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医道无双(陈飞)小说无广告 医道无双全文在线阅读

医道无双(陈飞)小说无广告 医道无双全文在线阅读

2019-08-29 13:18:38作者:铁沙

陈飞的小说是《医道无双》,本文作者是铁沙,文章医道无双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值得一读。文章节选免费阅读:从天武山上下山的陈飞,一手神奇医术治百病,一身无敌武术世无双。

医道无双(陈飞)小说无广告 医道无双全文在线阅读

陈飞医道无双全文免费阅读

第19章 大舅子 

 

因为签了许氏化工这么一个重要合作伙伴,最近林秋涵的心情颇为不错。

这天周末,她也罕见的没有去公司上班,而是待在家中休息。

而最近,和林秋涵关系慢慢亲热起来的陈飞。自然也要履行好自己丈夫的职责,待在家中陪伴老婆。

客厅中,正看着电视的陈飞,忽然听到一阵砰砰的剧烈拍门声响了起来。

顿时,他一阵皱眉,随即起身,开门去了。

大门打开,陈飞看到一名三十来岁模样的男子站在门口。

虽然三十岁了,但男子却一身拼接布料小西装,头发打理得好似鸡冠一般,带着副墨镜,一副网红的打扮。

在这男子身后方向,一辆兰博基尼还没有熄火,轰隆隆的响着,颇为引人注目。

“请问,你找谁?”陈飞打量了一下男子,略带疑问的向男子问道。

陈飞态度颇为礼貌,但这花哨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陈飞,却一脸不客气的喝道:“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

陈飞道:“这是我家?你是谁,在我家门口大呼小叫。”

“你家?可笑,这是我家,你哪冒出来的。”花哨男子不悦的推了陈飞一把,就要往屋里钻。

陈飞眉毛一挑,就要动手。此时,王妈快步走过来,对花哨男子道,“少爷,你怎么来了?小姐她回房了,我去通知——”

“不用,我自己去找我妹就行了。”花哨男子摆摆手,说着就朝楼上走去。

王妈想要阻拦,但却又不敢动作。陈飞凑过来低声问道,“王妈,他是——”

“他是小姐的亲哥哥,叫做林秋远,不过和小姐关系不好。”王妈解释道。

一听关系不好,陈飞可不客气了。一个健步冲到林秋远身前,拦住他。

林秋远见状,皱眉喝道:“你谁啊?拦我干什么?”

陈飞冷声道:“我是这家的主人。”

“你是主人?别说笑了,我告诉你,这是我妹妹林秋涵的家,也就是我林秋远的家。你算哪根葱,给老子滚开。”林秋远说着就要动手将陈飞推开。

此刻,楼上房门咯吱一下打开了,一脸冷色的林秋涵走了出来,看着林秋远,皱眉道:“你来干什么?”

林秋远笑道:“你是我妹妹,我来妹妹家,还需要理由吗?”

林秋涵冷声道:“这是我家,不是你家。还有,我不欢迎你,马上给我离开。”

“妹妹,你就是这么对待亲哥哥的吗?”林秋远道,随即瞥了陈飞一眼,道,“还是说,你在家中养野男人,害怕被我发现了。不过,妹妹,不是我说你,你养野男人也就算了,但这品味,实在是不咋地,这种男人,你都看得上。啧啧!”

陈飞闻言,气得差点没将这家伙给丢下楼去。

林秋涵给陈飞投来一个抱歉的眼神,然后冷声对林秋远道:“林秋远,我告诉你,他叫陈飞,是我的丈夫,你说话最好客气点。”

“丈夫?”林秋远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妹妹,你结婚了,和这种男人?”

“是!”林秋涵道。

林秋远撇嘴道:“妹妹,你就别骗我了。你什么性格我还不知道,别说结婚,你这么大了,连男朋友都没交一个。怎么可能才一个月没见,就突然结婚了。”

说着,他打量了一下林秋远,道:“这家伙,是你花钱请来的演员吧!用来假扮你的丈夫,掩人耳目。这种把戏,我见多了,没什么用的。”

“他是我丈夫,不是什么演员。”林秋涵道。

林秋远一脸不信,转向陈飞,直接掏出一张银行卡,傲气道:“小子,说吧,我妹妹给你多少钱。我双倍给你,拿着钱,马上滚。”

陈飞面色一沉,“啪”的一下将林秋远手中的银行卡打掉,然后冷声道:“我是秋涵的丈夫,你最好收回刚才的话。”

“还在演!”林秋远冷哼一声,脸上的嬉笑变成了威胁的神色,对陈飞道,“小子,我告诉你。你要是识相的话,最好自己滚开,否则的话,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林秋远,你闭嘴!”林秋涵走到陈飞身边,牵住陈飞的手,“我和陈飞已经结婚了,不管你有什么打算,我都不会同意的,你马上给我离开。”

