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棋仙)全集免费阅读棋仙

(棋仙)全集免费阅读棋仙

2019-08-30 13:46:59作者:棋仙

(棋仙)全集免费阅读,棋仙内容感人,文笔成熟,陈华龙的故事《棋仙》从这开始诉说: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学校开除了,拿着退学通知书走在路上,陈华龙突然想起来父母已经不在了,回家以后再也没有人骂自己了,他终于流下了眼泪!不谙世事的陈华龙除了下棋好像什么都不会,他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他还能活在这个世界上吗?老天爷还是很垂怜他的,天玄冰镯把自己带到了虚拟的世界。更是有幸进入了奇丽棋校,虽然吃尽了苦头,可是在这个以棋力定高低的世界陈华龙终于可以大显身手了,在这里他从一个窝囊废

(棋仙)全集免费阅读棋仙

棋仙全文免费阅读

第16章 收奴

  

  这让陈华龙不觉一下子着急了起来,他心中暗说:那个苗虎贤所说的话难道是对的吗,他在临死前曾经诅咒过我,说是要让我浑身溃烂而死,难道这真的是我杀害自己师父所遭受的报应吗?

  可是他旋即就想到:不对,我是正当防卫,如果这样的话也要遭受报应的话,那么这个世上所有的人大概都已经死光了。他想起了那个恶魔森林,这个森林里面一定是有残余的核辐射,所以自己遭受了核辐射之后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虽然说他觉得自己已经吃了蜘蛛的血,应该不会变成白骨女人那种可怕的样子,可是这浑身溃烂也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啊。陈华龙想道:不如还是出去找找看这里附近是不是有什么名医。他心念一动,不知道鬼医耶律叶明是不是有办法给自己治疗一下,现如今还没有看出这家伙有什么对自己不利的地方。

  于是他就决定出这个山洞去找那耶律叶明了。现如今陈华龙和以前可不一样,他只需要轻轻一跃就能够离开那个山洞了,再也不用担心会困在洞中出不去了。

  陈华龙在离开了山洞之后,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困境,自己留在山洞里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所以外面的一切早就已经发生了变化,那耶律叶明是一个大活人,又不是一棵不会挪动位置的大树,他又怎么会乖乖地呆在原地等着你来找他呢。

  这时候陈华龙困惑地四下看了一下,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去哪里,想了一下决定还是要去奇丽棋校找那个司马腾空算账,就算是自己就要死了,至少也应该要找一个垫背的人吧。

  想到这里陈华龙就迈开了大步向前走,这时候当他再次来到了兵器海的时候,却看见在兵器海有一个漂亮的少女也在哪里钓兵器呢。那少女可真是漂亮啊,就好像是从古装的仕女画中走出来的一般。此时她站在波光粼粼的海滩边上,失神地望着眼前的兵器海。

  陈华龙还以为她也是来钓兵器的呢,于是就对她打招呼说:“嘿,小姐,你也是来钓兵器的吧。钓兵器的话一定要用这旁边的草,然后用身体的一部分……”

  那少女点点头道:“我知道,我……”

  陈华龙笑着说道:“喔,你有兵器啊,那看来你已经钓好了啊,是不是对自己的兵器感到不满意呢?”他注意到在这少女的腰间别着一把笛子,这是一把晶莹剔透的水晶笛子,看上去让人觉得十分美丽。

  可是此时那少女却插嘴道:“不,我不是来钓兵器的,因为我就是兵器。”

  陈华龙听了之后不觉哈哈大笑道:“你真是开玩笑啊你就是一个大活人,怎么会是兵器呢?”不过他此时突然注意到这少女的身上湿漉漉的,似乎是刚刚从水里面捞出来一般。他的心中便开始嘀咕了,如果这少女不是和自己采取了一样的钓兵器方法的话,那么就真的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这个少女自己就是兵器,她刚刚被别人钓上来?

  陈华龙此时脑子里似乎一团浆糊,他怎么都不能够相信,一个如此美不可言的女子怎么可能是一个兵器呢。“我不信,如果你是兵器的话,那么钓你上来的人又去了什么地方呢?”

  那少女的脸上泛出了一丝红晕,指了一下水中道:“在水里面,他已经死了。”

  听到这里陈华龙不觉大吃一惊,他对少女说道:“你?是你杀了他吗?”

  那少女连忙摇头道:“当然不是的,我怎么可能害死我的主人呢,是他自己太兴奋,抱着我又亲又啃的,所以就一失足掉下去了。我还以为他是会水性的,可是没有想到他根本就不擅长水性,结果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陈华龙听到这里不觉感叹,看来做人还是要低调一点,如果像刚刚那个人一样的话,那死了可就实在是太冤枉了。“那你现在打算怎么样呢?是继续留在岸上还是回到兵器海里面去呢?”

