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倾世穿越情-柳若水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倾世穿越情-柳若水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2019-08-29 13:28:23作者:香盈袖

小说柳若水的大结局是如何,倾世穿越情这里有大结局等着你来看,倾世穿越情作者是香盈袖,精彩内容阅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还他一针!人再犯我,斩草除根!!她,来自现代的首席军医,医毒双绝,一朝穿越,变成了帝都第一丑女柳若水。未婚被休,继母暗害,妹妹狠毒。

倾世穿越情-柳若水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柳若水倾世穿越情全文免费阅读

第11章 变成哑巴

……小……七……

黑衣男人默默的磨了磨牙,藏在面具下的嘴角一阵抽抽。

“喂,小七,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承认喽!小七,给我讲讲你们杀手的故事吧,对了,你杀一个人的价格是多少?一百两银子?不对?二百两?还不对?难道会是五百两?你的价格可真贵,咯咯……”

若水的心情十分的好,自己没花一两银子,仅靠两片嘴皮子,就生生的说动了一个武功高强的黑衣杀手,心甘情愿的给自己当了贴身保镖……

她正叽叽呱呱的说着,突然觉得没声了,张了张嘴,还是没发出声音来,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变成哑巴了?

“你、你先闭会儿嘴,等到了柳府门前,我自会给你解穴。”小七的声音从身后淡淡的传入耳中。

我靠!这该死的木头小七居然点了自己的哑穴!

若水心里一阵怒骂,扭过头愤怒的瞪着他。

小七抬起了一张木头脸,像没看到一般,面无表情的从她身边走过……

柳若水和小七,一前一后,终于来到柳府的时候,天色己将近全黑,柳府的屋檐下,一排大红灯笼已经亮了起来,暖红色的光晕将柳府的大门口照得十分温暖。

刚刚走到大门口,敞开的门里面突然窜了一个身影,一头扎进了若水的怀里,吓了若水一大跳。

“小姐,你、你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啊?我都担心死你了。”怀里的人抬起头,露出一张清秀的小脸来。

小桃……

若水迅速的从原身的记忆里找出来小桃的资料。

……和她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的贴身丫环,也是这柳府里,除了她那个丞相老爹,唯一对她真心相待的人。

看到她担心忧急的小脸,若水的心里流过一抹暖意,笑着伸出手,像个大姐姐似的揉了揉小桃的头发。

“傻丫头,我这不是好端端的回来了么。”

小桃愣住了,张着嘴傻乎乎的看着若水,不对,太不对了,小姐……小姐居然笑了!

自打小姐的容貌毁了后,就再也没照过镜子,整日以泪洗面,愁眉不展,整整有一年的时间她没在小姐的脸看到过笑容了。

可是现在,小姐她居然笑了!

“小姐……你,你没事吧?”她扯着若水的衣袖,拉到灯笼的光晕下仔细的看,突然惊呼起来。

“小姐,你的白玉发簪呢?你的头……你的头流血了,小姐,快进府,我、我马上告诉相爷去请大夫……”

小桃惊惶失措的就往府里跑,被若水一把拉住。

“别大惊小怪的,我没事,血已经不流了。小桃,你在门口做什么,等我吗?”

“真的不流了?”小桃抬起手,在若水的额头上拭了拭,发现真的不流血了,这才稍稍放心,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小姐,以后你要出门,一定要带小桃一起啊,千万不要再像今天这样一个人溜出去了。”

“好,一定带上你。”若水安抚的拍拍她的肩。

“对了,小姐,相爷在前厅里等你,吩咐只要你一回府,就马上去见他。”

“我爹?什么事啊?”

“相爷听说了你今天的事,回府后发了好大的脾气,小姐你可千万要小心,还有,夫人和二小姐也在,小姐你……”小桃拉着若水,两个人叽叽咕咕的说着话。

小七跟在若水的身后,默默忍耐着,真不知道这两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话说,聒燥得厉害,他真恨不得上前一人一指,通通点了哑穴。

一直走到前厅门口,若水停下脚步,对小桃道:“你不必进去了,对了,小桃,你带小七去咱们院子,把他安置在我房间旁边的那间厢房里,好好侍候着,不许怠慢。”

小桃这才发现一直悄无声息跟在若水身后的小七,吓了一跳。

“小姐,他是谁啊?”

