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唐小东)最强城管小说在线试读【烽火连城】

(唐小东)最强城管小说在线试读【烽火连城】

2019-08-30 13:57:05作者:烽火连城

《最强城管》是由烽火连城原创为都市言情的小说,最强城管全章节免费阅读,主人公唐小东讲述了:少女见了此人惊叫,少妇见了此人哀嚎。贪官见了此人头疼,流氓见了此人肝颤。妖孽城管,彪悍来袭。当整个世界都站在他的对立面,唐小东脚下踩着敌人的尸骨贱笑:我是城管我怕谁?

(唐小东)最强城管小说在线试读【烽火连城】

最强城管全文免费阅读

第7章 技术含量

  

  穿着白色女式西服,白色西裤,白色皮鞋,胳膊弯上挎着白色女包的白冰走了进来。

  白冰人未到声先到,进屋之后,端庄靓丽不但靓的让郑胖子和李小明都是一愣,就是气场也是十足。白冰的美,骨子里透着有一种让男人见了就感到美得有点窒息的感觉。

  靓女气场自然透着强。

  白冰进屋,眼睛只是朝李小明和郑胖子扫了一眼,郑胖子马上浑身一哆嗦,赶紧躲避着白冰的眼神,朝唐小东道:“东哥,那啥,我和小明还有点急事儿要处理。你和SZ聊啊,我们两撤了。江城见!”

  两个人说着话,一溜烟的消失在病房里。

  “哎……哎哎……你们……”

  白冰刚想说什么,两个人已经消失无踪。郑胖子的口无遮掩,一声SZ说的白冰一愣,刚想辩解几句,郑胖子的人已经撤离。白冰无奈,耸耸肩,看着唐小东:“看你这些狐朋狗友,满嘴喷粪。说话也没个把门的。简直就是乱弹琴。”

  唐小东占了便宜,嘿嘿的笑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白大小姐宽怀。您来也不是为了斤斤计较这事儿的吧。呵呵,怎么样,咱妹子回去了吧。”

  白冰闻言瞪着眼睛:“童言无忌?有这么大的儿童嘛?都快成儿童的爷爷了。恩,白雪回去了。还真没想到,你还真做到了。你没事儿吧,听说你住院了,我硬生生的请了一天假,来看看你,不过现在看来你活蹦乱跳的,好着呢。没什么事儿啊。”

  白冰说着话,坐在椅子上,打开自己的小挎包。从里面掏出两叠厚厚的人民币,放在了床上:“按照之前说的,在给你追加一万。另外的一万是给你的医疗费。咱们就算两清了啊。”

  唐小东笑着上前把两叠钱拿起来,在放回到白冰的手上:“这钱嘛,你先拿着。你想就花两万块打发我,可没那么容易。”

  白冰闻言顿时紧张起来,她响起那天唐小东说要让自己以身相许的事情,虽然唐小东当时是带着戏谑的口气说的那事儿。可是,鬼知道这个不靠谱的家伙会不会真的在提出来啊。他要是真提出来,自己可怎么办啊,这可真是的……

  白冰咕噜一声咽下一口唾沫:“你……你……还有什么要求啊。不是说好了嘛。事先跟你说啊,过分的要求,我是不会答应的。”

  唐小东不屑的翻了翻白眼:“看你那样,吓的。我又不会要求你陪我睡觉,你至于吓那样嘛。”

  闻听这话,白冰的一口气算是松了下来。脸上的肌肉也松弛平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是闪过淡淡的忧伤。

  唐小东说,这么个事儿,我一朋友,吕小龙,菜市场卖场的。昨天有十几个人找茬掀了他的摊子,争斗中,他拿着剔骨刀把人的大筋给挑了。现在关在局子里,你家老爷子是官面上哼动一方的人物,能不能动用点关系,把人从局子里抠出来?

  白冰闻言想了想:“就这么简单?”

  唐小东瞪着眼道:“这还简单嘛,一旦判刑了,那就是重伤害。不蹲个十年八年的出不来。人家那明明是正当防卫好不好。”

  白冰闻言挥挥手:“行啦,江城市场那边的人怀着呢,我也知道。这事儿犯不上惊动我爸爸,回头到江城,跟局长说一声就是了。定个街头挑衅斗殴就是,待几天意思意思就出来了。其实不用我也一样,你只要找到使钱的地方,花个几万块,在没有人咬他的情况下,关几天也就出来了。”

  唐小东闻言大喜:“恩,那好,还有一个事儿我跟你说啊美女,这两天啊,我痛定思痛,回首往昔,感概颇深。我觉得我这些年的生活简直就是一塌糊涂。生活没有目标,没有目的,没有信仰,活的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二十好几奔三的人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为啥?就是因为我这个人太懒了,太不争气了,太缺少奋发有为争上游的男子汉气概了。

  谁愿意嫁给这样一个不成器的无良社会游民呢是不是。所以,我这两天经过深刻的自我反省,深挖思想根源深处的错误诟病。我决定了,从今天起,我要做一个有理想,有文化,有车有房有钞票的五有新人而努力。

  并且,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坚定党的领导,坚定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浙东思想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信仰,我要……”

  “行啦行啦行啦,你可得了,你饶了我吧你!”白冰闻言连连摆手:“你少跟我在这扯淡,有话就说,有屁快放。你这扯淡的口才不去美利坚合众国当个政客可真是屈才了。”

  唐小东的面目被人拆穿,嘿嘿的笑着挠挠头:“咳咳,白大小姐,人家说的可都是真的啊。你看看你,一点都不热爱我们的祖国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党。”

  白冰翻着白眼儿道:“说不说,不说我走了啊。”

  唐小东赶紧道:“我说,我说,我说还不行嘛。你看你急什么啊。是这么个事儿啊,我想在我们江城东区的派出所弄个差事干干。我想,凭你白大小姐在江城手眼通天的本事,这个事儿应该不是很难吧?”

