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苏臻之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小说全本资源阅读(言锦)

2019-08-11 00:31:18来源:SC作者:言锦

关于苏臻的小说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言锦)这里有全本资源可以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的精彩故事是作者言锦精心创写的,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不服你所望,快来阅读吧:她苏臻,因身辰不详,被心爱之人处以五马分尸极刑,她不甘,煞气附身,跟阎王做交易,做鬼也要手刃仇人他是新任阎王,掌握世间生死大权,却因被丢失的记忆对她产生情愫一场场天罗地网的阴谋接踵而来,剥开最后的真相,她才发现原来早已万劫不复

苏臻之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小说全本资源阅读(言锦)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免费在线阅读

第17章可怜之人,可恨之处

  苏蓁慢悠悠的在陈候府里转悠,想要找到青衣寄声魂到底在哪里。

  “夫人,你不要太过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世子要是知道您这般伤心,肯定会不得安生的。”

  听见这话,苏蓁慢慢的停下了脚步,没有在往前走。她自然是知道不远处的人是谁,心中气血翻滚,她费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能克制住自己不冲上去撕碎了她。

  “我可怜的儿啊,他还那么小,还没有享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就这么,就这么……”

  “住口,还嫌现在的事情不够多是吗?要不是你这毒妇做下那等恶事,我们候府又怎么会招惹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

  原来,不仅是陈候夫人,陈候也在。

  陈候夫人听见这话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陈候,惊呼出声,“老爷,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妾身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吗?”

  “为了我?”陈候站起身来,怒视着陈候夫人,甩手道:“别以为那些个庶子的死因本候真的不知道。”

  陈候夫人闻言瞪大了眼睛,连手中的帕子掉在了地上都没有注意到。

  陈候厌恶的看了她一眼,说道:“现在去追究这些个事情已经没有意义了,我看那个苏蓁是个有本事的,还是赶紧让她把青姨娘这事儿解决了为好。”

  陈候夫人想到自己之前经历的种种,浑身汗毛直竖,看着陈候小心翼翼的问道:“老爷,那个青姨娘一直都没有露面,苏蓁空有本事也不行啊?”

  “既然她不露面,那我们就要想办法让她露面。”

  陈候的脸上出现了诡异的笑容,让不远处的苏蓁紧皱起眉头,不过要是陈候真的有办法引出青衣寄声魂,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陈候府这几天倒是风平浪静,众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但是好在没有出现人员死亡的情况。

  而苏蓁自从上一次引气入体成功后就一直在抓紧时间修炼,现在已经到了筑基三级。练气和筑基虽然看着相差不远,但是灵力却是天差万别。

  练气一直到巅峰也不过就是比普通人要强上那么一点儿罢了,但是只要你达到了筑基,那说明你已经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世间万物,不管是人、妖,还是鬼魂,都有相应的修炼机缘,只是看你能不能遇上,能不能突破。

  灵力到达筑基,苏蓁能画的符咒就更多了。而这段时间的安静一大半也归功了苏蓁在陈候府四周贴下的符咒。

  “大师,我们侯爷和夫人有情。”

  苏蓁看了一眼来人,想到前几天在花园里听见的话,点点头跟着一块儿去了。

  陈候府的大厅苏蓁不是第一次来了,只是这段时间青衣寄声魂不知道缩在了什么地方,也导致候府的空气都好了很多。

  陈候和陈候夫人见到苏蓁都起步迎了过来,脸上的笑意灿烂又不失礼数。

  “大师,您来了,快请上座。”

  等到苏蓁坐下来之后,陈候才道出此次的找苏蓁来这里的目的。

  “大师,府中闹鬼一事不管是对本人,还是其它的任何人都是一种伤害,现在候府众人早已人心惶惶,要不是害怕会影响到他们的家人,恐怕候府早就已经人去楼空了。”

  陈候不愧是浸官场多年,这番话下来,不管是对候府的人心收买,还是对苏蓁的施压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侯爷有话不妨直说。”

  陈候清咳两声,说道:“实不相瞒,本候知道大师本领高强,但是奈何那鬼怪躲藏起来不出现,让大师不能够出手。所以,本候想出一个办法,让那鬼怪自己出现。”

  看着陈候脸上得意洋洋的笑意,苏蓁突然觉得有些冷。她不知道陈候到底想出什么办法,但是心中不详的预感却是越来越浓厚。

  正待苏蓁要问了清楚,大厅外的门窗突然发出“哐哐当当”的声响,阴风从四面八方传来,刚刚还明朗的天气也变得黯沉下来,周围的空气阴森森、凉飕飕地。站在大厅四周的人都发出尖叫声和恐惧声。

  “那个鬼来了,青姨娘回来寻仇了!”