“他叫小七,是我刚收的贴身护卫。”

“好端端的,小姐你弄个护卫干什么,一个大男人住在咱们院子里,多不方便呀。”小桃嘟着嘴小声嘀咕。

“快去快去,回头再告诉你,记住啊,好好侍候,不许怠慢。”若水不放心的又嘱咐了一遍。

“是,小姐。”小桃对小七呶呶嘴,“跟我来吧。”

真是的,不就是一个护卫嘛,长得和个木头人似的,小姐还当他是个宝,让自己好好伺候着……

小桃一脸不情愿的领着小七消失在黑暗中。

若水站在前厅门口,望着灯火通明的屋里,抬手揉揉眉心,颇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觉。

想想自己穿越过来,才不过短短的半天功夫,先是骂渣男,斗小三,晕倒遇救,然后绞尽脑汁收小七,一步步走过来,连口气都没喘,而现在回到府里,即将面对的,又将是一场疾风暴雨。

自己可得好好打起精神,继续斗,不能输。

第12章 三堂会审

若水深深吸了口气,缓缓伸手推开厅门,迈步走了进去。

甫一进门,一道淡蓝色的身影就急急的奔了过来,带来一阵香风扑面。

“姐姐,你去哪里了?怎么才回府啊,可担心死若兰了。”

一袭碧水青天的锦缎长裙,一张雪白娇嫩的芙蓉秀脸,正是她同父异母的二妹柳若兰。

啧啧!

同样的一句话,由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那味道绝对不一样。

方才小桃说这话的时候,若水只觉得……温暖。

可这话从柳若兰的嘴里说出来,若水就觉得……虚伪!

“都是姐姐不好,回府晚了,让妹妹你担心了,全是姐姐的错,妹妹可千万不要生姐姐的气啊。”

虚伪的客套话谁不会说,她柳若水说的绝对会比她柳若兰唱的还要好听。

若水一边应付着,一边抬眼直看进柳若兰的眼睛。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果不其然,她不出意外的在柳若兰的眼中看见了一抹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还有,她脸上那抹担忧焦急的表情,也太假了吧,就她这浮夸拙劣的演技,要是到了现代,连个跑龙套的角色都捞不到!

她一眼就看了出来,这个妹妹不简单,偏偏在原身的记忆里,柳若水一直当她是个好妹妹,掏心挖肝的对她好。

“若兰怎么会生姐姐的气……”柳若兰条件反射的往下接词儿,狐疑的看着若水,不对呀,这么圆滑通透的话,不该从唯唯诺诺的若水嘴里说出来呀。

“笨丫头,一点儿眼力见儿都没有,没看到你姐姐额头撞伤了吗?还不赶紧扶你姐姐坐下歇息。”说话的是若水的继母吴氏。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若水心中暗赞。

吴氏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到了她的额头上,还重点突出了一个“撞”字。

果然,下一秒,若水就听到了自家老爹的怒吼声。

“你这个丢人现眼的臭丫头,还不快给我滚过来跪下!”

跪下?跪下的是傻瓜!

若水一边腹诽,一边抬眼迅速打量着四周,只见丫环仆佣一个也不见,整个前厅里只有他们四人,想来是柳丞相不想张扬其事,将下人们都打发了出去。

她的丞相老爹高高坐在上位,脸色铁青,颏下三缕清癯的长须一抖一抖的,显然气得不轻。继母吴氏坐在柳丞相身旁的雕花扶手椅上,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一副皮里阳秋的样子。刚才还扶着自己手臂的柳若兰,却退开了两步,显然是想置身事外,观看好戏。

若水用脚后跟也想象得出来,自己没在府里的这段时间,这吴氏母女二人没少在柳丞相的面前给自己上眼药啊。

乍一看,倒像是个三堂会审的架势,其实……不然。

若水一看便知,她的这个丞相老爹,才是这个家庭的权威,有着绝对的话语权,至于吴氏和柳若兰,一个只会搬弄唇舌吹耳边风,一个只能添油加醋推波助澜,只要搞定了她的丞相老爹,那两个女人就是个纸扎的老虎,不足为虑!

