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一顾难忘再顾情深by褚楚-顾盼林岸生《一顾难忘再顾情深》在线阅读

一顾难忘再顾情深by褚楚-顾盼林岸生《一顾难忘再顾情深》在线阅读

2019-08-30 13:53:52作者:褚楚

一顾难忘再顾情深的作者是褚楚,小说主人公为顾盼林岸生,褚楚的作品《一顾难忘再顾情深》在线免费阅读。精彩内容阅读:捧着一颗真心,顾盼六年如一日的爱着林岸生。被泼脏水,顾盼委屈,林岸生甩给她一纸证据,对她说:“孩子和我,你只能选一个。”顾盼伤了眼睛,看不清眼前人,也看不见林岸生的心。她想,他压根没有心的。只是,情窦初开的年纪爱上一个人,谁也想不到会交待了自己的一生。

一顾难忘再顾情深by褚楚-顾盼林岸生《一顾难忘再顾情深》在线阅读

一顾难忘再顾情深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章

医院到了。

护士推着床过来,林岸生把顾盼抱上去时,顾盼已经大出血晕了过去。

医生测了顾盼的血压脉搏,吩咐着:“让血库准备一下,病人大出血,需要输血。另外去请一下主任,病人流产,需要清宫。”

林岸生愣着,脑袋里嗡嗡嗡的,一团火在他胸口烧了又烧,他整个人都处于爆炸的边缘。

“你说什么?”他声音很大,抓住医生就问。

顾盼的血不仅染红了他胸口的衬衣,还有他的手上,都是顾盼的血,好像是他对她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

医生的白大褂也被弄红了,他小心翼翼的答,“林先生,这位小姐的孩子已经流掉了,如果现在不做清宫手术,会影响病人以后生育。”

“以后?以后她还能怀孕吗?”林岸生喃喃问。

“只要复原得好,一般来说没问题。”

林岸生忽然就炸毛了,“一般来说?你们都是什么狗屁医生,她要是有什么问题,老子就拆了你们医院。”

他一撒手,医生便跑进了手术室。

几个妇产科权威的主刀医生都到了,手术室的灯亮了起来。

林岸生坐在绿色的塑料椅子上,手肘撑着膝盖,夹着烟的手指微微发颤。他的手上都是血,是顾盼的血,是那个孩子的血,他现在宁愿相信,那个孩子是他的。

可这样太残忍了。

他不是看不出来,顾盼很爱这个孩子。

孩子没了,顾盼会怎样?

那孩子一定是别人的,不关他的事,没了就没了,没了以后他还能跟顾盼再生一个,林岸生自私的想着,可喉咙却被烟呛得难受。

等到顾盼被推出来,已经是三个小时后。

她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脸上罩着氧气,林岸生不敢过去碰她,他站在边上,一动不动,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身体这样僵硬过。

转入了普通病房,顾盼仍在昏睡。

林岸生的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老宅突然叫他回去。

叫了护工过来,林岸生就走了。

顾盼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陌生的女人守在她床边打瞌睡,她想起林小小推自己的那一下,小腹又剧烈的疼了起来。她摸着自己的肚子,不确定孩子还在不在。

那护工醒了,端了鸡汤喂顾盼,顾盼不肯喝,闹着要见医生。

可医生还没来上班,护工没辙,把碗一搁,小声说:“做人情人还这么矫情,活该林先生要打掉你的孩子。”

“你说什么?”林岸生打掉了她的孩子。

顾盼虚弱的张着唇,喊也喊不出声,就那么流着眼泪。

难怪林岸生不在,他肯定做贼心虚了,就因为怀疑不是他的孩子,他就可以那么残忍的打掉么?

顾盼失望透顶,没有了孩子,她就没有家了,林岸生也不是她的,她在这座城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晚上医院的人找不到顾盼,实在没有办法才打了林岸生的电话。

林岸生赶过来,顾盼不见了,什么都没有带走,他急躁得摔了病房里的东西,“一个大活人都看不住,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他骂完猛然想起来什么,跑到住院部的楼顶,顾盼果然在那里。

风呼呼的吹着顾盼空空的病号服,她一下子瘦了好多,林岸生不敢叫她,他怕一叫她,顾盼就被风从天台上刮了下去。

 

第八章

关于林岸生的东西,顾盼的感觉永远是最敏锐的。

仿佛这么多年来已经成了深入骨髓的习惯,他一出现,她周围的气息就不对了。

顾盼晃着腿,手撑在台子上,仰头看着天空,声音清灵的叫林岸生。

“师兄,你记不记得有一次我们在老师家的天台上看星星。”

她突然叫他师兄,林岸生奇怪的看着顾盼,她回头对他笑,一如初见时天真烂漫。

不同的是,她的眸子里再也不会闪烁着光看他。

林岸生避开她的目光,走到顾盼身边,“上面风大,跟我下去。”

“师兄你还是没变诶,这么多年还是冷冷的,不容易亲近。”顾盼头一次批评林岸生。

林岸生胸口发闷,脱口而出,“你不就喜欢这样的?”

