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当爱已随风逝by小星星啊-晏南衡苏若《当爱已随风逝》在线阅读

当爱已随风逝by小星星啊-晏南衡苏若《当爱已随风逝》在线阅读

2019-08-30 13:57:15作者:小星星啊

当爱已随风逝的作者是小星星啊,小说主人公为晏南衡苏若,小星星啊的作品《当爱已随风逝》在线免费阅读。精彩内容阅读:她费尽心思嫁给晏南衡,无爱的婚姻却教会她就算得到丈夫的身,也抓不住丈夫的心“苏若,爱你这件事,我觉得恶心。”他如此嫌恶她,恨不得将她拨皮拆骨。当爱已成往事,他却发现这一生,遇见她也是一种美好……

当爱已随风逝by小星星啊-晏南衡苏若《当爱已随风逝》在线阅读

当爱已随风逝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章

翌日,苏若起来,便瞧见梳妆台前放着一枚精致的点翠簪子,出自谁手,不言而喻。

晏南衡会主动送物件给她,实在稀奇极了,苏若欣喜若狂,宝贝似的拿着簪子去找晏南衡。

坊间,晏南衡正在和老师傅讨论挑选翠鸟羽毛的事情,他见苏若过来,只是淡淡看了一眼,继续和老师傅说话。

苏若也不打扰他,站在原地等他处理完事情这才上前,她手里紧紧拽着簪子,嘴角的笑容掩饰不住。

她笑着问他:“谢谢你送的东西。”

一声致谢的话语,对晏南衡触动不小,会送簪子给她,不过是因了他拿着她聘礼中的坠子给了宋之遥,为了抹去心中那丝歉意而已。

她却像是得到了世间最美好的东西,爱不释手的模样,竟然人心疼起来。

晏南衡瞧着苏若,似乎,自己从不懂她,即便她跟在他的身后这么多年,他不曾花时间了解过她。

晏南衡将内心那抹异样的情绪隐去,对她不冷不热道:“又不是什么稀奇物件,用得着特意跑来坊间说声谢谢么。”

说着,晏南衡转身就要忙事情去,可身后却响起了苏若的声音,她自言自语了一声:“是,对于你来说,亦或者对于我来说,这东西并不稀奇,可这是你亲手做的,也是你第一次送东西给我。”

他听罢苏若的话,不禁皱眉,瞧着她开心娇羞的模样像是以为他要对她借物表达情感似的。

“你别误会……”晏南衡急于解释,却被苏若打断了话。

她笑了笑,道:“放心,我不会误会你这么快就爱上我了,我只是单纯地想告诉你,得到你的东西,我真的很开心。”

苏若在晏南衡不设防之时,跑上前,紧紧的抱住了晏南衡。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晏南衡僵住,她的主动,实在不像大家闺秀该有的婉约模样,可为何,他一点都不厌恶?

她白里透红的脸颊,贴着他的心口处,她轻声道:“南衡,我会让你慢慢爱上我的。”

晏南衡愕然,爱上她么?

“我讨厌你!”晏南衡悠声道了一句,没有任何的情绪夹杂在里面,仿佛并不是真的厌恶她,而是寻常两口子犟嘴一般。

“那我也喜欢你。”苏若更是将他抱得紧,还柔声道,“真的好喜欢,喜欢的不得了!”

晏南衡听到苏若这么说,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复杂的情绪犹如海浪翻腾。

他原本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渐渐张开,那一刻,他竟然生出想要抱一抱她的想法。

这样诡异的心理,最后还是被晏南衡强行压下,她是苏若,逼他非娶她不可的女子。

苏若松开手,看了看晏南衡,小心翼翼的问:“你晚上回来吃饭么?”

他略作思考,想着晚上也没什么事儿,才淡淡应声:“嗯!”

得到晏南衡肯定的回答,苏若嘴角的笑意更是浓厚了,她忙道:“那我做一些你喜欢吃的菜,等你回来。”

她婚前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柴米油盐都不曾碰过,为了抓住晏南衡的胃,特意学了好些菜,从而抓住他的心。

晏南衡倒也意外,她还会下厨,他点点头,应声:“好!”

