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未央之娇羞小王爷爱妃别乱来小说全本资源阅读(琉璃珞)

  • 时间:
  • 娇羞小王爷爱妃别乱来作者琉璃珞
  • 娇羞小王爷爱妃别乱来小说源于:SC

江未央之娇羞小王爷爱妃别乱来小说全本资源阅读(琉璃珞)

娇羞小王爷爱妃别乱来小说在线阅读

娇羞小王爷爱妃别乱来免费在线阅读

第十七章这美人,本王要了

  江未央本能的想推开她,却又想到,她现在是个男子,男子在这种地方遇到如此美人,那自然的表现是······

  “美人,怎么称呼?”江未央眉梢轻佻,嘴角扬起一丝邪笑,学着那些男人一般勾起女子的下巴,“白某还是第一次来,美人是不给我介绍介绍?”

  她正愁找不到下手途径呢,这女人就送上门来了。

  “哎呦,还真是新来的,连奴家都不认识了!”女子娇嗲的推开江未央勾住她下巴的手,然后笑得明艳动人,“倾城美人沐安安,这整个京城还没有人不认识的,公子这是外地来的吧?”

  倾城美人沐安安?传说中锦绣楼的当家?那就是**,**不都是长得又肥又胖又尖酸又刻薄的相貌吗?怎么会是如此貌美如花明艳动人的一个美女。

  “果然是个倾城美人,那美人是要陪在下喝一杯呢?还是弹一曲呢?”江未央看着她似笑非笑的开口,那神情要多含情脉脉就多含情脉脉,江未央想她这在娱乐圈里逛久,连演戏都手到擒来了,说这么恶心的话,却一点恶心的感觉也没有。

  美人还没回到,就有人替她回到了。

  “喝一杯也好,弹一曲也罢,找其他姑娘吧,这美人,今天本王要了!”一个邪魅的声音重重传来,在耳根蔓延开来。

  晚雪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风君璃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们跟前,一个用力将沐安安手臂一拉,美人入怀,行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男子白衣飘飘清俊如水,女子红衣如火浓烈如画,如此景致还真让人拍案叫绝。

  如果眼前这个男子不是她丈夫的话,江未央想她肯定会给他一个雷鸣般的掌声,可是现在她只希望他没能认出她来。

  “原来是王爷的人,那白某造次了,王爷请!”江未央低头很谦卑的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生怕风君璃看出个端倪来。

  谁知江未央这么配合的让出美人,美人倒好,王爷看不上了,就看上他这假小子了。

  “王爷,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安安又不是您一个人的,您这天天霸占着安安,这不太好吧!”沐安安身子一晃,还没等江未央看清楚,人已经从风君璃的怀里闪了出来了。

  看这架势,此女子还身手不凡,一个青\/楼女子竟然有如此伸手,还让江未央有些吃惊,不过一想到一个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子管理一家青\/楼,若是不学点武艺,很难不吃亏,她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

  懂的自重,本王还来这锦绣楼做什么!

  风君璃双手环胸就这么慵慵懒懒的站着,也不气恼,一双桃花眸从沐安安的身上移到了江未央的脸上,然后眉头微皱了一下,眸光亮了一下,眼前的男子,五官精致,皮肤白皙,体态轻盈,若不是这淡然的气质中带着男子的英气,他甚至怀疑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这烟花之地何时有了这般清朗俊逸的男子。

  “怎么,白公子这是看上本王的人了?”风君璃嘴角噙着笑意,然后懒懒散散的看着江未央,悠悠开口,蛊惑般邪魅的气质张扬的让人不寒而颤,“不过看公子这般细皮嫩肉的怎么看都应该是被男人喜欢的才是,我的人若是跟了公子岂不吃亏?”

  说罢,还未等江未央反应过来,下巴就被他狠狠擒住,一双眼睛好似要把看穿一般注视着她,双目灼灼,令人发烫。

  “王爷,请自重!”

  江未央心本能反应伸手推开她,心下一怔,莫非他看出了自己是个女子?还是说,这男人连男人也喜欢?

 

第十八章本王魅力不够

  一口一个本王,这男人还怕她不知道他是个王爷吗?一个堂堂王爷逛青\/楼,难道还觉得自己很有面子?

  一时间江未央竟不知怎么开口,所谓水至清则无鱼,人之贱则无敌,人家王爷都承认自己不懂得的自重了,她还能如何?

