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墨梵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之绝品仙帝免费试读

  • 时间:
  • 重生之绝品仙帝作者寒冬
  • 重生之绝品仙帝小说源于:zzy

严墨梵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之绝品仙帝免费试读

重生之绝品仙帝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之绝品仙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 渡入轮回

严墨梵悠悠睁开眼睛,那双曾被酒色遮迷没有神采的双眼,此刻却无比凌厉,带着几分想要毁天灭地的狠绝,随即又转瞬即逝。

他疑惑的看着四四方方的房间,无数个疑问闪现在脑海。

他记得自己正在渡万年难一遇的九九天劫,一旦渡劫成功,三界六道任逍遥,渡劫失败神形俱毁。

作为只手遮天的仙帝,严墨梵在修行界中,是万人敬仰的存在,只因他用了短短一万年的时间,就修行到了仙帝阶段。

他也成了最有望渡过九九天劫的仙帝,却不想这天雷太过凶悍,纵使他上古神器和金光罩护身,但依旧没能承受住这威力巨大的天雷,最终被撕裂,神形俱毁。

那一幕幕在严墨梵的脑海中不断闪现,他一直以为,拼尽所有修为,可以渡劫成功,却不想,还是败在这让人谈之色变的天劫中。

伸出手,看着修长细润的双手,他眼底闪过疑惑,这是渡入轮回了吗?

那么此时的自己,究竟处在何时?带着这个疑问,他走下床来,在这只有三十来平米的房间里,地上到处都是墙上脱落下来的白色碎屑,而房间内的家具一览无余,最为值钱的就属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此刻正黑着屏。

当严墨梵目标锁定在电脑旁的一张合影时,那些被他封存了近万年的记忆,就像热浪席卷了整个脑海。

这不就是他最落魄,流离颠沛的时候吗?

他从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变成了一个穷困潦倒的小子,这期间的转变,堪比世界末日来临,还叫人无法接受。

他记得是半年前,爷爷因为身体的原因,不得不将公司交由他管理,他本有心好好管理公司,但奈何抵不住朋友的劝诱,常在外花天酒地,肆意挥霍。渐渐地,自己开始迷失了自我。

短短的半年时间,他就这么亲手断送了爷爷毕生的心血。

这一切,都只因他听信了周子扬的谗言,太过相信未婚妻楚容。

公司的投资失败,以及泄密,他们在中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身负巨债的自己还傻傻以为,周子扬和那群所谓的兄弟,能拉这一把,

却不想迎来的是无尽的羞辱和殴打,那时,他才明白了什么叫冷暖自知,朋友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当和金钱挂钩时,一个个都成了仇人。

最后银行将爷爷名下和自己名下的几套别墅车辆,以及新建起来的高楼大厦以拍卖的方式售出。

那群所谓的朋友,合作方,不顾自己的哀求,都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将自己的不动资产全部给分瓜了,所卖的钱也全部归了银行。

而在最艰难的时刻,楚容毁了婚约,选择了和周子扬在一起。

以前,他为兄弟两肋插刀,可到最后,兄弟却在背后插了他两刀。

为此爷爷被气的,当场进了医院,他则成了整个商业界的笑话和谈资,那件事,不仅使自己一无所有,还害的爷爷病情加重,死在了医院,他却因为周子扬的再次设计,进了监狱,没能见到爷爷最后一面。

此刻,未婚妻的背叛,兄弟的背叛,还有那群落井下石,见缝插针的小人,他们的嘴脸在严墨梵的脑海无限放大。

严墨梵紧紧握住了拳头,眼神冰冷透彻,整个人就像覆盖了一层刺骨的寒霜,令人不敢近身。

良久,严墨梵冷静下来,现在还不是被仇恨冲昏理智的时候,他松开拳头,拿起照片,里面的自己穿着一身藏青色西装,正别扭的看着镜头。而身旁的爷爷没什么表情的脸,隐约带着笑意。

他轻轻摩沙着照片边缘,嘴角上扬,他又回来了。

放下照片后,严墨梵找到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屏幕上显示着,2017年,6月26日,天气晴朗。

