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陈华龙小说全文-棋仙完整目录在线阅读

陈华龙小说全文-棋仙完整目录在线阅读

2019-08-30 13:57:43作者:棋仙

精品《棋仙》小说在线阅读,作者棋仙原创作品都市异能类,主角陈华龙,本文棋仙大结局值得期待。内容试读: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学校开除了,拿着退学通知书走在路上,陈华龙突然想起来父母已经不在了,回家以后再也没有人骂自己了,他终于流下了眼泪!不谙世事的陈华龙除了下棋好像什么都不会,他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他还能活在这个世界上吗?老天爷还是很垂怜他的,天玄冰镯把自己带到了虚拟的世界。更是有幸进入了奇丽棋校,虽然吃尽了苦头,可是在这个以棋力定高低的世界陈华龙终于可以大显身手了,在这里他从一个窝囊废

陈华龙小说全文-棋仙完整目录在线阅读

棋仙全文免费阅读

第11章 棋仙洞

  

  不好了,这不语和尚的禅杖上面该不是也放了什么定位系统了吧,所以这东西竟然如此紧追不舍,粘人功夫天下第一啊。陈华龙心中想着就大声地叫了出来,然后整个身子就向旁边一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竟然没有看见自己的脚底下有一个陡坡,竟然脚底一滑,沿着那个陡坡滚落了下去。

  陈华龙的大叫之声惊动了这耶律叶明,他回头一看,不语和尚的禅杖冲着自己冲过来呢,那把会自己回来找主人的手术刀此时又回到了耶律叶明的手中,于是他就用手术刀一架,那禅杖发出了惊天的轰鸣之声,挣得耶律叶明的虎口发痛。

  耶律叶明心说:我所关心的是陈华龙这个人,可不能够得罪这奇迹公司的人,要不然的话,以后可没有我的好果子吃,想到这里他就纵身一跃,避开了这禅杖,然后就向着山的另一边下去了。

  耶律叶明原本是打算去追陈华龙的,可是他却在慌乱之中搞错了方向。此时那不语和尚和凤梧先生都已经来到了此地,那禅杖回到了不语和尚的手中之后就不再颤抖了,不语和尚冷冷地说道:“老弟,你看这家伙会去什么地方了呢?该不会是去那个山洞里面了吧。”

  而此时凤梧先生的眼睛里面则闪现出了诡异的眼光,他冷笑着说道:“若是去了这个山洞的话,不是最好吗,希望他早点见阎王吧。”说着就转头对不语和尚说:“走吧,我们还是先回去的好,向老板禀报一下事情的进展也好啊。”说着这两个人就消失在山头之上。

  按下这两个家伙和耶律叶明不说,单来说这陈华龙,此时他身子咕噜咕噜地就向下滚动了起来,陈华龙下意识地觉得自己一定是滚入了一个山洞之中,不过此时要想收住脚的话,却是怎么都做不到了。陈华龙感到自己的背部紧贴着洞壁,斜斜地滑落了下去。

  陈华龙此时觉得自己真的应该感谢造物主,因为这造物主将这个山洞造成了有些倾斜的角度,而并不是直上直下的,所以让他不至于直接和地面来一个亲密接触呢。

  不过这个洞穴的角度还是比较垂直的,所以陈华龙还是摔得很重,他感到耳畔传来了呼呼的风声,与此同时有一群受惊的蝙蝠从自己的身边呼啸着飞过去,陈华龙吓得连眼睛都闭起来了。陈华龙心说:不会死路一条了吧,于是他的手就不经意地摸了一下自己的手臂,那手腕之上凉凉的,天玄冰镯,陈华龙心中一动,于是就开始试图要调动起天玄冰镯的能量。

  此时陈华龙感到自己的身上开始生出了一层淡淡的寒气,然后就渐渐地失去了疼痛感,最后感觉自己整个身子都好像轻飘飘的,似乎是轻轻地被人提起来又放下去一般。

  当陈华龙落到地上的时候,他惊愕地看了一下自己的周身上下,安然无恙,这让他的心中多少感到有了一丝安慰。不过现如今要想出去的话,可是比较困难了,这岩壁十分光滑,根本就无法落足,陈华龙试了好几次从地上猛地跳起来,试图要从这里跳出去,可是每一次都以脑袋撞倒岩壁结束。

  看来想要这样出去的话是没有门了。陈华龙的心中暗自叹息了起来。可是就在这时候,他却听见有人在自己的身后说话了:“你这个人倒是有意思啊,钓兵器钓到了我的洞里来了。”

  这人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在这种环境下猛地听见了一个人的说话声音在身后响起,还是很让人发颤的,陈华龙连忙回头看去,只见在自己的身后竟然站着一个古装的男子,这让陈华龙吓了一跳,他这个人心宽,倒是没有想到闹鬼之类的事情,他只是在想:不好了,是不是闯进了哪个剧组的拍戏场所了。

  此时那个男子哈哈大笑道:“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一个棋师吧。”说着他又摇摇头道:“不不不,看样子你还没有到达这个阶段,你应该只是一个还没有进入入道阶段的人,不过你的强大内力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说着这男子就眼睛一亮,看得陈华龙有些胆战心惊,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手腕。

  “原来如此。天玄冰镯啊。”那个人嘿嘿地笑了起来。

  陈华龙心说:好嘛,我这不是自己暴露了自己吗,我好好地摸什么手腕啊,现在都已经暴露出去了,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了。于是他就没有好气地对那个人说道:“你是什么人啊,你怎么会住在这里。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品头论足的呢。”

  听到这里那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对陈华龙说道:“这个世上的下棋之人分成几个阶段,入道之外的那就不用去说了,在入道之后,又有棋士棋斗士棋师棋大师国手天元和棋圣这样的若干个档次,而不管这些人的档次有多么高,可是他们都比不了我,那就是棋仙。”

  听到这里陈华龙不觉一愣,他对那个家伙说道:“什么?棋仙?你是说,你是神仙吗?”

  那男子笑道:“这个世上除了我如假包换的棋仙苗虎贤以外,难道还有谁会有资格叫棋仙吗?”

