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穿越之庶女成妃》大结局在线阅读-柠檬呀

《穿越之庶女成妃》大结局在线阅读-柠檬呀

2019-08-27 13:31:24作者:柠檬呀

柠檬呀写的《穿越之庶女成妃》最后大结局想知道吗,这里有最新的最全的穿越之庶女成妃章节并且大结局抢先看,看苏浅南宫钰他们的最后会如何,《穿越之庶女成妃》在这里等着你,快抢先看内容:堂堂第一把手‘影’穿越到有爹没娘的庶女苏浅身上。嫡母叫她勾引渣男为嫡姐铺路?呵,那她便勾结嫡姐敌对派,让她们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且看她如何揭穿心机嫡母、蛇蝎嫡姐的伪善面孔。可……某王爷倾身向前,吻了吻她的唇。苏浅推开他,“王爷,我们只是合作关系,请自重!”“本王觉得我们可以进一步合作……”某王爷再次欺身向前。

《穿越之庶女成妃》大结局在线阅读-柠檬呀

穿越之庶女成妃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二章 做我的皇子妃

疼,尤其是嗓子,像是被人丢了火炭,咽一口吐沫都火烧火燎。

费力的掀开眼帘,入目的却是燃的正旺的火堆,而火堆对面,则隐隐坐着一个男子。

苏浅抬起手揉了揉酸涩的眼,好一会儿才适应了光亮,等到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这才看清那男子的容貌。

一身紫衫如画,静静端坐在火堆前,剑眉微拧,细长的睫毛轻颤,如碧波寒潭般的眼底含着些许暗光,惹人沉沦,琼鼻高挺,寡薄的唇轻抿着,不知此刻是喜事怒。

“南宫钰?!”

似乎没料到苏浅这么快就会醒,南宫钰抬起眼,脸上瞬间聚起了一抹轻浮的笑,“四小姐可算是醒了,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你怎么会在这?”她不是在医馆里么?还莫名其妙的被人打晕。

南宫钰往火堆里添了些柴火,声音愈发慵懒,“若非我路过救了你,你现在恐怕已经成一具尸体了,不该先谢谢我么?”

“你救了我?”眼前画面不断闪过,苏浅像是明白了什么,怒气腾腾的瞪着南宫钰,“是你把我给打晕了?!”

南宫钰轻咳了两声,“误伤罢了,我本意是为了帮你。”

“没有你我一样能从医馆逃出去,现在什么时辰了,我昏迷了多久!”浣珠还在等着她回去救命,她必须立刻赶回府。

“昏迷了一个多时辰,放心吧,你的丫鬟我已经吩咐人去替她医治了。”

“你调查我?”

看着苏浅敌视的目光,南宫钰突然明白什么叫费力不讨好,“四小姐,咱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冲突和过节,你不必这么防备我。”

苏浅冷笑,“是么?自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处处跟我作对,这也算没冲突没过节?”

“我刚刚救了你,又救了你的丫鬟,功过相抵,再多恩怨也该一笔勾销了,四小姐,你可不能反咬救命恩人一口。”

“我苏浅不需要什么救命恩人,不过浣珠的恩情我记下了,他日.你要是想让我帮什么忙,我绝不推辞,不过你也别妄想用这个来威胁我!”对于这个男人,她现在只求一辈子都别再碰上,要说张绣吟危险,苏琪危险,那这个风流成性的五皇子,绝对比她们危险千倍百倍。

“啧,还真是无情,算了算了,谁让我打伤了你。

”南宫钰将火堆上烤好的鱼取下,递了一只给苏浅,“一会儿天就要亮了,吃完我送你回府。”

苏浅冷冷看了南宫钰一眼,伸手接了过去,“南宫钰,但愿我今后可以井水不犯河水,你继续做你的风流五皇子,我继续做我的侯府庶女。”

“可你还欠着我一份恩情,早晚是要还的,如何能井水不犯河水?”

明显看到苏浅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南宫钰朗声一笑,表情也变得正经了不少,“四小姐,其实我现在倒是有一桩事想问问你。”

“你问就是,但我未必会回答。”

“可以,那四小姐是否真的喜欢魏然?”

