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陆斯年应如是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之良缘佳妻免费试读

2019-08-14 02:53:17来源:zzy作者:魏阿蛮

主角是陆斯年应如是的小说叫《重生之良缘佳妻》,是魏阿蛮精心创作的重生之良缘佳妻文章深入人心,新颖独特,值得推荐。文章精彩内容阅读:帝都十九爷,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男人。就是这么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男人,虐起狗来也一点都不手软!十九爷,夫人刚刚把祖传的镯子给打碎了。嗯?她的手伤了没有?众人:这好像不是重点吧醒醒啊,十九爷!

陆斯年应如是小说免费阅读 重生之良缘佳妻免费试读

重生之良缘佳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第1章 她回来了

又下雨了。

破败废弃的工地像个鬼城一样阴森,周围的空气里弥漫着霉烂腐朽的酸气,不远处的寒枝上落着几只乌鸦,整个工地像一个暗无止境的深渊,不知何时是个头。

应如是躺在地上,苟延残喘着。

她又想起了那天,她被绑在手术台上,身侧躺在她的亲哥哥,而她的亲妈就站在外面,隔着一道玻璃看着她,冷漠的神色,让她的心宛如被一把钝刀子狠狠的剜着……

一辆白色的宝马稳稳地停在了她的面前,车上缓缓走下一个曼妙的身影,红底细高跟,就算沾上工地脏污的泥泞,也不妨碍她娴雅大方。

“如是。”女人声音轻柔。

应如是空洞的眼神终于有了几分亮光,只是这亮光仿佛油尽灯枯之人最后的回光返照。

林若濛仪态万方的撑着伞蹲了下来,两指轻叠,夹起应如是的衣服往上一掀。

映入眼帘的便是她腹部那道狰狞的疤痕,似是剖腹之后随意缝合了起来,伤口在脏污的环境中不断的感染化脓,如今已经……

“手术很成功呢!医生说瑞泽的身体很快就能恢复了,真是多亏了你的肾。”林若濛白皙的脸上挂着让人动容的微笑,只是说出的话却如同一把钝刀子,一下又一下的剜着应如是的心。

应如是身形一僵,闭上了双眼不愿看她。

“我和瑞泽要结婚了。”林若濛缓缓的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婚礼就定在明年春天,妈妈把她手里的股权全都给了我,林瑞泽为了证明爱我,也签了协议,如果他哪天不测,他手里的一切,便全都转到我的名下。”

她的话音落下,看见应如是仍旧紧闭着双眼,但是身形却在不住颤抖着。

林若濛的唇角扬起一丝讥讽的笑:“应如是,现在你知道当年爸妈为什么要把你找回来吧。”

“林若濛……你已经赢了……”应如是仍旧紧闭着双眼,沙哑的声音里蕴含着无限的苍凉。

“是啊!我赢了。”林若濛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对了,陆十九死了,他得到消息想要回来救你,放弃了几十亿快到手的项目,只可惜,飞机刚上天,就失事了。”

应如是猛地睁开混沌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人。

“别这样看着我,说到底,陆十九还是你害死的,他倒是真心对你,只可惜你自己蠢,还以为林家对你有什么亲情,实话告诉你吧,当初陆十九就是察觉了林家的心思,才不准你回林家,哪想到你竟然这样蠢,还以为他故意阻拦你!”林若濛说着便忍不住轻笑了起来,脸上满是得意。

陆斯年……应如是的眸底仿佛被烧灼了一般的疼痛,原来……原来真相竟然是这样……

“哦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林若濛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面上带着怜悯,“你姥姥也死了,老不死的折腾这么长时间,死了也是一种解脱,不是么?”

听到这话,应如是顿时激动了起来,她强撑着已经油尽灯枯的身子想要站起来,却重重的栽在了地上。

“想知道她怎么死的么?”林若濛的脸上掠过一丝异常诡异的笑意,“我亲手拔掉了她的管子。”

“你!林若濛!”应如是颤抖着手指着林若濛,浑浊的双眼中竟是充了血,“她……她是你亲姥姥!”

“闭嘴!”

林若濛猛地怒喝一声,精致的五官扭曲在了一起,她的高跟鞋狠狠一脚踩在了应如是的肚子上,正中刀口,伤口猛地崩裂,溅了她一身的血。

“我从没有那种穷酸的姥姥,也没有一个当妓女的妈!”

林若濛蹲下身,眸光中迸发着狠厉,狠狠的捏着应如是的下巴,长长的指甲直直扎进了应如是的皮肤中,可她却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你就好好在这等死吧!很快就会有人来收尸的!”

