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王牌保镖(秦大海)小说无广告 王牌保镖全文在线阅读

王牌保镖(秦大海)小说无广告 王牌保镖全文在线阅读

2019-08-29 13:28:42作者:阿帕奇

秦大海的小说是《王牌保镖》,本文作者是阿帕奇,文章王牌保镖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值得一读。文章节选免费阅读:因祸得福的秦大海得到传奇海盗王的传承,自此在这花花都市中开始了不一样的人生,以风水玄术,武道医途平步青云,而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成为了众多美女的贴身保镖,有腹黑的女王,冷艳的女神,有清纯的萝莉....

王牌保镖(秦大海)小说无广告 王牌保镖全文在线阅读

秦大海王牌保镖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九章 拉你下水

秦大海知道唐津很强,他走起路来龙行虎步,一看便是个练家子,所以他已经将寻龙道诀运转至极限,他甚至打算好拼了命在施展一次龙跃七步,可是当唐津真正出手之时,秦大海只感觉到一阵恍惚,而后一股巨大的力量从正前方直接冲来。

慌不择路的他忙是架起双臂,护在胸前,片刻的功夫,他就感觉到唐津的拳头像是一柄铁打的锤子,巨大的力量震击在双臂之上,踉跄退了四五步,只感觉双臂发麻,甚至是失去了部分知觉。

“这么强!”

秦大海一颗心又是沉了下来。

他这边刚运转了寻龙道诀平息了双臂气血,但刚刚畅通了气血,唐津宛如一阵疾风又是冲上前来,双拳接憧而至,秦大海不敢分神思索反击,一颗心全部放在了防守之上。

只是这唐津的力道十足,而且耐力充沛,这简直让秦大海接连吃了苦头。

若只是如此,秦大海倒也自信能防的住,可是唐津的速度极快,技巧方面比那两个保镖也要丰富的多,双拳打压使得秦大海全身心的防御,他瞅准了时机,却忽然变了套路,一脚向着秦大海小腿踢去,秦大海只感觉寒毛炸立,危险的感觉让他反应瞬间提升,以一个极度狼狈的姿势躲开了他的下路攻击。

刚刚庆幸自己腿保住的秦大海还没站稳,唐津又是乘胜追击,似乎是不满自己的攻击竟然被躲开,所以这接下来的一脚力道十足,秦大海知道躲不开,深吸了一口气,却是把后背让了出来以免胸口受创,唐津冷笑了一声,也不客气,一脚实打实的踹在了秦大海的背部。

砰。

秦大海身体横飞出去,跌倒在地,顿感在后背不断传来巨大的破坏力,使得他整个上半身痛苦不堪,嘴里也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好!”

顾先堂却是有意要打击秦大海,看秦大海落败,顿时一声叫好。柳诗旋微微皱眉,显然不满这顾先堂。

可唐笑笑却已经急了,忙是走上前喊道:“够了!不要再打了!”

但是现在秦大海已经怨气滔天,那唐津更打定主意要说到做到把秦大海打成残废,唐笑笑无力的呐喊只是一个无用功,她本想冲上前,可是顾先堂又怎么会让这小丫头破坏了这场打斗?忙是拦住了她,嘴上还说道:“笑笑,秦大海已经疯了,你上去小心他伤到你。”

而此时,唐津已经慢悠悠走上前,淡淡的说道:“你用后背承担伤害,但我还是要打断你的腿,因为我说了。”

“混蛋!如果不是之前强行运功导致实力大降,否则我定要杀了你!”秦大海双眼赤红,嘴上的鲜血,却是狰狞无比。

气急的秦大海心里一横,迅速爬起来,寻龙道诀再一次强行运转,猛然冲了上去,这次他已经用上了对身体负荷极大的龙跃七步,唐津看着秦大海的气势攀登,淡漠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惊异,但这是一闪即逝:“徒劳罢了,这样只会让你伤的更重。”

说罢,唐津毅然冲上前去,普一交手,唐津便察觉秦大海已经完全放弃了防御,想要以伤换伤。

要说秦大海的攻势此时已经极为凌厉,双手如神龙穿梭云海,羚羊挂角让人摸不着头脑,唐津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这小子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不过,还是太差劲了,绝对的差距远远不是技巧可以弥补的。

想至此,唐津身体忽然一阵后退,但紧接着又是一阵急速上前,只是恍惚片刻的功夫,他的双臂迅速格挡住秦大海的攻击,同时双手在秦大海胸前接连捶打,只听的砰砰几声,秦大海闷哼了一声身体倒飞了出去,却只感觉胸前如烈火灼烧,而后一阵气血鼓动,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唐津倒是没有在次动手。

秦大海勉强爬起来,若不是有寻龙道诀支撑着,恐怕他连站立都做不到了,看他还想在动手,唐津摇了摇头,道:“你最好让我打断双腿便罢了,何必在挣扎。”

听着他淡漠生命一般的语气,秦大海气的胸前热血又是翻滚不止,双拳也是捏的咔咔作响。

该死!

该死的唐家!

脸色如白纸,双目赤红的秦大海盯着唐津。

只是他的眼角却看着河边,因为他已经在河岸边了。

唐津不以为意,欲要在动手,可这时候唐笑笑忽然绕过了顾先堂,跑上前站在了唐津身前,大喊道:“够了!”

唐津皱眉,淡漠的脸上带着几分无奈,道:“笑笑,不要拦着我。”

“你们都够了!”唐笑笑快哭了:“都打成这样了,难道还不够吗!”

“我必须要教训教训他。”唐津道:“让他知道,唐家人不是他能招惹的。”

唐笑笑恨恨的跺了跺脚,不知道秦大海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让唐津如此的愤怒。很快又委屈的说道:“唐津哥哥,都这样了,你就别在打了好不好!”

