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挚爱的你-名可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挚爱的你-名可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2019-08-29 13:23:21作者:拈花惹笑

小说名可的大结局是如何,挚爱的你这里有大结局等着你来看,挚爱的你作者是拈花惹笑,精彩内容阅读:她双手抵在他胸膛上,一脸惊慌:你敢乱来,我……我告你。他捏住她的下巴,笑得邪魅:整个东陵都是我的天下,你告我?一项交易,将她和东陵最尊贵也最可怕的男人绑在一起,白天,她是所有平凡女孩中的一个,夜晚,她却是他肆意摆弄的玩物,她以为一直活得毫无尊严,却不知自己早已成了全东陵所有女人羡慕的对象。他宠她,宠得上天入地无人能及,全世界,只有这个笨女人不知道……

挚爱的你-名可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名可挚爱的你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卷 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11章 是他,居然是他

优美尊贵的线条,黑夜里也会耀眼夺目的黑银光芒,奢华到极点的厚重大灯……

“迈巴赫最新概念款!”有人认出来了,一个在校园里行走,正巧经过的车辆工程系男生顿时眼冒金星,抖着嘴唇惊呼了起来:“16年的顶级奢华概念型号,全球只手工做了三辆,每两价值在五千万以上……”

女孩子们的心跳随着那男生的声音跳得一下比一下厉害,尤其当一身黑色紧身休闲装的佚汤打开厚重的车门,当那个已经不能单单用“绝色”这两个字来形容的男人从后座踏出来的时候,有两个女孩子呼吸一窒,竟两腿一软“扑通”两声跌倒在地上。

没有人理会她们,因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那个刚下车的男人身上。

他穿着一身玄黑色的休闲服,两道剑眉浓密英气,眉毛之下的一双星眸深邃得犹如两弘深渊,他要是回眸看你一眼,你一定会醉死在他的一双眼眸里,一辈子再也醒不过来。

那两排扇状的睫毛微微起伏,又长又密,比洋娃娃特地打造的睫毛还要好看。

他的鼻子高挺性格,他的嘴唇是最性感最迷人的玫瑰色,没有任何刻意的妆扮,一身休闲服装,一头随意梳理的短发,将他整个人的尊贵不凡展露无遗。

修长的身形,配上两条黄金比例的长腿,这男人,他每走一步都像是脚下生莲,就连被他踩过的地方都像忽然特别值钱一样。

当他在你跟前走过的时候,你会情不自禁软了双腿,心里直想向他顶礼膜拜。

好高贵的男人,好帅气,好迷人。

他的目光向这方投来的时候,肖湘身旁那个女孩子小手落在自己胸口上,立即惊呼了起来:“我……我呼吸不过来了……”

北冥夜没有任何情感的视线扫过迎宾队伍,冰冷的薄唇微微抿紧,之后才举步往前方走去。

立即有两位迎宾的女生奔了过来,抢先领着他和佚汤往大堂的方向走去,大家往大堂那边望去,只见闻讯而来的校长领了一堆校领导,匆匆忙忙迎了上去……

名可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抬眼便看到大堂乱成了一团,不知道来了个什么重要人物,一大群女孩子拥簇了那人往休息室的方向涌去。

人太多,她根本没机会看清来的是什么人,就已经匆匆往校门口赶返。

回去的时候那些迎宾的女孩们依然往大堂那边东张西望着,就连宾客进来都忘了跟人家打招呼。

“怎么回事?”名可和过来替她的女生换回位置后,忍不住拿手肘捅了捅和大家一样往大堂方向张望的肖湘:“来人了,快点回神。”

“可可你刚才从大堂那边出来,有没有看到那个大帅哥?”肖湘被她捅回神,眼底藏不住兴奋地问道。

“什么大帅哥?”刚才大堂确实好像出现了什么大人物,不过人太多,她看不清。

“一个很帅很帅,帅得天上有地上无的超级大帅哥,他的司机开着迈巴赫过来也!”肖湘的兴奋完全散不去,如果不是还有任务在身,她真的恨不得冲过去,赶在帅哥进休息室之前闯过去多看他两眼。

可惜了,刚才看起来似乎校长带着文艺团的那些漂亮女生们亲自迎接去了,这种好事,轮不到他们文学社啦。

原来来了个大帅哥,怪不得刚才在大堂上还隐隐听到一些女孩子的惊呼声。

不过,人得有多帅?居然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比她的偶像南宫烈还帅么?

