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沈靓)全集免费阅读最狂保安

(沈靓)全集免费阅读最狂保安

2019-08-30 13:52:03作者:沈靓

(沈靓)全集免费阅读,最狂保安内容感人,文笔成熟,徐晓峰华芊芊的故事《最狂保安》从这开始诉说:江湖是什么?江湖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潭。这个泥潭谁都可以进,却不是谁都可以离开。徐晓峰,曾经作为国际杀手组织的王牌杀手,隐姓埋名,身藏芸芸众生之中,做着一个无忧无虑的小保安,却阴差阳错的介入到一场集团内部的商业纷争,成为了集团继承人华芊芊的冒牌男友……

(沈靓)全集免费阅读最狂保安

最狂保安全文免费阅读

第16章 他是披着羊皮的狼

  他这个诧异绝对不是故意装出来的,他刚一推开门,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华芊芊,手里还拿着一串‘杰士邦’,脸色沉凝的样子。应该是在思考着,等下是该被动一点,还是主动一点?或是该用69式呢,还是老汉推车式……

  当然,后面的完全是徐晓峰自己脑补的。

  可是就算如此,暮然间看到华芊芊这样一位纯洁高冷的漂亮美女,手中竟然拿着一串男人最爱的‘杰士邦’,徐晓峰必然是会惊讶不已的。

  至于之后华芊芊脸上露出的警惕之色,徐晓峰就完全当做没看见了。

  “反正这位大小姐,从今天早上见到自己开始,就一直是这种神情,好像小红帽遇到了狼外婆似的。”

  徐晓峰嘀咕了几句,往房间里走了进去。

  “啊啊……”看到徐晓峰已经欺身近前,华芊芊立刻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尖叫,连连后退,手中的衣服裤子,还有‘杰士邦’什么的,全都不管不顾的往徐晓峰的身上砸去,一双白皙柔嫩的双手惊恐万分的挡在自己的胸前,“你……你不要过来……”

  徐晓峰不明白华芊芊怎么突然这么大的反应,整个人愣了一下,摇头四处看了一下,确认自己应该没有走错房间的,这才咧了咧嘴,笑道:“这个,我说大小姐,这里好像是我自己的房间?”

  徐晓峰看了一眼已经如同惊弓之鸟一般,退缩到房间角落里的华芊芊,也不去管他,径直往沙发椅上一坐,二两腿一翘,随手拿过香烟,叼了一根点上,真是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子欠揍的气息。

  不过这个时候,华芊芊却少有的没有发怒,反而神情突然变得古怪起来,望着徐晓峰的目光,也是变得十分奇怪。

  “这女人怎么回事?这是在和我玩儿的哪一出?”徐晓峰忍不住的在心中嘀咕起来,可是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嘿嘿一笑。

  说道:“我说你们女人啊,有时候还真是有意思,好像都一个样儿,但凡遇到危险的情形,第一个反应都是双手抱胸,用双手挡住自己的‘胸器’。以为这样就能躲过危险了?”

  徐晓峰斜睨着华芊芊,一副摇头晃脑的样子,继续说道:“你们啊,太天真啦,也许根本就不明白,你们越是摆出这样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就越是会吸引男人,越是会激发出男人心底的野性啊。”

  “尤其是那些平时一副高高在上的冰山美人一样的女人,再偶然间摆出一副楚楚可人的模样,那就更加的诱人了……我的冰山美人总裁,你说是不?如果有时间的话,咱们不妨坐下来,好好研究一下,关于这方面的问题?嘿嘿……”

  徐晓峰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可这个时候,房间里一共就只有两个人,就算是白痴也能够听得出来,他这话是跟谁说的。

  华芊芊一开始听着他在那里一副自言自语的样子还有些不以为然,只是小心戒备,以为徐晓峰又是在和自己玩什么花招。

  可是当她越听到后面,就越发觉的,徐晓峰的话有些诡异。可是到底诡异在什么地方,他话里的意思到底又是什么?华芊芊一时间却又没太想明白。

  等说到最后,徐晓峰突然扭头,一本正经的望着她,向她问话的时候,还在埋头思索的她,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甚至还轻轻的应承了一声,“嗯!”

  “咦?不对啊,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呀?如果是一个害羞的女孩子,听到了自己的这些话,那应该是变得更加羞涩还才是。而如果是豪迈一点的那种女孩子,这个时候就应该是完全对自己的这些话免疫,甚至表现出对自己的鄙视和不屑才对……可是她这算是哪门子?嗯?嗯是什么意思?”