看着这个时间,严墨梵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也就是说,爷爷还没死,原本冰冷的眼神,顿时被欣喜代替。

如果是以前,他或许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爷爷死去,可现在不同了,他是修行者。有了上一世修行的铺垫,这一世他可以事半功倍,或许不用一万年的时间,他能再次登入仙帝之位。

刚刚醒来的时候,他就能感觉到有一股真气在体内流动,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是入门的修行者了,尽管修为很低,可只要有了这丝真气,他就能先压制爷爷的病情,到时自己再勤加修炼,一定可以让爷爷健健康康的。

想到爷爷还在医院,严墨梵换了一身衣服,走出了房门。

在他的记忆里,爷爷是个非常严肃的人,尽管自己是他唯一的亲人,但他对自己非常的严厉苛刻,从小到大他就没体会过什么叫亲情,这也是他为什么喜欢惹是生非的原因,他不过就是想要引起爷爷的注意而已。

但无论自己做了多么过分的事,除了他给自己善后还有将要面对的滔天怒火,爷爷对自己的态度依旧没变,直到爷爷去世的前一天,他才从爷爷口中得知他那么做的原因,只是一切都晚了。

这也是他上一世,终生的遗憾和悔恨。

如今,自己带着记忆,带着修为重生。

那么,他不仅要守护爷爷,更要将属于自己的东西全部拿回来,还要让他们一无所有,尝尝被人践踏的滋味。

来到病房前,严墨梵吐了一口气,从今以后,他绝不会再惹爷爷生气了,还要做一个让他骄傲的孙子。

打开门走进去,他就感觉到了压抑的气氛,爷爷正用痛心疾首的目光看着自己,那眼底的失望,浓郁而哀伤。

想起过去的种种,严墨梵红着眼眶重重的跪在地上,英俊的脸上带着懊悔与自责。

“爷爷,墨梵对不起你,辜负了你的期望,还败了咱们家的产业。”

躺在病床上的严家河,已经年过七十,岁月在他脸上露出了很深的印记,但也越发衬托的他威严,不苟言笑,整个人的气场十分强大。如今却只能躺在冰冷的病床上,等待死神的宣判。

面对孙子的突然一跪,严家惊讶的无法合嘴。他所了解的孙子,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孩子,不懂什么叫感恩,不懂什么是来之不易。

难道这场变故让他长大了?刚刚准备说出责备的话语,如鲠在喉。

这时,严墨梵目光坚定地看着爷爷,一双璨若星河的双眼,无比犀利,“爷爷,我在这里向你发誓,属于咱们严家的东西,我一定会夺回来,”

严家河没有说话,而是盯着孙子的眼睛,在商场纵驰多年,他练就了一身慧眼识心的本领。

他的孙子真的长大了,坚定地眼神中带着傲视天地的霸气,一个做大事的人,就该有这样的霸气。能屈能伸,方为君子。

许久,严家河露出欣慰的眼神,“墨梵,爷爷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作为男人不该甘于平庸一生,活着就要顶天立地。”他虽然说的气喘吁吁,可字字诛心。

在严墨梵的记忆里,爷爷就是这样的男人,如今爷爷病入膏肓,他的当务之急是稳定爷爷的病情。

并不知道孙子在想什么,严家河抬眼看着天花板,像是在回忆什么,“以前,爷爷对你严厉,不过是希望你能比常人懂事,能适应没有爷爷,也能撑起严家的能力,只是没想到,你不仅不能体会爷爷的用心良苦,还……”

严家河叹了一口气,随即看着严墨梵,虚抬手,“你起来吧,看着你成长懂事了,爷爷也就放心了,今后的路只能靠你自己走,爷爷怕是帮不了你了。”

说完,严家河便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严墨梵看着白发苍苍的爷爷,暗中发誓,他不仅要治好爷爷,还要让爷爷亲眼见证,自己是怎么东山再起,如何掌控南城乃至整个世界的经济命脉。

第二章 慑人的气势

这时,房门突然打开了,走进来的是女护士,她语气不善的朝依旧跪在地上的严墨梵道:“病人的费用已经用完了,麻烦你赶紧去交钱,否则要停药了。”

目光旋转,严墨梵望着护士欠抽的表情,冷冷一笑,他不在意的站起来,抬腿走向护士,虽脚步轻缓,但无形散发的压迫感,令女护士有些喘不过气,直到将护士逼至墙角才停了下来。

护士从来没见过这么冷的眼神,她吓得一动不敢动,“你……你想做什么?”