若水一边在脑海里搜着柳丞相的资料,一边听话的向他的方向走去,一副弱不禁风,娇弱无力的模样。

突听她轻呼一声,眉尖紧蹙,一手扶着额头,身子打颤,摇摇欲坠,像是马上就要晕倒在地。

“怎么了?”满脸怒容的柳丞相登时脸色一变,站起来,抢上两步,一把扶住了若水,“头昏吗?到椅子上坐着去。”

若水闭着眼,扶着柳丞相的手,摸着椅子坐了下来。果然一试便知,柳丞相这个当爹的,对若水还是很有父女之情的,这也是吴氏在府里一直不敢当着柳丞相的面,欺压虐待若水的原因。

若水的心放回了肚子里,知道今天等待着自己的这场暴风骤雨,已经是暴雨转小雨,小雨转多云,马上就要雨过天晴了。

这位柳丞相,分明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老爹,心里明明很疼若水,嘴上偏偏说得难听,可恨若水的原身却听不出来,见到柳丞相就像耗子见猫,让她跪,她就跪,常常把柳丞相气得直跳脚。

对付这样的老爹,示之以弱才是最好的方法。

果然,她一装晕,她的丞相爹马上就心疼了,所以吴氏和柳若兰旁敲侧击,在柳丞相面前搬弄唇舌吹了半天的耳边风,就变成了干打雷,不下雨。

若水睁开眼来,对柳丞相虚弱的一笑,道:“让爹担心了,是女儿的错,女儿无事。”

柳丞相面沉似水,重重哼了一声。

第13章 若水认爹

若水没回府之前,柳丞相确实是火冒三丈,他听闻了今天恭王府门前发生的事,对若水真是恨其不幸,怒其不争,再加上吴氏和柳若兰两人添油加醋的一番挑拔,他只恨不得待女儿回府,狠狠的教训她一番。

不料,女儿一进门,竟然险些晕倒,再看到她额头上的伤,显然是流了不少的血,倒弄得柳丞相满腹的怒火,都憋回了肚子里,不忍对娇弱的女儿发作。

若水眼角一扫,见旁边几案上放着一杯香茶,正袅袅冒着热气,伸手拿了过来,闻了闻,发现没有添加特别的“佐料”,也不理这茶原是谁的,送到口边一饮而尽。

又见几案上还放着一盘精致的糕点,一伸手拿了过来,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她穿过来大半天,一口食物也没进腹,若水早就饿得狠了,这糕点做得又香又甜,软酥香腻,入口即化,不多一会儿,一盘点心就全进了她的肚子。

柳丞相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这女儿从小到大,几时这样吃过东西,就算是饿了四五天的江湖汉子,也比她的吃相斯文。可是看着看着,他的眼眶不由得红了,女儿这是饿的啊,女儿……在外面受苦了哇!

若水吃饱喝足,精神也回复了不少,脑子更加灵活了,她看了看周围。

丞相老爹不眨眼的看着自己,眼中满是疼惜,吴氏面带微笑,却是皮笑肉不笑。柳若兰的道行明显比她娘要差上许多,看向自己的眼神中有掩饰不住的敌意和一丝失落。

失落?