  本来是想要捉弄华芊芊一下的徐晓峰,这下却被华芊芊的反应把自己搞愣住了。这感觉,就好像是他抡着一只大锤,运足了力气,却一锤子狠狠的砸在了一团棉花上。

  这女人,难道是真的没有看过那些日本爱情文艺动作片?

  想到这里,徐晓峰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在这个老司机漫天飞的年代,一个女孩子,还能纯到这个地步,那真是比大熊猫还要珍贵了。徐晓峰多少觉得,自己真是撞大运,捡了这么个便宜。这大小姐,除了脾气差了点儿,简直堪称完美啊。

  要钱有钱,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要纯洁有纯洁,简直就是白富美中的战斗机啊!

  反正已经领了证,倒不急在一时,否则的话,说不定真要来个霸王硬上弓,先把主权占了再说,免得被别人撬了去。

  想着想着,徐晓峰望向华芊芊的目光,突然变得火热起来。

  这种突如其来的火热目光,让华芊芊心头一跳,产生出一丝不安来。好在没过多久,徐晓峰眼睛里的那团火热就消退了下去。

  “那什么,你明天不用上班吗?还不赶紧回去睡觉,身为集团公司的总裁,如果上班也迟到的话,那影响可就不好了。”徐晓峰竟然一本正经的教训起华芊芊来。搞得好像他才是公司的执行总裁,而华芊芊不过只是他手下的一个小助理一样。

  这一晚上,早已经被徐晓峰折腾的晕晕乎乎的华芊芊,愣了一下,然吼点了点头,就木木讷讷的往房门外走去,可是刚走到门口的时候,才猛然间反应过来。

  “这个混蛋,搞错身份了吧?他一个小保安,有什么资格用那副语气训斥我?他真把自己当成我们华家未来的男主人了?”

  脸色阴沉的华芊芊霍然转身,正要开口斥喝他的时候,目光从他身上那些狰狞可怖伤痕上一扫而过的时候,忍不住浑身颤了一下,幡然醒悟过来,眼前这个无赖,可是一个接头混混出生,自己万一把他惹毛了,万一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吃亏的还是自己。

  “怎么?还有什么事?”徐晓峰慵懒的声音传来。

  华芊芊站在门口,咬牙切齿的犹豫了半天,还是重重冷哼了一声,“虽然是家里,但是还是麻烦你赶紧把裤子穿上。”撂下这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华芊芊头也不回的将房门一带,离开。

  “什么东西?”徐晓峰一脸愕然的低头看了一下,“卧槽,难怪这死丫头刚才一副古里古怪的表情,感情是看见老子走光了。臭丫头,也不早点提醒我。”

  原来他刚才大马金刀坐的姿势,实在过太豪迈,加上里面又没有穿内裤,使得坐下去的时候,整个大腿之间,完全的春光乍泄……

  ……

  ……

  第二天清晨,还只是六点钟,华家的别墅里,佣人们就已经开始马不停蹄的忙碌起来。

  从小在爷爷的教育下,华芊芊的时间观念也变得十分强。

  每天不到五点五十分,就已经准时起床洗漱,准备上班。她现在身为华菱集团的执行总裁,为了不使爷爷失望,所以对自身的要求也变得非常严格。

  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让彻底爷爷放下心来。

  等到华芊芊洗漱完毕,来到餐厅,开始享用早餐的时候,徐晓峰才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打着哈欠,眼角挂着眼泪,慢腾腾的往楼下走来。

  “孙女婿,快点过来,一家人就差你了,看看,我专门让人被你煲的鸡汤,很有营养的……”正在和孙女聊工作上事情的华卫东,看见了徐晓峰,脸上顿时露出了一副灿烂的笑容,笑眯眯的向他打着招呼。

  “哦,好的,你们先吃吧,我先去洗把脸。”徐晓峰却是随意的摆了摆手,然后一个转身往洗漱间走去。

  伺候在边上的那些佣人们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下巴都差点掉到了脚背上。自打他们进入华家以来,还从来没有见到过,什么人敢在华卫东的面前这么嚣张的。

  徐晓峰对爷爷的这种态度,也让华芊芊十分的不爽。再加上昨天晚上那一连串的事情,搞得华芊芊一大清早的,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没处发。

  “爷爷,你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客气?你不知道,他这个人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你被他骗了爷爷,你不知道,昨天我在他身上发现了杰士邦那种东西……”

  华芊芊终于再也忍不住,开始向华卫东告起了状。

  其实昨晚华芊芊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稍微想了一下,就知道自己应该是误解徐晓峰了,要不然,徐晓峰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就放自己离开?