苏浅蹙眉,“你问这个做什么?”

她还以为南宫钰要打听侯府里的事,没想到居然是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

“魏然是丞相嫡出大公子,未来要娶的必定是世家嫡女,而且魏然的母亲是出了名的苛刻严厉,你若是还想着嫁给他,恐怕只能当个暖床的婢女,或者妾室了。”

“我苏浅要嫁给谁,做正室还是做妾,似乎跟你五皇子都没什么关系才对。”

“话虽如此,但你这样的心性,给人做妾实在是可惜了。”

苏浅皮笑肉不笑,“我一个庶女,不做妾,难不成还能做你的五皇子妃?”

南宫钰微怔,随即剑眉一扬,“若是你想嫁,也不是不可以。”

“……你还真是有毛病。

”不但脑子有问题,还很自恋。

“怎么?难不成五皇子妃的名分你还瞧不上?嫁给我不比嫁给旁人做妾快活多了?”

“那我可得多谢五皇子好意了,不过我年岁还小,暂时还不想考虑婚事,就不劳五皇子瞎操心了。”

南宫钰故作伤怀的叹了口气,“本皇子这还是头一回许诺女子,你竟这般轻易就拒绝了,真是让我伤心。”

“五皇子实在是说笑了,你许诺过的女子,估计两只手都数不来。

”这男人风流成性,无论是不是装出来的,都很惹人讨厌。

南宫钰但笑不语,将鱼肉吃干净,拍拍衣摆站了起来,“天快亮了,走吧。”

“嗯。

”虽说自己在府里也没什么存在感,但要是被发现大半夜溜出去,恐怕又会惹来不少麻烦。

捂着有些发闷的胸.口,苏浅有些艰难的往外走动着。

南宫钰开始还有些耐心,最后等得心烦,干脆直接揽住苏浅腰身,脚下一点便跃向了夜色之中。

不过一炷香时间,苏浅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院子里,胃里翻江倒海,几乎要吐了出来。

“南宫钰,你,你这个王八……”

“辱骂皇子,这可是要砍头的罪名,本皇子虽说一向疼爱美人,但你这副尊荣,本皇子可不会怜惜。”

苏浅脸皱成一团,清冷的眼眸里燃着一簇簇火苗,“南宫钰,你这个王八蛋,别再让我见到你!”

虽说被指着鼻子骂了一顿,但南宫钰心情却很是不错,深邃的眼中是自己也未曾察觉的笑意与纵容,“行了,你的小丫鬟还等着你照顾,本皇子忙得很,先走了。”

“赶紧滚蛋!”苏浅恶狠狠剐了南宫钰一眼,那架势恨不得一脚将他踹出去。

活了这么多年,她还从未见过这般讨人嫌的男人,真是白白浪费了这张摄人心魄的脸。

趁着苏浅彻底发怒前,南宫钰脚下轻点跃出了院子,此刻东方已经有些吐白,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青草香,沁人心脾。

“木。”

一直藏匿在暗处的木赶紧现身,“殿下。”

南宫钰垂眸看了木一眼,似乎有些迷茫,“本皇子真的许诺过许多女子么?”

“殿下指的是什么?”

“做我的五皇子妃。”

木一惊,“殿下,您可从没说过要娶谁做皇子妃这话,您难不成是看上了那位四小姐,可她……”

“没有。

”南宫钰打断了木的喋喋不休,低声一笑,“随口问问罢了。”

明明是第一次许诺,却被拒绝了,还真是有点丢脸。

 

 

第十三章 主仆情深

最后的炭火燃尽,房内冷的连手脚都伸不开,苏浅坐在床边,手指轻抚着浣珠惨白的脸,幽幽叹了口气。

还好,这小丫头夜里没发热,身上伤口也被处理过了,而且看这药粉,应该是上好的金疮药。

似乎感觉到了苏浅的触碰,浣珠艰难的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掀开了眼帘。

“小,小姐。”

“嗯,你别说话,好好休息。

”拿过一旁的水喂给浣珠,苏浅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是冷淡。

浣珠以为苏浅是生自己气了,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小姐,奴婢犯了错,您,您要打要罚都可以,千万别赶我走。”

苏浅确实是有些气恼,但看到浣珠这副虚弱模样,心里只剩下了心疼,“好了,我没有怪你,但是浣珠,以后你无论做什么事,都要跟我通报一声,明白么?”

