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蓝枫的小说是转身爱情已沧桑-姜城

蓝枫的小说是转身爱情已沧桑-姜城

2019-08-30 13:58:17作者:蓝枫

由蓝枫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姜城的小说是《转身爱情已沧桑》,本文转身爱情已沧桑非常值得推荐。文章节选试阅读:一场高中单身派对游戏让他们在爱情的漩涡里挣扎,爱与恨的交织,友情与爱情的抉择,如同溺水一般,没有疼痛只会让你渐渐的失去力气直到死亡。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似乎注定要丢失一颗少女心,姜城等了三年却等到简凡订婚的消息,简凡挣扎了三年回来看到的却是姜城披婚纱嫁给自己的对手,简凡的步步紧逼,肖宇民的精心算计,让姜城痛苦的挣扎着,父亲溺水,母亲病逝,流产一连串的打击她会选择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一切?何璐

蓝枫的小说是转身爱情已沧桑-姜城

转身爱情已沧桑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

灰蓝色的落地窗倾泻而下,随意的拉开了一部分,外面夜已经来临,泛着淡淡的灰色光芒,阳台上微风吹拂,泛着点儿凉意,高大挺拔的身影和黑色的夜幕融为一体,轮廓显的有些儿寂寥。

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忘记过那天,2008年的七月七日,那张泛着阳光的笑脸再也回不来了。

灰色的烟雾一圈圈的荡开,触摸他微翘的发丝,他的眸子黯然看着远方,一点红在手指间一闪一亮。

室内一盏卡通台灯发着柔和的光,一阵风吹过,刮的墙上的挂历刷刷的响,一本素描在灯光下惊悚的翻滚着,一张少女的容颜出现在灯光下,凌乱的线条深浅不一在她的身后勾勒,她的笑容如同冬日里的阳光丝毫不受影响。

七月四号,和日历上的日期一样,作画的日子是七月四日,之后再也没有一张画,翻动着的白色素描纸,刷刷作响,像是失恋女子发疯的拍打着问为什么为什么······

他的白色衬衣泛着淡淡的寒气,他竟在这里站了一夜,像雕塑般一动不动,直到黎明的第一束阳光照在他的身影,他抬起眸子看着火红的太阳,耀眼的红色。

阳光的光晕散开,耀着他的眼睛,渐渐地看不清远处的风景。

她说她最喜欢红色,每天活的死气沉沉多没意思,她穿红色,自己心情好,看到的人也会心情好,她总是有很多独特的逻辑,而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老师说今天来了一个新同学,想必就是她吧,他没有抬头,继续算着一道物理题。

苏晗拥有谈吹可破的肌肤,一双黑宝石般的大眼睛配着那精致的五官,她站在讲台上介绍着自己,享受着如同在T台上一样的荣耀。

他?只有他没有抬起头看她,不管她的嗓音多么的好听,他始终没有抬头,她的眉头皱了一下,属于少女的好强心驱使着自己去关注他。

最偶然的意外也有它的必然性,无意的一眼她却记住了他的脸庞。

作为段一,徐风的各科成绩都是极好的,只是太闷,苏晗一步步的走近,而他却没有注意到。

物理课本落到地上,两只手同时伸出,在那一刹那又极度协调的停下。

他松了手,抬起头。

弯着腰,那双枚红色的靴子映入他的眼帘。

红的夸张的及腰卷发,刺眼的红色连衣裙,还有那双玫红色的呢子靴子,甚至她的唇彩眼线也是红的,可见她是多么的喜欢这个颜色。

“对不起”

苏晗把书放到他的课桌上,笑着说,月牙儿般的笑暖暖的。

“没关系”

他愣了一下,冷了冷的说了句,继续在纸上写着习题。

她局促的站在那里,直到老师的声音响起,她转身坐在他身边的位置。

·······

“你叫什么名字”

“徐风”

“你一直都很喜欢学习吗?”

“嗯”

“书本有那么好看吗?”

“········”

“你家住哪里”

“你打扰到我上课了”

他终于停下手里的笔,看着她说。

“哦”

她终于不再问,低下头在看书,而他却没有再继续听老师讲课,看着她在本子上写的那些句子。

········

“苏晗,你说这个月你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多少次了”

“也没多少次啊,也就七八次吧”

她眨巴眨巴眼睛很随意的说。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老打架”

“谁让她们喜欢你呢”

········

“喂,你真的不理我了吗?”

“········”

“好了,我知道错了”

徐风继续走着,丝毫不理会身后的人。

“你再不理我,就不怕最后再也找不到我了?”