不大可能的事了,她关注娱乐圈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过比南宫烈更帅的男人,娱乐圈外倒是有一个……

一想到那张脸,心又开始不安了起来。

她紧了紧手心,告诉自己不能再想那个恐怖的男人,她已经从他的地方逃出来,这辈子两个人都不可能再有任何交集了。

不要怕,不值得她害怕……

……

十点半一过,校门口处便只留下四名礼仪队的队员,名可和肖湘回了自己的社团,肖湘才发现名可只是化了个很浅很淡的妆容,连口红都没抹。

拿出口红正要给她抹上,但口红凑到名可唇边的时候,肖湘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心,摇了摇头:“你嘴唇的颜色比口红还要好看,不如不抹了。”

虽然是淡妆,可是,比起那些浓妆艳抹的,还是他们家可可最漂亮。

她一直觉得名可比校花汤菲菲还要漂亮,只是人家是校长的女儿,大家看她时也看上了她背后的光环,才会给了她校花这个称号。

事实上,真正的校花另有其人啦,是他们不懂得欣赏。

“大会已经开始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去?”名可其实是不想出去的,她本来就不是喜欢热闹的人,但社长说了,一定要她去宾客席多露面,例如给宾客斟斟茶递递水,反正多露面就对了。

她现在不出去,回头一定会被社长骂死。

“你歇好了吗?”肖湘伸了伸懒腰,舒展了一下筋骨,才说:“休息好了我们就出去吧,社长在礼仪队里给我们留好位置了。”

“好。”名可站了起来,和她一起离开社团。

大会上人很多,但前头的宾客席上却是稀稀疏疏的,位置宽松得很。

礼仪队的女孩正在给宾客倒酒水饮料。

名可接过徐年华递给她的红酒,按徐年华指给她的路线进入宾客席,刚抬头,只见中央最好的位置上,一人忽然侧头,锐利的目光直射在她身上。

那目光,森寒,冰冷,没有半点温度,有的,只是一抹邪魅的笑意,还有一缕嗜血残酷的光芒……

两道视线接触上,名可惊呼了一声,红酒瓶从手里滑落,“哐啷”一声,在她脚下碎成一片片。

是他……居然是他!

名可的大脑在一瞬间变成空白,只是怔怔看着坐在宾客席中央位置的北冥夜,整个人完全僵化了。

听到酒瓶落地碎开的声音,附近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往她身上,可她完全不管不顾,又或者说,她根本没有注意到。

这一刻,全部注意力都在北冥夜身上,那一身寒气,那双闪耀着玩味光芒的墨眸,那一记意味不明的目光……

第一卷 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12章 万一又遇到他

他怎么会到这里来?他为什么会出现?他究竟是谁?

他来这里是为了参加他们的校庆,顺便给他们公司打广告,还是……为了她?

名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想,可是,在重见他那一刻,她彻底慌了,也傻了。

她不要再见到这个男人,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

“可可,你怎么回事?”听到酒瓶破碎声音的肖湘一抬头,便看到名可站在那里,整个人如同雕塑一般,连脸上的表情都呆滞了。

随着她视线望去,正是那个一出现便引起无数女生尖叫的大帅哥,可是,依她对名可的了解,名可不该是这种看到帅哥就会发花痴,甚至花痴连酒瓶都会摔碎的人。

她走了过去慌忙把名可拉开,怕她不小心踩到碎片中伤到自己。

招来其他人把碎片捡了去,又将名可往人群外拉了拉,肖湘轻声问道:“你怎么回事?魂不守舍的,那男人真帅到连你都被迷得失了魂的地步吗?”