  白冰闻言没有立刻回答唐小东,而是坐在床上斜着眼睛看了看唐小东:“你居然想当公务员捧铁饭碗了?呵呵,这可真是奇了怪了。当初毕业的时候我说要帮你你却不干,这会儿想通了?”

  唐小东笑笑:“此一时彼一时嘛,人多多少少都会变一些的嘛。你就说吧,这个忙,能不能帮?”

  白冰皱了皱眉头,然后道:“成,我试试。不过我事先声明,行政编制的公务员,可不是那么好拿下来的。得花大力气还得冒些风险,这个你得需要等些时间等我运作。事业编制的可以随时都能塞进去。”

  唐小东连忙道:“不不,我就要事业编制的,行政编制的不干。”

  白冰闻言笑笑:“量你也干不长,这个铁饭碗哪,你这种没出息的人是捧不长的。行,回江城我就给你搞定。等信儿吧。正好这段时间我有些事儿跟公安系统打交道。你的这点破事儿,顺嘴一提的事儿。”

  白冰说完起身,把两万块钱又塞到唐小东的手里:“知道你摆平此事的代价远远不是这点钱能够补偿的。当我欠着你的人情吧。我要回江城了,我开车来的,你要不要搭车回去?”

  唐小东也不在推迟这两万块钱,直接收了道:“当然要搭车,免费的车怎么能不座!”

  到了京城,白冰忙于去办吕小龙的事情,跟唐小东在江城分开。街头斗殴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可好可坏。

  不管怎么说,吕小龙这小子下手太黑,用剔猪骨的刀把人家大筋给挑开,这可轻可重。分怎么说。可以是重伤害,也可以是正当防卫。而事实也的确如此。不过在大环境影响下,究竟是重伤害还是正当防卫,这得有嘴大的人来说了算。

  没有人知道白冰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总之,在傍晚时分的时候,吕小龙来电话告诉唐小东,自己已经出来了。

  躺在重病号室的那个家伙,被一顿胖揍,什么都招了。自己和十几个人先去掀了吕小龙和郑胖子的摊子,这才打了起来。接下来就容易多了,十几个人去掀人家的摊子,人家动刀自卫,被挑了大筋,正当防卫……

  什么叫朝中有人好办事,这就叫朝中有人好办事。公平,需要以一种邪恶的手段来澄清,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也是一个悲哀。不过不管怎么说,吕小龙算是好好的回来了。

  几天之间,这四个死党之间,两个人遭遇不顺心,自然要大肆庆贺一番。

  在江城的娱乐中心大富豪的包厢内,四个人白条的身子裹着浴巾,一字排开躺在按摩床上。每个人的身上都骑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按着肩膀和敲背。舒服的郑胖子直哼哼。不时的大手在技师小姐的大腿上捏上一把吃豆腐。

  吕小龙瘦的如同骷髅一般,直喊着女技师轻点。然后扭头看向旁边的唐小东:“大哥,你也看见了,这日子真是尼玛的混不下去了。兄弟们明明想做个小市民,搞点小钱儿混生活,可是,黑三杨明那些混球们,就存心跟哥几个找茬啊。现在,出了小明那个扎纸店没动,你看咱哥几个混的。这个搞不成啊。江城要没咱们的饭吃啊。大哥你能不能想个急招,做了那丫的黑三和杨明。忒欺负人了。”

  唐小东在闭着眼睛享受着女技师的按摩,闻言连眼睛都没睁开就说道:“恩,想好了,这么混下去的确不是个事儿,一年到头也整不着几个钱。还要受气。我想好了,回头啊,咱们两入官行,走内线,小明和小胖走外线,里应外合。朝中无人不好办事儿。别人是靠不得的,这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吕小龙咔吧咔吧眼睛:“啥意思大哥,你想让我跟你混官场,哎我去,你可别闹了大哥,我可不是那块料。要去你自己去吧。”

  唐小东不屑的撇撇嘴:“当个屁官,一个小小的事业编制的公务员而已。看见派出所那些狗腿子没,就那样的。你还做不来嘛?”

  吕小龙咔吧咔吧眼睛:“啊,那些孙子啊。要是这么说,我还能对付对付,不就是戴着个大檐帽装逼嘛,这个我成。”

  这时候,趴在旁边摸着技师大腿的李小明扭过头来:“东哥,你们两走那啥内线,我和胖子这外线咋走啊?指着我那扎纸店嘛,挣死人钱虽然容易,可是生意的确是不怎么景气啊。再说也不值得咱哥四个一起上吧。”

  唐小东笑笑:“你那个破店子自然不行。那能有啥发展前途。我决定了,咱哥几个,开个公司!”