她说的很对,他不理她,他不见她,最后他真的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把行李放到后备箱里,外面天灰蒙蒙的。

这么多年了,不管多忙,到了七月四号这天,他总是很早的醒来,去陪她说说话,给她买火红的玫瑰,静静的看着她,即使她再也感受不到那眼神里的爱。

他坐到车里的时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过来,他没有接,能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的,想必也只有记着这天的人了。

如果后悔就可以得到谅解,那为什么世上还会有那么多的痛苦,他关掉手机,启动车子朝着苏晗的公墓而去。

第十二章

多年来的劳累,加上营养不良,姜城的母亲就在服装店晕倒了,所有的一切都来得措手不及,心脏衰竭,医院里,姜城有些儿站不稳,感觉有一双手掐着自己的喉咙。

怎么可能,她从来没有听到母亲说过,也没有在家里发现一个妈妈吃药,这怎么可能,姜城跌跌撞撞的离开学校,风一般的赶到医院,看着病床上瘦弱的母亲,那一根根的管子如同绳子般捆着她,让她喘不过气来。

姜城感到世界都在旋转,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三年前,父亲因为救一个孩子跳入水中再也没有出来,三年后她唯一的亲人妈妈也选择了离开她,是她不乖吗?她想是的,如果不是她执意要和简凡在一起,或许一切都不会发生。

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她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转身大步跑了出去,在寝室里,她把钱包,银行卡里的钱全部拿出来,一遍遍的数着,两千四百二十,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扑到桌子上,胡乱的打开柜子,抽屉,在里面翻着,失魂的翻着桌子上的书本,书页里几张崭新的一元钱飘飘扬扬的落下,在她的脚边安静的躺着,她拿起金光灿灿的小猪存钱罐,用力的摔下去,陶瓷碎片如烟花般散开,溅到她的身上。

两千五百九十二,她蹲下来捡起地上的钢镚,一张张数着手里的钱,声音越来越低,直到最后完全听不到,她的嗓子哑了,再也发不出声音。

在最绝望的时候,她想到了徐风,尽管她不想麻烦他,可她不知道除了他谁还可以帮她,又或着她认识的人谁会有那么多的钱。

电话那边始终没有人接听,她拦了辆车去他的住处找他,门紧紧的锁着,她站在外面看着上面灯光亮着,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她冻的瑟瑟发抖,一遍遍的打着那个早已会背的号码,依旧没人接听,雨水顺着她的发丝流下,和泪水混在一起,她绝望极了,眼神空洞的垂下,拉聋着脑袋一步步的朝着来时的路走。

········

幽静的青石台阶高耸入云,墨绿色的植被在雾气中显的庄严,车开不进去,徐风拿着红色的玫瑰,一手打着伞一步步的朝着台阶走去,皮鞋的踢踏声被雨声遮盖,他的眼眸讳莫如深,看不出一丝的情绪。

黑色的外套被雨水打湿了半截,手里的玫瑰却丝毫没有被风雨吹到,像是一个被保护的完美的女生,此时正在他的怀抱里享受着一方安全。

黑色的石碑上,照片上她穿着红色的裙子笑靥如花的看着前方,长而卷的发丝垂到胸前,雨水打在照片上,如同她的眼泪在流淌,她的笑容依旧不改。

地上一大束玫瑰早已被雨水打湿,却没有残败,他瞥了一眼,没有一丝的表情。

他弯腰把一束新的玫瑰花放到她的面前,走过去用炙热的手擦那冰冷的水珠。

“晗,生日快乐”

他呐呐自语,声音低沉略带忧伤,脸上没了人前的笑容。

“吻情的红玫瑰还是那么漂亮,你看到了吗?”

那照片含笑的含着他,像是作为回答。

“天这么冷,你还穿这么少,不怕感冒吗!”

“不怕,因为有你在啊”

她笑着跑过去抱住他的腰,钻进他没有扣扣子的风衣里。

他一下子失去了语言功能,低着头看着怀里的她。

她抬起头笑着看着他问。

“知道女孩子的手为什么那么冷吗因为女孩子的手是用来暖的”

她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

他凝神了一会儿,把外套脱下来搭在她的公墓上,那张照片不再被风雨吹到。

“还冷吗?”

“不冷,有你陪着穿什么都不冷”

他冷笑,脑海里浮现她说过的话。

“苏晗,你恨他吗?”