她的声音将名可游荡的灵魂拉了回来,她咬着唇,脸色一阵苍白,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她的话。

看着她蹲了下去给自己清理裙子上猩红的酒迹,名可忍不住回头往宾客席上的中央位置望去,以为还会看到那双慑人的眼眸。

但当她回头的时候,北冥夜已经不看她了,似乎正在专心看大会上的演说,她不知道该松一口气还是更紧张。

将蹲下去的肖湘拉了起来,她轻声说:“裙子脏了,我……我想回去……”

“我陪你回去换一身衣服。”肖湘也像她佚汤往宾客席上望了眼,不见其他宾客注意她们,才拉着她急冲冲跑到了人群之外。

刚离开人群,不出所料便遇到一脸着急的徐年华。

徐年华是真的急了,给名可指了一条明路,这么好的位置,一路过去就能来到帝国集团总裁的面前。

帝国集团的总裁啊!她们知道是什么人物吗?是她们这种小人物一辈子或许都没有机会见到的人,这么好的机会,居然被她给弄砸了。

气得徐年华一直抖着唇,连话也说不利索:“快回去换身衣服,弄成这样,怎么带着宾客到处参观?”

最后,他还是推着她们回宿舍换衣服去了。

名可这一路回,去整个人恍恍惚惚的,就连进了门拿了衣服进入洗手间后,她还是没有回过神来,心里脑里全是那个男人冰冷的目光,还有他眼里一点点邪魅的笑意。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眼花看错,如果没有眼花,如果那份邪魅是真的冲着她的……

她的小手落在自己的胸口上,用力摁着心脏所在的位置,这一刻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了起来。

那个男人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很厉害吗?东陵不是他的天下吗?

这样小小一个校庆日不应该是他这种大人物会出现的,二十个亿都扔了,这学校所有的价值加起来也不到他那二十亿的十分之一,他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抬头,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模样,心里更慌了。

脸色那么白,涂上再多的粉也掩盖不了她的惊慌。

她究竟还要不要出去?要么就跟他们说她不舒服,一直呆在宿舍里不出去好了。

想了想,她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再走出去,万一又遇到他,万一他想起来自己就是那天从他的地方逃出去的人,怎么办?

越想越心慌,她连衣服都没换,直接拉开洗手间的门走了出去。

肖湘见她出来的时候居然还穿着那套脏掉的裙子,她皱起眉,狐疑地问着:“怎么回事?还不赶紧把衣服换了?我们还要去招呼宾客的。”

“我……”名可看着她,迟疑了片刻才说:“我不舒服,我今天不能出去了。”

“怎么了?”肖湘挑起眉,忽然想到什么,惊呼道:“你该不会是来大姨妈了吧?”

可是,不对呀,可可的大姨妈和她基本上是差不多的,才刚结束没多久,怎么可能又来?

“你怎么了?”她走了过去,见她脸色苍白,一张脸确实不怎么好看,便伸出手去探她的额,却又不见她有发烧的迹象,可是,她的情况看起来确实不太乐观。

“我不知道怎么和社长说,我猜他一定会骂死我的。”肖湘耸了耸肩,从她手中把那套裙子取了回去,拉着她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声音柔柔的:“你要是真的不舒服就在这里呆着吧,我去和社长说。”

“他一定会骂死你的。”大家准备了那么久,等了那么久,就为了今天找一个愿意投资的人了。

其实他们社团经营了几年,已经存起了一笔资金,不过,还是远远不够,还得要拉一个有钱人出资筹拍这部电影。

准备了那么久,要是今天功亏一篑,不仅社长会骂死她们,就连她自己也会恨起自己来。

不过,她真的不想出去,要是出去了又看到那个人……

肖湘拍了拍她的肩头,安抚说:“没关系,你不舒服总不能硬撑着出去吧,我这就出去跟社长说……”

