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子衿凌翊恒小说免费阅读 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免费试读

  • 时间:
  • 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作者苂煊
  • 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小说源于:WXB

左子衿凌翊恒小说免费阅读 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免费试读

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小说在线阅读

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免费在线阅读

第七章 一个亿,是你欠我的

凌逸恒清朗柔和的嗓音成功地让左子衿回过了神来,却是望着那双璀璨双眸中似是而非的笑意一时间不知所措。

一旁的孙毅和林盛华却是看着这个不速之客,显然有些奇怪,同时听着凌翊恒暧昧的话语,孙毅的脸色再一次地阴沉了下去。看着那张足以令万千少女倾心的俊颜,心里升起了一股浓浓的嫉妒和怒意。

孙毅没有开口,倒是林盛华先坐不住站起了身子对着凌翊恒质问道:“你是谁?和子衿什么关系?”

闻声,凌翊恒嗤哼了一声,“我想一个企图卖了自己外甥女求荣的人还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一句话说得不咸不淡,带着一抹不屑的慵懒,听在林盛华的耳朵里却是最强力的讽刺。

林盛华正欲开口发作,却是被一旁的左子衿率先抢过了话头,“他是我的未婚夫。”说着,在林盛华和孙毅诧异而阴涩的注视下,一只手便轻轻挽上了凌翊恒的左臂,对着他轻扬嘴角,眉目含笑,“你确实来晚了,让我险些被人买了。”厚重的睫毛似蝴蝶的翅膀,带着阳光照射的流光四溢,轻轻颤动,仿似含着一丝娇羞。

凌翊恒垂眸,薄唇一抿,冷倪着桌上的那张支票淡淡一笑,风采绝然间轻轻挑起修长的手指,在那张支票上敲了敲,“原来IK集团还兼做贩卖人口的生意。不过这手笔,未免有些寒酸。”声音不大,口吻中的嘲讽却是显而易见。

孙毅怒了,“哪里来的毛头小子,既然知道IK集团,就别不识好歹地站在这儿。”

凌翊恒微微眯了眯双眼,并未看向孙毅的方向,似乎也丝毫未受到那句话的影响,依旧看着那张支票。

空气中一阵静默,仿佛将旁边寥寥几桌人的声音都隔绝在外。随后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凌翊恒极随意地自手中抛出了一张支票。

“一个亿,断绝对我未婚妻的肖想。”清清淡淡的嗓音响起,却有着不容抗拒的气势。随后便是微倾着身子,靠近了左子衿,对着她抛出了一丝浅笑的眼神。左子衿因那一个亿而愣住了神色,此刻却是被眼前放大的俊颜又拉回了思绪。

他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际,轻声道:“走。”

在旁人看来无疑是蜜恋中情侣的耳语情话。没等孙毅和林盛华做出反应,于众目睽睽之下挽着她的臂走出了咖啡馆的大门。两道相搭的悦目身影相携而出,看在孙毅和林盛华的眼里却是刺眼无比。

左子衿还在恍神之中,人就已经被凌翊恒带到了一辆简约的银色西亚特车前,驾驶座上的是一个长相憨厚的美国司机,看到他们过来,朝着他们的方向点了点头。

“为什么?”回过神来的她松开了被还被凌翊恒挽着的手,轻蹙着眉头问。虽然一亿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之于现在的她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再加上他毫无预兆的出现,都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她绝对不会头脑简单到相信他是特意为了她而来,这一亿也是为此而准备。

一旁的人却是神色淡淡,俊逸出尘的面容上弯着一道微微的弧度,“不为什么。我喜欢。”

随即竟是伸出手撩了撩她柔软的发丝,动作轻缓,“一亿,是你欠我的了。”

她看着眼前站在阳光下被金光环绕的人,震慑人心的容颜一半隐约流转着淡金色的光,一半则被一边的枝叶隐匿在灰影之中,唯美得不真实。

什么叫做他喜欢?为什么可以说得像吃饭一样简单?又为什么变成了她欠了他一个亿?