  可是就算她明白,是自己误会了徐晓峰,她也绝对不会再把徐晓峰当成是一个好人。因为先入为主的印象实在太强大了,徐晓峰如今刻在她心里的标签就是:流氓无赖色魔外加一个土包子。

  这些标签,短时间内是绝对无法改变。

  所以,这让她在华卫东的面前,添油加醋的编排徐晓峰来,变得相当的心安理得,没有丝毫的愧疚感。

第17章 私人助理

  而华卫东虽然一边表面上是在笑眯眯的听着,心里头却是忍不住的摇头叹息。

  他放下自己这一张老脸,费尽心思的,才说动徐晓峰,就是为了能够在自己死后,孙女能够靠上徐晓峰的这条大船。

  可是现在,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早已经被自己宠坏了的孙女,压根就没有把徐晓峰放在眼里,只是把他当成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保安,心里多少还觉得有些委屈。

  听完孙女一连串添油加醋的编排,华卫东忍不住的在心中一声长叹。

  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真的很想将自己的安排,全盘告诉给华芊芊。可是理智又告诉他,现在的时机还不成熟。

  华卫东怜爱的望着自己的孙女,说道:“芊芊啊,晓峰这个人,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实际上你是不了解他。他这个人心思很细腻,人也有很有本事,秉性也不算坏。你相信爷爷,爷爷向你保证,只要你放下身段,好好的与他相处一段时间,自然就能感受到他的好了。”

  “……”华芊芊没想到,自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竟然就换来爷爷的这么一句话,顿时一股深深的无力感从心头涌出。

  她说了那么多,无非就是希望能够让爷爷看清楚徐晓峰那个无赖的本来面目,让她立刻就去和徐晓峰把离婚手续给办了,然后再将他给赶出华家。可是她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爷爷就这么器重那个无赖?

  自己说了这么多,虽然有些是编排的,可是大部分都是事实啊?爷爷难道真的一点也听不出来?

  要不是对爷爷的秉性十分了解,华芊芊真的都要开始怀疑,那个无赖王八蛋会不会是爷爷的私生子。

  而自己却是他从某个孤儿院领养回来的。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合理的解释爷爷为什么会这么偏袒他。

  “爷爷,我吃饱了,上班去了。”

  餐盘里的糕点其实根本还没有动过几口,华芊芊却已经放下了刀叉,脸色阴沉的起身离开。

  “唉……这个丫头,我还想让你等等晓峰,两个人一起上班,路上也好相互再了解了解,加深一下彼此的感情呢……”看着华芊芊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华卫东多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就在华芊芊前脚刚刚踏出屋门的时候,徐晓峰也正好从洗漱间走了出来。

  除了昨晚上那个洗澡洗到一半就突然坏掉的花洒,他对目前这里的生活环境还算是非常的满意。随手将毛巾丢到一旁的架子上,然后就大步走向了餐桌,在华卫东的身边坐下。

  一名佣人走上来,将华芊芊还没有动几口的餐点撤下,然后又重新给徐晓峰端上来一盘搭配好的营养早餐。

  徐晓峰先是大口的喝了几口鸡汤,然后随口问了一句:“老爷子,你今天身体感觉怎么样?”

  “很好,很不错,说实在的,自从查出尿毒症以来啊,还从没像今天这么好过。哈哈哈哈……”华卫东十分爽朗的大笑几声,还顺带伸了伸胳膊,以此展示他此刻的好心情好状态。

  然后转头向守在边上的一名佣人不知道吩咐了一句什么。

  没过多久,这个佣人就从外边的接客厅带着一个看上去三十来岁,一身西装革履,面色沉稳的男子走了过来。

  “董事长早,徐先生早,我是陈兴元。”男子十分恭敬的向华卫东和徐晓峰打了个招呼。

  “来,小陈,别客气,随便坐!”华卫东抬手示意了一下,然后又扭头笑着对徐晓峰说道:“孙女婿,这个陈兴元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助手,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博士生,个人能力还不错的。以后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随时让他帮你办……”

  徐晓峰放下手中的汤碗,仔细打量了眼前这位陈兴元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当大老板的,配上一个什么博士博士后的高材生当助手是很正常的事情。但问题是,自己又不是什么大老板,在华菱集团也就是当保安的。

  一个小小的保安,身边跟着个劳什子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的博士精英,这算什么事?