“等一下。”名可站了起来,还是拿了那套衣服,再三犹豫后她才说:“我去,不过,你跟社长说我真的不舒服,我不想去招待那些宾客,等会大会结束之后,社长要是和哪家公司的老板谈得差不多,我会过去帮忙,我现在换了衣服,先去社团帮忙准备。”

“那也行。”肖湘也不想被社长骂,那家伙骂起人来真的很没品的。

可是,名可脸色确实不怎么好看,若是她真的不出去,她也是没办法。

她盯着她的脸,迟疑道:“你真的没事?”

“没事,就是头有点晕。”名可不再理会她,拿着衣服进了洗手间匆忙换过,又补了一点粉,才与肖湘一起离开了宿舍。

这次她刻意不走会经过操场那条路,而是沿着一条偏僻的小路往他们社团的大本营走去。

肖湘出门没多久就回到操场上去了,大会在操场上举办,名可不去,她还得要去看看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帮忙。

她们文学社确实没什么美女,名可是第一美人,接下来位置便悬空了,没有第二第三,只有她这个和路上小草没什么差别的小清新。

和名可那种是完全没得比的,说不上美,不难看就是了。

第一卷 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13章 他的游戏规则

名可沿着林中小路一路往学校后方社团集中的地方走去,这一路上还得要经过学校后面那一片树林,以及树林中那几座假山。

其实这地方她经常走,本来不应该觉得有什么,但今天因为所有人基本上都集中在操场那边,学校后面的树林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又因为刚才被北冥夜的出现吓了一跳,到现在走过这片完全看不到人迹的地方,心里竟莫名有几分不安。

也不知道人是不是就是这么倒霉,怕什么居然就来什么,就在她踩着小道走过一座假山的时候,忽然,一只大掌扣上她的手腕,在她还没来得及惊叫之前,人已经被对方拉了进去,拉在两座假山的夹缝中。

冰冷的大掌落在她嘴上,堵住了她所有将要叫出口的声音,她一睁眼竟对上那双没有半点温度的眼眸,那双眸子底下,还有她刚才在宾客席上一不小心看到的邪恶光芒。

是他,是他!他来这里真的是为了她!

名可吓得浑身止不住一阵颤抖,只死死盯着北冥夜那张沉寂的脸,就连他已经松手放了她的嘴,她也说不出半个字,更别说呼救了。

“见到我很吃惊吗?”他开口说话,声音低沉而磁性,极具魅力,可听在名可耳里,却仿佛来自地狱的魔音一般可怖。

她下意识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吃惊,何止是吃惊,简直是震撼,不敢置信。

“你倒是诚实。”他长指落在她脸上轻轻划过,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又吓得名可一阵颤抖。

她用力握着自己的小手,胸口因为惊慌而不断起伏。

“你究竟想怎么样?”他们的小小校庆日果然没有资格吸引他,现在大会正在进行得如火如荼,他却来到这么一个地方,是为了堵她吗?

“还记不记得你欠了我些什么?”北冥夜垂眸盯着她,就像是看着一只受惊的兔儿一般,锐利的目光如同猎豹黑夜中的眸子,闪烁着慎人的光芒。

名可只觉得他一身寒气不断在向她袭来,那么冷,冷得她浑身血液仿佛在瞬间都冻结了。

她依然摇着头,连声音都止不住颤抖了起来:“我不欠你……我不欠你什么,我……没有答应。”

“你是不是忘了我说过,没有人敢在我面前出尔反尔?是你自己在KTV的包厢里主动抱上我,主动跟我说你伺候我,答应你的事情我已经做完了,接下来是不是该轮到你了?”

“我……我没有答应。”她用力摇头,眼里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色,这个男人为什么还是阴魂不散,就是不肯放过她?