……

夜幕降临,苏若并未等到回家的晏南衡,菜早已凉透,丫鬟已经问了她两边要不要温着那些菜,都被苏若拒绝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晏南衡身边的人来回禀,却告知苏若,今儿个三少不回来。

“他这么晚还没忙完坊间的事儿么?”她颤声问,心里还抱着一丝希望。

那人却不敢看着她的眼睛,结结巴巴地如实道:“宋小姐说身体不舒服,三少带着大夫去看她了。”

下人的话音一落,顷刻之间,苏若将桌上的菜如数清扫在地。

 

第八章

夜半时分,晏南衡才回到晏家,他一边捏着眉心,一边从外推开房门进去。

房间里,没亮灯,漆黑一片,他以为苏若早就歇下,可等他亮灯之后,发现坐在桌子旁边的苏若,吓了一跳。

疲累之意顿时间消失殆尽,晏南衡皱眉,像是不经意的问:“你怎的坐在这里?”

“你答应过我,回家吃饭,可你呢,去哪儿了?”苏若不想和他拐弯抹角,视线直逼晏南衡。

他不喜欢对方质问的口吻,但违约确实是他不对,晏南衡如实回答:“她身子骨不舒服,我请了大夫去看她了……”

话音还未落下,苏若刷地起来,走到了他的面前。

晏南衡瞧着她脸上愤怒的表情,两眉更是拢得深,只见她的手扬起就要给他一巴掌。

但最后,巴掌没有如约而至,她颤颤地将手收了回去,隐忍的模样令人竟然生出怜意。

说实话,晏南衡觉着还不如让她扇自己一巴掌。

他往里面走了两步,经过她身边的时候,道:“没回来用饭,抱歉!”

“在你心里,只觉着没按约定回来吃饭对不起我么?”苏若眼眶猩红,气得浑身发抖,道,“你是有家室的人,你还和她往来如此密切,让我的颜面尽失,晏家上下都知晓我抓不住你的心,任由你在外面胡来。”

“那只能说明你们思想肮脏,男女相处并不是只有身体上的接触。”晏南衡不悦地反驳。

苏若哼声冷笑:“你的意思是,你们在心灵上得到慰藉么,那也是对夫妻感情的不贞。”

“夫妻?我们之所以会成为夫妻,不是你强人所难来的么。”晏南衡的音量不低,瞧着她因了他的话从而脸上多了受伤的表情,他开始觉得异常烦闷。

晏南衡解开长衫两枚扣子,冷声:“我不想和你吵,我去商铺住一段时间,大家都冷静一下。”

苏若见他朝外离去,跑上前,一把拥住晏南衡:“我们是新婚,怎么能这么快就分居,我没法子交代。”

没法对他父母交代,更没法对娘家交代,苏若心慌,希望他能留下来给她一颗定心丸。

当晏南衡讲她的手用力扯开,她明白,她留不住他。

“两个人在一起,感情走到什么样的地步,是我们俩的事儿,用不着给任何人交代,苏若你真的懂爱么?”晏南衡反头问她。

很多话一下子卡在了苏若的嗓子眼,她懂爱,就是爱惨了他,才会强求这场婚事。

“南衡,你留下。”她温声如此道。

他还是走了,苏若的心拔凉,坊间的一幕幕,仿佛是过眼烟云,她抬手摸了摸发髻间的簪子,来自他的情也犹如一场梦。

梦醒了,现实会将她冲击到悬崖的边缘。

……

自他离开,足足一月未曾回来,不过下人告诉苏若:三少每天都在商铺里,确确实实很忙。

苏若安慰自己,只要他不去找宋之遥就好。

想到那晚可能她说话也有不妥的地方,寻思找个时间去瞧瞧晏南衡,如此,两人也能结束僵持的局面。

苏若从厨房里,备了几个拿手好菜之后,苏若疾走了几步,身下却见了红。

肚腹一抽一抽的疼痛感传来,她忍着痛意,回了房间,让房里的丫鬟去找大夫。

大夫来到晏公馆,给苏若瞧过之后,却连声对苏若道喜:“三少奶奶,恭喜你已有身孕了。”

 

第九章

身孕?苏若听后难以置信地将手放在肚腹上,里面竟然有了一个小生命。

她的嘴角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可内心却紧接着忐忑起来,她叮嘱大夫道:“先别将消息告诉老爷和夫人了,我到时候会找个好时机告诉他们。”

“是,少夫人!”大夫应声,开了一些温和的保胎药这才离开。

她眼中闪过一丝亮光,让丫头捎个口信儿给晏南衡有要紧的事让他回来一趟。

晏南衡倒也给她面子,人是回来了,却依旧淡漠着脸。

他端坐在雕花凳上,瞧着床上躺着面色微显苍白的苏若,不禁两眉微拢,问:“你身子骨不舒服么?”