  郑胖子闻言顿时来了精神,猛的瞪圆了眼睛,看向唐小东:“东哥,你没说笑吧。就咱们几个这几块料,还开公司?都是一身蛮力,打打杀杀还能拼个狠劲儿,要是搞公司干那啥有技术含量的活可够呛。咱能干啥啊?”

  唐小东嘿嘿的笑着:“咱们的这个公司不需要啥技术含量,有狠劲儿就够了!等白冰那边的消息来了再说。”第7章结束

第8章 城管临时工

  

  白冰家蕴厚重,她的老爹到底是个什么样位置的官,唐小东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位置高到平常人只能仰望。加之白冰本身是双料硕士。所以注定了白冰这样的天之骄女无论今后选择什么样的正常人生道路,都会一马平川,青云直上。

  白冰的意图是选择官场之路,他的老爹是不是暗中布局多年,这个,就只有鬼知道了。所以,现在的白冰,虽然还只一个小小的科室公务员,但是,她身上的能量,是旁人所无法理解的。

  唐小东等四个人在大富豪混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刚刚出了大富豪的门,唐小东就接到白冰的电话,事情,搞定!可以去江城东区的派出所报道了。赵所长韩风报道就可以了,到时候,他会给你安排。

  唐小东闻言大喜,连连在电话里把白冰夸了个字尽词穷。白冰对于唐小东的奉承在电话里羞羞答答半推半就的欣然笑纳。

  唐小东刚刚撂下电话,郑胖子那拢成了型一张臭嘴就凑了上来:“哎我去,行啊东哥,这妞什么来头,忒牛叉了。原先我还以为,就一好看的花瓶女。没想到啊,娇滴滴羞答答的,居然这么大的本事,不到两天,这合同工公务员就给搞定,一搞就是两,这妞的政治能量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唐小东看着郑胖子翻了一个白眼:“你丫也算是有本事了,什么话到你嘴里就变得这么难听,就跟好好一碗鲍鱼端上来,还没动筷子,你就说这吃完了就变成屎一样讨厌,靠!”

  郑胖子嘿嘿的笑着摸着脑袋:“习惯了,习惯了,老大见谅。那啥,东哥,你和这妞是不是有一腿啊,不然,这么不遗余力的帮咱们……”

  唐小东懒得在理会郑胖子的臭嘴,对李小明和郑胖子道:“老三和胖子,你们两个,赶紧筹措一下资金,这几天,跑一下,注册个信息公司下来。我这里这些年存下点钱,这两天又发了笔小财,门面就有老三那个扎纸店,先把公司注册下来,看看资金情况,可以的话在翻修一下。我和小龙我们两先去派出所报一下道,有什么情况,回头再聊。两头都先忙起来。”

  李小明乳名李老三,他点点头道:“好的。”

  唐小东从兜里掏出那张自己的银行卡递给李小明:“这里边,有不到七万块钱,你们几个也凑一下,不够的话,回头在给我说。我来想办法。”

  李小明接过银行卡:“放心吧东哥,我和胖子一定把这事儿办好。”

  唐小东点点头:“至于干什么,回头我在跟你们聊。我们先去报道,你们两也先去忙吧。”四人分开。

  看着李小明和郑胖子离去,吕小龙叹了口气:“我说大哥,咱们两,就这么一脚踏进这伟大的公务员队伍了?我可真是没什么当公务员这种东西的觉悟啊。没啥兴趣。”

  唐小东笑着拍拍吕小龙的肩膀:“你想得美,公务员是不假,不过是事业编制,啥是事业编制,合同工。哈哈,没准哪天你干的不好,组织就把你从队伍里踢出来了。”

  吕小龙十分不屑的样子撇着嘴:“求之不得!”

  两人特意梳洗打扮了一番,剃了头,还买了身便宜西装,雇人擦了皮鞋。在头发上抹了好多发油固定了一下头型,就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江城东区派出所报道。

  派出所这边早就被市公安局的人打过招呼,两人十分顺利的进了所长办公室。

  敲门进去后,所长韩风正背面着自己在办公桌上忙碌着什么。唐小东感情热情的打着招呼:“所长好,我是唐小东,这是吕小龙,我们两来报道了。”

  韩风连头都没有回,直接哼了一声:“啊,知道了。上面走后门盖帽来的两人吗。等等啊,我先处理一些事情。”

  接着韩风就一言不发,不再理会两人。唐小东和吕小龙互相对望了一眼,只好坐在沙发上等着韩风办公。

  这一等就是四五个小时,韩风先是查阅资料,然后接电话,然后批阅一些卷宗。然后还下地泡茶……

  一直忙到了晚上五点多钟。完全就当办公室没唐小东和吕小龙这两个人一样。不咸不淡不言不语的就把两个人撂在了这里。

  吕小龙几次想发作要站起来,都被唐小东按住。眼见到了下班时间,只见韩风终于从沙发上站起来抻了一个懒腰,大大的打了一个呵欠,这才回头看向了唐小东和吕小龙:“恩,你们两个是谁?来这干什么?什么时候来的?”

