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小说完结版精彩在线阅读 苂煊小说(左子衿凌翊恒)

  • 时间:
  • 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作者苂煊
  • 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小说源于:WXB

《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小说完结版精彩在线阅读 苂煊小说(左子衿凌翊恒)

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小说在线阅读

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交换筹码,是我

 

法国,斯特拉斯堡的一处宁静的咖啡馆,四月的天,风轻云淡,空气里氤氲着微凉的气息,天空蓝得如洗过的纯色丝绸,不带一丝杂色,一派的广阔明媚。

左子衿静坐在露天的咖啡馆的角落,白若葱削的手握着匙子搅着杯中早已冷透的咖啡,乌黑浓密的长睫在眼窝下投射出两抹淡淡的阴影,琉璃般的眸子望着远处,思绪悠长。

不远处的一棵杉树下,一辆灰色的绝版迈巴赫缓缓地拉下了车窗,里头人一双水墨色的眸子带着探寻的眸子看着左子衿的方向,沉默不语。

她穿着一袭简单的及膝淡黄色洋装,卷发任风随意飞散,精致的脸上是剔透若婴儿般的肌肤,在璀璨的阳光下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晕染。饶是极简的装束,亦是遮不去琉璃似的光彩。

她静静坐着,若是只看背影会当作她是悠闲地只是品咖啡看风景,和一旁的几个用当地哩语聊天的法国佬一样安逸,但那双仿佛洞察一切的眸子早已看穿一切。

从她不停搅着匙子的手和紧抿着的唇,以及时不时望向手表的动作,这一切都和外头悠闲明朗的天气格格不入。

凌翊恒没有再犹豫,将车窗拉上,转动了方向盘,平稳地将车行驶到了咖啡馆旁的停车场中,拉开车门,缓步地从车内走了下来。

莹白得几乎透明的肤色,浓密纤长的睫毛下是一汪漂亮的水墨色的眸子,仿佛轻微一个闪烁就能使人迷醉,挺鼻修眉,优雅完美的薄唇,淡灰色的碎发随风轻舞飞扬,于曜日的阳光下散发着夺目的光泽。这样一抹不容忽视的存在,就这样从天而降,带着周围不断投来的目光站在了左子衿的面前。

仰目看着他,有片刻的愣神,随即恢复了神色,面无表情地开了口,“凌先生,你好。”若水滴落花的嗓音,若不是这么冷的话,或许会更令人舒服些。凌翊恒定定地望着她,微微弯了弯嘴角,弧度优美,却看不出笑意。

他缓缓地坐在了她的对面,对着正在她身后结账的服务生招手,用一口纯正的法语点了单,只一个简单的动作也被他做的若行云流水,尊贵无比。

“如果你找我是公事的话,我想我该相谈的人是你父亲。”他启唇开口,声音若玉石清转优雅,却透着一股疏离的冷然。

左子衿喝了一口冷掉的咖啡,抿了抿唇,强自压下了自己的忐忑,目光迎上了他的,开门见山,“我希望你放弃我家的酒庄,作为交换筹码的,是我。”她不知道自己鼓了多大的勇气才把这句话说完整,却是不曾留意自己声音中已经泄漏出的颤抖。

凌翊恒闻言并未表露出惊讶,只是淡淡地看着她,面容静谧地没有表情。颀长挺拔的身影挡在她的眼前,让她略微感到了一丝压迫。

等到服务生端着他点的咖啡端上来后,凌翊恒才再次打破了沉默,“一个即将落魄的酒庄千金,凭什么和我谈条件?”他的语气轻描淡写地像是在说天气,听在左子衿的耳中却似是尖锐的嘲讽。

她猛地将原本逃离到旁边草地上的目光回归到了他的身上,“凭我身家清白,比你身边任何一个女人都要干净!凭我比谁都想要帮助我的父母挽回酒庄!凭我了解你生平所有喜好,知道你爱喝pinot gris,穿意大利SANTARELLI私人定制的复古西装,喜欢听Coldplay乐团的歌……我甚至知道,你十六年前的……”