唐津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秦大海五脏六腑都已经重创,唐笑笑一听就知道他心软了,这一招她百试不厌,忙是转身看着秦大海,焦急道:“你先别动,我帮你叫救护车!”

“笑笑,你就是心软。”顾先堂嘲讽的看着秦大海,看着秦大海倒霉他感觉暗爽不已,嘴上道:“有些人,不值得。”

唐笑笑虽然还不明白唐津为什么非要教训秦大海,但秦大海因为自己受伤,她哪里会理会顾先堂的话,已经掏出了手机。

“不用了。”秦大海冷冷的看了一眼唐笑笑,嘲讽道:“一个唐家大小姐,我一个人渣还不配让你叫救护车!”

“秦大海,你怎么这样!”

唐笑笑拿着手机的双手一颤,觉得委屈无比,自己好心好意帮他劝住了唐津还叫救护车。

秦大海却气呼吸一阵急促,牵动内伤下在吐出一口血块,冷笑道:“真是好心的唐家,我秦大海记住了。”

“恩?”唐津快步走上前,却是一手掐住了秦大海的脖子,秦大海本就虚弱不堪的身体哪里挣脱的开,但也不求饶,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两个虚伪的男女,看着他怨恨的眼神,唐津冷冷道:“我说过,不要侮辱唐家,也不要侮辱笑笑,道歉,否则打断你的双腿。”

“唐津哥哥,你快放手。”唐笑笑眼看秦大海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一张脸憋的紫青,顿时焦急不已:“秦大海,你快求求唐津哥哥,他会放过你的。”

唐津冷哼了一声,淡漠的眼神中又多了几分的冷意。

让秦大海咽下这口气?他做不到,自己无缘无故被这霸道的唐家教训,他早就心里咒骂了无数遍了,眼角撇到了一旁的人工河,秦大海忽然笑了,虽然他笑的比哭的还难听,但他还是笑了,只见秦大海忽然伸手握住了唐津的手腕,挣扎着说道:“的确,在陆地上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在水里我能要你的命!”

“不好!”

唐津本能一惊。

只是此时秦大海却不顾自己被掐的呼吸不畅,强行拽着唐津向着人工河跳去。

他本就是忽然动手,而且出其不意是要跳河,唐津纵然反应再快,也是来不及了,身体顺势被秦大还拉着一同跌落在了清凉的河水中。

第二十章 水下玩死你

噗通。

水花四溅,二人双双落水。

唐笑笑差点也要跟着跳下去,但是柳诗旋绝对不会让她冒险,二人只能焦急的等待着,期望唐津能饶了秦大海一命,毕竟唐津哪里这么狼狈过,万一他怒火杀人,秦大海可真就保不住命了。

“哼,最好杀了秦大海。”顾先堂望着水里挣扎的两人,嘴角扬起一丝阴鸷的笑容:“这样一来,那些人查也查不到我们头上了。”

可是唐津在水里真的能杀秦大海吗?

这条人工河有六七米深,但只有三米多的水位,两人这落水,巨大的重力带动下纷纷沉到了水底,而唐津也不得不松开秦大海的脖子来稳住自己的身形,但他却不知道,秦大海一入水,受伤运转晦涩的寻龙道诀好似像是装上了水泵一般,运转如意,使得他身体的创伤痛苦也大大减弱。

在水下能够呼吸的秦大海压根就不在意换气的问题,在被松开脖子后,他却还是紧抓着唐津,使劲的要把唐津往水深出拽去。

唐津现在已经真的动了杀心,他哪里让人这么整过?

如果不是在水下,否则就会看到他原本淡漠的脸色此时早已经被挣扎的怒火所替代了。一脚踹在秦大海的肚子上,待感觉秦大海的束缚打开后,迅速要向上游去以此来换一口气,可是秦大海不想失去绝对的优势,忍着腹部撕裂般的剧痛抓住了唐津的一只脚,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往下面拽。

“想走,你他妈做梦!”

水下是秦大海主场作战,唐津在牛,也不会知道身负寻龙道的秦大海一旦入水,战斗力将会迅速提升,加上没有换气的机会,此消彼长下,他压根就是待宰的羔羊。

对于一个敢惹怒自己的羔羊,秦大海绝不会拒绝当一个残忍的屠夫。

把想要冲出水面的唐津在一次拉下来,秦大海双手双臂已经全部缠住了唐津,使出了千斤坠的法门,任凭唐津怎么击打,他就是打死不放手!

砰砰砰。

巨大的力量让秦大海嘴里不断冒出水泡和鲜血,可是他在笑,因为他感觉到唐津的力量越来越小。

唐津只感觉肺部的压力越拉越大,仿佛被撕扯一般,在水下,他看到秦大海模糊的脸上挂着一抹狞笑,这摸狞笑带着一往无前的拼命架势,这让唐津心里有些恐慌了。

这小子不会是要同归于尽吧!

但是,他也没有换气,他憋气的时间绝对超不过自己。

唐津心思闪过,心里也渐渐镇静下来。

想要带着秦大海一起冲出去换气已经不可能了,因为在水下,这种被缠住的姿势他压根就用不上力,何况秦大海还有心要往下面坠,现在拼的只能是耐力。但注定拼憋气的功夫他要失败,因为他只感觉到秦大海的力气越来越大,初始以为不过是最后拼死,但谁知道越来越紧。

“这小子有换气的法门!”唐津看着秦大海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心中惊悚,也顾不上别的,正要使出最后的力气冲出去,可是秦大海却忽然送开一只手,只在他肋下一点,唐津顿时倒吸一口凉水,本就不多的肺部氧气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无数的河水灌进来,唐津只感觉意识越来越迷糊。

你倒是挺能撑的,不过这次看你怎么玩,该我了!

