绒的地毯上,其他人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她突然感觉好孤独,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又不好意思去打扰别人。

呆呆的站在那里,只能等,等别人想起她,头发上的水珠顺着脖子一颗颗的流下,她微翘的眼睫毛如羽扇一般舒展着。

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让她猛地一惊,转身手里的毛巾掉到地上,忘了该说些儿什么什么,只是大大的眼睛看着穿着白色浴袍的男人。

“走吧”

谢天谢地姜城没有迟钝到再问一句去哪里,手被他握着跟着他一步步的朝着楼上走去。

黑白色为底色的装饰,因为结婚而添加了一些红色的元素,显得不那么冰冷,姜城站在梳妆镜前看着这个从此要生活的房间,胖嘟嘟的脚趾轻轻地贴着白色的地毯。

温和的风吹着头发,温热的手轻轻地抓着她的头发,镜子中的男人眼神柔和的拿着吹风机安静的吹着她的秀发。

再说谢谢就显的见外了,这个人是自己的丈夫,自己一辈子的依靠,她闭着眼睛享受着他的温柔,把脑子里关于简凡的记忆埋藏。

蝴蝶锁骨在半透明的睡衣下若隐若现,松散的蝴蝶结在腰间系着,已经两点多了,他们还没有休息,也许彼此都在想着什么,过了今天他们的身边都会多一个人,下了班再也不是孤独一人,会有一个人等着你,盼着你回来,在下雨天,会有人为你撑起一把伞,陪着你一步步的走回那个叫着家的地方。

灯被关掉,整个黑夜里只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姜城的心砰砰直跳,虽然知道这一刻会到来,可当真的面对的时候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拒绝吗?可作为一个妻子,这是义务。

“姜城,我·······”

他的声音有些儿沙哑,手一寸寸的顺着姜城的肩膀往下游走。

“嗯”

姜城慢慢的解开腰带,如蚕丝睡衣如一阵清风吹过般落下,散落在白色的地毯上,凝脂般的肌肤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淡淡的光泽,乌黑的秀发垂到她的小腹位置,半遮盖住令小女生的双峰。

他带着薄茧的大手一点点的拂过他的发丝留在她的肩膀上,顺着她的蝴蝶锁骨缓缓地把她平躺到床上,越来越近的距离,她渐渐地闭上眼睛,带着烟草味的气息越来越近的靠近她柔软的唇。

“简凡,简凡”

她的心在哭泣,她在心里一遍遍的念着那个无数次念过的名字,像是在黑夜里迷路般寻找着简凡的身影,又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他,拒绝不舍的交织,她的手紧紧的抓着床单,不让自己哭出声,一颗滚烫的泪滴顺着她的眼角落到枕头上。一个温热的吻落到她的锁骨上。

手机铃声欢悦的响起,越来越急促,肖宇民条件反射的起身出去接了电话,之后就没有回来。

姜城平躺在柔软的双人床上,颤抖的拉过被子严严实实的包裹住自己的身体。

 

第十七章

一尘不染的天空像是被漂洗过一样,如一滴似落非落的淡蓝色水滴,如烟般的云随意的散开,带着点儿懒散,在这水中嬉戏,金黄色的树叶轻轻地摇曳着,地上落了一地的金黄,像是童话的世界。

明英,一个升学率98%的高中,我从来没想过我会走进这里,而且是以其中一员的身份站在那里。

蔚蓝的天色几朵白云自由自在的漂浮,金黄色和橙色交织的树叶随着风的吹拂,断断续续的落下来,像一幅美丽的画卷。我想如果可以在高空俯拍的话,那一定可以拿摄影第一的。

即使是开学没多久,但大家已经开始进入学习状态,在校园里很少有人走动,美丽的景色缺少了像我这样慵懒的人来欣赏。

翻看着一张张的底片,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对我来说那是最好的时光,我可以记录我在这里的每一天,我想等我老了,就把它们贴满我的小屋,这样我永远记着这个秋天,记着你。

秋叶覆盖下,如果不仔细辨认几乎看不到那条灰白的小径,他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柄树叶,像亚麻色的离子烫发下那双魅惑的眼睛低垂的,微微分开的双唇,像清晨的玫瑰花瓣,手斜插入口袋里,漫不经心的走在树叶上,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一般。

抬起头看着蔚蓝的天空,一只鸟飞速而过,只听到它的叫声,听到鸟叫声,余光处都是橙黄色的树叶,他渐渐地垂下头,带着一丝苦笑。

“你早就知道了?”