说完,林若濛缓缓站了起来,再一次恢复了高贵优雅的样子,踩着染着鲜血的高跟鞋坐到车里,疾驰而去。

雨越来越大了,雨水肆虐着她裸露的伤口,鲜血染红了她身下的地面。

应如是气若游丝的闭上了双眼,她快死了,她知道。

姥姥,我终于可以去陪你了,黄泉路太黑,等一等我……

陆斯年,如果可以重来的话,我一定会好好对你……只可惜,没有如果了……

再次睁眼,映入眼帘的赫然是斑驳的天花板。

应如是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霎时间眼前一黑,她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环境。

她……不是死了吗?

怎么回到了她五年前住的老屋……等等!老屋!

应如是不顾头晕目眩,飞快的走到镜子前,只见镜中的自己,眉似新月,长发如瀑,眼眸冷冽的如同雪山上的一泓清泉,唇瓣不点而红,恍若四月的桃花,正是花一样的年纪。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瞳孔骤然缩紧,双手颤抖着找到手机,只见上面赫然显示着五年前的日历。

五年前……她居然回到了五年前……

一切的伊始,什么都没有发生,姥姥还没死,林家还没有找上门,而她还没有遇到那个让她恨之入骨的男人……

恨之入骨……只是自以为的。

正想着,手机响了,应如是从巨大的震惊中抽离,看着手机上头的来电,唐楠。

她接通了电话,只听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喂,应如是,你今晚过来吧?”唐楠吊儿郎当的说,“别再放我鸽子了,不然这回找人弄死你!”

应如是心底一阵惊疑,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扬唇笑了笑:“怎么会呢,楠哥,我谢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骗你?”

唐楠冷哼一声:“最好是这样!”说完,便把电话挂了。

应如是手中捏着手机,眸色渐渐冷了下来。

她想起来了,现在这个时间点,正是姥姥生了病,去医院做了检查,才发现是脑子里长了恶性肿瘤,其实就是脑癌。

她从小就没见过她的父母,是姥姥将她一手带大的。

现在姥姥生了病,家里根本拿不出什么钱来支付这天价的医药费,还有手术费。

为了姥姥,她找到了一家名叫金爵的夜总会,打算去当服务员,听说那里的工资比别的地方高不少,可是夜总会镇场子的唐楠忽然就变卦了,非要让她去陪酒。

第2章 羞辱

正想着,应如是的手机又响了,这回打来的是韩宛彤。

韩宛彤……

应如是口中喃喃念着这个名字,眸底一片冰冷,韩宛彤,是她自以为最好的朋友,可是却背着她勾引了她的男朋友段文翰。

“喂。”应如是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韩宛彤轻柔的声音:“如是,今晚班级聚餐,你会来吧?”

应如是心中冷笑,可面上却装作犹豫不决的样子:“宛彤,我不知道,我现在心里特别乱。”

果然,韩宛彤装作一副担忧的样子,关切的问道:“如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我好担心你。”

“我……”应如是知道此时的韩宛彤在电话对面开了录音,就是等着要抓住她的去夜总会陪酒的证据。

应如是抿着唇,片刻佯装犹豫道:“是这样的,我找了一份工作。”

韩宛彤一听,心中冷笑,面上却满是欣喜:“你找到工作啦?那很好啊!”

“可是……”应如是嗫嚅着唇道,“哎,不是什么好工作,我有点怕……算了还是不说这个了,总之今晚的聚餐我就不去了,要是文翰问起来,你帮我掩饰过去就行了。”

韩宛彤眸底闪过一丝轻蔑,她目光犹豫的看了眼身旁的人,问道:“如是,到底什么工作啊,怎么会要你晚上过去上班啊?”

这年头值夜班的工作多了去了,比如肯德基或者麦当劳的兼职,但是韩宛彤偏偏将话说的暧昧模糊。

手机里传来应如是的声音:“这个……我以后会告诉你的,如果文翰问起来,你就说我去医院了,好吗?”

韩宛彤看着一旁男人阴沉的脸色,眸底闪过一丝得意,片刻又敛去这一丝得意,轻声道:“好吧,如是,你要小心,不要被人骗了。”

“我知道了。”刚说完,电话就被应如是挂了。

韩宛彤手中握着手机,看着一脸阴沉的段文翰,看似安慰,实则煽风点火:“我觉得也许我们只是误会了如是,她未必就去了夜总会陪酒……”

还没等她说完,段文翰便已经冷声道:“要是什么正当职业,她为什么要支支吾吾连你也不肯说?我看她就是自己犯贱,上赶着给人糟蹋!”