  陈华龙心念一动,他对于所谓的棋力等级其实也是有所了解的,这是在奇丽棋校的时候曾经听司马腾空说过的,于是他就说道:“可是我怎么听说了,这个世上的棋手,他们的棋力都是要和个人功力修为划上等号的啊,如果是棋士的话,就应该有骑射之术,而棋斗士的话,就应该有万夫不当之勇……”

  陈华龙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苗虎贤打断了,他诡笑着对陈华龙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的能力就不能够和真正的神仙相提并论呢?当然了,有些人想要丑化我,所以就将我的能力给魔化了,将我叫做棋魔,不过我不会在乎的……”

  “棋魔?”当陈华龙听见这两个字的时候,他不觉失声叫了出来,两只眼睛惊愕地盯住苗虎贤看着,棋仙这个称号他的确是不知道,可是棋魔这个称号他却是十分清楚的。司马腾空曾经对他说过,在有一次的棋王争霸赛上面,突然出现了一匹横空出世的黑马,这个家伙一下子就将所有的选手都干掉了,而且手段相当残忍,所有在场看比赛的人结果都吃不下饭。

  后来这个家伙就被人称作为棋魔,据说这家伙在赛场上面杀红了眼睛,所以在比赛之后也不松手,竟然在决赛的时候将裁判和看比赛的所有选手都杀死了,所以被人称为棋魔。

  后来动用了很多的警力来追捕这个家伙,可是这个家伙就消失不见了,陈华龙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这个地方看见了他啊。

  苗虎贤冷冷笑道:“喔?看来你对于我的另一个名字还是很熟悉的啊。”说着就向着陈华龙靠近了过来。

  陈华龙看见苗虎贤靠近自己,吓得连忙后退,苗虎贤看见陈华龙露出了一副孬种的样子,于是就笑道:“就你这德性,到了比赛场上面,还不瞬间就被人给搞定了吗?”说着他就似乎是若有所思地说道:“你是怕我杀你?告诉你,我可不像人家传说的那样疯。那个比赛本来就是一场生死对决,我杀他们根本就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你说是不是?再说了,我最后一场比赛的做法是自卫,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比赛有什么阴谋”

  陈华龙也是要参加那个比赛的人,所以对于这件事情是十分在意的,于是此时他连忙说道:“那你快点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听见陈华龙如此说,那苗虎贤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他对陈华龙说道:“要我告诉你也是可以的,但是有一个条件,我看你这个小子的根基不错,我愿意收你为徒,你看怎样?”

  陈华龙心说:虱子多了也不愁,反正我已经有了一个师父了,那么也不在乎再多拜一个师父吧。想到这里他就对那苗虎贤说道:“好啊,我拜你为师。”

  苗虎贤看来还是一个比较严谨的人,他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来了香烛之类的,当场就要陈华龙磕头拜自己为师,陈华龙心说:磕头就磕头,磕头没有什么损失,比签订什么协议书要好多了。于是他当即就拜师了。

  看见陈华龙拜师之后,苗虎贤这才神秘兮兮地对他说道:“好吧,臭小子,我就将事情告诉你吧。这个比赛到现在为止举办过很多届了,可是历届的冠军,除了我以外,对已经死了。”

  听到这里陈华龙不觉大吃一惊,苗虎贤看着他的眼睛冷冷地说道:“臭小子,你现在明白了吗,也就是说,这场比赛根本就没有什么幸存者,所有人都要死。”

  陈华龙听了不觉诧异道:“不是说,他们能够满足幸存者任何的一个愿望吗?”

  苗虎贤骂了一句道:“我呸,这都是胡说八道的,只是为了骗人来参加比赛所以弄出来的噱头。根据我的调查,所有的幸存者都会被弄到一个神秘的时空里面,然后就再也回不来了。”

  陈华龙听到这里后不觉恍然,如果和司马腾空所说的联系起来的话,也就是说,所有的第一名最后都因为种种原因被弄到那个真实的世界去,和那些怪兽搏斗去了。他们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又或者说是,已经不会回来了。

  这时候苗虎贤道:“我可没有这么笨,我在搞清楚这一点之后,就杀了所有的人,然后离开了那个地方。”说到这里他又神秘兮兮地对陈华龙说道:“他们是没有活着的希望了,可是你就不一样,你可以活着回来的,因为你的身上有那个。”

  陈华龙迟疑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天玄冰镯吗?”

  苗虎贤点点头道:“只可惜,我不是一个天选之人,所以我无法得到天玄冰镯,有一次我都和它差点见面了,最后还是失之交臂。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因为你只是比别人多了那么一点点的活下来的可能性而已,如果你想要增加自己的胜算的话,你还需要更多的天玄宝器,只有这样你才能够活下来。”

  陈华龙此时迟疑地说道:“我就不能和你一样不去那个世界吗?”

  苗虎贤听了之后只是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可以不去,而你,别无选择。”

第12章 初次修炼

  

  苗虎贤就好像是知道陈华龙心中所想一般,他神秘兮兮地说道:“不,你和我不一样,你一定会去的,除非你不想让你的父母复活。”他看着陈华龙发愣,然后又补充说:“不过现在你考虑这些问题还是太早了一点,因为对于你来说,更重要的还是要争取多赢一些比赛,因为以你现在的能力,想要当第一名,简直就是百日做梦。”

  说着这苗虎贤就又自言自语地笑了起来,他说道:“不过好在有我这个天才,司马腾空他懂什么,他只是一个有钱的大老板而已,他什么都不知道,只有我,我才是真正能够交给你功夫的人呢。”

  陈华龙此时带着一丝期盼的眼神看着苗虎贤,然后说道:“师父,那么你要教我一些什么功夫呢?”

  苗虎贤哈哈大笑道:“先不要着急,我要先看看你对于棋究竟有些什么样的了解。”然后他就对陈华龙说道:“好了,我就先问问你,为什么这个棋王争霸赛中要以性命相搏呢?”

  陈华龙摸摸脑袋道:“这个嘛,大概是无聊吧。”

  苗虎贤摇摇头道:“你啊,就是不开窍啊。我告诉你吧,其实这棋啊,就象征着人生啊,棋盘就是大地,而上面的那些直线,就是大地上面的道路,就如同农田上面的阡陌一般。而黑白就是阴阳,那棋的输赢不在乎天,而只在于人。也就是说,一个人下棋时候的样子,决定了这个人的性格究竟是怎样的。所以说,下棋其实就是在搏命啊。就和两个武士打斗是一样的,只是棋手之间的决斗,是发生在棋盘之上啊。”

  陈华龙摸摸脑袋道:“不就是一种游戏吗,犯得上那么认真吗,如果人人都这样下棋的话,那么这下棋不好的人,一辈子就一盘棋就结束了。”

  苗虎贤听了不觉哈哈大笑道:“其实你这句话真的是说到了点子上了啊,人生其实就是一盘棋,当你将最后的一颗棋子放到了棋盘之上,那就是你的人生走到了尽头的时候啊。”