想到刚才的屈辱,秦大海一手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按在了水底淤泥之下,另一只手一拳捣在了他的脸上。

这边水下秦大海大发神威。

水上三人可慌了。

因为这两人迟迟不露出水面,这让唐笑笑和柳诗旋愈发的焦急。

“到底怎么啦!”唐笑笑看着平静的水面,真的急哭了:“诗旋姐,你们到底为什么一上来就要教训秦大海!我离家出走和他有什么关系!”

柳诗旋皱眉,道:“你不是因为秦大海才离家出走的?”

“什么跟什么啊!”唐笑笑一听知道他们肯定误会了,哭泣的解释道:“我本来离家出走碰到了秦大海,所以才缠着他请我吃了顿饭,我因为他离家出走我有病吗!”

“糟了!”

柳诗旋一听脸色顿变:“我们误会秦大海了。”

当下一解释,唐笑笑无力的坐在了地下,她已经慌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柳诗旋紧蹙着眉头:“快报警吧,否则真会出人命的。”

唐笑笑忙是打通了报警电话。

而顾先堂则是紧盯着水面,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当这边唐笑笑刚打通了电话,水面上忽然有了动静,只见秦大海露出脑袋来,他苍白的脸上依旧没有血色,面无表情的游到了台阶处,这时候三人匆忙跑过去,却见秦大海爬上来,手里还提着半死不活的唐津。

此时唐津已经狼狈不堪,洁白的西装上占满了淤泥和水藻,脸上也是青肿一片,若不是还有意识的抽动一下吐出一口血水来,三人当真以为他已经死了。

“唐津哥哥!”

唐笑笑眼见唐津如此,吓的面无血色,匆忙扑上去,梨花带雨中又夹杂着愤怒:“秦大海!你太过分了!”

“过分?”秦大海阴郁的望着唐笑笑,冷声道:“我没杀了他已经足够了。”

“你!”唐笑笑快失去理智了,她只知道今天离家出走是她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听闻秦大海的话,大小姐脾气的她痛喝道:“秦大海!你还有没有人性!唐津哥哥都快要死了!”

柳诗旋也是面色不善,冷声道:“秦大海,你下手的确太狠了。”

“哈哈。”秦大海当真对柳诗旋失望了。

之前唐津险些要了自己命的时候却没看到她们站出来说唐津过分,阴郁的望着二人,他只感觉内伤在一次发作,精神与身体的痛苦让他的脸部狰狞无比,但压下了想要涌出喉咙的鲜血,冷笑的说道:“好,很好,好一个无耻起来连我都自愧不如的唐家,你们觉得我过分,我欢迎你们报复,但下次,我绝不会手软。”

秦大海的确手软了。

他想杀掉唐津的想法不下于一百次。但是理智告诉他,他不能杀人,一旦杀了唐津,那么真的会在摊上巨大的麻烦。

柳诗旋皱了皱眉,她知道自己偏袒了唐津。

可是,秦大海和她之间的关系真的不足以让她为秦大海说一两句公道话。

而因为唐笑笑的关系,所以她不满秦大海的做法。

而且,秦大海只是一个没有背景的普通人,在一向眼高于顶的几人眼中,自己打伤人或许只是误会,而秦大海动手,便是过分。

只有顾先堂紧盯着秦大海离去的背影,阴沉不定的目光闪烁着一道道愤怒和杀意。

“这个家伙竟然打败了唐津。这不可能!”

“但是你这次把唐津彻底得罪了,秦大海,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收场。”

想及此处,顾先堂的阴冷笑容让人不寒而栗,但很快就压制了下去,转身一脸急切的说道:“先不要管其他的了,快叫救护车,我通知董事长,唉,事情没想到竟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第21章 幕后的黑手

秦大海留下的背影是孤独中带着潇洒,可他本人绝对不是这么想的。

走到幽暗的胡同中,左右无人之下,秦大海终究忍不住吐出了积压在胸腔的鲜血,他本就气血衰弱,又被打伤五脏六腑,如今吐出淤血,牵动内伤下无力的坐在了地上,找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体内的寻龙道决缓慢运转,慢慢的恢复身体的创伤。

没多时的功夫,急促的脚步声忽然传来,秦大海懒得睁开眼睛,因为他没感觉到来人身上有危险的感觉。

走来的是一个大约三十左右的成熟少妇,她的皮肤很好,像是少女般光滑,身材也没有在时间的侵蚀下落了下风,反而更加的别致,只是她的脸上带着很急的忧色,双眼也有些无神,等她走进了才看到躺在地下不知道是死是活的秦大海。

看到秦大海面如白纸的脸色,还有身边的淤血,她明显吓了一跳,但犹豫了一阵,她还是小心的走上前,问道:“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秦大海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微微笑了笑,因为眼前女人很高贵,是他见过最有贵族气质的女人,但没有高高在上的俯视,反而多了几分亲切,所以他喜欢对这个成熟的气质女人笑一笑。

这时候高贵少妇才看到他的气色虽然不好,但他的双眼像是夜间璀璨的星星,带着无限的生机,她多看了两眼,甚至觉得心头的忧虑都散了大半。

“你可以在走出这个胡同五分钟后,帮我报警吗?”秦大海勉强的笑了笑:“最好是刑警队的,你说这里有死人。”

少妇脸色变了变,在包里拿出了手机:“我还是帮你叫救护车吧。”

“别。”秦大海摇了摇头:“帮我报警就可以了。”

少妇很犹豫,她不想见死不救,但是秦大海却转移了话题,指着她右手手腕的紫檀木手串,道:“可以摘下来让我看看吗?”