她已经后悔了,已经说了不要和他交易,他后面做的事情明明和她无关,他为什么要把这个责任全都压在她身上?

“我真的没有答……”瞥见他眼底慎人的寒光,接下来的话她自觉咽回到肚子里,可这不代表她要妥协。

这里是学校,东陵也是个法治的地方,她就是怕他,但也相信他不敢在这里对她怎么样。

凭着这一份笃信,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站直身体,抬头看着他,拼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些:“我说过我不要交易,是你自己非要那样,我没有答应过你些什么,我说过我不做了。”

“看来你真的不懂我的游戏规则,没关系,以后我会慢慢教你。”本来生活无趣,可现在居然给了他一个这么好玩的小东西,他怎么舍得这么快就放手?

欣赏她的惊慌,再让她更恐惧不安,这种感觉如同狩猎一样,滋味确实不错。

那只大掌再次落到她脸上,名可吓了一跳,慌忙往身后退去,可一退就直接撞上身后的假山。

假山上凸出来的石块撞得她身体一阵痛楚,她却还是死死忍着,极力躲避着他的魔爪。

北冥夜的大掌从她脸上划过,长指沿着她的脖子一路滑下。

名可皱着眉,双手落在他手上想要把他推开,可他看似动作轻柔,却不想她怎么推都推不动半分。

她想要逃开,他另一条长臂却已经撑在假山上,挡了她的路。

名可咬着唇,低叫了起来:“你究竟想要怎么样?这里是学校,很快会有同学在这里走过,你不要乱来……”

“原来你希望我乱来。”那根长指来到她锁骨的地方后忽然指尖一收,他大掌直接压了下去,压在她软软的身子上。

名可低呼了一声,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双手落在他手腕上,使尽了吃奶之力都推不开半分。

他五指收紧,又用力一握。

名可吓得尖叫了起来,声音也高了几分:“很快就会有人经过,你再这样,我就要喊救命了。”

“你记性真的不好。”他低头凑近她半分,分明是冰冷的气息,落在她脸上时却成了炙热滚烫的一片,烫得她连心脏都在发抖:“我说过东陵是我的天下,你要呼救可以试试,我倒想看看有没有人敢来救你。”

“你……”名可咬着唇,气得恨不得一巴掌甩在他脸上,可是,她还要忙着把他落在自己身上的大掌推出去,这会儿根本没有功夫去做其他。

他压得这么紧,她怎么推都完全推不动。

心里又急又羞,眼泪已经忍不住滑了下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快放开,你没有资格这样对我……”

“是你欠我的,哪怕再过分些,我也有这个资格。”忽然,他高大的身躯往她身上一压,直接把她压在自己和假山之间。

压得那么紧,两具身体之间完完全全没有半点空隙,弄得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唯一庆幸的是他压上来之后。他的大掌终于还是拿开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该松了一口气还是该感觉到更紧张,可他压得那么紧,她更没有机会逃开了。

双手抵在他胸膛上,她不说话,只是用力推搡,但他却如同一座大山那样堵在那里,就凭她那点缚鸡之力,根本推不动他半分。

推不过,她气不过,拳头举了起来用力往他身上敲去,可是,每一拳落在他身上,都如同打在钢铁上一般,打不痛他,却弄得自己的手掌一阵阵酸麻。

这个男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构造的,身体居然这么硬,和石头一样!

第一卷 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14章 挺好玩的

“快放开我。”名可怒目瞪着他。

北冥夜却还是不疾不徐,只用自己的身体压着她,这小女娃在他身下就完全无处可逃。

这么脆弱的存在,在他面前就如同一只蝼蚁那般,他想什么时候捏死她,随便动一动指头就足矣。

他过去最瞧不起这一类脆弱的小东西,但现在,忽然就觉得这小东西也是挺好玩的。

“听说你们文学社在招赞助。”他忽然说。

这个时候名可哪里还有心情跟他说这些?依然举着拳头敲打在他身上,连他说了什么她都似没听到。

北冥夜却忽然大掌一紧,将她一双手腕扣在掌下,手一提直接把她双手禁锢在头顶山。

“这么不听话,只怕得要吃点苦头才知道什么叫顺从。”他低头凑近她的耳际,轻声呢喃:“我说过要你,就一定会要,你以为就凭你,能从我身边逃出去吗?”