“你很久不回家了。”她却答非所问,有关孩子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剑眉微挑了一下,不意会她会如此道。

“坊间事多,老师傅最近找的翠鸟,羽毛都不够亮,精美的数量太少,现下琢磨着孔雀羽毛,但做出来的饰物颜色大打折扣,烦人的很。”晏南衡难得和她说这么多有关点翠的事,听起来倒是像丈夫给妻子一个不回家的交代。

只是交代,仅此而已。

苏若听后心情有些低落,晏南衡瞧着她郁郁的模样,心像是突然被扎了一下。

“你喜欢孩子么?”她再次看他,眼神里满是希冀。

晏南衡微愕,她的问题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说实话,他并没考虑过孩子的问题,不过,他认真的想了想,才道:“挺喜欢的。”

晏南衡给的答案,让原本内心忐忑的苏若暗自输了一口气。

苏若伸手就要拉住他的手,外面却敲响了门,有人叫了一声:“三少。”

她和晏南衡的视线齐齐朝门的方向看去,紧接着,晏南衡站了起来。

他一边走,一边应声:“何事?”

门开了,是常随着晏南衡左右的人齐风,齐风看了看里头躺着的苏若,刚要说话,又噎声。

晏南衡倒是随意道:“什么话,说就是了。”

“宋小姐的丫鬟跑来坊间说宋小姐不小心割到了手腕,流了很多血。”齐风说得很小心。

字字句句都进入了苏若的耳中,宋之遥,又是宋之遥!

即便此刻晏南衡是背对着她的姿势,她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却能感觉到晏南衡顿时间替宋之遥紧张起来。

苏若犹如被凌迟一般,她眼睁睁瞧着晏南衡迈步就要离开,她强忍住内心的不适,快速叫住他:“南衡,我有事告诉你……”

“等我回来……再说吧!”晏南衡反头看了她一眼,如此道。

“南衡,我怀……”苏若可话还未说完,他的背影已然消失不见,她迅速从床上下来追了出去。

苏若见晏南衡已经上了车,她凄声叫住他:“南衡,我肚子疼,别走。”

晏南衡迟疑了一秒,并且探头往外看了一下,她何时也喜欢玩博人同情的把戏了?

“回去吧,我去去就来。”晏南衡淡薄的言语,像是一把无形的刀,生生刨开她的心窝子。

他压根没给她说出怀孕的机会,决然离开,冰冷的车尾,让苏若的心沉到谷底。

尤其是下坠感,巨大的恐慌开始笼罩着苏若,她绝望地呼喊晏南衡的姓名,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第十章

车子渐行渐远,晏南衡往后靠,即便闭眼,他的右眼皮还是快速跳动起来。

莫名的不安感扰乱着他的心,晏南衡没有再回头,车子进入拐角,他似乎听到惊叫声,他睁开眼,仿佛方才的惊叫只是幻听。

“少夫人,来人啊,请大夫!”丫鬟瞧着苏若身下鲜红的血迹,惊叫连连。

苏若的手向下,触碰到裙裾,指腹顿时间沾染了湿漉的鲜血,那么红,那是她和南衡的孩子。

“不要离开我,求求你,别离开,我爱你啊孩子……”苏若一只手紧紧拽着身旁脸色煞白的丫鬟,“救我,救他……”

视线被泪水模糊,疼痛之感遍布她全身,苏若绝望地叫着:“南衡,南衡……”

“少夫人,你坚持住,大夫马上来了。”丫鬟跟在苏若的身旁,苏若被抬进房里。

晏老爷和夫人听闻苏若的事儿,赶去儿媳那里。

晏老爷问从房里出来的大夫,大夫却对他们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紧接着摇摇头:“老爷,夫人,保不住了。”

