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楚飞小说全文-超品神医完整目录在线阅读

楚飞小说全文-超品神医完整目录在线阅读

2019-08-30 13:47:37作者:松松会跳舞

精品《超品神医》小说在线阅读,作者松松会跳舞原创作品都市异能类,主角楚飞,本文松松会跳舞大结局值得期待。内容试读:异世大陆顶尖强者楚飞,因为意外重伤导致元魂重生到了一个现代初中生的身上,面对自己此时所面临的险境,这一世,苏醒的楚飞决定用其医术扬名立万,建立医馆,守护校花级姐妹,追求修炼巅峰,勇闯异空间……

楚飞小说全文-超品神医完整目录在线阅读

超品神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11章 老师有病可以找我

  

  楚飞转过身,冲着苏曼儿的背影大声道:“苏老师,以后那种病再犯了,其他医生看不好,你可以来找我,我给你治!保证药到病除!”

  “额……”还真是猫不要脸毛拔不掉!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苏曼儿头也不回,走的更快,转眼间就从楚飞的眼中消失。

  “唉,所谓不听小孩言吃亏在眼前啊!不听楚飞言疼的叫爹娘!”楚飞摇了摇头,喃喃道:“女人啊女人,就是面子薄,你说是面子重要?还是病情重要?真是的!要不是看在你是我班主任又是个大美女的份上,你就算跪下来求着我治,我还不一定愿意出手呢!”

  回到家中时,一家人都已经起床,正在院子里说着什么,楚飞打开院门进入院中,母亲宋荣梅见是他回来,埋怨道:“你这孩子,起这么早跑哪去了?还把门从外面锁了……”

  楚飞笑道:“妈,在学校里,同学们都说我身体素质差,体育课上老是拖大家后腿,还有上次打球回家吐了半天。所以我决定从今天开始锻炼身体,提高身体素质!我起的早,怕家里进小偷,这才把门从外面锁上了。”

  宋荣梅道:“以后不用锁门了,妈起来的也很早。”

  楚飞道:“恩,知道了。”

  楚露这时刚刚洗漱好,见二哥回来,窜到他面前,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啧啧赞道:“哎哟,还别说,二哥出去运动运动,整个人显得精神了很多呢!以前你每天起床,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总像是睡不过来困似的,为这事,妈可没少训你!”

  楚露比楚飞小了三岁,皮肤白皙,眼大鼻挺,虽然身体正处在发育期间,却已经有了几分美人胚子的雏形,白皙细嫩的脸庞之上,宝石般的眼睛竟似跳动着,嘴唇微薄,玲珑细巧的鼻子浮于其上,一切仿若是浑然天成,若说长相,美则美矣,但却不是美极,关键是那一种感觉,从眼眸神态中所透出来的感觉。

  记忆当中,之前的那个楚飞虽然一无是处,但对这个妹妹却是一直很疼爱很呵护的,而现在的自己,无疑更加喜欢这个活泼可爱又漂亮纯真的妹妹了。

  楚飞伸出一只手,放到楚露头顶上,揉了揉她那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笑道:“还说我,你不也是个小懒猪?你也是刚刚才起床吧?就知道睡懒觉!”

  楚露后退一步,忙着去整理被楚飞揉乱的头发,跺脚嗔道:“二哥,看你啊,人家刚刚才梳理好的发型,被你给弄乱了!你赔我!哼!你赔我……”

  楚飞笑道:“行,你坐下,我帮你梳理!”

  楚露白了他一眼,啐道:“切,就二哥你?你连自己的头都没梳过,还帮我?”

  楚飞闻言,不由有些尴尬,回想起来,似乎以前的自己确实很邋遢,头发又长又乱,衣服又脏又皱,毫无形象可言,难怪校园里的女生都对自己敬而远之,看来是时候改变一下形象了,前世的自己,可是个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那个叫什么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不是自己说的吗?

  “我没梳过头,那是我懒,可不代表我不会梳!来来来,让你看看我的本事!只此一家,错过一定后悔。”楚飞说着,拉着楚露的手走到院中石桌前,让她在自己身前坐下,然后从她手中接过梳子,认真替她梳理起头发来。

  在前世“云岚宗”中修炼,楚飞在和那些红颜知己们卿卿我我时,没少替她们梳头画眉,论起这方面的本事,只怕他比很多女孩子还要厉害。

  没过多久,在一旁楚天惊讶的目光中,楚露那一头秀发被楚飞梳理成了一个双丫髻发型,配上楚露那一身朴素但却干净的白色衣服,透出几分古典小美女的气息,宛如一个精灵般俏皮可爱。

  楚露跑到屋子里照了照镜子,出来时一脸的欣喜激动之色,抓住楚飞一条胳膊,问道:“二哥,你跟谁学的这本事?你可真厉害!”

  “呵呵,我没事自己琢磨的。”楚飞笑问道:“小露,怎么样?喜欢这发型么?”

  楚露点头道:“嗯,好看的很呢!二哥,以后每天早晨,你帮我梳理头发好不好?”

  楚飞摇了摇头,见楚露小脸一垮,笑着道:“不过我可以教你啊,你学会了,就可以自己梳理头发。嗯,我还想出了好多种发型的梳理方法,你想学,我都教你!”

  楚露两眼放光,兴奋的道:“我要学!我都要学!二哥你教我!教我!”

