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苏浅南宫钰 《穿越之庶女成妃》精彩小说完整版

苏浅南宫钰 《穿越之庶女成妃》精彩小说完整版

2019-08-27 13:31:41作者:柠檬呀

柠檬呀的最新小说《穿越之庶女成妃》精彩小说完整版已经出炉啦,本文的主角就是苏浅南宫钰,他们的故事又是怎样的,一起去深入了解吧:堂堂第一把手‘影’穿越到有爹没娘的庶女苏浅身上。嫡母叫她勾引渣男为嫡姐铺路?呵,那她便勾结嫡姐敌对派,让她们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且看她如何揭穿心机嫡母、蛇蝎嫡姐的伪善面孔。可……某王爷倾身向前,吻了吻她的唇。苏浅推开他,“王爷,我们只是合作关系,请自重!”“本王觉得我们可以进一步合作……”某王爷再次欺身向前。

苏浅南宫钰 《穿越之庶女成妃》精彩小说完整版

穿越之庶女成妃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章 技高一筹

张绣吟听到声音,目光瞬间变得慈爱起来,“浅儿,娘都在这等你好一会儿了。

怕你还在为昨日的事不高兴,所以特地吩咐小厨房做了些你爱吃的糕点送来。”

“夫人说的哪里话,我怎么会跟爹置气呢,不过还是多谢一番心意了。”

“你这孩子,从前都是唤我娘亲的,如今怎么一口一个夫人的,莫非是娘哪里做得不对,让你不高兴了?”

苏浅低垂眼帘,细长的羽睫上瞬间就挂满了泪珠,“我知道夫人待我如同亲生一般,可到底是嫡庶有别,尤其是昨日参加了花灯节,女儿更加明白了这个道理。”

张绣吟瞧着苏浅这副顺从模样,心里的怀疑瞬间消散了大半。

她就说,一个人怎会好端端的就变了?看来定是这蹄子跟二皇子说了几句话,自以为会飞上枝头变凤凰,如今被老爷打了一巴掌,算是看明白了自己的身份。

“唉,你这孩子,罢了,不说这个,昨儿你出去参加花灯节,可否有遇到魏家公子?”

“遇到了,魏公子对二姐姐颇为欣赏。

”说到此处,苏浅已经有些哽咽,好像伤心的随时都要哭出来般。

张绣吟眉头不免皱了起来,“琪儿身为侯府嫡女,往后必定是要嫁入皇室的,绝不可能跟魏然有任何牵扯,再说,你既然喜欢他,琪儿身为姐姐还能跟你抢不成?娘现在只问问你,你还喜不喜欢那魏然?”

苏浅抬起眼帘,豆大的泪珠从眼眶滚落,哭的肩膀微颤,“夫人,我对魏公子确实颇为爱慕,可如今这些事已经让我明白了什么叫痴人说梦。

魏公子是丞相嫡出大公子,身份尊贵,我不过一个小小的庶女,又毫无才识,如何能入得了他的眼?”

张绣吟没想到苏浅居然会自暴自弃,赶紧劝说着,“你这孩子,怎么一天到晚的胡思乱想,你爹可是安定侯爷,大姐又入宫当了嫔妃,你虽说只是个庶女,但只要听娘的话,嫁给魏然当个妾还是不成问题的。”

妾?

苏浅心中冷笑,面上却更加哀愁,“夫人,您就别劝了,浅儿自知身份卑微,不该奢求太多,如今只盼着能安安稳稳过日子,孝顺长辈就足够了。”

“你这……”张绣吟一时有些语塞,明明这趟来是想要试探苏浅还喜不喜欢魏然,没想到竟然弄成了这样。

看来今天是不适合再提这个了,免得这蹄子真的绝了心思,那往后就不好掌控苏浅了。

“行了行了,不说这些糟心事,来,娘带来的这些糕点你且看看喜不喜欢,若喜欢吃,改明儿娘再吩咐人送些来。”

苏浅抹了把眼泪,挤出了一抹不算太好看的笑,“只要是夫人送的,我都喜欢。”

张绣吟伸手握住了苏浅的手,轻轻拍了拍,“那好,娘就先回去了。”

“好,夫人慢走。”

泪眼朦胧的送张绣吟出了门,直到彻底消失在视线内,苏浅这才嗤笑一声,抹去了脸上的泪痕。

怪不得从前那个苏浅会被张绣吟耍的团团转,这般会做戏的好本事,哪儿是她那个榆木脑袋对付得来的?