  不知道是谁说出这样的话,让周围的尖叫声,惊恐吼叫和惊呼声此起彼伏。

  整个陈侯府的人心纷乱,吵吵扰扰的让人更加惶恐不安。

  苏蓁静静的凝视着大门口处,她知道青衣寄声魂真的要来了。

  果不其然,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刚刚还空空荡荡的大厅处站着一个身着青衣的美艳女子,面容是装扮过的,一身青衣瞧着还是白蛇传青蛇的样子,妖妖娆娆还带着些许的涉世未深,还有胆大好奇,只是唱过一句之后,女子环视大厅中的人,又变换成满面怒色,眼睛里的火像是能喷射出来一般。

  “青衣寄声魂?不,该叫你青姨娘的,你果然来了。”

  苏蓁缓缓地站起来挡在青衣寄声魂的面前,就害怕她突然发怒伤及他人。

  青衣寄声魂随着声音把脸慢慢的转向苏蓁,那半狰狞的脸蛋更加的可怕,脸上的花纹越发的密集,颜色越发的深。

  视线冲击之下,青衣寄声魂另一半的脸也越发的好看。

  “苏蓁,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苏蓁不知道青衣寄声魂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不过总归和陈候想出的办法脱不了干系。不过,这个时候,也是消灭青衣寄声魂的最佳时机。

  苏蓁二话不说直接冲着青衣寄声魂射去三颗阴阳钉,阴阳钉这段时间一直温养在她的体内,威力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

  只是苏蓁没有想到的是青衣寄声魂竟然躲过阴阳钉之后直接冲着她身后的陈候和陈候夫人而去。

  陈候和陈候夫人怀里抱着一个白色的瓷盒,看见青衣寄声魂冲过来之后,立马把白色的瓷盒举在胸前,颤抖着手,大声的说道:“你别过来,你要是再过来的话,我就把这盒子摔了。”

  苏蓁没有想到的是青衣寄声魂真的因为这话停了下来,她手上的指甲越发的长,隐隐泛着青色的光,及腰的长发越来越长,一直长到了小腿,那半边美丽半边丑陋的脸,相差的越来越大,花纹也越来越复杂,密密麻麻的遍布整张脸。

  苏蓁心中诧异非常,这青衣寄声魂在消耗自己的魂力用来增长实力。

  鬼魂也是可以修炼的,他们的实力的增长取决于他们的魂力强弱,而青衣寄声魂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有修炼天赋的鬼魂,只是现在它燃烧自己的魂力增长实力,导致她的修为以后再难精进半步。

  苏蓁的视线也看向了陈候和陈候夫人手中的白色的瓷盒,这个瓷盒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才能让青衣寄声魂反应这般的巨大?

  “你敢,放下手中的盒子,我还能给你个全尸,若是不然……我定要屠尽你陈侯府满门!我说到做到。”

  陈候和陈候夫人因为这话手抖得更厉害了,而苏蓁分明看见青衣寄声魂的视线紧紧的盯着这个盒子上,眼底的神色越发的幽深,不时还闪过一丝暖意。

  陈候夫人恐惧的同时,视线看向站在一旁的苏蓁,大声的喊道:“大师,快动手啊,有这个盒子在,她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的。”

  这话一落,苏蓁动了,倒不是因为陈候夫人的话,而是因为她感觉到青衣寄声魂已经把视线放在了她的身上。

  先发制人总是好过被动出击的。

  其实刚刚苏蓁也借助他们说话的时间把阴阳钉浸染上自己的血,极阴红莲血是所有鬼魂的克星,也是她唯一可以战胜青衣寄声魂的东西。

  三枚阴阳针一出,成品字朝着青衣寄声魂射去,青衣寄声魂站在原地没有移动半步,长长的指甲抓向阴阳针,只闻“啪嗒”一声,阴阳针落在了地上,没有了半点儿反应。而青衣寄声魂五指的指甲尽断。

  青衣寄声魂看了眼自己的手,抬头愤怒的瞪着苏蓁,咬牙切齿道:“苏蓁,你真是找死。”

  长长的头发一甩,如一道黑色的大山,直直的朝着苏蓁拍下来。苏蓁闪身一躲,那想黑色的头发瞬间变得更长,朝着她卷来。

  苏蓁吓了一跳,没想到青衣寄声魂竟然一下子变得这般厉害,身上的符咒不管是有用的还是没用的,苏蓁统统朝着青衣寄声魂扔过去。

  要是对上之前的青衣寄声魂恐怕还会有些作用,但是对燃烧魂力之后实力大增的青衣寄声魂来说却只是小打小闹了。

  陈候和陈候夫人见苏蓁应付不过来青衣寄声魂,顿时心里更是害怕。

  他们都清楚的明白,要是苏蓁出事了,那他们绝对活不到明天。

  “苏蓁,接着。”

  陈候大喝一声,然后把怀里的瓷盒朝着苏蓁扔过去。苏蓁条件反射的接住,然后举在身前。果然,青衣寄声魂到了眼前的攻击立马消散了。

  眼中的疑惑更加浓厚,这个瓷盒里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青衣寄声魂这般的忌惮?不,不是忌惮,更多的是顾虑。

 

第18章天谴

  “苏蓁,没想到你竟然也帮着这些人做出这等天理不容的事来,亏你还是阎君亲选的渡魂使,你就不害怕受到天道的处罚吗?”