  陈华龙的话让那少女眼泪汪汪的,她哭着说道:“我现在也是进退维谷啊,如果留在岸上的话,我没有自己的主人,一时三刻之后我就会化成脓水的,可是如果我回到水中的话,因为我已经是无主的兵器了,所以我还是会死的。虽然我是兵器,可是我也不想死啊。”

  陈华龙平生最看不得的就是女孩子落泪了,此时他看见这女孩子满脸梨花带雨的样子,他觉得十分心痛,于是就对那女孩子说道:“那如果你有了一个主人的话,是不是就不用死了呢。”

  女孩子抬起头来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陈华龙,然后说道:“那是当然,你能做我的主人吗?”

  陈华龙此时简直是要乐开了花了,只是他还是保持着冷静,他害怕高兴过了头的话会步之前的那个主人的后尘,那样的话可就不太妙了。他笑着对女孩子说道:“那当然,咱们这点觉悟还是有的,不管你是人类还是兵器,我这点怜香惜玉还是有的,我做你的主人好了。”

  此时那女孩子立刻破涕为笑,笑着对他说道:“谢谢主人,对了,我的名字叫做刘金燕,主人,您是何方高人啊。”

  陈华龙笑着对刘金燕做了自我介绍,他心中暗自觉得好笑,他在奇丽棋校的时候曾经看见过一个类似的武器,那就是刘玉燕,现如今又来了一个刘金燕,她们的名字竟然会如此相似,难不成她们竟然是姐妹不成。想到这里陈华龙就笑着对刘金燕说道:“可是我还不知道你这个兵器究竟有些什么用处呢?”

  刘金燕笑着说道:“主人,我的用处可多了,你是不是现在就想要用我啊,现在可不行,我们还没有建立兵器契约呢。”说着她就来到了陈华龙的面前,咬破了自己的手中,将自己的一滴鲜血滴在了陈华龙的头顶,然后笑着说道:“好了,现在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情了。”

  陈华龙看着那刘金燕身上的伤口在瞬间已经消失不见了,他感到十分诧异,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的话,他怎么会知道这个世上还有做得如此逼真的真人武器呢,想到这里他就对那刘金燕说道:“你快介绍介绍自己的功能吧,让我也好有所了解啊。”

  刘金燕点头道:“好的,如果主人遇到危险的时候,我就会保护他。”说着就拿出了自己的笛子,比划了两下子,看上去还真的是有模有样的呢。“如果主人觉得烦闷的话,我就会吹笛子给他取乐。”说着就将笛子放在自己的嘴边,轻轻地吹了起来,那曲调悠扬动人,还真的是十分好听呢。

  “那如果我有病的话,你有本事给我治疗吗?”陈华龙此时下意识地问道。

  刘金燕点点头道:“那当然,我是最新科技的真人机器人,我脑子里面的芯片存储有世上最多的知识,你想要问我什么都可以。主人是不是担心自己的身体健康问题啊。我知道你是受到了辐射的伤害,如果是一般的伤害的话,我自身所带的等离子光电感应系统能够自动帮你疗伤的,可是这核辐射的话就比较麻烦了。”

  陈华龙听了之后不觉叹息,他就知道这事情没有那么好解决的。但是此时刘金燕却又说道:“但是我却知道要如何治好它喔。”

  陈华龙听到这里高兴了起来,于是就连忙说道:“是吗,那你快点告诉我啊。”

  刘金燕点头道:“是,主人。奇迹环球实业有限公司最近新研制出了一种名叫亚当一号的治疗仪,据说能够治好这个世上所有的疾病,包括五百多种癌症喔,同时也对于各种不同射线的辐射有很好的疗效。主人可以去那里试试看。”

  “还是要去那个什么奇迹公司啊,如果这样的话,就要回奇丽棋校了。”陈华龙听到这里不觉叹息,然后就说道:“好吧,我们这就回去。”

  于是就带着刘金燕风风光光地回去了。虽然陈华龙的身上带着一些核辐射留下的腐败伤口,可是他的身后带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而且那女子还和他如影随形,一口一个主人地叫着,这还是让陈华龙感到十分欣慰的。

  来到了市区的时候,陈华龙就是为了想要显摆显摆,于是就连续地对刘金燕说话,同时还享受着刘金燕一口一个主人的回答,他不在乎刘金燕回答些什么,只在乎众人看着他的时候那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就在这时候陈华龙迎面看见走过来几个地痞流氓打扮的人,这些人他都记得,这些家伙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们平常的时候就鱼肉乡里,总是做一些欺负别人的事情,陈华龙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可是陈华龙却一直都没有办法,因为对方十分凶残,他恐怕自己打不过他们。

  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陈华龙正想要试试看自己的能耐长进了多少呢,于是倒是渴望着这几个混混能够来给自己找茬。果然,这几个混混在走到了陈华龙的面前的时候,一眼就看中了貌美如花的刘金燕。

  那为首的家伙名字叫做野狗哥,他的嘴里叼着一支香烟,冷冷地看着陈华龙说道:“我说这不是小龙吗,我说你小子不是已经被学校开除了吗,我还以为你走背运了呢,没有想到你竟然还能够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啊,知道这里的规矩吗,如果要想在这里混得下去的话,你就要听老子的,来,不如就将你的小女朋友借给我玩两天吧。”