  吕小龙闻言一瞪眼,噌的一声站起来,刚要发作,唐小东则是拍了一下吕小龙的肩膀,再次把吕小龙拍的坐在了沙发上。

  唐小东嘿嘿的笑着,露出一脸的贱笑:“嘿嘿,所长您贵人多忘事,您看您忙的,都忘了。为了祖国为了人民为了当,您老人家真是鞠躬尽瘁,废寝忘食啊。我是唐小东,他是吕小龙啊。我们是来报道的啊,都在这坐了一个下午了。”

  韩风闻言嗨了一声,啪的一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哎呀,你看看你看看,真是不好意思。我给忘了。哎呀小唐啊,你是不知道,我们东区派出所这地方不大事儿不少,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这一天忙起来就是焦头烂额,你看看真是对不住,知道了知道了,你们的事儿我知道,昨天晚上就接到了市局的通知,档案已经备录。

  不过,你们也知道,因为市局的行政编制名额人满为患,你们两个虽然有市局那边的人传话,可是暂时也就只能是合同工的待遇,也就是事业编制,这个,你们两个明白吧?”

  唐小东继续贱笑着:“明白所长。我们这点本事,哪敢奢望行政编制的公务员,能混个事业编制的合同工混口饭吃,都是祖坟冒了青烟,托了所长大人的洪福了。”

  韩风挥挥手淡笑,表示不用在拍老子的马屁,这些屁话你哄别人去吧。他从抽屉里拿出两份文件,把唐小东两人叫到跟前,用食指点着那两份盖着大红印戳的文件道:“我们派出所的编制已经满了,已经没有多余的位置在加派了。这次你们两个是走后门进来的,这里面的道道,我不说你们也比我清楚。

  所以呢,你们两个的编制直属是城管局,下派到我们派出所协助城管局进行我们东区城市管理这一块的工作。也就是合同工城管,你们,明白嘛?”

  唐小东咔吧咔吧眼睛:“啊?城管啊?还是临时工?”

  韩风故意眯着眼睛看着唐小东:“怎么,不满意?不满意可以不干啊!”

  唐小东连忙摆手:“不,不不,不不不所长,满意,满意,我们非常非常满意。只要能为人民服务,我们干什么都愿意。”

  韩风不置可否的从鼻子哼了一声,看得出来,他十分瞧不起唐小东和吕小龙这两个从后门进来的合同工。之前让他们在办公室里干坐了四五个小时,就是给两人留下个印象,也可以说是一个小小的下马威,给老子老实点,老子根本就没拿你们当回事儿。

  韩风摸了摸自己半秃顶的脑壳,用手指在文件上敲了敲:“章我已经盖了,你们两签了字,然后去找副所长,具体的工作任务调配,由他负责。没什么重要的事儿,就不要来烦我了。”

  唐小东两人在上面签了字,韩风拿过文件看了看,点点头:“行啦,就这样吧。没什么重要的事儿,就不要来烦我了。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

  韩风显然很是不待见两个临时工,直接下了逐客令。整个述职过程,所长韩风都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言语态度之间充满了轻蔑和不屑还有不客气。

  吕小龙牙齿咬的咯咯响,唐小东把吕小龙拉了出来。

  刚出了门,吕小龙恨恨的道:“嘛的,这个老王八,狗眼看眼低,看他那个没有几根毛的半秃顶脑壳就来气,真是敲碎丫的。我说大哥,在这老东西手底下干,我看哪,没啥前途。他得处处压制咱们。你还想借力,我看,没戏。”

  唐小东笑笑:“在这个老东西手底下干,干起什么来肯定是碍手碍脚。这个老东西肯定是要把他拉下马的。不过不是现在,我们现在只要穿上了这身皮,至少自保无虞。顺便还能动点小动作。现在咱们两混进来了,这个派出所嘛,就得需要重新洗牌一下了。”

  吕小龙看着唐小东:“大哥你的意思是?”

  唐小东眯了眯眼睛道:“把罗卫国扶上去。把所有阻力,一一除掉!让这个派出所成为自己说了算的机器。”

  吕小龙连忙道:“罗卫国,那货就是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你扶他?”

  唐小东笑笑:“就算他是一堆屎也没关系。”

  吕小龙接着道:“大哥你这是要干什么啊,这么大阵仗?”

  唐小龙叹了一口气道:“我端了杨明的点,得罪了黑三。而黑三的上面,还有王老虎这个江城老怪。除非我们离开江城,否则,这辈子估计干什么都难。想把这些混球的弄倒,可不能是打打杀杀了。要拔掉他们,就得从根子上拔掉。

  现在我们混到了人民公务员的队伍,就先从这把利剑的根子上做起,先一颗一颗的拔掉派出所里韩风的牙,最后,把韩风这个老鬼拔掉。抓紧这股力量,在对付黑三杨明他们,就容易多了。”

  吕小龙闻言,冲唐小东伸出大拇指:“高!那,大哥,咱先拔韩风的哪颗牙?”