“简凡,你听我说,不是的,我········”

“我们分手吧”

所有的回忆就像是这漫天飞舞的树叶,不管多么努力终究是要落到地上的。

他伸出手接住一片树叶,就像是接住了自己的朋友一般,轻轻地捏着叶柄,低头轻轻地嗅着它略带苦涩的味道。

整个世界都是黄色的,没有一点儿的生机,这是何璐最近常说的一句话,姜城却不这样认为,她很喜欢刘禹锡那句“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黄色的树叶像童话世界,红色的枫叶堪比火的热烈。

她最爱拿着单反去拍下这一个个的画面,她说:“美丽的事物都是遭嫉妒的,不长久的,我要用相机记录下每一个美丽的画面,这样它们就不会消失了”。

作为考入明英的奖励,父亲给她买了一个单反,她很喜欢,她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拿来拍照,她很享受这个过程,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将来当一个摄影师,可惜这个小小的愿望她从来不敢和人分享,她害怕如美好的事情一样说出来就没了。

酒红色的宽松外套,洗的发白的牛仔裤,乌黑的短发,如给她圆圆的脸庞镶嵌了一道黑色的边,她眯着一只眼单膝跪地挺直腰板泛红的手指微微一点标准的按下连拍键,不远处红枫落满地面的画面定格在她的底片中,永远的保持着它的美丽。

她得意的翻看着自己刚才照的照片,露出大大的微笑,那种笑不带一丝的杂质。

黄色的树叶像蝴蝶一样翩翩起舞,又没有声息的落下。

简凡的人生也像这落叶一样被操纵着,就像他不想来这里上学,而父亲的话却从来不能反抗,渐渐地他习惯了,习惯了顺从,他从来没想过会遇到一个人,为了她,他会反抗这十八年不变的宿命。

姜城对拍照要求很高,她可以为了拍一个美丽的日出在山上住好几天,也可以为拍出一幅美丽的风景而在同样的景色上拍几十遍,她不喜欢在相框中只有一个颜色,她觉得生活就应该多姿多彩,她在认真的调着光线,今天的阳光很好,曝光有些儿厉害,阳光耀的她眼睛睁不开,她移动着相机,浓密纤长的眼睫毛像小扫帚一样触动着玻璃片,眯着眼睛去看相机屏幕。

简凡的影子就是这个时候出现在她的视野里的,不,准确的说是出现在她的相机里的,在一片黄色中,他的黑色风衣随风飘摇,他站在那里眉宇间带着淡淡的忧愁,即使距离这么远,她也可以感受到。

低头像是在沉思,姜城机械的转动着镜头,一点点的看清他的样子,心不自觉地漏跳了半拍,淡淡的眉毛,高挺的鼻梁,粉色的薄唇,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这么大胆,偷偷的去看一个陌生的男生。

她的手不自觉得抖了一下,就拍下了这张让她和简凡联系在一起的照片。

“姜城!活动要开始了,你快点儿”

何璐气喘吁吁掐着腰站在不远处说,脸上带着细细的汗珠,自己就是去了趟洗手间的功夫,姜城就找不到了,她强烈的压制住要砍死姜城的心情叫着她。

河东狮般的吼叫把姜城从思绪中拉回,她才想起早上答应何璐的事情,匆忙应了一声赶紧收好相机却不舍的又看了一眼哪个方向转身跑着离开,她不知道就在同时那个人也看向了她,而且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不断飘落的落叶中。

 

第十八章

“真不知道死气沉沉的秋天有什么好看的,值的你每天废寝忘食的去拍,我就上趟厕所的时间你就没踪影了·········”

“·········”

“咱学校帅哥本来就少,你再不主动出击,我看连渣男都得到不得”

两个人跑着,何璐一边嘟囔着,恨不得撬开她的脑袋看看她在想些什么。

何璐简直要被姜城气死了,人如其名,每天就像是背了一座城一样,做事磨磨蹭蹭。她真的觉得挺佩服姜爸的,太有先见之明了。

她们一路小跑还是错过了时间,她们眼睁睁的看着前面的两个女生笑嘻嘻的进去,而他们只能被烂在外面。

“我明明看到她们进去了,为什么我们不可以”

“她们是学姐”

“拜托拜托,帅哥,你看你长的那么帅,就让我们进去吧”

里面的音乐断断续续的传出,尖呼声不断,何璐踮着脚尖眨了眨眼朝里面张望,只是一眼她就无法移开目光,里面好多帅哥啊。

“我知道你说的是事实,不过还是不行,部长说了,活动开始后只准出不准进”

何璐一边压制住对我的愤怒,一边好声好气的对着门口的负责人说。

“有什么可神奇的,不过就是一个看门的”