她不说话,只是用力咬着唇,心里琢磨着如果他真的对她有什么举动,她就大声呼救,她就不信他真的可以不在乎。

北冥夜是不是会在乎,除了他自己只怕没有人会知道。

她不说话,他又凑近她几分,忽然张嘴一口咬在她的耳垂上,咬得这么用力,直咬得她痛呼了起来。

“走开,你这魔鬼快走开。”她拼命挣扎,痛得眼泪都滑了下来。

终于他松开了她,目光落下,看着她被自己咬得通红的地方,好一会才扬起了薄唇,笑得邪魅:“味道比我想象的还要好,放心,这么好的美食我一定不会错过,小家伙,记得夜里把自己洗干净,等我来品尝。”

身体往她身上压了压,名可吓得睁大了一双眼眸,怎么都不敢相信他居然在这个地方对她动起了邪念,可是,那抵上她的强悍气息,却让她感受得清清楚楚,他的邪恶,他的可怕。

终于北冥夜放开了她,看着她惊慌失措从自己怀里逃出去,一路往他们社团的方向狂奔过去,他薄唇忍不住勾了勾,退了半步,斜斜靠在假山上。

直到那抹纤细的身影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不见,他才收回目光,抬头看着天际。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他声音沉了下去:“站住。”

佚汤在假山后住了步,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让自己过去,反正人都已经走了,他过去也不可能会看到什么。

不过,先生的命令就是死令,要他站住,他绝不敢向前半步。

至于北冥夜为什么不让佚汤过来,大概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现在身体这样的情况,怎么能让人看到?

这丫头还真是有本事,他向来自问自制力还是很强的,可她居然在这个地方弄得他这么冲动,一时半会完全压不下去。

看来,这个玩物他还是找对了。

他们社团不是还要拉赞助人吗?今天是周末,不用工作的日子,正好可以拿这小家伙来打发一下时间。

想从他身边逃出去,这想法是不是太天真了些?

……

名可发了疯一般,一口气跑回到社团休息室里,直到关上门,从里头死死锁上,她才用力摁着自己的胸口,大口喘息。

社团里还有几个团友在,因为下午很可能会有宾客来参观,大家还在做最后一步准备中。

看到平时斯斯文文的名可像一阵风奔入休息室,梅子过去敲了敲门,关心了几句,听名可说了没事,大家才又继续做他们的事情。

名可坐在沙发上,抱着自己双膝,安静看着窗外明媚的景色。

呼吸已经平顺过来了,只是一颗心还慌乱得很,他说,他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他说今晚要她……

明明是六月天,天气已经开始炎热,这一刻她却觉得浑身冰冷,很冷很冷,就算紧紧抱着自己,还是那么冷。

今晚,他还会有什么举动?这么可怕的男人,他一定还有很多办法,一定会逼得她走投无路。

她把脸埋入双膝里,心里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从惊恐不安,到一颗心慢慢平复下来,中途不知道耗费了多少时间。

终于在外头大厅的时钟敲响中午十二点的钟声时,肖湘来敲门了:“可可,社长让你过去和他们一起吃午饭。”

名可被敲门的声音吓得回了神,忙收拾好自己,出门一看,大家都已经不在了,整个大厅里只有肖湘一个人。

这么安静,又让她不安了起来,似乎只要周围没有太多人的时候,她就很怕那个男人忽然又会出现,忽然又跟她说那些恐怖的话。

“你怎么回事?眼睛怎么红红的?”她一出来,肖湘就注意到她的不寻常,忍不住关心地问:“脸色也不太好看,真的不舒服吗?要不……要不还是回宿舍休息一下吧?”