  听到这里不知道怎么回事,那陈华龙的的身上不觉一阵阵地发抖,他的心中越来越害怕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那苗虎贤又对陈华龙说道:“好了,你还是以后慢慢地领悟吧,一个还没有入道的小家伙,我现在跟你将这些东西你也是听不懂的啊。我们还是去修炼一些关于筑基的功夫吧。”

  陈华龙此时脸上显出了困惑的表情道:“筑基的功夫,什么叫做筑基的功夫啊。”

  苗虎贤道:“至少要让你能够灵活地使用你的天玄冰镯是不是?你现在在使用的时候之所以会时灵时不灵,就是因为你其实并不掌握使用这东西的窍门所在。我告诉你,如果要想调动这……”说着这苗虎贤就带着陈华龙向着山洞的深处走去,一边走一边对他解释一些有关于人体穴位和如何运用内劲之类的事情。

  陈华龙听到这里就感到有些热血沸腾的感觉,巴不得马上就试试看呢。此时苗虎贤说道:“不用着急,我带你到一个好地方修炼。”说着就领着陈华龙来到了一个石室,一走到那石室的门口,陈华龙就觉得里面传来了一阵寒气,他觉得有些牙齿打颤的感觉,于是就问道:“师父,这个是什么地方啊,怎么如此寒冷啊?”

  苗虎贤笑道:“你进去看看不是就知道了吗?”说着他就将门打开了,然后就将陈华龙一掌推了进去,然后就伸手将门关上了。

  陈华龙进入石室之后才发现,原来这竟然是一个冰室,里面全都是冰,在这里面别说是修炼,就是坐下来都会感到浑身打颤呢。陈华龙连忙伸手推石门,可是石门却纹丝不动。苗虎贤在外面哈哈大笑道:“我的好徒弟啊,我劝你还是在里面好好地修炼吧,如果不修炼到一定的境界的话,你是不可能推开这石门的。”

  陈华龙听到这里就绝望了,没有办法,他试图坐在地上,可是地上的冰气让他难以忍受,同时还要试着调动天玄冰镯的力量,这样的话就只会是寒上加寒。陈华龙很快就有了一种牙齿打颤的感觉,他勉强修炼的一会儿,就觉得肚子饿了起来,于是就更加没有力气修炼了。

  正在陈华龙犯愁的时候,他却眼睛一瞟,看见了旁边的一个东西,他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就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陈华龙大惊失色,他飞速地爬到门前,还没有敲打房门呢,就听见苗虎贤在外面说道:“我的好徒弟啊,我知道你肚子一定饿了,所以就给你准备了好吃的东西,你慢慢享用吧。”

  陈华龙听到这里简直就要绝望了,这只巨大的蜘蛛难道就是师父给自己准备的饭菜吗?陈华龙觉得自己能够吃掉那家伙的可能性不太大,倒是那家伙将自己当成是点心的可能性更加大一些呢。

  就在这时候陈华龙又听见了那蜘蛛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这家伙在冰上走路的速度还是挺快的啊。刚刚或许是在睡觉,它的身子被冰雪覆盖住了,所以陈华龙并没有注意到。

  此时他的动静却惊动了蜘蛛,蜘蛛飞速地向着他爬了过来。陈华龙心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还是跑吧。可是这冰面却让他根本就无法站立住身子。不过好在陈华龙刚刚多少也已经经历过一定的修炼了,所以对于如何控制天玄冰镯的能力还是有一点的,在他的控制之下,这天玄冰镯竟然带着自己的身子慢慢地在空中飘浮了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陈华龙在空中飘浮的时间不长,只是几分钟就会栽倒下来,可是后来他的能量就渐渐地变得大了,竟然能够在空中滑翔好一阵子了。那蜘蛛也只能够对着他干瞪眼。

  可是好景不长,陈华龙的挑衅似乎是激怒了这只蜘蛛,于是它就开始拼命地向着陈华龙喷出丝线,那丝线黏黏的,陈华龙一下子就被这蜘蛛给卷住了,然后整个身子就被这蜘蛛给卷倒了下去,在冰面上面拖行了好几米。

  陈华龙眼看那蜘蛛的大嘴巴就在自己的眼前了,他心说:被蜘蛛吃了,这说出去是不是很丢人啊。不管怎么我还是要斗一下的。此时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身子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心念一动,这不是自己的那把宝剑吗,这是灭天啊,自己还没有用一下呢。

  想到这里他就拿出宝剑,对准那蜘蛛的脑袋就是一下,可是那蜘蛛竟然十分敏捷,吐出蜘蛛丝来将那宝剑给黏住了,同时还向一边甩去。陈华龙感到手上一重,宝剑差点就脱手飞出去。此时他突然想到:为什么不在使用灭天的同时也运用天玄冰镯的能量呢。

  他被这一触即发的灵感给点亮了,于是就快速地将天玄冰镯的能量灌注在宝剑上面,此时就看见灭天幻化出了耀眼的黄色光芒,然后就将蜘蛛丝给烧断了,与此同时陈华龙还注意到周围的冰面也有些融化。果然有效,陈华龙似乎是找到了控制自己的这两件法器的方法了。

  此时陈华龙再次向着那蜘蛛挥出一剑,可是这一次他却是不慌不忙地出招,有效地避开了这蜘蛛的嘴巴,而是直接将这宝剑刺入了那蜘蛛的眼睛。

  一股清泉般的液体从那蜘蛛的眼睛里面喷涌而出,进入了陈华龙的嘴巴里面,陈华龙原本以为这会是很难喝的东西,可是想不到和东西竟然甘甜如同是清泉一般,而且还带着浓浓的香气。

  那蜘蛛此时暴怒了,它受到了重创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可是此时那陈华龙却一下子拔不出宝剑来了,他下意识地就用自己的嘴巴也在那蜘蛛的脖子上面咬了一口,一股带着药香味的血液进入了陈华龙的嘴里,虽然有些血腥的感觉,可是竟然不难喝,更加让陈华龙吃惊的是,他此时感到身子充满了能量,竟然也不再感觉到一丝一毫的寒冷了。

  在他的拼命吮吸之下,那蜘蛛很快就软下来了。陈华龙无奈地心说:我还是真的吃了一只蜘蛛啊,这大家伙,一顿还真的是吃不完啊。说着他就来到了门口,用力一推门。那门竟然轻而易举地就被推开了。

  陈华龙的举动让苗虎贤吓了一跳,他回头一看,见那陈华龙的表情不对,再看那冰室里面的死蜘蛛,不觉痛哭起来,他一边哭一边叫:“天啊,这真是没有天理啊,我辛辛苦苦养了一只药蜘蛛,竟然被你给吃掉了啊。”

  陈华龙有些困惑地说道:“师父,你怎么了,这不是你让我吃的吗?”