第9章开始

第9章 公道自在人心

  

  唐小东笑笑:“左右都是拔,就逮着谁拔谁吧。韩风在派出所稳坐第一把交椅,经营多年,给他捧臭脚的人多的是,肯定是有人来当出头鸟收拾我们,来给我们的所长大人献殷勤。所以,不能担心没有狗腿子。走吧,放心,出头鸟很快就会露头。”

  唐小东说的没错,韩风在东区派出所就是头一号的老大,土皇上,派出所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围着韩风转。

  市局指派,城管局颁令,韩风不敢不服从上级的命令。很快组建了东城区城管队伍。副所长王刚负责管理这个上级派遣下来的队伍。

  也就是说,队长是副所长王刚,而真正掌握实权的则是韩风的堂弟韩林。被委任副队长。王刚平素是不会跟着这个队伍风吹雨淋的跑这块业务的。所以,真正执掌话语权的是副队长韩林。这些人,统统都是韩风的手下和爪牙。唯韩风的命令是从。

  而这个临时拼凑的城管队伍,除了唐小东和吕小龙这两个新人外,还有就是与派出所人显得格格不入的高材生罗卫国。另外,还有同样是临时工的事业编制的小刘,小张,和小关。

  唐小东所料不错,这由八个人组成,七个人出勤的城管队伍在韩林的带领下,在江城东区正式登场亮相了。

  七个人来到东区相对最繁华的地段,也是小贩们乱出摊最多的地方青年街一带。

  青年街一带进连着江城步行街边,人流量相对较大。所以,来这里摆摊求口饭吃的小摊贩们特别的多。郑胖子和吕小龙之前就是在这一代混生活,几乎所有的摊贩都熟悉。

  韩林带着唐小东等六个人下了派出所配发的一辆面包车,意气风发的下了车。在派出所这么多年,总算也是熬上领导位置了。韩林觉得自己扬眉吐气的时候总算是到了。

  刚下了车,就拿起手里的大喇叭朝街道两边的摊贩们大喊:“收了,把摊子都收了。以后,都不准在这块摆摊了,影响市容,知道不。收了收了……”

  东区这边因为距离城管局相对较远,一直以来,城管很少下来例行公事。各个摆摊的摊主哪里看过如此霸道的城管队伍,纷纷收摊。

  可是,偏偏就有一个看起来大约六十几岁的卖切糕的老头儿,慌乱之中,弄断了开车锁的车钥匙,三轮车就那样不当不正停在了路边,显得格格不入。老头子急的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走吧,这一大车的切糕舍不得。不走吧,虎视眈眈的城管人员已经注意到了自己这个‘顽固分子’。

  韩林头一天上任,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更是必须要烧的漂亮烧的利索。见‘顽固分子’卖切糕老头磨磨蹭蹭还不肯离去,马上看向唐小东和吕小龙,手一指:“那个谁,还有那个谁,你们两个,去,把那顽固分子老头的摊子,给我掀了。”

  唐小东闻言冷笑了一声:“韩队,我们有名字,我叫唐小东,他叫吕小龙。请您说话注意一下称呼和口气。你可以不尊敬我们,但是,请尊重你肩膀上扛着的警衔。”

  韩林闻言一皱眉,朝唐小东走了几步,把脑袋伸到距离唐小东面前只有几寸远的地方:“唐小东是吧?啥意思,对我不满是吧?”

  唐小东闭着眼睛点点头:“有点那意思。”

  韩林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行啊临时工,胆量不小哇。这么痛快的就承认了,看来你是真没把我这个副队长放在眼里啊。行,今儿他嘛的老子就跟你叫上了。唐小东,你,就你,限你一分钟之内,把那个老东西的摊子,给我掀了。这是命令!”

  唐小东这时候把手伸到裤兜里,打开了裤兜里录音笔的录音,然后笑笑:“对不起啊韩队,党和组织没给我这个临时工这样的权利,我也没有这个义务,能够随便掀一个老百姓的摊子的权利。”

  韩林眯着眼睛凶狠的看着唐小东:“唐小东,你少他嘛跟我来这套。老子第一天出勤,你他嘛是存心跟我找病是吧?什么组织党的,现在,此时,此地,老子韩林就是组织,就是党。我特么命令你,把他的摊子,给我掀了。听见没?”

  唐小东收敛了笑容,也眯起了眼睛盯着一脸杀气的韩林:“对不起韩林副队长,还是那句话。我唐小东不管是临时工还是什么,我永远不会掀一个普通老百姓摊子。您有本事,你去掀好了。”

  “卧槽,他嘛的反了你这个临时工了!”

  韩林说着,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怒气,一抬大腿,一脚朝唐小东肚子踹来。韩林的脾气够大,官派也够足,但是,说到功夫,他可就不够看了。在唐小东的眼里,这样的货色,连渣渣都不如。

  韩林一脚踹了过来,唐小东一把抓住韩林踹来的脚踝,随即抬起一脚,跟韩林一模一样的一脚踹了出去,咚的一声,正中韩林的小肚子。

  韩林嗷的一声大喊,整个人顿时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嗖嗖嗖的顺着板油路倒退着狂奔了六七米,然后噗通一声来了一个后滚翻,一连翻了三四圈,总算是停了下来。

  而他的身上则是早就已经脏乱不堪,大檐帽也滚到了好远的地方。一脚踹飞了韩林,唐小东拍拍手,笑了笑:“嘛的,孬货。这么不经踹!”