不过嘛,现在的苏浅可不是从前那个懦弱无能的蠢货了,无论是张绣吟也好,苏琪也好,她倒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见苏浅脸上表情又哭又笑,浣珠吓得有些腿软,“小姐,您可千万不能想不开啊,魏家公子再如何,若他瞧不上小姐您,那也是他自个儿瞎了眼,您往后定会遇到更好的。”

苏浅侧脸看了眼浣珠,见她急的都快哭出来,忍不住笑了一声,“傻不傻,你小姐我怎么会为了个男人寻死觅活?方才那样说不过是为了应付张绣吟罢了。”

浣珠愣了愣,“小姐,奴婢总觉得您有些不一样了。”

若是换做从前的苏浅,一定会听从张绣吟的话,然后回房中哭上几日,再乖乖等着嫁给魏然做妾,可现在的苏浅却不哭不闹,甚至还反过来劝自己,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你觉得这样的我不好么?”苏浅不答反问。

“好,当然好了。

”从前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姐太容易受人欺负,况且她可不傻,夫人表面上看起来对小姐疼爱,实则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二小姐罢了。

“既然如此,往后就不要说这种毫无意义的话,无论我变成什么样,都会是你的四小姐。

”她想做的,不过是夺回自己该有的东西,再彻底离开这座牢笼般的府邸,出去过逍遥自在的日子。

“是,奴婢都记着了。”

苏浅满意一笑,“嗯,去烧些热水吧,刚刚出了不少汗,我要洗个澡。”

“奴婢这就去!”

看着匆匆跑去小厨房的浣珠,苏浅突然觉得在这里的日子也有了些盼头。

她发誓,等离开时,一定要将这个小丫头也一起带出去,往后只要有一口吃的,绝对不会饿着她。

……

“娘,去试探的如何了?苏浅可否有说什么?”

张绣吟放下食盒,冷哼道:“我刚说了两句她就开始哭哭啼啼,跟从前没有任何差别,至于魏然,她说明白自己身份卑微,不配去肖想丞相家的嫡出大公子,所以只求过个安生日子就行。”

“什么?”苏琪捏着绣花针的手指紧了紧,连指尖被戳破了也毫无知觉,“从前只要提起魏然,她必定是一副怀春模样,恐怕连做梦都盼着能嫁进丞相府去,如今竟这么容易就改变了心思,一定有什么蹊跷。”

“哪有什么蹊跷,我看你就是想得太多,琪儿啊,不是娘说你,那苏浅根本不值得咱们娘俩儿话这么多心思对付,眼下最重要的,是先解决了王氏。”

“我岂会不知?但王氏有老夫人护着,连娘你都没法,我能有什么办法?”她现在可是所有人眼中最为温柔贤惠的侯府嫡女,若是对付王氏时露出了什么马脚,那可就麻烦了。

“那咱们就这么纵容着她一个妾室踩在头上?!”

苏琪阴冷一笑,“自然不是,娘亲放心,我已经想到了一个绝佳的计划。

 

第十章 替你管教

秋去冬来,自从参加完花灯节,苏浅如同被府里的人遗忘了一般,眼瞧着天气渐渐冷了下去,梅苑里的被褥和炭火也变得稀缺紧张起来。

“小姐,您今年长高了不少,以往的冬衣怕是都穿不上了,不如奴婢去夫人那领几件新的吧。”

苏浅躺在木椅上晒着太阳,懒懒开口:“你没瞧见其他院子里连婢女都分发了新的么?可偏偏就遗漏了咱们这,你觉得这一趟过去能领得到?”

