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穿越楚王妃在线阅读(慕容久久百里煜华)无删减版-茗门水香

穿越楚王妃在线阅读(慕容久久百里煜华)无删减版-茗门水香

2019-08-30 13:55:01作者:茗门水香

《穿越楚王妃》无删减版(茗门水香)在线免费阅读,穿越楚王妃在线阅读(慕容久久百里煜华,《穿越楚王妃》主要讲了:一朝穿越,两世为人,来自现代古中医世家的大小姐,慕容久久,待一睁眼,发现自己成为一个古代版受气包时,她毅然决然的发下豪言,我的人生我做主。从此之后。她一斗伪善继母,让你知道花儿到底是为什么这么红二斗莲花小妹,让你成残花败柳,看你以后敢在姐跟前得瑟。三斗狠心老爹,你对我不仁,那就休怪闺女我不义了,断你官途了。可没了家人,可怎么好,于是姐步步登高,今日你们对我爱答不理,明日我让你们高攀不起,却不想误惹

穿越楚王妃在线阅读(慕容久久百里煜华)无删减版-茗门水香

慕容久久百里煜华穿越楚王妃全文免费阅读

第18章 无耻的母女

“她啊。”

慕容久久沉吟了一下,想起昨夜闯进她屋里的那个杨硕,不觉的笑的几分诡异,“她的好戏,一会儿还长着呢。”

宁儿没听懂什么意思,就听慕容久久已经催促了起来,“快走吧,今儿负责给我们乔迁的是花婆子,一会有什么缺的短的,只管问她要就行。”

“奴婢知道了。”

主仆二人欢欢喜喜的就去准备乔迁了。

但另一面。

碧荷院。

苏氏一被抬回来,就‘苏醒’了过来,她二话没说,抖手就掀翻了桌上的一套,牡丹瓷绘的茶具。

登时叮叮咣咣,碎片子摔了一地。

里里外外的婆子丫鬟,惊的赶紧就都跪在了地上。

“夫人息怒啊。”

“母亲,息怒,”慕容子妍提着裙摆,也快步而入,却见苏氏整张脸已经铁青一片,气的满目狰狞,恨不得吃人的心都有了。

一字一顿的恨声道:“我苏玉兰自嫁入她相府这么多年,还未遭受如此羞辱,今日此仇不报,决不罢休。”

说完,抬腿踢翻了脚边的圆木小凳,才算稍稍出了口气。

慕容子妍的一张俏脸,也是满目的阴郁,从小到大,她压根就没将慕容久久那个小贱人看在眼里,却没想到,这才几日,就一连吃了她好几次亏。

如今更是要大张旗鼓的搬进绛紫院,当真是草鸡要变凤凰了不成。

“都是那个老太婆,若不是她一味的偏袒,那贱人哪敢那么放肆。”

“我哪知道那老不死的最近抽什么风,”苏氏也是满口恶言恶语,但记忆中,这老夫人罗氏自她进门,似乎还没真的难为过她。

今日忽然这样发难,其中缘由,她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的。

但一想到,提及云氏嫁妆的事,苏氏暗沉的双眸,腾的一下就露出了一片凶光,犹如母狗护犊子一般,充满了攻击性。

云氏都死了这么多年,云家更是败落的一个不剩,在她眼里,那批嫁妆已是无主之物,落在她手上也是理所当然,怎么可能在拿出来。

难不成,那老不死突然翻脸,也是眼红了那批嫁妆?

“母亲,你怎么了?”

慕容子妍见苏氏面色有异,问了一句。

却听苏氏,没头没脑,咬牙切齿的就撂下了一句狠话,“想跟本夫人枪那批嫁妆,她休想。”

嫁妆?

原配云氏的嫁妆吗?

对那批嫁妆的存在,慕容子妍也很模糊,只依稀知道,当年云氏的母家,要远比她舅舅显赫的多。

又是以嫡妻原配的身份下嫁,嫁妆必然不菲。

不禁问,“母亲,那嫁妆,究竟有多少?”

多少?

苏氏咬了咬牙,苦笑道:“母亲若说,有母亲嫁妆的十倍之多,你信吗?”

这么多?

慕容子妍也被惊了一下,随即眼底,闪过了一抹浓烈的贪婪,喃喃道:“果然是一笔大财富,母亲,我们决不能让慕容久久那贱人夺走。”

相府素来自诩清廉,慕容家又没有丰厚的家底,加之苏氏这些年经商不当,对外的收支也一直很微薄,慕容子妍很早就有嫁入皇室的野心。

原还担心,以相府的家底,将来出嫁,嫁妆上难免要低头一头,但是,有了这笔财富,她完全就可以风光大嫁了,到时候谁敢看低她一眼。

苏氏阴狠一笑,“不错,冬月律法,偷者为妾,只要让慕容久久未婚先偷人,一顶小轿,从后门抬进去,还有个狗屁的嫁妆,到时候,还不都是咱们的。”

慕容子妍双眸一亮,但转瞬又暗沉了下来。

“母亲,昨天夜里的事,您就不觉的怪异吗?且先不说那杨硕得没得手,就算没得手,如今总要见着人吧,可一大早,我命李妈妈上上下下都找了好几遍,连舅舅那里也问过了,都没有他的踪迹?”

