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唐小东小说全文-最强城管完整目录在线阅读

唐小东小说全文-最强城管完整目录在线阅读

2019-08-30 13:52:40作者:烽火连城

精品《最强城管》小说在线阅读,作者烽火连城原创作品都市言情类,主角唐小东,本文烽火连城大结局值得期待。内容试读:少女见了此人惊叫,少妇见了此人哀嚎。贪官见了此人头疼,流氓见了此人肝颤。妖孽城管,彪悍来袭。当整个世界都站在他的对立面,唐小东脚下踩着敌人的尸骨贱笑:我是城管我怕谁?

唐小东小说全文-最强城管完整目录在线阅读

最强城管全文免费阅读

第11章 那是红酒

  

  唐小东见状愣了愣,然后摇着头笑笑,慢慢的伸手把那把西瓜刀拿了过来。郑胖子连忙上前:“大哥……”

  唐小东摆摆手,微微扭头看向后面吕小龙:“小龙,差不多了吧?”

  吕小龙这时候微微上前,点点头:“啊,照时间来看,五分钟之内就差不多到了。”

  唐小东闭着眼睛点点头:“很好,那就给你们几个五分钟时间。要是五分钟还搞不定,那,以后就不要跟着我混了。留口气儿就行。”

  唐小东一番话,说的众人发愣。但是,吕小龙是早就知道唐小东的意图,跟杨明磨了这么半天的牙,就是为了磨蹭点时间,好让罗卫国带人来到收尾。此时唐小东下令,郑胖子,李小明哪里还不知道唐小东的意思。

  唐小东的话音一落,手里的西瓜刀也随即唰的一声飞了出去,噗嗤一声,把对面杨明的胳膊穿了个通透。这边,三人立刻动手,纷纷捡起地上啤酒瓶子,一片酒瓶子翻飞,砸的这十几个人嗷嗷乱叫,玻璃碴子乱飞。

  一个个的啤酒瓶就,此刻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发挥了绝大的威力,简直就是如一颗颗小型炸弹一般,特别是那些还没有起开瓶塞的啤酒,每一次的投掷,都会砰的一声爆响,紧接着就是一阵鬼哭狼嚎。

  一阵啤酒瓶子雨彻底把这十几个人砸懵。三人又拿起坐着的沙发,嘿呦一声就飞了出去,最后,唐小东面前的茶几也被变成了武器,纷纷朝十几个人砸去。

  除了唐小东屁股下面坐着的沙发,剩下的所有东西,都被三人投掷了出去。

  这一番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彻底的把这十几个人战斗力大大消减,一大半的人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只剩下五六个人还站着。

  这时候,李小明李老三同志终于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只有一尺多长的普通的钉锤,窜了出去,开始一顿猛敲。

  而郑胖子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自己的身上套了一双带着铜钉扣的手套,嘿嘿的笑着窜了出去,两只滚圆的胳膊轮了起来,哐哐两拳,撂倒了两个吓傻了的小弟。

  而吕小龙则是慢慢的从自己的袖子里抽出一把漆黑的三棱军刺,可能是因为抽军刺的动作慢了点,等他抽出来的时候,神勇无双的郑胖子和下手心黑手辣的李小明,已经将这五六个人搞定,撂倒在了地上。

  吕小龙见状咔吧咔吧眼睛,又慢慢的把那把漆黑的三棱军刺塞到了自己的袖子里,朝还坐在沙发上的唐小东淡淡道:“看来这两家伙憋坏了,让他们爽一下好了。”

  唐小东笑笑:“行啦,你就别上了。你那玩意儿一出手,轻则重伤,重则亡命。以后,打架的事儿,你就尽量少上吧。”

  说是五分钟,可是,仅仅不到两分钟,这十几个人全部撂倒在地上,有的翻着白眼不动了,有的在地上抽搐着,有的脸上开了酱油铺……

  郑胖子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拳套:“操,真特么不禁揍,这才哪两下,就完蛋了。还没过瘾呢。”

  唐小东笑笑:“行啦,把家伙都收起来吧,一会儿罗卫国该来了。”

  郑胖子和李小明收起了家伙,把胳膊上还插着一把西瓜刀的杨明拽着胳膊放到了唐小东的面前。已经昏迷了。

  唐小东上前抓住刀把,猛的一抽,西瓜刀从胳膊里抽出来,杨明嗷的一声叫了出来,立马醒了过来。

  唐小东嘿嘿的笑着:“杨大哥,辛苦了。你看这是咋搞的,兄弟们开开玩笑,他们就趴在地上装怂不起来了。这可真是的。你这些兄弟真是不中用啊,你这个大哥想搞点高雅艺术收藏这么小小的愿望他们都不能帮你完成,真是太垃圾了。这样啊,我看,还是我帮你完成吧,您看,您是喜欢收藏胳膊呢,还是收藏腿呢,我来帮忙好了。”

  唐小东说着,把那把带着血的西瓜刀就放在了杨明的胳膊上。

  杨明本就失血有点多,脸色煞白,此时此刻,更是白的发青:“不不不,不要啊东哥,不要啊东哥。杨明有眼不识泰山,杨明我是混蛋王八蛋,东哥,东哥,你就饶了我这一回吧,我不搞收藏了,不搞了!”

  唐小东晃动着手里带血的西瓜刀:“呀,不搞啦。这么高雅又有品位的爱好,你放弃啦?”

  杨明连连点头:“放弃了,放弃了。不管是我爹还是我老师早就说过,俺没有那艺术细胞。”

  唐小东皱着眉:“哎呀,那可真是太可惜了。那啥,杨哥你看,您都不爱好这么有品位的高雅艺术了,我这一百万也不好还啊。不行,要不,你等兄弟把账还了在放弃吧,我马上给您上十条连胳膊带腿的艺术品来。”

  杨明闻言连连摆手:“不不不,不要了,不要了。什么一百万,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呀东哥!”

  唐小东坐在沙发上故作惊讶道:“哇,开玩笑的呀。那,杨哥,是不是就是说,俺这一百万,不用拿了?”