可以说,严墨梵在南城早就名声狼藉了,除了没杀人放火,什么坏事都做绝了。

曾听说,严墨梵和一群富二代玩弄一个女人,致其精神失常,最后还是用钱摆平了,自己不过是想惹怒他而已,如果他真来强的,岂不是得不偿失。

那件事,严墨梵并没有参加,虽然他花天酒地,不过对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他嗤之以鼻,所以提前走了。

严墨梵将掌心禁锢墙面,他俯视着护士花容失色的脸,英俊的脸上带着邪恶的笑容,“我这人天不怕地不怕,你说我想做什么?”他的声音就像地狱归来的使者,诱惑而致命。

望着严墨梵充满阳刚之气的脸,护士愣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她气急败坏大声道:“你要是敢乱来,我就报警,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阔少吗?现在的你连路边的乞丐都不如,你就是一个人渣,社会的败类,多看一眼,我都觉得恶心。”

然而女护士的话,就像拳头打在棉花上,不痛不痒,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意气用事的小子了,这一幕,不过是再次重演而已。

上一世,他就是因为没忍住脾气,打了这个女人,自己被诬陷成强奸未遂而恼羞成怒动手打人,最终被判了三年,而爷爷也因为这件事,在第二天的中午就离世了。

当时的他还在牢房里,为爷爷下葬的是一个叫沈如芸的女人,等他从牢里出来,就听说她因差点被一群混混给侮辱了,所以搬离了这坐城市。而幕后主使,就是楚容和周子扬,只因她为爷爷下葬了。

想到这,严墨梵回过神,这件事,他绝不允许重蹈覆辙。他转头看着爷爷,只见爷爷正对他摇头,示意自己别冲动。

严墨梵会心的眨眨眼,随即又看着女护士,英俊的脸上满是讽刺,“你长的这么安全,就是光着身子,恐怕也提不起旁人的兴趣,打你,更是脏了我的手。”说着严墨梵松开了自己的手,转身背对着女护士,续道:“我们现在就出院,你这破医院治不了我爷爷。”

严墨梵的反应令护士非常意外,这怎么和雇主说的不一样?他不是应该恼羞成怒而动手打人吗?但见严墨梵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护士哼了一句,“严大爷,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孙子,没钱就不顾你死活的好孙子。”说完这才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严家河自不是怕死之人,只是孙子的做法太让他失望了,他叹了一口气,目光沧凉,“罢了,我现在活着也不过是浪费空气,回家吧!”

知道爷爷误会自己了,严墨梵来到床沿,他蹲下来紧紧握着爷爷的手,目光深邃,“爷爷,你的病我保证能好。”

自己得的是不治之症,严家河不是不清楚,他以为孙子不过是在安慰自己,表面上,他还是假装自己相信了。

不愿多解释的严墨梵会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说的话。

正当严墨梵办完出院手续,门口又来了两位不速之客,这两人正是楚容和周子扬,一个是他曾经的未婚妻,一个是他最好的兄弟。

站在门前,他们正以胜利者的姿态看着严墨梵。

看见这两人,严墨梵恨不得当场捏碎了他们的骨头,再拿去喂他的灵狼。别以为他不知道,女护士是他们一手安排的,这时候过来,不过就是想要嘲讽他看他笑话罢了。

奈何这是法制社会,不像修行界,看谁不爽,直接灭了,弱肉强食,本应如此。

严墨梵双手揣兜,深邃幽暗的双眼,就像深不见底的汪洋,让人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他面目表情的脸,冰冷无比,散发着寒气逼人的压迫感,仿佛只要他们敢靠近,就会被撕碎。