少妇明显愣了一愣,但还是摘了下来递给了秦大海。

“有刀吗?”

“啊?”少妇明显不解。

秦大海只是笑了笑,少妇翻了翻包,翻出了一个盒子,里面是一些美容工具,只有一把修剪指甲的工具,算的上是刀,秦大海拿过后,深吸了一口而后却在自己的食指指尖扎了一下,一滴鲜血顺势流出,少妇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秦大海没有答话,而是拿着刀尖占了血的小刀在手串上刻了起来。

少妇觉得这个家伙是死前犯了精神病了,虽然她很着急,但没有阻拦,她也不会看到,当秦大海的小刀在珠子上刻画的时候,沾上的鲜血已经慢慢的渗透了进去,而他刻画的线路如果放大了看就会看到是一种很玄奥的符咒。

大自在平安咒。

“呼。”

约莫有三四分钟,秦大海吐出了一口浊气。

他只刻了一颗珠子,其余的依旧很光滑,将手串递给了少妇,他道:“把这珠手串戴在你女儿身上,它会把你女儿唤醒的。”

“你怎么知道?”少妇顿时一惊,随后眼中的可怜全部换成了警惕。

她的身份让她不得不警惕。

秦大海笑了笑:“不用担心,我不认识你,更不认识那个可怜的小丫头。你包里有你女儿的病例单,我恰巧看到了。你身上带着若隐若无的黑气,你女儿应该是受到了惊吓导致煞气入体,精神陷入了恍惚,所以一直处于自我保护的昏迷状态,好了,你快走吧,别忘了报警。”

少妇看了一眼自己的包里,的确有病例单,她狐疑的看了一眼秦大海,只是秦大海的眼睛依旧很亮,没有杂色,她还是接过了手串匆匆离开了。

她信不信,这已经不是秦大海可以管的了。毕竟她今天好心帮助自己,他能做到也只有这些。

等她离开后,他又陷入了半睡半醒之间,有十多分钟左右,有一个男子缓慢的接近了,他手里握着一把匕首,看着秦大海双眼里充斥着狠辣与怒火,但他很小心,一步一步走向了秦大海,确定秦大海不会醒来,所以他扬起手就要将匕首刺入秦大海的心口。

可是等他扬起手的那一刻,秦大海忽然睁开了双眼,右手稍稍一抖,那把没有还给女人的小刀立刻出现在手指间,趁着来人错愕惊慌之时,他暴起将男子扑倒在地,手中的小刀毫不犹豫的刺入了对方的腋下。

“啊!”

对方痛呼了一声,只感觉半个身子都没了知觉,握着匕首的右手也渐渐松开,被秦大海轻而易举的夺了去。

“王林!”

秦大海看着这张脸,眼中闪过的怒意不可谓不胜。

就是这个混蛋,害的自己险些命丧大海!就是这个混蛋,胆敢骚扰自己的妹妹!

王林也是个狠性子,他不得不狠,因为他看到了秦大海的杀意,所以他强忍着腋下的刺痛,抡起左拳向着秦大海砸去,秦大海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反握手中的匕首准确无误的刺入了王林的左手手腕。

王林顿时一阵杀猪般的吼叫,双眼赤红的瞪着秦大海:“秦大海,当初我就该杀了你这个废物!”

“哼。”秦大海冷哼了一声,拔出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寒声道:“说,是谁!”

“哈哈哈。”王林却丝毫不惧:“杀了我啊!废物,你他妈的敢杀我吗?”

他现在已经是丧家之犬,仅仅几个小时的时间刑警队已经横扫他的大部分势力,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秦大海赠与的。

“杀了你?”秦大海报以冷笑,虽然笑着,但是他手里的匕首已经刺入了王林的左眼。

“啊!我的眼睛!”

王林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死去,秦大海的下手力道很准,准确到只是刺瞎了他的左眼,眼珠子爆裂后,鲜血汩汩的顺着伤口不断流淌出来:“秦大海,你个王八蛋!我草泥马!”

秦大海却充耳不闻,冷冷的说道:“是谁。”

“杀了我啊!”到底是混江湖的狠人。

但是狠人在狠,也怕更狠的人,所以当秦大海开始缓慢的转动依旧在他左眼中的匕首的时候,他疼的全身开始冒冷汗,甚至已经痉挛,但恰巧不巧的无法昏死过去。

王林终究无法承受秦大海的折磨,他的嗓子都已经哀嚎的沙哑了:“是顾先堂……是顾先堂!”

许是怕秦大海听不清,他连说了两遍。

秦大海双眼的寒光已经快凝聚为实质了,他之前就感觉顾先堂不对劲,没想到这个阴暗的家伙竟然暗藏杀心,冷冷道:“原因。”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王林只感觉痛楚将他的防线击溃,慌乱的说道:“我只知道是他让我这么干的,他说要折磨你,要玩死你!”

秦大海紧蹙着眉头。

他和顾先堂压根就没什么仇恨,甚至在手机店之前就见过一面,还是去锦绣集团对柳诗旋表白的时候见到的,他也在追求柳诗旋,难道就因为此事要折磨我?