何璐嘟囔着,眼神里的怒气越来越盛,何璐身高一米七多,穿着小高跟站在那里,那个男生还比她低点儿。

脸上长着几颗青春痘还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的男生一副军令不可违抗的神情说,像是一个武士一样站在那里,伸手拦着前面的门。

“妹的,来句痛快的,你让进不让进啊”

“不行”

简单强硬的两个字。

如果不是因为要等我,她一定会在这天告别单身的,我绞着衣服一副等着被骂的样子低着头看着地面。听着他们之间越来火药味十足的对话。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说了我们不是故意迟到的,你是成心不让我们进去的吧,你这人脑袋是不是被门缝挤过,我好声好气的跟你说你听不懂是不是,非要我把你骂的狗血临头你面带娇羞的才请我们进去是不是········”

何璐妙语连珠的一段话,不给那个男生一句反驳的机会,她的原则是即使自己进不去也不会让他好过,至少让自己肚子里这顿无名火给发泄掉。

也许是外面的声音太吵,也许是巧合,徐风离开会场从里面走了过来。

“怎么了?”

淡淡的口吻却止住了他们的争吵。

“部·······部长,他们迟到了还非要进去”

那男生不屑的看了何璐和我一眼,可能是被何璐给骂的了,这会儿说话都不伶俐了。

我始终低着头,不敢去看她们,我知道这个时候的何璐是怎么也劝不住的,况且我还是导火索,如果我一旦开口,很快就会让她想起这件事的始作俑者,炮头就会朝我而来。

“我说了我们临时有事所以来晚了,而且只是晚了几分钟而已,干嘛非要········”

何璐激情四射的还没有说完的话咽了回去,如果说何璐刚才是想大闹天宫的话,那她现在只是安静的打量着眼前的男生,眼睛都忘了眨。

深黑色的头发充满男生的干净自然气息,斜刘海短发修饰长脸型,简单定位烫发设计,略显蓬松,亚麻色的针织衫配着白色的衬衫手斜插入口袋站在那里,脸上带着淡淡的不悦。只是一瞬就没了。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徐风,那就是美,两个字那就是尤物。

她打架的姿势停在那里,手指半悬在空中朝着他的方向,直到注意到他的目光停留在她的那只手上,她才尴尬的收回。

一秒钟变淑女,说的就是何璐这样的女生,她捋了捋头发,带着淡淡的微笑站在那里。

“让她们进去吧”

他深红色的厚嘴唇轻轻分开,吐出几个字,转身离开。

我是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抬头的,正对上他的眸子,我看到他的步子顿了顿,我赶紧低下头,生怕自己再做错什么事。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到徐风,我从来没想到我会记住他的名字,也许像何璐说的长的帅的都是在女人心里留下痕迹的。

妈妈说厚嘴唇的人是多情的,我对他的印象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我低着头跟在何璐的后面进去,何璐像个兔子一只脚跨入门内像是想到了什么又猛地退了回来,害得我一下子撞到了她的背上,忍着痛却不敢说一句话。

“帅学长,你好,我叫何璐,你呢?”

何璐浅浅笑着很淑女的和徐风打招呼,看到被自己弄的皱皱的羽毛袖子说,尴尬的袖子拉了下来。

“徐风”

很简洁的回答,嘴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我瞪了他一眼,我知道他是看到了我刚才的囧样,我在心里埋怨着何璐。

“快点儿,姜城,你又灵魂出窍了”

何璐在里面叫着我的名字,我抬起头才发现这里只剩下我和徐风两个人,他如刚才那样盯着我看,我感觉怪怪的,明明我不认识他,可他看我的眼神是那么的复杂,像是我们认识了很久一样。

我应了一声对他点了点头快步朝何璐而去。

“姜城”

徐风看着姜城的背影重复了一声,那一声很轻几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却在他的心里荡起了涟漪,他吩咐了几句尾随着进去。

 

第十九

浓郁的爱情气氛充斥着这里,满眼都是粉色,紫色的气球,很醒目的在进门相对的墙壁上镶嵌成“ILOVEYOU”的图案,鲜红的布条上写着白色的字:告别单身,牵手一生,彩带飞舞,音乐悠扬。

人群中几组被抽到的男女背对着背在挤气球,气球的爆炸声,笑声,欢呼声一片,主席台的位置,不断有人发出呐喊的声音,涌动的人群推搡着我和何璐,渐渐地把她的不快冲散。

浓妆艳抹女生跳着火辣的爵士,随着音乐的鼓点扭动着腰肢,灿烂的笑容看向周围的帅哥,寻找着自己的猎物。

何璐在人群后蹦着点起脚尖朝里面望去,拉着我说里面有多好玩,其实我什么也没看到,如果非要让我说看到了什么,那就是人头,人头!

