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一缕清风两丝情》最新章节 韩莫琛沈欣悦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

《一缕清风两丝情》最新章节 韩莫琛沈欣悦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

2019-08-30 13:57:29作者:韩莫琛

主人公叫韩莫琛沈欣悦的小说是《一缕清风两丝情》,是作者大大韩莫琛创作的婚恋生活小说,文中讲述了:一直是沈家中的乖乖女,未经世事就嫁给齐思远的她一直以为老公是天,却在生孩子的第二天被妹妹和老公抛弃。但也在她最艰难的时候,遇到了韩莫琛成为了他的未婚妻,也开始了报复的轨迹!

《一缕清风两丝情》最新章节 韩莫琛沈欣悦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

一缕清风两丝情全文免费阅读

第7章:看心情

“睡下。”

对方像是命令一般沉声开口,里头尽是不容忍拒绝的压制力。

沈欣悦没跟他作对,她皱了皱眉,又躺了回去。

“谢谢你又收留我,你说得没错,我要做的是回击,而不是逃避。”

他并未露出多少表情,“很好,可惜现在你根本没能力回击。”

被直接了当打击的沈欣悦愣了愣,“你什么意思?!”

“养精蓄锐才是聪明人的做法,老实养身体。”

“我知道了……我会答应你当未婚妻,但你能不能帮我夺回孩子?”

“看心情。”

他轻描淡写甩下三字便背身准备离开房间,沈欣悦一愣,见对方要走赶忙手一探抓握住了对方一侧的袖口。

“喂!”

被扯住的人停了动作,淡淡回眸,“这里没有‘喂’,只有你未婚夫。”

未婚夫三字叫沈欣悦一恍惚,他不轻不重地推开她的手,离开了房间。

沈欣悦悠悠叹了口气,没再强留,求人不如求己。

在别墅待了几日后沈欣悦的身体好了大半,现下的她已然恢复到了之前的模样,浑身透着坚韧劲,气质也一样大变。

她心下暗暗谋划着如何回齐家夺回孩子,在脑海里排演许多遍后,沈欣悦终于决定去会一会那两位伤她颇深的家伙。

但还没离开别墅,她就被他拦了下来。

“去哪?”

“去要孩子!”

沈欣悦跟对方对视,像是铁了心,侧挪又要往前走,但刚迈出步子,一股力道就把她扯了回去。

她一个踉跄,险些跌倒,他的大掌稳稳扶住了她细腰。

“不论你去齐家还是去公司,都见不到你想见的人。”

“什么意思??”沈欣悦有些羞恼,一把拍掉他的手后撤半步跟他隔开了距离。

轮椅上的人依旧面无波澜,只是理了理衬衣袖口。

“博弈得挑对地方。”

沈欣悦满面疑惑,静待下文,他淡扫她一眼,递过去了一只手机。

“这是你即将去的目的地,我需要你帮我拍到那里价格最高的东西。”

“我为什么要帮你?”

他不急不缓看向对方眸眼,“因为你恨的人也在那里。”

“齐思远和沈乐瑶?……然后呢?”

“当你成为全场焦点,他们自然会关注到你,与其被动追着他们跑,不如让对手沉不住气来找你。”

对方难得开口道出这么长段话,里头说的内容让她不由深表赞同心生敬佩。

“祝你顺利。”

他淡淡给了一句话后转了身,沈欣悦也刚满怀斗志出了别墅,刚迈出大门,一辆豪车便拦在了她面前。

“沈小姐你好,我是你的专职司机。”从驾驶位上下来的人敦厚老实冲她一弯腰,“如果沈小姐想要自己驾驶也可以,少爷吩咐了一切都由您决定。”

突然有了这般待遇的沈欣悦一时有些不适应,她笑了笑,温婉得体,“我自己来吧。”