“够了吗!操!我他妈的就知道这些!”王林痛苦的喊道:“杀了我!杀了我啊!他妈的,杀不死我,老子迟早会出来整死你!”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痛苦。

看着一心求死的王林,秦大海眼中闪过杀意,拔出眼睛中的匕首刺入了他的喉咙之中。

第一次杀人。

秦大海出奇的平静,看着喉咙处鲜血不断冒出来,已经没有半分生机的王林,秦大海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时候,警铃声已经传来。

第22章 顾先堂的卑鄙

看着死的不能在死的王林,黄云天有些头疼的捏了捏眉心,走到秦大海身边,递给了他一颗点着的香烟:“我以为你挺沉稳的,怎么这么冲动?”

秦大海深吸了一口香烟,但是咳嗽了几声,脸色愈发的苍白:“我很早就想杀他了。”

黄云天大皱眉头,没好气的说道:“你杀人倒是轻松,但你知不知道你要惹上多大的麻烦,王林不是普通人,虽然他是个混混,但是他背后牵连甚广!”

秦大海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还断绝了你们警方的切入点吧。”

如果不是看秦大海气色太差,黄云天真想暴揍一顿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但事情已然发生,他也无力阻止,吩咐着手下将王林的尸体送去了太平间,而秦大海则是被他带回了警局,终归是杀了人,总要接受盘问。

有黄云天协调,秦大海也极为配合,采集了信息后,黄云天因为新的命令离开了。

而秦大海则是留在审讯室,默默的运转寻龙道诀来修复身体内的创伤,只是这一座就是两个多小时,在外面天色已经昏暗下来,秦大海不耐烦之时,一个脸上挂着虚伪笑容,警衔不低的胖子慢悠悠的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进屋后就仍在了桌子上。

秦大海微微皱眉,因为这胖子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笑面虎,笑里藏刀,笑的说不出的诡异,似乎藏着很深的深意。

“秦大海是吧?”胖子看了一眼秦大海,宛如看一个可怜的牛犊,笑眯眯的说道:“你本事倒是不小。”

“多谢。”秦大海不明白他的来意,但还是谦虚了一把。

“哼。”胖子冷哼了一声,笑意渐渐的阴冷:“今天清晨在码头打伤百木集团的大少爷,今天下午又意图绑架锦绣集团大小姐,并且重伤唐家保镖,你倒是不谦虚!”

秦大海眉头紧皱,脸色有些难看:“不要乱说。”

“乱说?”胖子宛如听到了笑话,阴郁的笑道:“你之前参与赌博欠了巨款在外,今天绑架唐家大小姐,这两件事很容易就联系起来,呵,你知不知道两个小时里控告你的人来头一个比一个大?”

他笑的很阴冷,似是在质问,但是他心里很得意。

秦大海脸色愈发的难看。

方博趁机报复便也罢了,他也不矫情,但是唐家人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正此时,审讯室又走进来一人,正是顾先堂,一身西装革履,带着金丝眼镜,说不出的虚伪,他看了一眼秦大海,眼神中包含了很多,有奸计得逞的阴谋,有秦大海即将遭受的遭遇而快意。

秦大海心中只感觉一股怒意冲霄而上,双拳捏的咔咔作响。

“赵局长,看来这危险分子审讯起来也还是很危险的。”顾先堂毫不在意秦大海的举动,淡笑道。

唤作赵局长的胖子挺着将军肚笑呵呵的应道:“顾先生放心,外面有的是人,这小子敢动手,我让他横着走出去。”

“如此我放心了。”顾先堂道:“赵局长,可否给个单独说话的机会?”

赵局长自然不会拒绝,瞪了一眼秦大海后退了出去,倒是顾先堂整了整衣衫,坐在了秦大海对面,居高临下仿是看着一名犯人,淡淡道:“你能活着我很惊讶,你不知足,我也很惊讶。”

“无缘无故背上赌债,我不会知足的。”秦大海报以冷笑。

顾先堂失望的摇了摇头:“秦大海,我高看了你也小看了你,你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刘诗璇已经和你是两个世界的人了,你一个犯人,配不上她。”

“我和你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秦大海的眼中冒出了一段血丝,而后沉声道。

顾先堂不屑的一笑,道:“可是你实在不知道天高地厚,如果你过的够倒霉,或许你会很难受,但是你还会在外面活着,但是你太贪了,我给你的命是倒霉一辈子,可是你竟然拒绝了,现在你应该承受更多的代价。”

秦大海看了一眼顾先堂,他真的不知道到底怎么惹上了这个混蛋,耻笑的说道:“顾先堂,你太看的起自己了,一条狗而已,你有什么资格?”

顾先堂脸色变了变,阴沉不定,但很快便沉了下来,脸上挂起了一抹的得意:“可是我现在可以让你生不如死,你知不知道你将要面临一辈子的牢狱之灾,哈哈哈,逢年过节,我想我和刘诗璇会过来看看你,或许她可能也不会来。”

秦大海脸色不变。

他知道顾先堂心里远远没有脸上这么得意。

顾先堂似乎很不满秦大海的态度,起身道:“别怪我心狠手辣,我想你的家人会怪我。”

秦大海脸色一变,双眼顿时布满了阴沉与沙发,但是顾先堂却已经走到了门口的位置,笑眯眯的说道:“秦大海,我整你和整死一只蚂蚁没有区别,但我不会一次整死你。”

顾先堂走了。

秦大海深吸了几口气,强压下了心中的怒火,这时候赵局长带着几人已经走了进来,笑道:“秦大海,这里可不是你过夜的地方,老老实实去看守所吧。”

他没有反抗,任凭几人将自己带入了看守所。

他一直在思索家人的处境,他现在只希望那个唐老有几分本事能保的住自己的家人。

顾先堂在出了警局后,直接开车去了鹏海市人民医院,很快来到了特护病房,在这里躺着的是已经清醒过来脸色苍白却又怨愤的唐津,唐镇面无表情的坐在一旁,唐笑笑没有之前的娇蛮,低着头脸色憔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董事长,事情办妥了。”顾先堂走到唐镇身后,轻声道。

唐镇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抹寒意:“虽然是个误会,但把唐津打伤,他理该付出代价。”

“你们干什么了?”唐笑笑一听,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你们把秦大海怎么了?”