  杨明连忙道:“不用了不用了,都说了么东哥,开玩笑的。”

  唐小东继续嘿嘿的笑着:“哇,真是的,这玩笑可开大了,差点把兄弟的尿吓出来。去你妈的……”

  唐小东说着,猛的一脚踹了出去。脸色瞬间变得凶恶无比,绝对比翻书快十倍。

  一脚把杨明踹了个五心朝天,唐小东这才从沙发上站起来,上前一脚踩住杨明那条受伤的胳膊:“少他妈跟我废话,说,谁让你来的?”

  唐小东这一脚可是要了杨明的老命,踩的杨明杀猪一般的嚎叫着:“韩林,韩林,是韩林。东哥您在青年街市场卷了韩林的面子,韩林是派出所所长韩风的堂弟。而我大哥黑三,跟韩风的关系是老铁,所以,所以,所以黑三叫我们来收拾收拾你,给东哥您长长记性。啊……东哥,快放开您的脚啊,疼死了啊,我说的都是实话哇东哥,绝对没有半句虚言啊。我就是一个跑腿的马仔啊,我个人对东哥您绝对没斗的意思啊……”

  唐小东眯了眯眼睛:“江城东城王老虎的金牌打手黑三?”

  杨明连忙道:“对对对,就是就是。真的不关兄弟我的事儿啊。”

  唐小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放开了自己的脚:“果然是韩林这个混球。嘛的,起来吧,把你的这群杂碎都叫起来,一会儿警察来了,知道怎么说嘛?”

  杨明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知道,知道,知道东哥。”

  说着话,那些被打的丧失了战斗力的小弟们被一个个踢了起来,乖乖的背贴着墙壁站的溜溜直。

  这时候,门被哐的一脚踹开,罗卫国带着三四个警察窜了进来。罗卫国进来就看见了唐小东,两人递交了一个眼色。罗卫国拿着手枪大喊着:“怎么回事儿,谁报的警?谁在打架。”

  “哈哈,没有啊警官,您一定是搞错了。我们,我们,我们明明在蹦迪。”唐小东上前搂住杨明的脖子,笑嘻嘻的看着罗卫国。然后在杨明受伤的胳膊上捏了一下。杨明疼的额头冒汗,但是就是没敢喊出来,而是笑嘻嘻的看着罗卫国,虽然笑的比哭还难看,但是还是笑了出来:“呃,呵呵,对,蹦迪,蹦迪警官。我们没有打架。玩的非常好,没有打架这回事儿。”

  罗卫国绷着一张老脸:“靠,那是谁报案说有人打架。恩,那地上的血是怎么回事儿?”

  罗卫国指着地上的血。

  “啊?啊!啊……警官,那不是血,是红酒。”杨明连忙说道。

  罗卫国故意咔吧咔吧眼睛:“红……红酒?”

  杨明:“对,红酒,灯光有点暗,警官您没看清楚。”

  罗卫国点点头:“恩,好吧。你们这些混球,好好玩啊,小点声啊,肯定吵的别人不消停,人家才报的警。”

  杨明:“是,是是是警官,我们一定注意。”

  罗卫国把枪收尽枪套,挥挥白手套:“收队!你们这些家伙,老实点,给我好好蹦迪,不要找事儿。”

  杨明:“啊,一定一定。警官您走啊,慢走啊。我们一定好好蹦迪……慢走啊警官……”

  罗卫国离去。杨明嬉皮着一张笑的比哭还难看的脸看着唐小东:“东哥,东哥你看,我是不是很配合,您大人有大量,能不能让兄弟们走,去看看医生。”

  唐小东闭着眼睛点点头:“杨明,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我唐小东已经饶了你两回,如果还有第三回,那,你做好自己的觉悟吧。”

  杨明闻言大惊,连忙道:“一定,一定,我杨明发誓,绝不在招惹东哥。走,走走走……”杨明招呼着那些残兵剩勇,慌忙离去。

  杨明带人离去。

  吕小龙上前:“大哥,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唐小东道:“什么怎么办?凉拌。开始拔韩风的狗牙,然后把罗卫国送上所长的位置。这第一颗牙,就是这窜出来露头的韩林吧。小龙你有好办法嘛?”

  吕小龙皱皱眉:“方法嘛,倒是有一个……”

  就在这个时候,唐小东的电话响了。唐小东拿出电话,显示的是副所长王刚的号码。唐小东皱了皱眉头,接了电话:“喂,呵呵,王副所长,您找我?”

  王刚:“恩!你给我滚到派出所来。立刻,马上!”

第12章 辣妞

  

  副所长王刚同样是所长韩风的另一只爪牙,但是,在江城这个地面上,王刚却是有着自己的靠山和背景,和韩风搞到一起,可以说是蛇鼠一窝,沆瀣一气。

  这个节骨眼来的电话,唐小东挂了电话,皱了皱眉头。

  之前,事先给罗卫国打了电话让他来收场,就是为了不让杨明这边给官面上留下什么乱七八糟的抓住自己的口实。可是现在听王刚的口气,绝对是尼玛的来者不善啊。

  唐小东挥挥手,撤,老三和胖子,你们继续跑公司这边的业务。越快越好,免得夜长梦多。小龙,你跟我走,回派出所。如果我出了什么事儿,你马上回头找白雪,需这般如此,如此这般……

  小龙点头:“放心吧大哥。妥妥的拔了韩林这只狗的狗牙。”

  酒吧狂欢就这样被杨明和王刚令人搅和黄了。行政级别上,唐小东现在还是要受制于副所长王刚,既然穿上了这身衣裳,那么很多话,就不能不听。

  唐小东和吕小龙赶到了派出所,刚刚进了门。派出所会议室的门就哐的一声被关上。王刚正坐在椅子上,伸手一指唐小东:“把他给我扣起来,塞到禁闭室,等候处理。”

  王刚的话一落,早就等在旁边的小刘小张和小关等人,二话不说,上前就按住唐小东的肩膀,咔咔两声,拿着手铐子把唐小东的胳膊反扭,拷在了背后。

  唐小东和吕小龙都是大惊。

  吕小龙的手朝袖口里掏,唐小东哼了一声。已经踹出去一步吕小龙愣了一下,手才从袖口拿下来,收回了已经窜出去的一步,退了回来。

  唐小东呵呵的笑着:“王副所长,什么事儿啊,这么兴师动众的。都是一个锅里吃饭的兄弟啊,您这是干嘛啊。啊,是不是因为我们今儿去酒吧喝了点酒那您就生气啦?我说啊王副,我们可是穿便衣去的,没有有损国家干警的威严和神圣啊。再说了,也没哪条规矩规定,临时工城管不能去酒吧喝酒吧?”