浣珠愤愤咬着牙,“领不到奴婢也要试一试,小姐您再怎么说也是侯爷的女儿,她们怎么能如此对您。”

苏浅满不在意笑了声,“没事,我不怕冷,你去后院里领自己的冬衣就好。”

分发衣服这种事,一般都是由张绣吟做主,但今年却换成了苏琪,美其名曰让嫡女多历练历练。

苏琪那女人一向看她不顺眼,所以暗中做手脚也正常,她好不容易才过了几天安生日子,没必要为了几件冬衣出去闹腾。

“行了,我有些困,回房间睡会儿。”

“好。”

房间门“砰”的一声被关起,浣珠看着这间破败的院子,眼神变得愈发坚定。

……

苏浅这一觉睡到傍晚时分才起身,原本想喊浣珠弄些水来洗漱,可喊了半天也没个动静。

心里突然腾起些不好的预感,苏浅赶紧掀开被子出了房间,发现院子内果然空无一人。

“该死!”那丫头,千万别是去找张绣吟了。

正心烦意乱,门口却冒出个探头探脑的身影,苏浅眸光一黯,几个大步上前擒住了那人的手。

“谁!”

“哎哟,四小姐,奴婢,奴婢是浣珠姐的朋友。

”那小丫鬟疼的龇牙咧嘴,脸都没了血色。

苏浅眉头轻蹙,“浣珠的朋友?”

小丫鬟连连点头,“四小姐,您快去救救浣珠姐吧,她被二小姐赏了三十大板,这会儿已经只剩半口气了。”

“你说什么!”苏浅脸色骤变,一分一秒都不敢耽搁,迅速赶往了苏琪的院子。

汀兰苑——

苏琪抱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兔子闲适坐在木椅上,上好绸缎织就的衣衫将身形衬的玲珑有致,如墨的发丝披散在身后,一颦一笑皆是数不尽的风情。

“你可知罪了?”

浑身是血的浣珠正被绑在一张长凳上,本就瘦弱的蜡黄的脸已经泛着乌青,“奴婢……奴婢知错。”

“知错就好,你一向服侍在四妹妹身边,我与四妹又感情甚好,你这样不知规矩的奴才,我可得替她好好调.教才行,免得外人还以为咱们安定侯府里没规矩,传出去让人笑话。”

浣珠费力的想要掀开眼皮子,可她已经疼的几乎要昏厥过去,“二,二小姐……奴婢只是想,想给四小姐要几件冬衣。”

苏琪冷哼,“要不怎么说你这下.贱奴婢不懂规矩?四妹妹虽说是庶女,可到底也是爹爹的女儿,我身为二姐,还能让她受冻不成?”

“奴婢,奴婢知错。

”浣珠虽已经神志不清,但也没忘了今天来的目的,只要能给苏浅要到过冬的衣服,这些板子也算是没白受。

“嗤,还真是个衷心护主的奴才,可惜太不懂规矩,看来这三十板子还未能让你长记性,来人,继续给我打!”既然教训不了苏浅那贱.人,打她的奴婢也是一样。

“是。”

两个家丁抬起手,板子正要继续往浣珠身上打去,门外却传来了一声中气十足的质问声,“不知我这丫鬟是犯了什么错,惹得二姐这般恼怒?”

苏琪抚着兔子的手一顿,随即浅笑出声,“原来是四妹来了,二姐正有话要跟你说呢,快进来坐。”

苏浅脚步未动,目光冷的像是冰棱一般,“二姐有什么话直说就好。”

“也罢,四妹啊,你这贴身婢女实在是太不懂规矩,今日竟敢以下犯上指责我这个主子办事不利,不如二姐挑一个更懂事伶俐的送去服侍你,如何?”

苏浅从鼻腔里“嗤”了一声,“不必了,说到办事不利,二姐你到今日也未将冬衣送去我的院子,难道这不就是办事不利么?我这丫鬟所言何错之有?”

苏琪嘴角笑意渐敛了些下去,“这是我头一次接管府内的事,办的不周到也是情理之中,可一个小小的丫鬟来指责我的不是,那便是以下犯上!”