  “好好。别闹,有时间我教你!”

  很快,一家人的早餐端到了院中的石桌上,见自己兄妹三人面前有鸡蛋火腿牛奶稀粥,而父母却只是一人一馒头,外加一碟自家腌制的咸菜,楚飞心头不由一阵感慨。

  家里缺钱,这是不争的事实,而自己兄妹三人正处在生长发育的年龄,尤其是妹妹楚露,更是长身体的关键时期,因此父母挣的钱,一部分存起来,等着给自己兄妹三人将来读大学用,另一部分都用在了改善自己兄妹三人的伙食上,而他们两人自己,却是十几年如一日的吃着这样的粗茶淡饭,毫无怨言。

  前世的楚飞,可是一个有钱的主啊。作为一个宗主那钱财不说是用之不尽吧,但也是够自己花一辈子了。也有与红颜知己们的卿卿我我花前月下,而在此时此刻,他却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家庭温暖什么叫做父母之爱。

  也就在这一刻,楚飞发誓,只要自己在的一天,就会倾尽全力保护家人,竭尽所能给予他们这世上最好的生活。

  继承了这个身体原主人部分记忆的楚飞,深知这个世界里“有钱行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的道理,想要让家人生活好起来,就离不开一个钱字,

  楚飞嘴里吃着饭,满脑子想的却是如何赚钱,想来想去,眼下的自己也就只有两项特长,一是能调酒二是懂医术,三是能打架想要赚钱,也只能从这两个方面入手了。

  能打架的话,难道给人做护卫?据说这个工资比较高,可是护卫受到的约束太大,自由空间太小,还要被人经常指使。而且做护卫的话,学是不可能再上了,就这一点,肯定会招致父母的激烈反对。

  楚飞的父母,各自都有几个兄弟姐妹,那些叔伯姑舅家里出过几个大学生,有的毕业后已经找到了固定工作,而楚飞父母却双双下岗靠着卖小吃度日,有的亲戚便有些瞧不起,为此楚飞父母心里都拗着一口气,发誓就算两口子砸锅卖铁,也要供出一两个大学生来,给家里争光长面子。

  楚飞虽然学习成绩很差,但要是敢说不上学了,楚松宋荣梅两口子不知会气到什么程度,对于刚刚享受到家庭温暖的楚飞来说,这种情况是他不想也不愿看到的,所以这个学,他必须要上,除非将来实在考不上大学,父母断了这个念想。

  懂医术,那开家小医馆如何?或者自己找个医院去做个医生或者什么的也不错,可是这个似乎也行不通。

  首先,开诊所自己也是没办法上学的;其次,据说开诊所需要取得医生执业证书或者医生职称什么的,反正手续乱七八糟麻烦的很,否则就不许给人随便看病,要不然就会有穿制服的叔叔们登门请你去喝茶……

  仔细想想,以自己目前的状况,似乎用什么方法手段去挣钱都不太妥当,如果没有一个学生的身份限制着,似乎就好得多,可自己现在的生理年龄只有十几岁,不上学父母根本不可能同意。

  看来自己得找个时间走调酒这个路子,反正是夜里干的,不让自己母亲知道就行了。毕竟这种酒吧的职业母亲还是比较反感的,谁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在酒吧打工啊!要知道还不打死自己啊!看来自己只能偷偷的做。不能告诉其他人。

  想到上学,楚飞不由狠狠鄙视起自己附身之前的“楚飞”来,那小子脑袋本就不聪明,再加上人又懒惰,学习成绩难怪一直全班倒数,班里同学除了一个铁哥们刘胖子和那个同桌之外,再没人愿意跟他交朋友,就连大美女班主任苏曼儿见了他,都是一副爱理不理敬而远之的态度。

第12章 修炼奇才

  

  靠,就算为了得到美女班主任的青睐,我也一定要把学习搞上去!为了找几个美女校花做女友,我一定要好好学习!

  我楚飞是什么人?堂堂元气大陆“云岚宗”古往今来天赋第一的修炼奇才,医术第一的奇人,二十多岁就修炼到了元尊境的境界,虽然最后功败垂成,升空失败,被迫自爆元魂,但那依然掩盖不了我是天才的事实!

  今天开始,学习第一!打架第二,泡妞第三!

  哦,不对!好像应该是泡妞第一,学习第二,调酒第三……

  嗯,那个今天清早会在山水公园上遇到苏老师,苏老师的身材真不错,尤其是胸前……很壮观嘛,跑起步来波涛汹涌波澜壮阔,按照这个世界里的说法,我回来再次估算一下,她那一对大白馒头,差不多有48吧?

  特别是两座高耸的山峰裂衣欲出,那弯弯的背脊,圆圆的臀部,修长的美腿,妖媚的脸蛋上一对剪水双眸水汪汪的勾人不止,整个身体焕发出一股妩媚诱人的风韵。极品啊!一想到今早遇到苏曼儿时,她那火爆身材,正在吃饭的楚飞嘴角不由流露出一丝笑意。

  “二哥,你笑的样子好……好古怪哦!”看到楚飞嘴角边挂着的那抹笑意,“淫荡”两个字在楚露嘴边转了转,没好意思说出口,而是换成了“古怪”。

  楚天瞥了一眼楚飞,心中暗道:“什么古怪,明明就是淫荡!楚飞一定是想到了他们班里的哪个漂亮女生吧?唔……我们班的班花何晴晴,胸部发育的越来越大了,应该快要接近传说中的36了吧?”