林秋远眼角瞥了瞥,冷笑一声,道:“妹妹,花钱牵一个陌生人的手,挺难受的吧。别继续演下去了,我了解你,你不可能结婚的。”

林秋涵闻言,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面向陈飞,面颊轻轻凑了过来,吻在了陈飞的嘴唇上。

陈飞顿时一下有些傻眼了,他根本没想到林秋涵会主动吻自己。愣了几秒钟后,嘴唇上传来的温热和香味,让陈飞一下激动了,双手环住林秋涵纤细的腰肢,与林秋涵重重的吻在了一起,津液交融,娇喘微微。

旁边,看到这一幕的林秋远,真的一下傻了。

他十分清楚林秋涵的性格,知道自己这个妹妹没什么男性朋友,甚至是有些厌恶男性。但现在,她却和一个男人热拥激吻。这是他以前完全无法想象的事情。

“难道,难道她真的结婚了?”林秋远心里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此时,林秋涵和陈飞结束了热吻,她看着林秋远,道:“现在相信了吧,我和陈飞已经结婚了。结婚证,你需要看吗?”

旁边,王妈拿着结婚证过来了,当盖着钢印的证件展示在林秋远面前的时候,他的脸颊扭曲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而可怕。

双目猩红的瞪着林秋涵,他怒吼道:“林秋涵,你竟然,你竟然结婚了。你竟敢私下结婚了。”

“结婚是我个人的私事,你管不着。”林秋涵冷声道。

“我管不着,我是你哥,你的事情就归我管。”林秋远怒吼道,整个人似乎要发狂了,“就算你真的结婚了,你也给我马上把婚离了。张少和你的婚约,你必须履行。”

提到婚约,林秋涵的眼神一下红了,喝道:“要和张元浩结婚,你自己去。我告诉你,我是不可能嫁给张元浩的。还有秋天集团,你也别想从我手中夺去。”

“你,你大胆。”林秋远愤怒无比,扬起手臂,就朝林秋涵抽了过去,“不听我的话,我打死你!”

眼看手掌就要落下,陈飞冷哼一声,一把捏住林秋远的胳膊,沉声喝道:“秋涵是我老婆,你要打他,先过我这关。”

“滚开!”林秋远猛的一抽手,想要将陈飞甩开。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陈飞的手好似铁钳一般死死的夹住了他的手臂,让他动弹不得。反而是陈飞“唰”的一巴掌扇过来,狠狠的抽在他脸上。

第20章 心事 

 

“你,你竟敢打我,老子弄死你。”林秋远状若疯狂的吼道。

陈飞直接一下扼住他的喉咙,手掌发力。巨大的力道顿时让林秋远的脸色涨红了起来,双臂胡乱的在空中挥舞着。

“还敢动手吗?”陈飞冷声道。

此刻的林秋远,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慌乱的摇着头,从喉咙里艰难的挤出几个字样,道:“不,不敢了,我不敢了。”

“那就滚!”陈飞一声怒吼,一把将林秋远丢下楼梯。

林秋远连滚带爬的冲出了别墅,发动汽车,逃一般的离开了。

随着林秋远离开,林秋涵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无声的泪水从双目中流了下来。

陈飞不由得一阵心疼,抱起林秋涵,放到客厅沙发上,然后喝了几口热茶,让林秋涵的情绪恢复了正常。

放下茶杯,看着脸上还挂着泪痕的林秋涵,陈飞心中一阵生疼,缓缓开口,沉声道:“秋涵,能和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林秋涵轻叹一声,开口讲述了起来,“这件事,还要从十二年前说起。那一年,我十六岁,父亲突然遭遇车祸身亡,而在一周后,母亲也突然失踪,没有了踪影。”

听到这,陈飞不由得心中一颤。他听说了秋涵父亲去世的事,却没想到当年秋涵的母亲竟然也失踪了。短短一周的时间,父母双亲全都不在了,这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来说,是多么巨大的打击。

林秋涵却好似已经习惯了这些,继续缓缓讲述道:“当时的我还在读高中,哥哥在读大学。父母离开之后,家里的公司本是交给职业经理人来打理的,但效果很不好,才几个月的时间,公司业绩急转直下。于是,我一边学习一边接手了公司……”

缓缓讲述着,接下来的事情,一点点进入陈飞的脑海中。

不得不说,林秋涵在商业上有着极佳的天赋,在十六岁的年纪,就迅速的成长成熟,展现了非凡的商业手段,将摇摇欲坠的秋天集团给稳定了下来,并更进一步,将秋天集团发展壮大,成为龙安市首屈一指的女性化妆品公司,市值数十亿。

当然,随着秋天集团的不断发展,糟心的事情自然也随之而来了。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来自林秋涵的哥哥林秋远。

当年父母离开的时候,他还在上大学,整天吃喝玩乐,自己有钱用就够了,也没在意家里公司的状况。但随着公司的规模越来越大,林秋涵在公司中威望越来越高,林秋远心中也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其他的想法,想要回到公司分一杯羹。