浣珠眼眶微微泛红,“是,奴婢知道。”

“躺下吧。

”扶着浣珠躺下身,苏浅脱下鞋盘腿坐在床边,语重心长开口,“在这梅苑里,只有你我主仆二人相依为命,张绣吟也好,王氏也好,她们时时刻刻想着的都是如何彻底铲除了我们,所以想要活命,你必须听我的话。”

浣珠睁着湿漉漉的眼,认真的点了点头,“奴婢记住了。”

“嗯,这段时间你都不必去伺候我了,安安心心养好伤再说。”

“可,可是……”

苏浅眸光一沉,“刚刚才答应听我的话,这么快又忘了?”

浣珠缩了缩脖子,“奴婢不敢。”

她就说小姐变得不一样了,现在仅仅一个眼神就让她心惊胆战的。

“既不敢,那就乖乖听话,这伤我每日会替你来换一次药,若哪里不舒服记得跟我说,需要什么也可以跟我说,知道了么?”

“是。”

总算跟浣珠说明白了道理,苏浅满意一笑,“天快亮了,我回房间睡会儿,你也继续休息吧。”

穿好鞋走出房间,苏浅看着东方鲜艳的云霞,掩唇打了个哈欠。

折腾了一晚上,总算是把这小丫头给救回来了,至于医治送药的恩情,还是南宫钰那王八蛋亲自来讨要再说吧,现在她只想好好睡一觉。

回了自己房间,苏浅合衣倒在床上,片刻就沉沉睡了过去,但府内那些人似乎是故意不让她睡个安生觉,刚眯了会儿就听到有人“砰砰”的敲着门,闹得她怒气腾腾起了身。

推开院子大门,两个有些面生的嬷嬷正捧着几件精致的衣衫站在门外,脚边则是两大篓子银炭。

“四小姐,这是二小姐交代送来的,老奴们给您搬进去。”

苏浅凤眸微睐,对于苏琪的突然示好颇有些诧异。

那女人昨天被自己冷嘲热讽了一顿,应该气的牙痒痒才对,怎么会送这么多东西来?

但本着不要白不要的想法,苏浅还是让开道将嬷嬷迎了进去。

“四小姐,东西都齐了,这些衣裳是二小姐亲自挑选的,既厚实又保暖,您记得穿。”

苏浅皮笑肉不笑的应了一声,“知道了,劳烦回去替我多谢二姐。”

“是,老奴们告退。”

两个嬷嬷片刻便离开了院子,这一折腾,苏浅睡意也被驱散了大半,烛光下,木盘里的衣裙光彩熠熠,衣摆的金丝线晃得她眼睛都有些疼。

看来那苏琪这回还真是下了血本,居然将这么好的东西都送了来,难不成是怕那日责打浣珠的事传出去,有损她的贤惠端庄的名声?

冷笑一声,苏浅端起木盘,将衣服一股脑塞进了柜子。

无论苏琪打得什么算盘,她还怕应付不了么?浣珠正愁没有好衣裳穿,这衣服给她再好不过。

吹灭蜡烛,苏浅躺回床上,舒舒服服补了个回笼觉。

临近晌午,苏浅总算幽幽转醒,打了盆水将自己洗漱干净后,便抬着银炭篓子去了浣珠房内。

浣珠疼的睡不着,正睁着一双圆滚滚的眼睛瞪着床顶,见苏浅进来,下意识就想起身行礼,这一动作却扯到了臀.部的伤口,疼的龇牙咧嘴,险些哭了出来。

“我不是说了,咱们两人私底下不必在意这些礼数,你这一动,伤口又要裂开了。”

浣珠小脸皱成了一团,“奴婢习惯了。”

“罢了罢了,慢慢改就行,我先给你燃一盆炭,这屋子里冷的都快像地窖了。”

“炭?小姐,咱们院子里的炭不是已经烧没了么?”