  “天道的处罚?”苏蓁看着青衣寄声魂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

  “呵呵,你别装了,你和他们都是一伙的,你们都该死。”

  青衣寄声魂激动的指着苏蓁说道,手上的短指甲又慢慢的开始长出来,不过速度倒是变得很慢,而且在指甲的顶端隐隐有火光闪现。

  苏蓁知道,这火光是红莲业火,只要是打在鬼魂的身上,就不会熄灭,会慢慢的侵蚀鬼魂的魂魄,直到灰飞烟灭。

  而之前青衣寄声魂已经被苏蓁所伤,要不是那个时候的苏蓁灵力底下,恐怕现在她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苏蓁听见青衣寄声魂这话眉头皱的更深了,抬眼看看一旁的陈候夫妇,就对上他们闪躲的眼神。

  苏蓁疑惑的皱眉,然后另一只手伸向瓷盒,在众人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打开了瓷盒。

  瓷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就是本盒白色的粉末,苏蓁知道,这是骨灰。

  “你把盒子还给我,把我师哥还给我。”

  呼啸的鬼音,震得大厅中的人,身形恍惚摇摆不定,捂着头无声的悲鸣哀嚎。

  青衣寄声魂见苏蓁打开了瓷盒,神情激动的冲着她扑过去,一把把瓷盒抱进怀里,小心的捧着。

  陈候夫妇见苏蓁没有抵抗就把瓷盒给了青衣寄声魂,顿时大惊,“大师,你怎么能把那东西给她呢?”

  苏蓁偏头看向两人,眼神冰冷的可怕,她没有想到陈候夫人想出的办法竟然是这个。古人总是讲究入土为安,而陈候夫妇这是让青衣寄声魂的师哥死都得不到安宁,也难怪青衣寄声魂会那般的生气。

  看着青衣寄声魂宝贝的捧着骨灰,像是捧着自己的全世界,脸上的温柔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嘴角带着幸福的笑容,连那半边丑陋的脸看着都好看了一些。

  苏蓁心里突然有些难受,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孟千佑。她和孟千佑成亲之后,孟千佑对她也是百般呵护,宠爱有加。那个时候恐怕是她最最快活的时光了吧。

  那个时候的她总是想着以后,想着等到白发苍苍了身边有着孟千佑,有着自己的孩子,那她的一生应该就圆满了。

  可是,那一切终归是奢念罢了。

  转念又想到了自家被满门抄斩,还有当日被五马分尸的痛苦,苏蓁的眼神冰冷了下来。

  曾经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若不是因为她的不防备,怎么会让偌大的汝南王府就此湮灭。

  孟千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血债血偿。

  苏蓁强压下心底的恨,抬头看向大厅内的众人。

  青衣寄声魂用自己那半边完好的脸紧紧的贴着瓷盒,嘴里的声音情意绵绵。

  “师哥,青儿又看见你了呢。”

  随后她又想到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只手捂住自己那半边丑陋的脸,紧张的问道:“青儿现在变丑了,你不会嫌弃我吧?一定不会的,师哥才不是那种人呢。”

  青衣寄声魂之前的声音,都带着几分尖锐刺耳,如今倒是别有一番吴语软调,只听声音都让人心中酸麻。

  苏蓁站在不远处,自然是把青衣寄声魂的话都听在耳里,表情都看在眼里。

  看着青衣寄声魂似是陷入魔障之中。

  尽管以她现在的模样做出那等温柔的表情会让人觉得很诡异,但是苏蓁却觉得这个时候的青衣寄声魂才是最美的。

  “啪嗒。”

  一声响声在寂静的空间里被无限的放大,青衣寄声魂和苏蓁同时朝着发声地看去,只见陈候和陈候夫人正在悄悄摸摸逃跑。

  原来这两人见唯一可以牵绊住青衣寄声魂的东西已经没有了,顿时心里十分害怕,毕竟这件事情一定会让青衣寄声魂恼怒,到那个时候死的一定会是他们。

  一边分析着局势,一边在心里怒骂着苏蓁。两人相视一眼觉得还是赶紧逃命的好。

  谁知,就在快出大厅了,陈候夫人一个不小心就把门口的那张椅子撞翻了,顿时两人的行为就暴露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