  苗虎贤诧异道:“我什么时候让你吃它了啊,我都给你准备好了饭菜,放在门边上的啊。”陈华龙回头一看,果然看见在石门内侧的边上放着一个篮子,里面有吃的东西,刚刚被冰雪盖住了,所以自己没有注意。

  “师父,对不起啊?”陈华龙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我自己都舍不得吃,一次只舍得喝一口,就好像有些人吃鱼子酱那样,可是你倒好,你一张嘴就给我都喝光了,暴殄天物啊。”

  “师父,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啊?这血液和眼珠子里面都是什么东西啊?”陈华龙不觉问道。

  这时候苗虎贤哭得更加伤心了:“连眼珠子你都不放过啊,你也实在是太贪心了啊。这个蜘蛛是被生化武器辐射过的蜘蛛,所以本身就有着与众不同的基因,因此十分厉害。后来我又在喂养它的过程中,给它服用了很多灵丹妙药,让它的血液变得更加滋补,而它的眼睛,就更是一件神器了,能够起到增长功力的作用。难怪你那么快就从里面出来了你。你这个臭小子。”

  苗虎贤此时又说道:“你的体质应该还无法吸收这功力,被你浪费了这还是小事,若是走火入魔伤了你的小命的话,那我的损失就更加大了。来,你跟我来,我们还是要到另外的一个地方继续修炼,那样的话你才能够快速地将身上的能量融入自己的丹田之中。”

  陈华龙说道:“师父,去什么地方啊?”

  苗虎贤此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道:“要想增加功力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实践中增加自己的能力。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做恶魔森林的地方啊?”

第13章 恶魔森林

  

  陈华龙诧异地摇摇头道:“不,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苗虎贤笑着说道:“那敢情不错,来吧,师父带你去杀恶魔去?”

  “师父,真的有恶魔吗?”陈华龙此时有些害怕,声音都不由得有些颤抖。

  此时就听见苗虎贤嘿嘿地说道:“其实真正的恶魔并不可怕,人变成魔,这才可怕呢。”

  陈华龙迟疑地望了苗虎贤一眼,心说:人变成魔?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苗虎贤看见陈华龙脸上的表情十分诡异,于是就笑着说道:“臭小子,你脑子里在胡思乱想什么啊,到了恶魔森林之后就有你的好看。”

  一路之上陈华龙都一直想要打听这恶魔森林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那苗虎贤却口风很紧,死活都不肯透露半点消息。陈华龙也只能够无奈地跟在后面,脑子里面使劲地揣测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很快就到了恶魔森林了,之所以速度会这么快,那是因为这苗虎贤并没有带着陈华龙走常规的路线,而是带着他走了一条捷径,那就是直接在地下走,就看见苗虎贤一手拽着陈华龙的手腕,另一只手掐诀念咒,然后就拖着陈华龙的身子在地下行走了起来。陈华龙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子在岩石里面钻来钻去,不过却没有任何的不适感觉。

  陈华龙心中暗想:这还真是牛啊,就冲着师父的这一招,我还真的相信他已经到达了仙的程度呢。

  等到两个人钻出了地面之后,他们就看见了所谓的恶魔森林,从表面上看这恶魔森林和一般的森林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只是稍微有些阴森恐怖而已,陈华龙正想要等着师父对自己说些什么呢,苗虎贤就开口了,他笑着说道:“好了,你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你。”

  陈华龙顿时脸上显出了一丝绝望的神色,他吃惊地对苗虎贤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啊,你难道不和我一起进去吗?”

  苗虎贤笑着说道:“一起进去?如果一起进去的话,还能够显示出你的能耐吗,这个地方啊,还就得是你一个人进去才行呢。”

  “可是你总要告诉我进去做些什么吧,我甚至连里面究竟有些什么样的怪兽都不知道了。”陈华龙连忙说道。

  苗虎贤笑着说道:“里面没有怪兽,只有恶魔,都说了这是恶魔森林了啊。我当然不能够告诉你要进去干些什么,因为你在下棋的时候,你难道也要对你的对手说,你快点告诉我你下一步要下什么棋,我好知道如何对付你。”

  陈华龙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现在已经有百分之百的理由相信,这一定是他的师父在故意捉弄他了,一定是因为自己将他的宝贝蜘蛛给吃了,所以他就用这种方法来修理自己。

  陈华龙心说:好啊,那我就将这恶魔森林闹一个底朝天,不要以为我现在能为小就可以随便欺负我啊。想到这里他就快步走进了那个鬼气森森的恶魔森林。

  那恶魔森林中的树木都十分茂盛,很有一些遮天蔽日的感觉,不过陈华龙下意识地觉得这个林子里面的树木是不是太过于茂盛了一些,所以给人一些阳气不足的感觉。这个可不是陈华龙在自己吓唬自己,这地方阳光常年晒不进来,陈华龙始终都觉得似乎是有人在自己的身后跟着自己。

  陈华龙猛地一回头,背后什么都没有,陈华龙稍微松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是在自己吓唬自己,于是就稳定住了心神,慢慢地继续向前走,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遇到什么可怕的东西呢。

  不过转念一想,陈华龙却顿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这个地方也实在是太安静了,就算没有怪兽恶魔的话,那小动物总还是应该有的吧,可是这里却连一个活物都没有。

  又走了一阵子之后,陈华龙发现有些不对劲了,他终于知道了所有的小动物都去了什么地方了,原来它们此时都化成了森森的白骨,有的站在地上,有的挂在树上,有的则趴在草丛里。让陈华龙感到奇怪的是,这些动物的骨骼似乎看上去都给人一种栩栩如生的感觉,看上去就好像是它们还或者一般。一时间陈华龙感觉自己好像是进入了一个生物骨骼的标本陈列馆一般。

  虽然他知道这些东西都是不会动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还是下意识地觉得这些东西看上去十分恐怖,于是陈华龙就无形中加快了行进的步伐,他可不想要在这个地方呆上更久的时间。可是这时候他却又突然站住了身形,脑子里面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不对啊,它们好像髌骨是不会动的,而是……

  说着陈华龙注意了一下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尸骨,他惊愕地发现者家伙竟然真的距离自己更加近了,它刚刚明明是在那树旁边的啊,可是现在却在自己的面前晃悠了。