她定了定神色,语气微凉,“我没有要求你帮我,更没有让你出一个亿。”显然,她没有要承担这笔“欠债”的意愿。

被日光勾勒出的完美轮廓维持着原本的神色,并未惊讶,目色飘向远处,“如果,还想继续原先的那笔‘交易’,你就必须承认你欠我。”他在说“交易”两个字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目的不言自明。

左子衿一惊,没有想到他会以此来威胁她,明知道家里的酒庄就是她的软肋,否则也不会病急乱投医般的去找他做“交易”。

她抿紧了唇,抓紧了手中的电话,恨恨地看着他,如果不是因为家里的酒庄和他有了利益的牵扯,她绝对,绝对会把手里的电话当作此刻的利器狠狠地砸向他的!她确定。

这个男人,根本不是救世主,她早该知道。

这个男人,根本不是救世主,她早该知道。

第八章 让交易更彻底

一个亿,要让她拿多久去还?家里的酒庄就算不被收购,短时间内的修整也不会产生多大的盈利,这一点他不会不知道,却是在这样的关头让她承担一亿的负债,到底是什么居心?

“我没钱还你。”几个字干脆利落地从口中吐出,随后拿出了手提包中的钱包,朝他靠近了几步,对着他的眼睛拉开了钱包的拉链,反转,将里面的钱尽数倒下。

“这是我现在全部的家当,你要的话,都可以拿去。”

他垂下纤长华丽的睫,看着地上十几张欧元和美元混杂的钞票和硬币,微微眯了眯眼,莹亮的瞳折射出一丝玩味。

他开始觉得自己这次冲动之下的举动并没有错。

“你可以分期付,我不介意。”他轻轻启唇,抬眸回目望着她,通透明朗的阳光下是她纤长灵动的身影映进了他的瞳孔。颦起的眉似远山的轻雾,粉桃色的唇上带着倔强,浓密睫毛下的水目中有着隐忍的愤怒。

有那么一瞬间,他竟是挪不开目光。

左子衿深吸了一口气又轻轻呼了出来,静静望向他,“你到底想做什么?你知道的,我还不起。”她不信他千里迢迢过来只是为了让她没来由地背一笔还不起的债。

轻风渐起,掀起了他额前飘然的碎发,那张线条流畅到无可挑剔的面上微扬的笑意更甚了几分。

“你可以的。既然是‘交易’,何不更彻底一些?”他低头至她的耳边道,清幽的气息和Davidoff香水的味道再一次占领了她的鼻腔。她的身体不自觉地微颤,朝着身后的树后退了几步。

她不自在地扭过了头,不再看他,“你什么意思?”隐隐有种他挖了陷阱等她纵身一跳被他捕获的感觉。

他却是没有容她退缩,反而靠得更近了,修长有力的双臂将她环住,呈包围状圈在了怀中,“我要你,拿自己来抵债。”若落花盘旋的嗓音,带着低沉的魅惑在她的耳边响起,却是惹得她不自觉地想要挣脱。

无奈那双臂膀让她竟是无法撼动分毫,只能将头尽可能地撇开,远离他的气息。

“我,我不是已经和你交易了吗?你还要怎样?”她不解,声音微颤,听在他的耳中却是让他感到心中似划过一道柔软,突然想起了那天在她家的情景。想到她在他身下带着痛楚承欢的样子,不自觉得瞳孔一闪,看着她的目光深邃了几许。

“那不一样,那次没说清楚交易的具体内容。而这一次……”他放缓了语气,冰凉的指尖轻轻划过她的侧脸,“我要你成为我名义上的未婚妻,陪我出席应酬,帮我应付其他女人,并且随叫随到。”

被他的话一怔,左子衿有些不可置信地回过了头,却是恰好对上了他的眼眸,两张脸只有零点几公分。她连忙又将头撇开了去,避免了一次暧昧的碰触。

凌翊恒看着她的动作,唇角的笑意放淡了下去。他很不满意她撇开头避之不及的举动。

“为什么要这样?”她平稳了语气问道,并下意识地抬手用包隔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微蹙了眉头伸手拨开了她的包,望着她依旧倔强地转在一旁的脑袋,挑了挑眉,“我喜欢。”