“姜城,你看那个,那个长的很帅有没有”

“姜城!你看”

“什么”

周围的音乐声混着笑声显得有些儿噪杂,我听不清何璐说的什么,只断断续续的听到好帅好帅······

“我说那个人,那个帅哥在台上,他身边的女生是不是他女朋友啊”

“不管是不是他女朋友,只要她们没有结婚,那我就要去和她竞争,幸福是靠自己把握的”

我还没有开口,何璐就自顾自的说着,这句话我记得很清楚,只要喜欢那就去争取,不争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在乎。

“我们请这次活动的策划人徐风学长唱一首歌好不好?”

不知道是哪个女生谁拿着话筒大声的说了一句,下面人群轰动,鼓掌声一片,连身边的何璐都在鼓掌,尖叫。

听到徐风的名字,我的心猛漏跳了半拍,我偷偷看了眼何璐,她的笑容明媚,连眼神里都带着期待,我知道她喜欢上了徐风学长,像小说里写的那样。

三年了,徐风当了三年的学生会主席和文娱部部长,他从来都是组织活动却从来不参与活动,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今天不知道是谁这么胆大,也许结局如以前一样。

一秒两秒········不知道停顿了多久,周围变的有些儿压抑,连坐在他旁边的女生脸上都带着尴尬,试图站起来解围。

“我不知道今天活动我还有节目”

他的手缓缓地抬起,接过话筒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一米九多的身高,站在那里,像是一个黑色的标牌,他的脸微红,显得有些儿害羞,不自觉得舔了舔嘴巴说,嘴角的笑若有若无,逆光照在他的脸上,泛着淡淡的光泽,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的眼睛里有着淡淡的忧伤,那种忧伤被锁在心里,不轻易的流露出来。

下面抗议声一片,催促着他不要推辞,女生们更是满怀期待的叫着他的名字,有的双手握在一起放在下巴的位置做崇拜状。

来这个学校两个多月了,徐风这个名字也听无聊的女生们议论过,之前我对他的了解就是高三的学长,很帅,家里很有钱,单身,在学生会工作。

其实我对徐风唱什么歌一点儿期待也没有,我只是想快点儿结束这个活动,继续去拍风景,如果不是何璐使用了杀手锏,我是不会来这里的。

想把我唱给你听

趁现在年少如花

花儿尽情地开吧

装点你的岁月我的枝桠

谁能够替代你呐

趁年轻尽情的爱吧

最最亲爱的人啊啊

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

我把我唱给你听

把你纯真无邪的笑容给我吧

·········

“徐风学长,我爱你!”

“徐风,我喜欢你!”

“爱你,我的徐风!”

·········

在大家的议论中,徐风在上面深情的唱着,磁性的嗓音低沉却带着淡淡的忧伤,他像是在回忆什么,灯光打在他的身上,显得更加的孤单,他没有因为女生们的欢呼而向她们打招呼,做着大明星的装腔作势,他只是静静的唱着,歌声或远或近,像是把人带到海边,突然又到了炙热的非洲。

说实话他唱歌很好听,下面女生的尖叫声越来越离谱,震的我不得不捂着耳朵才可以站稳。

“姜城,你快看,好多人上去和徐风学长拥抱”

“嗯”

“姜城,我也好想上去被他抱一下,他的怀抱一定很温暖,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带着淡淡的香味”

说着何璐就开始自我投入的环抱着自己,幻想着他的怀抱。

“哦”

“姜城,我感觉我不能呼吸了,我的整个小心脏都是徐风学长的影子,怎么办,怎么办,我爱上他了”

何璐捂着脸颊不住的转来转去说,眼神一直盯着台上的徐风说。

“哦”

不管何璐说什么,姜城都是机械的回答一下。

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去喜欢一个男生,不就是一个男生吗?比其他男生歌唱的好点儿,长的帅点儿······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闪过一个影子,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生,他是明英的吗?他现在也在这里吗?或许我们只是如公交车上的乘客一样,人海茫茫中的相遇只是一会儿就离开了,一点儿痕迹都没有留下。

 

第二十章

“现在我们开始游戏环节,大家看我左手边的蓝色盒子,里面装的呢是在场的所有男生的编号,对应的呢,我右边的红色盒子里是所有女生的编号·······”

身着湖蓝色抹胸礼服的主持人宣布着这个游戏的规则,下面的人认真的听着,不住的看自己的编号,主持人每念一个号,下面都尖叫一下,心也是七上八下。

我是一个从来没被幸运女生青睐过的女生,这种靠抽号绑在一起的游戏我一点儿也不担心,可心还是随着那一个个被抽出的号而起伏着。

“111号女生”