  和妹妹来了一会儿,吃过早饭,楚飞再次去上学校了。

  一天的课程过得很快,今天没有苏曼儿的课,要不然估计看楚飞的眼神可能会怪怪的吧!私事都被楚飞知道了,不尴尬才怪。今天是周五,放学的早,所以楚飞很早的便回来了。因为周末比较忙,所以楚飞回来就准备和父母一起出去摆摊烧烤。

  楚飞准备这个周末挑一个时间去酒吧看看,不过眼下先帮父母摆摊再说,这个事情只能自己偷偷地去进行,不能让父母知道。

  晚饭烧的很早,一家人吃过晚饭,收拾了好了碗筷。

  一旁的宋荣梅顿了顿,见天色不早,又道:“今天是周末,去广场游玩的人比平时多,我估计着今晚能早点卖完收摊子!你们三个,今晚不想学习的话就在一起聊聊话,要不就看会儿电视,我和你爸走啦!”

  “老爸,老妈,等一下!我跟你们一起去出摊!”楚飞说着,跑到厨房里随手拿起两个热馒头和一根腌黄瓜,边走边吃着,跟随着父母一起前行出了家门,向山水广场方向行去。

  楚飞所在的地方叫做淮海市,也是建立比较早的城市了,一半是老型的居民区,中间是才建立的一下繁华的中心商业区,因为淮海市的叶市长比较厉害,制定了一些新的规格,所以淮海市业发展的比较快,再接着华夏几个世家在这儿建立连锁公司,淮海市也渐渐的在经济实力上走上前列,不过还是有些区域经济比较落后。

  山水广场是淮海市老城区的一个著名的风景区,山水广场已经建成多年年,面积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而且旁边还有一个公园,公园中央种植着许多草木花卉,还有假山喷泉亭台轩榭等景物点缀其间。

  另外公园四周还设置了一些运动器材供市民健身用,如今这个公园外广场已经成为附近居民早晚运动休闲的主要场所,每天一到傍晚,人流量更大,而从各路赶来的小商贩们也会云集于此,兜售叫卖各种吃喝玩乐之物。

  楚飞家距离山水广场有两里左右,在广场北侧靠近公路的地方,他们有一个固定的出摊地点,只要不是下雨天,他们基本上天天都会在这里卖上一段时间。

  楚飞和父母一起推着小推车,来到平时的摆摊位置,一起把车上的东西搬下来摆好,由于不懂得怎么用细棍穿肉和如何烧烤之类的细活,他只好在一旁低着细棍肉串的杂活。

  楚松宋荣梅夫妇在这里摆烧烤摊已经有两三个年头,主要就是考一些羊肉窜之类的,两人做生意实诚厚道,一般串的羊肉分量多味道好,给的份量又足,所以招揽了不少回头客,他们摊子摆出后不久,几张小餐桌就已坐满了客人。

  二儿子楚飞最近仿佛脱胎换骨换了个人似的,不但发誓好好学习,人也变得乖巧懂事了许多,而且还知道心疼父母体恤父母了,楚松夫妇为此心情大好,从走出家门那一刻起,脸上就一直挂着笑意,而今天的生意也显得格外红火,客人走了一波又一波,小小的钱箱里面很快就装满了花花绿绿的钞票。

  傍晚八点左右,因为这里景色优美,很多郊区市民吃完饭后携老带幼,到广场附近走走,于是广场上显得愈发热闹了。

  人群当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在一位美丽少女的搀扶陪伴下,缓步而行着,老者脸上带着轻松惬意的笑容,不时侧头和少女说些什么,少女巧笑嫣然,连连点头。

  白发老人六十多岁,身材微胖,脸色红润,衣着朴素笑容和蔼,身上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上位者气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豪门巨富就是高官大吏。

  那是一个身材高挑又十分靓丽的女孩子,看样子不过十六七岁上下,眉目如画,身材袅娜,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知性妩媚之美,白皙如玉的肌肤在灯光下绽放出一层淡淡光晕。

  面穿着蝴蝶外衣,更衬托着她修长的身材,特别是那双美腿,无时无刻不在挑战着男人们的脆弱神经!

  顺着她的双腿往上看,更是止不住唇干舌燥,因为女生的衬衣比较宽松的缘故,里面的黑色纹胸若隐若显,更加突显出她双峰的高耸,那春光若隐的性感与诱惑绝对是祸国殃民秒杀众生的。

  再往上看,那是一张精致绝美几乎让所有人屏息的绝色容颜。女子脸上满是生人勿近的清寒,眼神中更是冰冷,浑身上下散发着味儿甜美的气息,她黑色风衣腰间的丝带打了个小小的蝴蝶结,再加上走路时脑后长长的马尾辫左右摆动,给人一种青春飞扬灵动可爱的感觉。

  广场上游人众多,大家的目光本来都游移不定,观看着四处风景,但是当这少女出现之后,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去,然后就是片刻的呆滞凝固,人人都为少女的美丽惊叹不已。