  “好了好了,王爷!”沐安安嬉笑的用手绢在风君璃的眼前一晃,轻佻的开口,“看你把这白公子吓的,他哪里敢看上您的人,不过是安安开了个王爷而已,您不会连这也不高兴吧,安安给您赔罪还不行吗?”

  “哈哈哈哈!”楚天墨大笑着收回注视江未央的眼睛,看了一眼一旁的沐安安,伸手将她揽入怀里,“本王怎么会生美人的气呢,如是美人看得上长得一副女相的男人,那只能说本王魅力不够了!”

  江未央心下不由自主一声惊叹,好一个张狂的楚天墨,一个男人自信成这般,那还真是世间少有,恐怕连二十一世纪的男人们也说不出这般张狂的话。

  江未央刚想开口,自从看到风君璃后就一直躲在她身后的晚雪扯了扯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吭声,要不王爷要是发现她们的话,回府恐怕就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

  也是,这男人本就对她有成见,分分钟想要把她赶出王府,若是这个时候逮着她在锦绣楼的话,刚好名正言顺的休了她,她是不怕,可江家的荣誉她也不得不顾忌着,在她没想好如何利用好太后懿旨废了锦绣楼的办法之前,她还是低调的为好。

  “那王爷,安安给你亲自弹奏一曲如何?”沐安安偎着风君璃嬉笑着开口。

  然后携着风君璃离开,才走了一步,又回头看了一眼江未央,眼光还瞥了还意味深长的瞥了一眼江未央,那眼神让江未央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不会被一个美人看上了吧。

  看着风君璃和沐安安相携而去,一直紧绷着神经的晚雪终于松了口气,整个人都垮了下来了:“小姐,我们赶紧回去吧,要是被王爷发现,我们可就死定了!”

  风君璃什么人,但凡落在他手里的女人,不伤即疯,何况她家小姐还是个不受宠的王妃,晚雪自然是害怕的很。

  相对于晚雪的紧张,江未央倒是平静的多了,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一挥手直接坐回了原位,眼光落在不远处的精彩表演的舞台上,淡淡开口,云淡风轻的好似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不是已经被发现了吗?”

  “小姐……”

  “是公子!”晚雪的话才说了两个字就被江未央纠正的打断。

  “是公子,我们赶紧回去吧,如果……”晚雪慌乱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连忙纠正称呼,可惜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铿锵有力的男声轻佻的打断了。

  “哟,萧某这才过来,公子这就要回啦?”还没等江未央反应过来,男子就风一样的在她眼前一闪,然后落座在她身旁,一双眼睛骨碌碌的上上下下打量着她,然后悠悠然的开口,“在下萧隐绝,敢问兄台怎么称呼?”

 

第十九章若是个男子?

  “在下,白逸锋!”江未央饮了口茶,淡笑着看着他,这男人长得还真是一表人才,清秀的五官,俊朗的面容,外加浅色长袍,看着还有些滴仙人的感觉,出现在这锦绣楼却怎么也有些格格不入。

  还真是应证了一句话:人不可貌相!

  “真是看不出,像白公子这般清秀出尘的的男人也会喜欢这锦绣楼的姑娘!”萧隐绝一双眼睛深深的看着江未央,这个人远远的坐着,他一进门就发现了,纤细的身影大有一种翩若惊鸿的错觉,如此近距离的注视,更让他有种面前坐着的是一个女子的错觉,白皙如雪的肌肤,精致宛如雕琢般的五官,还有一双清澈如水的双眸,怎么看都是个绝代佳人,如此相貌若是个男人的话,也实在是太可惜了。

  萧隐绝心下一阵惋惜。

  “彼此彼此,萧公子不也身处这锦绣楼么,不知萧公子看上的是这锦绣楼的哪一位姑娘?”江未央笑着开口。

  “萧某看上的可绝非是一般女子,肯定是这锦绣楼中最好的姑娘!”萧隐绝边说,边张狂的笑着,江未央怎么都觉得这笑声跟刚刚的风君璃有点相似,总有一种物以类聚,渣男凑一块的感觉。

  “莫非也是倾城美人沐安安?”

  何止认识,白某还差点就得罪了王爷呢!