苏浅从竹娄里挑出了几个丢进炭盆里,漫不经心的回答着,“苏琪派了两个嬷嬷过来,送了银炭和衣服,一会儿我把衣服拿来给你穿。”

浣珠诧异的睁大了眼,“二小姐?她怎会如此好心?”

昨日为了些冬衣,苏琪不惜大动干戈,直接赏了她三十板子,今天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这么容易就把东西送来了,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蹊跷。

“怕什么,我再怎么落魄也是府里的四小姐,烧点炭穿点厚实衣服又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你就放宽心,好好养你的伤吧。”

浣珠感动不已的抽了抽鼻子,“小姐,您对奴婢真好。”

“忠心护主的奴才,在哪儿都是会受到重用的,更何况你我这梅苑里这么穷困潦倒,你不也没想过另寻个主子过好日子?”拍了拍手上的碳灰,苏浅缓缓站了起来,“屋子里已经暖和了,你再休息会儿,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吃的东西。”

“是。”

转身离开房间,寒风吹拂在脸上,让苏浅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若是她记得没错,这梅苑后面有一大片空地,浣珠往日里种了不少白菜果蔬的,随便去摘点炖一锅,应该能垫饱肚子。

将裙摆打了个结,苏浅正要去后院,正门口却闯进了十几个嬷嬷丫鬟,那气势简直像是要拆了这院子。

而领头的不是旁人,正是今天早上才吩咐人给她送过东西的“好二姐”苏琪。

“四妹妹,老夫人请你去一趟,跟我走吧。”

苏浅看着妆容精致,抱着小暖炉的苏琪,冷冷一笑,“看二姐这架势,老夫人找我难不成是为了兴师问罪?”

 

第十四章 偷窃衣服

苏琪一脸无辜,“老夫人只是吩咐我将你带过去,具体是为了什么事,我可就不知道了。

四妹,你还是快些随我去吧,若误了时辰,老夫人可要生气了。”

苏浅沉默了片刻,随即解开裙摆刚打好的结,闲适的走到了苏琪面前,“那就劳烦二姐带路了。”

……

竹园——

这里是老夫人所住的院子,刚走进去,苏浅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檀香味。

根据记忆里的信息来看,这个老夫人应该是姓柳,平日里大半时间都在礼佛烧香,很少去管府里的琐碎事,而她最宠爱的则是王氏的女儿苏琳,几乎纵的她无法无天,对其他几个孙女倒是不怎么上心。

总的来说,这个老夫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今日这一趟,绝对要小心应付。

掀开棉布帘子,苏浅跟着苏琪进了里屋,大概是年纪大怕冷,屋内燃着两个炭盆,暖的如同春日一般。

“孙女拜见老夫人。

”苏琪浅笑嫣然,乖巧的朝着软塌上坐着的老妇人行了个礼。

苏浅眉心微动,跟着跪了下去,“孙女拜见老夫人。”

“你还有脸来!”

刚跪拜下去,老夫人的怒喝声就落了下来,连带着手里捏着的那串佛珠也狠狠砸在了苏浅脚边,“我这侯府里怎会出了你这种不知廉.耻的混账东西!”

苏浅红唇微抿,并未被老夫人的气势给吓到,反而仰起头询问着,“老夫人,不知孙女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惹得您发这么大的火?”

老夫人气的胸.口不断起伏,略显浑浊的双眼也几乎要喷出火来,“昨日夜间,那几件要送去宫中给娇儿的金丝衣裙突然被人偷走,看守院子的丫鬟说看到你夜间鬼鬼祟祟爬墙进去过,你承不承认有这桩事?”

金丝衣裙?

苏浅眸光陡然一沉,下意识的看了一旁的苏琪一眼,却见苏琪低垂着头,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好,好的很,原来所谓的送冬衣过去,只是为了借此陷害,还真是她的好二姐!