  王刚坐在唐小东的对面,穿着一身整齐的警服。瞪着眼睛看着唐小东,你还知道自己是个警察啊?虽然说,是临时工。可临时工也是警察。既然穿上了这身衣裳,那,就得对得起这样的荣誉和称号。可你看看你,你都干了些什么。

  上班第一天,殴打威胁同事。光天化日之下,当着整个江城老百姓的面窝里斗,丝毫也不顾忌警察的威望和尊严。严重的败坏了品质道德,严重的违反了公安的纪律。你这个临时工牛逼大了去了,连正式工的老警察都不放在眼里啦,要是在不管管,我看再过几天,这派出所都要姓你的姓了。

  上面正在讨论研究你的问题,派出所已经容不下你这样的江湖大侠了。暂时关上你个十天半个月的,等候处理结果吧。

  说罢,王刚挥挥手。收缴了唐小东的手机等联系外界的用品,然后小刘等人立刻押着唐小东来到了派出所楼底的楼梯下面的小型储物室。把唐小东塞了进去。

  小刘为难的笑着:“小东哥,真是没办法。您也知道,我们几个人,也不想这样。可是没办法,我们也都是临时工,上面的嘴大。我们也就只能照办。希望您不要记恨我们几个。”

  唐小东笑着挥挥手:“放心吧,知道。没你们的事儿。去吧。”

  小刘连忙笑着点点头,打开了唐小东的手铐子,朝唐小东神秘兮兮道,我已经偷偷的给你在里面塞了条军用被,里面黑暗阴冷,委屈小东哥了。“

  唐小东笑着点点头:“谢谢。”

  小刘唉声叹气的摇摇头:“对不住了小东哥,哎,这个逼地方就这样。谁的嘴大谁就有理,其实我也看不惯韩林那德性,可是没办法。那,小东哥,您保重,我们得回去报告了。”

  小刘等人关上了这个储物室改编的禁闭室。

  这个小小的禁闭室,因为在楼梯底下,面积只有不到三平米,而且呈三角形。连站都站不起来。而且,门一关上,没有一点的光亮。简直就是比监狱里的禁闭室还要霸道黑暗阴冷。

  看来,韩风是要真的整掉自己啊。唐小东这样想到。而之所以没有直接开除自己,那是因为,自己是市局那边盖帽走后门进来的。韩风这个所长要弄掉自己,需要找个借口,走一个流程,堵住上边人的嘴才好。不然,他这个小小的所长,得罪不起市公安局那边任何的人。

  然而,这个世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在这个小小的阴暗的不见天日的禁闭室里,自己除了等待,也就只有等待了。

  黑暗中,唐小东在里面摸到了那床被子,居然还是两床,而已,居然还有一个枕头包。唐小东不禁笑笑,看来,这个小刘和小张小关他们,有被收为手下的潜质。他们虽然是在韩风韩林和王刚的手下干活,可是看出来也看不惯他们的行为。只不过是碍于身份卑微没有办法罢了。

  唐小东铺开被子,大咧咧的躺了上去。闭上了眼睛。既然此时只能等待,那,就等待吧。既来之则安之。

  唐小东是吕小龙郑胖子李小明这伙人的头儿,关闭了他,就等于他们群龙无首。量他们也只能束手就擒。遣散了吕小龙小刘等人,王刚在所长韩风的办公室里报道,办公室里还有被揍的鼻青脸肿的韩林。王刚这样对韩风说到。

  韩风笑着点点头:“是啊,这个唐小东,还真他嘛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哼哼,可惜,不知道江湖险恶,这派出所,是他能撒野的地方嘛。不自量力的家伙。还有你,这个不争气的家伙,以后少他妈给我惹事儿。总是要老子给你擦屁股。”

  韩风扭头咒骂着韩林。

  韩林连忙点头:“是,大哥。一定,一定……”

  吕小龙在回去之后,第二天清晨与李小明和郑胖子碰了头。时靓丽的白雪正在跟二人唇枪舌剑的辩论。

  白雪身边带着一个女孩儿助威,对仗三个大男人。

  白雪出钱从二十万出到二十五万,二十五在出到三十万。最后白雪的大小姐脾气上来,出五十万,但是,一定要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

  但是李小明和郑胖子一口咬定,你就是出到一百万,最高,也只能有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李小明那个破旧不堪的扎纸店铺,被几个人大男人一再提价,到了最后,本值个三五万的小破门市房,居然被几个家伙无耻的增值到二十几万作为谈判筹码。

  “无耻,无耻,真是太无耻了。你说你们几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我今儿算是开眼了。行了,百分之四十九就百分之四十九。你们那破门市房,免了吧。老娘丢不起这人。要不是看在唐小东的面子上,老娘就找人把你们这几个无耻透顶的臭男人剁了。恩,话说,唐小东呢?”

  白雪翘着自己那双白嫩的大长腿,仰着脖子问三个大男人。

  三个大男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吕小龙朝白雪挥挥手,然后走向里屋的房间。说了唐小东现在所处的状况。

  白雪顿时脸上露出焦急之色:“这可怎么说,唐小东这货是怎么搞的。怎么才当了警察不到三天,就自己把自己搞进去了。这警察当的,可真是。好好的他当什么城管啊真是的。我姐竟能帮倒忙。现在人进去了,怎么办,这公司还开不开啊?”

  吕小龙连忙道:“开,开,开呀。必须开!但是开之前,必须得把东哥捞出来啊。”

  白雪耸耸肩:“怎么捞?我可不喜欢跟那些人打交道,官面上的人,我烦,我可是一个人都不认识。这方面,你还是去找我姐吧。她喜欢跟那些官场上的人混。”

  吕小龙摇头:“不,东哥说了。这事儿呀,非你不能办成。”

  白雪一愣:“我……我怎么办啊?花钱捞他啊?你妄想,老娘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那是人家辛辛苦苦自己挣来的。才不会花这冤大头的钱捞他,他自作自受,自己想办法吧他,活该!”