  陈华龙心中暗说:好小子,这可就叫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啊,我正打算要找你的麻烦呢,你就自己将脸凑上来给我打,既然如此,那么我可就不客气了。

  可是就在陈华龙打算动手的时候,那旁边的刘金燕却首先动作了起来,她对陈华龙说道:“主人,这种小喽啰,还用得着您出手吗,就让我来帮您解决这个家伙吧。”陈华龙心说:这也好,就让我看看这个最新式的真人武器是不是很厉害呢。

  那刘金燕在得到了陈华龙的首肯之后,身子纵身跃起,向着那野狗哥就冲了过去,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将野狗哥满口的牙齿都踢掉了。

第17章 再回学校

  

  紧接着刘金燕趁着那些野狗哥的手下正在惊叹的时候,又顺势来了一个扫堂腿,一时间哀声遍野,这些小喽啰全部都倒在了地上,再也不能够做怪了。

  刘金燕对着他们做了一个鬼脸道:“我看你们还敢欺负我们主人吗,如果你们再有下一次的话,我就代表太阳消灭你们。”说着还伸手指了一下天上的日头。陈华龙得意洋洋地带着心爱的刘金燕离开了,他笑着对刘金燕说道:“对了,我一直都在奇怪,你究竟是不是机器人啊,你说着这真人武器和货真价实的活人究竟有什么区别呢?”

  刘金燕笑着说道:“那等有空的时候主人解剖我看一下不是就明白了吗?”

  陈华龙连忙摇头道:“不了,这太血腥,我不喜欢。”他们说说笑笑地向着奇迹公司走了过去,陈华龙并不知道其实还有更加血腥的比赛等待着他们呢。

  两个人终于来到了奇迹公司,刘金燕问陈华龙道:“主人,你是要先去治疗还是要先去找那个司马腾空呢?”

  陈华龙略一思索就说道:“司马腾空的事情先缓一缓,我还要先看看他对我的态度再说,我们先去看看那个治疗仪究竟是怎么回事,对了,你知不知道这治疗仪在什么地方呢?”

  刘金燕略一思索,陈华龙看见她的头发似乎有些竖了起来,看上去就好像是在寻找自己的目标一般,他看着挺有意思的,刚刚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刘金燕就开口说话了:“主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治疗仪就应该在中央研究室里面,我们现在就去中央研究室。”

  陈华龙一把拉住了刘金燕道:“等一下,我们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去吗?不怕被人看见吗?”

  刘金燕笑着说道:“主人放心,这个治疗仪现如今已经过了研制阶段,只是还没有公开而已,所以不需要有人继续研究它的问题,而且它处于被保护的阶段,因此没有什么人能够靠近这个东西。”

  听到这些陈华龙点头道:“原来如此,那我就放心了。”说着他又对刘金燕说:“啊,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东西啊?”

  刘金燕笑着所:“这个当然了,主人,我的脑子里面有芯片,可以自动搜取全世界无线互联网中的信息喔。”说着她就好像轻车熟路一般在前面带路,而陈华龙呢就好像是一个偷偷来偷东西的小贼一般,小心翼翼地跟在她的后面。

  两个人很快就来到了放置治疗仪的地方,此时果然里面一个人都没有,陈华龙和刘金燕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高高兴兴地走了进去。他们的面前放着一个类似椅子的东西,只是能够看得见那上面有很多的按钮。

  陈华龙对刘金燕说:“你知道这东西怎么使用吗?”说着就自说自话地上去摸了一下这个机器,这不摸还好,一摸之下竟然被这东西给电了一下。这让陈华龙吓了一跳,他刚刚把自己的手缩回来,就听见外面传来了警报的声音,这时候他才恍然大悟,难怪自己刚刚在触碰着个治疗仪的时候会有被电击的感觉,同时还看见在治疗仪外面闪现了一层金光,原来是有人在这治疗仪外部设置了结界啊。

  此时门打开了,一个浑身劲装的女子走了进来,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正是刘玉燕,只看见她手中拿着一把双截棍,劈空就向着陈华龙打了过来。刘金燕一看见自己的主人险些就要被人伤害,她当然是不能够袖手旁观的了,于是一挥舞手中的笛子也上前了,和那刘玉燕打在了一处。

  这两个女人身材相仿,打扮也类似,长相也差不多,看上去竟然有点像是孪生姐妹的感觉,看来这新款的机器人大概都是这样子的类型吧。

  两个女人打得难解难分,而陈华龙则趁着这个机会坐到了那个治疗仪上面,此时反正结界也已经破坏了,所以他就快点治疗吧,陈华龙随手就按下了一个自动修复按钮,此时就看见一道白光闪动,那个治疗仪开始自动旋转了起来,幸好此时陈华龙已经有一定的功力了,要不然的话还真的会被摔得连五脏六腑都吐出去呢。

  不过还好这机器还是很快停了下来,陈华龙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他伸手看了一下手臂,又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嘿,还真对得起咱这张脸呢。陈华龙知道这回关于受到辐射的事情算是不用操心了,自己已经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陈华龙这时候才想到要看看刘金燕究竟如何了。这么一看不觉失声笑了起来,这两个女人还真的是纠缠在了一起呢。只看见那刘金燕的脚挂在刘玉燕的脖子上面,而刘玉燕的脚则反过来缠着刘金燕的大腿,两个人的手都相互掐着对方的脖子,真的是想分开都分不开了呢。