韩宛彤心中满是得意,可面上却还是道:“不会的,文翰,如是她不是那样的人。”

“宛彤,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但是应如是自甘堕落,你也不必为她说话。”段文翰的脸色愈发的阴沉,可是在对上韩宛彤眉眼的瞬间,登时变得一脸温柔,“宛彤,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这样家教严的。”

韩宛彤低眸咬着唇,似乎还是不敢相信应如是去陪酒的事实。

“宛彤,我搞不明白像你这样家教好,人又善良的女孩儿,怎么会和应如是成为朋友的。”段文翰叹了口气,“你要是不信,今晚我们便去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在陪酒。”

韩宛彤神情似乎有些不忍:“如是她……其实人很好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宛彤,你太天真,也太善良了。”

韩宛彤早知道了应如是要去夜总会当服务员的事,她买通了唐楠,让他逼迫应如是去陪酒,至于段文翰会看见应如是进那家夜总会,也是她设计的。

是,她就是讨厌应如是,每次看到应如是那张脸,她都恨不得拿刀划了。

不过有些男人也是贱,就算应如是长得比她漂亮,段文翰不照样对她心心念念的。

想到这里,韩宛彤心底不禁冷笑一声,这个段文翰,不过是她搭上林家的跳板罢了。

下午的时候,应如是没有闲着,她去了商场,忍痛花钱买了一身职业装,她知道,这是必要的付出。

很快就到了约定的时间,应如是赶到了那个夜总会。

唐楠嘴里叼着一根烟,看见应如是的第一眼,便呸了一声:“你穿的这是什么狗屁玩意儿?”

应如是连忙道:“我白天在面试工作,所以……还没来得及换。”

“赶紧换了!”唐楠看着她带着死气沉沉的黑框眼镜,中规中矩的头发,一脸嫌弃的说,“穿得跟老处女似的,哪个客人看了能玩的高兴?”

应如是连连点头:“楠哥,请问制服在哪里?我马上就换!”

唐楠一脸莫名其妙:“什么制服?坐台小姐要什么制服?你丫脑子坏了吧?”

应如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什么?不是说好当服务员的吗?楠哥,你是不是搞错了?”

“我搞错了?”唐楠一听,当即就翻了脸,“感情你丫耍我玩呢?一个服务员,还用我来管?我之前和你说了,你要是再放我鸽子,我就弄死你!”

应如是道:“楠哥,我从来没有答应你过来陪酒,抱歉了,如果你这里不缺服务员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言罢,她转身就要走。

可是唐楠却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他将烟头扔在地上,然后猛地一把拽住她,凶神恶煞瞪着她:“你丫耍我呢?我告诉你,你今天不陪也得陪!”

他们的动静越来越大,周围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应如是的余光瞥见不远处那个男人,立刻佯装惊慌失措的挣扎着。

“你干嘛?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

这话一出,周围顿时发出一阵哄笑声,而唐楠更是像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似的大笑起来。

“那不是楠哥吗?这是怎么了?”

“好像是这女的得罪了楠哥,不过她也真是够厉害的,连楠哥都敢耍。”

“什么厉害,是没脑子吧!我看她今天只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

“可惜了,长得好像还挺漂亮的。”

“漂亮有什么用,没脑子!在楠哥的地盘上,居然还敢说什么报警!真是找死。”

唐楠死死地攥着应如是的手,歪着嘴满脸凶狠:“还没人敢耍我!臭表子。”

应如是奋力的挣扎着,几乎带了几分哭腔:“楠哥,我给你道歉,但是我真的不能陪酒。”她的余光里,一身笔挺西装的男人,还站在那里,她心里便松了口气。

第3章 这女孩儿,我要了

“妈的!不能陪也给我陪!”唐楠收了韩宛彤的钱,当然要帮人办事了,他嘴里骂骂咧咧,“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告诉你,今天你不陪也行……”

应如是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只要不陪酒,您让我做什么都行。”

“做什么都行?”唐楠阴恻恻的一笑,他的眼神猥琐,肆无忌惮的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仿佛要透过衣裳看进去,“行啊,那你把衣服全脱了,把这瓶酒吹了,我就不跟你计较。”说着,他拿过身后小喽啰递过来的一瓶烈酒。

唐楠的话音刚落,周围顿时爆发出起哄的声音,“脱!脱!脱!”

“赶紧脱啊!”

“装什么清纯啊?来这里陪酒,不是表子是什么?”

“快脱啊!别装了,楠哥该生气了。”

应如是低着头,一手捂着胸口:“楠哥,你不要欺人太甚。”

唐楠当时就被她气笑了:“我欺人太甚?臭表子,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信不信我让你把你扒光了扔大街上,这才叫欺人太甚!”

说完,唐楠上前就要拉扯应如是,应如是挣扎之中,一巴掌甩在了唐楠的脸上。

只听“啪”的一声,四下竟是顿时安静了下来。

唐楠捂着脸,一脸的难以置信,周围的人更是用看疯子的眼神看应如是,“臭表子,你他妈敢打老子!我真他妈给你脸了!今天不弄死你,我就不姓唐!”