  吕小龙算是领教了这个百家大小姐的火辣劲儿,典型的嘴不饶人的主。这样的妞一般人还真受不了。

  吕小龙咳了咳:“白大小姐,东哥说了。这事儿还真不能求你姐。那就小题大做了。你的官脉广,这是不假。可是不能屁大个事儿就找你姐啊,这人情不能总欠。如今,您入了股,还是第二大股东,那就是二当家的啦。既然是二当家的了,那大当家的进去了,咱们就得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万事不求人。靠自己的本事把人捞出来。”

  白雪闻言转了转眼珠子:“呃……唐小东真说,我们是自家人了?”

  吕小龙一瞪眼:“那是呀!亲口说的,一个字儿都不差。东哥还说了,宁可求白雪一百次办成一件事儿,也轻易不能找白冰做一件事儿。因为咱是自家人哪,自家人,好办事儿。”

  白雪的脸上显出微微的红晕:“那……那……那说来听听吧。唐小东想怎么干?”

  吕小龙闻言大喜,上前对白雪说到,东哥早料到了这一步。并且给我留下锦囊妙计,我们只需这般如此,如此这般……

第13章 智取威虎山

  

  已经在这个小小的禁闭室里度过了两夜一天的唐小东,此时此刻,正翘着腿躺在行军被上,嘴里叼着一根牙签,眯着眼睛嘀咕着:“你们这几个混球,动作能不能快点啊……”

  而禁闭室的门,居然是开着的。

  唐小东早就明白韩风的用意,禁闭室的门,就这么开着。可是,你唐小东胆敢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出去,那就妥了。罪上加罪,干脆都不用请示了,直接开除。唐小东何等奸猾,自然不会上他的这个当。

  这时候,小刘贼兮兮的给唐小东拿来一个饭盒,左右看了看,把饭盒递给了唐小东:“吃吧,你兄弟送的,一兜肉的纯驴肉馅。”然后小刘又左右看了看,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摸出一瓶二锅头,飞速的递给了唐小东:“喝的时候小心点……”然后匆匆离去。

  唐小东见状笑了笑,坐起来开始吃喝。这禁闭室里黑了点小了点憋屈了点,不过小日子过的还算凑合。

  时间是唐小东进入到禁闭室的两夜一天之后。

  此时此刻,信访局的局长张中正眯着眼睛,把自己的脚放在办公桌的桌子上。眯着眼睛晃动着脑袋哼着《智取威虎山》的京曲儿。

  信访局在市里是个清水衙门,清水衙门事儿少。自古来事儿少的地方自然就清贫。用张中正的话说,连特么行贿的人都没有,你想不清廉都不行。

  清水衙门事儿少,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实权。这些年来上访的老百姓越来越少了,老百姓渐渐知道,信访局几乎就是个样板,这地方什么狗屁实事儿都办不了。天下乌鸦一般黑,信访局的局长更是没有什么实权的等着下二线的等死的一些老东西。

  偶尔有哪个不开眼的刁民来两封举报信,也是几乎就被扔到档案柜子里备案。因为,指不定什么时候市里权利更迭的时候,哪个顶头上司前来查找干掉对手的由头,那,这些信件指不定就能成为干掉对手一颗棋子,也就只有在那个时候,人们才知道,市里,还有他这么一个局长。

  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

  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

  ……

  我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

  迎来春色换人间!

  张中正闭着眼睛晃着脑袋,有板有眼的唱着。这时候,助理小姚匆匆的窜了进来。砰的一下打开门,看到张中正局长正在唱戏。咔吧咔吧眼睛,又赶紧缩了回去把门关上,然后重新敲门:“张局……张局……”

  张中正被打断了唱词,显得非常的不高兴。停下了晃荡脑袋,面露愠色:“进来进来进来……瞎讲究什么啊,进来直接说事儿就行了,还回去重敲。你也不嫌麻烦。”

  小姚笑嘻嘻的推门进来走到张中正的身边:“嘿嘿,局长这智取威虎山唱的好哇,京腔京调韵味十足,比我那唱了一辈子的京剧的爷爷唱的好多了。”

  张中正闻言顿时喜笑颜开,笑哈哈的拿掉自己脑袋上的帽子摸了摸自己那没有几根毛的脑袋:“哈哈,那是,这辈子,也就这点爱好啦。行啦,甭他娘的给老子扣高帽,说吧,啥事儿?”

  小姚连忙道:“局长,来事儿了。市局的小马说,东城区那边,有十几辆三轮车,四轮车还有轻卡,倒骑驴的一些商贩,打着横幅,足足有十几辆车呀,直奔咱们信访局杀过来了。因为市里有规定,上访的车辆不能阻拦,全部绿灯同行。那家伙,气势汹汹啊,市区的中心大道都给弄堵车了。这不,就赶紧给我打了个电话,叫咱们准备准备。”

  张中正闻言噌的一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扣上自己的帽子:“十几辆车?这么大阵仗?”

  小姚点点头:“是啊,空前绝后,还有二百来人,简直就是成了咱们江城一道风景线了。全城都轰动了。”

  张中正连忙问道:“这帮小贩,要闹哪样。这是他嘛的要造反嘛?”

  小姚连忙道:“局长,不是啊。人家那是按着正常的程序上访,也没有越级。据说,横幅拉了七八百条,花枝招展,招摇过市。就跟打仗似的。就这阵势,估计市局和市委据说可能会被震动。”

  张中正显得有点紧张:“他们,他们,他们这群刁民是要告谁啊,这阵势尼玛的要是告哪个副市长什么的,老子岂不是又要摊上麻烦。”

  小姚连忙道:“不是不是,据说,是要告一个城管,还是一个临时工。东城区派出所的。”

  张中正闻言顿时内心大定:“啊!原来是为了一个临时工城管啊。尼玛不早说,吓死我了。他奶奶的,市委班子的人老子不敢乱动,一个小小的派出所的临时工城管,老子还是敢动的。好,很好。让他们闹去吧,闹的动静越大越好,最好闹到惊动市委那边。准备接待!”