  就在陈华龙想要上去帮忙的时候,门再次打开了,原来是司马腾空过来了,两个精壮的汉子上来将刘玉燕和刘金燕分开了,刘金燕还不依不饶呢,打算继续攻击,可是刘玉燕却已经躲到了司马腾空的身后。陈华龙怕被人笑话自己的机器人没有礼貌,于是就立刻饶过刘金燕回到自己的身边。

  司马腾空笑着说道:“我的好徒弟,我不是让不语和尚和凤梧先生去找你了吗,我听说你不想回来啊,怎么这回又偷偷摸摸地来这里了呢。喔,看来你是为了给自己治病啊,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你是我的徒弟,这里的设施你随便用就可以了,你怎么还这么偷偷摸摸的呢。”

  听到司马腾空说出这么道貌岸然的话来,那陈华龙气得不知所以,他冷冷地说道:“好心派人来找我,那你派去的人为什么一见面就对我开了一枪啊,如果不是我当时躲闪及时的话,性命都难保呢。还有,你不要以为你对我做了什么手脚我不知道,你在我的身上种下了纳米生物蛊,幸好我得到了高人的帮助破解了,要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被你蛊惑到什么时候呢。”

  此时司马腾空露出了一副痛心的表情对陈华龙说道:“我的好徒弟啊,这你就不知道为师的一番苦心了,我给你种下蛊毒,不是为了要害你啊,而是为了能够时时刻刻地了解你的动向,如果你有危险的话,我就可以来保护你啊。那两个人,我已经好好地教训过他们了,是他们误会了我的意思,所以才会伤害到你。好徒弟啊,你可不要因此而讨厌你师父啊。要知道你可是和东方楚那老头子签订了协议要参加比赛的,而让谁参加比赛的这个名额,其实是掌握在为师我的手中的。”

  听到这里陈华龙在心中不觉暗自骂道:这个老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的,他表面上看是为我着想,其实句句话里面都带着威胁的意思。不过他说的也是对的,我还要依靠他的名声呢,不如还是先委屈求全吧。

  于是陈华龙就对司马腾空道:“师父,既然如此那么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你要害我呢,不过好像你到时一点也没有这个意思,既然如此那么我就继续留下吧,我们还是好师徒。”这句话说得真的是一点底气都没有,因为就算陈华龙自己也都不相信自己说这句话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诚意。

  司马腾空嘿嘿地笑了起来,他对陈华龙说道:“好好,那我们就回棋校去吧。”说着这双方本来还是剑拔弩张的呢,现在却又变成一伙的了。

  司马腾空还是让刘玉燕将两人带回去休息,这回陈华龙再通过那个旋转门的时候可就和上一次不一样了,只见他纵身一跃,身子轻盈如风一般就从那旋转门里面钻进去了,引得刘玉燕也不得不叫了一声好。

  现在由于是白天,所以陈华龙竟然还看见了很多来去的人,看来都是棋校的学生,路过一个大厅的时候,他看见里面都是人。陈华龙心中不觉想到:这个应该就是刘玉燕所说的那个公众用的修炼室了吧,于是他就情不自禁地走进去看了看。

  此时的修炼室里面十分热闹,不过大家都并不是在研究下棋,而是在听一个家伙绘声绘色地讲故事。这个家伙看上去满脸的懊丧,似乎是刚刚丢了皮夹子一般。不过陈华龙听了一会儿之后却发现原来事情并非如此,比丢失了皮夹子可要严重多了啊。

  这时候就听见那个人说道:“你知道吗,我费了多少心思才在兵器海里面钓到了一个真人兵器,就和司马校长的那个刘玉燕一样,是一个绝顶的美人坯子啊,只可惜,我一高兴,就失足落水了,等我好不容易上来了,却发现那兵器不知道被谁给拐走了。”说着就又露出了一副懊丧的样子。

  听到这些陈华龙不觉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心中暗道:天啊,这家伙竟然还活着,我还以为他已经死翘翘了呢。此时那男子听见了陈华龙的笑声,于是抬起头来看了陈华龙一眼,他的目光很快就看见了站在陈华龙身后的刘金燕,于是立刻怒目圆睁地说道:“这个武器是我的,好啊,看来就是你抢走了我的武器啊,我看你真的是欠揍啊。你必须要将这武器还给我。”

  陈华龙得意洋洋对那人说道:“是吗,这是你的?那好啊,你叫她一声听听吧。看她是不是答应你啊。”

  那人十分粗暴,上来就要拽刘金燕的胳膊,对她说道:“喂,我才是你的主人,你快点回到我的身边啊。”

  可是那刘金燕却只是冷冷地说道:“我已经签订了新的契约,所以之前的契约已经失效,请你放开我的手。”说着就一拳向着那人的脑袋打了过去。还好这个男人也算是一个功力高强的男子,他一伸手就将刘金燕的手腕给叼住了,可是却没有防备刘金燕的另一只手拿着笛子在他的小腹部位狠狠地戳了一下,于是这个男人就只能捧着肚子乱叫了。

  听见了那男子的叫声之后,陈华龙哈哈大笑道:“兄弟,你以后看来还是要练好游泳啊。”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那男子也红了脸,没有面子到了极点。

第18章 再入天机塔

  

  那男子看来从来都没有遭遇过这样的事情,于是就冷冷地说道:“好,我丁克先还从来都没有吃过这样的亏呢。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比试一下,谁输了,谁就自愿让出这武器,好不好?”