对方听了立马递出钥匙,不带丝毫犹豫,沈欣悦接下后打量了一眼身前的劳斯莱斯,感慨那家伙阔绰的同时也是更长了几分气势。

刚驾着车离开不多久,之前他给她的手机忽而来了条信息,沈欣悦一瞥,上头的内容很简短,“左转停车。”

她下意识顺从着打了方向盘,停车后才明白对方的意思。

他不仅给她装了定位,还掐准时间给她备好了造型师……

沈欣悦犹豫了片刻,但毕竟接下来有场硬仗,她便也听了他的指示,直接大步向里去。

店里的店员像是静候多时,把各大牌适合的服饰尽数搁置在了她面前仍由她挑。

“沈小姐,这些都很适合你,我们还准备了项链和一些小饰品,希望您能喜欢。”

她受宠若惊,但还是做着镇定样子微微颔首点头。

在换了身装备化了淡妆后沈欣悦如虎添翼,整个人美里透着股锐气与凌厉,一改之前软软弱弱的面貌。

片刻后她顺利抵达了拍卖会,门口站着的正是之前那位挂断她电话的“朋友”。

对方见了她像是没反应过来,愣半秒才满面堆笑过来打招呼。

“乐瑶啊,怎么不见齐思远跟你一起?”

沈欣悦淡淡一勾唇,气势极足,“之前不认识手机号码,看来现在连人都认不清了?”

对方一时间只余错愕与震惊,支支吾吾道;“你……你是沈欣悦?你不是,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我死了?以为我失踪了?没未来了?”沈欣悦不躲不闪顺势一接,随即又弯了弯眉眼,“那还真是让你失望了,我现在好得很,让一让,我想拍卖会快开始了。”

她抬手拨开前侧的人,踩着高跟挎着顶级LV包往里进,像是不屑于跟那人周旋。

第8章:胜一筹

会场里尽数是高层人士,一派雍容华贵,高杯低盏,沈欣悦静静坐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并未急着去引人注目,但她今日的着装和生来的好相貌吸引了不少视线,若不是周遭气势太强,估计已经有好些个上来搭讪。

不远处的齐思远和沈乐瑶并排一起走在人群中,他果然神算,这种场面,他两人怎么会不来?

沈欣悦这般想着轻抿了一口酒水。

不久后拍卖会正式开始,东西一样一样被拍下,而他却始终没给她指示,沈欣悦有些耐不住,正准备回一条信息,手机恰好也亮了亮,她心一定,开始不断举起自己的牌。

拍卖的是颗极为精美的钻石,看中它的人不少,但最后还是成功落入了沈欣悦囊中,准确的说是那个他。

就在她一次一次叫高价格时,不远处的两人看直了眼,他们惊愕着观察许多遍,才终于确定那人就是那天满身垃圾被赶出公司的沈欣悦!

拍卖会结束后沈欣悦有意无意放慢步子,果不其然齐思远和沈乐瑶冲出来拦在了自己面前。

“你怎么会在这?!”

说话的事齐思远,他似乎还没能接受被自己抛弃的女人以这种形象出现在自己面前。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敢问你是买下了这块地还是买下了拍卖场子?”

沈欣悦的话一出口,那两人更震惊了几分,女人的气势极强,凌然直直冲着他们,跟之前强撑做坚强样子的那个软弱女人大不相同,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沈欣悦!你是不是又攀上了金枝头了?”亲妹妹像是妒忌,又有些愤恨。

即便一对二,她也丝毫没有退却害怕的意思,“怎么?你现在都开始叫我大名了?那天姐姐长姐姐短的戏码怎么不玩儿了?”

一听到沈乐瑶的话,齐思远像是想到些什么,恶狠道开,“你去找孩子亲生父亲了?看来我还真是没看错你,你就是个水性杨花的烂女人!”

“这不是你早就认定的事?不用重复,我也没指望你再相信我的话,但你最好把孩子还给我。”

“我为什么要把那野种给你?别以为穿一身漂亮衣服戴一身奢侈品就有多了不得,这只会说明你有多骚。”

“我到底如何就不劳您操心了,但不好意思既然你坚信自己跟那孩子没血缘关系,就麻烦你把他还给我,毕竟你现在的行径跟绑架儿童没多大差别?毕竟你不承认是父亲,不是吗?”