还没等到她消化这个可恶的回答,一只手抓着她的手稍一用力,轻而易举地就将她带入了怀中。她慌乱地挣脱,甚至不顾仪态地掐上了他臂上的肉。

他垂眸看着怀里愤愤不甘的脸,终究松开了手,转而双臂撑在她身后的树上,更加牢固地将她困死在了他的气息里。在她未反应过来的瞬间,低下了头,带着些许惩罚的意味,轻咬了下她的唇。

很快,这不痛不痒的啃咬因她的抗拒而被他加深,伸手掠住她的下颚,逼得她不得不张嘴让他的舌尖侵入。他闭上眼,品着她唇间只属于彼此的气息,竟有一种触心的感觉。

没再理会更多,将啃噬变成深深的吻,细细绵绵地汲取她的味道。

“你……你,放……开”这一次,她几乎没有抗争的力气就被那股带着危险的气息吞噬。

她不知道他是因什么而受了刺激,可却是由他炙热的吻中察觉到了一丝颤动,那丝味道,让她有一瞬间忘却了躲避。

“答应我。”最终,凌翊恒的理智自动觉醒,喊停了这个很容易让事态转变成少儿不宜的吻。

她这才从方才的那片激热中回过神来,猛得一弯身子,自他的圈禁中跑了出去,离他几米远。

第9章开始

第九章 没有权利说不

“如果我说不呢?”左子衿咬住了唇,发丝微乱,衬着晕红的面色,平添了几分清雅的魅惑。如果方才他还有可能取消那个决定的话,此刻却是再无可能了。

弧度优美的唇线勾着若有似无的笑意,轻浅地开口,“你没有权利说不。”她当然明白他话中的威胁。酒庄的存亡让她再没有其他的选择。

“我……”刚一开口,却是被手中电话的铃声生生打断了。

“喂,妈。”她看到来电人,连忙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的林月华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几乎有些发抖,“子衿,你在哪儿?他们……他们把你爸爸打的点滴撤了,也停止了所有的用药,要让你爸爸现在出院。”她一句话说完仿似是花光了所有的力气,深深吸鼻子的声音让左子衿整个人都僵住了。

“谁?妈是谁这样做的?医生呢?护士呢?没有人阻止吗?”她只觉得恍惚间脑中一片空白,好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问道。

林月华努力地压下了哭腔,“我不知道是谁,医院的人也都不管你爸爸了,子衿,我们怎么办?”她的声音里全是颤抖和无助,让左子衿的心跟着抽痛起来。

她几乎不用想就能猜出是谁做的,整个波士顿认识他们的,恐怕也只有舅舅一家和那些和舅舅熟识的人了。

她一从咖啡馆离开就发生这样的事,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个孙毅。虽然她知道也极有可能是那个已经完全没有了亲情可讲的舅舅,但却就是不想将他列入嫌疑。

而林月华则是和她存着同样的心思,怎么也不敢去相信他会对自己的亲人做出这样的事。

“妈,你别急,我马上过来。”她说完就挂了电话,一心只想快些去医院了解情况,险些忘了旁边还有个大麻烦。

听完她的电话,他的莹眸中划过了一丝了然。看着她明明慌乱失措还要努力地保持镇定的样子,莫名地再一次感觉到了触动。

她却是没有发觉他的神色,头也不回地就要离开,只挥了挥手对他匆匆交待,“我要赶去医院。”

没察觉的,却是被他从后面拉住了手,“我送你去。”轻轻浅浅的一句,透着不容反驳的意味。

她蹙了蹙眉,没有拒绝,点了点头,随后任由他为她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凌翊恒没有第一时间上车,而是站在车边打了个电话,一口带着伦敦腔的英文流畅快速地飘荡在她的耳畔,尾音会微微加重,竟是那么好听迷人。

诶,可是等等……他好像说了医院那个单词,还有其他一些关于治疗什么的。难道……她没有继续再往下想。

天空是没有云彩的湛蓝,阳光慵懒明朗,却是和左子衿的心情截然相反。体会到她此刻的情绪,一路上凌翊恒也没有再开口为难,只是静静左在她的旁边。毕竟他不着急,而且他发现自己开始喜欢上和她周旋的感觉。