  妈啊,陈华龙撒丫子就开始奔跑了起来,可是没有跑出几步,脚底下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然后就重重地栽倒在了树下,等到他再次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不觉吓得魂飞魄散,原来就在自己的面前,站着一具尸骨,和之前的那些小动物的尸骨不一样的是,这个可是人类的尸骨啊。

  陈华龙不觉失声叫了出来,而就在这时候,那尸骨突然开口说话了:“年轻人,欢迎来到恶魔森林。”

  陈华龙不觉大叫了起来:“苗虎贤,你在什么地方,你快点出来救我啊。”可是周围十分安静,哪里有什么苗虎贤的影子啊,陈华龙有些绝望地身子慢慢地向后退了几步,可是却又撞倒了从自己身后追上来的那具动物的白骨。

  陈华龙惊愕万分,他现在已经确信这些白骨是真的能动了,不仅能动,而且还能够说话,于是他就双脚一软,然后再次栽倒在了地上。

  此时那具人类白骨似乎是愣了一下,旋即就说道:“你认识苗虎贤?”

  陈华龙一听这白骨如此说话,知道有门,看来是熟人,于是就连忙说道:“不错不错,我是苗虎贤的徒弟。”

  谁知道那人类白骨不听还好,一听之下不觉大怒道:“原来你竟然是那个混蛋的徒弟,好啊,那我就饶不了你。”说着它那一双白花花的骨感双手就向着陈华龙戳了过来。

  陈华龙一听之下才知道不好,敢情这两人之间不是认识,而是有彻骨的仇恨啊,他心说:吾命休矣。不过他旋即就又镇定下来说道:“等一下,你要杀我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你总要让我死一个明白吧,你和苗虎贤之间究竟有什么仇恨,这事情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那白骨一听似乎是觉得有道理,于是就将自己的手停了下来,长叹了一口气开始说起了自己的故事。虽然说这已经是一具白骨了,可是陈华龙却能够看得出,这白骨应该是一个女人,而且还应该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因为她说话的声音实在是太好听了。

  此时就听见那个白骨说道:“其实你别看我现在是这个鬼样子,若干年前,我还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子呢。只可惜自从认识了这个苗虎贤以后,就没有什么好事情。”说到这里她似乎是在有意嘲笑陈华龙的胆小,于是就说道:“你看见我这个样子害怕,你看见你的师父倒是不害怕吗?”

  陈华龙一听这明显是话里有话,于是就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的师父是一个狐妖,也就是说修炼了千年,已经化成了人形的狐狸啊。你不怕一只狐狸,可是你却怕我?我可是货真价实的人类啊。”

  那白骨说出来的话真的是有种石破天惊的感觉,陈华龙吃惊地说道:“不会吧,你说师父是狐狸?”

  “从他的名字里面你就能够看得出来啊。”那白骨肯定是不可能有什么人类的表情,可是从她的语气里面陈华龙却能够听得出来她此时的嘲笑之意。

  陈华龙仔细一想,不觉恍然大悟,苗虎贤,这不正好就是“妙狐仙”吗?想到自己管一条狐狸叫师父,陈华龙不觉感到自己是不是有些吃亏了呢。

  “这个世上真的是有狐仙的吗?你又是怎么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的呢?”陈华龙不觉问道。

  那白骨长叹了一口气道:“当年就是为了要救他,所以我才会落得如此下场啊。”白骨接下来所说的故事让陈华龙感到有一种匪夷所思的感觉。

  原来这个世上并不只有人类能够修炼的,动物其实在某些方面比人类的感知更加敏感,它们首先发现了这个世界其实是一个虚拟的世界,所有的生物其实都只是通过自己的意念存活在世上。这一点对于动物来说,反而更加有用,由于它们得知自己已经不必被肉体所束缚了,所以就更加容易修炼,也更加容易练成人类的身体了。

  也就是说,在这个时代中,一个靓丽的都市白领或者是一个潇洒的公司老板,他们其实很有可能都不是人类,只是彼此心照不宣而已。不过如果一个异类爱上了人类的话,那就比较麻烦了,这个女子也就是如此,她爱上了苗虎贤之后就发现了其实他并不是人类,而是狐妖,于是两个人之间就大吵了一架。

  苗虎贤不是人类的事情因此就被捅出去了,有一个叫做司马腾空的家伙,为了得到苗虎贤的内丹,于是就设下的计策,在这个地方打算将他捕获。可是这件事情被那女子知道了,她的心中其实还爱着苗虎贤,于是就偷偷来这个森林相救,却不小心被司马腾空的机关算计。

  司马腾空当时在这个地方设置了一个十分厉害的核装置,只要一经启东的话,整个森林就会顿时被巨大的核能量所覆盖,也正是在这种能量的攻击之下,那女子和这个森林里面的所有动物都化成了白骨,他们再也无法恢复原来的样子了。

  那白骨此时哭诉着说道:“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苗虎贤其实是知道这里有机关的,他根本就没有来。他知道我来这里,可是却没有阻止我,就这么看着我变成了这个样子,你说我是不是要恨他。既然你是他的徒弟,那么这个责任就由你来承担吧。”说着就又想要向着陈华龙的身上扑过来。

第14章 杀师

  

  陈华龙这才知道,原来这里的所谓恶魔其实都不是真的恶魔,而是一些被核能量辐射过之后变异了的生物,他们并不是只剩下了白骨,而是除了骨骼以外身上其他的部位,包括肌肉和内脏器官等都统统变成了透明的了,这就是所谓的恶魔森林的秘密,说白了这些其实也都是一些可怜的人。

  不过此时陈华龙可是顾不上考虑他们是不是可怜了,因为这白骨女人的手已经抓住了自己的脖领子。陈华龙连忙说道:“其实你心中还是爱着师父的,是不是?”

  那白骨的手明显就是一松。陈华龙此时立刻说道:“我想师父让我来这里的目的或许就和救你有关,你将我放开,我将事情告诉你听。”

  那白骨女人先是犹豫了一下,旋即就真的将陈华龙的身子给松开了。陈华龙送了一口气,不过回头看看那些白骨动物此时也都还围绕在自己的身边,将自己给包围在中间呢。陈华龙心说:这些动物都那么听这个女人的话,难道她竟然是一个控兽师吗,我还是第一次真的看见控兽师呢。

  陈华龙此时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就将自己如何把蜘蛛吃了,然后又如何被师父送到这里的事情说了一遍。白骨女人听了之后点点头道:“如果真的是你所说的那样的话,我还真的是错怪了这苗虎贤的一片好意了,看来他将你松到这个地方还真的是有原因的呢。这只蜘蛛本身就是变异的,但是它却没有白骨化,这就表示它的体内具有免疫基因,而这种基因就正是我们所缺少的部分。”

  陈华龙点头道:“看来我还真的是有些用场的,那么接下来应该要怎么办呢?”