  张中正整理了一下衣服,带好了帽子,纠集信访局的喽啰们,严阵以待上访车队的到来。

  上方队伍声势浩大,要说这个城市里,哪个人群的信息嗅觉最为敏锐。当然属江城晚报的记者们。江城晚报的记者们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全程跟踪记录上访车队的全况。而这个记者,俨然就是那天跟白雪在一起对阵吕小龙等三个大男人的那个女孩儿,江城晚报实习记者黄丽玲。

  山房车队为首的,是一个脑袋上的头发上全白了的老头子。这个老头子,俨然就是那天在青年街被韩林掀翻了卖切糕的三轮车的那个老头子。

  老头子坐在车上,白色的须发飘飘,一马当先,领着青年街一众摊贩,横眉怒瞪,颇有一副老将黄忠的架势。

  黄丽琳拿着话筒不断朝老人提问,后面的摄影师也忙着拍摄着。

  黄丽玲:“李大爷,您这么大岁数了。还上访?”

  李大爷:“哼,你小丫头怎么说话呢?上访还分岁数大小嘛?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只要民有不公,我就访。惶惶天威之下,我就不信找不到个说理的地儿!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黄丽玲:“李大爷说的好。小辈儿惭愧。大爷,看您这些横幅,写的是要告一人,还要求放一人。这告的人是谁啊?这要求要放的人又是谁啊?”

  李大爷:“哼,小丫头看你也是个大学生。怎么连字儿都不认识。要告谁和要求放谁,不是写的明明白白了嘛。严惩虎狼城管韩林!释放良心城管唐小东!难道老夫写的字儿不明白嘛?”

  黄丽玲当然认识字儿,这么问无非就是要这领头的老头儿亲口把话说出来给大家看。

  黄丽玲又把话筒举到李大爷的嘴边:“噢噢,言简意赅。李大爷的字儿写的非常好看,一看就是有功底的。那,大爷,您为什么要严惩那个韩林,又要释放唐小东呢?他们都是城管啊,这里面,有什么故事和缘由嘛?如果有的话,您能说说嘛?”

  李大爷点点头:“闺女呀,你是那啥电视台的记者吧?”

  黄丽玲:“恩,差不多。我是江城晚报的记者,也和电视台挂钩。”

  李大爷:“那好,闺女呀,我就跟你说说那个禽兽城管韩林,在说说那个好人善心的城管唐小东,这事儿呢,是这样的。那天啊,老头子我卖切糕……”

  黄丽玲:“恩,等等啊大爷。小马,快,把摄像头对准大爷。恩,大爷,您说……”

  李大爷:“恩,对准我的脸,我给你详细的说说啊,这个韩林哪,他最不是个东西了……”

  卖切糕的李大爷,虽然是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头子,但是,走在路上的他就像是一个扛着战旗冲锋陷阵的将军一样,带领着浩浩荡荡的上访队伍,一边接受着采访,一边奔向了信访局。

  当老人带着人来到信访局的时候,尽管局长张中正早就有了心里准备,但是还是被这浩荡的队伍搞的有点紧张起来。

  除了十多辆二十来辆各种货车之外,还有好大一部分步行的人,车上,人的手里,都举着鲜红的横幅。在加上爱凑热闹的中国人的围观群众,场面好不热闹。

  一个个的大横幅,大字写的相当霸道凌厉有功力。

  “释放人民的好儿子唐小东同志!”

  “严惩禽兽城管韩林!”

  “强烈谴责并且要求东城区派出所释放唐小东同志!”

  “不惩韩林,不平民愤!”

  “还我法律尊严!”

  ……

  等等等等,足足有几百条。张中正看的彻底傻了眼。

  上访的民众们嗷嗷的叫唤着,喊着口号:“释放唐小东!”“严惩禽兽韩林!”

  张中正在信访局干了大半辈子,也没见过这等阵仗,额头上的汗嗤嗤的流了下来:“内个,内个同志们哪,同志们啊,不要激动,不要激动。有话好好说。你们放心,本局长一定本着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认真完美的处理好大家的问题。内个,你们这是谁是代表。来我的屋子里谈……”

  李老头一马当先,另外带着几名帮腔的粗壮汉子还有几个妇女,进到了张中正的办公室兼会议室。

  人群中,郑胖子嘿嘿的冲旁边的白雪笑着:“呵呵,总经理同志,您看这事儿我们哥三办的还漂亮吧?”

  白雪笑了笑后猛的绷起了脸:“哼哼,看来你们几个还不算饭桶。有点脑子,不过,记得找这些人出工费三万块,那得算老娘的股份,我要百分之五十一……”

  郑胖子:“咳咳……白总经理,这事儿得我们唐董事长出来后再议,再议啊,再议,我们都是小小的小小的跟虾米一样的小小股东……”

第14章 开业大吉

  

  张中正的办公室里,已经满头白发,唐小东曾经花了二百块钱买了他被掀翻车子坏掉的切糕的李老汉瞪着,唾沫飞扬,把那天的情形添油加醋,栩栩如生的描述着,旁边的几个妇女和壮汉也忙着帮腔补漏。

  小姚拿着笔记本记录着双方的谈话内容,外面的二百来人就站在日头底下等着结果。谁劝都不走,李老汉跟张中正一口咬死,这事儿什么时候解决,俺们什么时候走,要是不解决,俺们这二百多号子人就饿死在你们信访局的门口……

  穷山恶水多刁民哪!

  张中正心里这么想着,却是不敢说出来,而是擦了擦额头的汗。这群刁民逼着他加快运行程序。连忙把这里的情况反映到了市公安局。

  短短四个小时之后,整个上访内容的详细记录卷宗就放到了公安局长的办公桌上。

  公安局长秦洪拿着办公室主任陈青蓝送来的卷宗,看了一会儿,笑着问旁边站着的陈青蓝:“呵呵,效率够快的啊。四个小时就能递到我的面前,这次上访队伍,是谁带的啊?”