  青衣寄声魂看见两人终于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漆黑的眼珠慢慢的变成红色,身后的长发无风自动,手上尖利的指甲寒光闪闪。

  “简直找死。”

  青衣寄声魂一个手抬起,陈候和陈候夫人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朝后飞去。

  “救命啊,大师救命啊。”

  陈候夫人尖锐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众人不由自主的捂住耳朵,避免耳膜的损伤。

  苏蓁尽管看不惯陈候和陈候夫人挖人骨灰的做法,但是她也没有忘记她身为渡魂使的使命。

  灵力集聚到掌心,苏蓁朝着青衣寄声魂发出一掌。

  青衣寄声魂感觉到这一掌的威力,不得不放弃陈候和陈候夫人,闪身躲开。

  她站在空中,赤红的眼睛看着苏蓁,问道:“苏蓁,你真的要拦着我吗?”

  青衣寄声魂语气平淡,就像是在和苏蓁讨论着今天的天气怎么样一般。但是苏蓁偏生从里面听出了认真和决绝的味道。

  苏蓁收掌看着青衣寄声魂,脸上一贯的面无表情,“任何鬼魂不得妄加干预人类的寿命,你是知道的。”

  “呵呵,苏蓁,你没看见吗?他们刨人棺材,让我师哥死都不能瞑目,他们这样的做法就很对吗?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有什么错?”

  苏蓁沉默了,其实在心里,她是很不齿陈候和陈候夫人的。而且陈候夫人也是她的仇人,她并不是很乐意救她。只是她现在是渡魂使,要是还完不成任务的话,恐怕阎君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算了,就让那个女人再多活几天吧,总有一天,她会一个一个的收拾他们。

  “废话少说,反正这些人我是救定了。”

  “救定了?”青衣寄声魂不屑的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救他们,今日,我就连你一块儿收拾。”

  青衣寄声魂不再和苏蓁废话,直接冲着苏蓁动手。尖利的长指甲直直的朝着苏蓁抓过来,这要是被她抓到,肯定一块儿肉都要没了。

  苏蓁早就见识过青衣寄声魂的厉害,尽管她现在已经到了筑基期,但是对上青衣寄声魂还是不够看的。

  所以苏蓁并不和她硬碰硬,艰难的闪身躲开后,一张符咒朝着青衣寄声魂打去。

  青衣寄声魂看着符咒不屑的嗤笑,“这种小小的符咒竟然拿出来对付我,真是不知所谓。”

  只是等到符咒到了眼前青衣寄声魂突然从符咒里感受到了灼热感,她顿时知道上当了。这个时候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青衣寄声魂心一狠,一掌打向符咒。

  谁知符咒竟然因为她的一掌全部碎开,化成一小簇一小簇的火苗,火苗感知到青衣寄声魂身上的怨气和死气,直接冲着她飞去。

  青衣寄声魂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变故,躲避的时候正好见到苏蓁一脸平静,前后一死锁便明白自己恐怕是上苏蓁的当了。

  苏蓁一定是知道自己会对这种普通的符咒不屑一顾,所以才会用它来降低自己的戒备。从而到最后的引火烧身。

  一步错,步步错。

  那小小的火苗并不是普通的明火,而是苏蓁在自己的红莲血中提取出来的红莲业火。红莲业火可以焚烧掉世间一切的鬼魂邪祟,而且怨气越大的鬼魂,红莲业火的威力也会相应地增大。这也是红莲业火的可怕之处。

  青衣寄声魂原来就被苏蓁用红莲血伤过一次,这才没几天,又被苏蓁的红莲业火缠上了。

  青衣寄声魂凄厉的叫声不断的响起,各种办法都尝试过了,结果身上的红莲业火越烧越旺,并没有任何熄灭的意思。

  也对,红莲业火燃尽世间邪祟,不烧掉一切它认为应该烧掉的东西,是绝对不会熄灭。

  青衣寄声魂知道自己今天是载在这里了,愤恨的眼神看向一旁的苏蓁。她不再理会自己身上的火,直接朝着苏蓁出手。

  哪怕是死,她都要拉苏蓁一起。

  苏蓁早就知道青衣寄声魂不会放过自己,所以早早就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是不管她的准备心理有多充足,真的对上青衣寄声魂时还是不够看的,更不要说,现在对上的还是青衣寄声魂拼命的打法。

  不过一会儿,苏蓁就被青衣寄声魂一掌打翻在地,嘴角有一丝鲜血缓缓地溢出。

  其实苏蓁知道这个时候躲避才是最好的,但是她能躲得开,陈候府里其他的人能躲得开吗?