刚开始的时候,林秋涵可谓是一门心思的帮助自己这个哥哥,让他在公司中担任行政助理的职务,开始着手学习管理公司的事物。

但无奈这林秋远实在不是个当老板的料,工作不认真不说,还在公司中随心所欲的胡来,影响了公司的正常运转。林秋涵和他谈了几次都没效果之后,只能将林秋远给开除了。

而这么一来,就更是刺激了林秋远,让他认为林秋涵是在排挤打压他这个亲哥哥,想要独占父母留下的秋天集团。这下,林秋远可不干了,不时的到公司中,到林秋涵家中闹事,要划分公司,拿到自己的那一部分财产。

当年的秋天集团,摇摇欲坠,几乎就在倒闭的边缘了。林秋涵耗费了巨大的精力将公司做到如今的规模,岂会将一半公司交到游手好闲的林秋远手中。再说,公司是父母留下来的,林秋涵绝对不愿看到公司倒闭,所以果断的拒绝了林秋涵的要求。

分财产没有成功的林秋远,自然十分不满,又闹了一段时间,没什么效果。他突然不知怎么的生出个奇葩的想法,要给林秋涵说一门亲事,把她给嫁出去,然后自己独占秋天集团。于是,林秋远勾搭上了在龙安市声名狼藉的花花公司张元浩张少,让张少向林秋涵提亲。

张元浩本就好色,林秋涵又是龙安市颇为有名的冰山美女总裁,再加上林秋远答应,事成之后,分他三成公司的股份。这样美女金钱双收的好事,张元浩自然不会拒绝,马上就答应了下来。

于是,在林秋远的协助下,张元浩大张旗鼓的对林秋涵展开了追求。

林秋涵岂会看不出他们的意图,当然没有同意这门亲事。

结果她却没想到,自己的哥哥竟然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暗中给林秋涵下药,迷迷糊糊之下,骗她签了一份和张元浩的婚约书,约定在一个月后正式成婚,并且放弃自己在秋天集团中的股份。

甚至,当天晚上,张元浩还想侵占她的身体,将生米煮成熟饭。

那一晚,也就是陈飞突然出现,及时救了林秋涵的那一晚。

听完这些,陈飞心中一颤,更加用力的搂了搂怀中的林秋涵,沉声道:“老婆,相信我。这些伤害你的人,我不会让他们再来伤害你的。”

听着陈飞的话语,不知怎么的,林秋涵竟然感到一股令人放心的信任感,身子不由自主的蠕动了几下。而这一动,她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陈飞怀中,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只隔着两层薄薄的衣服。

顿时,林秋涵双颊上飞起一片红霞,赶忙从陈飞怀中挣脱出来,低着头蹭蹭上楼去了,“我有点累,去休息了。”

看着老婆脸颊上的红晕,陈飞笑了,情不自禁的搓了搓手,似乎还能感受到残留在手上的那股温热香软的触感。

目送老婆上楼去了,陈飞也笑着回到房间去了。

屋内,陈飞盘坐在床上,开始修行自己的《九阳焚天决》。

不知修行了多久,陈飞睁开眼睛,感觉自己身上一阵黏糊糊,出了不少汗。因为陈飞现在所住的这间客房没有单独的浴室,他只能拿着毛巾去客厅旁的公共浴室洗澡去了。

好好的在浴室中冲洗了一番,感觉清爽多了。陈飞哼着,腰间包着一条浴巾,从浴室中走了出来,准备回房去。

但就在此时,别墅大门哐当一下打开了,王妈提着两个包裹走了进来,在她身后还跟着一名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孩。

王妈放下包裹,对着楼上喊道:“小姐,苏小姐来了。”

身后那年轻女孩走到沙发处,熟悉无比的坐在沙发上,拿起一个苹果,一边咬一边对楼上喊道:“表姐,我来了。”

陈飞见状,微微一愣,随即对女孩笑了笑,说了声“你好”,然后回房去了。

女孩嘴里咬着苹果,看着一身浴袍和自己打招呼的陈飞,完全是傻眼了。足足愣了好几秒钟,这才猛地回过神来,丢下苹果,起身就朝楼上狂奔而去,同时嘴里还喊着,“姐,姐,你屋里有个没穿衣服的裸男!”

第21章 表妹苏沫沫

正在房间内穿衣服的陈飞,听到这话,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

什么叫裸男?我刚才明明穿着浴袍好不好?

当陈飞穿着衣服从房间中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那留着一头黄色卷发的美女挽着林秋涵的胳膊,嘴里叽叽喳喳的走下楼来。

“姐,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结婚了?”

“而且,还是和这种男人结婚?你不会骗我吧!姐!”

……

听着女孩的声音,陈飞心头一阵无语,暗道什么叫我这种男人,难道我陈飞很差吗?