  “这么说,白公子看上的是美人安安了?”萧隐绝淡淡的笑着,目光淡淡的覆在江未央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非也,萧公子说笑了,这安定王的女人,白某就是向天再借十个胆也不敢动此念头!”江未央晃了晃手中的茶杯,半响又抿了一口茶,然后淡淡的笑着。

  “安定王的女人?”听到这句话,萧隐绝眉头微微勾起,有些惊讶的反问,“你认识风君璃?”不然他怎么知道沐安安是安定王的女人,这是萧隐绝第一个念头,风君璃的朋友,他都认识,怎么就从未见过这么一个淡雅如水,清秀如画的男子。

  “何止认识,白某还差点就得罪了王爷呢!”江未央想起刚刚那一幕,还真是有些惊险,“据说萧将军跟安定王关系匪浅,还请萧将军在安定王面前美言几句!”

  江未央抬头转首看向萧隐绝,萧隐绝跟风君璃关系非常浅,这些几乎是整个墨都王朝都知道的事,不过两个人性格到是有不同,关于萧隐绝的传闻,除了淡泊名利之外就没有其他了,但关于风君璃的传闻可就多了,放荡不羁,风\/流成性,嗜血杀戮,不过才这么一会儿,就在这锦绣楼前后遇见两人,看来还真是物以类聚,果然是一样的渣男。

  “哦?”萧隐绝听罢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总觉得眼前这个人不似他看到的这般简单,“美言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公子倒是要告诉我怎么得罪的安定王的?”

  江未央将遇到沐安安这件事情原封不动的说了一遍,她倒真不是想让萧隐绝在风君璃面前美言几句,就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光明正大的了解下这锦绣楼的后台,她要真是废了风君璃的温柔乡,会有多大的难处,虽说有懿旨在手,但也得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才能服众,不然太后也没必要给她下旨了,直接下一道封杀令便好,既然交给了她,那自然不是封杀这么简单的,

  “除了沐安安,这里还有什么比较出色的姑娘吗?”江未央说完便开口试探萧隐绝,然后一脸吃惊的样子,“不会这里的姑娘都是墨王的吧!”

  “你还真是抬举安定王了,这么多美人,即便是他饥不择食,个个都要,那也得考虑一下他肾脏吃得消不?”萧隐绝看了他一眼继续开口,“他最近娶了个王妃,正新婚燕尔呢,要那么多美人干嘛!”

  “咳咳……”江未央抿了一口茶,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呛得轻咳了几声,新婚燕尔?他们的确是新婚燕尔,在府上两人连面都没见过,倒是在这锦绣楼,两人差点过上招了。

 

第二十章看老娘不砍死你

  江未央刚想开口询问萧隐绝这锦绣楼人员情况,毕竟真要废了锦绣楼,这些人员的生计也成问题,不料被一个粗犷的女声,给生生打断了,话还没说出口就直接掐在了喉咙了。

  闻声看去,落入江未央眼帘的是一个身形彪悍的悍妇挥着一把菜刀就冲了进来,吓得这锦绣楼里的姑娘们一阵尖叫。

  “秦枫,你给老娘出来,看老娘不剁了你!”那妇人一边喊着一边就拎着一把菜刀冲了进来,因为动作太过猛,身上的肉还在一块一块的抖着。

  秦枫?江未央倏地站了起来,不知为何,听到这个名字,她整个人就条件反射一般,在她生活的二十一世纪她已经将这个人忘记了,为何来到了这千年之前,一见到这张脸,一听到这个名字都能让她整个人做出如此激烈的反应,果然人在异乡仇人都是亲人,负心汉也能让她惦记。

  只是见到那个叫秦枫的男子的真容时,江未央才清醒了过来,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男子一身粗布毛衣,大约三十几的模样,个子矮小,身上的脂肪也足以跟提着菜刀砍进来的女子相配,如此长相还让江未央想起了一个非常相配的一句话:天造地设的一对。

  “秦枫,你给我过出来,几天不收拾胆子都就肥了,连锦绣楼这种地方也敢来了,看老娘不砍死你!”女子直接拎着菜刀追了进来,男子满堂的跑,边跑边求饶,说只是来听听曲,别无他意之类的话。

  江未央站起来就往外走,如此胡闹,自己的男人没伤着倒是把其他的人伤着了怎么办,这锦绣楼都是些姑娘,这可如何是好。

  “小……”晚雪开口阻止,发现自己差点喊错,立马纠正,“公子,使不得,你可不会这些拳脚功夫,过去了会吃亏的!”