“什么保不住了?”晏老爷听得稀里糊涂。

“小少爷保不住了。”大夫如实道。

大夫的话音刚落,晏老爷险些没站稳,往后退了两步,而晏夫人则是双腿一软跌坐在地。

大夫的声音早就传入了房内,‘小少爷保不住了’这句话像个魔咒,一直萦绕在苏若的耳边。

她死死的咬住下唇,不让自己痛哭处声来,被遮住的双手,缓缓来到肚腹上。

那里仿佛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她来不及看到孩子的模样,那孩子就离她远去了。

晏南衡此时此刻,却陪在宋之遥的身边,苏若还清晰的记得晏南衡弃她不顾非要去找宋之遥的场景。

是她太偏执,总觉得自己嫁给他了,对他好,他会爱上自己。

然而,这场婚事,一开始就是她一厢情愿,他的心里从未有过她的位置罢了。

何时,长辈与她说过,强扭的瓜不甜,她以前不信,如今却是真的信了。

苏若双眼紧闭,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都是她强求来的,都怪她自己非他不可……

两行清泪划过她的眼角,浸入她黑色的发丝之中,就在此时,门被人从外头打开。

挂着哀伤神色的晏老爷和夫人,来到她的床前,万分愧歉地对她道:“若儿,是我们晏家对不起你,让我如何与你父亲交代?”

晏老爷和她父亲是挚友,打小对她疼爱有加,如今她失了孩子,儿子晏南衡据说还去找宋之遥了,险些老脸都没处放。

“父亲~”苏若听着苍老悲伤的嗓音,说不出责怪的话来,只是心变得更加疼了。

“我去将他找来,这兔崽子,我非宰了他不可。”晏老爷爱子向来心切,如今是气极了。

苏若拒绝,伤心欲绝的表情被她隐忍下去,最后只是从齿缝挤出三个字:“不必了。”

即便套住他这个人也套不住他的心,她真的累了,好累好累,如今,她只想着放下。

她再也不想强求他的感情,她太疼了,而晏南衡永远无法感觉孩子从她身体流逝的那种切肤之痛。

就在这时,传来了老祖宗听闻失去重孙的噩耗晕倒的消息,晏老爷不得不赶往老祖宗那里。

晏夫人还是没有听取苏若的话,遣人去通知晏南衡。

晏南衡得到消息时,还在和宋之遥僵持着。

三少,少夫人流产了。’,像个炸弹,直接轰击了面色本就暗沉的晏南衡。?晏南衡抓住来通禀的下人,面色骇人,紧绷着声线问:“你再说一遍。”

“三少,少夫人……她流产了!”下人悲恸地再次和晏南衡道。

顿时间,晏南衡的脑海仿佛一下子炸开了,他想起了苏若问他的话:“你喜欢孩子么。”

她是不是想告诉他,肚子里已经有了两个人的孩子?

新婚夜的缠绵,他着实入了迷,仿佛着了她的魔障,只想一再深入,最后迸发。

有了孩子,其实也合情合理,只是,他实在没想过,孩子会来得如此快。

这样的话,同样传入了宋之遥的耳中,妒意在宋之遥的心底滋生,她一直以为自己会成为晏南衡的妻子,将来她可以有属于晏南衡的孩子。

却不料这两样都被苏若占据了,不过,大快人心的是,苏若的孩子终究是没了。

今日,一切都如此巧合,犹如老天爷都在帮助她挽留晏南衡的心,宋之遥想到这里,嘴角多了一抹笑意。

但原本站在她面前的晏南衡却转身就要离开,宋之遥叫住他:“南衡,你别走。”

挽留他的声音,并不是这一日内第一次听到,苏若的苦苦哀求,她那苍白的面容一直出现在他的眼帘。

“若不是你演的这出戏,我不会来。”晏南衡冷声怒色对她,宋之遥被这样的晏南衡吓了一大跳。

精明如他,又怎会看不出来,手腕受伤是她威胁他的把戏。

这已经是晏南衡第二次毫不留情地拆穿她的戏码,上次,还是在晏家。

宋之遥追上去,从后面抱住晏南衡:“别走好不好,你可以不娶我,我不要名分了,只要你的心在我身上,只要你还爱我。”