心中暗暗吐槽着,林秋涵领着小美女走到了陈飞面前,开口介绍道:“陈飞,这位是我表妹苏沫沫。她考上了龙安大学,大学期间会住在我这里。”

陈飞点了点头,对苏沫沫小美女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了。不过,小美女却哼哼了一声,偏过头去了。

林秋涵接着解释道:“沫沫,这位是陈飞。是我的……”

顿了一下,林秋涵发现自己还是无法说出“老公”两个字,于是换了一种说法,“我和他结婚了,他以后就是你姐夫了。”

“啊,姐,你不会是来真的吧?你真的和这种男人结婚了?”小美女苏沫沫惊讶的喊道,漂亮的大眼睛瞪得浑圆。

林秋涵认真的点了点头,小美女苏沫沫这才不得不确认了这个事实,不过嘴里还在不停的嘀咕着什么,目光也不时的在陈飞身上打量,观察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姐夫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竟然能够俘获自己冰山美女总裁表姐的芳心。

不过一阵观察过后,苏沫沫失望的发现,自己这个姐夫实在是没什么特殊之处。相貌身材普通,学历工作更是不堪一提,唯一的一点优点,也就是听话吧,对表姐的话可谓是说一不二。

但这种听话,到了她苏沫沫眼中,就成了软弱没男子气概的表现。可以说,第一次相处下来,苏沫沫对自己这个姐夫,可以说是没一点好印象。

有些尴尬的相处到了傍晚,吃过晚饭之后,苏沫沫闹着要出门逛街,为明天去学校报名准备一些东西。结果林秋涵因为要准备明天工作的事情,无法同行,王妈也不大可能和苏沫沫一起逛街。最后剩下的选择,就只有陈飞这个便宜姐夫了。

于是,在小美女撇嘴瞥眼的不满表情中,陈飞无奈的陪着苏沫沫一起出门去了。

来到不远处龙安大学旁的繁华商业街上,陈飞马上就发现自己沦为了搬运工。苏沫沫这小美女,每次钻入商店中出来,就将大包小包全都丢给了陈飞。

不到一个小时,陈飞抱着一堆东西,艰难的跟在苏沫沫身后亦步亦趋。身上的东西除了衣服、化妆品、鞋子这些女人常买的东西,甚至还有一大包床单、被套、水杯等生活用品。

这些东西明明可以去报名的时候在学校中购买,但小美女却非要在此时一起买下,也不知道有没有故意让陈飞难堪的心理。

从一家服装店出来,身上又多了两个袋子。陈飞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沫沫,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要不你姐要担心了。”

苏沫沫摸出手机一看时间,对陈飞眨眼道:“才九点都不到,时间还早着哩!姐夫,你不会是不行了吧!”

男人哪能说自己不行,陈飞满口道:“姐夫哪会不行,你姐夫的身体棒得很,什么都行。”

小美女上下打量了一下陈飞,目光在某处停留了一下,然后故意舔了舔红润的樱唇,娇笑道:“姐夫,你什么都行,是真的吗?”

“这小妮子,竟然敢调戏我!”陈飞一看小姑娘那表情,就知道她没安好心。不过看着她那青春活力的身体和俏丽可爱的面颊,身体竟然有些不受控制的微微发热了起来。

“姐夫,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啊?”小姑娘看来是调戏上瘾了,竟然装作热的样子,故意将衣领处拉了拉,露出一片耀眼的雪白,看得陈飞鼻头发热,差点没喷出鼻血来。

看着陈飞那直勾勾的眼神,苏沫沫狡黠的一笑,凑到陈飞身边,在他耳边轻轻开口,灼热的气息喷在耳朵里,带来一股微微的灼热发痒感,“姐夫,你的眼睛不老实,竟然偷看我那里!”

“咳咳!”陈飞闻言,差点没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沫沫,你胡说什么啊,我可什么都没看啊!”

“是吗?”苏沫沫眼珠一转,又故意活动了一下脖子,让敞开的衣领动了起来,隐隐中透出点点绝美风光。看得陈飞刚刚收回的目光又情不自禁的瞥了过来。

“姐夫,你还不承认吗?刚才的情景,我可都拍了下来,要不我发给我姐,你回头给她解释去!”小美女晃动着自己的手机,一脸狡黠的看着陈飞。

陈飞真的无奈了,没想到自己这个小姨子竟然如此古灵精怪。只能低声服软道:“沫沫,我的好沫沫。我错了,姐夫错了,你想怎样惩罚我都行,那视频,就不要发给你姐姐了。”

“怎么都行?姐夫,这可是你说的。”小姑娘眼珠一转,光芒流转。

陈飞见状,心中咯噔一下,暗道这小妮子肯定没什么好心思。

果不其然,苏沫沫转身一指前方不远处一座装修豪华的酒吧,道:“姐夫,我要去这里玩玩!”

看着这酒吧“醉风沙”的招牌,和门口处那披红挂绿的景象,不用多说,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地方。况且苏沫沫可还没满十八岁,要是被林秋涵知道自己带她去酒吧玩,可想而知后果会如何!