  就算恨急了陈侯夫妻二人,若没了他们在,苏蓁之前的打算也都白费,还不如之前就让阎君勾了他们魂魄,这些日子所做也都白费。

  青衣寄声魂因为红莲业火的烧灼体型已经没有之前的凝实了,而且整个面部因为疼痛狰狞的可怕。

  “苏蓁,一次又一次坏我好事,今日我若是不能活,那你就和我一起消失在这个世间吧。”

 

第19章隐患

  说完,掌心蓄满阴煞之力,整个空间都因为她的动作有些微的扭曲。

  之前被青衣寄声魂坏了性命的冤魂,都被其驱使尽数出现在大厅中,阵阵阴风鬼啸袭来。

  苏蓁知道,要是这一下打在自己的身上,那她绝对会魂飞魄散,但是因为刚刚的重伤,她感到浑身上下骨头都在隐隐的发疼,甚至是灵魂都一抽一抽的。所以,此刻明明知道不多会死,她也没有任何的一丝力气去躲避。

  青衣寄声魂身体越来越飘渺,苏蓁瞳孔渐渐放大,随后苦笑一声。她还真的想要拉着自己一起垫背呢,不然也不会连所剩无几的魂力都用上了。

  看来,自己这次是真的在劫难逃了。

  不过,这一下之后恐怕连整个候府都不存在了吧,那样的话,那个女人也不在了,自己的仇是不是也算报了一半了?

  但是孟千佑还活的好好的呢,她最大的仇人还没死呢。

  眼见那团魂力越聚越大,苏蓁心里的不甘也越来越浓,低垂着的眼眸隐隐的红光闪现,和之前青衣寄声魂的赤红不一样,苏蓁的眼睛是从眼珠开始慢慢的变红,额角黑色的纹路若隐若现。

  “嗡。”

  一道剑光闪过,苏蓁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来,就看见夜重华伟岸的身影挡在自己的面前。

  “阎君。”

  这一刻,苏蓁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发热,这是一种死里逃生的喜悦和劫后重生的庆幸。

  “到一边儿去,这里由我来对付。”

  夜重华回头看了苏蓁一眼,视线在她流血的嘴角停留了一下,然后淡淡地说道。

  夜重华只觉得苏蓁嘴角的红色很刺眼,让他的心有些微的收缩。

  尽管苏蓁已经死了,这具身体也是他强行把她的灵魂封印进去的,但是现在她的情况明显就是灵魂也受了重伤的。

  转过头,夜重华看向青衣寄声魂的眼眸不带一丝一毫的波动,手中的黄金剑光芒熠熠。

  挥动了一下黄金剑,夜重华冰冷的声音响在整个空间里,“身死之后,逆天而行,本就是不容于世的,此罪一;现在更是罔顾人性命,因为私人恩怨,残害生魂,留恋凡尘,此罪二;公然挑衅渡魂使,并打伤渡魂使,此罪三。现,本阎君替天行道,将你斩于黄金剑下。”

  夜重华一字一句,句句像是在他们的耳边说着一般。

  苏蓁本来还因为阎君离开地府灵力发挥不出来而担忧,但是看着这般高傲华贵的阎君,她的心不由自主的臣服,从心底到灵魂的臣服。

  青衣寄声魂本想对夜重华动手,但是此次的夜重华好像哪里不一样,就像是真正的阎王站在她的面前一般,让她的魂力和怨气一点儿都发挥不出来。

  之前的夜重华因为灵力被限制,所以她只觉得他比普通的修者厉害一些,并没有其他的感觉,但是现在的夜重华,她从灵魂害怕。手中所有的动作全都停止了,傻愣愣的站在远处看着黄金剑劈下。

  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青衣寄声魂就消散在了世间。随着她的魂飞魄散,一个白色的瓷盒掉落在地上,弹跳了几下就不动了。

  苏蓁看着那个白色的瓷盒,直直的发楞。感觉到身体恢复了一点儿力气,苏蓁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把这个瓷盒捡起来抱在怀里。

  夜重华看着苏蓁的动作没有出声,就在苏蓁都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的时候,夜重华整个身子突然朝着她砸下来。

  幸亏黑白无常出现的及时,不然苏蓁觉得自己肯定会二次重伤的。

  黑白无常看了眼大厅,大厅里的人早就在苏蓁和青衣寄声魂打斗的时候躲得远远的,所以此刻并没有人在这里。

  撕开一个通道,两人带着夜重华和苏蓁一起回了地府,毕竟他们都属于魂体,回地府养伤会好的快很多。

  苏蓁看着躺在床上的夜重华,不由得想起了刚刚他仿如神抵的模样。那样的夜重华很陌生,但是很神圣。

  看着一旁担忧的黑白无常,苏蓁还是忍不住问道:“刚刚阎君……”

  “是不是觉得阎君和平日里不太一样,变得非常神圣,简直就像是神仙下凡一样?”