没等她一口气说完,却是被凌翊恒淡淡地打断,“明明不愿意,却要勉强自己,这样谁都不会开心。”他仍平静如常。左子衿却是不知她的一番话如同一颗石子投进了他的心中,泛起了一阵涟漪,却是没有表露分毫。

闻声,左子衿愣了愣,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如果不拿出条件,你又会肯答应放弃我家的酒庄吗?而我,有的筹码,只有我自己。”她的语气中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孤勇和脆弱,两种并存的情绪却毫无违和感,被凌翊恒尽数捕捉。

“要拿自己交换,也要看我满不满意吧?”他忽然双手撑起了身子,凑近了她,漂亮的瞳仁中蕴集着一抹戏谑。

“若不亲自证实一下,我怎么知道你真的如你自己所说的那么冰清玉洁呢?”他薄唇微微扯出一道弧度,出口的话却是让左子衿心底艰难撑起的勇敢险些崩溃。

第二章:我要亲自证实

 

左子衿一惊,不自在地转过了头不敢看他的眼睛,“你,你想怎么样。”

“若不亲自证实一下,我怎么知道你真的如你自己所说的那么冰清玉洁呢?”他薄唇微微扯出一道弧度,出口的话却是让左子衿心底艰难撑起的勇敢险些崩溃。

露骨魅惑的话语引得左子衿的脸上迅速染上了红晕,抓着匙子的手更紧了几分,一时间局促地不知所措。

凌翊恒云淡风轻地喝了一口咖啡,看着左子衿,眸中带着一抹看好戏的神色。

左子衿低着头,看不到他的神色,只觉得双颊发热得厉害。她知道,酒庄的存亡或许就在她一举了,她没有时间考虑和犹豫。

咬了咬牙,平稳了气息,迎着风抬起了头,用一种清冷的语气开了口,“那么,我们走吧,是去附近的宾馆吗?”

凌翊恒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水墨色的眸子直直地望进眼前那双宝石般的瞳眸,像是要把她看穿。他在等,在等她反悔。

然而他没有等到任何一句反悔的话,随即他点了点头,噙着凉薄的唇,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出了一句让左子衿几乎想要把他捏碎的话,“你家的别墅不就在不远处,我看就去那儿吧。”他倒是要看看她可以为了她家摇摇欲坠的酒庄做到什么程度。

左子衿咬紧了下唇,眉头蹙得死紧,这该死的男人,长得像妖孽,心比妖孽更毒!

她强自冷静下来,想了想,家里的佣人已经全都遣散,只有一个钟点工,这个时候也不会在,而父母已经在昨天远飞波士顿求助舅舅资助,正好家里没有人。应该,不会有事的。

“好,那走吧。”她放下了咖啡匙子,站起了身,吸了吸鼻子轻声道。

十多分钟的车程就到了左家的别墅,有些忐忑地随着若无其事的凌翊恒下了车,确定家里没有人后她才又松了口气。

“你的房间。”他淡淡开口,声音里莫名多了一丝魅惑。

左子衿恨恨地带着他走到了二楼自己的房间,随即紧张地关上了门。

没等她转过身,就被身后的一双臂膀搂住,她感觉到那双修长的手带着冰凉的触感覆在她的腰间,让她的心跳加速,猛然间想要抬手挣脱,却是想起了自己要做的,颓然地放下了双手,任由他抱着。

“左子衿,这是你要求的,但愿,你不会后悔。”他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独属于他的气息伴着他身上Davidoff香水的味道喷洒在她的耳际,让她整个人都酥软了下去,险些失去神智。

咬紧了唇,强自收起心中的害怕,“只要,别抢走我家的酒……”她的声音破碎在了他突然而至的一吻中。

他的身影缓缓转过,倾下,将她压到在了床上,低头掠夺住了她的唇,在她的口中攻城掠池,随后细细密密的吻若雨点般落向她的脸颊,蔓延向全身……

他的气息温热地喷洒在她的脖颈处,带着酥麻和微微的痒,如同无数的羽毛拂过全身,脸颊热得烫人,左子衿只觉得血液逆流全身,思绪混沌不堪,无意识地抱住了他修长的脖颈,身子竟微微向前倾了倾。