  陈华龙冷笑着说道:“当然不好,首先,这本来就是我的武器,我们之间有契约的,不存在什么你让不让的事情。第二,如果要比试的话,那可是要来赌生死的那种,就好像棋王争霸那种,你敢不敢啊?”

  听到这里这丁克先不觉缩了缩脑袋,对陈华龙说道:“好小子,算你狠,这武器就算是爷爷便宜你了,你用的时候小心点吧,不要被自己的武器给伤害了。你欺负我有什么了不起的啊,有本事的话,你就去天机塔啊,我告诉你,这天机塔的记录还是我所保持着的呢,如果你有本事的话,就去破我的记录吧,要不然的话我是怎么都不会服了你的。”

  陈华龙是一个好强心很重的人,当他听见这人这么说的时候,就立刻果断地说道:“好啊,我也是想要去看看这天机塔是不是还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对了,你告诉我你过了第几层啊。”

  丁克先挺起了胸膛,做出了一个很自豪的表情,对陈华龙说道:“我过了第三层呢,你有这个本事吗?”

  陈华龙冷笑着说道:“这个天机塔不是有五层吗,那我今天就要试着打一个通关,看看究竟谁更厉害。”他这句话刚刚说完自己就觉得有些后悔了,这么多关难度一定不小,这要自己如何一一破解呢。不过大话都已经说出来了,那就没有什么反悔的余地了,陈华龙淡淡一笑,自己鼓励自己道:“好吧,就看看你究竟有些什么长进。”

  来到了天机塔之后,陈华龙此时已经熟门熟路了,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只是这一次所有的其他人都跟着过来了,因为他们也想要看看这陈华龙究竟过了几关。

  刘玉燕还是一副冷漠的表情,她根本就不相信这陈华龙才这么一段时间不见就真的能够有什么长进了。可是刘金燕就不一样了,她在主人的身边给主人鼓劲加油,这温馨的场景看得丁克先又是心中一阵痒痒。

  这时候那陈华龙已经钻进了天机塔之中,在天机塔之中可以使用自己熟悉的武器,可是不能够使用真人武器,所以陈华龙就只能够放弃了将刘金燕也带进去的念头了。

  陈华龙还以为第一关还是原来的场景呢,可是没有想到这第一关就已经发生了变化。他此时变身成了一个樵夫,正在悬崖峭壁上面攀爬呢。陈华龙心中暗想:看来这个应该是模仿烂柯山的传说故事了,不知道这一次又会遇见什么危险的境况呢。

  他刚刚想到这里,就看见从山顶上传来了咕噜咕噜的声音,抬头一看,竟然是无数的石头从空中降落了下来,冲着他的脑袋就砸了下来。这可如何是好,绝壁之上根本就不容转身,可是那巨大的岩石却已经近在咫尺了。陈华龙此时倒是一点都不慌张,只看见他一只手攀住了岩壁,而另一只手则拿出了灭天剑,开始在头顶挥舞起来。

  陈华龙感觉到有很重的石头砸在了自己手中拿着的宝剑上面,可是他却一点都不放弃,还是拼命地挥动手臂,转瞬之间那些石头就已经从自己的头顶滚落了,都被灭天宝剑给削成了碎片,那片片碎石雨从陈华龙的身边砸下去,看上去十分恐怖。

  待到这碎石雨停下来了一点,就看见他纵身一跃,整个人的身子都开始向着空中飞去,转瞬之间双足在岩壁之上使劲踩踏,又将岩壁上面的碎石踩落了很多。不过陈华龙此时却已经平安地来到了山顶。

  山顶上面果然和传说中的场景一样,有两个老者在下棋,只是陈华龙的脚步还没有站稳呢,就感到脚底下开始地动山摇了起来,似乎转瞬间整个大山都要倒下来了一般。

  陈华龙注意到这个地方只有一个地方是安静的,那就是两个老者面前的棋盘,小小的棋盘在这惊天动地之间竟然稳如泰山,纹丝不动。

  陈华龙心中不觉一动,莫非要跳到这个棋盘之上才会安全?他又看见一个白胡子老头手中拿着棋子似乎是要落子了,他此时立刻就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他立刻判断自己一定是要落在这棋子所在的位置才对。

  情况十分紧急,容不得陈华龙多想了,他很快就找对了位置,然后纵身一跃跳到了棋盘里面,耳朵里就听见了轰隆隆的声音,身外的世界此时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了一片乱石堆。

  而陈华龙呢,他此时顺利地升入了第二层,第二层才是那个王积薪的故事呢,陈华龙想到这里不觉暗骂:难道是刘玉燕第一次领着我来的时候故意在捉弄我,让我领到了更高一层的机关吗?莫非她是想要故意整我?