  回答苏蓁问题的自然是活波好动的白无常,黑无常默默的站在一旁,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微微皱起的眉头可以看出他的内心也不平静。

  苏蓁想了想,觉得白无常的比喻比较贴切,遂点点头。

  “阎君虽然在世间发挥不了他的灵力的十之一二,但是他掌握着世间所有的死魂的生杀大权,自然是有一些手段的。而这次阎君用到的就是黄金剑的弑杀。这一招下去,死魂只有灰飞烟灭的下场。只是这一招只能用在死魂触犯了天道的情况之下,就比如刚刚那个青衣寄声魂。”

  苏蓁终于明白为什么夜重华在动手之前还要说三条理由,又为什么青衣寄声魂最后一动不动任由夜重华出手。

  原来是夜重华说的三条罪由是被天道承认的,所以天道直接束缚了青衣寄声魂的魂力,把她禁锢在一个狭小的空间的,让她动都不能动。

  “既然如此,那阎君为什么还会变成这样?”

  而且之前夜重华也用过黄金剑,当时并没有这么大的威力啊?

  白无常突然变得高深莫测起来,学着世间的人一般背着双手,仰着脸说道:“阎君在世间发挥的灵力只有十之一二,而这一招需要使用的灵力却远远不止这么多,所以阎君这是受到了反噬。”

  这般说来的话,一切倒是能够解释的通了。上次青衣寄声魂并没有想要和夜重华动手,她反而是在讨好夜重华,想要得到渡魂使的任命。

  而夜重华分明已经祭出了黄金剑还奈何不了青衣寄声魂。那个时候苏蓁其实在心里对夜重华是有所怀疑的,毕竟青衣寄声魂在厉害也不会是阎君的对手。

  现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她心里反而对夜重华有了淡淡的愧疚。

  黑无常看了看夜重华,然后转过身来对苏蓁说道:“我们兄弟二人要去引魂了,阎君就麻烦苏姑娘代为照顾了。”

  白无常听见又要去干活儿,皱巴着脸,但是也没有说出不去的话。

  现在青衣寄声魂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苏蓁也算是闲下来了。因此对黑无常的话不置可否,点点头道:“你们去忙吧,我在这里守着。”

  现在已经到了地府,所以黑白无常对阎君的安全问题还是比较放心的。

  等到黑白无常都走了之后,苏蓁又看了看夜重华,见他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就在床边不远的地方坐下来打坐修行。

  经过青衣寄声魂之后,苏蓁觉得自己现在的等级真的是太低了,心中渴望变强的念头时刻加强。而且她的敌人还不是一般人,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下,所有的仇恨都是空谈。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夜重华缓缓的睁开眼睛,感觉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疼痛感也不是很强烈了。毕竟对于他来说,睡觉也是一种修行,更何况他现在所处的还是地狱。

  突然他感觉到了周围有灵力波动的痕迹,转过头一看,苏蓁那张熟悉的脸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段时间虽然他不在人间,但是陈候府中发生的事情以及苏蓁的所作所为他都清清楚楚。

  所以在苏蓁和青衣寄声魂对上的时候他一早就在暗中观察,要不然也不会出手的那么及时。

  只是让他惊讶的是,不过几天没有见,苏蓁成长的速度真是让人惊讶。以前别人都说他修炼速度很妖孽,那苏蓁不就是妖孽中的妖孽?

  之前白无常回来提起这事儿时,他心里其实并没有太过的在意。虽然苏蓁身上的怨气很重,但是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有的时候他觉得苏蓁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而又有的时候她的心底又柔软的让人心疼。

  苏蓁,苏蓁。

  夜重华自己都没有发现,什么时候苏蓁已经占满了他的脑子,成为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想到她的时候心里会很满足,见不到她的时候会一直在想她现在在做什么。

  明明知道苏蓁要是再这样成长下去会成为一大隐患,但是夜重华还是舍不得毁掉她。对,就是舍不得。

  不过,这个时候的夜重华并不知道他的苏蓁的在意意味着什么,而苏蓁自然也不会知道眼前这个冰冷无情的阎君心里在想些什么。

  可能是夜重华的视线太过强烈,苏蓁长长的眼睫微微抖动,然后缓缓的睁开了那双漆黑明亮的大眼。

  苏蓁也没有想到她刚睁眼就对上了夜重华的眼睛,一时之间有些惊讶。怔愣了一下之后,苏蓁站起身走进几步,关切地问道:“阎君,你醒了?感觉身体怎么样了?”