  板车上装飞机马达么?

  徐晓峰当然不是板车,可是,至少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一名最基层的保安啊。

  打量着眼前这位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的青年才俊,徐晓峰摇了摇头,继续埋头,接着喝自己的那碗鸡汤。

  不过华卫东接下来的一句,却是差点让他把鸡汤一口喷了出来。

  “你说什么?你要升我做华菱集团的执行副总裁?”徐晓峰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这个没得谈,不干就不干!”

  华卫东心中苦笑着摇起头来,虽然早就估计徐晓峰会拒绝,可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提了一下,果然还是被他好不迟疑的拒绝了。

  “好了,我也吃饱了,该去上班咯。哦对了,老爷子,还得麻烦你安排个人送我一下,你住的这鬼地方,好像没有什么公交站台。”

  徐晓峰跟华卫东打了个招呼,便起身往门外走去。

  陈兴元看到华卫东向自己递过来的眼神,心领神会,立刻跟着追了上去。

  他现在的心情,多少是有些失望的。本来华卫东是让他做副总裁助理,可没想到这个什么徐晓峰,居然拒绝了华菱集团执行副总裁的位子。这不神经病么?这么好的事情居然还有人会拒绝?

  特么的,连带着现在让他也从副总裁助理沦落到了一个保安助理。我勒个去,保安要毛的助理?跟你丫一起站岗?

  “难怪能被老爷看上眼,成为小姐的乘龙快婿。这脾气,简直一个墨子刻出来的,天生一对呀。”尚未走出大门的陈兴元,一边嘀咕着,一边听到周围几个佣人们的零言散语,这才有所恍然,“原来徐先生还有这层身份……”

  顿时,陈兴元心中的失望陡然消失,神色振奋的追了过去。

  就凭陈兴元这点小心思的变化,徐晓峰一眼就看出来了,不过他对此到并不在意。

  人心本就是复杂的,谁都会有自己的小心思。正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本就是人之常情。

  刚刚走出别墅的大门,徐晓峰的目光立刻就被停在大门边上的一辆老摩托车给吸引住了。

  定睛一看,这不正是自己从二手货市场花五百块钱淘来的那辆老爷摩托车么?

  “哈哈哈哈……还是华老头儿有面子,把自己这辆被交警大队扣了的摩托车也给弄回来了。”徐晓峰一屁股坐了上去,脚下一蹬,随着‘轰隆隆’的声音响起,一股黑烟从排气管中喷了出来,正要一捏油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陈兴元的声音。

  “徐先生,我开车可以送你去华菱大厦的。”他看到徐晓峰居然准备骑着这么一辆老旧破的摩托去上班,吓了一跳,三两步追了上来。

  这不开玩笑么?堂堂华菱集团的乘龙快婿,居然骑着这么一玩意儿去上班,这可不仅仅是丢他徐晓峰一个人的脸。

  “不用了,我自己骑车去就行了。”徐晓峰颇为兴奋的摆了摆手。

  失而复得的摩托车,让徐晓峰十分开心,手腕一转,在身后留下一道浓浓的黑烟,摩托车已经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的窜了出去。

  等到黑烟散去,陈兴元望着已经消失在视线里的徐晓峰,露出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

  之前他来的时候,看见这辆摩托车的时候还在想着,什么人这么不懂规矩?居然把这样一辆破铜烂铁停在华家的别墅门口。

  现在看徐晓峰的样子,他才算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位大爷的。

  对于这位看上去不修边幅,却又特立独行的大爷,陈兴元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跟着他混,是福是祸。

  陈兴元摇了摇,无奈的转身往别墅里走去。

  “执行副总裁的位子就先空在那里吧,另外,芊芊和徐晓峰结婚的事情也暂时不要对外宣布。这丫头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对徐晓峰有很大的意见,暂时先等他们相互之间的感情再亲近一点再说吧,不然万一到时候闹出什么幺蛾子,麻烦就大了。”

  别墅里,华卫东不知道是跟谁在打电话,正好快要说完的时候,看见陈兴元走了进来,于是挂断电话,向陈兴元招了招手。

  “兴元啊,我这个孙女婿可能有点特殊,我看这样吧,你暂时就不用时刻跟着他了。我把你的电话发给他,如果真有什么事情的话,他应该会自己主动找你。”

  “好的,一切听董事长的安排。”陈兴元点了点头,同时对徐晓峰这个人愈发的好奇起来。这位徐先生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够让董事长如此在意?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另一头,徐晓峰开着自己那辆久违了的老爷摩托,从悦澜山别墅区里横冲直撞的飙了出来,飞驰在通往市区那条宽阔的大马路上。

第18章 迟到了?