司机的车技很好,加上因是当地人对路段的熟识,原本二十分钟的车程缩短了一倍。一到医院门口左子衿就迫不及待地拉开车门下了车,没想其他就朝里奔。走了几步这才想到凌翊恒还在后面。

“你,别跟过来啊。”她不放心地回头走到车前对着后头坐着的人道,眉头揪得极紧。如果让妈妈看到这个险些收购了家里酒庄的人,一定情绪会更差的。

凌翊恒拉下了车窗,朝着她点了点头,莞尔一笑,“好,我在这儿等你。”

“等我做什么?你没有你的事要做吗?”她不会觉得自己重要到会让他特意为她跑来波士顿。

他的唇角扬起的笑意渐浓,“你会有事来找我的。”他很肯定。

她一愣,转过头去,心里立刻想到了爸爸现在的情形,说不定真的会需要他帮忙。虽然不想和他有太多的牵扯,可是此时是在波士顿,不是在法国,或许最无奈的时候也只能求助他了。

重新看向他,眼色淡定了许多,“如果我半小时之内没有下来找你的话,你就可以走了。”语气中虽然还是带着逞强的倔强,气势却减弱了很多。

“好。”浅笑着点头,他选择尊重。

抿了抿唇,转过身去,冲向了医院。

另一端,正坐在林盛华办公室中的孙毅脸上划过了一道阴森的表情。桌上是一张没有签字的合同。

“今天之内,我会让全波士顿没有任何一家医院接收左峻城。”他对着坐在对面的林盛华冷冷地道,显然他已经被左子衿和凌翊恒的举动激怒。

第十章 Mika的帮助

林盛华的额头上此时冷汗淋淋,脸色难看地对着孙毅挤出了一丝笑,“这,不太好吧,毕竟你真的想得到子衿的话,还是不要让她恨你的好。”有些艰难地吐出了这句话,却是在看到孙毅眼神中的阴寒时又立刻噤了声。

“林先生,你现在想要做好人,未免太晚些了吧?”孙毅冷笑着看着林盛华,语气讥讽,若有所指。

闻言林盛华的脸色更黑了几分,张了张嘴本想反驳些什么,却是始终没说得出口。

“明天,让左子衿来我公司见我。否则,我们的合作就到此为止。”孙毅抛下了这句话便起身离开,没有给林盛华开口拒绝的余地。

待他走后过了半晌林盛华才站起了身子,苦笑着摇了摇头,想到了医院里躺着的姐夫,心里升起了一阵愧疚。但是此时,他也再没有退路了。低头看着桌上的合同,把心狠了下去。

左子衿踏上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几乎被眼前的场景惊住了。

爸爸正被人抬到了病房外的长椅上,被子也被收了起来,所有的行李都被散乱地堆在门边,曾经一直抬着高傲的步伐的妈妈此时正弯着腰对着护士鞠躬,恳求着他们继续为爸爸治疗。

“妈!”她没再忍住,冲了过去拉住了林月华的手,声音里带着一丝哽咽。看着此时发丝有些凌乱,额间的皱纹更加深重的妈妈,她咬紧了唇才得以让眼眶中的泪没有滑落。

林月华抓紧了左子衿的手,眼睛红红肿肿的满是无助和疲惫,“子衿,我们怎么办?你爸爸这个样子……我们……”她的泪水止不住地落在左子衿的手背,声音颤抖得已经残破。

“妈,没事的,我想办法,我来想办法,你坐下。”她深吸了一口气,安抚着林月华的情绪。随后将妈妈拉到了爸爸躺着的长椅边坐下,脑中开始迅速地搜索自己在波士顿认识的人。

忽然之间,脑中终于是蹦出了一个甜美清雅的面孔。

“我是Mika,中文名邱诗彤,家里在波士顿有一些产业。”

“以后,来波士顿记得找我玩儿哦。”

