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清云单天溟小说免费阅读 医妃天下:王爷,请自重免费试读

  • 时间:
  • 医妃天下:王爷,请自重作者香林
  • 医妃天下:王爷,请自重小说源于:WXB

顾清云单天溟小说免费阅读 医妃天下:王爷,请自重免费试读

医妃天下:王爷,请自重小说在线阅读

医妃天下:王爷,请自重免费在线阅读

第七章 不信!

檀香缭绕的书房里,玄衣男子正独自对弈,他单手托腮,手执黑子未落,似在思索着下一步该如何下。

“爷,她方才在仪秀宫中重伤了一侍卫,如今正在园子里跪着,已经跪了一个时辰了。”

玄衣男子的面前跪着一个年轻男子正在覆命,男人俊逸的脸上隐隐憋着莫名的神色却不敢多言。

玄衣男子闻言,手中黑子啪一声落在白玉棋盘上,鹰眸里幽光沉沉,薄唇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喃喃自语,“顾清云么?”

“爷,还探吗?”那男子眼神亮了亮,小心翼翼的问着,小眼神里充满着期待,期待听到那个不字。

玄衣男子从容的落下一个白子,眸光至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棋盘,丢下两个简单的字,“再探。”

男子小眼神里蓄满了委屈,他这么一个人才怎么能做如此小的破事!

然,他也不敢违背,这位爷的性子,说多都是泪。

男子抹了一把辛酸泪,闪身离开了书房。

——

仪秀宫。

下午的日头也十分毒辣,晒得顾清云摇摇欲坠。

顾清云已经整整跪了两个时辰,手臂上的伤口血色染红素色布条,脸上从潮红到如今已经是血色全无,发根已经湿透,额头上布满细汗,红唇也早就苍白。

她揉了揉已经没有知觉的膝盖,抬眼看了看猛烈的阳光,几欲晕厥。

这皇后究竟想以这种方式折磨到何时!

顾清云正如是想着,便有一名小宫女悠悠踱步而来,停在她一米之外的位置,尖着嗓子说着,“清云公主,皇后娘娘传召。”

顾清云红唇一掀,嘲讽的笑了笑,撑着身子欲站起身来,双腿一软险些摔倒,她却硬生生的撑住了,那股子坚毅,比男子有过之而不及。

“清云公主,请快点!”宫女十分不客气的低喝一声。

顾清云冷笑一声,对这些狗眼看人低之人嗤之以鼻,“皇后娘娘这午休也是忒久,一睡就是两个时辰。”

宫女啧了一声,正欲说话,顾清云翻了翻白眼,率先就走在了前头,她一瘸一拐的,背脊却依然挺直。

顾清云一路走进仪秀宫的寝殿,那寝殿之内以檀木作梁,白玉为砖,珍珠为帘幕,殿内梁柱皆裹着鎏金花纹。

一张沉香木造的阔床悬着薄纱罗帐,罗帐上以银线绣着朵朵不知名的花儿,极致奢华精致。

此刻,皇后正侧靠着床沿,雍容华贵的摆弄着自己窦红的指甲,她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是保养得极好,脸上看不出岁月的痕迹,一双丹凤眼里带着凌厉,左眉上一颗痣别有一番韵味。

顾清云在五米开外的地方停下脚步,细细打量着皇后,凤眸一黯,这,就是当今皇后。

不愧是六宫之主,这个女人一看,便知不简单。

“大胆顾清云,皇后娘娘面前,竟不行礼?”刘嬷嬷站在床边,眉眼厉色。

刚才两个时辰都贵了,现在又有什么不能跪的?

顾清云膝盖一弯,跪在了那地毯上,血污立刻弄脏了浅色地毯,她清晰的看到皇后的眼底闪过一抹鄙夷之色。

见状,顾清云又故意蹭了蹭,将那片污渍弄得更大片,然后很成功的看到皇后的脸色又沉了几分。

“清云见过皇后娘娘,多日未见,您老人家身体可还安康?”顾清云神色淡然,故意在那个老字加重了几分语气。

皇后柳眉一竖,丹凤眼底浮起怒气,怒极反笑问道,“顾清云,听说你想嫁给本宫的儿子?”