若水眨眨眼,心里有些明白了。

她款款站起身来,对着柳丞相盈盈下拜,轻声细语的说道:“爹,女儿今天确实做错了,不该去恭王府找三殿下,丢了爹的脸,更失了大家闺秀的体面,不过女儿知错了,爹看在女儿已经受到教训的份上,不要生女儿的气了。女儿保证,从今往后,再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了。”

她这番话,是站在原身若水的角度上说的,原身就这样匆匆离世,竟不及跟疼她的老父有一言片语的交待,想来心中定是有憾,故而代替若水,向老父道歉,同时这一拜,就算是自己认了柳丞相这个爹。

先前若水险些晕倒,让柳丞相的心已经软了七分,不忍心再对女儿多加惩罚。而若水这软言软语的一拜一道歉,登时让柳丞相心中残存的三分怒意,瞬间烟消云散了。

“罢了罢了,你也累了,快点回房歇息去吧。有什么话,咱们以后再说。你头上的伤势可还要紧?爹这就派人给你请大夫去。”柳丞相摆了摆手,不理会一旁的吴氏对自己使眼色。

“多谢爹爹,女儿的伤势不要紧,方才回府之前,女儿已经去医馆瞧过,也已经服了药了。”

“若水,你的伤势不轻,还是让相爷从宫里请位太医来给你瞧瞧吧,这城中医馆里的大夫哪有宫中的太医医术高明,相爷,你说是不是?”吴氏脸上带着关切慈爱的笑容,走到若水身边,拉着她的手。

好一招笑里藏刀!吴氏表面上说得好听,为她请太医诊治,肚子里打的什么算盘,若水看得一清二楚。

她分明是觉得若水的名声毁得不够,想借着太医之口,将她的糗事传遍整个皇宫!

“好,还是你想得周全,水儿,你先下去休息,爹明天就进宫为你请太医来瞧你。”柳丞相看着吴氏,赞许的点点头。

“是。”若水乖顺的福了福身,心中不屑一笑,名声这种东西,她还真不稀罕。

“水儿,你的白玉簪呢?”柳丞相突然发现女儿披散着长发,那枚从不离身的白玉簪却不见了。

“那簪子是恭王爷送给女儿的,他既然和女儿退了婚,女儿自然不会要他的东西,已经还给他了。”

若水轻描淡写的说,并没有提自己“还”簪的方式,一想到簪断玉碎时,君天翔那副失落的样子,她就觉得暗爽。

“好,有骨气,这才是我柳承毅的好女儿,水儿,你不必难过,日后爹一定给你许个好人家,挑一个比这小……小子好千倍百倍的好女婿。”

若水眼角一扫,就看到吴氏难看的表情,和柳若兰又嫉又恨的模样,她心里轻笑,果然,她的丞相老爹对她越好,这两个女人就越是难受。

“女儿多谢爹爹。”若水做出一副欢喜的模样,向柳丞相拜了拜,这才转身向外走去。

若水没有看到,在她身后,柳丞相正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的背影。

若水……变了!

知女莫若父。自从一年前若水毁容后,她就再也不敢抬头看人,总是低缩着脖子,畏畏缩缩得像个鹌鹑。

而眼前的若水,自信,淡然,从容,娇柔但不软弱,和原来怯懦的她完全叛若两人!

莫不是那一撞……

柳丞相捋着颌下长须,陷入了沉思。

第14章 我来睡觉

若水回到自己居住的落霞阁,靠在软枕上,看到熟悉的一景一物,紧绷了一天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喝了几口小桃送来的热茶,若水抬眼。

“小七呢?”

小桃对着隔壁一呶嘴,“听小姐的吩咐,已经安置在旁边的厢房了,并且好好的侍候着小七少爷用完了晚膳。”

“死丫头!”若水笑骂一声,却见小桃呆了呆。

“怎么了?”若水奇道。

小桃呆呆的看着若水,突然冲上前抓住若水的手,喜得大叫一声。

“小姐,你会笑了,你当真笑了,刚才在府门外,我还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谢天谢地,佛祖保佑,咱们家小姐又会笑了!”

“好了好了,会笑算什么,你家小姐我会的东西还多着呢,以后你就知道了。疯丫头,去帮我拿包绣花针过来。”若水笑着抿抿唇。

“绣花针?小姐你要绣花?”