  那白骨女人听到这里脸上又露出了一个迟疑的表情,她缓缓说道:“只可惜,我们的免疫系统和蜘蛛是相斥的,所以无法直接吸收那蜘蛛的血液,因此只有找一个中介才行。苗虎贤一开始的时候或许是想要用自己来当这个中介的,只是他的身体还不太适合传输血液,于是他就给蜘蛛喂了很多的药物,不过后来他发现了你之后,想法就变了吧,因为你的身上又天玄冰镯,所以如果是你的话,可以十分方便地将血液传输给我们。”

  陈华龙听到这里似乎是感觉到了一些什么不祥的预感,他心中暗道:难道我最终还是上了我的那个倒霉师父的当了,他收我当徒弟并不是为了真的教我棋艺,其实只是为了救他的爱人?难道那蜘蛛其实也是他故意安排下来的?

  想到这里陈华龙不觉颤颤地说道:“那如果吸光了血液之后,我会怎么样?”

  白骨女人此时咧开了一张白骨森森的嘴巴,笑着对他说道:“我们得到了血液,就不再是恶魔了,而你失去了血液,你就必死无疑。”说着她就要向着陈华龙的身上再次冲了过来。陈华龙连忙说道:“你们这么多人,就分我一个人的血液,这个怎么够用呢。”

  那白骨女人嘿嘿地笑道:“这个有什么关系呢,我会一种神奇的法术,叫做画皮术,使用这种方法能够快速地将你身上的血液分离成分子状态,然后再从里面抽离出碎片,最后用这种碎片和我们自己的结合起来,那样的话我们就自然能够生产出能够再次得到皮肉的药物了。所以就算只有你一个人,你的血液也是一定够用的。”

  此时陈华龙在心中将那个苗虎贤骂了一万次,这个家伙竟然设计好了一个陷阱,让自己钻进来,他不觉心说: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呢,自从父母死后,就没有遇见过一件好事情,所有的人好像都在算计自己一般。

  一种从未有过的苦恼感觉顿时涌上了心头。陈华龙猛地感到自己手腕上面的天玄冰镯正在蠢蠢欲动,他心中暗道:天玄冰镯,还是你对我好啊,你是不是也看不下去了啊,是不是也想要和我一起来一场世纪大战啊。好吧,就让他们看看小看我的后果究竟是什么。

  想到这里他便从地上站立了起来,然后一把抽出了自己的灭天剑,然后用剑斜斜地指着白骨女人道:“我也不是无情的人,我对你的遭遇十分同情。可是我也不是佛祖,不会牺牲我自己来救你的性命。如果你有什么能够两全其美的方法的话,你就先在说出来。否则的话,可不要怪我要反抗了。”

  听见了陈华龙的话之后白骨女人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她嘿嘿地笑笑着对陈华龙说道:“臭小子,就凭你?我的这么多猛兽伙伴,足以将你给撕碎了。”说着她就一闪身,然后将手臂一挥,那些动物的白骨就向着陈华龙冲了过来。

  陈华龙一看情况不好,他连忙挥舞着灭天剑抵抗,由于这些动物都是白骨,所以他能够更加清楚地看见它们的森森牙齿,虽然它们都没有了皮肉,可是这牙齿还是十分锋利的啊。

  灭天剑挥舞出去,将几只小动物撂倒在地上,可是一只貌似猛虎的动物骨骼又向着他冲了过来。陈华龙瞅准了一个貌似是心脏的位置刺了下去,那猛虎的身子震动了几下,便摔落了下来,不再动弹了。

  随着几番厮杀之后,那些大个子的动物都已经被陈华龙消灭干净了,只剩下一些貌似是小白兔或者是飞鸟之类的白骨,远远地不敢靠近。陈华龙挥舞着手中的宝剑道:“现在你是不是觉得不应该小看我了啊。我告诉你,一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是被你给吓到了,可是当我知道了你只不过是和我一样的人的时候,我就不怕你了,你放马过来吧。”

  那白骨女人冷笑一声,猛地向着陈华龙的身子冲了过来,陈华龙也不含糊,他也好像是不要命一般,冲着白骨女人就冲了过去,在冲出去的同时,他还特意摸了一下自己手腕之上的那个天玄冰镯呢。

  此时白骨女人的手中竟然多了两根磨得雪亮的骨头,这两根骨头竟然有削铁如泥的作用,虽然说陈华龙手中的灭天还不用怕这东西,但是陈华龙已经很明显地感受到从对方身上传来的力量了。

  白骨女人慢慢地趋近,她张开嘴巴冲着陈华龙的脑袋咬了下去,陈华龙一缩身子,一剑将旁边的一只白兔的骨骼挑起来,送进了白骨女人的嘴巴里面,白骨女人的嘴巴被卡住了,一下子难以动弹,陈华龙就趁着这个功夫将白骨女人的脑袋一下子就削了下来。

  等到陈华龙终于松了一口气坐倒在地上的时候,他这才感到浑身上下都有一种剧痛的感觉,仔细一看之下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身上竟然已经被这白骨女人划出了很多的伤口。陈华龙挣扎着用宝剑支撑着自己的身子站起来,可是他刚刚站起来却又栽倒了下去。

  陈华龙此时心中愤怒异常,他想要去找苗虎贤报仇,可是他也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这个状态的话,是无法战胜这个强大的对手的。

  想到这里陈华龙就先坐在地上快速地修炼了一会儿,等到自己的功力恢复之后再慢慢解决这件事情。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他终于感觉到好多了,由于天玄冰镯的作用,所以他身上的伤口很快就好了,他慢慢地站了起来,开始琢磨如何对付苗虎贤。如果这真是苗虎贤的计谋的话,他过一会儿一定会进来的。于是这陈华龙就索性将白骨女人的身子挂在了树上,然后再旁边设计了一个陷阱。

  然后陈华龙就找了一个地方藏身,就等着对方自投罗网。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他终于看见一个身影鬼鬼祟祟地进入了这个恶魔森林,他一边走一边还压低了嗓音轻轻地说道:“小茹,小茹,我给你准备的礼品你收到了没有啊。”