“有吗?”顾清云一脸讶异。

“哦?”皇后挑了挑眉,冷哼一声,“如今说这些话可就没什么意思了吧?你明知皇上一直感念顾家,明知皇上最后定会为你赐婚才敢如此对吧!”

“皇后娘娘权当是我之前抽了风,瞎了眼,当我从未说过那句话可好?”顾清云淡淡笑着,骨气的事情嘛,还是可以求全一下的。

本来,现在的她对那个什么誉王,也一点感觉都没有,只要这个根本的问题不存在,她也不必受这些勿须有的罪。

皇后眼眸一黯,“哦?真的吗?”

“我哪里高攀得上誉王是不是?娘娘大可放心。”顾清云从容一笑,悠悠的看着皇后,眼底很是真切。

皇后凝着顾清云半刻,突然妖娆的笑了起来,“几日未见,清云公主倒是换了一副模样了,不过你说的话……本宫一句都不信!”

第八章 逃脱

话音一落,皇后便朝着刘嬷嬷使了一个眼色。

刘嬷嬷会意一笑,手伸向后腰间,步步靠近顾清云。

顾清云高挑一边眉骨,视线落在刘嬷嬷后腰处,心里有了警惕,这皇后,莫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

啧,真是狠毒啊。

不过是不想让自己嫁给她儿子,觉得自己配不上罢了,有必要如此么?总归还是没有她那个好表姐恶毒和聪明,竟然在自己的宫殿如此明着来,也是仗着自己皇后的身份罢了。

思绪间,刘嬷嬷已经到了眼前,她居高临下的看着顾清云,一脸阴测测的说道。“清云公主,怪就怪你家门薄命,又自不量力……他日入了黄泉,可不要怨老奴!”

话音一落,藏在后腰处的匕首便亮了出来,那明亮的刀锋,眼看的就要往顾清云的脖颈而去。

唰——

利刃挥落,顾清云却眉眼都未动,身子往后仰了半寸,那一击落了空,刘嬷嬷气急败坏,上前一脚踩住了她跪着的大腿上,狠绝的再次刺了下去……

顾清云大腿被狠狠踩住,脸上蓦地就冷了下来,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

手掌顺势向上攻向刘嬷嬷的下颚处,嘎达一声,下颚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大腿往上一顶,那刘嬷嬷整个人便飞了出去,她手中的匕首也丢了出去,扔在一边。

年迈的身子这一番痛楚,狰狞着脸便晕了过去。

这一击,吓坏了殿内众人。

“顾清云,你你你想干什么!想要造反吗!”皇后猛的坐直了身子,素手颤颤,神色冷冽中带着惊慌,她显然没有预料到顾清云竟敢公然发难伤人。

顾清云皮笑肉不笑的摇了摇头,站起身子来,揉着被踩痛了的大腿,凤眸一冽,看向皇后,“皇后娘娘,我的命虽然不值钱,但怎么说也是皇上亲封的清云公主,若我命丧仪秀宫,恐怕娘娘不好交代吧?”

皇后眼神闪了闪,却一言不发。

“如果我今天死在这里,虽说皇上不会为了我责罚娘娘,但是娘娘你总归要费心神来解释?再者我顾家旧部多少都会有微词……”顾清云看着皇后已经松懈不定的神色,笑得越发灿烂,“其实娘娘大可不必如此忧心麻烦,你所想要的,就是我不嫁给你那个儿子罢了,何必造杀孽不是?”

“本宫如何信你?”皇后已然镇定下来,只是眼底还带着质疑。

“我早已不是昨日的那个顾清云,亦明白与誉王无缘,娘娘觉得,今日的我,还是那个呼纠缠于人的顾清云吗?再者,你是皇后,我出尔反尔对我自己有什么好处?”顾清云勾唇一笑,眉眼虽然带着浅浅笑意,心里却是将这个老娘们骂了一通。

如此鸡毛蒜皮的破事,至于如此刁难人,至于灭口?