“不是,别多问了,快去。”

小桃不一会就拿来了一大包绣花针,又打来了热水,侍候若水洗漱了,若水就打发小桃下去休息。

屋内静悄再无旁人,若水取过烛台,将一根根细如牛毛的绣针在火上消了毒,重新包好,放在怀里。

这些绣针并不就手,只能将就用用,她很是怀念在现代自己那一套专门打造的金针,决定在这个时代给自己也弄一套。

累了一天,她又困又乏,只想一头睡去。只是晚上子时还要帮小七解毒,她生怕自己一旦睡下,便再也醒不过来。

唉,如果有现代的闹钟就好了。

她长长的打了个哈欠,脑子里昏沉沉的,眼皮儿直打架。

似梦似醒的时候,她突然一个激灵,猛一拍头顶,暗叫自己真蠢。

自己怕睡着了醒不过来,耽误了帮小七施针,那就到小七房里去睡啊,子时的时候,他毒发之时自然会叫醒自己。

若水头脑昏沉的做了决定,并为自己想到的好办法而沾沾自喜,她站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出房门,对着隔壁厢房的房门拍了几下。

门很快打开了,小七木着脸,皱着眉站在门口,目露不悦的看着她。

若水困极了,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伸手把他往旁边一扒拉,抬脚进了门。

“你来做什么?”小七声音很是冷淡,现在离子时明明还有两个时辰,不由他不怀疑她的来意。

“我困了。”她完全答非所问,整个人困得迷迷糊糊的,和他日间所见那个聪慧狡黠的少女完全判若两人。

若水勉强撑着眼皮,一眼看到了床,就像鱼儿看见海洋,抛下了一句:“子时叫醒我。”就一下子扑进了海洋的怀抱,合上了眼,几乎是立刻就睡着了。

小七瞠目结舌的看着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若水,差点惊掉了下巴颏儿。

她……她这是什么意思?

她半夜三更的来敲他的房门,说了一句我困了,就肆无忌惮的倒在他的床上睡觉,她……她究竟有什么用意?

他立刻警觉的奔出房间,四下察看了一遍,周围静悄悄的,整个落霞阁,除了他们三人,再无其他。

显然,她并没有布下陷阱来陷害他。

小七百思不得其解。

确定了周围并无旁人,小七放下心来,走进房中,只听得床上的少女呼吸轻缓悠长,睡得极是香甜。

显然,自己……又想多了!

她就是像她自己说的,困了,来睡觉,纯睡觉!

若水这一觉睡得好沉,好长。

她完全不想醒来。

可是,沉浸在深度睡眠中的若水,心里仿佛被一根线牵着,让她轻轻一动,就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只见满室月华如水,静静流泻,窗外,月亮早己越过中天。

现在几时了?小七呢?

她几乎一眼就看到了小七,在房间门口,小七背对自己盘膝而坐,她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看到他宽厚结实的背脊,此时抖得像筛糠一样。

糟糕,他毒发了!

若水想也不想的从床上跳了下去,一下子跑到门口,月光姣洁,清楚的照在小七的脸上,他双眼紧闭,戴了人皮面具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只能听到他牙关咬的咯吱咯吱响,全身上下湿得像水里捞出来一样,不知道疼出了多少汗,显然己是痛到了极处。

若水的心没来由的一疼。

她知道他毒发的时候有如万虫噬心,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却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痛!

她又气又是心疼,这个木头小七,真是又蠢又笨,明明毒发痛成了这样,却一个人强忍着,不肯叫醒自己!

真是蠢笨到了极点!

第15章 虫子便便

若水一边骂一边飞快的取出绣针,幸好提前消好了毒,她暗自庆幸。

取出一枚绣针,她毫不犹豫的一针扎下,正中他头顶的百汇穴。

她对人体的各处穴道了若指掌,当下飞快的下针,隔着衣服,仍是认穴奇准,手中绣针不停,几个呼吸之间,己在小七全身的三十六处大穴上扎满了绣针。

她停下手来,紧张的看着小七的表情。这些绣花针实在太短,无法针透穴位,更无法驱毒,她只能帮助他减轻一下痛楚,并缩短毒发的时间。

小七剧烈颤抖的身体慢慢恢复了平静,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缓缓睁开眼来。

“多谢。”他看着她,眼神中依然平静无波,就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那样的剧痛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谢个屁!”若水忍不住暴了句粗口,怒气冲冲的喝道:“为什么不叫醒我?”