苏浅晲了眼已经失血过多昏迷过去的浣珠,袖下手指紧紧攥成了拳,“即便浣珠有错,二姐如今打也打了,罚也罚了,我是不是可以带她回去了?”

“当然,但我这个做姐姐的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丫鬟不好好管教,以后早晚会给你惹下不少祸事。”

“这就不劳二姐费心了。

”苏浅上前将浣珠身上的绳子解开,费力的将人搀扶了起来。

两人刚往院子外走了几步,苏浅突然扭头看了苏琪一眼,声音冰凉彻骨,“二姐,我那些炭火冬衣,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送过去?”

苏琪依旧笑得温婉大方,“一会儿便差人送去梅苑,四妹放心。”

“好,希望二姐这一次能办的周到些。”

留下一句似嘲似讽的话,苏浅片刻便带着浣珠离开了汀兰苑。

苏琪原本还精致的脸渐渐变得扭曲,鲜红尖锐的指甲几乎刺进了怀中兔子的皮肉里。

苏浅!!

“啊!”

正盘算着怎么让苏浅身败名裂,手指上却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

苏琪低头一看,竟是被兔子狠狠咬了一口,肉都被扯下了一小块。

“畜.生,居然连你也咬人,你们都是群该死的畜.生!”苏琪怒极,瞋目切齿的将兔子摔在了地上,只是眨眼间,那兔子已经口吐鲜血,抽.搐几下便再无动静。

院内几个下人皆是大气不敢出,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个京都城的第一才女竟有如此可怕的模样,简直如同夜叉一般。

“都给我滚下去!”苏琪瞪了那几个下人一眼,嫌恶的怒吼着。

“是。”

一行人搬起那张染血的凳子,总算松了口气,脚下抹油般的离开了院落。

 

 

第十一章 偷药

夜已经有些深。

苏浅守在床边,来来回回已经给浣珠擦拭了五六次身子,可这小丫头身上的热度还是没有任何消退。

咒骂一声,苏浅赶紧将最后那点炭都燃了起来,屋子里总算暖和了些。

如果换做前世,她绝对不会去管浣珠这种累赘,但她现在却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感。

如果浣珠真的死了,那这个异世,她恐怕连仅有的一点温暖也失去了。

“小,小姐……渴。”

苏浅迅速倒了杯水喂给浣珠,可她身上的伤口仍旧在不断往外渗出鲜血,这院子里别说止血药,连可以御寒的被子都没有。

艰难的喝下了小半杯水,浣珠的瞳孔都开始涣散了起来,“小姐,我,我是不是要死了?”

“不会!”苏浅丢开被子,紧紧握住了浣珠的手,“浣珠,我不会让你死的,绝对不会!”

忍住心头不断上涌的酸楚,苏浅将那枚暖玉放在了浣珠怀中,随即翻出一件紧身些的衣物换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她必须出去找些止血药回来,否则浣珠恐怕连一晚上都熬不过去。

梅苑十分破落,连围墙都歪歪斜斜,仿佛随时都会倒塌一般,苏浅手撑住墙,用力一跃,整个人都落在了侯府外。

出来的匆忙,苏浅并没有带灯笼,四周又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所以只能勉强辨别着附近建筑物,好在她这段时间的锻炼也不是白下功夫,没多久就适应了这种在黑夜里行走的感觉。

上次去参加花灯节时,她记得侯府向左走没多远就有一家医馆,只要摸进去弄些药,浣珠就有救了。

确定了方向,苏浅迅速行动了起来,娇小的身影如同一只敏捷的猫,这副情景,让躲在暗处的男人眼中划过了一抹趣味。

“殿下,咱们不是要给四小姐送药么?为什么要躲在这?”

南宫钰嘴角微掀,“我和她虽不是敌人,但更算不上朋友,贸然去送药,人家未必会领情。”

木眉头紧锁,“可四小姐要去的医馆一向只给权贵看病,馆内也有好几个护卫把守,她独自一人,恐怕会闹出乱子来。”

“放心,她是个聪明人,跟上。”

“是。”

……

医馆——

苏浅猫着身子躲在后院,凌厉的目光四处打量着。

她刚到这,就明显感觉到了馆内有好几个武功不低的人在把守。

对于一个杀手来说,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是再愚蠢不过的行为,但浣珠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容她再耽搁了。

深吸一口气,苏浅将手里的系着倒勾的绳子用力甩向了墙,随后拉扯了几下,确定可以承受自己的重量,这才一跃而上。

“噗通!”

