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徐子妗傅斯年之岁月荒唐我只爱你小说全本资源阅读(青小辞)

2019-08-10 23:09:25来源:SC作者:青小辞

关于徐子妗傅斯年的小说岁月荒唐我只爱你-(青小辞)这里有全本资源可以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的精彩故事是作者青小辞精心创写的,岁月荒唐我只爱你不服你所望,快来阅读吧:徐子妗爱了傅斯年二十年,爱到最后把自己杀死。傅斯年病态的爱着那个叫徐子妗的女人把自己逼成了神经病。然而,他们之间的爱情不是隔着血海深仇,就隔着那座叫沐安安的坟!

徐子妗傅斯年之岁月荒唐我只爱你小说全本资源阅读(青小辞)

岁月荒唐我只爱你免费在线阅读

第17章激情中,刀子刺进他的胸口

  徐子妗嘶吼着冲过去,不要命的跟野狗厮打,发疯的抢夺。

  野狗被激怒,咬住她的手臂,骨头像是被咬断了。

  徐子妗却不在乎,她将孩子一点点捡回来,可,剩下的只有一团血肉模糊,她跪在地上凄厉的哭喊。

  傅斯年匆匆赶来的时候,看到徐子妗满身血污的坐在地面上,手中捧着一团残污,又哭又笑,疯癫的模样格外瘆人。

  徐子妗很快发现傅斯年,她转头看过来,那双眼眸布满化不开的恨意,那眸光淬了毒,沾了血,裹着刀刃,朝他席卷儿俩。

  “傅斯年,你怎么不去死!你为什么不是!”

  凄厉的声音,字字如刀。

  徐子妗疯了。

  她终于被人逼疯了。

  她关闭了神智,不认识任何一个人。

  看到人就打,看到孩子就抢,人家不给,就和人家拼命。到了深夜的时候,她抱着一个染血的布娃娃,一口一个小宝宝,格格的笑声让夜色都变得恐怖。

  身边的人劝傅斯年将她送进疗养院。

  傅斯年不肯,将徐子妗带回了别墅,他请来了最好的精神医生给她治疗,可,徐子妗不肯配合,她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终于,傅斯年怒了。

  他冲进她的房间里,夺走她怀里的娃娃,扣着她的肩膀,“徐子妗,你这是折磨自己还是折磨我!”

  徐子妗呵呵的笑着,痴痴傻傻的。

  她疯了。真的疯了。

  可,傅斯年心里明白,她其实什么都知道,她只是拒绝相信孩子死了,她想要龟缩在自己的世界里,躲避现实。

  他不许,他偏要她清醒!

  黑眸骤沉,傅斯年低下头,吻住她干涸苍白的唇。

  徐子妗本能的抗拒,而她的拒绝再次刺激了男人。

  “滚……不要碰我……不要……”

  布料被撕成碎片,怀里的布娃娃被他丢出窗外,他将她按在床上,不给她丝毫躲避的机会。

  然后,利刃强势的刺进去,将她干涸的甬道撕裂。

  徐子妗痛的浑身打颤。

  她终于避无可避,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

  没有焦距的瞳孔望着身上的男人,恨意在她心中苏醒,愤怒的火焰在眼中燃烧。

  为什么要这么逼她!为什么不肯放过她!

  她知道每一个人都说她疯了,她自己明白,徐子妗这辈子从未像现在这么清醒。

  她眼睁睁的看着爸爸死了,刘姨死了,孩子死了……

  这个世界上,她在乎的,她想要留着的人都走了。

  她无法入睡,闭上眼睛,看到的都是一双双死不瞑目的眼睛。

  她整个人像是被撕裂一般,痛彻心扉,很多时候恨不得死了才好,死了,就可以去见宝宝,死了就可以像爸爸赔罪。

  可是,她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她只好装疯,疯了就不用面对现实,疯了就可以苟延残喘,可是,就是这样小小的希望他不肯给她。