一旁刘诗璇也看了过来,眼神有些异样的光芒。

“你还敢问。”唐镇当真有些生气了,几十年的养性功夫险些被自己这女儿毁于一旦,喝道:“如果不是你,唐津会受如此重的伤吗?”

唐笑笑顿时吓了一跳,泫泫欲泣。

躺在病床的唐津颇有些虚弱:“这件事怪不得笑笑,我没想到秦大海竟会如此卑鄙,而且精通水下换气的法门,一失足倒是受了伤。”

“哼,打伤我唐家人,他死不足惜。”唐镇冷声道:“如今让他在监狱里度过下半辈子,倒也是饶了他。”

他很久没有如此生气了,因为他的家人没有被这么伤害过。但今天秦大海做到了,把他视为儿子一般的唐津揍进了医院。

唐笑笑一听到这话,顿时惊的身体险些跌倒,就连刘诗璇都有些皱眉,毕竟这对秦大海来说着实有些残酷,只是唐津受了重伤,也唐镇对家人溺爱的程度来看,秦大海真的不会好过,眼见唐笑笑想要出言反驳几句,她忙是拉住了。

唐笑笑心中有气,只是感觉心中有什么东西渐行渐远。

或许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了一个人渣这么上心,或许处于愧疚吧,唐笑笑如此想到。

“出去走走吧。”刘诗璇轻声道。

唐笑笑点了点头,二人走出了病房,正想到外面散散心诉诉苦,却不料刚走了没几步,一个中年男子拦住了二人的去路,刘诗璇清冷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找他。”中年男子的脸色有些激动,望着唐笑笑带着几分的急切:“小姐,能去看看我家小姐么?”

第23章 秦大海是个香饽饽

唐笑笑被中年男子急切的态度吓了一跳,但是在一看,却发现这人是今天下午所救的女人的手下,她现在正心思恍惚,所以心不在焉,道:“我现在只想走走,对不起。”

“小姐。”

刘三叔顿时有些着急了。

自家小姐寒气入脉,这一年来遭受了无数折磨,但是无数名医都是束手难测,今天刚到鹏海市,本想独自散心却不料寒毒发作,坠入水中险些溺水身亡,如果不是眼前这小姑娘还有那嚣张的小子,恐怕早已经遭遇不测,然而最让他激动的莫不是小姐体内的寒毒竟然驱除了不少!

那两人之中肯定有人能够救治小姐的病。

所以刘三叔很着急,他发了疯一般的派出了所有手下去打听,可没想到如今竟然碰到了唐笑笑,刘三叔怎么能不着急?眼见唐笑笑想要离开,忙是焦急道:“这位小姐,我真的没有恶意,下午我的话的确有些过分,但我太担心我家小姐了,我没求过什么人,您能去看看我家小姐吗?”

唐笑笑见他态度十分诚恳,只好点了点头,刘三叔欣喜不已,忙是请着两位美女去了隔壁不远处的一间病房,病房里只有两人,一个是鹤发童颜的老爷子,正是唐老。一个是脸色极差的女子,这女子便是今儿个在水下所救的女人。

这时候唐笑笑才看清,原来这女子生的也十分漂亮,举止之间优雅得体,脸色虽然毫无血色,却平添了几分病态般的美,让人心生怜意,见到二人进来,躺在床上的女子微微一笑,道:“我记得你,多谢你救了我一命。”

唐老爷子微微皱眉,盯着唐笑笑看了一阵,看的唐笑笑有些发虚,少卿后,老爷子才是道:“你是唐镇的女儿?”

“是。”唐笑笑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唐老爷子,好奇的问道:“老爷爷,您是?”

唐老摆了摆手,带着几分无奈和自嘲道:“我和他见过几面,倒也认识。就是你今天救了小九儿的命?我很好奇,你用的什么手法克制了小九儿体内的寒毒发作?我自认为学医数十载,这般神奇的手段当真没有见识过。”

刘诗璇顿时一怔,看向了自家闺蜜,唐老的名声她可是听说过的,圣手名医,可没听过唐笑笑也有这手段。

刘三叔也是急切的看着唐笑笑。

唐笑笑被几人看的发慌,脸上也发红,忙是摆手道:“不是我,不是我救的,是别人救的。”

“哦?”唐老顿时来了兴致,不是被一个小姑娘打击,心里轻松不少,忙是走上前问道:“是什么手法?”

唐笑笑被一个老头子迫切的目光看着吓了一跳,又忙是道:“他说叫什么截截脉护心手……好像可以护住心脉什么的,我也不太清楚,总之就是让这个姐姐体内的阴寒草毒性七天不会发作啦。”

“截脉护心手?”

唐老爷子紧蹙这眉头。

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啊,难不成我活了这么多年孤陋寡闻了?但不能表现出来。

“是那个男的吧?”刘三叔双眼一亮,能一眼看穿自家小姐的状况,那小子或许有本事可以救治自家小姐,忙是道:“我当时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他!”

说到这里,刘三叔顿时有些后悔。

他或许态度不好,但对待自家的小姐,他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掏出来。

唐笑笑被这么一提,忽然想起秦大海在饭店里边吃便小人得志的模样,竟是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他说寒毒入脉,你们半吊子医生肯定治不了,倒头来在去求他,他既能赚脸面又能赚钱,这个人渣,真黑。”

唐笑笑这么一说,刘诗璇顿时有些不可置信,她可知道唐笑笑对秦大海的称呼就是人渣,可是为什么骂他,却带着笑意。

唐老爷子的脸色有些黑,这小丫头一句话可把自己打入了半吊子医生的行列了,顿时有些不满:“好狂妄的小子!他叫什么名字,在哪!老头子我要会会他!”