殊不知这看在此刻的凌翊恒眼中是多么的柔媚与诱惑,撩拨起了他更深的欲望,让他的吻若洪水猛兽般喷薄而出,再也没有隐忍。

唇舌相接,无限地纠缠交融,她则在她舌齿的缠绕下节节败退,跟着他的节奏勾起了身体中陌生的情欲。他没有想到她的滋味会这么美妙,深深地望着那双波光璀璨的眸子此刻被吻得迷迷蒙蒙,仰着粉脸的样子更显醉人。

一声嘤咛从左子衿的喉间溢出,听在凌翊恒的耳中却是导火索一般,瞬间将他点燃。伸手利落地褪尽了她的衣服,目光深邃地俯身上去……

身上一凉的瞬间左子衿回复了神智,却是抿着唇没有抵抗,任由他用着轻柔的动作夺去了她保留了23年的东西。隐隐有泪划过,她感觉到一只微微冰凉的手指为她拭去了泪水。

一室旖旎,春光无限。

凌翊恒不愿去想自己为什么动了恻隐之心,会对她温柔至极,甚至有些怕她会疼,隐忍得惹得自己并未尽兴。或许,是那样坚毅的孤勇,也或许是她眸子中无意透漏的倔强和脆弱。

正是精疲力竭地快要沉沉睡去的时候,左子衿的电话铃声却是响了起来。

左子衿看了一眼来电人,是妈妈,她清了清嗓子,理了理头发,让自己整个人平静下来,这才接起了电话,“喂,妈。”

第三章 爸爸出了车祸

 

左子衿听到电话里的林月华声音带着哭腔和颤抖,“子衿啊,你爸爸在波士顿出了车祸,现在刚送进了医院,我……”

“什么?那我马上订最早的机票过去。”左子衿皱紧了眉头,心里祈祷爸爸不要有事。

林月华闻言声音才稍稍平息了一些,“好的,你自己也一路小心,我在这儿等你。”

又交待了妈妈几句话,叮嘱她也要照顾好自己后左子衿便是挂了电话,随即便是坐起了身子开始穿衣服。

“我要买机票去波士顿,你,自便。”她穿起了衣服背对着他淡淡地道,随后又犹豫地开了口,“别忘了我们的交易。”

凌翊恒看着她的背影,没有说话,目色淡然,她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此时也没有余力去多想,穿好衣服拿起包后便是迅速地开门,在凌翊恒的注视下离开了自己的家。

深深地望着她离去的方向,凌翊恒的嘴角扯出一抹完美的弧度,敢擅自和他谈条件,在与他上床后将他丢下的,她是第一个。不过,来日方长。她,跑不掉的。

凌晨两点半,波士顿。深沉如墨的天空中弥漫着宁静的气息,却是在左子衿的心里笼罩着一层凝重。因匆忙赶路和过于担心让她的面色苍白了几许,纤细的身影在黑幕中显得格外醒目。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整理了自己的心情。随后提着自己的包走到了机场外,立刻在路边拦到了一辆车。还好,这个时间段虽然车不多,但打车的人也不多,才让她这么顺利就打到了车。

“爸爸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嘴里不断地默念着,祈祷着,爸爸绝对不能在家里这个节骨眼上倒下,否则就连她最后的努力也白费了。

不期然的,脑海里闪过了凌翊恒那张妖孽的俊颜,漂亮的瞳仁里似乎隐含着一抹讥讽的笑意。

她用力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努力地把那张脸迅速地从脑中消除掉。怎么会想到他呢?只是一个交易而已,为了她家的酒庄而做的交易而已。抿紧了唇,看着窗外路灯下灰暗的街景,心中开始默默放空。