  她生来大约就是一只飞蛾,粉身碎骨的死亡才是她最终的归宿。

  徐子妗直勾勾的望着傅斯年,眸光一寸一寸冷了下去。

  乌云骤然而至,遮挡住空中的皎月,室内的光线骤然暗淡下来。

  宽阔的大床上,两个人亲密的交叠着。

  漆黑的夜色中,他们疯狂的追逐着彼此,忘我的撞击着,低吟中一时春光。

  这是世界上最近的距离,他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又是最远的距离的,两颗心永远交汇。

  时针转过一圈又一圈,时间在此刻已经成为了没有意义的东西,他们就如同不知道疲倦的野兽一般,没有仇恨,没有痛苦,所有的一切化成了灰尘洒在虚无的之中。

  “傅斯年!傅斯年!!傅斯年!!!”

  徐子妗压在男人身上,喘息着叫着他的名字,脖颈拼命的向后扬着,绷出优美的弧度,声声的叫喊里充满了愉悦和痛苦。

  眼泪滑过脸颊,滴落在他的心口,他像是被烫着一样,那颗冰冷的心脏禁不住战栗。

  傅斯年抿着唇间,大手扣紧她的腰身,一下下的挺近,拉着她攀上极乐的高峰。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没有办法不恨你。

  你的残忍,你的无情,你的不爱,终于让骄傲的徐子妗面目全非。

  眼泪流的更快,她撕心裂肺的哭喊着,那些压抑的痛哭终于倾泻而出。

  极致的销魂来临之前,一道利芒一闪而过,两个人骤然一僵。

  所有的一切都戛然而至。

  傅斯年痛哼一声,眯起的双眼猛地睁开,难以置信的看着身上泪流满脸的女人,还有没入胸口的利刃……

 

第18章当一个瞎子也没有什么不好

  “不要这么逼我!不要……”

  徐子妗不断的摇头,呼吸粗重,口腔里都是满满的血腥之气,眼泪滚滚而落,滴在男人的胸口,那温度烫的他那颗心都战栗起来。

  傅斯年轻轻地擦掉她的眼泪,粗粝的指腹在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子妗……别哭……”

  伤害她从来都不是他的本意,可每一次让她痛苦的都是他。

  徐子妗哭声更大。

  傅斯年的温柔是她期盼了二十多年的,如今终于盼到了却那样残忍。

  “啊啊啊!!!”

  徐子妗尖叫着,拔出利刃。

  鲜血喷溅,染红了雪白的大床。

  那殷红的颜色,带着腥气的味道让徐子妗又想起孩子被生生从她身体剥离的那一天。

  “为什么我要遇见你!为什么我蠢得会爱上你!傅斯年!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真的恨死了!

  恨傅斯年的凉薄无情,更恨自己的有眼无珠!

  轰隆——

  惊雷炸响天际,窗外狂风骤起,瓢泼大雨转眼而至。

  徐子妗疯了一般冲进大雨里。

  已经睡下的佣人被动静引了过来,看到傅斯年的样子被吓的差点瘫软在地上。

  “傅先生,您怎么样了!救护车!”

  傅斯年强撑着从床上爬起来,伤口受到压迫,血流的更急。

  “不要……咳咳……不要管我……去把太太带回来。”

  佣人不敢去,在他们心里徐子妗本来就是一个疯子,现在她不但在发疯,手里还有刀子个个被吓得不轻。

  车子启动的声音传来的时候傅斯年在佣人的搀扶下,刚走到门口,他看到停在车库的车子急速的冲进暴雨之中。

  傅斯年面色青白,眼中十分惊恐。

  “开车过来!给我追!”