  身形体段窈窕的陈青蓝皱了皱眉:“恩,好像,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儿,一个卖切糕的。”

  局长秦洪闻言顿时哈哈大笑:“不可能,能逼着张中正在四个小时之内把卷宗送到我面前处理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卖切糕的老头儿。这里面,有高人捣鬼呀!算啦,也不用看了,一个小小的城管而已,不管事情说的是真是假,平民愤才是真格的。

  如此这样的一个小事儿要是闹到市委那里,我这个局长也不用干了。把这个什么什么林……”

  陈青蓝:“韩林!”

  局长秦洪:“对,韩林,直接撸掉。一路到底!给所长韩风那个混蛋一个处分警告,马上释放被关禁闭的唐小东,奖,让他代替那个什么林的位置。”

  陈青蓝:“韩林!”

  局长秦洪点头:“对,就是那个韩林,撸掉。那个城管队长的位置,让唐小东当。”

  陈青蓝:“咳咳,局长。韩林只是一个副队长。队长是东城派出所的王刚!”

  秦洪:“什么副的正的,就要一个,把那个正的也拿掉。一个连勤都不出的队长,要他干什么。吃干饭的饭桶!也拿掉,就一个队长。”

  陈青蓝:“呃,好的局长。那我就去回复张中正局长了。问题解决了。叫他马上发布消息,同时通知东城区派出所马上放人。”

  秦洪摆摆手:“去吧去吧,这些个小部门,最是他嘛的勾心斗角,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动不动就搞幺蛾子。去吧去吧,赶紧叫那些叫嚣着绝食的老百姓疏散掉,嘛的什么事儿啊,这不是给老子上眼药嘛!”

  东城派出所!

  所长韩风坐在办公桌前,拿着电话,像个孙子一样点着头:“哎,好的好的陈主任,我马上就释放唐小东同志。恩……是的是的,唐小东同志是个好同志呀,都怪我无能,一时失察,错怪了好人……恩,我马上就惩办那个该死的韩林,让唐小东同志就任城管大队的队长……恩,陈主任说的是,我韩林保证不会在发生此类恶心事件让局长大人心烦。恩,秦局长他老人家还好吧?代我给秦局问好呀陈主任……恩,那谢谢了!您放心,秦局的命令,俺韩风必须百分百一点也不打折扣的执行……”

  陈青蓝这边挂了电话,本来嬉笑着的韩风忽然间一张老脸冷了下来。慢慢的把电话放下,然后猛的拍了一下桌子:“韩林,你这个混蛋,给老子滚进来!”

  韩林赶紧一阵风的窜了进来,扶了扶脑袋上的帽子:“大哥……”

  韩风:“大你奶奶个腿!看你办的好事儿?你他妈的在市局那边被点名了,被撸了!连带着我都被秦局长点名。嘛的把衣服给老子脱下来,滚蛋吧你!”

  韩林一听自己被撸,把衣服脱下来,一瞬间天旋地转,咕咚一声跪了下来:“大哥,大哥,大哥你得救救我呀,我不能被撸哇。我混上这身衣服穿不容易啊,我老妈孩子老婆都靠着我这身衣服吃饭哪……”

  韩风瞪着眼睛看着韩林:“救救你?我他嘛连自己都救不了我还救你?怎么着,你是不是要连累到把我这身衣服也脱了你才甘心啊?滚!不成器的东西!”

  韩林:“我……我我……我……”

  在韩风的逼视下,韩林我我的几声之后,再也说不出话来。眼含热泪,慢吞吞的脱下了他那一身穿了好几年的警服……

  楼梯下面的禁闭室内,唐小东的呼噜声如响雷一般。小刘一溜小跑跑到了禁闭室里,伸手就把唐小东拽了起来:“哎呀,我的祖宗,你的心可真大啊,起来啦起来啦,走啦,走啦……”

  唐小东在睡梦中被弄醒,晃了晃脑袋,咔吧咔吧眼睛:“干什么干什么啊,拽什么拽,老子不走,老子哪都不去。小刘你给老子撒手,除了拉屎撒尿,老子哪都不去,就在这养老了……”

  小刘咳咳两声说到,哎哟喂我的唐大队长啊,你的禁闭结束了。不但结束了,城管大队的队长,都已经是您了。以后,俺小刘就是您收下的兵啦,哈哈哈,快快快,起来起来,所长还在办公室等着你呢,要亲自给你道歉……

  唐小东瘪了瘪眼睛:“啊,禁闭结束啦?那个,韩林呢?”

  小刘瞪着眼睛:“啊,你说那孙子啊?撸了,被上边给撸了,一路到底。回家抱孩子去了。”

  唐小东:“卧槽,这么爽?”

  小刘:“那是,头儿,走走走,见所长,完了今晚兄弟们给你摆接风压惊酒。以后,哥几个就是您的小弟了。你可得多照应着点兄弟们……”

  办公室里,韩风皮笑肉不笑的捏着鼻子宣布了唐小东的任命,同时宣布了韩林被撤销职务和公职的消息。顺便提了一下自己工作失查,让唐小东同志受委屈了。以后一定注意。至于道歉的话,直接忽略没说。

  堂堂的一个所长,被唐小东搞的如此窝心,而且,干掉了一个亲信,韩风竭力保持自己的愤怒,宣布完这些事情匆匆的要撤走。

  这时候,唐小东笑着建议,让罗卫国这个已经是行政编制的警员当队长合适,自己这个临时工当队长的话,说出去不合适。

  韩风想了想,罗卫国这个没心眼的耿直家伙,倒是比唐小东好控制。连忙答应了唐小东。象征性的还是任命唐小东为副队长。

  然后瘪着一肚子的火匆匆离去。韩风觉得自己需要冷静冷静,找个地方想个辙,找个方法把这个讨厌的唐小东搞掉。韩风到现在也没有搞明白,自己这个混了大半辈子官场的老警察,怎么这回就栽在了一个小小的临时工城管手里。轻敌了,太轻敌了……韩风这样想。

  唐小东等人离去,韩风给副所长王刚挂了个电话:“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王刚来到。

  韩风眯了眯眼睛:“这个唐小东不是什么好东西,想个招,把他给老子弄掉。能做到吧?”

  王刚闻言点点头,做了一个的手势:“所长放心,一个小小的临时工而已。放心吧,我来做!”