“我想不恨吧,毕竟他陪你成长,而我一年也见不到他几次,那时候我常常在想,我长大后要像爸爸一样努力工作让我的孩子过上幸福的生活,现在········现在我才发现其实我错了,我和你一样渴望亲情”

“我不恨他,可我也不原谅他,也许彼此不见面是最好的,至少不会让对方心伤”。

以前徐风不允许其他人来看望苏晗,包括他们的父亲,每年来这里看到他放下的玫瑰,他都会愤怒的扔掉,现在也许是随着成长,心里的恨也被掩藏了,那束玫瑰不再被丢掉,可他不会和他一起在看望苏晗的。

徐风把伞往墓碑上倾斜一点儿。雨水被挡在外面,在白色的雨伞下,只有他和冰冷的墓碑。

“其实你应该恨我的,如果不是我······不是我的话,你不会那么傻”

他紧紧捏着墓碑,手上的青筋暴起,白色的伞落到地上,一会儿就被雨水打湿,碎发遮住了他的眼眸,他温柔的吻着她的照片。眼中的伤痛和她的笑容交织在一起,她看着他的伤痛却再也没有知觉,一颗滚烫的泪珠落到她的脸上,他顺着墓碑坐在地上,靠在上面,仿佛那样才可以离她更近,她可以伸出手和他说说话。

“徐风,原来你早就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你会是我的哥哥,为什么!”

六年前,他知道真相的时候选择离开她,没想到一切还是没有瞒住,她选择了自杀的方式来拒绝这个肮脏的事实。

风吹着雨水,打在他的肩膀上,上好的布料丝毫没有沾湿,雨水顺着他的衣服滚下,用力打着地上的玫瑰。

第十三章

本想躺下来休息一会儿,没想到迷迷糊糊居然也睡着了。

迷迷糊糊姜城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睁开眼一看原来外面已经完全黑透,肖宇民虚伏在她的身边轻触她的眉毛,她不适应的后退,完全没有意识过来他们已经是夫妻了。

“很累吧”

姜城摇了摇头,局促的站起来。

“起来出去吃点儿东西”

他的笑容温和,混着酒香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儿醉意。

“嗯”

他伸出手为她撩起散乱下来的头发,她淡淡的笑着点了点头。

弯腰手碰触到鞋子的时候,另外一只手却抢先一步握着她的脚,她抬起眼帘只看到他乌黑的发质,他轻柔的给她穿上鞋子,那动作她几乎没有感到鞋子已经穿上了。

“谢谢”

她不好意思的说,用手撩起耳边的碎发,两只鞋子轻轻地摩擦着。

“走吧”

他伸出手,她抬起头,自然地被他握着手转而变成揽着腰一步步的走下去。

睡了一觉,感觉身体轻了不少,走起路来,都有些儿站不稳。

下面人少了很多,但是音乐还在循环,是《梦中的婚礼》,上学的时候每天广播里都在播放,现在听来却终于懂得了里面的含义。

她淡淡的目光看着外面烟花缤纷,在绚丽过后在眼底留下残败。

徐风一步步走来,独自站在那里的她眼神里带着淡淡的忧伤,灯光映在她的身上,她像是一幅画一样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管在哪里,不管她走的多远,他总是第一个找到她的,对另一个人的承诺无法兑现,那就保护好和她相似的人吧,也许这样会心安一些。

这里他只认识姜城一个人,或许说这个世上能让他始终伴随的也只有姜城了。

“姜城”

低沉略带甘甜的嗓音如清风拂过耳边,姜城抬起头对上徐风含笑的眼眸,徐风在她不远处站着。

她的眼神略过他的眸子,落到他的手上,他的手里拿着一双女士高跟鞋,

何璐的红色高跟鞋,姜城认的那双鞋子,昨天她们一起去挑的。

也许他们又和好了,姜城不知道是为他们感到幸福还是为自己感到悲凉,眼神黯淡了一下,掀起眼睫毛笑着说。

“徐风学长”

她收起眼底的忧伤,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他,中间多了一丝的陌生,彼此谁也没有再近一步的靠近。

“恭喜”

“谢谢”

沉默,不是不知道说什么,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半个月前,她还是粗心需要他时刻提醒外出要带伞的小姑娘,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大方得体的新娘。

“你见过何璐了?”