  六七米远外的韩林被唐小东这一脚踹懵了,在原地爬起来,大声喊叫着:“帽子,我的帽子呢……”

  这时候,派出所的老临时工小张和小刘从震惊中醒来,赶紧一个上前去扶住韩林,一个把韩林的帽子拿回来给韩林戴上。

  韩林戴上帽子,甩开小刘的搀扶,气势汹汹的走到唐小东面前,刚刚伸出一个手指头比划着要说什么,可是唐小东一看他,他马上触电了一般后退了几步。继续用手比划着唐小东:“唐小东,唐小东是吧。好,好,老子记住你了。你等着,你等着,回头老子回派出所,老子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韩林今天的脸算是丢大了。第一天出勤,被一个刚来的临时工给踹了个五心朝天。可是打又打不过,这股子怒气无处发泄,那是要憋出病来的。

  韩林猛的摘掉脑袋上的脑子,转身朝小张小刘还有小关三个人大叫:“看,看,看你麻痹,一个个像傻逼一样。去,给那老头子的摊子,跟老子掀了。”

  小张小刘和小关不是唐小东,他们没有唐小东的胆量和伸手。在韩林怒气大吼之下,只好跑到了老头的切糕车面前,上手就要掀翻老头卖切糕的三轮车。

  老头儿顿时哭嚎抓着小刘的胳膊:“各位,各位,各位不要这样啊各位警官,我的车坏了,您等一下,我马上就修好,马上就走哇。求求你们不要掀老头子的车啊,这一车的糕,一百多块钱呢,您这不是要老头子我的命嘛……”

  小刘搀住老头儿:“大爷对不住哇,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啊。要是不掀您这一车的切糕,我们哥几个,都得丢饭碗哪,您老人家怪就怪你的命不好吧。小张小关,看啥呢,掀!”

  “啪嚓!”

  三轮车被掀了过去,一车的切糕,扣在了马路上。老头子顿时傻了眼,随即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我的切糕哇,我的切糕哇,俺的老婆子还在家等着我这车糕的钱买豆油呢啊……”

  老头儿跪在地上对着被掀翻的三轮车和一地的切糕大哭。周围尚未散去的摊贩连忙上前帮忙收拾烂摊子和安抚老人。

  看着这幅惨景,唐小东眯了眯眼睛。扭头看了看韩林:“这样对待一个讨苦生活的六十多岁的老头儿,你满意啦?”

  韩林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依然仰着脖子瞪着眼。

  “畜生!”

  唐小东冲韩林丢下这么一句。径直朝老头儿走去。

  “哎……哎哎……唐小东你他嘛说谁……”韩林瞪着眼睛指着离去的唐小东。

  “你给我闭嘴!”旁边始终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的吕小龙猛然间朝韩林崩了一句。韩林闻言一愣,但是当他接触到吕小龙那一双阴冷的眼神的时候,浑身一哆嗦。这种眼神,他很熟悉。这么多年,他见过不少江洋大盗等心黑手辣的狠角色,他们那种漠视生命的阴冷眼神,就是这种……

  韩林看了看吕小龙,在看看走过去的唐小东,他瞬间明白了。吕小龙,和唐小东,是一伙儿的。一个唐小东就够自己喝一壶的了,不能在火上浇油了,不然,今天恐怕更不好收场……

  唐小东走到老头面前,蹲在地上。从皮夹子里掏出二百块钱,递给了老头儿:“老爹,别伤心了。今儿,是我们对不起您。以后在出来小心点。今儿这车糕,我买了。来,拿着!”

  唐小东把钱塞到老头儿手里,然后起身把三轮车扶了起来。一脚踹开那丢了钥匙的车锁。三轮车又能动了。唐小东把老头儿扶上车:“先走吧,以后,躲着点穿我这样衣服的人,机灵点。”

  “好人哪!”老头儿顿时老泪纵横……在众人一片唏嘘中,老头儿推着自己的三轮车远去。

  “哎呀,这个小伙子真不错啊……”

  “是啊是啊,可是比他们那个头儿有人性多了……”

  “是啊是啊,同样是城管,这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哎呀,别让那家伙听见……”

  这时候,唐小东朝围观的群众和那些摊贩拍拍手:“大家散了散了啊。在摆摊的时候注意一些呀。千万不要占机动车道和人行道啊,小心伤着碰着,再说也招人恨不是。咱们警民都争取各自退让一步,警民一家嘛是不是……”

  “哎呀,是啦是啦,咱以后都注意点,不要给小伙子添麻烦啦,这干城管也不容易呀。不过同样是办事儿,你看这小伙子干的事儿,他就招人服气。你在看甩帽子那孙子,跟个黄世仁一样,忒可恶了……”

  大家嘁嘁喳喳着散开了。

  公道自在人心,是非自有定论!