面对如此强大的气场,两人都被慑住了,这时的严墨梵和之前在公司求他借钱为爷爷治病,宛如丧家之犬的人,简直判若两人。

周子扬很不爽这样的感觉,明明自己才是最后赢家,他凭什么看过去比自己高人一等,就像别人的命运掌握在他的手里一样。

为了刺激严墨梵,周子扬将手放在楚容盈盈一握的腰间,随即露出一副哥两好的表情,快步走了进来。

他见严墨梵正在收拾不多的行李,假装关心道:“墨梵,爷爷的病这么严重,着急出院做什么?”说完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我知道了,是不是钱不够了?不够了你怎么不来找我?咱们朋友一场,我肯定是会帮你的。”

周子扬的话,却勾起了严墨梵那段耻辱的过去。

爷爷住院没多少天,医院就催着补交住院费,他实在走投无路,便去求周子扬帮忙,却不想,周子扬要他跪着求,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为了爷爷,他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却不想换来的是变本加厉的羞辱,整整五万医疗费,周子扬一张一张抽出来,狠狠地打在自己的脸上,而自己却恬着脸皮一张张捡了起来,任由旁人指指点点。

那时他就发誓,这辈子和周子扬势不两立,只是没想到自己再次栽在他的手里,在监狱里度过了大把的时光。

如今的自己,已经今非昔比了,他们还能得意多久?真以为自己好欺负吗?

许久,正当严墨梵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严家河愤怒的看着周子扬和楚容,厉色道。

“你们两个混账东西,亏墨梵对你们掏心掏肺,这时候了,还不忘来挖苦我孙子,你们还是人吗?”话里话外,严家河又怎么会听不懂周子扬的意思呢?随着他越说越激动,整个人开始上气不接下气,一张老脸被憋的通红,仿佛随时都会断气。

严墨梵见状,大步走到爷爷的身旁,将爷爷扶起来后,他用手拍了拍爷爷的后背,看似是在为爷爷顺气,其实他偷偷的将真气汇集掌心注入了爷爷体内。

很快严家河明显感觉自己体内似乎有一股气体在缓慢的通向各处,直到手脚末梢,这种感觉才消失了,随即,他惊喜的发现,自己多年的气喘,竟然明显改善了,整个人也轻松了不少。

坐在床沿的严墨梵收回自己的手,转头看着周子扬和楚容,他阴着一张脸,眼神如同压制怒火的帝王,释放着逼人的压迫感,使周子扬和楚容竟有种想要跪下求皇上开恩的念头。

严墨梵轻启薄唇,声音冰凉,“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言语间充满了杀气。

望着没有表情的严墨梵,楚容心下一惊,她和严墨梵在一起三年了,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哪次不是对自己服服帖帖的,如果不是那张脸丝毫未变,否则她真以为这是个假严墨梵,但,那又怎样,她就不信严墨梵真舍得把自己怎样。

想到这,楚容自信的整理了下自己的头发,她示意周子扬放手,随即踏着高跟,来到严墨梵的面前。

在南城,楚容是出了名的美女,除了一张漂亮的脸蛋,那傲人的身材更是众多男性yy的对象,这也是严墨梵曾被她迷的神魂颠倒的原因。

只是此刻看起来,严墨梵觉得恶心,他抬起头看着笑的唇红齿白的楚容,浓密的剑眉狠狠一皱。

经历了这么多,他看人更注重的是内在,如今的楚容,在他眼里,和蝼蚁没有区别。

忽视了严墨梵不悦的表情,楚容的笑容逐渐变浅,她满脸鄙夷的讥讽道,“严墨梵你还有什么资本在这里傲气?现在的你只能抬头仰望我。我给你一个机会,跪在我的面前,或许我会给你一笔钱,等你爷爷死后,可以请风水师找个好点的墓穴,好保佑你东山再起。”她就是要践踏严墨梵的尊严,因为她恨他。

骂自己可以,但他觉不允许任何人诅咒自己的爷爷。

严墨梵站了起来,全身散发着如千年雪山一般的寒气,没有任何征兆的狠狠甩了楚容一巴掌,顷刻间,清脆刺耳的掌声在房间回荡。

顿时楚容的左脸印出猩红的掌痕,她伸手摸着火辣辣的脸,一双漂亮的眼睛满是不可置信,“你竟然敢打我。”