她看了一眼那双高跟鞋,又看向别处淡淡的说。

“嗯”

“你们········”

“很好”

徐风打断姜城的话,面带微笑的说,手依旧紧紧的提着何璐的鞋子,像是一放下这辈子都找不到一般。

姜城不再说话,自己的事情都是一团糟,又如何去管别的事情,更何况她不认为何璐跟徐风在一起会幸福,徐风的心看的太紧,从来不对任何人开放,他的心如同寒冰一般,走进去会冻死人的。

“阿姨的事我········”

“谢谢你来参加我的婚礼,同学中只有你和璐璐来了”

她没有一点儿的悲伤,明亮的眸子像水珍珠一般骨碌着转动,眼底没有一丝的抱怨,眉宇间带着新婚的甜蜜。

她还是那么的倔强,不轻易向别人吐露她的伤心,一切一个人去扛。

有些儿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提起来反而只是重温一下痛苦,徐风点了点头,两个人之间又陷入了沉默。

肖宇民手里拿着酒踱步过来。

看着她身后沉稳,成熟的新郎,徐风点了点头。

对于肖宇民,他多少还是听说过一些儿,能在短短几年内就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酒店发展成A市的翘楚,他想,如果要找一个人给姜城幸福的话,肖宇民真的很合适,至少他足够成熟。

徐风没有问姜城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又会什么会突然结婚,或许他没这个资格,唯一有这个资格的人,现在在哪里呢?姜城等了他三年,而他却没有一点儿的消息。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酒店的工作肯定不能做了”

姜城摇了摇头无奈的说,她从来不知道这家店是肖宇民的,正如她从来不知道简凡家到底多有钱,一句离开简凡就答应给她二十万的支票。

徐风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其实一开始他就不赞同她在鱼龙混杂的地方工作,但是以她的学历找到其他的工作也确实是不容易的,倔强如姜城,她怎么会开口让他帮忙呢?徐风回忆着过去的事情想。

“你呢?打算继续这样下去吗”

姜城知道何璐喜欢徐风,从初一的时候就喜欢,可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天何璐笑着对她说,其实我和徐风学长没什么,从来都是我一厢情愿的,徐风学长早就有喜欢的人了。

怎么可能,徐风学长一直就是单身,姜城很清楚这一点,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后来看着何璐很开心的和刘烨在一起,她更是不再提起这件事。

“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八卦了”

徐风耸了耸肩表示不理解。

“一直都很八卦的”

姜城吐了吐舌头调皮的说。

·······

那一晚,直到肖宇民走过来带她回去休息,她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或许在徐风的心里,始终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不知道这是否和那个叫苏晗的女生有关,但是这么多年,除了那次醉酒外,徐风从来没有再提起过那个名字,而她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在她的耳朵里,就这样被时光掩埋了。

在酒店的时候还没多大感觉,出来才发现天有些儿凉了,姜城揉了揉双肩,跟在肖宇民的身后朝着外面走去。

“姜城·姜城”

“额,怎么了”

从徐风走过,姜城就一直处于游离状态,好几次肖宇民都感觉的到,只是不说而已,起初还是感觉她太累了,现在越来越觉的她应该是有什么心事。

姜城转身,不知所措的看着他,眼神里的迷离才收起了不少。

“我说安全带”

“哦”

她动作僵硬的扣上安全带,车子缓慢的行驶着,她呆呆的坐在那里,不知不觉又陷入了沉思。

“姜城,你也知道痛吗?你知道什么是痛吗?痛就是我想尽一切办法回来,而你却在我离开之后就放弃了我们的爱情”

简凡的眼神如刀一般剜着姜城的心,他们明明距离很近近的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可中间就像是隔着岁月这条河一般,不管他们怎么努力挣扎都无法到对岸抱着彼此。

“姜城,姜城,这名字好特别,你怎么叫这个名字”

简凡拿着树枝在地上写着姜城的名字,那一手好看的小楷,一看就是有多年功底的。

橙色的枫叶飘落,慢悠悠的,像是舍不得什么似的,可究竟有什么值的它留恋的呢?

“我爸爸说,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把他锁在你的城里,这样他就永远和你在一起了”

姜城托着下巴很认真的说。

“那在你的城里那个人是我吗?”

简凡停住了手里的动作,虽然知道答案,可他还是想听她亲口说,这样他才会有安全感。

“这个看你的表现喽”

“那我要怎么表现呢·······是不是这样”

简凡一点点的靠近她,从脸颊吻到双唇,渐渐地深入。

“有人”

“哪有?”