“你说什么?杨硕失踪了?”

苏氏闻言也是眉头一跳,一大早,尽就在寿安堂里折腾了,一时竟是忘了理会昨夜的事,原还想回来后,好好训斥一顿,那成熟不足败事有余的杨硕。

不想人就失踪了。

“他能跑到哪里去?”

“他在京城人生地不熟,如今更是仰仗着母亲,怎么可能会乱跑,怕是……”慕容子妍神色阴骜的猜测着。

“不可能,凭她一个慕容久久,怎么可能做出杀人灭口的事,”苏氏立刻摇头否决。

慕容子妍也只是猜测,后想想,也觉的不可能,就神色泱泱的起身道:“那女儿就先告退了,母亲好好歇着吧,可千万别气伤了身子。”

苏氏点了点头,命人将慕容子妍送了出去。

自己虽余气未消,但也总不能这么消沉着,正要唤人上茶。

就见她的心腹嬷嬷,李妈妈,正满面狐疑的捧着一只精致的红木盒子,走了进来,“夫人,刚才门口有人说要送您东西?”

“什么人?”

“说是舅老爷让送的。”

“大哥平白送我东西做什么?”苏氏疑了一疑,抬眸,端看那盒子的做工,就知道值些银子。

也没多想,苏氏伸手就拆了封条,将盒子打了开。

只是当她看到盒子里的东西时,霎时间就被惊了个魂飞魄散,就见,那盒子里竟放着一颗血淋淋,煞白煞白死不瞑目的人头,而这颗死人头不是别人的,正是失踪的杨硕。

“啊,鬼啊……”

苏氏一声惨叫,慌乱中就将那盒子掀翻在地,而她整个人,也像是被抽去了所有的精神气,直接就被吓的瘫倒在地。

她一个闺中妇人,那里经受得住这般惊吓。

“夫人,你怎么了?”

李妈妈也被吓了一大跳,也没去看那盒子里的东西,赶紧上去就去搀扶瘫软的苏氏,“夫人,您没事吧,”

“鬼啊,鬼啊,不……是人头,好恐怖……”

苏氏依旧吓的面色惨白,语无伦次,一直的往墙角缩,浑身瑟瑟发抖。

李妈妈也忍不住回头看去,就见那被苏氏一把掀翻的红木盒子,就躺在桌子下面,但里面确是空空如也。

哪里来的人头?

“夫人,你看错了吧。”

“不,我没看错……”

苏氏显然被刚才那一吓,给吓惨了,低着头不肯看。

“表姨母。”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呼唤,似乎挺急。

紧接着,就见青天白日的,杨硕就这么快步进了屋。

而当一看到杨硕那张脸,苏氏的表情,瞬间僵直,然后两眼一翻,就昏死了过去,这次绝对是真的,做不得半点假。

第19章 乔迁之喜

“夫人,夫人……快,请郎中,请郎中啊……”

任凭李妈妈怎么唤,也唤不醒。

站在门口的杨硕,就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本来昨天的计划是定好的,他也记得,自己已经摸进了慕容久久的闺房。

可不知怎么的,稀里糊涂就晕了,等再次醒来,就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小黑屋子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好不容易挣脱束缚,跑出来,赶着就来见苏氏了。

但不成想,才一见面就这样了。

……

“小姐,听说夫人的碧荷院,刚才闹鬼了?”

宁儿满脸稀罕的跑过来给慕容久久通风报信。

那一手,本来就是慕容久久安排的,自然早有预料,只是面上故作惊异的笑道:“闹鬼?呵呵,缺德的事做多了,难免有冤鬼敲门,这有什么奇怪的。”

“冤鬼敲门?”

宁儿却是吓的一激灵。

慕容久久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别胡思乱想了,我的房间都收拾好了吗?”