  若要知道心腹事,就要单听背后言,陈华龙听见了这苗虎贤对于那白骨女人所说的话之后,就将事情都搞清楚了,看来这个白骨女人的名字就叫做小茹,而自己的师父还真的是将自己当成了礼物送给她,可能是想要利用自己这个礼物来达到两人和好的目的吧。

  想到这里陈华龙就更加觉得气愤了,他还以为这苗虎贤是一心帮助自己的呢,没有想到原来所有人其实都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的。

  这时候就看见那苗虎贤已经来到了树下,看见了小茹的尸体,他不觉大吃一惊,扑到了小茹的尸体上面痛哭流涕,可是就在这时候,陈华龙设计的机关启动了,地上出现了一个大洞,那苗虎贤的身子就坠落了下去,底下都是尖锐的竹片,不怕这苗虎贤不死。

  陈华龙过了半晌之后就小心翼翼地走出了藏身的地方,他在陷阱前面探出头去,这么一看之下不觉大吃一惊,原来这苗虎贤此时正稳稳地双脚站立在那尖锐的竹片上面呢。当苗虎贤看见了陈华龙之后,冷笑一声说道:“好啊,好你个不孝的徒弟,竟然敢杀你师父?”说着就双足轻点竹片的顶部,身子一翻就出了这个洞。

  陈华龙此时后悔不已,他忘记了苗虎贤是一个狐仙了,用这样对付凡人的机关来对付这个家伙怎么可能会有效果呢。此时就看见苗虎贤冷冷地对陈华龙说道:“你可真是能耐不小啊,你竟然杀死了你的师母?”

  说着这苗虎贤就拔出了随身的佩剑,向着陈华龙的身上招呼过去了。陈华龙连忙躲闪,一边用灭天剑对抗,一边说道:“是你先对我不仁,我才会对你不义的,是你将我引诱过来,你是想要杀死我来救你的爱人。”

  苗虎贤狂笑道:“不错,你猜得一点都不错,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呢,你是我的徒弟,你的命就是我的,我要你作什么都可以,就算是要你去死,你也不能够有任何的怨言。你可是磕过头的,你如果杀我的话,就是大逆不道,你会遭到诅咒的,你会浑身溃烂而死的。”

  陈华龙此时也是一时激动,于是就冷笑着回应道:“这个是不是算是你的诅咒啊,好啊,我就要看看你的诅咒是不是有效果,老天爷要是有眼的话,他就会知道你是一个恶人,就会帮我的。”

  苗虎贤哈哈大笑道:“老天爷有眼?早就没有老天爷了,这个世界都是虚拟的,你我也都是虚拟的……”

第15章 升华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已经相互出招,交手了几百个回合了。陈华龙其实并不会什么厉害的剑法,他只是胡乱出招而已,只是他靠着自己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猛劲,所以一时间竟然让苗虎贤无法伤害自己。

  苗虎贤大叫着对着陈华龙吐出了一口丹田之气,就看见一团红色的光焰向着陈华龙飞了过来。陈华龙心中暗自叫了一声不好,看来说着苗虎贤是一个狐妖那是一点都不错的了,要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会有这内丹啊。

  陈华龙曾经听故事中说起过但凡是修炼到了一定境界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一颗内丹的,所以现如今当他看见了苗虎贤有这个东西的时候,倒也不是十分奇怪。

  那苗虎贤的内丹旋转着就向着陈华龙冲了过来,离开很远的距离陈华龙就感觉到了一种灼热的感觉,那内丹向着他飞了过来,似乎要将陈华龙整个身子都点燃一般。

  绝对不能够被这东西烧到,要不然的话自己恐怕性命都保不住,陈华龙一时也不知道究竟要如何办才好,于是就只是下意识地张开了嘴巴,说来也怪,苗虎贤的内丹竟然不偏不倚就正好飞进了他的嘴巴里面。这让陈华龙感到十分害怕,他张开嘴巴想要将这东西吐出去,可是却又无能为力,那内丹此时已经钻进了陈华龙的肚子里面。

  陈华龙顿时感动自己的腹中传来一种炙热的灼烧感,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就要从里到外融化了。陈华龙下意识之间又触动了天玄冰镯的能量,很快一种冰寒之气从自己的小腹部位升了起来,渐渐地和那灼热的感觉混杂在了一起,然后陈华龙就顿时感觉到身子一轻松,看来是天玄冰镯将灼烧感消解掉了一大部分。

  苗虎贤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看见自己的内丹竟然不知道怎么回事落入了陈华龙的嘴巴里面,就开始着急了起来,于是他就猛地用宝剑向着陈华龙砍了过来,打算将他的身子刺穿,将自己的内丹夺回来。

  可是这一回陈华龙却已经有了防备了,他哪里等苗虎贤有所举动啊,在稍微缓过来一下之后就立刻挥舞起灭天剑向着苗虎贤的脑袋砍了过去。这一剑出手之后的感觉和一般的招数完全不一样,陈华龙能够隐隐地听见在自己的灭天剑上面传来了龙吟虎啸的声音。

  转眼之间就看见灭天剑幻化出了五色的光芒,然后就冲着苗虎贤的脑袋过去了。只可怜这苗虎贤原本还应该是有能力抵抗的呢,可是他却自己找死将自己的内丹吐出去了。原本是打算杀陈华龙一个措手不及的,可是没有想到这陈华龙的身上又天玄冰镯保护,所以反而来了一个偷鸡不着蚀把米。

  苗虎贤斗大的脑袋顿时掉落在了地上,在地上咕咕旋转,由于失去了生命,所以此时的苗虎贤再也无法维持自己人类的躯体了,很快陈华龙就看见地上出现了一具狐狸的尸体,狐狸的脑袋就在旁边滚动着,那狐狸的身上还穿着人类的衣服呢,看上去真的是让人觉得古怪无比。

  看见了眼前的场景陈华龙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直到这时候才知道原来世界没有他原来想象的那么简单,所谓的魔兽和妖魅之物竟然都是真实存在的,现代科技虽然已经发展到了能够重塑世界的地步,可是依然还是没有能够将这股原始的神秘力量彻底地消灭掉啊。

  所以说陈华龙此时对于之前东方楚和司马腾空等人所说的那些有关于蚩尤之类的故事也开始渐渐地相信了。这时候他刚刚想要从地上站起来,又突然觉得耳鸣目眩,同时他也感觉到自己腹内有两股不同的力量在相互,这其中之一是自己原来就有的天玄冰镯的力量,而另外的一个就是刚刚得到的狐仙的内丹。