“哈哈·······骗你的”

“你敢骗我,等我抓到你,从严处理”

“那就等你抓到我再说了,我三千米可是跑了第一名的”

·灰白的道路上,他们的笑声充满了整个校园,一个追逐,一个奔跑。

········

“简凡,怎么那么突然”

“我爸爸知道了我们的事情,不过你放心,他答应了我,如果我大学毕业还是不改初衷的话,那他就同意我们在一起”

“那我要是想你的话怎么办”

“我只是去只是四年而已,又不是不回来了”

“四年,一那意味着我将有一千多天见不到你,可不可以不要去”

“乖,我每天都会给你打电话的”

“········嗯,拉钩”

阳光下他们手对着手勾下一辈子的约定。

“这张卡给你,虽然我不在你的身边,但是你也要答应我好好地照顾自己,这里面是你大学四年的一切费用,你拿好”

“简凡,你听着,在美国不许看别的女孩子,要不然我就嫁给别人”

检票已经开始,简凡依依不舍的放开姜城的手。姜城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面坠落,注视着他远走越远的身影嘶吼着,一遍遍的在心里画下他的轮廓。

“姜城,等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他猛地转身,却被安检人员拦下,只留下一句带着无奈,迫切的话。

外面的路灯泛着橘黄色,照进车窗内,投下她的影子,她的眼睫毛如一把蒲扇般下搭着,一颗晶莹的眼泪顺着脸颊落下。

宇民看着透视镜中的她,递给了她一张纸巾,继续看着前方开车。

姜城没有说话,擦干眼泪转身靠着靠背看着窗外的华灯初上,那些匆忙相遇的车影,转身即逝。

第十五章

在寒冷的冬天如果有人念着你,呵护着你,你是不是很感动?对于失父丧母的姜城来说,她心里的那堵墙终究被肖宇民的温暖推倒,棱角渐渐的被磨平,她愿意打开自己的心,一点点的靠近他。

路边的灯飞快的扫过,在车内投下橘红色的影子,路边的树木和他们的影子交织在一起,层层叠叠,曲曲折折。

肖宇民的脸色不太好,他不说话的时候很严肃,姜城不愿意打破这沉静,别过头看着窗外的风景,其实只是一些儿影子而已。

“先生,回来了”

一声略带欢喜的中年嗓音,是那么的熟悉,妈妈,她几乎脱口而出,抬起头那刺眼的琉璃灯告诉她,现在是在肖家,而不是在自己和妈妈住的那个一个月200元的一到下雨就发霉的公寓里,妈妈已经不在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她会和肖宇民有什么联系,更没想过他们会成为夫妻,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奢华,让她感到自卑,她想起简凡的父亲那讥笑的眼神。

“不要和我说什么爱情,高中的爱情连大海里的一颗砂砾都抵不过,说吧,要怎么样你才会离开我儿子,二十万怎么样”

那是她第一次去简凡家,简凡的父亲拿着一份报纸,一只腿放到另外一只腿上,庄严地坐在沙发上。她像个小丑一样站在那里,心砰砰砰的跳着,想好的哄老人的话全都忘了,不安局促,自卑,渺小·······所有自卑的词像一座山一样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明明他没有说话,可她却感受到他眼神里的鄙夷和不屑,那一次他落荒而逃,不管简凡怎么叫她,她拼了命的逃跑。

“姜城”

肖宇民向云姐介绍着姜城,姜城木讷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神盯着地面。

听到自己的名字,她才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他。

“这位是云姐,像我的亲姐姐一样对我很好”

“云姐好”

她有礼貌的点了点头。

肖宇民熟练地把外套脱下准备放到衣架上。

“我来吧”

她小声的说,快步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衣服下一秒却不知道该把衣服放到哪里,抿着嘴角不安的看着四周,水磨地板上他疲惫的坐在沙发上,即使很累,他的坐姿依旧很好。

“我来吧,夫人”

云姐笑着走过来,姜城还没开口,衣服已经移主,再抬头看看云姐,她熟练地走到一个房间前,把衣服拿了进去,很快出来对着姜城温和的笑着。

姜城没有对她笑,她觉得自己不知道如何在这里生存,所有的一切都是格格不入,感觉以后要懂很多的规矩,还要学会如何和这里的人相处,再也没有以前不高兴的时候就大吵大闹。

低头看着水磨地板上反射着肖宇民的影子,他的眉毛浓浓的,低着头端着一杯咖啡小口的喝着。

“你不累吗?”

肖宇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下杯子抬起头看着她,目光落到她的高跟鞋上,虽然是七厘米的高跟鞋,但是对于一个几乎只穿帆布鞋的女生来说,穿一天也是够受的了。

她的脚趾已经发红,高高肿着的脚底钻心的痛。她勾了勾脚趾,抿着嘴巴不说话,低着头像个犯错的孩子。

蓝枫的《转身爱情已沧桑》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转身爱情已沧桑》就可以了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