“混账东西,说话!”老夫人见苏浅闭口不言,气的用力拍了两下桌子,手都红了一片。

苏琪见此,赶紧站起身,上前寒虚问暖,“老夫人,即便四妹一时糊涂做错了事,您千万别跟自个儿身子过不去啊。”

“一时糊涂?!若非你这个当嫡姐的不好好教导,她又怎会做出这等不知分寸的事来?你们一个个的,真是没一个让我省心!”

平白无故被骂了一通,苏琪脸上笑意也有些挂不住。

这个老东西,眼里只有王氏和苏琳那两个下.贱蹄子,真是该死,不过今日的主角可是苏浅,若是能借着金丝衣裙的事让她身败名裂,也算是没白挨这老东西教训。

“老夫人您说的是,等此事解决,我定当好好教导几位妹妹。”

“哼!苏浅,你且说,那些衣服是不是在你院中。”

苏浅密长的羽睫轻颤,“是,但那些衣服都是二姐吩咐嬷嬷送去的,说是亲自挑选给我的冬衣。”

“四妹妹,这话可不敢胡说,我分明只派人给你送去了两篓子银炭,并无什么金丝衣裙,你可不能平白无故的污蔑了我!”

老夫人狐疑的在两人身上扫了一眼,“苏浅,那衣服现在在何处?”

“就在我房中柜子里,老夫人可直接差人去取回来。”

“自然要取,那衣服一件便抵几百两银子,连用的线都是掺了金丝的,岂是你这种庶女穿得?来人,赶紧去梅苑将衣服拿回来!”

“是,老夫人。”

两个嬷嬷匆匆忙忙走了出去,没一会儿就捧着衣衫赶了回来。

老夫人赶紧起身将衣服接了过去,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破损才松了口气,“还好,若是耽误了送入宫的日子,那可就麻烦了。”

苏琪见老夫人怒意有消退的意思,赶紧上前添油加火,“老夫人,既然衣服没损坏,也没有耽搁要事,您就饶恕四妹妹这一回吧,她也是昏了头才会做出这等事来。”

将衣服放置在一旁,老夫人看向地上跪着的苏浅,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在自己家里就敢做出这等偷鸡摸狗的事来,如何能饶恕?我看她是一点儿都不知道礼义廉耻,来人,给我把这个混账东西拖下去,跪半月祠堂!”

一个未出阁的庶女,因为偷窃东西被罚跪祠堂,一旦事情传出去,那她这辈子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往后别说是嫁给世家公子做妾,即便是寻常百姓也未必肯要,这老夫人,分明是丝毫没有顾念祖孙情分。

袖下手指微紧,即便苏浅再想容忍,到了此刻也没法儿再忍下去。

“老夫人,刚刚我已经解释过了,这衣服确实是二姐派人送来的,绝非什么偷窃。”

“那你可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件事与你没有半分关系?!”

苏浅目光冷冽,“自然,刚刚老夫人您说,有人看到我半夜潜入院子里偷了东西,不知可否将那人喊过来,当堂对峙?”

老夫人虽说一点儿都不想在这跟苏浅浪费时间,但这件事关乎侯府颜面,若草草了事难免有些不妥当,思虑之下,还是答允了苏浅的要求,“好,张嬷嬷,你去把那人带过来。”

“是。”

张嬷嬷脚步极快,片刻就将人给带了过来,是个年岁看着极小的丫鬟。

“奴婢,奴婢参见老夫人,参见二小姐,四小姐。”

苏琪轻笑了一声,上前将丫鬟搀扶了起来,“你不必紧张,老夫人让你过来,也不过是想问几句话罢了,你只需照实说就好。”

小丫鬟咽了咽吐沫,紧张的手脚都在发抖,“是,奴婢知道了。”

“我且问你,你昨日是否看到了四小姐爬墙到了院子里,偷窃送给宫中娘娘的金丝衣裙?”

“是,奴婢,奴婢亲眼所见。”

“既是亲眼所见,那为何当时没有喊人来捉拿我?”苏浅沉声询问着。

“因为,因为那院子是不允许下人随便进去的,加上当时又是深夜,奴婢不敢确定是不是看花了眼,所以不敢将事情闹大。

柠檬呀的《穿越之庶女成妃》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穿越之庶女成妃》就可以了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