  不过此时已经容不得他再多想这些事情了,那些甲虫和蜜蜂又重新飞舞了起来,这回它们一起向着陈华龙冲了过来,陈华龙纵身一跃,跳到了房顶,此时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他顿时发现了一个奇异的现象,那就是这些黄蜂和甲虫竟然好像是组成了一个围棋的阵势,看情况现在是轮到黄蜂进攻了,只是它还在犹豫不知道要落足到什么地方去才好。这时候陈华龙心说:难不成是要我帮助者黄蜂?

  陈华龙准确地判断了一下这一局的局势,还好,这一局虽然比上一局要难上了很多,但是好在自己竟然在苗虎贤的山洞里面看见过这个棋局,所以这一次反而比较方便,因为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了。

  想到这里他就一挥手,将一股微弱的内力递送到了那只小黄蜂的身上,当那黄蜂落入了正确的位置之后,陈华龙惊喜地发现自己又上了一层,来到了第三层。

  此时那丁克先看见了陈华龙的神勇之后不觉赞叹道:“我上一次这第二关花了足足两个星期的时间才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可是这个陈华龙竟然只是第一次参与就轻轻松松地完成了,看来这个陈华龙还真的是不简单啊。”

  不过他旋即就做了一个自我安慰:“不过他虽然第二关很容易就过了,可是这第三关他是绝对过不了的,因为这第三关就算是我这样的天才也花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才破解呢。”

  此时再来看那陈华龙,他已经来到了第三关,第三关看上去是在长安市场之上,自己正面对着两个下棋的人发呆。看这场景,陈华龙不觉感到有些奇怪,这又是什么典故呢?

  正好这时候有人叫了陈华龙一声,不过他所叫的却是:“这不是陆九渊陆相公吗?”

  听到那人这么叫自己,陈华龙不觉心中一惊,他此刻已经明白了这一关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原来自己在这一关里面所扮演的人名字叫做陆九渊,他本身是一个丝毫都不会下棋的人,传说他有一次在长安市场上面看人下棋。结果那对弈之人以为他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于是就请求和他对战一场。陆九渊当即就蔫了,于是就对他们说道:“待我回去之后想想,明天再来和你对阵。”

  那陆九渊买了一副棋盘棋子回去,足足想了一夜,最后领悟道:“此乃河图之术也。”于是再和那个高手对战,竟然赢了这个高手。

  也就是说,如果陈华龙此时无法领悟“河图之术”究竟是什么意思的话,他就无法破解这一局。就在那个人和陈华龙打招呼的同时,陈华龙发现远处传来了喧闹的声音,抬头一看竟然是来了山贼。

  长安城里面当然是不可能有山贼的了,这个只是关卡所设置的难点而已。陈华龙心说:反正也无法得知陆九渊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还不如去看看这些人打架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想到这里他就冲进了那群强盗之中,只看见四个强盗为一组,他们将一个平民围起来然后就砍杀,可是如果只是三个人围着的话,他们就无法砍杀那个平民。陈华龙看到这里不觉恍然大悟,在围棋里面一颗棋子的四边如果都被堵死的话,那么就能够将围住的那颗棋子给提掉了,可是如果有一个方位没有围上的话,那么就是少了一口“气”,这样的话就无法将棋子提掉。

  原来这些人之间的打杀是在模仿一局棋啊,陈华龙这时候终于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不过他现在看见作为老百姓的白方显然是没有对方的人数厉害,而且对方还在不断地变换队形,似乎是想要将老百姓都吃光。

  陈华龙只有一个人,就算是肋生双翼也不够用啊。不过此时陈华龙不觉心念一动,在自己最近所新学会的法术里面,有一种法术叫做化形术,就是说自己可以一个人变出无数个人来。如果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就能够反过来以多胜少了吗。

  想到这里陈华龙就开始尝试了起来。他这么一来效果十分好,很快无数个陈华龙就已经覆盖住了整个棋盘,他将那些山贼全部都干掉了,然后就从容离开了。

  陈华龙顺利地进入了下一关。不过此时就算是他自己也觉得这第三关实在是过得十分侥幸,自己其实还没有搞懂什么叫做河图之术呢,只是靠着杀戮才简单地取胜,这样的话未免胜之不武。

  此时外面的丁克先也觉得有些不服,他可是花了很大的功夫去了解当年的故事,从而明白了破解这一关的诀窍的,可是这个陈华龙竟然利用了一个程序的漏洞从容过关。

  “土匪就是守关人,如果守关人都没有了的话,那么这个阵法自然就困不住人了。他所利用的是程序的漏洞,不过他不要高兴得太早,第四关他一定会吃不消的,那一关可没有什么马虎眼好打了。”刘玉燕此时冷冷地说道。