  夜重华移开视线,坐了起来,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已经好多了。”

  苏蓁想了想还是说道:“今天多谢阎君救命之恩,要不是您及时赶来,恐怕我早……”

 

第20章回凡世

  “今天多谢阎君的救命之恩,若不是您及时赶来,恐怕我早就死在那青衣寄生魂的手中了。”苏蓁立在床榻边,恭敬的说道。

  坐在床榻上的人,却一直望着她,并未说话。

  这样满含打量之意的目光使苏蓁很不自在,可夜重华是她名义上,也是事实上的上司,她还真没办法对他不敬。

  在确认了自己近些时日确然没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后,苏蓁舔了舔下唇,干巴巴的道:“阎君,您要喝水么?”

  言罢,她连忙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温茶端了过来。

  茶水是刚刚沏好的,尚可入口。夜重华却也只是扫了一眼,便道:“拿走。”

  这个女人,还真是不可爱。

  夜重华身为阎君,地府众鬼对他皆是毕恭毕敬,莫说是到他的房间来了,就算是走进也会放轻脚步,尽量不弄出声响。这女人,竟然在他的房间守着他醒来!

  不好好完成自己的任务,尽在这些事情上花小心思,若是不好好敲打,日后不是要无法无天了?

  他起身,绕过屏风将侍者早已经准备好的衣服一件件的穿在身上。

  那衣料照旧是雪月蚕丝织就,华美无双,大片盛开的曼珠沙华缀满衣角袖口,若不想仔细去看,只会当成是普通的暗纹。只有极为眼尖的人才看得出,那花纹底部暗暗流动着的赤金色光芒。

  就连这一件衣服,都是世间难寻的法器。

  倒不是他喜欢这玄色衣衫,只是他年纪轻轻便接任老阎君之位,四下表面上看上去相安无事,可这地府之中,又何尝不是暗潮汹涌?

  这样的颜色,不过是会让他看上去老成一些罢了。

  夜重华抖开衣袍披在身上,动作稍大,却扯到了身前的伤口。

  他微微皱眉,虽说痛楚,却也不是不能忍受,索性不去管它,抬手整理衣袍和衣带。

  “阎君,我来帮您吧。”这时,一直站在一侧的苏蓁走过来,从身后绕到他的身前,抬手替他整理好领口和宽袍广袖,纤细的手指扽平了系带,轻轻系好,又拿起了一旁同色花纹的腰带给他配上。

  她做这一切的时候,动作一丝不苟,恭敬之中尚带着认真,认真之中,却也带着疏离。

  就好像是,女下属被迫在男上司的房间里,替他整理衣物似的。

  夜重华垂下眼,便见她指尖上又不少纤细的伤痕,灵力的波动宁和平静,却比她在与青衣寄生魂对上的时候,更为臻至了。

  四阴之时出生,满怀怨气而死的女子,果然神奇。

  而她身上,原本那若隐若现的煞气,却也在这一刻消匿于无形。

  是被她藏起来了?她到底是个什么人?能在短短的几日之内进步如此飞快,又有他这做了三十年地府阎君都不曾练出来的煞气?

  夜重华的脑海之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蓦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儿。

  苏蓁一声轻呼,蓦地抬眼望向他,目光之中流露出不悦之色:“阎君大人这是在做什么?”

  女子纤细白皙的手腕就落在之间,似是自己微微一使力气就会彻底断掉。夜重华少许力量探进她的体内,逡巡了一圈儿后才撤出,放开了她的手:“本府君想做什么,也要一一和你解释?”

  苏蓁一梗。

  理智告诉她,面前这人自己惹不起,就算是讲道理讲赢了也没有什么好处。

  她来此照看夜重华本就是为了报恩,此时断不该和他争执。再者说,自己已经死了,也已经是个鬼了,被男子抓一下手腕儿又有什么?

  苏蓁默默地放下自己的手,躬身一礼:“既然阎君大人无事,我就先退下了。凡世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我处理好了会即刻赶回来。此次阎君的救命之恩,苏蓁定会报答。”

  既然身体已无大碍,夜重华自然要回到正殿主持事务,批改公文。此时他听到苏蓁这话,却蓦地轻笑了一声。

  “报答,你怎么报答?”他一马当先的走在前方,也不顾及苏蓁跟不跟得上自己的步子:“你可别忘了,一日之期,你已经输给本府君一百年了。”

  “可我已经收了那青衣寄生魂!虽说最后不敌,又阎君出手相助的成分,可我……”

  “可你超了时间。”夜重华蓦地转身,居高临下的望着她那因为急切解释而微微泛红的脸颊,开口毫不留情的道:“本府君到达凡世的时候,正好是一个时辰,解决了青衣寄声魂后,时间超了一刻钟。”

  苏蓁嘴唇动了动,想要反驳什么,可嘴唇动了几次,我了数声,也没能说出什么所以然来。

  阎君其人,主掌世间六道的生死,怎的这般小心眼儿?