  身为所长韩风的狗腿子的堂弟韩林,第一天出勤准备的三把火,第一把火就是以这样凄惨惨,惨戚戚的局面收了场。预想之中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的硬派作风,生生的被唐小东一脚给踹了回去。第9章结束

第10章 人体艺术

  

  “夜玫瑰”酒吧包厢内,唐小东一众人包了一个贵宾包厢,所谓贵宾包厢,就是多了几个姑娘,有专门陪酒倒酒的,有专门在包厢的小型舞台上,穿着暴露唱着幽怨小曲儿调情的,当然,这些唱曲儿的姑娘们多才多艺,你也可以点一些荤段子的歌曲来助兴。一句话,只要你掏钱,这些姑娘们无所不能。

  唐小东等这几个屌丝大少爷坐在沙发上拼着啤酒,至少半瓶啤酒。

  吕小龙找了个由头一口闷掉一瓶啤酒,搂着身边的姑娘拍着大腿嘿嘿的笑着:“大妞,来,给爷在起一瓶。”旁边坐着的女人赶紧从自己的胸口挂着的瓶起子起开一瓶啤酒递给吕小龙。

  吕小龙拎着啤酒,眼睛放光:“靠嘞,哥几个,今儿的场面你们是没看着。哈哈,咱东哥,夸夸两脚,把那所长的小舅子当场就踹傻了。连个屁都没敢放,孙子一样就蔫巴巴的回去了。忒他嘛解气了。来来来,哥几个,走一个。我建议,以后都特么别瞎叫了,统一管东哥叫大哥。中不?”

  “中!”哥几个一起回答。

  哥几个笑哈哈的碰着啤酒瓶子,一口气又喝掉半瓶。唐小东放下酒瓶子,笑着道:“小龙你扯淡啥淡,韩林哪是韩风的小舅子,是堂弟好不好。”

  郑胖子不屑道:“啥都一样,都差不多。反正都是穿一条裤子,而且里头放不出好屁的败类。大哥,踹的好,下回,使点劲儿踹。这群王八羔子,除了欺负老百姓,就他嘛没别的能耐。”

  唐小东笑着挥挥手:“那孙子的事儿就不用说了。胖子和老三,公司那边跑的怎么样了?”

  这边正往嘴里倒着啤酒的李小明放下酒瓶子说道,正要跟大哥说呢,哥几个的钱凑了一下,还是有点不足。而且,咱们市里没人,下证什么的还得需要打点一下,就更缺钱,粗略估计一下,得缺十万的缺口。这还是最低估算。这钱一花起来,指不定还缺多少。我看,差不多得缺二十万。

  唐小东一瞪眼:“我靠,缺这么多钱啊?这可不好弄了。实在不行,就特么展开地下业务先弄点钱吧。”

  这时候郑胖子连忙道:“不,大哥。老三没说完,那啥,就是在黑水城,在你病房那个叫啥雪的靓妞,又来了。我们两在工商办执照的时候碰到的。那妞说,要入咱的股。这不,咱赶紧来跟大哥你商量一下。”

  唐小东皱皱眉说到,白雪?她怎么知道的。这妮子要干嘛?

  郑胖子道:“那妮儿说了,要入股。还说,大哥你要是不要入,她这辈子跟你没完。你破坏了她的尚未发展起来的人生事业。所以,这股,你必须得让她入。我和老三没敢定,这不,来问问大哥你。”

  唐小东咔吧咔吧眼睛:“这95后的小丫头咱们是真捉摸不透啊。她们家的钱,估计没有几千万也有几百万,没准一个亿都有。钱多的花不完,你说她跟咱一群大老爷们凑什么热闹?她都不知道咱们公司要干什么。”

  郑胖子连忙道,是啊,我也这么说了,我们哥几个都不知道大哥要到底干啥,可是这妮子伶牙俐齿的厉害,她说了,不管我们开公司干什么,哪怕是打黑枪要黑账,她也干。

  唐小东闻言一愣:“卧槽,不是吧,蒙的这么准。老子正准备把要黑账这块作为本公司的主打业务。”

  众人一愣,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我,最后一拍手:“真有大哥的,大哥就是大哥。这尼玛简直是一条暴富的阳光大道啊。你说俺们怎么就没想到呢。就冲咱哥几个这身本事,干这活,简直就是为要黑账生的,一本万利,稳赚不赔啊。那大哥你看,那妞入股的事儿……”

  唐小东挥挥手:“她既然喜欢趟这趟浑水,那就让她趟。咱不正缺钱嘛,股份老三你控制一下,搞点小动作,不能让她超过百分之五十。必须咱们控股说了算。不管她出多少钱。”

  李小明闻言点点头:“明白大哥,这事儿你交给我就是了。我保证办好。一定保证大哥您是最大股东的地位。”

  几个人正商量着,忽然间,包厢的门哐的一声被踹开。门被踹开的力度很大,两扇门哐哐的来回扇了几下。只见一个黄毛头和一个板寸头带头冲了进来。

  在这群人冲进来的瞬间,唐小东赶紧冲旁边的吕小龙低声吼道:“快偷偷给罗卫国发短信。”

  随后,黄毛和板寸头的后面跟着十几个人,一溜烟的进来扎成了一堆。整个包厢里瞬间人满为患。正在小舞台上唱歌的歌女们和陪酒女顿时吓得哇哇乱叫。

  “闭嘴,在他嘛号丧,砍死你。”黄毛凶恶的从屁股后面抽出一把锋利的西瓜刀,冲唐小东这边的人恶狠狠的道。

  这时候,包厢的门被哐当一声一脚踹上关了门。很明显,这伙人是准备关门打狗,搂草打兔子。这一伙人的人堆自动分开,杨明从人堆里走了出来。杨明嘴里叼着烟,穿着一身板板整整的西服。大咧咧的来到了唐小东等人面前,斜着眼睛看着郑胖子:“他嘛的,滚开。”

  郑胖子噌的一声站了起来刚要发作。唐小东连忙淡淡的来了一句:“胖子,给杨哥让个座。”