躺在床上的小九儿姑娘不禁莞尔一笑,但又有几分希冀,或许那个毛手毛脚的小家伙真的可以帮助自己解除痛楚,他倒也是个有趣的家伙。

“他叫秦大海。”不出刘诗璇所想的,唐笑笑说的人的确是秦大海,只是想到秦大海如今的遭遇,唐笑笑有些愧疚也有后悔,还有一些复杂的感情。

唐老爷子嘴角抽了抽,其实他也想到了秦大海,只是他没去多想,毕竟接连被一个人打击的确有些无奈,谁让他还被人称之为圣手名医,所以下意识的忽略了,刘三叔可不这么想,忙是问道:“那秦先生现在?”

“啊?”

唐笑笑一阵低落:“他好像被抓起来了。”

“什么?”唐老爷子顿时急了,他还惦记着秦大海的龙血十三针呢,燕京城可是有人等着救命,急忙道:“他怎么了?”

唐笑笑无奈之下,只好将秦大海和唐家的一番冲突说了一遍,这一说让几人脸色都变了变,小九儿姑娘微微蹙眉,想到秦大海被人陷害,轻轻叹了一声:“他或许不会伤心吧。”

唐老爷子本就是个暴脾气,秦大海虽然和他不对脾气,但也看不下秦大海遭受这般陷害,怒道:“好一个唐镇!越活越回去了,看来他爹教他的都给忘的干干净净了!”

唐笑笑和刘诗璇有些尴尬,暗忖这老爷子说话也不分场合。

还是刘三叔有分寸,好言好语的先把唐笑笑和刘诗璇送了出去,随后打了几个电话,他倒是很有手段,不多时了解了秦大海的处境,道:“秦大海现在不好过,唐家这次做的有些绝了,状告秦大海意图绑架唐笑笑,另外百木集团的方博似乎也被他打了一顿,不出意外这小子要在监狱里度过下半辈子了。”

“把他捞出来。”唐老想也不想,道:“我还指望他的龙血十三针给那个老家伙救命呢。”

九儿姑娘和刘三叔顿时一怔,唐老只是点了点头。

一旁唐笑笑和刘诗璇出了病房,刘诗璇忍不住问道:“秦大海真的会治病?”

提到秦大海,唐笑笑就有些乱,低落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亲眼看到秦大海只是把脉就知道那个姐姐的情况,他好像说的很准。”

“他不会有事了。”刘诗璇轻声道:“那个九儿小姐身世不凡,或许会保住秦大海。”

唐笑笑双眼一亮,忙是道:“唐津哥哥受了伤,让秦大海把他治好,你说爸爸会不会原谅他?”

刘诗璇顿时无语。

秦大海追了她这么多年,他什么秉性多多少少也是了解的。今天下午说的话,他和锦绣集团已经势不两立了,让秦大海去治唐津,那是不可能的事。

“唉,是萧阿姨。”当刘诗璇正沉默着,唐笑笑忽然推了推她。

刘诗璇微微一愣,脸上有几分激动。

第24章 你会来求我的

能让一个冰冷女神脸上带着激动的,来的不是久而不见的亲人,那便是她仰望的明星,很显然萧梦雨是其中之一。

她是鹏海市最成功的女人,是最有贵族气质的女性,没有之一,所以她一直是很多女人的偶像,也是无数男人仰慕的牡丹花。

此时她脸上带着九分的欣喜,还有一分的担忧。

“萧阿姨。”唐笑笑喊了一声。

萧梦雨微微一怔,看到唐笑笑,原本就带着几分欣喜的脸色上更多了一分笑意,走上前道:“笑笑,诗璇,你们怎么在医院?”

“啊?”唐笑笑不好意思说家里的事情,倒是刘诗璇道:“唐津先生生病住院,我们过来看看,萧阿姨,您女儿怎么样了?”

一提到女儿,萧梦雨脸上的欣喜更多,她扬了扬手里的一串手串,此时手串的几颗珠子已经爬满了裂纹,毫无光泽,道:“今天碰到了一个好人,他给了我这个,我女儿已经醒过来了,我正准备带她回家呢。”

“真的?”两位美女顿时一阵欣喜。萧梦雨的女儿很可爱,她们也爱的紧,前不久陷入了昏迷,萧梦雨操碎了心,人也渐渐憔悴,如今传来喜讯,自然也高兴不已。

“这个世界好人还是很多的。”唐笑笑总算听到了个好消息,也轻松了几分,道:“是谁啊?这么厉害?”