  如果有心,就会发现白发老人和蝴蝶衣少女身后不远处,有两名身材魁梧神情彪悍的黑衣青年若即若离的跟随着,两人目光警惕的观察着四周,仿佛两只迅捷凶猛的豹子,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暴起伤人。一看就是护卫之类的家伙。

  当这四人距离楚飞家的烧烤摊点还有十几米远时,正在低头擦抹着桌子的楚飞手上动作微微一滞,缓缓抬头向那两名黑衣青年看去,从两人的身上,他感应到了一种危险气息,这种“危险”,不仅仅是指两人身上散发出的那种逼人的凌厉气势,还有来自于他们身上可能携带的某种利器。

  楚飞知道这个世界里的一种叫做“手枪”的武器非常厉害,他几乎立即就猜出那两名黑衣青年的身上一定都携带着枪支,否则即便他们都有着高超的身手,也绝不会令楚飞生出那种如芒在背寒毛竖立的强烈感觉。

  不过楚飞随即也看出两名风衣护卫带着枪支并非针对自己,也许他们是为了防身用也许是为了保护走在他们前方的老者和少女,于是楚飞轻舒了口气,紧紧绷起的身体和神经瞬间放松下来,低下头继续做自己的事。

  现在的楚飞,虽说依然拥有着在这个世界里堪称高超的高手,但毕竟已是肉体凡胎,不像前世那样修炼成了金刚不坏之身,可以纵横一方,大杀天下,一旦对上了这个世界里威力强大的手枪,他一样会感到畏惧。而且自己还有家人在一旁呢?

  “哇,是羊肉串耶!好香!爷爷,咱们在这里歇一会儿,吃几串羊肉窜再走吧?”

  蝴蝶衣少女美目顾盼,看到楚飞家摊位旁用毛笔写成的“楚家羊肉串”的招牌后,樱唇微抿,嘴角勾勒出一个优美的弦度,脸上带着一丝温婉柔媚的笑意,对身边的白发老人撒娇道。

  “你呀,从小就爱吃羊肉串……呵呵,好,爷爷就陪你吃几串!”

  白发老人显然对这个孙女溺爱至极,笑着在她的搀扶下,一起走到楚飞家的烧烤摊点位前。

第13章 蝴蝶衣少女

  

  楚飞眼皮子活嘴巴甜,在前世的“云岚宗”里,讨得不少美女们的欢心,他见身份不凡的白发老人和蝴蝶衣少女相携而来,似乎是要吃自家的羊肉串,笑着迎上两步,道:“老爷爷姐姐,来吃几串羊肉串?我们家羊肉串肉多而且烤功一流。多,好吃的很!两位请坐!”

  蝴蝶衣少女扶着白发老人在一张收拾干净的餐桌前坐下,美目瞥了楚飞一眼,樱唇微启,娇声道:“这位小帅哥,给我们来十串羊肉串……要大串的哦!”

  江南水乡特有的白皙肤质让楚大宗主大为欣赏,俗话说一白遮百丑,白皙的皮肤确实能让人心里舒坦。弯弯的柳眉,明亮的杏眼,挺直的鼻子,微微翘起的小嘴,她虽然说不上绝美但却有着不错的气质,尤其是双眉之间那颗美人痣看起来凭添一丝妩媚。

  天使般的容貌天籁的声音,魔鬼的身材仙子的气质,这蝴蝶衣少女,绝对算得上是女人中的极品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楚飞这一世的生理年龄虽然只有十七岁,但心理却如前世一样成熟,蝴蝶衣少女娇美无方,风情无限,那绝世芳姿令他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美得超凡脱俗仿似不食人间烟火的美女,使得楚飞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

  痴痴傻傻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幻想自己能成为那消失在双胸间的雨水。面对一个玲珑浮突的极品美女,楚飞要说没有一点儿感觉那就太装了,他有感觉,但仅仅只是想把这女人推倒试试是什么感觉而已!

  白发老人见楚飞满脸堆笑,嘴里老爷爷大姐的叫着,一副殷勤模样,笑呵呵的道:“呵呵,小伙子,你这张嘴巴很甜啊!”

  对于楚飞看向孙女时的呆滞目光,白发老人似乎并不在意,在他看来,自己的孙女是天之骄女,虽然还带着几分少女的青涩,但那种绝世风姿却已不输给世上的任何女人,引人关注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像楚飞这种情窦初开的少年,不多看她几眼才是怪事了。

  楚飞笑道:“生意人,嘴巴不甜怎么行?好吧,其实我是想让两位以后多来这里吃羊肉串,这样我们才有得钱赚!”

  “这话虽然直白,不过我喜欢!”白发老人哈哈一笑,抬手点了点楚飞,又问:“小伙子,今年多大了?”

  楚飞道:“十七。”

  白发老人道:“十七……很小嘛!怎么,你跟着父母一起来卖烧烤,不上学了吗?”

  楚飞道:“恩,老爷爷,上着呢,在开明中学读初三。”

  “哦?”

  白发老人点点头,又问:“小伙子,那成绩怎么样?”