“沫沫,这,这地方不大好吧。你要是想喝东西,那边有个奶茶店,我们去……”

看到陈飞不乐意的表情,苏沫沫又摸出了手机,威胁道:“哎,我看还是把这个视频发给我姐吧!”

陈飞连忙道:“不要!沫沫,去酒吧,我答应你去酒吧,还不好吗!”

“姐夫,那我们快进去吧!”

小美女说变脸就变脸,收起手机,挽着陈飞的胳膊,朝酒吧中走去。

第22章 玩骰子

刚刚走进酒吧,陈飞就感到耳旁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整个心脏都似乎被震得嗡嗡作响,耳朵发麻,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不过苏沫沫显然挺喜欢这种环境的,马上涌入舞池中央的人群中,扭动着身躯,和着音乐的节奏,摇摆了起来。

陈飞见状,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找了个卡座将东西放下,然后看着舞池中的苏沫沫。

不过没过多久,服务员走了过来,打量了一下陈飞,目光在那一大堆东西,特别是床单、被套、茶杯等生活用品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毕竟很少看到有人带着这么多生活用品来逛酒吧的。

愣了好一会儿,服务员才让陈飞点东西,陈飞也不懂这些,随便点了瓶最便宜的酒,然后目光朝舞池投去,寻找苏沫沫的身影。

而这么一找,可把陈飞吓了一跳,因为舞池中完全找不到苏沫沫的身影。

“这小妮子,跑哪去了?”陈飞心中一急,连忙起身冲入舞池中寻找了起来。

没过多久,陈飞忽然听到一个兴奋的叫声,“哈,我赢了,我赢了,你快喝酒,快脱衣服,快点”,顿时脸色一变,连忙顺着声音挤了过去。

那是靠近酒吧里面的一个卡座,苏沫沫正坐在左边,手舞足蹈的兴奋无比,在她右边,则是三四个穿着皮衣、留着朋克头的年轻男子,手边还放着吉他等乐器,看样子应该是在酒吧中玩音乐的人。

此刻其中一名染着红发的鸡冠头年轻人,在苏沫沫的欢呼声中,仰头将一杯鸡尾酒一饮而尽,然后将自己身上的皮夹克外套脱了下来。

见状,苏沫沫兴奋的拍着手,伸手拿起桌上的骰蛊,摇晃了起来,同时嘴里兴奋的喊道:“再来,再来。”

陈飞见状,不由得皱了皱眉,走到苏沫沫身边,拉了她一下,提醒道:“沫沫,我点好了东西,我们过去吧。”

却不料苏沫沫算是玩上瘾了,道:“姐夫,你别管我,我和阿光他们玩几局,很快就好的。”这阿光,显然就是对面那名红发鸡冠头了。

说话间,苏沫沫哐当一下将骰蛊拍在桌上,喊道:“快压,大还是小,快点。”

红发鸡冠头阿光道:“我还压大,我就不信了,这次我还输。”

“你压大,那我就压小。”苏沫沫道,随即揭开了骰蛊,里面三颗骰子,点数出来了,一共十五点,大。

见状,鸡冠头一行顿时兴奋的拍起巴掌来了,对苏沫沫道:“喝酒,脱衣服!”

“喝酒喝,脱就脱,谁怕谁!”苏沫沫端起鸡尾酒,一饮而尽,随后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顿时露出紧紧裹在身上的T恤,勾勒出一条婀娜的曲线,看得对面几人眼睛发直,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见状,陈飞皱了皱眉,又拉了一下苏沫沫,道:“沫沫,不要再玩了,我们过去吧。”说着,陈飞直接拉着苏沫沫就要离开。

对面三人见状,顿时不乐意了,唰的一下站了起来,鸡冠头瞪着陈飞,喝道:“兄弟你这是干什么,我们玩得正嗨,你这就没意思了!”

苏沫沫也出声道:“姐夫,我刚刚答应了要和他们比玩骰子,谁输谁脱衣服,哪能现在就走。”

说完,苏沫沫拿着陈飞坐了下来,又凑到陈飞耳边,喷着热气道:“姐夫,你放心,我衣服穿得够多,不会让他们占便宜的。况且,我玩骰子的本事可不一般,你就放心吧。”

无奈,陈飞只能陪坐在苏沫沫身边,看着她和对面的鸡冠头继续玩着猜大小。几把下来,二人算是互有胜负,苏沫沫这边还占着上风,只是脱掉了一些随身的小物件。倒是对面的鸡冠头,此刻已经光着膀子,表情醉醺醺了。

战绩不错,苏沫沫更是兴奋了,拍着手继续叫喊着玩下去了。不过这次,不知是运气还是怎么的,那鸡冠头阿光竟然连赢四把,让苏沫沫准备的小物件一下全都脱了。兴奋的表情一下也黯然了下来。