“不回去!”名可用力摇头,语气有点焦急。

今天学校这么热闹,宿舍里一定没什么人,肖湘是肯定不会回去的,如果只剩下她一个……

那个男人神通广大的,万一他利用什么特权去了女生宿舍……一想到他在树林的假山前压向自己时,身下那份嚣张霸道的坚硬气息,她又忍不住微微颤抖了起来。

“可可,究竟怎么了?”肖湘分明看出她在不安,也不知道想到什么,脸色比刚才更难看了。

“没事,可能怕做不好下午的事情,心里有点紧张。”她随意找了个借口,岔开话题:“社长中午不用陪宾客吃饭吗?”

“就是要陪宾客吃饭,所以喊你也过去。”一说到这个,肖湘就忍不住兴奋了起来:“我听他们说,社长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拉到一个大老板,人家很可能愿意投资。”

“真的?”名可一听也来了劲,刚才被北冥夜吓出来的坏心情顿时散去了不少:“是哪个公司的老板?做什么的?他看过我们的剧本了吗?他有没有什么意见?”

“你别一轮嘴问,我还没过去看,怎么知道?”这不是才刚听说吗?社长让他们过去陪贵宾吃午饭,大概就是想借机先拉拢一下关系,“反正过去就知道了,就在学校餐厅里,快点。”

第一卷 东陵,有个男人叫北冥夜第15章 现实,往往很残酷

肖湘说着,拉着名可的手就往外跑。

名可心情也明朗起来了,剧本基本上是她写的,一旦真的拍成电影,她至少是个小编剧了。

就算很清楚屏幕上的编剧一栏一定不会有她的名字,但,有他们社团的名字她也是很开心的。

真的好期待。

至于北冥夜,餐厅里这么多人,他胆子就是再大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做什么。

下午她就一直陪着社长和那位贵宾,只要别单独走开,北冥夜就一定拿她没办法。

就这么决定了。

这是名可的小心思,不得不说,想法总是美好的,但,现实却往往很残酷。

当她走进餐厅包厢,看到坐在正中央那个男人时,她才再一次认识到,只要是他想做的事,不管她再怎么躲避抗拒,他都一样可以做到。

徐年华坐在一旁,佚汤安静坐在他右侧稍远的地方,至于中间那个男人,他左手拿着他们辛苦了一个多月、经历了十几遍修改最终修出来的剧本,右手长指指间夹着一支雪茄,并没有看进门的人,仿佛真的在认真看他们的剧本。

好看的薄唇之间吐出来的烟雾将他一张得天独厚的脸熏染得更加帅气迷人,当中还藏了一份令人完全捉摸不透的神秘色彩,如此蛊惑人心,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帅得上天入地无人能及。

两个女孩一进门就看傻眼了,只不过,肖湘是被帅哥的美貌迷晕的,至于名可,却是被吓坏了,吓得完全回不过神。

“可可,肖湘,你们两个站在那里做什么?快点过来和北冥先生打声招呼。”见她们进来,徐年华忙站了起来,向她们招呼着。

听到他的声音,肖湘终于回过神,见身边的名可依然看得痴痴迷迷的,忙拉了她一把,细声说:“别再被电晕了,要是吓坏贵客,社长会骂死你的。”

名可依然有点神不守舍的,那双干净和小鹿一样清纯的眼睛微微眨了眨,任由肖湘拉着她向他们走去。

北冥夜终于抬起头,视线在名可脸上一扫而过:“哪个是写剧本的人?”