  虽说学习成绩很差和现在的自己无关,都是这个身材的原主人造成的,但听到白发老人问起这个问题,楚飞还是禁不住脸一热,挠了挠头,含含糊糊的道:“嘿嘿,这个……马马虎虎吧。”

  白发老人道:“没事,没关系,你还小,还有很多机会,只要努力,就能够追赶上去。嗯,要好好学习,考一个好大学,将来做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

  那个白发老人言辞之间,上位者的口气显露无疑,楚飞由此更加断定他不是普通人。

  片刻后,两盘香气四溢的羊肉串端了上来,蝴蝶衣少女挺直秀气的鼻梁动了动,嗅着羊肉串的香味儿,伸出粉嫩舌尖舔了舔红润诱人的唇瓣,一副食指大动的模样,她似乎是饿了,又似乎是禁不住羊肉串香味儿的诱惑,拿起一根羊肉串咬了一口。

  “呵呵,那个,姐姐,慢慢吃,小心烫着!”

  楚飞刚刚出声提醒,就听蝴蝶衣少女“啊”的一声轻呼,小嘴微张,那个一小块的羊肉串从她嘴里滑落到碗里,她粉嫩香舌伸出一小截来,口中向外着呵气,连声道:“好烫!好烫!又烫又辣!”

  白发老人笑道:“呵呵,凌雪丫头,慢点吃,不急!咱们不急。”

  蝴蝶衣少女“咯咯”一笑,重新拿起一根羊肉串,放一小块在嘴边吹了吹,这才小心翼翼的吃下,美目一亮,道:“爷爷,你尝尝,味道真的很不错呢!色香味俱全!”

  眼前的少女一张俏脸固然精致完美到了极点,就连吃相竟也说不出的优雅迷人,楚飞听她夸赞自家羊肉串好吃,心里不由有些得意,咧嘴一笑,露出六颗白的有些晃眼的牙齿来,说道:“那是,我们家的羊肉串,吃了都说好!每天客人都爆满的。”

  一旁的凌雪少女听他自卖自夸,眼波流转,风情无限,吃吃娇笑几声,问道:“喂,那个,你们家的羊肉串,天天都在这里卖吗?”

  楚飞点头道:“恩,除非天气不给面子,否则天天晚上都会在的。”

  叫做凌雪的少女欣然道:“好,那太好了,以后我每天想吃夜宵了,就让人到这里来买!”

  楚飞道:“欢迎之至!不过,我希望下次美女姐姐来的时候,能多给我们介绍几个客人。”

  少女嘻嘻一笑,道:“好啊,下次我把我妹妹先介绍过来,她也挺喜欢吃羊肉串的!还有一些同学。”

  白发老人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孙女和楚飞聊着,也不出声,自顾自的吃起羊肉串来,不时点一下头,显然这羊肉串也很合他的口味。

  跟随他们而来的两名黑衣青年在烧烤摊点附近游弋着,目光四顾,神情严肃,保持着警惕戒备的姿势。

  吃完羊肉串后,蝴蝶衣少女付了钱,留给楚飞一个甜甜的笑容后,搀扶着白发老人离开烧烤摊点,向广场北侧一个有着欧式形状的四角亭子里走去。

  看着蝴蝶衣少女的婀娜身姿,楚飞微微有些失神,蓦然间两名黑衣青年中的一人扭过头瞪了他一眼,凌厉的目光中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楚飞耸耸肩,不以为然的笑笑,心想我只是看她几眼,饱饱眼福而已,又不会去劫她的色,你紧张个什么?知道你是高手,但别认为我怕你!要是打起来,如果不用枪的话,你们两个还真不够看!切!惹我楚飞小心倒霉!

  此时的楚飞一副不爽的样子,要是在元气大陆,遇到这样的家伙,自己早就一口气吹死好几个了。还等到现在,不过现在是法制社会。咱们要做一个良好公民,不打架不斗殴!

  今晚,楚家烧烤摊点的生意比以往都好,楚飞一家人虽然忙的不可开交,但脸上却都带着开心的笑容,只是楚飞在开心之余,心里也生出几分感慨来:自家这个小生意,用来养家糊口还行,想发财却难,明年哥哥楚天就要读大学了,学费的事情,很是个问题。

  要想改变这种拮据的生活,只靠卖小吃可不行,必须得想其他办法,自己有一身来自前世的医术,虽说现在只剩下拳脚功夫,却无元气在身,不能施用出那种“活死人肉白骨”的玄妙神奇医术,不过应付一些简单的病症,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嗯,用自己的医术挣钱,这应该是个不错的门路。

  楚飞正在思考着如何赚钱的事情,广场北侧那个欧式形状的四角亭子一带忽然间人群骚动起来。

  刹那间,几声惊叫伴随着一阵“呜呜呜……”的哭泣声,随着夜风传了开来。

  楚飞耳力奇佳,听出那哭泣声似乎来自于刚才在自家烧烤摊点上吃饭的蝴蝶衣少女,哭声中带着几分惊惶失措,显然那少女遇上了什么急事。

  “不是有两名很牛的护卫跟随着他们爷孙两人么?她哭个什么?难道是被人欺负了”

  楚飞对那蝴蝶衣少女印象极好,女孩长相有不错,天生又是一副医者仁心,于是皱了皱眉,和父母匆匆打了声招呼,飞步向四角亭子那边跑去。

  楚飞用力分开围在四角亭子四周的人群,挤到最前排去,看清了四角亭子内发生的情况后,目光不由一凝。

第14章 元气救人

  