“再来!”鸡冠头阿光拿过骰蛊,又开始摇晃了起来。

不过这次,苏沫沫的表情一下犹豫了起来,因为她身上已经没多余的小物件了,再输的话,就只能脱身上的衣服了,这样一来,绝对会走光。

看到苏沫沫的表情,鸡冠头故意激道,“怎么,不敢继续玩下去了?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反正我们也赢了,你那水平,也不过如此嘛,以后就不要吹牛了。”

苏沫沫这性格哪里受得了这种讥讽,心头的火气一下就被激了起来,眼睛一瞪,拍手道:“谁说我不敢了,继续玩。这一把我猜小。”

很快,这一把的结果出来了,两个五点,一个六点,绝对的大,对方连赢五把。

“哈哈,我又赢了,小美女,喝酒脱衣服吧!”鸡冠头他们嘿嘿的笑看着苏沫沫,眼中狂热的火光几乎要喷出来了。

苏沫沫此刻一下有些傻眼了,盯着那三个骰子又看了好几遍,表情还有些不相信,喃喃道:“怎么可能?这次又输了,这不对劲!”

“小美女,你该不会是玩不起,想耍赖吧!”鸡冠头哼声道。

“当然不是!”苏沫沫道,随即端起鸡尾酒,一饮而尽。

“好!”鸡冠头拍手叫了一声好,盯着苏沫沫,“酒喝了,那就脱衣服吧。”

提到脱衣服,苏沫沫顿时又蔫了,迟迟没有动作,因为此刻她身上的衣服除了内衣,可都是贴身的穿着,无论脱哪一件,绝对会走光。

见她迟迟没有动作,鸡冠头沉声道,“怎么,美女你玩不起了!”

“我……”苏沫沫咬着嘴唇,表情一阵为难。

她对自己玩骰子的水平很有自信,所以才答应了和他们比试一把,但却没想到竟然一连输了五把,让对方将自己逼到这种境地。

看到苏沫沫为难的表情,鸡冠头眼中光芒一闪,语调拖长,悠悠道:“小美女,要是你不想脱衣服的话,也不是没有其他的办法!”

第23章 猜大小

听到这话,苏沫沫好似看到了救星,连忙道:“还有什么办法?”

鸡冠头嘴角扬起,悠悠道:“这个办法就是,用钱抵衣服。”

“钱?”苏沫沫皱了皱眉,问道,“多少钱抵一件衣服?”

鸡冠头眼中光芒一闪,道:“一件十万块。你不想脱衣服的话,给我们十万块也可以。”

“什么,十万块!”就算苏沫沫家中富有,也不可能为这种事情一下就砸出十万块,“这也太贵了吧。”

一听这话,鸡冠头的脸色顿时变了,冷哼一声,道:“你要是觉得贵的话,那就脱衣服吧。我们兄弟几个倒是不想要这钱,而是想看看美女你的身材啊!”

“你们流氓……”苏沫沫气得脸颊通红,起身想要离开。

但鸡冠头他们岂会让步,一下拦在面前,道:“美女,你这就是不讲规矩了吧。衣服不脱,钱也不给,就这么想走?”

见到他们如此流氓作态,苏沫沫哪能不明白,这三人就是专门用这种手段来坑人的,顿时气愤道:“你们这是在骗人,再不让我离开,我报警抓你们。”

“报警!”鸡冠头嘿嘿一笑,“美女,看来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啊!这可是醉风沙,龙安市大佬龙叔的地盘,你在这报警闹事,你就试试吧!”

苏沫沫之前读书的时候也来过龙安市好几次,听说过这位大佬龙叔卫金龙的名号。那是龙安市地下世界的两大巨头之一,掌管着龙安市江北这片地盘,就算是林秋涵这种知名企业家,也不敢轻易招惹这种人。

所以,听到了龙叔的名号,苏沫沫的表情变得十分难看了。

鸡冠头见威慑到了苏沫沫,伸手朝苏沫沫光滑的脸蛋摸了过来,调笑道:“小美女,哥哥挺喜欢你的,要不给你打个八折,只要八万块就行了,你看怎么样?”

苏沫沫虽然调皮,但最多也就算是有些贪玩而已,什么时候遇到这种流氓。顿时吓得连连后退,面色变得苍白了起来。

而那鸡冠头却还在步步逼近,咸猪手几乎就要贴到苏沫沫的脸蛋上去了。

就在此时,一只大手伸了出来,“啪”的一下,死死的捏住了鸡冠头的手腕,巨大的力道疼得鸡冠头面色剧变,本能的一拳砸了过来。

陈飞冷哼一声,右手稍微用力一推,直接将鸡冠头给推了出去,撞在沙发靠背上跌坐下来。同时右手握拳,砸了过去。

“这是龙叔的地盘,你动手就是坏了规矩!”鸡冠头冷声喝道。

陈飞虽然不太了解这个龙叔,但隐约也猜到了,对方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不想给林秋涵添麻烦,于是收拳冷哼一声,对鸡冠头道:“既然说到规矩,那我就按你们的规矩来。我们再赌一把猜大小,你输了的话,此事到此为止。”

鸡冠头目光一沉,看着陈飞,“要是你输了呢?”