  它们两个一个是至阴至寒之物,而另一个却是至阳至刚之物,所以两个东西同时存在于体内的话,就在陈华龙的身子里面开始打仗了,让陈华龙一时难以承受。

  陈华龙心说:不行,我必须要想一个方法将它们糅合在一起才对,于是他就再次运用了苗虎贤教给自己的本领,开始运用起了丹田的力量。陈华龙原本是学棋的,他觉得既然在下棋的时候能够用棋子将棋盘分成若干个部分,那么是不是说这人类的丹田其实也能够分成若干个部分呢。既然自己现如今还无法让所有的功力都融合在一起,那么就给它们各自找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吧。

  古往今来的修炼之人从来都没有人想到过和陈华龙一样的方法,大家都下意识地觉得应该让所有的功力都融合在一起才好,可是陈华龙却不这么想,他就偏偏让自己在丹田分了几个不同的小房间,将内力分别储存在不同的地方。在这中间陈华龙用自己之前已经融合在一起的能量作为隔板,将天玄冰镯和狐仙内丹给分开来了。

  经过了这么一阵折腾之后,陈华龙终于感到好受多了。他又看了一下地上的狐仙尸体,觉得很不好受,不管怎么说,这苗虎贤还是教过自己真功夫的,自己现如今能够初入金丹道就是因为有他的一番启蒙教育。虽然说这家伙用心不纯,是想要暗中害自己,可是自己总还是他的徒弟吧,所以就这么让他的尸骨暴露在外面,陈华龙还是觉得有些于心不忍的。

  想到这里陈华龙就将苗虎贤的尸体找了一个坑埋藏了起来,然后就回到了棋仙洞。

  再次回到棋仙洞之后陈华龙有一种百感交集的感觉。他心中暗想:这师父在这里一定是收藏了很多的好东西,既然他人都已经不再了,留着这些东西也没有什么用处啊,还不如让我将这些东西都收为己有呢。

  想到这里陈华龙就在自我安慰了之后对师父的棋仙洞开始了一阵地毯式的搜刮。你还别说,这苗虎贤还真的是有一些好东西收藏着呢,所以这一次这陈华龙还真的是有所收获。

  尤其让他欣喜的是他得到了一个好宝贝,那是一只手镯,虽然没有自己的天玄冰镯那么厉害,可是这东西却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它能够打开一个比较小的大须弥山虚拟世界,也就是说你能够将自己拿不动的东西放在这个手镯的虚拟空间之中,那样就方便携带了。

  陈华龙将手镯带在了自己的手腕之上,虽然说他觉得这样比较娘娘腔,可是这却还能够起到一定的隐藏作用,因为他以后如果偷偷地摸天玄冰镯的时候,就可以假装摸自己的这个储物手镯,那样的话就反而不会引起人们的怀疑了。

  想到这里陈华龙虽然觉得这有些怪,可是他还是将这手镯戴在了自己的手上。又找了一阵之后,陈华龙又发现了苗虎贤收藏秘籍的地方,这些宝贝当然也被陈华龙照单全收了。

  陈华龙看了一下,这苗虎贤的秘籍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当然是有关于围棋方面的书籍,这些棋谱都是秘传的好东西,陈华龙以前只是听说过,可是却从来都没有看见过,比如说有《梅花泉棋谱》有《黑白双局》,有《棋盘乾坤》等等,但是最让他感到奇特的是一本叫做《围棋十诀》的书,这本书十分薄,只有十页纸,而且只是十局棋局而已,但是却没有一点文字说明。这让陈华龙看了有些不太理解,毕竟他的功力还没有到达那么高的程度呢。

  但是看得出苗虎贤对于这本棋谱是十分重视的,所以他用一本美女杂志的封面将它给包起来了,大概是为了做伪装吧。陈华龙知道这棋谱一定不简单,于是就将这棋谱给收在了自己的怀中。

  另外的一些秘籍当然就是有关于修道方面的了,这些书陈华龙也照单全收,他比较感兴趣的除了一本讲述修炼内功的《金丹全集》以外,就是一本有关于剑法的书籍了,那本书的名字叫做《灭天剑法》,这剑谱的名字正好和自己的宝剑的名字是一样的,这让陈华龙感到十分有意思,他心说:难道这是配套的吗?

  于是他就干脆暂时在这棋仙洞里面休息了起来,棋仙洞里面有一颗低矮的桃树,那上面有数不完的桃子。陈华龙发现自己只要是吃上一个桃子的话,就能够保证一整天都不会饿肚子,他数了一下,这些桃子够自己吃上十天半个月的了,于是就安心在棋仙洞修炼了起来。

  他并不知道这种桃子叫做阴仙桃,是仙桃的一种,是专门生长在阴冷潮湿的地方的,这种桃子吃了之后也是能够增长功力的,如果是外面卖的话,一个桃子换一座城池都是有可能的呢,可是这陈华龙却只是将它当成饭吃。虽然说有些暴殄天物了,可是毕竟还是增加了他的不少功力。

  如果不是有了这些阴仙桃的话,陈华龙也无法修炼那《金丹全集》和《灭天剑法》啊,因为这两种功夫都是需要强大的内力作为支持的。

  这一段时间陈华龙在这个洞穴里面心无旁骛,只是一心修炼,他的内力和剑法方面也增加了不少的功力,虽然说还无法将不同的内丹完全融合,可是内力却是越来越强劲了呢。在这段时间里陈华龙也没有少看那本《围棋十诀》,可是他除了觉得这本秘籍十分古怪之外,也什么都说不上来了。

  这让陈华龙感到多少有些苦恼,不过其他的棋谱他基本上都在修炼的间隙看了一个遍,他的悟性本来就好,所以这一回就自然获得了不少的真知灼见,在棋力方面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都说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陈华龙并不知道当自己在洞穴里面修炼的时候,那司马腾空和东方楚都对他进行了地毯式的寻找,东方楚埋怨那司马腾空,说一定是他吓走了陈华龙,于是两个人便不和了起来,而陈华龙对于这些还茫然无知呢。

  这一天陈华龙觉得自己在各方面都有了一个升华,于是就十分高兴地打算离开这个地方到外面去兜兜了,他觉得自己现如今已经完全有能力去找那个司马腾空兴师问罪了,他倒是要问问他看,看看他究竟如何解释那生物蛊毒的事情。

  可是就在这时候,陈华龙却突然发现了一个不祥的预兆,那就是他突然之间看见自己的身上竟然出现了很多的水泡,还有脓肿溃烂的迹象。

棋仙的《棋仙》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棋仙》就可以了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