与此同时,已经坐在自己公司在斯特拉斯堡办事处的凌翊恒正拨通了自己远在国内D市的助理周恒的电话。

“左子衿,Dix酒庄千金。给我这个女生所有的资料。”他抿着咖啡,淡淡地说完了自己的话,却有着不容置疑的气势。

电话的那头是训练有素的回应,“好的,总裁。”

凌翊恒挂了线,清朗静谧的目光停顿在了眼前一张关于收购Dix酒庄的合同上,修长若白玉般的手指轻轻地拿起了那张合同,拉开了办公桌下的抽屉,将合同放了进去。

到底是凌翊恒的父亲培养出的精英,无论是办事时间还是效率都不曾让他失望,只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便是传来了邮件。

长长的一份资料,大多是左子衿从小到大的轶事,以及她对葡萄酒傲人的认知能力,此外还有些鲜为人知的小事。中学的暗恋对象、死党的背叛以及养了七年多的小狗的离世等等,让凌翊恒的脑中出现了一个鲜活的左子衿,而非他所见的那般清冷淡漠。

手指握着鼠标要点向关闭窗口的时候,却是又传来了新邮件传送来的声音。

点开,浏览,是周恒又一次发来的邮件。只有短短的几行字,却是让原本沉静的瞳间染上了一层阴郁。

他尚未来得及消化自己的反常情绪,身体却是率先做出了反应,以最快的速度拨打了法国助理芬妮的电话。

“帮我订现在最早的去波士顿的机票,跟詹姆斯说,我亲自过去和他签合同。”随即没有等到芬妮的回应便是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芬妮带着莫名其妙的眼色愣愣地看着电话,詹姆斯?那样的小案子也值得总裁前往吗?随后却是耸了耸肩开始订机票,上司的心思还是不要多猜的好。

下了出租车的左子衿直奔向爸爸的病房,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一旁椅子上打盹的妈妈,仿佛几日之间沧桑了十岁,她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本一直保养得当的母亲,此刻竟让她有些认不出来。若不是家里的变故加上爸爸的车祸,妈妈又怎么会操劳成这样?

她的心里像生了一个口子,有虫子在一小口一小口地啃噬她一般的痛。

 

 

《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即可哦!

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同类型小说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人公林瑟秦佑,本文《久违了,秦先生》故事情节新颖独特,别具一格,快来追文。精彩章节在线试读:爱一个人,到底要多恨才能忘记。恨一个人,要有多爱才能记起。那些忘不掉的爱或恨,不过都是刻在心里的深情。一场阴差阳错,让原本青梅竹马的恋人变为了互相憎恶的仇人。再次重逢,他声音冷冽:“林瑟,是不是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卖?”她媚眼一勾,笑道:“生意人,做的不就是买卖。”他将她逼至死角,大掌肆意的掌握她的人生。狠绝的说:“那就卖个好价钱……”你以为是交易,不过

小说名称:久违了,秦先生

楚晨主角小说《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一分财气

《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楚晨大结局,是一分财气大大写的小说,都市黄金指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楚晨获得了提升万物价值系统,一切都变了。这是一块石头?不,你绝对看错了,它是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你说这是小孩子玩的玻璃球?瞎了你的狗眼,这分明是一块钻石!提升万物价值系统,能够将毫不起眼的东西提升价值,能够将有价值的东西,变得极为珍惜,凭借系统,他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说名称:都市黄金指

司北辰宋希云豪门前妻惹不得by盛初九免费在线阅读

盛初九的小说是豪门前妻惹不得,豪门前妻惹不得里面的主角是司北辰宋希云,豪门前妻惹不得免费在线阅读,来开始节选试读吧:结婚三年,丈夫从未碰她,反而是将她送上了陌生男人的床。她一纸离婚协议书,结束这段了名存实亡的婚姻,成功晋升为人人唾弃的弃妇。可是谁知道她竟然睡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于是求婚,再婚,一气呵成。一夜间,她从弃妇摇身成了人人羡慕的豪门太太。于是被捧着,宠着,疼着,闪瞎一干狗眼。但老公不消停,她忍无可忍:“司北辰,我要退货!”

小说名称:豪门前妻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