  四角亭子内的地面上,白发老人仰天躺在那里,似乎已经昏厥过去,身边蹲着蝴蝶衣少女和那两名护卫。蝴蝶衣少女俏脸发白,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她左手里拿着一个小药瓶,右手摇晃着白发老人的身体,口中不停叫喊着“爷爷,爷爷。”,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般不停往下掉。一旁的两名护卫表情凝重,一人依然保持着警戒的姿势,另一人正用手机拨打着医院的急救电话。

  看到蝴蝶衣少女手中拿的是保护内心房一类的药,楚飞不由恍悟,想来那白发老人的昏厥,应该和突发性的内心房疾病有关,看来还是一个比较严重的病啊。

  犹豫了一下,楚飞正准备上前看看情况,哪知刚刚迈出一步,就被那名负责警戒的护卫伸手拦住,那护卫目光冷厉如刀,盯住楚飞的脸,厉声道:“喂!这里没你的事,一边去!”

  他说话的同时,一只拳头在袖中紧紧握起,另一只手摸向了腰间,楚飞毫不怀疑,只要这时自己作出任何具有攻击性的动作,对方就会毫不留情的给予凌厉一击,手枪可不是留着看的。

  “我懂得些医术,本来想给这位老爷爷看看的,你既然不让,那就算了。”楚飞冲那名护卫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然后转身就走。此处不留爷自由留爷处。

  哼!狗眼看人低!本宗主还不稀罕呢?找别人去!

  “喂,你。你,等等。”

  没走几步,之前那个,蝴蝶衣少女的声音蓦然在身后响起,因为那名护卫的恶劣态度,楚飞原本不想管这件事了,好心被当做驴肝肺的事情自己可不能做啊!

  可听到少女的声音,他的脚步还是为之一顿,然后缓缓转过身来,毕竟楚飞对于美女的抵抗力几乎是为零的,女人有难那是一定要帮忙的。老师教导我们,咱谁都能对不起,就是不能对不起女人!

  那个少女哭的梨花带雨,一双妩媚的大眼睛里全是泪水,她听到楚飞那句“我懂得医术”几个字,仿佛一个溺水之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颤声道:“小,小老板,那个。你,你真懂医术?”

  “大小姐,这。”两名护卫明显的紧张起来,那名刚刚给医院打过急救电话的护卫沉声道:“老军长。这,赵老爷子的病让一个陌生人看,这样不好吧?我已经找了市人民医院的急救电话,他们二分钟左右就能赶到,医院林东升院长也在来的途中。”

  “可,可是爷爷这次发病比平时厉害许多啊,我害怕。”蝴蝶衣少女话说到一半,便又悲从中来,大哭出声。

  “这位姐姐,你怕等不到救护车来?”这个时候,楚飞嘴角居然露出一丝笑意,悠然说道:“虽然本宗主,哦。不,我现在还治不好他,但我可以让他清醒过来,然后支撑到救护车来。你信我,就让我看看;不信,我转身就走!”

  他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脸上还带着几分稚嫩和青涩,再早几年牙都没长起呢。要说会医术,并且还能救醒白发老人,那两名护卫自然是不信的,可那名蝴蝶衣少女已经失去了分寸,泪眼迷朦的看着楚飞,似乎从楚飞的眼中看出了诚意,点头道:“我,我信你,求你,救救我爷爷吧。”

  楚飞向拦在自己身前的护卫道:“这位装逼的大哥,救人如救火,若因为你的阻拦,那位老爷爷出了什么事,你承担得起么?”

  那护卫一怔,向昏厥的白发老人看了一眼,犹豫起来。

  “哎,请让一让吧。”楚飞轻轻推开那护卫伸出的手臂,走到蝴蝶衣少女身边蹲下,探试了一下老者鼻息,接着拿起老者的手腕为他诊了下脉,然后手掌又轻贴在他的心口感受了一下,皱眉问道:“老爷爷内心房不好?”

  “是啊!是啊!”蝴蝶衣少女连连点头,道:“爷爷的内心房一直不太好,偶尔会出现内心绞痛的情况,但以前症状都很轻的,很快就会过去,可刚才,刚才爷爷接了个电话,可能是心情激动,结果心绞痛就发作了,这次比以往都厉害,小。小医生,你快救我爷爷。”

  见楚飞表情严肃,一本正经的给爷爷诊脉,蝴蝶衣少女还真把他当成了医生。

  闻言,一旁的楚飞道:“明白了,我尽力而为吧!姐姐,你扶着老爷爷坐起来!让他做的舒服一点。”

  蝴蝶衣少女虽然不理解他的意思,但还是依言将爷爷从地上扶了起来,双手紧紧抓住爷爷的一只手臂,不让他的身体歪倒。

  楚飞盘膝坐到白发老人身前,在蝴蝶衣少女的惊呼声中,迅速将老者上身的衣衫脱下,让他身体肌肤直接暴露在空气中,然后凝神敛气,十指如电,用力在老者心口一带的十几处大穴上点按起来,随即又坐到他背后,同样在左边心口的几处穴位上点按了一阵。

  但如果细看,楚飞的手指带着一丝绿色的细微光点。正是楚飞使用的木属性元气所导致的,在位老者疏松一点细微的生命元气,这个元气对普通人来说可是珍贵无比啊!

  那两名风衣护卫死死盯住楚飞,刚开始还是一脸的紧张焦躁,不过当那他们看到楚飞出手时,脸上的紧张焦躁却渐渐变为震惊呆愕,这个一看就是高手啊!