顾盼顿了一下,眸子里的痛苦几乎漫了出来,悲伤得不能自已。

“因为是你啊,你是什么样都可以,我都喜欢。”

顾盼柔柔的说着,声音一下下的敲打在林岸生的心口,就像一只软软的手,扼住了他的呼吸。

她以前也这样没皮没脸的对他说情话,从前他冷冷的听着,无动于衷,现在林岸生却觉得,顾盼口里的柔情都是刀子。

她的话里没有情意。

良久的沉默。

啜泣声低低传来,顾盼肩头耸动,她不能自抑的哭着,“林岸生,你答应了要救孩子的,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

顾盼的质问让林岸生觉得难堪,他在她眼底是呼风唤雨的师兄,几乎无所不能,可现在有一件事是他无能为力的,他不能让顾盼的孩子复活。

可这怪他么?

林岸生烦躁的答了一句,“那个孽种不是我的孩子。”

话说出来,两人都惊呆了。

顾盼用凄凉的眼神看着林岸生,林岸生冷峻的脸没有温度的望着她。

两人眼里的彼此,都是陌生的。

她忽然笑了,“是不是接下来,你们林家也打算弄死我?没有我,你才能跟肖大小姐结婚,是不是?”

林岸生似乎听出了些端倪,问的却是,“谁跟你说的?”

顾盼楞了一下,原来都是真的。

她苦心孤诣爱了整整六年,因为当了林岸生的情人跟家人反目,因为爱着林岸生便被他百般羞辱,也因为林岸生,她失去了孩子。

薄情寡义如他,从认为她别有用心接近他的那一刻开始,林岸生就没有正眼瞧过顾盼,在他眼底,顾盼永远是个用身体交易金钱的坏女人。

无论,她爱,还是不爱他。

孩子没了,林岸生也要结婚了。

真好,她的人生是不是也该结束了?

顾盼抬头望了望天空,眼底满是空洞的迷惘和悲伤,她真想一下子从这跳下去啊。

跳下去,一切的痛苦就结束了,她心底这么跟自己说。

林岸生的身体紧贴着墙,与顾盼不过一拳之远,他的手就搭在台子上,他捏不准顾盼会不会跳,他不想背负逼得一个女人跳楼的骂名。

“林岸生,我们分手吧。”顾盼缓缓垂下头,她毕生的勇气和运气都堵在了林岸生身上,现在,她一无所有,连死也不怕了。

 

第九章

“你休想。”林岸生怒了,这个女人太不识好歹,他不遗余力的救她,他给她周全,从来不曾亏待她,她背叛他,还想甩掉他?

“怎么?舍不得我?”顾盼笑着,眼泪却不住的滑落。

林岸生看着这样的顾盼,薄凉起来,跟他可真像啊。

他态度凛然,“你背叛我在先,我还没有折磨够你,怎么会轻易放你走?”

顾盼抹了抹泪,深吸一口气,“随你吧。”

她身子一动,想要收回腿下来,林岸生猛地把她抱住,将人整个从天台上抱了下来。

他情绪暴躁的骂,“顾盼,就是一个孽种而已,你居然为了一个孽种寻死,我瞧不起你。”

顾盼腰都快被他捏断,但她强忍着,唇角讥笑,“林岸生,你这个样子,要不是认识你这么多年,我都快要以为你喜欢上我了。”

林岸生一噎,“你知道就好。”

明明知道一切都因为错误的爱了林岸生才让自己这么悲惨,顾盼看到林岸生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去猜林岸生的心思,忍不住为他的否认而难过。

林岸生把顾盼抱了下来,那个护工见状,连忙给顾盼又是削水果又是喂补汤。

顾盼没有一点点食欲,护工为难的劝,“顾小姐,您为了身体,好歹吃一些吧。”

“你不是说,是林先生要打掉我的孩子么?当着仇人的面,我怎么吃得下。”顾盼仰着头,闭着眼睛轻轻的说着。

林岸生在一旁,显然明白了这护工当着顾盼嚼舌根,但他更气,顾盼居然把他当仇人。

他让护工出去,自己端着汤喂顾盼,语气不悦,“你要想死没人拦你,只不过我们俩的账还没算清,你就是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

顾盼心里堵得慌,她要是死了,岂不便宜了某些人?她要活着,证明自己的清白,为死去的孩子报仇。

她自己虚弱的坐起身,接过林岸生手里的碗,默默吃了起来。

林岸生总算松了一口气,坐在一旁处理公务。

顾盼始终没有叫林岸生,她艰难的挪下床,双腿间撕裂般的疼痛折磨得她满头大汗。

林岸生看不惯女人这副逞强的样子,伸手来扶她,顾盼不着声色的避开,“不劳烦林总。”

他的手僵在半空,慢慢握成拳,顾盼居然给他脸色看,要不是看在她身体还没复原,林岸生非得好好惩罚她不可。

顾盼坐在马桶上,卫生间的镜子映照出她几乎没有血色的脸,真丑啊,顾盼差点不认识自己了,为了一个林岸生,她都把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

敲门声响了起来,顾盼一开门就看见林岸生不耐烦的脸,她占着厕所,他不会去别的地方么?