“我们都是。”徐年华忙向他陪着笑,见他刚才看了名可,又向名可招呼着,让肖湘把她拉到他们跟前:“这位叫名可,是剧本的主编,故事都是她想的,之后我们社团里的人在一起修改润色,可可,快给北冥先生打声招呼。”

但名可依然不说话,只是低垂眼帘看着北冥夜手里的剧本,心慌意乱的,连他们在说什么都不知道。

最终她还是被拉到北冥夜的左手侧坐下,徐年华暗中推了她一把,好让她回过神。

北冥夜的目光却落在徐年华的手上,眼底忽然渗出了点点寒意,这点寒意,吓得徐年华慌忙收了手,莫名其妙的,就是不敢再碰名可了。

“可可,给北冥先生倒酒。”话是对名可说的,可却暗地里瞟了肖湘一眼。

肖湘会意,轻轻推了推名可,细声说:“社长让你给北冥先生倒酒呢。”

名可终于回过神来,心里一颤一颤的,但还是拿过红酒小心翼翼给北冥夜倒上了一杯,之后又站起来打算给一旁的佚汤也倒上一杯。

北冥夜却瞟了她一眼,忽然冷声说:“坐下来,陪我一起看剧本。”

名可有几分无措,但还是听话地坐了下去,却没有陪他看,只是在一旁安安静静坐着。

剧本她已经看过几百遍,根本不需要再看,他翻到哪一页看到哪一句,只要说出开头的两个字,她几乎都能把后面的内容一字不漏说出来。

北冥夜看起来却真的在专心看他们的剧本,虽然她明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不是为了这个剧本而来的,可是,他没有其他表示,她也不会自己提起些什么。

刚开始是真的很害怕,一进门见到他,人已经慌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但现在慢慢还是能安心下来,这里毕竟有这么多人,量他也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她做什么。

北冥夜还在看剧本,他不说话,大家也不敢开口说什么,甚至连拿杯子拿餐具的动作都是小心谨慎的,生怕弄出了一点声响影响了他。

服务员上菜时,徐年华也暗示她动作一定要轻,北冥先生在看他们的剧本呢,要是影响了他,万一他看得不满意,不愿意投资,那么,一切就都要吹了。

他真的万万没想到帝国集团的大少爷居然会出现在今日的校庆日里,更想不到他的助手竟主动找到他,问他们文学社今年有没有新的作品,说他们家老板打算投资影视业。

一切都太出人意料,就像肖湘说的,他是走了狗屎运了,直到现在他还像踩在云端上那般,完全抓不到真实的感觉。

包厢里安安静静的,大家连呼吸都特意放得很轻很轻,唯有北冥夜翻剧本的沙沙声偶尔响起。

不过,一本剧本这么多字数,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看得完的,饭菜有点凉了,只是北冥先生不动手,大家也自然不敢动筷。

北冥夜依然在翻看着,偶尔拿起雪茄抽上两口,丝丝烟雾吐出,一不小心飘到坐在他身旁的名可脸上,被那浓雾呛了一把,她忍不住低低咳了两声。

就这么两声低咳,弄得北冥夜皱起了眉心,目光落在她脸上。

大家心下顿时紧张了起来,一看到他皱眉,心里就直叫不好。

徐年华甚至快要忍不住开口责备名可了,人家这些大人物抽个香烟抽个雪茄什么,她咳什么?

名可也知道大家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这一边,但她刚才咳也不是故意的,只是被烟雾呛了下忍不住而已。

她咬着唇,想要开口说话道歉,又不知道这道歉的话该从何说起。

但,让所有人想不到的是,因为她这两声轻咳,北冥夜皱了皱眉之后,居然弹了弹指尖上的雪茄。

佚汤立即会意,从桌子一旁拿来烟灰缸。

北冥夜直接把雪茄掐灭,不抽了。

因为名可咳了两下,他将才抽了三分之一不到的雪茄硬生生掐灭……大家的目光都落在名可的身上,也不知道是在庆幸,还是在羡慕。

可可,好大的面子呀!

关于名可的小说《挚爱的你》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挚爱的你》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