  这条马路上的车辆并不算多,所以可以任由他将油门拉到最底,如同火箭一样的,不断提速,朝着前方狂飙突进。

  很快,前方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超跑出现在徐晓峰的视线里。

  这辆红色法拉利的车速并不快,四平八稳的行驶着,没多大一会儿,就被徐晓峰胯下的这辆老爷摩托给追了上来。

  “真是糟蹋了这么一辆顶级的法拉利超跑,开的跟个乌龟似的。”超车的时候,徐晓峰斜眸瞥了一眼,嘴里还不忘鄙视一句。

  可是这一眼过去,他整个人微微愣了一下,因为这辆法拉利超跑的主人多少让他有些眼熟。

  “难道是华芊芊?”徐晓峰暗暗想到。

  徐晓峰猜的没错,此刻已经被他甩在身后的那辆红色法拉利超跑里,坐着的人正是华芊芊。

  华芊芊的车开得很稳,就如同她一贯的做事风格。她虽然座下驾驶的是一辆法拉利超跑,可她却并不怎么喜欢飙车的感觉。

  而且华芊芊还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利用任何可以利用的时间,去思考工作上面的事情。

  比如现在开车的时候,她就是一心二用,一边开车,还一边思考着今天的工作安排,这样的情况下,她当然也不可能把车开得太快。

  徐晓峰刚才超车的那一刻,华芊芊本来正在思考一会儿到公司之后的一场重要的工作会议。

  可是那老爷摩托车发出来的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就好像尖刺一样的刺入了她的耳朵里,一下就将她的思路彻底打断。

  等到华芊芊皱着眉头,往前面望去的时候,看清楚那辆老爷摩托车上的人时,可以说新仇旧恨,在这一刻瞬间全部的爆发出来。

  一脚下去,法拉利的油门直接被华芊芊踩到了底。

  车速陡然间飙升起来,强大的惯性,几乎让华芊芊整个人猛然的往后一仰,紧紧的靠在了座椅上。

  几乎只是几秒钟的时间,法拉利就已经超过了徐晓峰的那辆老爷摩托,留下滚滚浓烟,绝尘而去。

  真正比拼速度,摩托车又怎么可能与法拉利超跑相比?何况那还只是一辆二手的老爷摩托。

  “咳咳咳咳……艹……什么毛病……呛死老子了……怎么突然开那么快?”徐晓峰抬手在捂住自己的口鼻,没好气的咒骂起来,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还在鄙视人家,把法拉利开得跟乌龟一样的慢。

  进入市区之后,徐晓峰把车速降了下来。

  市区可不比刚才的路段,而且现在还是上班的高峰期,路上到处都是车辆行人,徐晓峰虽然对自己的车技很有自信,可是他也不想再来一次被交警追击的戏码了。

  进入了市区的路段之后,降速的当然也不止他一个人。徐晓峰身边的许多车辆,速度也都瞬间的缓了下来。

  就好象原本湍流而下的溪水,豁然间冲入了广阔的江河之中,在这种车水马龙的地方,什么车都得缓速,开始一段走走停停的煎熬时刻。

  在这种情况下,徐晓峰这两个轮子的优势就突显出来了,七扭八拐之下,又开始超越那些走走停停的四个轮子。

  “嘿……今天跟这辆法拉利超跑还真是有缘。”

  驾驶着摩托车见缝插针的穿行了一段时间之后,徐晓峰的眼前竟然又再次出现了之前那辆主人疑似华芊芊的法拉利超跑。

  现在这辆超跑,也是败在了长龙面前,给堵得半步都不得移动。

  徐晓峰斜眸瞥了一眼这辆让自己吃了不少尘土熏烟的法拉利,然后将车龙头一甩,雄赳赳气昂昂的从边上擦了过去。

  另一辆小轿车里,司机目睹了这一幕,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真是悲哀啊,在市这种地方,再牛逼的跑车,在摩托车的面前,也只有认输的份啊……”