第三章 落荒而逃

对于女人,严墨梵不屑用修为去对付,否则楚容何止是脸红那么简单。

一旁的周子扬见自己的女人被打了,恼羞成怒,他挥起拳头冲了过去。

只可惜他还没碰到严墨梵,就被一股未知的力量给绊倒了,直接摔了个狗啃泥。

原本来看严墨梵笑话的两人,倒成了严墨梵眼底的笑话。

见周子扬摔跤了,楚容顾不得自己被打了,她蹲下来正要扶起周子扬,结果被严墨梵给制止了。

他一脚踩在周子扬的后背上,俯瞰着他,“好好享受你现在所拥有的,指不定哪天就一无所有了。”

言罢,严墨梵又看向楚容,锐利的眼眸仿佛看穿了一切,他冷笑道,“你以为你做的都是对的,但我告诉你,我不欠你任何。带上他,赶紧滚。”

不知为什么,楚容感觉到严墨梵话中有话,但现在很明显他们占了下风,再留下来,只怕也是自取其辱,楚容扶起周子扬正欲离开。

可丢了面子的周子不愿就这么离开,他扬手甩开楚容,为了挽回刚刚丢失的面子,他阴阳怪气的指着严墨梵的脸,恶狠狠地大声道,“我不怕你威胁,今天,就放你一马,以后出门给我小心点。”

说完,他这才拉着楚容的手落荒而逃,仿佛晚一点就会被教训的很惨。

直到两人离开,严墨梵都没有任何愤怒的情绪,既然是报仇,慢慢折磨才好玩,且让他们在多喘几口气。

一直默默观察孙子反应的严家河,由衷的感到开心,这才是他的孙子。

不过看周子扬刚刚的模样,他不由担心起来,“墨梵,咱们现在拿什么和他们斗?”

为了让爷爷放心,严墨梵露出安慰的眼神,他不在意的扬起嘴角,“爷爷,今非昔比,总之你要相信你的孙子。”

虽然不知道孙子的自信来自哪里,可这样的笑容,让人感到心安,严家河点点头,“好,爷爷相信你。”说完,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对了,刚刚你为我顺气的时候,我感觉体内有一股气流传达至了四肢百骸,多年的气喘,似乎也改善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了事?”

严墨梵听后,便知道是自己注入的真气起作用了,虽然他体内的真气并不多,但用在凡人身上,效果会很明显,可如果用在同样是修行者身上,那如同一滴水进入大海,没有任何感觉。

自己是修行者的事,他还不想那么快告诉爷爷,严墨梵想了想,随即半开玩笑道,“可能是,你觉得孙子不再那么混账了,所以压抑多年的气喘也跟着好了。”

虽然这绝不可能,不过严家河也找不到任何原因,也就没有继续深究。

出院后,严墨梵带着爷爷来到居住的地方。

望着如此恶劣的环境,严家河没有任何的不满,他觉得用公司换回孙子的成长,值了。

现在的严墨梵真的可以用一穷二白来形容,自己不吃,爷爷还得吃,所以当下没有什么事比赚钱更重要。

读书的时候,他没有学到半点知识,不入流的大学毕业证书还是花钱买的,如今的社会,光有毕业证书没用,还得考研。

现在以他的处境,就是考研了,别的公司也不会收他,一个败光了几十亿资产公司的人,谁敢要?

想要快速弄到钱,那就只有利用自身的优势,去换取高额的报酬。

他自问自己不是什么圣人,可以无条件的帮助任何人,像那种越小气越压榨员工的老板,把小命看的非常重,或许自己可以炼制一些低级的丹药,高价卖给他们。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想要再见一个人,那就是沈如芸,要说上一世他最觉得亏欠的人,那非沈如芸莫属。