  两名贴身护卫,都是出身华夏武学世家的优秀子弟,自幼习武,对于人体的各处元脉穴位早就熟烂于心,一眼就看出楚飞手指所点按的那些穴位,无一不是与内心房相关联的,由此断定楚飞确实是在救人,而且楚飞认穴之准出手之快,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只怕那些浸染此道数十年的点穴高手也不过如此。

  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身眉清目秀身材削瘦的青涩少年,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而且真可能是一个再世神医,可笑刚才自己两人还把他当成了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儿。估计人家把自己当做空气吧!

  两名护卫面面相觑,在惊诧于楚飞点穴认穴手法极其高明的同时,也都为自己看走了眼而暗暗苦笑,看来白痴真的是这样炼成的,人家可能都不肖与和自己说话。

  短短十几秒的时间,似乎耗尽了楚飞的全部精力,当最后一指在白发老人身上落下时,他长长舒了口气,无力的瘫坐在地,抹了抹额头上的一层细密汗珠,对蝴蝶衣少女道:“好了,老,老爷爷这就会醒来,你让他坐着休息,千万别乱动,等救护车过来……哦,把,把他的衣服穿上,小心着凉。”

  说完这句后,楚飞感受着自己身体的虚弱,不由摇头叹息。

  放在前世里,这点病对楚飞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用具有治愈作用的木属性元气配合着“云岚宗”的“五行指法”,很快就能让白发老人活蹦乱跳起来,而元魂夺舍重生后,他体内五行属性元气太稀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最普通的点穴手法重新激活白发老人停跳的内心房,暂时保住他的性命,剩下的事情,就只能交给医院方面去处理,至于能不能治好,那要听天由命了。

  “咳,咳咳咳……”

  楚飞话刚落音,一旁的那位白发老人的喉间就发出轻微的喘息声,紧接着从昏厥状态中清醒过来。

  “醒了!醒了!”蝴蝶衣少女大喜过望,感激的看了楚飞一眼,迅速替爷爷穿上衣服,低下头轻轻唤了几声。

  四周围观的人群看到白发老人醒来,顿时传出一阵“啧啧”赞叹之声,看向楚飞的眼光充满了好奇,心想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果然有点本事。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屌丝就是这样逆袭的!

  白发老人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坐在孙女的臂弯里,内心房部位还有些抽搐似的阵痛,他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缓缓舒了口气,手掌在心口处揉了揉,眉头深深皱眉起,叹道:“唉,我这碎心痛的老毛病,是越来越严重了啊!”

第15章 赵凌雪

  

  “爷爷,你刚才可把我给吓死了!”蝴蝶衣少女指了指盘膝坐在一旁地上闭目调息的楚飞,心有余悸的道:“幸好这个小医生救醒了你,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该死的急救车,到现在还不来!”

  “恩什么小医生?”白发老人向楚飞看去,见是那个卖羊肉串的少年,讶然道:“凌雪,你是说,他,他救了我?”

  蝴蝶衣少女点头道:“是啊,爷爷你刚才昏厥过去了,这小医生跑过来,说他懂得些医术,可以救醒你。小医生真厉害,他在你身上拍拍打打了一阵,结果你真的醒了。哎呀,爷爷你别动,小医生让你乖乖坐在这里,等着救护车过来。”

  白发老人白眉一耸,深深看了楚飞一眼,道:“这么说来,小伙子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喽?嗯,那我可要好好感谢他。”

  “是呀。”蝴蝶衣少女用力点头,目光转向楚飞,道:“爷爷,他为了救你,似乎累的不轻呢!你看他,现在还是满头浑身的大汗!”

  楚飞刚才为白发老人重新激活内心房动力,凝神聚力,一番治疗下来,只觉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空,虚弱的几乎坐都坐不稳,他试图用前世在“云岚宗”中修炼的“五轮斗元经”来进行调息,尽快恢复体力,哪知元魂夺舍的这个身体实在是孱弱到了极点,再加上如今内元内没有丝毫属性元气,因此调息了片刻,觉得效果不大后,干脆就坐在地上,等着体力慢慢自行恢复。

  听到白发老人和蝴蝶衣少女的对话,他睁开眼睛,看向同样坐在面前同样虚弱不堪的白发老人,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问道:“嘿嘿,没事。那个老爷爷,现在你感觉好点了没?”

  白发老人道:“胸口还在痛,浑身没有力气,不过比昏厥之前感觉好了很多。小伙子,你怎么样?”

  一旁的楚飞苦笑道:“我?呵呵。说实话,我现在的情况很差!我这救人的法子非常耗费体力,现在有种快要虚脱的感觉。”

  白发老人也看出了楚飞的虚弱,叹道:“小伙子,这次真要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这把老骨头可能就完了。放心,你救了我一命,我会好好感谢你。”

  楚飞摆手笑道:“佛曰:救人一命乃胜于七级浮图,老爷爷,谢就不必了。”

  白发老人奇道:“此话说的有理啊?小伙子,你不是在市开明中学读书么?”

  “恩,是啊,的确如此。”

  “那你怎么会医术啊,莫非你学过还是什么?”

  楚飞知道说漏了嘴,干笑道:“这个……我曾经和一位著名的老医生学过点医术,应该也算得上是一名生吧?”