他怒火滔天的骂着,一边骂,一边高高举起手。

眼看着那巴掌就要落在应如是的脸上,她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

没想到,就在此时,周围人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应如是睁开了眼,只见一个一身高级定制西装的男人死死地攥住了唐楠的手腕。

男人俊美如斯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神情,一双如黑曜石般深邃的眸子,看似平静,实则暗藏着锐利如膺之色,微抿的薄唇更显几分危险性,甫一靠近,巨大的压迫感便扑面而来,叫人窒息。

“我草!哪个他妈不长狗眼的!!!”唐楠的手腕猛地被男人抓住了,气急败坏的嘶吼着。

陆斯年眸光晦暗不明,松开了唐楠的手,而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帕子缓慢却又细致的擦着手,仿佛刚才触碰的,是什么污秽一般。

他漫不经心的样子,却叫人心头一颤:“这女孩儿,我要了。”

眼前男人的气场实在是太过于强大,反倒让唐楠半晌说不出话来。

旁边围观的人开始议论纷纷,“这人谁啊?不知道这场子是楠哥罩的?”

“噗,估计是哪家二世祖看上了这妞,想要英雄救美,出来装比的吧!”

“就是,你看他虽然西装革履的,但是手上居然还戴着一串水沫子,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小子一身的行头恐怕都是糊弄人的,真要是有什么来头,怎么可能戴那种地摊货。”

“你别说,还真是啊,真正有钱人怎么可能戴水沫子啊!”

周围人议论的声音传到了唐楠的耳朵里,他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人,一身高定西装,一看上去就昂贵不凡,但是偏偏手上那串水沫子暴露了他真实的身份。

水沫子其实不是翡翠,而是一种似玉矿物,看起来十分高大上实际却廉价。虽然水沫子看起来特别的像那种收藏级玻璃种起荧翡翠,但其价值真的很廉价,常有玩玉的新手被骗。

唐楠心中冷笑一声,他还以为这小子是什么来头,原来就是个打肿脸充大头的吊丝啊。

想到这里,他揉了揉被捏的通红的手腕,面上满是不屑,嗤笑一声:“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敢在我的的地盘上撒野?怎么,你也看上这表子了,想替她出头?”

陆斯年兀自的低眸擦着手,没有说话。

倒是他身后的助理贺嘉上前一步,人畜无害的笑道:“是的,不知道唐先生答不答应?”

“你他妈又是哪儿冒出来的?”唐楠目露凶光,恶狠狠的啐了一口,他看着陆斯年和贺嘉,忽然不怀好意的笑了:“哦我知道了……小子,你和这小白脸谁上谁下啊,这男人的滋味,就能比妞还销魂?”

贺嘉一听,脸色便沉了下来,他目露冷厉:“找死!”言罢,他就要上前。

就在此时,陆斯年缓缓的抬了抬手,贺嘉立刻站到了他身后。

陆斯年眸底的目光阴沉冰冷,薄唇吐出的字音更是叫人心中一颤,“这么说,你是不肯放人了?”

“要我放也行啊,你和这小表子还有你身后那小子,把衣服全脱了!”唐楠目光露骨的打量着陆斯年,“别说,你比后面那小子长得漂亮多了!”

是的,他用的漂亮这个词。

陆斯年的长相确实是俊美偏阴柔的,应如是也知道,他平生最讨厌人议论他的长相了。

她下意识的低了低头,心中为唐楠默哀三秒,要是之前,唐楠说不定还有救,现在么……

唐楠没想到,他说完那句话,眼前这个阴柔俊美的男人,居然唇角微扬笑了,这一笑,反倒是让唐楠看痴了,竟然真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只是还未待他反应过来,众人只看到眼前一花,似是一个人影闪过,下一瞬,便听到唐楠那杀猪似的声音响了起来。

“哎呦……疼疼疼……我草你妈……啊!”只听唐楠最后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现场又归于了平静。

应如是偷偷看了一眼,顿时一阵牙酸,只见刚才还嚣张万分的唐楠,现在像一条死狗一样瘫在地上,两条腿像是被人硬生生踩断了,而他的下巴更是被掰脱臼了,现在嘴都合不上,不停地留着口水。

“谁在我的地盘上撒野!”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声,众人寻声望去,顿时议论了起来。

“洪爷!洪爷来了!”

“这小子这回是死定了,敢在洪爷的地盘上撒野。”

“英雄救美也不看看地方!现在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哈哈哈!”

《重生之良缘佳妻》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重生之良缘佳妻》即可哦!更多内容点击【微信阅读】

上一篇: 苏武小说免费阅读 神尊临都免费试读 下一篇: 最后一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85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85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