左子衿咬着唇,翻开了手机的通讯录,找到了Mika的电话,抱着些不确定的心态拨下了那个自从半年前见过面后从未拨过的号码。此时,只能动用所有能够想到的人了。舅舅,已经不可靠了。

“Hey,who are you?”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清亮甜爽的女声,显然就是当初的mika。

左子衿心里一喜,小心翼翼地开口,“Hey,are you Mika?”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才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幸好,她还记得她。简单寒暄了一番后才有些犹豫地把自己现在的情况告诉了她,希望能够得到她的帮助。

“真的抱歉,这个时候这么突然的麻烦你,但是我真的是已经没有办法了。”她艰难地开口道歉,却是很快地被对方直爽的态度化解。

“居然会遇到这样的事,真是可恶!你放心好了,我爸爸认识几家大医院的院长,马上就帮你联络转院。”mika在义愤填膺的同时很快就答应了左子衿的请求,出乎她意料的爽快。

从没有想过,在异乡第一个对她伸出援手的是一个只有过数面之缘的人,心里对她的好感逐渐加深。

“谢谢,Mika,真的,谢谢。”她松了口气般的道谢,声音里带着被她极力压下的一丝哭腔。

那头却是笑了笑安慰了她几句就挂了线,让她等她的电话。

左子衿转身看向窗外,眸中染上了一层浅浅的笑意。总算,不用去求助那个人了。

想着,步子也轻松了许多,走向了林月华,“妈,我联系了朋友,应该能帮爸爸转院,你别太担心了。”

林月华闻言欣喜地看着左子衿,“真的吗?”随即又皱起了眉头有些疑惑地看着她,“可是,你在波士顿哪里来的朋友?”

“妈,你忘了,我和你提过的,半年前住在波士顿的那段时间几次在图书馆遇到的那个女生Mika,她家在波士顿有产业,就是她答应帮忙的。”左子衿解释道,不想让林月华担心。

左子衿帮着把放在门前爸爸的一些行李收拾好后就陪着林月华坐在长椅上等着Mika的电话,想到在楼下的凌翊恒,又是一阵头疼。就算现在不见他,之后到底还是要解决这件事的。不过,还是等到安顿好爸爸再说吧。

《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即可哦!

大亨变忠犬:宠妻无上限同类型小说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人公林瑟秦佑,本文《久违了,秦先生》故事情节新颖独特,别具一格,快来追文。精彩章节在线试读:爱一个人,到底要多恨才能忘记。恨一个人,要有多爱才能记起。那些忘不掉的爱或恨,不过都是刻在心里的深情。一场阴差阳错,让原本青梅竹马的恋人变为了互相憎恶的仇人。再次重逢,他声音冷冽:“林瑟,是不是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卖?”她媚眼一勾,笑道:“生意人,做的不就是买卖。”他将她逼至死角,大掌肆意的掌握她的人生。狠绝的说:“那就卖个好价钱……”你以为是交易,不过

小说名称:久违了,秦先生

楚晨主角小说《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一分财气

《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楚晨大结局,是一分财气大大写的小说,都市黄金指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楚晨获得了提升万物价值系统,一切都变了。这是一块石头?不,你绝对看错了,它是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你说这是小孩子玩的玻璃球?瞎了你的狗眼,这分明是一块钻石!提升万物价值系统,能够将毫不起眼的东西提升价值,能够将有价值的东西,变得极为珍惜,凭借系统,他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说名称:都市黄金指

司北辰宋希云豪门前妻惹不得by盛初九免费在线阅读

盛初九的小说是豪门前妻惹不得,豪门前妻惹不得里面的主角是司北辰宋希云,豪门前妻惹不得免费在线阅读,来开始节选试读吧:结婚三年,丈夫从未碰她,反而是将她送上了陌生男人的床。她一纸离婚协议书,结束这段了名存实亡的婚姻,成功晋升为人人唾弃的弃妇。可是谁知道她竟然睡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于是求婚,再婚,一气呵成。一夜间,她从弃妇摇身成了人人羡慕的豪门太太。于是被捧着,宠着,疼着,闪瞎一干狗眼。但老公不消停,她忍无可忍:“司北辰,我要退货!”

小说名称:豪门前妻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