沈欣悦的一通话说得对方心中烧起片火来,沈乐瑶见势赶忙又插一脚。

“一找到新靠山就这幅德行,终于是看透你了!沈家有你这种人真是耻辱!思远家也一样,没了你才好!”

“还是你更胜一筹,别客气,恶心人的本事数你最强,这名号还是你自己先留着。”

女人条理清晰,不缓不急逐一回击,整个占了上风。

齐思远被气得发怒,“我的确不是那东西的父亲,但你别忘了我现在还是你的丈夫!”

“丈夫?在手术室门口保小,丢下妻子让她去死,仍由公司职员向自己妻子丢垃圾,你还有脸说自己是丈夫?我知道你想跟我离婚,但在那之前,告诉我我孩子在哪!不然我就不签离婚书!”

他怒火烧心,眼见又要挥手扇下巴掌,沈欣悦没再任由对方作为,直接抬臂去挡,无奈力量差距太大,她到底还是被那力道甩到旁侧撞到了墙,肩膀处的痛让沈欣悦皱了皱眉头。

齐思远顺势又起了高声,“不管你背后是勾搭上了哪个男人,又使了什么花招让那家伙事事顺着你,但你给我听清楚,离不离不是你说了算的!也别以为我答应你把孩子给你!”

齐思远如一只冲她怒吼的猛兽,曾经的温存在一瞬间都成了碎片再也不复存在。

被他抢占上风的沈欣悦尽力稳住自己,冷冷盯向对方。

“别太自信了,你会输的。”

“是吗?你别忘了当初是你先背叛的我,那份鉴定书写得清清楚楚孩子不是我的,你哪里来的脸现在用这种态度对我?”

“你怎么不想想那是作假的?就那么薄薄几张纸……”

“闭嘴!自欺欺人够了没?”

齐思远忽而提高音量,眼里燃起的愤怒和不悦稳稳落入沈欣悦眸中。

趁着他的气焰高涨,沈乐瑶也来了劲,虽说她满心想着让两人离婚,但在此之前,她准备让对方再吃点苦头出个丑!

她从旁边捞来了一杯酒水,猛地往沈欣悦脸上泼了过去,同时也不忘配上话。

第9章:回头

“这算是还你的,也是替我思远哥出口气!”

刚稳住身子的沈欣悦还没来得及做出躲闪的反应,那紫红液体便往她身上倒了过来。

本以为要淋一场葡萄酒,但手腕忽而传来一股力道,猛地将她后扯了半米。

沈欣悦愣了愣,随后回过神去看,身后站着个体格颇好的精壮男人。

“沈小姐,你没事吧,少爷让我们跟着你保证你安全,贸然出来希望您不要怪罪。”

那保镖说了一通话,她消化半晌才搞清情况。“没事,你出来的挺及时的。”

末了她凌厉看向齐思远和沈乐瑶。

“还我?那你这个成天作戏的贱人算得还真是清楚,真巧我也是个清算账的人,我之前受的苦一定也让你尝尝!”

沈乐瑶看到那保镖露了几分惊讶,对于自己没能得逞很是惋惜,也满满当当的愤懑,他一样因为那保镖的话躁怒着,同时也袒护起沈乐瑶来。

“还真是了不得,还带保镖!你妹妹是什么样的人我都看在眼里,倒是你!恶毒歹心!”

沈欣悦不由笑开,嘲讽意味十足,“看在眼里?那你想必是瞎了吧!你这么偏袒护着她,怎么?你们在一起了?一锅配一盖,那你们还真是搭配得很!”