“你睡得香……”小七淡淡道。

“香个屁!”若水又骂了句脏话,只觉得火气噌噌的往上冒,也不清楚自己究竟为什么要发火,骂道:“睡得香你就不叫我,你以为你不叫醒我,你怜香惜玉,你很伟大,但你告诉你,你这样很笨!很蠢!你这叫耽误治疗!懂不懂!”

“……”小七又沉默了。

若水就觉得自己一拳头打在了闷罐上,半点回声也没有,让她很不爽。

算了,不和这蠢木头计较。

若水狠狠瞪了他一眼,伸手把他身上的绣花针一一拔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放在一块白布上,进屋点了蜡烛,捻起一枚绣针,在灯下细看,并送到鼻尖轻嗅。

小七跟了进来,见她这副模样,心中好奇,伸过手去,想拿起一枚绣针看看。

“别动!有毒!”若水喝道,抬手就去打他的手掌,却打了个空,在她喊出有毒的那一瞬间,他的手已经疾如闪电般缩了回去。

哼,显摆自己武功好么!若水翻了个白眼,心里嘟哝一句。

“你看!”她举起手中的绣针,将针尖凑到烛光之下,细小的尖端闪着一丝幽幽的绿光。

小七浓眉皱起,仔细的打量着她手中的针尖,学着她方才的样子轻轻一嗅。

“有香气?”针尖上飘出来一种极淡极淡的香味,明明是香气,闻在鼻中却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不错,我是不是该恭喜你?你中的这毒……居然是位于苗疆三大蛊毒之首的碧波仙芸。”若水似笑非笑的斜睨着他,“小七,我真的很好奇,你一个普普通通的杀手,怎么有人会舍得把这万金难求的碧波仙芸用在你身上?小七,你到底是什么来历?嗯?”

“杀手。”小七淡淡道,看了看身上湿透的衣衫,皱了皱眉。

“好了,你不愿意说,我也不会强人所难。”若水的眼光状似无意的在小七身上一晃而过,暗暗咽了口口水,将手上的绣针放入白布中,包好。

这小七的身材……还真是好到爆!

“你……杀死虫子了吗?”小七犹豫了一下,终于好奇的问了出来。

“没有。”若水泄气的摇摇头,“这绣针太短,又是实心的,我需要一套专用的医疗金针,这个明天再说,时间太晚了,你快休息吧,我也回房睡了。”若水拿起布包,准备回房。

“那……这针尖上为何呈碧绿之色?”小七在她身后问道。

真是个好奇宝宝!

若水连头也没回,丢下一句。

“这绿色……就是你体内虫子们的排泄物,俗称……便便!”

她不用想也知道,小七藏在面具下的脸……铁定绿了!

哈哈!让你臭屁装神秘!

若水心情极好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全身放松的躺到床上梦周公去了。

小七的脸一阵扭曲,被若水最后丢下的那句“便便”深深的刺激到了,他湿透的衣衫紧紧的贴在皮肤上,引得他一阵阵颤栗,就像全身上下都堆满了若水口中说的那个……虫子的排泄物。

他突然再也无法忍耐了,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仍是一团漆黑,他出了房间,身形一闪,迅速融入了浓浓的夜色里,消失不见。

直到东方的天边浮现出一抹鱼肚白,小七的身形突然出现在若水的屋顶,一头漆黑如墨的长发滴着水,像是刚刚沐浴过,脸上仍然戴着那张妙手神童所做的面具,只是身上已经换上了一件新的黑色长衫,腰间束了一条黑色的腰带,整个人看起来神清气爽。

他四顾无人,这才轻轻跃下地,推开自己的房门,进了屋,再悄无声息的关上了门。

这一切若水自然不会察觉,她正拥着轻暖如棉的绣被,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好梦正酣。

关于柳若水的小说《倾世穿越情》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倾世穿越情》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