  这话恰好传到了端坐在跑车里的华芊芊耳中,顿时让本就等的有些焦心的她,脸色刷的一下沉了下去。

  徐晓峰赶到华菱大厦的时候,还不到八点钟,而公司的正常上班时间是八点半。

  看到时间还早,于是徐晓峰慢慢悠悠的找了个位子,将那辆老爷摩托放好,然后掏出香烟,美美的抽完一根,这才摇头晃脑的往安保科的办公室走去。

  换上保安制服,来到值班室,看到老王居然比自己到的还要早,多少有些感慨,上年纪的人,时间观念就是比年轻人还要强。

  “老王,早啊。”

  看到徐晓峰走进值班室,老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小徐,刚才周科长过来查岗,对你上班迟到的事情非常不满意,一会儿估计还得来找你麻烦,你可要做好思想准备。”

  “啥玩意儿”徐晓峰一脸诧异的说道:“不是八点半上班么?现在好像还不到上班时间吧?”

  “别人是八点半上班,不过我们安保科的可不一样。”老王看到徐晓峰的表情,就知道他是真的还不清楚自己的上班时间,于是解释道:“公司其他部门的员工都是早上八点半上班,下午五点半下班,除了特殊情况,需要加班,大都是按照这个点来上下班的。可咱们安保科的职能是负责公司安全的,所以上下班时间就有所不同了。安保科的正常上班时间是早上七点,下班时间晚上七点。有时候为了配合其他部门加班,甚至还要安排三班倒,二十四小时轮值的。

  听到老王的解释,徐晓峰顿时郁闷了。妈的,自己刚刚还以为自己公司的三好标兵,来的最早,原来特么的还是迟到了。

  现在的时间是八点十五分,严格算起来的话,他已经足足迟到了一个小时又十五分钟。

  “怎么?你之前来公司报道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你上下班时间么?”老王有些迟疑的问道。

  这个时候,就算是一向为人老实的老王也都看出来了。多半是有公司的高层人物对徐晓峰有所不满,所以才故意什么都没告诉他,好借机找借口修理他。

  就连老王都能想到的事情,徐晓峰的心里当然也是一片雪亮。他的脑海中瞬间闪过人事部经理,陈馨瑶的身影。

  这种事情,要是和这个人事部的经理没有关系,打死他都是不会信的。很明显,这个陈馨瑶的胸虽然够大,可是却并不是那种有容人雅量的人。

  准时记恨着自己当初应聘时,当众质疑她的事情。

  不过迟到就迟到了,徐晓峰也不在乎,俗话说的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己的身后站着华卫东这个华菱集团的创始人,别人就算有心想要整他,又能如何?

  恐怕只要没有华卫东点头,整个集团公司,包括华芊芊在内,也没有一个人敢开除他的。

  “小徐,我给你说啊,你还是小心着点,周科长刚才过来查岗的时候,那脸色可是相当的……”

  眼看着徐晓峰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老王颇为有些语重心长的对他告诫起来,不过他的话还只是说到一半,就突然的戛然而止。

  华菱大厦的大门口,周振龙的身影突然出现,脸色铁青的朝着值班室这边走了过来。

  周振龙走过来的时候,已经开始在心里盘算等一下见到了徐晓峰,该怎么教训一下这个刺头。

  虽然徐晓峰现在已经是安保科里,职务仅次于他的安保科副科长了。可是一个小小的副科长头衔,并没什么实质性的意义。

  说句难听一点的,要是上面没有人罩着,就算是他这个正科长,在偌大的华菱集团中,又算个屁?

  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之前还只是一个小保安的时候,就跟自己对着干。现在当了副科长,自己要是不给他点厉害瞧瞧,他以后眼睛里还能有自己这个科长?

  哼,正好现在你自己落下了把柄,让我给抓住了,我得让你明白明白,在安保科这一亩三分地里,到底谁才是老大。

  我姐夫可是华菱集团的常务副总裁肖安邦,你徐晓峰算个什么东西?敢跟我斗?

  想到这里,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周振龙心中顿时显得底气十足。

  不过还没有等他走到徐晓峰所在的值班室时,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超跑已经出现在大厦的停车场外。

  是华总裁!

  周振龙立刻止住了脚步,原本铁青的脸上,立刻堆出一脸的谗笑,‘噔噔噔’的小跑过去,冲着华芊芊的跑车敬了个礼。

  这可是华菱集团执行总裁的座驾,别说自己,就算是姐夫肖安邦看见了这辆车,也得恭恭敬敬的上前打个招呼,喊一声“华总裁。”

  “停车!”

  突然,一个刺耳的声音从值班室里传了出来,下一刻,一道身影已经嗖的一声出现在那辆红色法拉利的面前。

  “不好意思,停车,查证,请配合。”

  徐晓峰一副正义凛然,公事公办的模样,抬手将华芊芊的座驾拦了下来。

  “你妹的!”