女人一番话后直接转身离去,连回击的机会都没给两人留下,直接坐进了来接她的豪车。

到别墅后沈欣悦回了自己房间,虽说出了气,但孩子却还是没着落。

她心烦意乱,随手丢下东西倒进软床中央,却被肩膀下挎包里一件硬物硌得发疼,那地方今天本就撞墙上没好透,她皱着眉头倒吸口凉气,缓缓起身去摸,漂亮小盒落入眼中。

一见到那东西沈欣悦便想起了要去找他,她摸索着在空大别墅里搜罗一圈,却连半个身影都没找着。

正坐下想要缓缓,手机忽而亮了亮,她接起,那头低沉声线传来,莫名让人心安。

“回头。”

沈欣悦循声回眸望去,他坐在轮椅里,临近傍晚的光给他勾上了一层淡淡光晕,本就好看如造物主的恩赐,眉眼鼻唇皆美不胜收,现下更多了几分说不出的味道。

她转过身子,收了收神静下心往他方向靠了过去。

“你手里的东西不是装饰品,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

被他一调笑她才发现自己正拿着手机到处找人,一通电话的事还非得复杂化……她咳了两声掩下自己的尴尬,赶忙转移话题。

“你要的东西。”

沈欣悦从口袋取出钻石的小盒往外一递,对方却没有要接下的意思。“你留着。”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不是你让我去拍卖的吗?买了又不要……浪费。”

“送给未婚妻,还称不上浪费。”

他自始至终清冷寡淡,明明可以做甜言蜜语的好听话从他嘴里出来便换了种感觉。

两人静了片刻,沈欣悦摆弄着那东西,又开了口。

“谢谢……你这么费心帮我,可我还是没成功,真是太没用了。”

“嗯。”

“……”沈欣悦哑然,这家伙还真是一刀直接补到心头。

看着她无言模样,他极小幅地提了提嘴角,继而视线无焦点地落至远处,高深莫测沉声缓道。

“才刚开始,慢慢来。”

沈欣悦闻言无端生出几分心安,好似身边有这位高深莫测的家伙在,自己胜率就高了许多。

然而一想到自己不知所踪连一面都没见过的孩子,那些心急便又涌了上来。

“可是我孩子还在他们手上……”

他侧目淡淡一扫,一如既往稳若泰山,“你大可以放心。”

见到对方那般态度沈欣悦不由提高了些声音。

“跟你没有血缘关系你当然可以这么无所谓,可是那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

轮椅上的人并未因为女人的态度而有所动容,他沉沉开口,眸眼皆是看穿一切的平静。

“沈小姐,麻烦你好好想一想,现在真正能威胁到你的是什么?”

“……我的孩子。”

“对。”他抬眼对上女人视线,“他们还不至于蠢到把筹码弄没。”

沈欣悦转念一想,冷静下来。

“我知道了,那你觉得我现在该怎么办?”

“想必你也不打算耗下去,当事人不愿意找你,那就从身边人下手。”

贸然进攻不是什么好主意,但她又急着要回孩子,比起无所事事等着不如让他们先来找自己。

女人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心里对他更敬佩了些。

既然齐思远还么出击的意思,自己就花点功夫去激沈乐瑶!

正心下谋算着,对方又堪堪要从自己视线中退出去。

“喂!等一下!”她见了急忙上前。

第10章:韩先生

他冷然停下,不等她开口先行夺去了话头,“不谢,还有,别叫我喂”

“……那我叫你什么?叫未婚夫吗?”

对方把轮椅转了个向,直直面向她,正要说些什么,边上跑过来个人,“韩少,有人找您。”

“听到了?”

“听到了,韩……韩先生慢慢忙。”

女人点点头转身便走,直到离开些距离了她才松下口气,他从始至终紧绷在周遭的气势总是压得她心慌慌,也不知这位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回了房间后沈欣悦取了手机,斟酌一番后她编辑了条短信发了过去。

“沈乐瑶,我最后问你一遍,我孩子在哪?”

对方即刻便有了回应。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你是不是太天真了点?”