总算入了院子内,苏浅落地滚了几圈,将绳子收回,一路避着悬挂的灯笼往存药的库房走去。

凛冽的寒风吹拂在单薄的衣衫上,手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划出了伤口。

苏浅紧珉着唇,尽量将自己的身形隐蔽在黑暗之中,穿过重重庭院,鼻翼间嗅到了一股浓郁的药草味。

就是这了!

暗淡的双眸里瞬间盛满了光亮,苏浅取出腰间早就备好的银针打开锁,轻轻将木门推开一条缝,身形一闪便潜了进去。

一直跟在南宫钰身后看戏的木颇为诧异的瞪大了眼,“殿下,没想到这四小姐居然连青鸾锁都打得开。”

要知道,青鸾锁可是京都城内最好的锁匠打造的,据说没有配对的钥匙,即便用火烧用斧头砍都不可能破坏它分毫,可现在这个看着柔柔弱弱的苏四小姐,居然用一根银针就轻而易举的打开了。

南宫钰嘴角笑意渐浓,“确实很有趣。”

原本只是觉得这女人和寻常闺阁女子不太一样,现在看来,简直是个狡猾又善于伪装的狐狸。

在门外等了片刻,很快就看到苏浅背着一个小包袱溜了出来。

南宫钰正准备现身逗一逗她,空气中却突然弥漫开了一股浓郁的杀气。

正准备离开的苏浅,也同样察觉到了不寻常的气息,捏着包袱的手骤然一紧,摆出了备战的姿势。

她就知道今天绝对逃不了一场恶战,不过好在已经找到了药材,一会儿找机会逃跑就行。

“我当是谁,原来是个女贼。”

寂静的夜幕下突然响起了一道鄙夷的声音,苏浅凤眸微合,扬声开口,“这些药我是要拿回去救人,若你们想要银子,且宽限我十日,十日后我必当带着银子过来赔罪。”

“赔罪?你当我们同济馆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成?!”

苏浅细眉一挑,将包袱紧紧系在了身上,“既如此,那便动手吧。”

浣珠已经命悬一线,她没有时间在这废话。

“好一个狂妄之徒,都给我上!”

一声令下,十几个武功不俗的护卫一拥而上。

苏浅拔出藏在袖口中的匕首,略显稚嫩的面容上尽是戾气。

虽然这具身体不如前世灵活,更没有前世的爆发力,但她苏浅再怎么样也不会站着等死,要杀,那就杀!

月色之下,那道穿着麻布衣衫的女子不断挪动着位置,身形灵活的让南宫钰都有些愕然。

十几个护卫,居然没有一个人能擒得住她,明明刀锋都割断了她的发丝,却依旧未能伤她分毫。

“殿下,这四小姐确实不简单,但她体力好像有些跟不上了。”

南宫钰应声打量了苏浅一眼,发现她额头果然已经出了一层薄汗,几缕头发湿漉漉贴在脖颈间,动作也渐渐吃力了起来。

到底是一拳难敌四手,苏浅身为一个女子,能和十几个人纠缠而不被伤及分毫,已经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这女人,还真是有意思。

罢了,今天他就做一回好人,算是为前几日酒楼里的事赔罪。

从屋檐跃下,南宫钰袖袍轻拂,铺天盖地的内力朝着不远处的几人而去。

几个护卫皆是身子一僵,还未来得及抽身离开便已经被掀翻在地,五脏六腑如同被碾过一般痛着。

苏浅亦是没有防备,即便那内力不是朝着她来的,但还是未能幸免,胸.口如同被巨石击中,“噗”的吐出了一大口血,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

 

柠檬呀的《穿越之庶女成妃》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穿越之庶女成妃》就可以了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