皇后狭长的凤眸一敛,戴着护甲的尾指轻扫着衣袖,似乎在认真的思考着顾清云的话。

顾清云淡然自若,放她离开,其实对于皇后来说,没有任何坏处,她不信这皇后会选择一路对于自己来说十分麻烦的路。

皇后突然疲惫的扶着额头,摇了摇手,说道,“顾清云,本宫且信你这一回,回去吧。”

顾清云嘴角慢慢扬起,知道终于躲过这一劫了,她点点头,也不多言,转身便往殿外走出。

转身那一刻,经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个陌生的朝代,她顾清云从此以后就要这里生活了吗?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

顾清云将思绪里的惆怅甩掉,闭了闭眼,重新睁开时,眼底已是一片清明。

还未踏出仪秀宫,便有脚步声传来,顾清云眉头一皱,抬起头来。

一道蓝色的身影慢慢由远及近,那人身后跟着一个小太监,一张儒雅白皙的脸却满是阴霾之色。

顾清云向来没有多大的审美观,或许是在部队看多了男人,看多了硬汉,几乎每个男人在她眼中都是一个样子,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没有多大的不同,所以眼前这个所谓的冠绝天下的男子在她眼中,并无多大出色。

且,有点太弱鸡了。

男人嘛,就该肤色黑点,肱二头肌胸肌腹肌都硬点,该果敢冷硬,这种翩翩君子又阴测测的男人,她不喜欢。

噢,忘了说,眼前这人,就是誉王,单天誉——大明国皇五子,当今皇后之子。

顾清云神色未动,装作未看到单天誉,从他身边擦身而过,眸中禁不住闪过一抹冷嘲,就是这么一个男人令原身要死要活?真是——不值得。

第9章开始

第九章 气势凌人

“站住。”

低沉的声音从顾清云的身后响起,带着隐隐怒气。

顾清云脚步一顿,不想理会,便继续往前跨步走去。

“大胆贱婢,没有听到誉王的话?还不给咱家站住!”尖锐的细嗓音响起,很明显是单天誉身边的小太监在说话,那话里端着好大的气势。

顾清云停下,蓦地回头,冷冽的眸光直射向那小太监,红唇勾起一抹冷凝的笑意,“这位GG,你是在叫我?”

她虽是满身血污,一身粗布麻衣,可是那气势却半点不弱,犀利的眼神哪里还有半点过往的神色。

小太监恼怒的神色在看到顾清云的脸时有些许犹豫,半响才认出眼前的人来,他瞪大了眼睛从头到尾的打量了眼前这毫无公主模样的女人一眼,末了才满是鄙夷的挑高眉梢,轻蔑的说道,“哟原来是清云公主呐,奴才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贱婢呢?清云公主且过来,王爷叫你呢,你可是没听见?”

他是誉王身边极为得宠的小太监,九岁便在王府,如今已经有九个年头,这么些年每次见到清云公主,都只见到她懦弱不堪言的模样,每次见了誉王都卑微得跟什么似的,没人待见她,身为奴才的自然也就见风使舵了。

顾清云自嘲一笑,顾清云啊顾清云,你瞧瞧你过去活得多么悲惨,任谁都能嘲讽你一句。

她挑了挑眉,很是乖巧的往誉王的方向的走去,却略过誉王,径直走到那小太监面前。

“GG,你方才说什么?”顾清云拢了拢耳边的碎发,笑得人畜无害。

小太监一脸嫌弃,从怀中掏出了小手帕捂住了鼻子,“清云公主,你这是忘了我们王爷说过什么,不得离他一米之内!怎么,几日未见,清云公主连这些话都忘记了吗?别以为自己真的是……”

话音未落。

啪——

啪——

两记响亮的巴掌声响起,在这静谧的空间里显得尤为突兀。

单天誉难看的脸色多了一抹惊讶,他后退半步,第一次开始审视眼前的女人。

从前的她美则美矣却永远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这样的一个顾清云,怎么可能动手打人!

可此时,眼前这个女人,一身狼狈,凤眸中却满是凌厉,那摄人的气势如同高高在上的王者,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冷冽。

这,还是顾清云吗?

“你,你,你竟敢打咱家!”小太监肿着一张脸,看着顾清云缓缓放下的手,好半天才缓过来,是眼前这个女人打了他。

顾清云看着那白皙的脸颊上两个十分清晰的手掌印,眸光瞟向单天誉,“王爷,这就是你誉王府调教出来的下人?”