  刘金燕在旁边听了可是不高兴得很,她对刘玉燕说道:“不要瞎说,主人一定能够成功地破解阵法的。”说着她的嘴巴就嘟起来了,看上去倒是萌态十足的样子,只是他并不知道他的主人现如今已经进入了十分危险的境地,九死一生。

第19章 镇神头

  

  终于到了第四关了,陈华龙觉得这一关绝对不会那么容易过去的,此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片衰草夕阳,还有残垣断壁,看上去真的是让人觉得很悲惨的样子,但是对于陈华龙来说,他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只是继续向前走,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将会面对的是怎样的对手。

  这一回的对手可远远不只是变异的动物那么简单的事情了,因为他接下来将面对的是一个人,一个真实的人,陈华龙已经远远地看见了这个人了,这是一个穿着豆泥丸国服装的家伙,他看上去十分凶狠,身上是一套白色的衣服,这种衣服并没有纽扣,但是却在腰间系着一条黑色的带子,陈华龙听说过豆泥丸国的人对于服装方面是很有讲究的,从服装上面也能够看出等级来,这种黑色的腰带表示对方的等级是十分高的。

  对方的头上还佩带着一根白色的布条子,他的手中拿着一把长刀,这种刀一般来说被叫做武士刀,因为豆泥丸国对于武士是十分看重的,所以他们的勇者手中都会拿着这种代表着精神力量的武士刀。

  陈华龙看见那个人的旁边已经挖好了一个坑,他心中暗自琢磨,这个坑难不成就是为了我而挖的吗,这个小子看上去真的是如同凶神恶煞一般啊,他是打算要我的命吗。

  正想到这里呢,他就听见那个武士开口对自己说话了:“顾师言君,我在这里等了你很久了,我问你,你的棋谱是不是可以借给我看一下呢。或者你可以选择到我们的国家去,我们会给你最好的待遇的,保证让你感觉到乐不思蜀的感觉。”

  听到“顾师言”这个名字陈华龙一下子就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关于这个顾师言的故事他也是听说过的,据说这个顾师言是唐朝的一个十分有名的棋师,唐宣宗大中年间曾经有一个来自远方的小国家的王子前来和他对战下棋。

  当时这个王子十分嚣张,因为他在自己的国家下棋从来都没有输过,据他所说他是曾经得到了一本棋谱,这本棋谱上面所写着的就是一局精妙的棋局,据说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镇神头”。只可惜那棋谱是不完整的,只有几页,看来还有很多其他的内容,可是就是只有这么残缺的几页纸头,却也足以让这个王子成为他们那个弹丸之地的绝顶高手了。

  但是后来他和顾师言决斗的时候,却输得十分惨烈,最后他才知道,原来自己所使用的这个棋谱就是出自于顾师言之手,所以他是用人家的研究成果来对付人家本人,正正好好撞在了枪口上面,不输才有鬼呢。

  陈华龙心中顿时明白了,看来这一局是和那个唐朝的故事有关系了,只是这个天机塔的设计者给这个传奇故事又设计了另外的一个版本的故事,那就是这个日本王子看来一点都不服气,他想要从顾师言的手中将棋谱夺过来,于是就将这顾师言请到了这个地方。

  看来这是一场硬仗了,就是要看看自己的能耐是不是能够对付这个豆泥丸国的高手了。

  于是陈华龙就笑着对那个王子说道:“看来你我之间一场血战是在所难免的了,既然如此,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那个王子也一点都不客气,就看见他指了一指地上的那个坑洞道:“你的棋艺实在是太厉害了,我已经想好了,如果你不能够将棋谱给我的话,我就要你死在这个坑里面,那样的话,你就自然而然不能够再将棋谱传下去了,我们豆泥丸帝国不能够拥有的东西,你们大唐朝也不能够拥有。”

  这话说得让陈华龙颇为不爽,他一直都知道这豆泥丸国十分嚣张,最近正在和花野国闹纠纷,说是在花野国旁边的一个只有几百平的小岛是他们国家的,而且还蚍蜉撼树自不量力地要和花野国开战。其实花野国随随便便的一套房子都有几百平那么大了,给他们随便分上几套,就够他们高兴一阵子了。

  陈华龙知道这只是一个机关设计的虚假的人,可是他就当他是一个真人了,正打算教训教训这个豆泥丸小贼,用来让自己出出气呢。

  想到这里他就快速地拔出了自己的灭天剑,然后用手点指对方说道:“不就是一个弹丸小国的王子吗,有什么可以嚣张的啊,我这就让你看看我们大唐朝的威力。”说着这陈华龙就飞身而出,向着那王子发起了进攻。

  豆泥丸国的武功最大的特点就是速度和力量,他们的出刀速度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据说有人练习了十年,就是为了练习从跪坐着的姿势到站起来,然后再到出刀砍人这个动作。最后当他杀人的时候,人头都已经在地上滚来滚去了,人家都还没有看见他究竟是如何出刀的呢。这速度可见一斑。

