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靳乔衍翟思思小说-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小说最新试读章节预览

靳乔衍翟思思小说-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小说最新试读章节预览

2019-08-26 13:27:33作者:小栗影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是由小栗影创作的一本型的小说,小栗影的《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讲述了靳乔衍翟思思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靳乔衍翟思思全文免费阅读!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小说节选:她好心救了个男人回家,哪想对方竟恩将仇报,设计她签下一年婚契。

靳乔衍翟思思小说-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小说最新试读章节预览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全文免费阅读

第5章翟思思被算计

  “翟思思,赵医生让你去她办公室一趟!”

  小护士敲了敲病房门,冲正在询问病患病况的翟思思道。

  “好,我马上就去。”

  将手中的病历交给身旁的人,翟思思和病患多说了两句,便急匆匆朝普外二科的医生办公室走去。

  赵德蓉突然找她,难道是因为徐彬立的事?

  如是想着,她便忍不住加快步伐。

  “赵医生。”

  敲了敲门,随后她愣了半秒才走进办公室。

  赵德蓉的办公桌前,背对着门口坐着一个妇人,背影有些眼熟。

  刚走到办公桌旁,迎面飞来一本病历本,狠狠地砸在她的脑门上,装订病历本的钉子蹭破了皮,她顿时感到一丝刺疼。

  伴随着的是赵德蓉的劈头大骂:“翟思思!我看你是不想在同治呆下去了是吧?要不是看得起你,我也不会向院里提出我去做手术的空档让你顶上接诊,你看看你把病人弄成什么样?!”

  虽然赵德蓉不待见翟思思,但是她公私分明,翟思思的能力是这一批实习生里最强的,否则当初出国交流的名额也不会落在翟思思的头上,所以她才会让翟思思去接诊,没想到竟然捅了这么大一个篓子!

  大嗓门引来了整个办公室人的注意力,看被骂的是翟思思,大家已经见惯不怪了。

  此前翟思思就没少因追问徐彬立的事被赵德蓉骂过,这会儿挨骂,也是家常便饭了。

  中年妇女转过头,看是翟思思,跳起来指着她的鼻子气急败坏地说:“你这医生是怎么看病的?我已经说了我头孢过敏不能吃头孢,你为什么还要给我开?看把我的脸弄成什么样了?!”

  翟思思此刻才看清中年妇女的面容,依稀记得是下午进门的第一个病患,当时脸上一个疙瘩也没有,这会儿全是一颗颗的红疹,还有指甲抓过的印痕。

  她镇定地将掉在地上的病历拾起,正面朝上放在桌面,平静地说:“女士,接诊的时候我有问过你是否有过药物过敏史,你对我说的是没有,而且你的病历上也没有填这一项,所以我才会给你开头孢,你……”

  话还没说完,中年妇女蛮横无理地打断她:“你这是在推卸责任!我已经告诉过你我对头孢过敏,病历本上是忘了写,当时我还提醒了你三次,是你心不在焉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这是医疗事故,你们医院必须赔钱!要是我这脸上落下疤,我跟你没完!”

  “女士,请你好好想清楚,当时你的确没有……”

  “你这是要我请媒体来曝光你们是吧?实习医生?竟然单独让一个实习医生接诊?我要曝光你们!”

  “我重申一遍,当时……”

  “好了!翟思思,我看你最近是被徐彬立的事弄丢了魂!才会没有听见病人的话,当务之急马上治疗,事后该怎么处罚,院里会给出决定!”

  赵德蓉怕再吵下去病患会更加激动,事情闹大对同治对她都不利,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她看向中年妇女,客气地说:“现在也不是吵谁对谁错的时候,我先给你开点药,然后我们再好好谈谈该怎么赔偿,你看这样行吗?”

  中年妇女脸上痒得厉害,妥协道:“行,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先给我把脸治好。”

  “好。”

  说话期间桌面上的座机响了起来,赵德蓉对中年妇女打了声招呼,接通电话应了两声。

  挂断电话,她黑着脸看向脸红脖子粗的翟思思:“院长让你过去一趟。”

  翟思思这回捅的篓子大了去了。

第5章结束

 

第6章谁对谁错不重要

  前往院长办公室的路上翟思思内心又气又忐忑不安,气的是赵德蓉不听她解释,就给她判了死刑,不安的是病患才刚到医院就惊动了院长,她还只是个实习医生,保不齐院长会直接把她撵出医院,如此一来,她的前途算是凉了。

  在门口踌躇半天,她才硬着头皮敲响办公室门:“院长,我是翟思思。”

  “等等!”

  一门之隔内的院长仿佛在打电话,急急忙忙和电话那头的人交代了两句,才回应她:“进来吧。”

  翟思思打开门,在门口处毕恭毕敬地喊了声院长好,才规规矩矩地走到办公桌面前站定。

  她已经做好被院长劈头盖脸一顿臭骂的准备,大不了等院长的火气消了,才慢慢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他讲清楚。

  这件事,不是她的错。

  殊不知院长非但没有骂她,还很亲切地说:“小翟来了?坐,坐下说话。”

  翟思思脸上浮出一丝迷惑,低下的头抬起,只见院长唇边挂着一抹极不自然的假笑,嘿嘿地指着她身旁的椅子。

  她只好坐下。

  见她落座,院长双手合十压在桌面上,语气和蔼地说:“小翟啊,药物过敏的事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呢……”

  在院长得出结论之前,她抢先道:“院长,病患下午来治病的时候,我询问过她有没有药物过敏史,当时她清清楚楚地告诉我没有,并且病历本上她也没有写下过敏的药物,我是按照药物标准开的头孢,量和次都是正常的,如果我知道她对头孢过敏,我也不会给她开。”

  她的据理力争却被院长一句话堵死:“但她说她提过了。”

  “我……”

  翟思思喉头一阵发堵,好半天才呢喃道:“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冤枉我,但是院长,请您相信我,这件事我一定会好好处理,我会和病患好好沟通一下,要是对方死咬不放,该赔的我来赔。”

  只要不赶她出医院,什么都好说。

  还有半年她就可以考取执业医师证了,证件一到手,她马上就可以转正,这时候可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一家老小还指望着她开饭的。

  “哎……”

  院长长长地叹了口气,面露难色地看着她急得泛红的眼眶:“小翟啊,这件事比你想象中要严重很多,你的对错对于这件事来说并不重要……”

  翟思思不明白他的意思:“怎么不重要了?”

  若是她对,那便是对方冤枉她,但若是她错,她就再也不能在同治医院呆下去了,甚至整个易城都不会有一家医院愿意用她,这关系到她的前途,当然重要!

  看翟思思还想不透,他又道:“过敏的病患,是靳家的大管家,所以谁对谁错已经不重要了。”

  在金钱和权势面前,高高在上的一方永远都是对的,她这种活在底下的小蝼蚁,哪有资格辩论对错?

  就算是病患的错,那也是她的错。

  红着的眼眨了两下,那一瞬间满腔解释的话语烟消云散。

  翟思思沉默了。

  院长语重心长地说:“小翟,我也知道你的家庭状况,但这件事我们医院承担不起,除非你有门路,求别人帮忙,不然……谁也保不住你。”

小栗影的《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就可以了哦~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