  郑胖子横着脖子瞪着眼,从座位上离开。

  杨明嘿嘿的笑着拍拍郑胖子的肩膀:“小伙子,还是太嫩啊。你看看你们大哥唐小东,就会来事儿,识时务。看你那怂样,长的就带着一个马仔和孙子的样。”

  杨明先痛斥了郑胖子一顿。然后叼着烟,屌屌的坐在了唐小东对面的沙发上,嘿嘿,小东哥,听说您老人家混到国家公安队伍里啦,哈哈,这可是真是大喜呀。你看看,也不请兄弟喝一杯庆功酒,真是太不够意思了。

  这不,我就不请自来了,来的有点唐突,您老人家没怪罪我吧,哈哈!今儿我带了十几个兄弟来给您老人家庆功,您老人家看看这场面够不够壮观,要是不够,咱在给您叫上一百个兄弟,如何?

  唐小东眯着眼睛看着杨明,呵呵,杨哥这是哪里话,区区一个临时工而已。哪敢劳动杨哥大驾,这不是怕自己没有那么大面子嘛。真是没想到杨大哥还惦记着我呢,这可真是叫兄弟我汗颜,惊喜交加,惶恐不安啊。

  杨明笑着挥挥手,行啦唐小东,你少放屁。客套话就免了。明着跟你说了吧,老子刚才局子里被捞出来,这事儿我他嘛还没找你算账呢,回头我就听说,你的兄弟挑了我兄弟的大筋。哎我去,唐小东,你特么是哪窜出来的一条疯狗啊,专门跟老子干上了是吧?今儿的场子就撂在这,你小子他嘛的给个痛快话,你说说,咱这事儿,你想怎么解决。要是解决不了。哼……

  说着话,杨明挥手从裤腰里抽出一把西瓜刀,啪的一声,拍在了茶几上:“那,咱就跟它说话。今儿咱就看看,谁,能囫囵个出去。”

  唐小东眯着眼睛,拿着手里的啤酒瓶子,把剩下的半瓶啤酒咕噜噜的喝光,放下了酒瓶子,盯着杨明:“杨明,道上混,得有个规矩吧。这人吃饭得吃米,讲话得讲理。你把我妹子拐带进去搞传销了,我还没跟算账就已经很不错了。

  至于挑了你兄弟的大筋,那也是你的兄弟事先找茬在先,先掀了我兄弟的摊子才闹起来的吧。十几个打两个,要不挑了你那兄弟的大筋,你们连人都要打死。怎么着,要是依杨哥的意思,我兄弟的命,就不是命,擎等着被你打死才是人间正道呗。”

  这两件事儿上杨明理亏,他自然早就知道。不过,今天既然能来,自然不是为了跟唐小东讲理的。

  杨明笑笑:“唐小东,你少放屁。少跟我扯淡,不管怎么说,我人,是进了局子里,我那敛财的传销场子,也给你一锅端了。我兄弟的大筋,也是被你的人给挑了。你休想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把事情给事情给糊弄过去,今儿,不给哥哥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今儿你们他嘛的谁也别想出这个门了。”

  唐小东继续起开一瓶啤酒喝了一半,笑眯眯的看着杨明:“那,杨哥,你想怎么办?”

  杨明闻言嘿嘿一笑,傲慢的伸出一个手指头:“还是那句话,一百万!少一个子,今儿,老子就把你们全剁了。”

  杨明的这句话一落,顿时,身后黄毛等十几个人,纷纷亮出自己的家伙,一把把的尖刀砍刀和锋利的斧子等物件,对准了唐小东等人。

  杨明的身子往后仰了仰,耸耸肩:“唐小东,这阵势,你还满意吧。知道你挺能打。今儿我就看看,咱们,到底是谁被打的横着出去。哼哼,除非,你交出一百万的赔偿。”

  唐小东闻言呵呵一笑,把剩下的半瓶啤酒一饮而尽。哐的一声把瓶酒瓶子捶在桌子上:“杨哥,您就别逗我了,你看看我们哥几个这德性,哪个是想有一百万的样儿。就是把我们几个绑在一块砸骨头卖了也没有一百万啊。您不如直接说要了我们的命得了。”

  杨明呵呵一笑:“我说,小东兄弟,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兄弟可就不好意思了。您实在没钱呢,我也没有办法,终归,你也不能找个女人生出钱来不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哥给你指一条阳光大道怎么样?”

  唐小东眯着眼睛呵呵的笑着:“愿闻其详。”

  杨明呵呵的阴笑着,看着唐小东等四个人:“呵呵,俗话说的好哇,这流氓也需要有文化嘛。最近哥们最近喜欢上了一点高雅的艺术,搞收藏。这样啊,你们有四个人,每个人有两条胳膊两条腿。这样,我收购你们几个的胳膊腿了,哈哈,不管是胳膊还是腿,十万块一条,哈哈,怎么样?哥既然搞收藏就得搞个跟别人不一样的艺术收藏,人体艺术收藏,呵呵,怎么样,哥的品位高雅吧。嘿嘿,自己动手吧兄弟!”

  杨明说着,把茶几上的那把西瓜刀朝唐小东面前推了推。

烽火连城的《最强城管》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最强城管》就可以了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