其实,严墨梵对沈如芸的印象并不深,只记得,她是酒吧的坐台小姐,因为不俗的外貌,很多客人都是冲她来的,所以在酒吧也算有些地位。

自己也曾点过几次她的牌,但打心眼里,瞧不上她那样的人,所以从来正眼瞧过她。

他实在好奇,自己与她并没有实质性的了解,沈如芸为什么愿意帮助已经名声狼藉,还一无所有的他,这一世,或许自己能找到答案。

但,不管怎样,她因为爷爷,从此消身匿迹,就冲这一点,他也要护她这一辈子。

大约走了二十来分钟,严墨梵便看到了CD酒吧。

他低下头看了看一身的便宜货,曾几何时,他一个万人敬仰的仙帝,竟落魄到了这种地步。

一番感慨下来,严墨梵摇了摇头,这才进了酒吧。一进去,严墨梵就被震耳欲聋直击心脏的DJ给吵的不行。

修行讲的是清净和心无杂念,在这种地方修行,那只怕得走火入魔了。

作为这里的老顾客,和曾经的风流人物,严墨梵一进去,就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不过,都是不怀好意的目光,仿佛谁靠近了他,霉运就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严墨梵的事迹,南城人几乎都听说了,望着穿着寒酸的人,一酒吧领班走了过去。

“严大少爷怎么过来了?有事?”谁不知道进酒吧了当然是喝酒,但何领班却故意这么问,不过是清楚的知道严墨梵已经今非昔比了。

这个领班严墨梵记得,在公司还没有倒闭的时候,对自己简直可以用卑躬屈膝来形容,对这种趋炎附势的小人,他不愿多费口舌,看了一眼对方,严墨梵用还算温和的语气道,“我是来找沈如芸的。”

看着无比寒酸的严墨梵,何领班毫不掩饰讽刺的笑容,“就你,现在请的起她陪你喝酒吗?”

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严墨梵嘲讽一笑,顿时一双深邃的双眼变的极寒,令人忍不住寒颤。

“请不请的起是我的事,怎么,你不让我进去?”

从来没见过这么冷的眼神,领班强忍住俱意,他皮笑肉不笑道,“哪能,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请进吧!”这个请字他咬的很重,酒吧有明确规定,不得阻拦任何客人进去,闹事者除外。

越过何领班,严墨梵如神降临一般走了过去。那背影看过去,就像落入凡尘巡视的仙人,孤傲中带着拒人千里的冷漠。

这个严墨梵变了,这是当下所有人心中唯一的想法。

严墨梵记得沈如芸一般是在888号包厢陪客人喝酒,正当他来到888号包厢时,突然大门开了,一个人被踢飞了出来,眼看就要撞上自己,严墨梵本能的接住了对方,并顺势将对方扶稳,这才松开了手。

《重生之绝品仙帝》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重生之绝品仙帝》即可哦!更多内容点击【微信阅读】

重生之绝品仙帝同类型小说

作者叫阿霜的小说叫什么-爱未尽心微凉全文免费阅读

《爱未尽心微凉》是阿霜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薛凉凉徐景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孤儿,他是娱乐圈第一影视帝国的总裁。她有未婚夫,他也有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她为了复仇,他为了自由,所以他们结合在一起。她要让那对贱人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她也要让所有人都真正认可她。面对无数的情敌和难缠的婆家人,她用机智和成就化解。就在他们的爱情渐渐滋生时,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将他们分开,误会一重接着一重,他们还能否破镜重圆?在重重事件推进下,她也发现原来自己的身份没那么简单

小说名称:爱未尽心微凉

完整版《都市第一巨富》在线精彩免费阅读全章节

由呆呆笨笨男精心创作主角苏牧野方佳怡的都市情感小说《都市第一巨富》,完整版《都市第一巨富》在线免费阅读,精彩章节简介:林叶曾经有个有钱的爹,可自从他爹出事之后,他饱受人间冷暖,沦为人人嫌弃的穷人。但是生活很快就告诉他不要怕,因为他娘比他爹更有钱!

小说名称:都市第一巨富

勾夫三十六计冷情妖妻是复制莫离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勾夫三十六计冷情妖妻是复制莫离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阅读,总裁豪门小说勾夫三十六计冷情妖妻是复制全部免费阅读,勾夫三十六计冷情妖妻是复制莫离小说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我一直想问你一句,在你眼里,是不是以为复制品都是没有心的?莫离伤心至极,望向某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她生来为复制,生死全凭他的一句话,为了活下去,她

小说名称:勾夫三十六计冷情妖妻是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