  “可是,您的伤……”

  司机本想阻拦的,可看到男人阴森的眼神顿时噤声。

  徐子妗一脚将油门踩到底,在马路上横冲直闯,看到她的车子无比避让,躲闪,咒骂连连。

  可,徐子妗根听不到。

  此时,她整个人异常的安静,满是鲜血脸庞在灯光的照耀下忽明忽暗的,如同地狱爬起来的恶鬼一样。

  徐子妗没有再嘶吼,也没有再可怜的求饶,就连之前的疯癫都不见了,双眸平静的异常可怕。

  珠江大桥很快映入她的眼前,徐子妗忽而笑了,笑的灿烂而释然。

  “爸爸、刘姨、宝宝,让你们久等了……”

  徐子妗更用力的踩着油门,握着方向盘的手却放开,静静地闭上双阳。

  砰!

  轰!

  车子撞飞栏杆,如同炮弹一般冲到空中,而后骤然坠落。

  江水狂啸,呜咽着,将闯入其中的徐子妗整个吞噬。

  “不!不要!”

  傅斯年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那一瞬间他觉得像是整个世界在他眼前碎裂一般,喉咙里的鲜血再也压抑不住,喷了出来。

  ……

  时间匆匆,距离那一个暴雨天已经过了半年了,徐子妗安静的窝在贵妃椅上,现在她就是一个静静地等着死亡来临的瞎子。

  车子坠河的时候,飞溅起来的玻璃碎渣划伤了她的眼睛,除非更换眼角膜,否则这一辈她都见不到光明。

  医院的医生个个为她可怜,可她花样年华就成了瞎子。

 

第19章那个叫傅辰的男人

  徐子妗到时候很平静,对于她来讲当个瞎子也没有什么不好,而且跟眼瞎比起来,心瞎猜更可怕,以前她不就是瞎的可以,所以才会爱上狼子野心的傅斯年。

  唯一可惜的就是她还活着。

  徐子妗又找机会自杀了好几次,每次都被护士发现,然后,被小姑娘狠狠的训斥。

  徐子妗后来想通了,她已经给亲人带来了不幸,总不能再连累这些无辜的人,在医患关系紧张的今天,她要是忽然死了,人家医院也得背上很大的责任。

  再说,她身边守着的人实在太多了,徐子妗就是想死都找不到门路。

  时间长了,徐子妗也就懒得折腾。

  她每天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就吃,安静的等着生命走到终点。

  以前如火的爱恋也好,如刀剑一般的恨意也好,都无所谓了,已经看开的她,是难得的轻松的。

  徐子妗睡的时间越来越长,她觉得挺好的,可身边来来回回的人却如临大敌。

  她知道,他们在担心她的状况,如今她厌食症,自闭症……等等吧,反正问题一堆,还很严重的样子。

  徐子妗却一点都不在乎,她觉得自己好极了,活了二十五年,也就是只有这几个月的生活最滋润。

  然而,她滋润的日子很快到头了……

  医院最近新请了一个护工,还是个男的,可这人比居委会的大妈还啰嗦。

  他来照顾她之后,徐子妗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她没有胃口,他能从粒粒皆辛苦上升到全球危机。

  她只吃饭不吃菜,他又抓着她科普营养均衡的重要性,再找出无数实例讲给她听。

  徐子妗十分烦躁,干脆用被子蒙住头继续睡觉。

  大约这个人上辈子是个哑巴,这辈子能说了,才这么停不下来,唯一可怜的就是她的耳朵,被折磨的都恨不得去死一死了。

  如果是这个人的嗓音好,那也罢了,偏偏是个破锣嗓子,兴致一上来还喜欢来上两段,那滋味堪称酷刑。

  徐子妗忍无可忍,正想着说啥都要把这家伙赶走的时候,却从护士那边听到了八卦。

  然后就忍不住心软了,忍了下来。

  说起来,这家伙真挺悲催的,很小时候的时候爸妈就出事儿死了,好不容易娶了老婆,结果老婆想不开跳河自杀了。

  早年丧父丧母,中年丧妻,孤苦伶仃的孤星命啊。

  这还不算,后来还遇上大火,毁了容,熏坏了嗓子,要是再被她这个瞎子嫌弃,也就只能回家吃自己了。

  徐子妗一听,哟,比她也不差什么了,这么一惺惺相惜吧,就心软了,留下了他,结果,就是可怜了自己。

  徐子妗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这心软的臭毛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改了啊。

  这不,她的噩梦又来了。

  下一秒,病房的门被推来,熟悉的破锣嗓子响起。

  “今天太阳很暖,我来的时候花园里的月季花都开了,我们也去看看吧。”

  徐子妗简直呵呵哒,拜托了,带一个瞎子去看花真的好吗?