  白发老人点头道:“呵呵,不错啊,年轻有为啊!小伙子,如果你将来做一名医生,一定是位好医生!”

  他说到这里,只觉内心房部位又是一阵绞痛,眉头忍不住深深皱起。

  楚飞道:“老爷爷,你最好祈祷医院急救车马上就能赶到,否则……我不敢保证你不会出事!”

  白发老人倒是看得很开,风轻云淡的道:“俗话说的好。命由天注定,说到了就到了啊!我老了,如果上天非要夺走我的生命,我也没有办法。”

  蝴蝶衣少女啐道:“爷爷,不许胡说!你才六十出头,还年轻着呢!”说着焦急的站起身,向着远处看了一眼,跺脚道:“急救车怎么还不来?哼,再晚来一会儿,就把他们的院长给撤了!”

  围观众人都认为蝴蝶衣少女说的只气话,但楚飞却当了真,从少女的这句话中,他断定白发老人是个位高权重的高官,说不定真有一句话撤掉市人民医院院长的权利,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就在这时,笛声长鸣声中,一辆市人民医院的白色急救车从远处呼啸疾驰而来,在广场的路边停下,车门打开,一群穿着白衣大褂的医生急匆匆的从车上下来。

  白发老人身边的一名护卫大步走到急救车前,和其中一名穿着白大褂戴着金丝镜的白胖医生交涉了一下,那医生二话不说,立即大手一挥,带人抬着担架,一路小跑到白发老人身边。

  “赵,赵老军长……”

  白胖医生看到白发老人后,原本直挺的腰杆立即弓的像虾米一样,脸色也变的诚惶诚恐起来,似乎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恭恭敬敬的叫道:“赵老军长……”

  “咳咳,林院长!”白发老人见白胖医生要叫破自己的身份,立即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头,目光严厉的看着他,肃声道:“我刚才心绞痛突发,麻烦你们带我到医院去做个检查。”

  白胖医生到来后,围观的人群中立即就有人认出了他,知道他叫林东升,是淮海市人民医院的院长。

  在市人民医院里,林东升可谓呼风唤雨,手可遮天,据说人家年纪轻轻就坐上了市人民医院的院长之位了,就算放到整个淮海市,也是个数得着的人物,却没想到他在白发老人面前这样卑躬屈膝,似乎非常惧怕白发老人似的,难道白发老人比他的官还大?

  林东升是个聪明人,知道白发老人不想暴露身份,立即住口,让几名医生把白发老人小心翼翼的抬到担架上。

  “停,慢着。”几名医生抬起担架正要走时,白发老人忽然对楚飞道:“呵呵,小伙子,跟我一起去医院吧?市人民医院的条件还不错,你去查查身体,看有没有什么状况。”

  楚飞知道他是一片好意,摇头笑道:“算了吧!老爷爷,我的身体我清楚,没什么大碍,休息一会儿就恢复过来了。你这病不比其他小病,耽误不得,赶快走吧。”

  白发老人也不勉强,道:“那好,你的这份情我记在心里,回头再向你表达谢意。”顿了顿,对蝴蝶衣少女道:“凌雪,让小陈叔陪我去医院就行了,你和小杨叔留下来照顾一下这小伙子,等他没事了,你们再去医院看我吧。”

  蝴蝶衣少女虽然挂念爷爷,但心想有护卫陈叔跟随着他,而且刚才自己也给家里的父母打了电话,父母这时候应该已经赶到市人民医院那里等着了,自己去医院也帮不上什么忙,听到白发老人的话后,便“哦”的一声,答应下来。

  市医院急救车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片刻后就从人们眼中消失,广场上围观的人群也渐渐散去。

  “那个,你……你没事吧?”蝴蝶衣少女走到楚飞身边,轻声问道,声音柔柔腻腻的,令人忍不住就想听她多说几句话。

  护卫杨叔站在数米开外,依然是一副警戒姿势,对他来说,无论是那白发老人还是这个蝴蝶衣少女,都属于他保护的对象,因此他时时刻刻都保持着高度警惕,不敢有丝毫懈怠。

  楚飞这时多少也恢复了一些体力,支撑着站起身,笑道:“小事,你看,没事了,不过身上还是没劲。姐姐,麻烦你扶我回到我们家烧烤摊点那里,然后你们就可以走了。”

  “没问题。”蝴蝶衣少女走到他身边,搀扶住他的一只胳膊,向着楚飞家的烧烤摊点走去。护卫杨叔随即跟上,落在两人身后数米。

  楚飞和蝴蝶衣少女身体挨的很近,几乎是贴在一起了,少女身上的幽幽体香不断袭向鼻端,令楚飞有种迷离陶醉的感觉,忍不住问道:“嘿嘿,这位姐姐今年多大啊?方便说不?”

  如果换一个男子这样和自己搭讪说话,蝴蝶衣少女肯定不会理睬,但楚飞是爷爷的救命恩人,给她的第一印象也不错,又听他问的有趣,因此并没有多少抵触心理,道:“赵凌雪,十八岁,你呢?”

  “楚飞,初三学生。”楚飞说着立即又补充了一句,“我在市开明中学读书。额……刚才你们在吃羊肉串的时候,我似乎已经说过了……”

松松会跳舞的《超品神医》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超品神医》就可以了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