主持人念出这个号,我的大脑嗡嗡的,手里的编号被我紧紧的捏着,手心像是一个小喷泉一样不住的冒出冰凉的手汗,脚步像是灌了铅一样怎么也动不了,心也不敢跳,像个雕塑一样站在那里。

“111号,111号女生在哪里?请抓紧时间出来和大家打一个招呼”

主持人面带笑容的扫过一片片人,鲜红的礼服在风中轻轻飘动,左右摇摆,白皙的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下胜雪。

大家互相看了看,还是没有人说话,我像是做了亏心事一样,低着头脸火辣辣的,仿佛要窒息一般。

“那好,我们重新再·········”

主持人面带难过的说,低下头准备再抽取一张。

“等一下!111号在这里”

何璐抓着我的手举起来,像是中了百万大奖一样得意的看着前面,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想要逃走。

腾地一下我感觉我的血液在逆流,脸好烫,头好晕,腿好软······周围几百双眼睛同时看着我,前面那条让出来的路显得好窄,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中间的,站在那里低着头看着脚前的一片空地。

何璐鼓励的眼神,她的动作都在告诉我,她在为我加油,可我的心思全不在这里,我只是想快点儿离开。

“现在我们来抽取男生,谁会是今天最后一位幸运的男神呢,19号,19号男生在哪里呢?”

“今年的学弟学妹们都比较喜欢玩神秘哦,19号男生,你难道忍心让你的女生在台上久等吗?”

主持人环顾着四周笑着说,可眼神渐渐带着尴尬,看来又是一个弃权的人。

弃权了吗?一连串的疑问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我的心还是有一点点的失落的,自己或许是这个活动举办以来第一个灰溜溜走下去的女生吧。

不喜欢的偏偏参与了,参与了却是灰溜溜的下去,我感觉整颗心正在凌迟,为什么为什么要那么的尴尬。

我紧紧攥着拳头,指甲深深嵌入肉体,嘴巴紧紧的闭着,用力的咬着牙齿尽力不让自己显得的脆弱,我害怕,我害怕我一松口眼泪就会落下来,我感觉咬的嘴唇都要破了,手指渐渐失去了感觉,眼睛好干好涩。

有人说,身上痛了,心就不痛了,我安慰着自己,可那颗心却骗不了自己,她感觉自己的心越来越沉,她很好奇,19号男生是谁?为什么要我这么的难堪,不喜欢,为什么要抽取那个号码。

“是我”

我感觉自己化作了一汪春水一点点的滑落,没了支撑,周围的一切越来越炫目,那个声音在安静的会堂里传了出来,绕过人群进入我的耳中,让我冰凉的心渐渐地温暖,也给我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心酸酸的,暖暖的。我的脚步渐渐不再麻木,努力的站直。

黑色的风衣轻轻摆动,他的脸渐渐地清晰,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一步步的靠近我,我的心随着他的脚步跳动着,发出一个声音:“真的是你吗?”

“不是我还会是谁?”

他温柔地撩起我脸上散乱的发丝,在我的脑袋上轻轻地敲了一下,猛地揽着我的腰,逼迫我和他对视。

坐在主席台上的徐风紧握的拳头渐渐地松开,轻松地端起桌子上的水杯轻抿一口,眼神不再看着她的方向。

何璐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在心里刻画着他的每一个表情,希望他可以抬头看到自己,正如自己看着他一样。

当在最无助的时候受到一点点的感动眼泪就会变成水,肆无忌惮的流淌,我相信这句话,所以我并没有去擦眼泪,让它尽情的流。

我的心是高兴地甚至还是激动地,我看着他一步步的走过来,在他开口之前抱住了他,委屈的哭了,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像个婴儿一样。

也许是被我的举动惊住了,他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被我抱着,保持着僵硬的姿势站在那里,在大家的欢呼声中我只记者我是被他横抱着朝下面走去,我大脑一片空白。

“下面我宣布2008年:告别单身,牵手一生活动现在开始,希望这十对被抽到一起的情侣可以假戏真做,成为甜蜜的恋人”

主持人在大家的骚动声中说说着这次活动的结束语,音乐声伴随着雪花般的花瓣悠扬的响着,我听到的只是他的心跳声。

简凡的出现把本来被徐风两个字萦绕的会场变的更加的热闹,如果说徐风是一杯清茗的话,那简凡就是那最刺激的龙舌兰。

蓝枫的《转身爱情已沧桑》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转身爱情已沧桑》就可以了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