小太监一脸怒容,他虽然是做奴才的,但是什么时候收到这种屈辱了,他冷哼一声,挡在顾清云面前,喝道,“我誉王府还轮不到清云公主你来说教!”

唰——

一记眼刀扫了过去,小太监立刻便襟声不敢再言。

那眼神里,仿佛写满了杀意。

“你嘴里喊着清云公主,可曾真的有把我当做公主?一个小小太监也敢如此以下犯上,誉王府教出来的可都是好奴才。”顾清云句句铿锵,一字一句里都带着渗人的冷意,“我今日就算在这里治你一个大不敬之罪,相信皇上也不会说什么吧?”

小太监求救的看向单天誉,可后者却是一脸冷凝,完全没有要开口相帮的意思,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眼前的顾清云以前的顾清云,这种气势,这种可怕那个女人不可能有!

这种头皮发麻的冷意,这人哪里是什么深闺孤女,明明是索命阎罗!

扑通!

小太监往地上一跪,拼命求饶。

“清云公主饶命,清云公主饶命,是奴才该死,奴才以下犯上,罪该万死,但求公主开恩!”

单天誉冷眼看着那跪在地上磕头求饶的小太监,似笑非笑的看着顾清云,悠悠然道,“几日未见,公主好大架子。”

阴郁的双眸,带着深深的探索之意。

“誉王殿下,我刚才已经与皇后说清楚了,我与你从此之后也没什么瓜葛了,所以请殿下无须对我有什么戒心,您还是和我那个表姐,好好的相亲相爱吧。”顾清云神色从容,说罢故作一脸惊讶,“哎呀,我忘了我那个好表姐从未对你表明过心思呢,我呢,你是瞧不上,不如得空了,考虑考虑她,你们……很配!”

第十章 美男子

顾清云丢下几句话,不理会那即将要发飙的单天誉,便径直往门口走去。

这个劳什子的仪秀宫,她可不愿意再来。

“顾清云……”单天誉握掌成拳,几乎要将手中的玉扳指捏碎。

“王爷……”小太监唯唯诺诺的喊了一声。

“滚!”单天誉袍袖一甩,转身向皇后寝殿走去。

——

仪秀宫十米远处,玄衣男子脸上蓄着一抹笑意,他剑眉轻挑,鹰眸斜睨,望向身后的暗卫,“这就是你说的危在旦夕?”

身后的男子战战兢兢的擦了擦额头的汗,一张脸越发苍白,他干笑两声,讪讪说道,“爷,属下刚才离开的时候,她确实奄奄一息的,属下不是怕皇后下杀手么……”

“燕小六,回去领罚。”

“是。”燕小六松了一口气,原本错报情报害得爷白跑一趟这等重罪哪里是领罚就能了事的,看来这会,爷心情很好!不知道要不要揣测下主子意?这个问题还未来得及思考,那张管不住的嘴就脱口而出说道,“那爷……我们还去救人吗?”

玄衣男子一个皱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燕小六一个激灵,很是机灵的说道,“清云公主一身伤,自然是要带回府中安顿一番!”

玄衣男子闭上眼,端的闭目养神,气定神闲。

燕小六默默在身后翻了翻白眼,这位爷真难伺候,能说话非要装高冷!讨厌!

在心里默默嘀咕一番过后,燕小六立刻正了正脸色,迎着刚踏出仪秀宫的顾清云走去,“清云公主请留步!”

顾清云已经有些精神恍惚了,她眯了眯眼,看着眼前迎面走来的男子,一身萧瑟杀气,脚步轻缓,如此近的具体都听不出动静,浑身的气息,仿佛长期浸在黑暗之中。

是杀手?

拜托,她已经十分疲惫了,这又是哪路人要找她麻烦?

顾清云几番折磨下来,已经到了听到清云公主就觉得十分可怕危险的地步了,她皱了皱眉,强撑着已经几乎虚弱的身子,扭头就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清云公主?清云公主!清云公主?”燕小六一头误会,这姑娘咋越叫越走呢?他疾步上前,眼看顾清云还是不理不顾,一个大跨步,就扣住了她的右肩。

顾清云肩膀一个吃痛,猛然回头,左手抓住那扣住她右肩的手腕,手肘往后一顶,右脚一个挪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了燕小六一个狠狠的过肩摔。

燕小六毫无防备,被摔得一脸懵逼之时,顾清云已经欺身上前,以双腿压制住他的大腿,以手臂抵着他咽喉,那厮美眸半眯,毫无血色的唇轻掀,低沉喝道,“你想做什么!”