“让这小美女脱光?”他一指苏沫沫,眼中冒着精光道。吓得苏沫沫一缩脑袋,躲到了陈飞怀中。

陈飞冷哼一声,道:“我输的话,除了那十万,再给你十万。”

听到这个数字,鸡冠头顿时眼睛一亮,透出兴奋的目光,点头道:“好,我和你赌。”

话音未落,鸡冠头已经拿着骰蛊剧烈的晃动了起来,绕得一阵眼花缭乱,最后啪的一下重重的拍在桌上,道:“你猜什么?”

“三个一点,小!”陈飞淡淡道。

闻言,陈飞怀中的苏沫沫不由得一惊,担心的看向陈飞,低声道:“姐夫,这把是大吧。”她玩骰子的本事的确不错,竟然能听出大小来。

“放心,我没错的。”陈飞对苏沫沫眨了眨眼,自信的说道。

“没想到你这么有自信啊!”鸡冠头嘴角扬起,“点数都猜出来了,既然如此,那就看看到底准不准吧。”说话间,鸡冠头伸手下去揭开骰蛊,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似乎胜券在握。

但就在此时,陈飞手掌落在桌面上,微不可查的轻轻按了一下。而就这一下,骰蛊中的三颗骰子竟然无声的翻动了一下。

骰蛊揭开,鸡冠头还没看骰子,目光就看向陈飞,自信无比道:“大!给钱吧,一共二十万。”

“小,是小!而且,真的是三个一点。”此刻,苏沫沫兴奋的喊了起来。

“不可能,绝对是大,我……”鸡冠头嘟哝道,不过当他低头看到那三个红色的一点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傻了,目瞪口呆道,“这,这怎么可能?我明明控制……”

“控制什么?”陈飞眼眉一挑,看向鸡冠头。

鸡冠头顿时一个激灵,赶忙闭嘴,暗道自己差点说漏嘴。这种骰子,里面安了机关,熟悉的人很轻松就能控制大小。这就是鸡冠头连赢五把的秘诀。

“没什么,我这一把失误了。”鸡冠头摇摇头,将刚才的话给糊弄了过去。

陈飞拉着苏沫沫起身,就要离开,“既然你认输的话,那我们就离开了。”

“等等!”鸡冠头起身喊道,使了个眼色,身边两个同伴过来,拦住了二人。

陈飞见状,冷声道:“你这是干什么?输了不认账?”

鸡冠头道:“当然不是。只是我还没尽兴,想和你再赌几把。”

“还要和我赌?你有赌本吗?”陈飞嘴角轻轻扬起。

鸡冠头一拍胸脯,道:“我输了脱衣服,大不了脱光就是。”

陈飞撇了撇嘴,不屑道:“我可没兴趣看一个裸男的身体,你要是没本钱的话,就别玩了。”

被陈飞嘲讽,鸡冠头顿时心中火气,道:“谁说我没赌本的?和刚才一样,一把十万块,你敢吗?”

既然主动送钱过来,陈飞可就不客气了,直接坐了下来,道:“那就开始吧。”

鸡冠头跟着坐了下来,拿起骰蛊,狠狠的摇了几下,最后落在桌上,狠狠的瞪着陈飞,问道:“你猜大小。”

陈飞眼皮都没抬一下,淡淡道:“三个一,小!”

“还猜三个一,你……”鸡冠头没想到陈飞这么随意,哑然失笑,摇了摇头。悄悄的拨弄了一下骰蛊上的一个小机关,然后满脸得意的揭开了骰蛊。

第24章 江北大佬

“你输……这,这怎么可能……又是三点……这……”低头看到骰子点数的时候,鸡冠头再次傻眼了,完全没想到这次自己动了手脚,竟然还是小,而且又是三个一点。

“十万块,拿过来吧!”陈飞伸手道。

鸡冠头咬了咬牙,道:“等等,再玩几把,等会儿一起结算。”

说完,他对同伴使了个眼色,很快同伴就拿回了一副全新的骰蛊。鸡冠头暗暗试了一下机关,发现没问题,然后装模作样的解释道:“换副新的,换一下运气。”随即,他将骰蛊递给陈飞,让陈飞来摇蛊。

不过,陈飞淡淡摆了摆手,道:“不用了,还是你来吧。这次,我还是压小,三点。”

听到陈飞还压三点,鸡冠头他们三人一副看疯子的表情看了看陈飞,然后认真无比的摇蛊,然后落到桌上,悄悄的动了个小动作,最后三双眼睛全都盯着桌面,缓缓揭开了骰蛊。

而当他们再次看到三个红色的一点的时候,三人完全是傻了,整个人一下愣住了,嘴里喃喃道:“这,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这……”

猛然间,鸡冠头意识到什么,瞪向陈飞,喝道:“你出千,你在出老千。”

陈飞皱了皱眉,表情一冷,喝道:“你想赖账?”