  而力量也是如此,一刀下去砍断一棵碗口粗细的大树是不成问题的。这对于陈华龙来说,他很快就已经感受到了对方的这一点高妙之处,对方的武士刀还没有砍到他的身边呢,他就已经听见耳边传来了隐隐的风声了,这让陈华龙感到十分吃惊,他竟然隐约在风中听见了龙吟虎啸的声音。

  陈华龙连忙用灭天一架,两个人就僵持住了。陈华龙发现自己这么一来的话其实是上了这个王子的当了,力量是豆泥丸国武术最大的特点之一,所以这陈华龙如果要和对方比试力量的话,这个显然是不合适的。

  而此时陈华龙注意到,这个豆泥丸王子身材十分肥胖,而他的脚腕又显得十分细弱,他心念一动,心中暗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说不定我攻击他的下盘还是比较有把握的呢。在棋仙洞里面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秘籍,陈华龙很快就想起来自己曾经看过一本专门讲述摔跤的书籍。

  在摔跤比赛中,体重大的人显然是很占优势的,可是这也并不是说小个子就不能够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了,有一个很大的关键就是要依靠脚上的功夫,这陈华龙立刻就开始运用脚上的功夫,他开始猛地用脚一踹,向着那王子脚上最关键的地方踩了上去。

  在脚踝的地方有一个重要的穴位,这个地方如果被踹到的话,会使得对方双脚顿时失去力量,变得酸麻无比的,那样的话陈华龙就能够在瞬间要了对方的狗命了。

  不过这一脚显然不是十分准确,并没有准确地将对方的穴位击中,可是这一招也显然是给了对方重创了,那豆泥丸王子的身子就好像是一个葫芦一般来回晃荡了几下,然后就颓然地摔倒了下去。

  他的身子不稳,当然手中的武士刀也就失去了力量,而陈华龙就是趁着这个功夫,猛地将身子转到了王子的面前,给王子来了一个开膛破肚。

  这一招之后,天地之间突然风云变幻,然后陈华龙就觉得自己周围的空间全部发生了变化,他脚下的衰草和坑洞顿时全都不见了,他发现自己竟然是在一个巨大的棋盘上面。

  这是怎么回事呢,自己不是已经杀死了对手了吗,按理说这一关应该可以结束了才对啊,怎么自己还会被摄入到这个地方来呢,难道是无意中开启了一个副本之类的吗?

  陈华龙对于天机塔的运作其实还不是十分熟悉,所以根本就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纵身来到空中这么一看,这就明白了,原来这一局棋应该就是传说中那个顾师言和豆泥丸王子对弈的一局,陈华龙曾经在一本叫做《杜阳杂编》的书中间看见过这个棋局。

  可是问题是这一次陈华龙却竟然发现自己是代替那个豆泥丸王子来下棋的,自己身上穿着黑色的衣服,自己此时不是一个人,而应该是那个豆泥丸王子手中的一颗棋子。

  他立刻就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他杀死了这个豆泥丸王子,那个王子的心中有怨气,怨气无法消散,所以就将他给摄入到了这个棋局里面去,如果他要通过这一关的话,就必须要告诉对方,如果遇到这种情况的话,真正破解的方法应该是什么,如果是那样的话,才能够显示出自己真正的厉害之处。

  陈华龙立刻想起了在传说故事中,关于顾师言和王子的那场比赛其实还有后续,那顾师言当时对王子说:“其实你所用的这个棋谱,就是我设计的,所以我能够战胜你,那是肯定的。可是有一点你应该不知道吧,其实如果让我处在你的位置上的话,我就能够立刻让你的棋局起死回生,而如果让你接着我的棋局往下继续下的话,你还是一样会输给我的。”

  那个王子根本就不相信,于是两个人就真的交换了位置,他们开始互相对下起来,这么一下之下就不觉大吃一惊,原来这顾师言真的挽回败局,再次赢了王子,自此这个王子十分佩服顾师言,不但没有捣乱,而且还拜了顾师言为师。

  如此看来,如果真正要让对手心服口服的话,使用武力并不是最好的方法,而使用棋局来说话才是真正明智的选择呢。

  想到这里陈华龙就开始思索当年的高手究竟是如何对弈的,看上去这黑棋已经是落入了死地了根本就再也不可能有起死回生的机会了,可是陈华龙却并不这么想,当年的高手既然已经成功了,那么就一定是有破解的方法的。他开始回忆在秘籍中看过的内容,可是此时的脑子却变得很糊涂,怎么都想不起来。

  陈华龙此时忽然抬头,猛地看见在自己的头顶竟然放置着一个如同炸弹一般的东西,自己走到哪里,这个炸弹就跟到哪里,看看上面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三十秒的时间了。

  陈华龙心中明白,如果不在规定的时间下对棋子的话,炸弹就会爆炸,然后自己就会在这棋局里面被炸死,那样的话,这一关就算是破解失败了。

  想到这里他就更加焦急了,于是焦急就越是没有办法,眼看这定时炸弹就要走到最后一秒了,这让他十分焦急,他缓缓地低下头来,心中暗自对自己说道:好吧,也只能如此了,死马当成活马医,我就随便在某一个地方放上一颗棋子算了。第19章结束

棋仙的《棋仙》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棋仙》就可以了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