  韩风点头:“机灵点,别像我那个混蛋堂弟一样,弄了一屁股屎,自己掉进了屎窖子不说,还要我擦屁股。”

  王刚点头:“我办事儿,你放心。”

  翌日!

  在江城的黄金地段一栋商业二层小楼下,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

  一个一嘴掉了差不多的黄牙的老头子笑哈哈的拿着剪刀剪了彩。这个老头子,就是唐小东的酒鬼二叔唐博韬。

  商业楼盘上的公司牌匾揭幕:百忧解信息文化传播公司!

  满嘴黄牙的糟老头子在一众红色旗袍美女的簇拥下,笑哈哈的进了里屋喝酒。没人敢小看这个老头子,因为,这个糟老头子,就是百忧解信息文化传播公司名义上的董事长。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实际上真正掌握这家公司的人,是唐小东。

  您有烦恼嘛?不怕,百忧解公司为您解决所有烦恼!

  百忧解,不但为您解决所有烦恼!并且,劳酬永远只收您既得利益的百分之十。这是百忧解对您永远不变的承诺!

  百忧解,您人生绝对不可或缺的忠实伙伴!

  无数条公司正八经的简介条目和名词儿宣传语,但是其实说起来,就特么一句话:只要你掏钱,老子啥事儿都给你干!在说的明白点,这就是一个皮包公司!卖的是文化,信息文化传播。这所谓的文化是个什么东西?这个就看你怎么理解了。

  唐小东的百忧解公司千呼万唤始出来,在一片热闹声中金日开业。

  鞭炮正噼里啪啦响的热闹的档口,一辆七成新的黑色别克带着七八辆车子风驰电掣的赶来,噶吱吱的在公司的门口停了下来。

  黑色一阵猛飙,吓的路人纷纷躲避,在门口掀起一阵尘烟。好不嚣张!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别克的车门开了。

  一个穿着白底红花衬衫,带着一副精致的金边眼镜,脑袋锃亮锃亮的黑胖子从车子下来。黑胖子的胳膊上,挎着一个穿着妖艳的大红嘴唇女人。

  黑胖子一下车,就嚣张的哈哈大笑,在大红嘴唇女人的搂跨下朝唐小东这边大笑着走来:“哈哈哈……唐总,你好哇,兄弟黑三前来庆祝唐总开业大吉呀!来呀,兄弟们,把我给唐总送的礼物抬上来!”

第15章 定时炸弹

  

  黑三一声令下,马上有两个汉子从后面的一辆面包车里抬出一个大大的纸壳箱子,而且,抬的时候,箱子似乎还在动。

  一个红色的大箱子,被两个壮汉抬到了公司牌匾下面的门口。

  黑三呵呵的笑着上前:“呵呵,唐总,黑三来的有点唐突,你没有介意吧?嘿嘿,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望唐总笑纳。”

  唐小东看着黑三,又斜着眼睛看了看门口那个微微动着的大箱子。脸上马上阴转晴,皮笑肉不笑道:“黑哥这是哪里话?江城东区谁人不知道黑三老大。本来就是想请黑哥来的,不过小东我只怕人微言轻,图惹笑话。没敢给黑哥下帖子。如今黑哥亲自登门,那可真是蓬荜生辉,不胜惶恐啊。呵呵,真是的,来就来呗,还拿什么礼物?这不是折煞兄弟了嘛?快快,屋里请屋里请,酒席已经备好,谢谢黑哥的礼物啊。”

  黑三哈哈的笑着挥挥手说到,不不不,唐总这话说的就谦虚了。最近你唐小东在道上可是个红人哪。据说黑白红三道都有你能插上一脚的地方。啧啧,本事呀。那什么,废话不说了,快看看吧,兄弟我送你的礼物满意不满意。

  唐小东斜着眼睛看了看那个箱子,从那箱子一点头,郑胖子连忙上前拆开包装。

  这包装一打开不要紧,一打开包装,把个素来胆大包天的郑胖子吓的原地一蹦多高。里面居然是装着一个大活人。

  郑胖子一愣:“卧槽,这礼物可贵重了大哥,活人啊,恩,这孙子不是尼玛的杨明嘛?”

  箱子里,杨明的嘴巴被胶带来来回回的缠了十几圈。他的腿上和双手也全被胶带缠绕。像是被绑架了的人质一样躺在地上,惊恐的看着唐小东等众人,鼻子发出一阵阵的哼唧声。

  而且,在杨明的紧紧绑缚的大腿上,一个硕大的闹钟上面,绑着两根硝化甘油的火药棒。闹钟指针的声音很大。滴滴答答咔咔的走着。

  “卧槽,定时炸弹!”

  见到杨明两条腿之间被胶带缠着的这个闹钟和上面的火药棒,郑胖子吓的连忙退后了好几步。郑胖子这一声叫喊,唐小东等人也全部都下意识的后退好几步,杨明的周围立刻空出好大一圈完整的空地。只有躺在地上的杨明咿咿呀呀的叫唤着。

  唐小东眯了眯眼睛,盯着地上被绑着炸弹的杨明,然后看向台阶下面不远处的黑三:“黑哥,您这是什么意思?光天化日之下,您就想在我的门前杀人嘛?怎么,这冲喜的阵仗,是不是有点大了?”

  黑三闻言,一把甩开挎着自己胳膊的女人,哈哈的大笑着:“哈哈哈……怎么样啊唐总,我黑三送你的这个礼物,你还满意吧?”

  唐小东闻言眯了眯眼睛,攥紧了拳头:“黑三,你别他嘛的得寸进尺。今天老子开业大吉,不想跟你翻脸。你赶紧把你的这个杂碎小弟给老子弄走,不然,老子不介意现在马上跟你翻脸。”

  黑三闻言不紧不慢的挥挥手,哎,唐总不要这样激动嘛?我哪里有跟你过不去的意思啊,你误会我了。其实我是想跟你好好相处的,可是杨明这小子三番五次得罪您,我这不是看不过去眼来了嘛,这才把他捆了任由你发落。我这可是一番好意呀!您可不能误解我的好意呀。

  唐小东冷着脸指着杨明裤裆上的定时炸弹:“那,定时炸弹是怎么回事儿?”