  看着这一幕,周振龙吓了一跳,只觉的头皮都在发麻……

第19章 公事公办的徐晓峰

  这小子是不是眼睛长屁股上了?总裁的车也敢拦?你特么自己找死别连累我呀!

  华芊芊坐在车内,眼神冰冷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抿嘴不语。

  “小徐,哎呀我说小徐,这这这……这是华总裁的车,你干什么呢?还不赶紧让开?”老王这个时候也从值班室里冲了出来,额头上冷汗直冒。

  心说这小子,看着挺聪明的一娃儿,怎么这么缺心眼儿?

  刚才他看到周振龙往值班室这边走过来的时候,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暗暗想着,估计一会儿这值班室就该掀起一阵风波了。

  一时恍惚,却没有注意到华总裁的车子开了过来,更没有注意到徐晓峰竟然在第一时间,窜了出去,竟然胆大包天的把总裁的车子给拦了下来。

  原本他们这些安保人员拦截车辆,检查进出车辆的证件,也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可是你这也得分人好吗,就这醒目的大红色法拉利,以及全集团公司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车牌号码,只要不是个瞎子白痴,都肯定不会去拦。

  “我操你妹的,瞎了你的狗眼呀?连总裁的车也敢拦!”周振龙气急败坏的冲了过去,手指都几乎戳到了徐晓峰的鼻子上,怒声大骂起来。

  “你才是瞎了狗眼,给我闭嘴!身为集团公司的安保人员,进出车辆登记检查都是我们的工作职责。工作职责你懂吗?周科长,你这个安保科科长到底是怎么当的?”

  徐晓峰看上去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实际上就是压根没有把周振龙这个科长放在眼里。

  “你你你……”周振龙被气得哑口无言,浑身发抖。有道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何况徐晓峰说的,貌似也并没有什么问题?本来嘛,作为安保人员,人家一视同仁的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你还能说啥?

  咔……

  法拉利的门打开,华芊芊先是从车里伸出一只套着肉色丝袜的修长美腿,然后整个人从车里钻了出来。

  她今天穿着一件宝石蓝的连衣裙,一双白色高跟鞋,头发高高的盘扎起来,显得十分的干练,颇有几分冰山御姐的风情。

  平时在家,或是陪爷爷外出散步的时候,华芊芊总是一副小女人的姿态。可是在公司,她却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对员工们所展现出来的,永远都是她现在这副冷傲高贵的霸道女总裁的姿态。

  华芊芊下了车来,连正眼的没有看徐晓峰一眼,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周科长,这个人,你现在就可以把他开除了。”

  撂下这句话,人已经转身重新坐回了车里。

  “是,总裁,我立马照办!”周振龙心头一喜,整个人刷的一下站得标标直直。

  嘿嘿,这下好了,有华总裁亲自下令。哼,我看你这个臭小子还狂不狂了。

  “华总裁您好,麻烦请出示一下您的证件,最好是昨天集团公司新换的新版员工证。”徐晓峰好像完全没有听见刚才华芊芊说要开除自己的命令,反而继续上前一步,挡在华芊芊的车前。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你刚刚没听见?总裁亲口下令,你现在已经被开除了,已经不再是我们华菱集团的员工了。你信不信,你要是还敢继续在这里胡搅蛮缠下去,我马上就叫人直接把你扔出去了?”周振龙面色阴沉,对着徐晓峰呵斥道。

  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无所顾忌了。因为现在,他的背后,不仅仅有当常务副总裁的姐夫,更有集团的第一号人物,华总裁的亲口御令。

  对付一个小小的徐晓峰,还不是手到擒来?

  周振龙得意之下,却没有注意到,坐回车子里的华芊芊,脸上的神情已经微微发生了一点变化。

  望着挡在自己车前,嘴角边若有若无的挂着一丝坏笑的徐晓峰,华芊芊略一沉吟,已经彻底明白了徐晓峰的意思,查什么员工证都只是一个幌子罢了。

  徐晓峰的真正本意,其实是想要让自己把昨天刚办好的结婚证拿出来。

  要是自己真把这结婚证拿出来的话,估计用不了半个小时,自己已经成为已婚妇女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集团公司。

  而且还是和徐晓峰这么一个名见经传小保安结的婚。只怕自己在公司员工们的心里,辛苦树立起来的威信,立刻就会荡然无存。

  这样的结果,绝对不是华芊芊愿意看到的。

  想到这里,华芊芊深吸了口气,再次压住自己心头的怒火,“周科长,这次就算吧。毕竟这位同事是新来的,可能并不认识我的这辆车子,告诉他,下不为例。”

  原本正在暗自得意的周振龙,听到了这句话,整个人瞬间就愣在了当场。就连站在一旁的老王,也是忍不住的诧异了一下。

  “华总裁,其实除了检查你的员工证以外,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报告。”

  华芊芊疑惑道:“什么事情?”