“咱们那几样东西,还经得起收拾,早就都妥帖了。”

想起她们今晚,不,以后都能住在绛紫院里,宁儿立刻一扫满心的阴霾,开心的笑了起来。

跟在慕容久久的身后,主仆就双双踏入了绛紫院的门槛。

绛紫院也不愧算是除主院外,唯一最好的院子,里外三进三出,光主子住的正房,就有五间之多,在加上两个耳房跨院,甚至还有独立的小厨房。

而院子里,假山回廊,一应俱全。

装点的虽不似新房鲜亮,但比起她们过去的院子,简直不知要好多少倍。

至于屋内的家具,之前老夫人说都旧了,但慕容久久进屋一看,家具虽是旧的,但半点没有坏掉的痕迹。

显然这些年虽没人住,但也是有奴才定期保养打扫的。

“大小姐,这是您今年夏季的新衣,老夫人的意思是,给您做上十套,但制衣坊那边因为赶工不及,所以先送了三套过来。”

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响起。

这才发现,那花婆子一直躬身跟在她们的身后。

望着这张谦卑的嘴脸,难免会想起记忆中,这张嘴脸是如何的捧高踩低,刁钻可恶。

“十套太多,穿不过来也是浪费,还是按照惯例,五套就可以了,”慕容久久淡淡一语,随即,她话锋一转,又道。

“不知花婆子可还记得,三年前,本小姐无裹身的棉衣可穿,冻的发病,我的丫鬟跪在你门前,求你赏件旧衣,你却命人将我的丫鬟痛打一顿,并训斥说,不值钱的主子,也敢猖狂。”

闻言。

花婆子一个激灵,身子颤了一下,眼底竟是有恐惧闪过。

“奴婢……”

“啪……”

毫无预兆,慕容久久一个结结实实的巴掌,就扇在了花婆子的脸上,也不知用了多大的劲气,直打的那花婆子,嘴角溢出了血。

“滚。”

一声冷喝。

花婆子单手捂着脸,半天才反应过来,眼底一抹怨毒之色,一闪即过,硬声道:“谢大小姐赏打。”

说完捂着脸就跑了。

“小姐。”

宁儿那边已经湿了眼眶,小姐居然还记得那件事,原本,她是忍了那口恶气的。

“过去那花婆子总是有事没事作践我们,如今咱们虽今非昔比,可她到底是夫人的人,怕是要怀恨在心了。”

慕容久久嘴角诡异一笑,“无妨,她没机会了。”

刚才手上沾的那点化毒粉,算是给对她这些年,辛苦欺辱她们主仆的还礼了。

说完,慕容久久又将幽幽的目光,定格在了两个二等丫鬟,秋雪和秋菊的身上,记忆中,这两个小丫头还是安分守己的。

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她也不想为难。

“大小姐。”

两个二等丫鬟,被她盯的,不禁齐齐低下了头。

慕容久久失笑,“怕什么,我又不吃了你们,我待宁儿如姐妹,自然也不会薄待你们,但有一点,要是以后谁拎不清,干出点对不起本小姐的事,那就别怪本小姐心狠了。”

“奴婢不敢。”

“宁儿,每人赏她们五两银子,以后家里有什么难处,尽管跟我说,我能帮的,自然会帮你们一把,”慕容久久恢复了一贯的和颜悦色。

“谢大小姐。”

二人拿了银子,立刻满面欢喜的道谢。

“慕容久久。”

这时,门外徒然一声叱喝。

慕容久久回身,就见慕容子妍一席月白长裙,带着丫鬟,正面有怒色,似是气势汹汹而来。

而她上前的第一句话就是,“那个盒子是不是你派人送的?”

刚才慕容子妍一回到自己的兰芷院,脚跟还没站稳,就有人来报,说夫人撞邪了,已经昏迷不醒。

当她赶过去的时候,郎中已经将母亲救了过来,但醒来后的苏氏,情况更糟,披头散发,神智不清,满口喊着鬼。

尤其在看到杨硕的时候,就更老鼠见了猫一般。

后来她盘问了一下李妈妈才知道,母亲就是因为看了一个盒子,而那个盒子已经空的了。

虽然没有证据,但慕容子妍就是觉的,此事肯定跟慕容久久脱不了干系,她这是要报昨夜的仇。

“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不说,你这是心虚了吗?”

慕容子妍满心愤愤,骤然拔高了音调,怒瞪着近在咫尺的慕容久久。

慕容久久却满面的似笑非笑,“二妹啊二妹,原本以为你是个不错的,闹半天,也不过如此。”

什么不过如此。

慕容子妍没听懂,但隐隐觉的,慕容久久这是在瞧不起她。

这个什么都不懂的贱人,凭什么瞧不起她。

基于之前的怒火,两火相交,慕容子妍扬手就要往慕容久久的脸上打。

但是她还没打着,手腕就被慕容久久一把捏住,并继续不屑的笑道:“二妹,说你不过如此,你还就越发上不得台面,打人,可不是淑女所为。”

手掌故意一收。

慕容子妍这身娇体贵的,那里被人捏过,立刻吃痛的皱了皱眉,眼底恨不得喷出火来。

“二妹如果今日是来打人的,那就请回吧,至于其他的,没有证据,你就是诬告,那我便要让父亲跟祖母,来凭凭这个理了。”

关于慕容久久百里煜华的小说《穿越楚王妃》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穿越楚王妃》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