绕开林岸生,顾盼挪到床边,可刚才坐在马桶上久了,腿有些麻,愣是没有抬上chuang,人就直直摔在了地上。

“嘭”的一声闷响,顾盼疼得直咬牙。

卫生间的门突然一开,林岸生冷着脸冲出来,嫌弃的看着地上趴着的顾盼。

“顾盼你能不能安分一点!”

林岸生把人抱起来,放到床上,替她拉好被子,不许她再动。

顾盼面无波澜,静静的答,“你可以不用管我。”

“我有事和院长谈,别自作多情。”林岸生收起自己的文件夹,拎着公文包从顾盼面前走了出去。

他几乎从不拎包的,拎包拿资料一直是顾盼的工作。

察觉顾盼的眼神看着自己,林岸生有些别扭的垂了垂手腕,命令式的口吻十分霸道,“你最好早点康复,我身边不需要无用的人。”

病房的门一关,顾盼缺氧似的低喘着,喉头发紧,眼眶酸涩。

他们都这样了,她还能回到他身边么?

 

第十章

院长刚刚从手术室出来,见到林岸生在自己办公室,并不意外,反倒恭恭敬敬的把顾盼的病历交给林岸生。

“林总,那批医疗器械没问题的话,我们院方就下单了。”

“她以后还能生育么?”林岸生翻看着顾盼的病历,没有接院长的话。

他看不懂那些医学术语,只在脑海中一遍遍回想着顾盼失望黯淡的眼神。

院长有些为难的说道:“保守估计,应该是不能了。顾小姐本身体质极难受孕,这次清宫手术又大出血,伤到了子宫,以后要怀孕,可能得看运气。”

“保守估计?可能?运气?”林岸生的火气噌的一下蹿了上来,他都怀疑这个狗屁医院的医生是不是冒牌的,没句准话。

“林总,我们真的尽力了。”院长不敢大声说话。

林岸生站起来,一脚踹倒了院长的办公,巨大的倒塌声更像是来自他心底,可他不服输,他生来就不服输。

他习惯了掌控一切,唯独这件事越发偏离轨道,让林岸生有些束手无策。

离开医院的时候,林岸生去看顾盼的时候,她已经睡了,他在她床边坐了一会儿,最终没有留下来。

一连三天,林岸生都没有再出现。

顾盼乐得清静,每每都查房的医生来,她都忍不住问,“医生,我听说流产之后注意康复的话,以后还能怀上的吧?”

做母亲几乎是一个女人的本能,她渴望有自己的孩子,至少有了孩子,她不会那么孤独。

医生闪烁其词,“能的能的,你先照顾好身体。”

渐渐的,顾盼也察觉到了一些什么,她要求看自己的病历,医生没给。

这天顾盼身体好了些,自己下了床,她爬上了窗户,风呼呼的灌进来,对于一个刚刚流产的女人来说,哪怕一点微风都令人难以忍受。

顾盼痛得清醒。

医生和护士劝她,“顾小姐,您别为难我们了,关上窗户回到床上去吧。”

顾盼眼神空洞的望着外面,艰难的说,“我以后是不是都不能怀孕了?”

没人说话。

一阵高跟鞋的声音闯了进来,是个陌生女人。

顾盼没看是谁,她谁也不关心。

肖雪雯站在门口,掩着鼻子,十分嫌弃的看着病房里的一切以及窗户边那个美貌柔弱的女人,“你就是顾盼?”

“林岸生没有告诉你,你以后不能生育了?他可真狠。”肖雪雯不疾不徐的说着,观察着顾盼的反应。

顾盼整个人如遭电击,她泪眼朦胧,抓着自己胸口的衣服,好像那里堵着了什么,让她不能呼吸了。

“你是谁?你在骗我。”顾盼不敢相信的捂住自己的耳朵。

太痛了,痛苦从脚踝漫上头顶,潮水般将她淹没。

医生们也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是谁。

肖雪雯走了过来,从包包里拿出顾盼的病历,递给顾盼,“喏,这是林岸生带回家的,我觉得对你很重要就送过来了。”

“噢,对了,我是他的未婚妻肖雪雯。”

这个自我介绍,无疑让顾盼整个人都颤了一下。

一直以来,圈里的人都默认着顾盼和林岸生的关系,光明正大挽着林岸生的手臂出现在各种场合的人是顾盼,也只有顾盼。

现在忽然有个女人站出来,高傲又艳丽的扬着眉毛对顾盼说,“你好,我是林岸生未婚妻。”

顾盼意识到,她彻底输了。

褚楚的《一顾难忘再顾情深》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一顾难忘再顾情深》就可以了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