她的自尊,在爱情上,显得如此卑微。

仿佛,前些日子,他的话,还在耳边:“之遥,你还是名清白女子,找个好人嫁了吧,我已经成婚了,她是我的妻,我不能对不起她,如此下去,我们三人都会受伤。”

纵使那日她紧紧抱住他,一直追问究竟为何他要弃她远去,他还是掰开了她的手。

他只是淡淡回了她一句:“我以前喜欢你的单纯善良,在晏家那一刻,我看到了你的另一面。”

她陷害苏若,所以显得太有心机是不是?

晏南衡的性子,向来刚正不阿,不喜欢居心叵测的人,只是宋之遥实在没想到自己那一次的行为会让晏南衡另眼瞧她。

她害怕失去他,实在不能没有他,所以才有了今日这场‘性命堪忧’的戏。

预料之中,晏南衡来了,她如愿以偿的见到了他,可是此刻她抱着浑身僵直的晏南衡,感到万分陌生。

她感觉不到他的情,却察觉到了他对苏若的担忧。

他的大掌碰触到她的手背,将她紧紧箍在他腰肢的手决然扯开。

晏南衡缓缓的转过身来,他面色紧绷,眼里没有了往日的神采,只剩下颓败,他哑声:“我的孩子……没了!”

没有多余的字眼,意思却再明白不过,他要她放手,他要去苏若身边。

“南衡,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你也是担心我的对不对?不然你不会听闻我受伤赶来。”宋之遥想要一颗定心丸,只要他给一个肯定的答复,她会放手让他回家。

毕竟,他回去了,还会来;可她最怕的事情是,他心里没有她,她怕他的心,早就不知不觉间给了苏若了。

晏南衡看了她一眼:“抱歉,我来,只是不想你做傻事,用死威胁一个人,那不叫爱。”

“那她用你父亲和她父亲的友谊威逼你娶她,就叫爱么?”宋之遥反问晏南衡。

晏南衡脸上有着淡淡的忧伤,他低沉着嗓,道:“所以,我和她都收到了上天的惩罚。”

宋之遥心中一怔,晏南衡将话说到这样的份上,她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她脸上露出了可怜巴巴的神情:“南衡,别离开我,我不怕惩罚,只要有你,什么惩罚我都不怕。”

“抱歉!”他只留了两个字给她,晏南衡从不是优柔寡断的人。

他爱得轰轰烈烈,分得也不拖拖拉拉,他总是晏家活得最明白的人,所以,当看到宋之遥不是表面那么好的时候,他知晓,自己爱错了人。

至于苏若,爱她么?

不,应当不爱!

他讨厌这个从小在身后的‘跟屁虫’,可他,也是最对不起她的那个人。

晏南衡赶回晏公馆,一进去,就被母亲掐了一把手臂,疼的他险些叫出声来。

“天杀的哟!你怎的才回来,你都做了些什么,是要把我和你父亲还有你老祖母给气死么。”晏夫人第一次破口骂最疼爱的儿子,却也是气到极点没法子控制。

晏南衡知晓母亲伤心,求孙心切的母亲,这会儿没拿刀剁了他依然是给他留了面子。

他停滞不前,双脚像是灌了铅,往前走一步都是如此艰涩。

晏夫人用手碰了碰他,道:“还不去瞧瞧你媳妇儿,她这会儿,指不定有多疼呢。”

是啊,指不定有多疼!

所以,他才不敢去见她。

他天不怕地不怕,此时此刻却着实怕得很,怕面对她毫无血色的脸,怕面对只是一滩血的孩子,更怕她绝望地叫他南衡……

晏南衡来到房前,雕花门上还整齐地贴着大喜字,他和她并未成婚多久,就失去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他的心,像是被人揪了一把,却怎么也没有松开的那一刻。

晏南衡鼓起勇气敲了敲门,开门的人是房内的丫鬟,见是他,轻声道了一句:“三少,你可回来了。”

小星星啊的《当爱已随风逝》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当爱已随风逝》就可以了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