  萧隐绝依旧在位置上坐着,只是一双好看的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目光落在晚雪身上,相比白逸枫身上的英气,很是显然的一身柔弱女子相,明明就是个丫头,那么刚刚那一声不小心的小,那就是小姐,这么说这位叫白逸枫的男子是个女的?

  有意思?究竟是哪家的小姐有这般胆识,连锦绣楼这种地方都敢来,死来想去,萧隐绝实在是想不出京城还有哪家能养出这般有胆识的女子。

  “这位大姐,有话好好说,您先把这刀放一放!”江未央突破人群冲到了那女子前面挡着,这锦绣楼早就乱成了一团,“这刀子可不长眼,若是伤着了无辜,吃起了官司,你可是要蹲大牢的,那您还真是无辜了!”

  那女子本还气势汹汹的想见人就砍,听江未央这么一说,气焰就下了一点,动作停了下来,可是菜刀却直直的握在了手里,不肯放开。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那妇人停止了动作看向江未央,语气依然很是气愤,开口就像是倒苦水般倒了出来,“你们男人还都一个人,家里有几个钱就得来这么花掉,这锦绣楼里的姑娘有什么好的,那还不是个个都是低贱的出生,又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除了卖笑,还能做什么,要是赶出这锦绣楼,空怕就得等着被饿死,你说你们这些男人到底稀罕人家什么!”

  我还真是替你觉得可怜?

  闻言,江未央心下一置,她差点忘记这茬了,这些青\/楼女子不是出生低下就是迫于无奈,除了倚仗这锦绣楼维持生计,别无他法,她若是真的将这锦绣楼封了,那这些女子该怎么生活,就如面前女子说的,要是赶出这锦绣楼,恐怕就得等着被饿死。

  江未央脑海中这般想着,一时之间,竟忘记开口。

  “让开,不然我连你这个小白脸一块砍了!”妇人见江未央站着不动,大喝了一声,发怒的声音里净是威胁的意思,扬手作势要砍了她。

  晚雪见状吓了个坏,看她那架势是真的要砍了下来,直接冲了上去挡在了江未央的前面,展开双手讲她护在后面,用颤抖的声音开口:“你……你别乱来,我们可是……”

  “你们可是什么,都来这锦绣楼了,还想说自己是什么正经人吗!”妇女恶狠狠的瞪着晚雪,晚雪佯装出的勇气几乎是消失殆尽了。

  本来想偷偷来偷偷回去的,至少不能让王爷发现她们来这锦绣楼趁机休了她家小姐才好,可是这架势,那不闹出一番动静还真是歇不了了。

  “晚雪,你退下!”江未央轻轻将浑身发抖还挡在她前面的晚雪推到了身后,然后迎着对面的人走上了几步。

  萧隐绝依旧坐在一旁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看着杂乱的人群中傲然挺立的纤细身影,目光中划过一丝笑意,他倒要看看,这闲事既然管了,他还怎么收场。

  锦绣楼二楼,风君璃慵懒的靠在他独有的石桌前居高临下的注视着楼下发生的一切,优雅的品着杯中上好的碧螺春,在这锦绣楼好久没有发生这般有趣的事,这小子文文雅雅的不像个男人竟然管起这种闲事来,哪个敢来锦绣楼闹事的女人没两下子?这男人看样子还真是吃饱了撑着,作死。

  不过看人作死一向是他最大的兴致,风君璃精致如妖孽的脸上忍不住勾起一丝看戏的笑意,如此,很好。

  江未央将推开晚雪后,一步一步朝着妇人逼去,淡然的脸上平淡的没有一丝波澜,丝毫对面的人手中拿着的不是菜刀。

  “你别过,你再过来,我真的会砍了你!”妇人开口威胁的声音里有些颤抖,

  她是丝毫没想到江未央不但没有被她的菜刀吓到反而步步逼近,眼前的人看着清逸秀美,纯净如水,但这淡雅如水的气质里,每朝她迈出一步都透着咄咄逼人的气势,脚下不由自主的往身后退了两步。

  “是吗?”江未央看着眼前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女人转瞬间就失了气势,唇角勾起一个耀眼的弧度,“砍了我你又能如何?然后将你丈夫擒回去也砍了?”

  江未央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对面人,专注的眼神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看了个够,半响才摇摇头又开口:“啧啧,我还真是替你觉得可怜!”