  夜重华转身离去:“鬼的寿命是没有限制的,只要我愿意,你可以一直存在下去。想要去凡世也行,好好想想你对本府君的忠诚到底有多少。”

  他走了几步,却又回头道:“既然做了阎府的鬼,本府君就再教你一件事。上位者偏私谋私,偏袒了一个人,很有可能造成整个凡世的动荡。否则世间也不会流传有那句话,阎王要你三更死,无人能留至五更。念你初犯,本府君并不过多追究。若有下次,后果自负。”

  夜重华虽说没有明确说出会有什么下场,可苏蓁却明确的知晓,那绝对不是她能够承受的。

  她对阎君的忠诚有多少,苏蓁扪心自问,她本就没什么忠诚。

  这渡魂使,本就不是她想做的,只是前世大仇未报,只有遵从安排接了这个职务,她才能不转世投胎,或是烟消云散。

  苏蓁默默地攥紧了拳头,骨节的移动声嘎嘣直响。好一阵,她骤然抬头。

  那双原本应该美丽明净的眼睛,这一刻却满是仇恨之色。

  她双目充血,仰头望着一脸淡漠的夜重华,斩钉截铁道:“阎君若能让苏蓁大仇得报,苏蓁什么都能做。即便是生生世世作为阎君的奴隶,苏蓁也在所不惜。”

  奴隶么?他又没说让她做奴隶,她又何故做出这样的神情。

  夜重华从不解释,不管对谁都是一样。他抬步离开:“还是一天,处理好凡世的事情,来阎君殿寻我。”

  “是。”苏蓁俯首施礼,亦转身离去。

  离开阎君殿,绕过三生石,渡过奈何桥,便见那孟婆仍在桥头熬汤。见她过来,一声轻笑:“小姑娘,要不要再来喝碗汤?”

  因夜重华伤重,地府已经滞留了不少的亡魂,此时奈何桥前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那些或是哀怨,或是悲愤,或是淡漠的灵魂无不望着孟婆手上汤匙正在搅拌着的孟婆汤,只要喝了这碗汤,他们就可以忘却前尘,再世为人。

  苏蓁的目光也只是匆匆扫过,便从石桥上走下来,反问道:“从阎君殿出去执行任务,也要喝一碗孟婆汤么?”

  孟婆被问的一梗,随即摇了摇头:“倒是没有这个规定。”

  “若是没有,便恕苏蓁不能奉陪了。”

  大片大红色的曼珠沙华迎风摇曳,在这终年不变的地府之中,天是乌沉沉的,三途河是不流动的,这儿又怎么可能起风呢?

  摇动的不是花儿,只是人心罢了。

  苏蓁一声轻哼,这些看上去娇艳美丽的花儿,却暗藏剧毒。正如那些年孟千佑对她的情分,看上去华丽宠爱,背地里不过是肮脏腐烂的一坛烂泥罢了。

  她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出地府。

  奈何桥上,孟婆轻轻的叹出一口气,将熬好的孟婆汤分盛在桌上的粗胚泥碗之中,一个个的分下去:“喝了孟婆汤,忘却前尘过往。诸位今日投胎转世,不管投了什么胎,都望你们多行善果喽。”

  那一队之人中,渐渐响起低沉的哭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她站在这儿熬汤已经千年,见过形形色色的鬼魂,亦是有数不胜数的痴男怨女。只不过,那些平凡的魂魄,在久经人事的孟婆眼中,不过都是些黯然无色的孤魂野鬼罢了。

  就只有苏蓁,她挟着惊世的仇恨而来,走的每一步都遍开曼珠沙华,所过的每一处,都是布满杀伐。

  就像个天生的不祥之人。

  不过,现在是个不祥之鬼了。

  这地府能够容纳千千万万的魂魄,最不怕的,便是这种不祥之魂。只是苏蓁总是会让他想起一个人,虽说容貌不同,性格不同,却像是带着那个人的影子一般,给人带来熟悉的感觉。

  “一定是在这地府待了太多年,在这样熬下去,都要生皱纹了。”孟婆摸了摸自己嫩若少女皮肤的脸蛋,惆怅道:“过些日子一定要让阎君给我放个假,补一补我这些年熬走了的青春。”

  同一时间,凡世。

  寂寥的长街上,夕阳最后一抹余晖落下,暮色四合,不见人言。

  摇曳的烛火昭示着有妖邪将至,苏蓁就这样撕裂了地府与人间界的通道,轻飘飘的跨了进来。

  身后,暗黑色的通道关闭,苏蓁环视侯府的景色,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果真还是人间的空气让人觉得舒服。”

  说着,她自嘲一笑,大步走向了白绫盈门的侯府。

《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阴缘情愫我的阎王老公》即可哦!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85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85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