沈欣悦本就没想要问孩子下落,不过借这个噱头一点点把她往自己设下的陷阱引。

“这么尽心尽力帮着齐思远,不过到现在还是个后备军,说好听点是备胎,说难听点是小三。”

那头没再回短信,而是直接打了通电话过来,“沈欣悦!你才是那个在外面乱搞的小三!”

“你要理清楚,不管怎么说,我现在依旧是正牌的齐家太太,倒是你,连个名号都没。”

带着愤恼的失态女声跟沈欣悦平静的回复一比明显处在了弱势。

沈乐瑶被一激,恶狠狠骂开,“齐思远现在已经不爱你了!我很快就会让他跟你离婚!别以为你勾搭上个有钱人有多了不起,到头来还不是双被人丢掉嫌弃的破鞋!”

听到离婚沈欣悦眉梢一挑,鱼一上钩,也该收网了,“是吗?那你可要好好加油,别出了洋相!”

沈乐瑶还准备骂上几句撒撒气,然而沈欣悦在说完那话后直接了当便按了挂断键。

憋了一肚子气的女人狠狠跺了跺脚,在被激恼后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杀去了齐思远房间。

沈欣悦很清楚,自己这绝对是步好棋,依那好妹妹的性子,在受气之后肯定会费尽心思去缠着齐思远让他跟自己离婚,到时候两人必然也会找上自己。

即便最后没成功,能让那俩内讧起来一样是个不错的结果。

此时此刻另一边齐思远正听着几位朋友谈着那日的拍卖会。

“那天沈欣悦拿下那玩意儿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你下的血本呢,正没想到她这么嚣张。”

“可不是。”一位微胖发福的男人点了根烟,“齐家那点事现在都传遍全市了,也不知道是那个心大的还敢包这种女人。”

“齐哥你也别太难过,虽然是挺憋屈,不过早点看清也是好的,至于你让我帮忙找的人我没找着,也不知道用的事哪家保镖,当时入场登记的车辆车主也没打探到,你也别难为我,哥几个也是尽力了。”

……

齐思远面色难看,费尽交际圈的关系,到头来却连个影子都没查到!

他勉强应付着朋友们,忽而办公室的门被打了开来,往里进的正是在外头听了半晌准备了一肚子猛料的沈乐瑶。

那通电话给她带来的愤怒还没消,现下也正是挑拨离间的好时候!

“思远哥,如果我姐承认错误了,你还会接受她吗?”

沈乐瑶做了个真诚样子,好似真的要帮沈欣悦说话一般,在场几人见了这“善良”模样的女人一下子愤然起来。

“乐瑶啊,你这么帮你姐干什么,你这样的才是好女人啊!”

“要我选,我也选我们这温柔善良的小妹,沈欣悦那女人,满身骚,太脏。”

……

齐思远抬眸看向沈乐瑶,“承认错误?就那女人现在得意洋洋的样子,她怎么可能承认自己错?就算她承认了,再接受她也绝不可能!”

听了这话后女人暗暗一笑,但随即又拧起眉头来。

“虽然我姐姐是不好,我跟她从小一起长大,看得也多了,虽然她有时候是喜欢跟各种男人都聊天一起玩,但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我姐姐,如果她愿意回来的话,你不如就继续跟她在一起吧……”

沈乐瑶隐忍着咬咬下唇,双眸带上些水雾,十分隐忍地样子,齐思远本就心烦意乱,在听到前半句话后更不快了些。

“跟各种男人一起玩?她怎么不去做个小姐!重新在一起?做梦!我齐思远再把她领回齐家我就不姓齐!”

几个朋友还在旁看着,这种场子里沈乐瑶说了这样的话,他的立场自然更坚定了几分,一致把沈欣悦归为行径恶劣不能容忍的女人。

现下状况算是定了局面,沈乐瑶顺势一推,“那思远哥是不是下定决心要跟她离婚了?一点机会都不给吗?”

“她哪里配再有机会!齐家永远也没有她的位置!”

韩莫琛的《一缕清风两丝情》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一缕清风两丝情》就可以了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