萧梦雨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手串,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好像受了很重的伤,他给了我这个,不过我相信他没事。”

萧梦雨现在也有些无法相信,当她无可奈何将手串戴在女儿的手上之时,手串上被那个神秘的家伙刻画的珠子竟然会散发出一道肉眼可见的淡白色光芒,随后珠子一颗一颗的碎裂,本心急如焚的她却听到了一声久违的:“妈妈,我饿”。

有些玄乎,可这一切都是事实,女儿已经苏醒,萧梦雨甚至庆幸今天选择了步行散心,走了那条胡同,碰到了那个双眼纯净的让人心安的奇怪男人。

这时候唐镇从病房中走了出来,见到了萧梦雨后,眼中闪过一抹神采,走上前笑道:“梦雨,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爸爸,萧阿姨的女儿醒过来了呢。”唐笑笑有心让自己老爸高兴,忙是道。

唐镇微微点头,看着萧梦雨道:“这件事的确值得高兴,可以找时间庆祝庆祝。”

萧梦雨真的很高兴,说话走路都带着几分的笑意,道:“改天我会办一个晚宴,不过我现在还有事,唐先生,笑笑,诗璇,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听着一声唐先生,唐镇望着萧梦雨的背影心里微微叹了口气。这声叹息在心里,所以唐笑笑和刘诗璇没有察觉。

而此时,秦大海却已经到了看守所的门口。

要说这地方也就是荒僻了一些,周围绿水青山的,不失一个空气良好的地段,只是当秦大海被押着走进牢房走廊之时就不这么想了,阴暗腥臭夹杂着一些异味扑鼻而来,让秦大海不断咳嗽了几声,脸色也有几分潮红。

“妈的,矫情什么。”狱警不满的推了推秦大海,不屑的说道:“以后你呆的时间长了,会习惯的。”

秦大海只是挠了挠鼻头。

到了牢房前,秦大海扫了一眼里面,有七个人,一个个坐在床上也不说话,看着门口秦大海的目光像是看着一只赤裸的羔羊,这时候赵局长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进去吧,这些人很和善的。”

牢房里的七人嘴角挂起莫名的笑意。

秦大海也笑了,看着赵局长,淡淡的说道:“你会来求我的。”

赵局长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盛,拍了怕秦大海的肩膀:“等我下次求你可能是求着你捐献器官了。”

几个狱警一阵哄堂大笑。

秦大海也不恼,反而笑的更加开心:“等你遇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后,你会来求我的。”

赵局长和几个狱警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秦大海的意思很明显,他似乎要威胁人,但很快赵局长脸上又挂上了笑容:“言多必失,不过我等着你求我送你去医院,我随时等着。”

把秦大海送进了牢房,几人也没有多留,只有赵局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牢狱里的其余几人。

扫了一眼几人,秦大海脸上没什么表情,找到一处空床位,刚刚坐下,一个横练肌肉很有气势的男子眼神闪过一丝不满,微微挥了挥手,身旁原本替他捏腿的消瘦男子顿时漏出一个残忍的笑容,走上前望着秦大海,眼里满是肆虐的阴寒:“小子,谁让你坐下的。”

秦大海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让我坐下的,可以吗?”

消瘦男子眼里的暴虐更上一层楼,伸手想要抓住秦大海的头发教导教导,可是秦大海哪里会让他如愿,一脚踹在他的小腿上,这家伙惨叫一声跪在秦大海面前,紧接着秦大海又是一脚踹在他脸上,可怜这家伙心思倒是狠辣,可惜身板太瘦弱,被踹了个四脚朝天,脸上鲜血横流。

哗啦啦。

一群人顿时起来隐隐把秦大海给围住了,一个个看着秦大海的目光极度的不善,有的甚至有几分兴奋,今天晚上过的可以很精彩,不会枯燥无味。

“哥,大哥。”消瘦男子捂着鼻子爬到了那肌肉男身边,抱着大腿道:“揍他,揍死他,不然没法混了!”

“滚开。”肌肉男不满的把他踢到了一旁,消瘦男子也不恼他,只是怨恨毒辣的看着秦大海。

肌肉男狞笑的捏了捏拳头,咔吧咔吧作响,活动着脖子道:“小子,你很不错,我在这里呆了半年了,总算可以活动活动筋骨了。”

他的确很壮,但是秦大海真的多看一眼的心思都没有,只是说道:“让我好好安静安静不好吗?”

“安静?”一群人顿时笑了,一人一把推在了秦大海的脑袋上,骂道:“草泥马的,的确有人想让你安静安静,最好安静的在也说不出话来。”

秦大海脸色顿时一沉:“是方博,还是顾先堂?”

肌肉男哈哈大笑起来,对秦大海很是不屑,道:“小子……”

“我在问你话,你最好现在回答我。”秦大海打断了他的话,不客气的说道。

“妈的,找死!”肌肉男眼皮子一跳。

在这地盘上,还真没人敢打断自己的话,哪怕那几个狱警也不敢,这小子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秦大海正憋着一肚子气呢,见对方动手,当下也是不客气,猛然起身带动一记狠辣的膝顶撞击在正前方一人的肚子上,随后有抓着这呲牙咧嘴的家伙扔了出去,他的力道很猛,有三人猝不及防被摔了个七荤八素,而秦大海又趁机转身,三拳两脚下去放倒了两人。

他虽然重伤未愈,可是这几个混混可远远比不过唐津,秦大海或许力道不足,但是招式狠辣,每次攻击必定击打在敌人的要害之上,不过短短几分钟的功夫,七个人已经全部哀嚎的躺在了地下。

兴许是狱警接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指示,也没有人过来。

秦大海走到那躺在地下的肌肉男身前,肌肉男吓的向后面爬了几步,胆颤的说道:“别,兄弟,有话好好说……”

砰砰砰。

秦大海可不会和他好好说话,一拳接一拳的轰在他身上,便打便说道:“现在回答我之前的问题!”

其余躺在地下的人看老大被揍,一个个的也不敢言语,躺在地下瑟瑟发抖,他们发誓没见过下手这么狠,而且身手还如此高超的,一时间对几个通话的狱警恨的咬牙切齿,却唯独不敢恨秦大海。肌肉男兴许是被揍懵了,等挨了好几拳后,才是痛苦的护着脑袋,慌忙的说道:“别打,别打,是刚才赵顺这个王八羔子通的话。”

关于秦大海的小说《王牌保镖》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王牌保镖》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