  黑三闻言哈哈的笑着摸了摸自己锃亮的秃脑壳子:“哈哈,你说这个呀。”

  说着话,黑三从裤兜里就拿出一个小小的遥控器,拇指按在了上面的一个红色的按钮上。顿时,唐小东郑胖子等人顿时紧张起来。

  这个黑三,太疯狂了。难不成他今天居然豁出自己的一个手下要血溅百忧解公司的大门嘛?如果这样的话,将来,谁还敢来这里跟唐小东做生意……

  所有人都再次后退了好几步,距离杨明更远一些。

  黑三的手指按着遥控器的按钮,笑眯眯的看着唐小东:“哈哈,怕嘛?”

  唐小东冷着一张脸:“黑三,你最好不要胡闹,弄死了人,你也好不了。我看你没那么蠢吧?”

  黑三继续哈哈的笑着:“是嘛?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啊?那好哇,爷今儿就让你看看爷的胆量和魄力。”

  说着话,在唐小东的震惊中,黑三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

  “滴零零……”

  躺在地上的杨明,裤裆上被缠绕着的闹钟一阵清亮的叫声,只见,被绑在地上的杨明从鼻子里发出一阵阵的呜呜呀呀的恐怖叫声,不停的使劲的扭动着被绑缚的身体,脸色煞白,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下来……

  “砰……”

  一声震天的响声,杨明所在之处,一声震响,一片黑烟腾起,定时炸弹,爆炸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

  “砰……乓……啪啦……”

  随着两声震响,一只被炸的漆黑的闹钟,从空中掉在了地上。已经彻底的废了!

  而躺在地上的杨明,则是已经瞪着眼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生死不明……

  “窜……窜天猴!”

  郑胖子咔吧着眼睛,看着掉在地上的闹钟。

  “咳咳……不是窜天猴,是双响二踢脚!”

  旁边的吕小龙纠正郑胖子的说法。

  不错,绑在杨明裤裆里的东西,不是什么定时炸弹,是一个双响鞭炮二踢脚。

  “他嘛的,被耍了!”

  旁边的李小明愤愤的道。

  “哈哈哈……唐总开业大吉,怎么能不放鞭炮呢?这样才显得热闹一点嘛是不是啊唐总?哈哈哈……”

  黑三说着话,把手里的遥控器朝唐小东扬了扬,丢在了地上:“唐总,礼也送了,鞭炮,我也替你放了。也差不多了,那就古德白啦哈哈,再见啊唐总!在走的时候,唐总我提醒你一句,老子不管你这个破公司玩什么业务,但是如果你胆敢插手我黑三的业务,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黑三说着,大摇大摆的走到那个妖艳女人面前,一把搂住女人的腰:“走,回家……”

  唐小东眯着眼睛:“黑三,你少放屁。天下的钱天下的人赚。老子不是吓大的。还有,把你的马仔弄走。”

  黑三闻言,猛的站住。

  回头看向唐小东:“唐小东,你不要以为你披了一身狗皮,就怎么着了。不要太牛逼了,那对你没什么好处。做人,要低调,懂吗?今儿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警告。如果,你要是还不识相,那么,我跟你保证,下次被绑的人,就是你了。而且,裤裆里在绑的,就不是二踢脚了,而是真正的定时炸弹。懂吗小子哎!那个废物马仔,老子不要了,你随便处置吧。呸……”

  黑三重重的吐了一口黑痰,搂着女人上了车。

  郑胖子,李小明,还有吕小龙几个人,一起齐齐的掏出了家伙,就要上前。

  “都给我站住!让他走!”

  唐小东一声低喝。几个人互相看了看,又乖乖的退了回来,眼睁睁的看着黑三坐上车,掀起一阵尘烟离去。

  郑胖子恨恨的看着黑三的车离去:“大哥,他臊咱们,就让他这么走了。不是太没面子了?”

  李小明也道:“是啊大哥,这种货色,不给他点颜色,他就像狗皮膏药一样贴着不下去。必须得收拾一下。”

  唐小东笑笑:“不着急,救人要救活,杀人要杀死。今儿打上一仗,除了给我们自己找麻烦,不能伤他黑三的筋,也不能动他黑三的骨,没什么意义。今儿重要的是开业,黑三这货嘛,待我腾出手来,在收拾他不迟,等我收拾他的时候,他也就离死不远了。你们几个混球给我记着,似黑三这等人物,小打小闹是没什么意思的,要整,就整瘫他,整死他!”

  几个人闻言连忙点头:“大哥说的是!我们几个鲁莽了。”

  郑胖子收了拳套,指了指地上已经吓死过去的杨明:“大哥,那货咋办?”

  唐小东挥挥手:“管他干嘛,帮他把胶带解了,自生自灭去吧,嘛的,扫兴。”

  郑胖子闻言去解杨明身上的胶带,这时候吕小龙上前:“大哥,其实吧,我觉得,这个杨明因为前两次与咱们交手惨败,被黑三抛弃,其实,我们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唐小东咔吧咔吧眼睛:“这种人,还有利用价值?”

  吕小龙闻言点头:“是啊大哥,你想想啊,咱们以后公司要展开业务,跟黑三交锋那简直是不可避免的了。有很多事见不得人的事儿咱不好亲自出手。那个时候,杨明这种人就有用处了。关键的时候,杨明这种小团伙渣滓人群,只要一点小小的金钱牺牲,那可是非常专业的爪牙和炮灰。”

  唐小东闻言咔吧着眼睛:“专业的爪牙和炮灰?”

  吕小龙郑重的点点头。

  唐小东捏了捏下巴:“有道理!这事儿你去办。”刚说完这话,一辆三菱越野吱嘎一声停在了公司的门前。一身紫色短裙装的白雪从车里走了下来。

  白雪的胳膊上,挎着一个紫色的女包。唐小东连忙上前:“哎呦喂,我的总经理白大小姐来啦?”

  白雪皱着眉头,一边朝唐小东这边走着,一边慌里慌张道:“唐小东,你少在这给我扯淡,跟我进屋来说,出事儿了。”

烽火连城的《最强城管》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最强城管》就可以了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