鸡冠头喊道:“你出千作弊,刚才的赌局根本不能算数。”

“我作弊?”陈飞冷哼一声,一掌将桌面上的骰蛊拍碎,从里面检出一个小小的感应装置,丢到鸡冠头脸上,喝道,“是我在作弊还是你在作弊,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刚才你作弊,我没揭穿你就算给你面子了,你现在还想赖账,你觉得有这么容易吗?”

鸡冠头知道自己事迹败露,不容就留,对同伴使了个眼色,然后拔腿就跑。

“想逃!”陈飞一声冷哼,弹出右手,对着三人后背一抓,然后抛飞过来,将三人狠狠的摔在卡座桌子上,嘴里喷出一口鲜血。

鸡冠头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遇到高手了,不敢硬抗,张嘴大喊道:“打人了,有人在龙叔的场子闹事打人了。”

不得不说,龙叔的威名不俗,鸡冠头这么一喊。转瞬之间,哗啦啦的十多名魁梧壮硕的保安就围了过来。其中领头的保安队长是一名光头纹身男,面容凶狠,气势不俗。

“光头哥,这家伙打人闹事。”鸡冠头一上来就先告状,说完还对光头一阵猛使眼色。

光头保安的目光顿时落到陈飞身上,打量了他一下,沉声道:“你动手打人了?”

陈飞微微皱眉,道:“他输了不认账,想逃,我……”

光头冷喝一声,“我不想听你找借口。我只是在问你,你动手打人了没有?”

看着二人眉来眼去使眼色的模样,陈飞哪能不知道,鸡冠头竟然在这场子里搞这些骗人的把戏,哪能和这光头哥没交情。

既然如此,陈飞也不客气,直接对光头冷声质问道:“你想袒护他?还是说,龙叔的场子,熟人可以随便来,生人就要被宰?”

闻言,光头表情一冷,“你敢污蔑龙叔?找死!”

说话间,光头一挥手,十多名魁梧保安顿时朝陈飞围了过来,碗口大的拳头轰轰的就朝陈飞身上砸了过来。

陈飞微微一退,借着卡座沙发的一角,将吓得面色惨白的苏沫沫护在身后,然后一双铁拳向前轰然砸出,好不躲避的和保安们一一对拳。

“咔嚓,咔嚓!”

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然后就是一片凄惨无比的哀嚎声。十多名凶神恶煞的保安,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一个个捂着红肿的右手,痛苦无比的嚎叫起来。

那光头保安队长最为凄惨,不光是指骨,就连右臂整条手臂,因为硬生生接了陈飞一拳,此刻完全断裂,软趴趴的垂落下来,悲惨无比。

一脚将挡在身前哀嚎的壮汉们踢开,陈飞带着苏沫沫,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朝酒吧门口走去。

就在他们即将走出门口的时候,一个严肃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等等,打了我的人,你们就想这么离开吗?”

陈飞闻言,扭头过来,然后就看到一名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男子,双手插在裤兜里,从二楼台阶处缓缓走下来。在他身边,站着四名黑衣男子,身上散发出一股压迫的气势,显然比刚才那些保安要强。

“你是龙叔?”陈飞皱眉开口道。

不等青年男子开口,他身边的黑衣人就对陈飞呵斥道:“小子,眼睛发亮点。这是我们卫天天哥,龙叔的侄子。”

“卫天?”陈飞自然是没听过这名字,淡淡道,“你想怎样?”

卫天看到陈飞见到自己竟然如此冷静,不由得有些好奇,打量了他一遍,然后道:“你打了我的人,闹了我的场子,你觉得我会怎样?”

陈飞道:“我来你的场子消费,就是客人。结果在你的场子里被人欺骗讹诈不说,结果还被你的保安偏袒威胁。应该是我问你要怎么样吧!”

“大胆,你怎么和天哥说话的!来人,给我……”黑衣人喝道,挥手就要动手了。

不过那卫天却举了举手,制止了黑衣人的行动。然后看向光头保安队长,道:“光头,你给我说说,刚才是怎么个情况?”

“天哥,刚才,我……”光头保安忍着疼痛站起来,支支吾吾,嘴里一片含糊。

卫天目光一沉,冷声道:“我给你一次机会说实话!”

此话一出,光头保安打了个寒颤,啪嗒一下跪倒在地,随即哭喊起来,“天哥,我错了,我知错了。求你饶我一次,我……”

随即,这家伙将自己勾结鸡冠头等人,欺骗敲诈消费者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出来。

听完之后,卫天面色阴沉了下来,看都没看光头一眼,冷声道:“按规矩处理。”

“是!”几名黑衣人出来,好似拎小鸡一般的将光头保安和鸡冠头他们拎了起来,然后在他们的惨叫求饶声中,将他们拖了出去。

关于陈飞的小说《医道无双》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医道无双》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