“我……五……鹅……已……”燕小六的咽喉被抵住,饶是想说话也说不出声来,他其实本可以抵抗,却怕是再伤着顾清云。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远处的爷慢悠悠的一步步的晃了过来,十分之悠闲。

“后……后……”燕小六指着顾清云身后那越发近了的人,想要说话却被顾清云钳制得更紧。

“不管你是谁,都不要招惹我!”顾清云十分之不耐,直到眼前投下一片人影,才意识到有人近到了身后!

糟糕!

顾清云松开燕小六,反手就是一拳挥了过去。

那一拳几乎蓄满了顾清云所有的气力,却是打进了一记大掌之中,对来人没有造成半点伤害,她回头,大掌之后,露出一张不苟言笑的脸。

顾清云从未见过如此……唔,好看之人。

一身龙纹暗绣的玄衣,宽大的衣袍绣着蜿蜒的金丝桔梗,墨发束起,以黑玉石为冠,剑眉飞扬下一双眸子灼灼生辉,如同暗夜中的猎豹,他的眼眸是带着淡淡的琥珀之色,那冷冽之间带着洞悉一切的锐利。

鼻梁挺直,绯红的薄唇一看便知是个十分刻薄之人了。

棱角分明的脸,至少一米八五的身高,壮硕的身形却不显粗犷,一个威风凛凛,刚硬之气十足,却被左眼眼角和眉梢间的那一刻黑痣染上几分妖冶魅惑之气。

这样好看的男人,顾清云前世今生,都未曾见过。

什么小鲜肉老鲜肉的,都不及眼前之人半分!

这小模样,长得真俊,真真是美色惊华啊。

顾清云压下心中的惊艳,仅是这一掌接的,她便知眼前这男人武功有多么的深不可测,还是不要惹微妙,思及此,她勾唇,笑得有些谄媚,说道,“这位兄台,不知有何贵干?”

《医妃天下:王爷,请自重》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医妃天下:王爷,请自重》即可哦!

医妃天下:王爷,请自重同类型小说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人公林瑟秦佑,本文《久违了,秦先生》故事情节新颖独特,别具一格,快来追文。精彩章节在线试读:爱一个人,到底要多恨才能忘记。恨一个人,要有多爱才能记起。那些忘不掉的爱或恨,不过都是刻在心里的深情。一场阴差阳错,让原本青梅竹马的恋人变为了互相憎恶的仇人。再次重逢,他声音冷冽:“林瑟,是不是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卖?”她媚眼一勾,笑道:“生意人,做的不就是买卖。”他将她逼至死角,大掌肆意的掌握她的人生。狠绝的说:“那就卖个好价钱……”你以为是交易,不过

小说名称:久违了,秦先生

楚晨主角小说《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一分财气

《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楚晨大结局,是一分财气大大写的小说,都市黄金指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楚晨获得了提升万物价值系统,一切都变了。这是一块石头?不,你绝对看错了,它是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你说这是小孩子玩的玻璃球?瞎了你的狗眼,这分明是一块钻石!提升万物价值系统,能够将毫不起眼的东西提升价值,能够将有价值的东西,变得极为珍惜,凭借系统,他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说名称:都市黄金指

司北辰宋希云豪门前妻惹不得by盛初九免费在线阅读

盛初九的小说是豪门前妻惹不得,豪门前妻惹不得里面的主角是司北辰宋希云,豪门前妻惹不得免费在线阅读,来开始节选试读吧:结婚三年,丈夫从未碰她,反而是将她送上了陌生男人的床。她一纸离婚协议书,结束这段了名存实亡的婚姻,成功晋升为人人唾弃的弃妇。可是谁知道她竟然睡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于是求婚,再婚,一气呵成。一夜间,她从弃妇摇身成了人人羡慕的豪门太太。于是被捧着,宠着,疼着,闪瞎一干狗眼。但老公不消停,她忍无可忍:“司北辰,我要退货!”

小说名称:豪门前妻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