  徐晓峰说道:“是这样的,因为我才刚进咱们公司不久,对于公司的一些规章制度还不太清楚,并不知道当保安的,每天还要提前上班,延迟下班。所以我早上起床的闹钟只是设定在与其他部门同事一样的上班时间。另外,我那个闹钟是新买的,而且闹铃设定都是一次性的,设定好之后就不能再做改动了,但是我又舍不得因为这样就把它给扔了。所以,我想向总裁申请一下,看看能不能以后我的上班时间,就跟其他部门的同事们一样,也是早上八点半?”

  徐晓峰说话的时候,一脸的诚恳,看不出他是在开玩笑。可是站在一旁的周振龙和老王,却是听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你妹的,你小子想要偷懒就明说,你这借口找的,也太让人无语了一点吧?简直扯的没边儿了。你把华总裁当什么?三岁小孩子?还是白痴?

  周振龙望着徐晓峰的眼神里,已经露出了极度鄙夷的神色。

  这小子,特么的已经不是能用二愣子来形容了,简直就是个弱智二百五啊。总裁才发善心放你一马,你就顺杆往上爬?你以为总裁是你的什么人?

  果然,正如周振龙所想象一样,在听完徐晓峰牛头不对马嘴的申请之后,华芊芊的脸色冷得几乎可以刮下一层霜了。

  “给我滚开!”随着一声冷冷的低喝,法拉利的车门‘嘭’的一声关上,接着已经响起引擎轰鸣的声音。

  “等一下,我有证!”徐晓峰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然后一只手已经伸入了衣服口袋,似乎准备从里面掏出什么,望着华芊芊的神情,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周科长,以后这位新同事就按照其他部门的同时上下班时间来定,你安排一下。”

  车窗打下来一个小小的缝隙,华芊芊明显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车里飘了出来,还没有等周振龙反应过来的时候,轰的一声,已经一脚油门往里面开去。

  望着着缓缓远去的法拉利,周振龙愣在那里,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把这小子开除的吗?平日里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华总裁,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大的改变?而且,她居然还同意了徐晓峰这小子如此荒唐的申请?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应该开除他才对呀?”周振龙在心中无力的呐喊。

  足足愣了一分钟的时间,周振龙这才慢慢的回过神来,阴沉不定的目光往徐晓峰的身上一扫而过,咬牙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虽然周振龙还想不明白,华芊芊为什么会突然改变开除徐晓峰的决定,不过他也不是白痴。多少已经隐约的感觉到,徐晓峰这小子的与众不同。面对这样一个还看不出深浅的家伙,周振龙决定,暂时还是先忍一忍,不要去招惹他的比较好。

  在这个尔虞我诈的社会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错法则,周振龙虽然缺点不少,可是毕竟也在华菱集团混了这么多年,该有的警觉性和眼力劲儿还是有的。

  他虽然心胸狭窄,总喜欢给人穿小鞋,可是在给别人穿小鞋之前,都是会先把这人的深浅试探清楚。

  周振龙已经在心里拿定了主意,一会儿先去找自己的姐夫肖安邦打听打听,看一看这个徐晓峰,到底和总裁,或者是老董事长有什么关系。

  要是真有什么关系也就算了,如果只是猪鼻子插大蒜装象的话,哼哼……周振龙在心里一声冷哼,眼睛里闪过一丝恶毒。

  “我说小徐,你小子行啊,刚刚居然敢和总裁提那种荒唐的申请,而且总裁居然还同意了。”周振龙离开之后,一直脸色目瞪口呆的老王突然凑到徐晓峰的身边,惊叹连连的看着他说道。

  “嘿嘿嘿嘿……我也没有想到,咱们集团公司的总裁竟然这么好说话。看来咱们这位总裁也是属于面冷心热的好人嘛。”徐晓峰随口打了个哈哈,转身往值班室走了回去。第19章结束

沈靓的《最狂保安》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最狂保安》就可以了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