  可惜对方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怨念,直接无视她的抗议,向往常的每一次一般,仗着自己是男人,将她抱起来就走。

 

第20章到了现在她唯一能依靠的只是一个护工

  徐子妗翻了几个白眼,算了,抗争也挺累的。

  说起来,他的怀抱真的很温暖,尤其是他的抱着她的时候举止里充满小心翼翼,就像是她是易碎的无价之宝一样,恍惚中她竟然有了一种被人怜惜的感觉。

  说起来,徐子妗最近一直睡的不好,夜里总是睁着眼睛到天亮,如今被他抱着,心中一片安静,晃晃悠悠中睡衣来袭,不知不觉睡着了。

  意识朦胧前,徐子妗想:这家伙虽然讨厌,但是很好睡啊,很好,也算一个优点。

  这一觉徐子妗睡的很熟,花也没看成,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病房的床上了。

  瞎子的世界虽然没有了光明,可对外界却更加敏感了,依稀的分辨了一下时间,这才知道已经到了晚上。

  徐子妗睡的有些久,免不了有生理问题需要解决,喊了几声,不见护士过来,就自己摩挲着下床。

  刚从浴室出来。

  一阵狂风袭来,被挂断的树枝撞在玻璃上,玻璃碎片飞溅,冷风狂涌而至。

  “啊!”徐子妗被吓得跌倒在地上,被死死压在心底的恐惧翻涌上来,身体禁不住的颤抖。

  “傅辰!傅辰!你在哪里!”

  徐子妗想要躲起来的,可她太害怕了,竟然连力气都使不出来,更可悲的是到了现在她唯一能叫的只有一个护工的名字。

  砰!

  房门被打开,一个人冲了过来。

  “子妗!”那道声音里满满都是惊恐,那声线那么熟悉,熟悉到令人惊恐。

  徐子妗被紧紧地拥进一个熟悉的怀抱里,她颤抖的更加厉害,那张小脸苍白的吓人,“傅……傅斯年?!”

  男人的手一僵,下一秒,破锣一般的嗓音响起,“徐小姐,我是傅辰。”

  “……”是傅辰吗?

  工作人员很快赶了过来,玻璃碎了,徐子妗只好搬进另外的病房。

  陌生的环境让徐子妗十分不安,她本想强撑着的,可傅辰要离开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抓住了他。

  “别走……”徐子妗不住的颤抖,声音里充满惶惶不安,“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徐子妗真的觉得自己很好笑,居然沦落到向一个素昧平生的护工求救,可是,她没有了家,没有了亲人,她如今一无所有,能够求助的也只有这个一直善待她的护工。

  傅辰转头望着,她惊恐的样子印在他的眼中,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低声安抚,“不要怕,我只是去找护士拿药水,你的膝盖被擦破了,需要处理一下。”

  徐子妗垂着头,滑落的长发遮住她的脸庞,而抓着他衣角的手却用力到指节发白。

  傅辰无奈的叹息一声,抬手按下床边的呼叫铃。

  护士很快过来,处理好徐子妗的伤口之后,又叮嘱了几句这才离开。

  病房里很快又剩下他们两个人。

  傅辰扶着她躺下,帮她将被角一点点掖好,他拉过椅子坐下,“你睡吧,我会一直守着你的。”

  一直吗?

  闻着男人声音的熟悉的气息,那颗惶恐的心渐渐地安定下来。

  徐子妗终于恢复平静了,却再也没有了睡意。

《岁月荒唐我只爱你》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岁月荒唐我只爱你》即可哦!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85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85文学网公众号