  “可怜?我哪里可怜了?”妇人听罢反驳道,心里却是不明所以。

  回去先把你自己收拾好了,再来收拾你男人

  江未央对上妇人有些猝不及防的反应,眼角掠过一丝狡黠的笑意,边摇头边打量着对面的人,悠扬的声音在嘈杂的锦绣楼蔓了开来……

  “你看看你自己,水桶腰,小象腿,还长了一个母夜叉的脾气,再看看这锦绣楼的姑娘那个不是面若桃花,身似轻燕,我要是男人,家里有这样的夫人我也要来这锦绣楼,你们自己女人绑不住男人,就别怪我们男人花心,与其在这里拿着菜刀砍人,还不如像这锦绣楼的姑娘学学怎么让自己也貌美如花,你说如果你若是比这锦绣楼的姑娘还美,你相公还会花这钱来这里赏美吗?所以大姐,我说其实你挺可怜的!”

  江未央说罢还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这番话还是受到风君璃那妖孽的启发,对,自己魅力不够就不要怪绑不住男人的心,这话放在二十一世纪那可是街头巷尾津津乐道的经典台词,尤其是娱乐圈,那还真是司空见惯。

  “你……”你妇人气得脸色发紫,双眸睁大到了极致,半天没只吐出这么一个字。

  “女人,生气是没有用的!”江未央悠然的开口,然后给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建议,“这样吧,你呢,回去也先把自己收拾好了,再来收拾你男人,男人呢,靠绑是绑不住的,即便绑住了人也绑不住心,所以……”

  “你竟敢说我绑不住男人的心?!”妇人几乎是咆哮的看着江未央,菜刀已经被拎得老高老高了,就差一刀落下去就能要了江未央的命了,在场的人无不为这个年轻俊美的男子担心。

  萧隐绝见势,扔了手中的茶杯就站了起来。

  才走几步,江未央清浅到淡然的声音再度传来:“难道不是吗?你若是绑得住你男人的心用得着拎着菜刀来这锦绣楼拼命吗?你若是真有魅力的话,你家的男人就是推也推不到这锦绣楼来!”

  对面的妇人握着菜刀的手抖擞了一下,眼睛直直的看着江未央,丝毫没想到这个瘦瘦弱弱的男人丝毫没畏惧她手中的菜刀,还一如既往的刺激她的痛处,她又何尝不知道,她不及这锦绣楼的姑娘貌美年轻,可毕竟是他的妻子么,既然留不住心,那也得留住人在说,于是凭借着她独门一刀的菜刀功,留了丈夫近十年,今日倒好有人却告诉她这个办法纯属无效。

  江未央见她妇人拿着菜刀的手有了几分迟疑,迈了上去。

  “你想干什么?!”看着江未央一脸平静的表情中带了几分笃定的自信,妇人竟愣愣了呆在原地不动,就连气场也掉了个头。

  “不干嘛,收了你的菜刀而已!”江未央轻笑着趁着她发愣的空荡直接取了她手中的菜刀,然后细细的打量了片刻,朝菜刀吹了口气感叹,“是把好菜刀,若是用来砍人的话,还不够锋利,需要再去磨磨!“

  萧隐绝看了一眼楼上居高临下观望这一切的风君璃,将眼光落在江未央那飘逸若仙的身影上,目光深深浅浅。

  好,很好,非常好!

《娇羞小王爷爱妃别乱来》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娇羞小王爷爱妃别乱来》即可哦!

娇羞小王爷爱妃别乱来同类型小说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花幽山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花幽山月小说《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全文在线阅读,看花幽山月笔下的主角秋静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偷了心。感情是一件愿赌服输的事情,不可否认谁都想赢,但既然是赌,就必定会有赌输了的时候。输了,就要学会放下,而慕子谦却输得一败涂地也没放手。这是一个深藏不露的

小说名称: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靳乔衍翟思思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地址在这里,主角是靳乔衍翟思思,是小栗影创作了靳乔衍翟思思精彩的一生及命运的坎坷,看他们最后结局如何:她好心救了个男人回家,哪想对方竟恩将仇报,设计她签下一年婚契。

小说名称: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

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垂丝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垂丝柳小说《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全文在线阅读,看垂丝柳笔下的主角唐牧野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想借着酒醉强睡了本少?干柴烈火,既然上了我的床你就是我的人了。什么?想逃走?把我唐苍烈睡了睡了,这辈子休想让我逃出你的手心。

小说名称: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